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3707阅读
  • 11回复

痛失一位良师益友 ----尘芥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尘芥
 
只看楼主 正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0-01-31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如果您现在使用手机,请将这个2维码存入相册,再打开微信,扫一扫,点击相册。
                                                                    痛失一位良师益友

        我的好友李兄辰宁先生英年早逝了。虽然一年多前听见他胰腺癌确诊的坏消息就开始担心他的身体,而且一直关心着他治疗进展,并且我心里已有了接受这一最坏结果的准备。但真到了他即将离我们而去的时候,心里还是觉得很仓猝,有一种隐痛,总想着我能再为他做些什么,然而总是觉得我是那么的无能为力,所做的也是无济于事,这种无奈最后让人心里发慌发闷,余下的我也只有感叹人生了。

       昨天的追悼会会场坐满了来自四面八方前来悼念的人们,追悼形式按教会仪式有条有理进行,追悼会上家人和朋友的追思大有“斯人早逝但留余音绕梁”之感觉。追悼会后,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静,友人们在会上的追忆在我的脑海中不停的反复的浮现着...

        Mr. Mark Bukhalter --- 一位大李最早的客户,他在回忆中深情地说起他从客户变朋友的过程,主要原因是大李的餐馆是宾来如归的地方,有亲切感。多确切一句话!回想起自从大李来State Bridge和 Medlock Bridge (141)交口开A-Zel的法国/日本高档餐馆后,不久,我们这些住在那带的老哥们就开始陆续地在那里聚集了,下班路过时,饭后无聊时,或喜欢出来聊聊天时,我们都会去那儿喝上一杯小酒。我们也喜欢周六晚上去那享受那的乐队的爵士音乐,陶醉在“靡靡之音”中。回想起那些日子,我们真的很开心,许多朋友是在那相互认识结交的,酒仙协会的萌芽也是在那培植的,我们称那里是我们的新“五十一号”兵站。老兵站原在“顶好家乡菜”,可后来在县委县长战略撤退时给丢了。

        在杨贵宝教授的追思中,他缅怀着大李特有的笑容,一种发自心底的,挚诚的,能给人留下极深印象的笑容。的确也如此,1999年第一次见大李时,他的笑容就让我有了贴心的感觉。实际上人都会笑,但笑中带有强烈的亲和力就不容易了,尤其是我,不但没有亲和力,反倒是一副坏相儿,连我最好的朋友都这样数落我。所以我一般不笑。等哪天我也去了天堂,让大李好好地教我怎么笑才能笑得亲和,到那时我一定会是笑口常开。

        岳京生先生的追思,让我回忆起当年我们接待上海代表团来亚城访问情景。当时大李是在GA400的Exit11 Windword开店,我带着代表团去就餐了,那是我第一次去大李的店,虽然我们已经认识许久了。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店里的灯光, 不亮不暗的灯光,使得傍晚的店内有一种说不出的温暖,在这种温馨气氛的衬托下,大李带着他特有的笑容在大堂里迎接着我们。记得我们吃得全部是日本料理,很丰富,还喝了许多白葡萄酒,酒(不敢说醉)足饭饱后一结帐,十人才收了$200,当然我们放了不少小费。在Windward地区的日本餐馆,这价让我惊讶无语,我当时是这么想的,噢,他是个军人而不是个商人。

       郑浩强先生的追思,使我想起这二个星期来大李跟病魔顽强对侍的最后情景。等我赶去时,消瘦的大李已经处于昏迷状况。带有吗啡的点滴正滴进他的静脉,他带着高温,身边总有几位懂医的朋友照顾着他。他困难地呼吸着,他时醒时睡,看得出他有意识,而且是很顽强的意识,他在等他哥哥嫂嫂的到来。冥冥之中有股力量,让他坚持到了哥嫂的到来,让他忽然清醒了好一阵子,让他们享受到了亲人们团聚的美好时光。看到这情景,身边许多参加护理的朋友们都感到欣慰。

       Emily女士的追思让我和在场的所有人感动和震撼。她那文弱的身体,苍白的脸,以及在她晕倒的那一瞬间,让人不难想象那是多么大的悲痛击垮了她那早已透支了的身体。人们的哭噎声随着她被驾走而响了起来,这是我从来没有见到过的场面。我感叹,两位事业上的合伙人,经过长年合作中建立起来的信任和友情,远远超过了经济利益,以达到了诚信世界里众多的人都可望而不可及的境界。生命中有许多有价值的东西是不能只拿经济指标来衡量的。相信人与人之间只有在价值观上的高度合拍,在共同具备优秀品德的基础上,才能建立起如此超然的信任和情感,才能成为象他们这样的合作伙伴...。大李,这就是从你Partner身上看到的你的优秀素质啊!

