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1574阅读
  • 12回复

第三章:法輪功最害怕的就是认真算术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盘龙
 

只看楼主 正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4-08-24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如果您现在使用手机,请将这个2维码存入相册,再打开微信,扫一扫,点击相册。
参天的酸果蔓树冠下的法輪功
作者:[乌克兰]格雷戈里·格洛巴

   第三章:法輪功最害怕的就是认真算术
  法輪功信徒经常问我,你怎么就那么肯定中国不存在血腥迫害?难道你就不怕弄错,无意中助纣为虐?但是我必须要说的是,我从来没有到过中国也不知道中国所发生的事情,因此,我跟你们一样都并不了解中国发生的事情,但是我也不太相信美国新闻机构的报道。
  最近我从第聂伯罗彼得罗夫斯克法輪功信徒的所作所为中得出了我的有关该组织的一些看法。因此,本书是关于乌克兰法輪功及其给乌克兰公民传播的信息,而并不是关于中国法輪功,因为我完全不了解相关的信息。我写这本书的目的就是要告诉读者,让他们自己有独立的分析、思考和评价,而不是简单的人云亦云。
  我不仅从第聂伯罗彼得罗夫斯克法輪功信徒给我提供的宣传材料得到了这些看法,而且我也从俄罗斯、乌克兰的法輪功媒体网站的信息资料分析得出了相同的结论,毕竟,乌克兰和中国的逻辑法律是一样的。就像一个人告诉你,2加2等于5,不管你去问5个乌克兰人还是去问5个中国人,他们都会告诉你这是错的,这就完全没有必要到中国去求证它的逻辑错误所在。
  我们来看法輪功媒体报道的所谓的苏家屯医院活摘人体器官情况:“2005年初苏家屯在押的囚犯10000人,2006年初减至6000人,没有人能从所谓的苏家屯‘死亡集中营’活着出来。”
  下面来让我们做个简单的算术题(即便在共。产。主。义中国也没有人可以废除数学)。根据法輪功媒体提供的数据可以得到,苏家屯在2005年一年中摘取了4000人的器官,在做一个简单的除法:4000÷365(一年的天数)=10.96通过计算可以得出苏家屯每天要杀掉11个人!节假日和休息日也不能休息!如果只是简单杀人,那也不无可能,可是若还需要活摘器官,那就复杂得多,因为这必须要有外科医生。
  说到做手术,那么必须要严格的消毒。如果为了出售器官,不消毒连续不休地做器官摘取手术的话;这不仅是非常严重的犯罪,而且如此手术摘取的人体器官也只能扔到垃圾桶。按照手术消毒的严格规定,每例摘取手术结束或过1、2天后必须用消毒液对手术室进行彻底消毒,从天花板到地板的每个角落都不能放过,还要用紫外线灯照射消毒一整夜。这样的手术可不是在屠宰场屠宰牲口,当然不可以流水线操作。
  即便如此,按照规定,一个手术室一天不宜超过3例手术,我相信即使在中国也没有人可以例外。所以,法輪功所谓的事实不是“难以置信”,而是根本“不可能”。我不相信任何外科医生可以不加消毒的摘取用于出售的人体器官。
  假若一天要做11例器官摘取手术,那么苏家屯医院至少要有四个手术室,至少要常备12名医生,即使这样还不能安排普通手术。试问,这个只拥有330张床位的苏家屯中西结合血栓病医院到底能有几个手术室?按照常理推测,如果没有足够的手术室就不能活摘足够的器官,就好比杀人没有凶器,所以这样的犯罪指控是站不住脚的。而且这个问题是如此的简单而关键,这也是衡量所有指控是否合理的唯一标准,当然法輪功媒体和所谓“证人”根本无法回答。曾经有一个化名“安妮”的女证人和其在苏家屯医院当外科大夫的丈夫大卫·乔高竟然不知道自己曾工作的医院里有几个手术室,这是多么的荒唐可笑。
  在随后(2006年5月20日后)的多次采访中,安妮在大卫·乔高又称,苏家屯医院平均每天做3例手术。这远远少于我们的计算,而且又与其他证人提供的数据相矛盾:以这样的速度怎么可能使集中营的囚犯一年内从10000人锐减至6000人?为了能自圆其说,安妮又不得不补充说在其他医院也进行摘取手术。可是她的这个说法又给“调查者们”带来更多的麻烦:都是哪些医院在做手术?那些医院是否具备做此类手术的条件,不仅要有足够的手术室、用以消尸灭迹的“焚尸炉”和严密的保卫保密措施等?为何其他所谓的证人都从未提及?既然所谓的“死亡集中营”分布在全市,怎么那些记者和外交官只去那家苏家屯血栓病医院;这样多的医院,怎么可能保证其不为外人所知呢?
  总而言之,我们通过仔细研读法輪功媒体的材料之后,就能发现“算术”才是法輪功的最大的敌人,所有的数据都不能计算。此外,中国刑警学院教员杨涛指出:“按照中国的法律规定每100名囚犯必须配备15名狱警、3名医务人员,每50名囚犯由1名狱警官管理。假设法輪功的那些指控成立,苏家屯果真有6000名囚犯的话,那么在那里至少有1000名工作人员。”对此,法輪功媒体反驳道:“所谓15%的警力配比根本没有必要,因为那些工作人员就可以充当警力,根本不需要狱警。”
  我想在苏家屯,那些穿白大褂的医务人员才是警卫,而不是穿制服的狱警,但是狱中必要的警卫是不可少的,不然的话,囚犯会发起暴动并四处逃匿。
  我特别想知道,在只拥有330个床位的苏家屯医院以及“安妮”提及的所谓其他医院,包括医生和实习生在内,有没有1000名医务人员,有没有1000名“警卫”?
    在回到如此重要,如此关键的细节时,那些发表长篇大论、声讨“死亡集中营苏家屯”的写手们却集体失语。还有证人“安妮”本人,这个在苏家屯医院工作几年、一直在统计集中营死亡人数的医务人员,竟然连自己有多少同事都不清楚!总而言之,那些巧言善辩的“调查者”和“知情证人”不停爆料各种保密信息,反而只要涉及到那些无需保密的具体数据,就会变得出奇的少言寡语、闪烁其词或模棱两可。
  他们沉默,他们无言就对了。因为他们很清楚,他们公布具体数字、证据或地方不仅禁不起“计算”,即便是和其他“诚实证人”的证词也是互相矛盾。所以,我们这些“诚实”的“反迫害斗士们”不得不“沉默是金”。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献花
离线游客
  • IP : 73.184.140.*
只看该作者 12楼  发表于: 2014-10-09
-   如果你的家人或朋友练法轮功,请联系我们 psycho@gmail.com
      本所收费在美国精神医院中属于最低的,服务完善。
离线游客
  • IP : 73.43.31.*
只看该作者 11楼  发表于: 2014-10-09
楼主孜孜不倦地打击法轮功,抢占海外华人的舆论阵地,引领华人思想意识,和祖国心连心,狂顶!!!
离线游客
  • IP : 24.197.168.*
只看该作者 10楼  发表于: 2014-10-08
有些人就是容易相信什么。诸如别人推销传销,他们信,今天推销化妆品,明天推销保健药,等等,不管推销什么,说的话都差不多。对于信仰也是同样,好像这些人很容易相信。这是这些人的特质。
离线游客
  • IP : 24.126.225.*
只看该作者 9楼  发表于: 2014-10-08
喜欢,必须的。因为不喜欢法轮功的全部都是五毛。
离线游客
  • IP : 103.226.153.*
只看该作者 8楼  发表于: 2014-10-08
学好数理化啊,才能走遍天下都不怕啊
离线游客
  • IP : 68.190.33.*
只看该作者 7楼  发表于: 2014-08-26
对,五毛只会算五毛,心里还有啥数哇,没number。
更别说人样了。
离线游客
  • IP : 68.190.33.*
只看该作者 6楼  发表于: 2014-08-26
哈哈哈,五毛发展壮大,乌克兰人都领钱了,五毛换成乌克兰币比五毛多。
离线游客
  • IP : 66.87.18.*
只看该作者 5楼  发表于: 2014-08-25
李洪志是不是利益之徒?如不是怎么不把钱房子捐出来,救济穷人,练法轮功不全是富人吧?真善忍在哪儿?

真善先不说了,口口声声说忍的你们咋就不能忍呢?干嘛老出来骂和咒别人呢??
离线游客
  • IP : 24.98.216.*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2014-08-25
那个三退的数据也一样可笑,结果三退主任李大勇自己先退出人世了。
快速回复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安全校验: 答案:168 登录会员无需填写, 游客显示3组IP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