       今天大李的遗体被火化了,大李真的走了,但他的精神和笑容将永远留在我的心中,伴随着我走过我的余生。我将永远怀念着您,大李,我的朋友,我的兄长!

01/31/2010

[ 此帖被尘芥在2011-03-26 14:01重新编辑 ]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献花
离线may_533
只看该作者 11楼  发表于: 2010-02-07
追思李辰寧弟兄专栏
       昨日 闲暇之余,翻阅小妹的邮电。 " 有奖征集陕西乡党团团徽,团标! "因为我的外甥有投标.无意间阅读了, " 追思李辰寧弟兄专栏  专栏 "里的全部文章,不由的心情万分悲痛 ,不由回想起我远在他乡的小妹, 每天天不亮开车上班, 天黑才能到家, 周日为儿子学习班忙碌一天,及本上没有自已的休息时间. 我想你们和我小妹子的生活规律是一样的吧, 从来没有为自已想过  不会考虑自已的健康状况. 我记忆的我妹子接我时她那疲惫的精神,  憔悴的面容.当时心情很难过. 但不知为什么她会变成那样. 当时我让她用了国珍松花粉, 开始她不吃说自已很好, 我说在你感觉不好时就来不急了.这样几个月后皱纹少了很多, 皮肤 亮丽 光滑了,现在已二年多了看了她的照片上我很欣慰也很放心.当我看了" 追思李辰寧弟兄专栏 " 后是我不由产生了一种冲动.   所以产生了 '天下第一粉——国珍松花粉 "文章 .国珍-----国之珍宝这是我们中国五千年的食疗文化.于若木老人说: " 国珍松花粉 "  "  世界珍奇""中国独有 " 我突然觉得推广松花粉这是我的责任和意务.第一让我们的国珍为华人保平安, 第二让世人知道世界上不光有纽崔莱, 第三我把国珍松花粉分几个部分,让大家了解他,认只他 ,并让国珍为我们和家人的健康保价护航。
离线游客
  • IP : 98.92.86.*
只看该作者 10楼  发表于: 2010-02-05
回 9楼(尘芥) 的帖子
尘芥兄找时间再喝一次吧
离线尘芥
只看该作者 9楼  发表于: 2010-02-02
7楼朋友

谢谢你捧场,但请别误会,我写帖时可没打算写“总结报告”,更别说是什么“高度的”。

1月30日(周六)追悼会后,我这几周一直紧张的心开始松懈下来,我可以平静地坐下后,我想我应该也写写自己的回忆了,所以就送了上面的主帖。

大李的追忆活动不能说因为我的帖子就划句号,许多前几周为大李在忙的哥们,现在静下来后,弄不好都想写些什么贴出来,很难说的。

8楼朋友

我只是在写我的追思,我没觉得需要什么勇气啊?如写得不好,请直接指出,没事的;如文字中有得罪的地方,也请多多包涵。晚安!

---尘芥
[ 此帖被尘芥在2010-02-02 23:23重新编辑 ]
离线游客
  • IP : 168.117.30.*
只看该作者 8楼  发表于: 2010-02-02
佩服尘芥老弟的勇气!
离线游客
  • IP : 168.117.30.*
只看该作者 7楼  发表于: 2010-02-02
尘芥的悼念文章,以回顾追忆会上友人们追忆的形式,把这些天来人们对辰宁先生的赞杨,怀念,和失去他的悲痛作了最后的,很有高度的总结。为李辰宁弟兄的追忆活动画了个很有意义的,完美的句号。
离线游客
  • IP : 24.131.48.*
只看该作者 6楼  发表于: 2010-02-01
4楼朋友: 我刚有机会上168再来看看,回你问题晚了,不好意思。大李病后,A-Zel餐馆就关了,不久就卖了,现在那里好象还是家日本餐馆,但我从没进去过。我已跟那没缘分了。

---尘芥
离线匿名
  • IP : 71.59.25.*
只看该作者 5楼  发表于: 2010-02-01 , 编辑
A-Zel餐馆不在了
离线游客
  • IP : 12.165.33.*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2010-02-01
A-Zel餐馆还在吗?
离线匿名
  • IP : 68.168.147.*
只看该作者 3楼  发表于: 2010-02-01 , 编辑
因為我們成了一台戲, 給世人和天使觀看(林前四9) 。大李在世有精采人生演出,有好友相隨,讓人紀念。
快速回复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安全校验: 答案:168 登录会员无需填写, 游客显示3组IP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