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798阅读
  • 0回复

第九章:如此严肃的指控竟然只需要“严谨”的电话调查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盘龙
 

只看楼主 正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4-09-11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如果您现在使用手机,请将这个2维码存入相册,再打开微信,扫一扫,点击相册。
参天的酸果蔓树冠下的泛輪功
作者:[乌克兰]格雷戈里•格洛巴

  在《大基。元》2010年4月27《急需器官捐献》一文中称:中国南宁民族医院的卢国平教授在电视上发表声明称,虽然他曾在乔高、麦塔斯的电话采访中中回答过一些问题,但他的话在《报告》中被曲解了。泛輪功的喉舌会引用卢教授的辩驳当然是有目的的啦,同时也说明《大基。元》的“电话证据”不都是清晰明确的。即使泛輪功网站公开的所有信息、所有证人证言、《报告》的所有资料都是真实的,但是仍然有很多疑点值得我们去深思。首先,器官供体来源属于国家秘密,而在《报告》公开后,特别是在《苏家屯集中营的见证》见报后,调查者再打电话询问此事时,那些公安、法院、医院的公职人员还会愿意在电话中和陌生人讨论此类问题?难道他们一点保密意识都没有?其次,如果按照泛輪功信徒的逻辑,秘密活摘器官确实存在并且为外人所知晓的话,那么管理部门肯定会从中吸取教训、对那些泄密的工作人员严加惩处,而且还会对其他公安人员、执法机关人员实行封口令。泄露国家秘密、使国家卷入国际丑闻可不是闹着玩的!而据两位作者提供的证据,第一个《报告》就在中国引起了轰动,中国很多医学网站公开信息经他们引用后均被删除了。但是奇怪的是,恰恰是那些从事器官移植的医生和公安官员却对所发生的事件对此没有引起警觉,再次接到调查器官移植的电话时,居然没有吸取一点教训,居然没有说“又是这些加拿大人!”仍然回答了他们的问题!由此我们至少可以得出两个结论。
  其一,他们对于这些打来的调查电话已习以为常,平时就有相当多的患者向医院和法院打电话询问器官移植之事,因为这些人急需做器官移植手术。这就意味着,这个天大的“秘密”不光医务人员和警察知道,还有很多有需要的人士都知道,那么,乔高和麦塔斯所揭开的秘密,其实根本就是众所周知的事实。
  其二,医务人员和司法工作者必须严守国家秘密,但是奇怪的是他们只需要严守行业秘密,而无须保守“杀害泛輪功信徒”的秘密,这难道不荒唐吗?器官供体来源在中国属于国家秘密,即使器官供体是自愿捐献的被枪决的死刑犯,也须保密。然而,不仅普通老百姓酒轻松掌握这些知识的来源,而且在回答相关问题时候都能知无不言,承认活摘泛輪功器官的可能性,说明他们不认为这是秘密,既不是国家秘密,也就不是犯罪秘密。在此不禁要问:既然中国人都能在电话中与陌生人津津乐道的事情,能算哪门子“灭绝种族”的罪行的证据?而那些外国人权卫士难道就再也找不出更有说服力的证据吗?
  东方器官移植中心(天津市第一中心医院)主治医生于2006年3月15日在电话中称,当年他们那里有十多个“肾移植”,注意从他的话语中根本找不到“泛輪功习练者”,而两位作者却把他的话作为“证词”。按他们的逻辑这就是被非法关押的泛輪功习练者的器官活摘证据。在更新版《报告》第52页两位作者写道,经先前调查,在2005年间中国共进行了10000例肾移植手术,而东方器官移植中心在2005年一年中就有600多例。试对照:从通话时间2006年3月15日来看,“当年”事实上只有3个半月,从他口中只有10多例“肾移植”,这显然太不正常了。两位律师提出的不明器官供体数目多达45000例,并一再强调只有找到活摘泛輪功习练者才能对此问题作出回答。但是,翻看全文都没能找出答案!如此简单的计算,却怎么也算不出两位口中的45000例不明器官供体的“空白”。
  可以从其他地方找到佐证么?我们再来看一位来自黑龙江省密山市拘留中心的官员的电话采访。据他称所谓自愿捐献器官的泛輪功人员可能“有七、八个,现在至少有五、六个”。即使他说的是真的,但是这样的数字也与“灭绝种族”一个亿相去甚远……而对广州军区医院的电话调查更是得到这样的回复:“我们这里几乎没有泛輪功人员的肾脏供体”。在南宁市民族医院也得到了同样的回答。出乎两位大律师的助手的预料,他们没有从电话采访当中得到任何有用的数据。
我们再来看看《报告》中公布的速记片段来看,其中漏洞百出,根本就不能让人明白。
如,问:“有泛輪功人员的器官吗?我听说,他们的器官很好的”;医生答:“我们这里所有的器官都是的”(上海中山医院)。“都是的”可以指“都是好的”,也可以指“都是泛輪功人员的”,不妨猜一猜,医生的意思是什么。而“犯罪调查者们”更愿意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但是不管怎么样,“电话调查”得到的数据与“证人”提供的“成千上万名医院和监狱场所囚犯的器官供体”数据还是有很大的差距。
  试问,匿名军医所说的吉林省九台劳教所关押的1万4千名泛輪功习练者究竟在哪里?代号为672-S劳教所关押的12万人又在哪里了?还有黑龙江省关押的泛輪功呢?(据大基。元公布,黑龙江是关押泛輪功人数最多的三省之一,见大基。元刊文《苏家屯只是中国36个关押泛輪功的集中营之一》)。但是我们清楚的记得辽宁省人民法院在电话调查中称,有可能捐献肾脏的泛輪功习练者最多7、8个,而据大基。元证人证言,辽宁省苏家屯在2001年每天活摘器官的情形就像屠宰流水线一样。莫非他们在辽宁省最后一次见到的“如流水线般”的器官活摘是在5年前?莫非现在的苏家屯已经升级为吞噬器官了?
  不过,那些电话调查者们并不打算深究了,他们已经完全得到自己想要的了!以至于那些加拿大助手们在电话调查时竟然没有一个人问一问中国医生、法官和狱警,这些人怎么成为器官捐献者的?显然在他们眼里,答案是不言而喻的—迫害。
如果泛輪功信徒有一亿(虽然这个数字很大,但是我选择有条件的相信),大约占中国总人口的8%。即使相信泛輪功教人修“珍善。人”,一亿人中难免有坏人,其中包括被判处死刑的罪犯。况且,在中国可判枪决的不光是杀人犯、叛国者,还有按欧洲标准是“无辜”的罪犯,如腐败分子、受贿行贿者、毒贩、逃税分子等。这些死刑犯都可以作为器官移植的来源,这也为中国泛輪功习练者有作为器官移植供体的可能,但截至目前,作为器官供体的泛輪功人员寥寥无几,而且他们是因刑事犯罪在狱中等待枪决。加拿大人的电话恰恰证明了,根本不存在所谓的死亡集中营,也没有成千上万的泛輪功器官移植供体。
  可是两位律师的助手们早已失去公允,他们先入为主的认定了中国的“兽行”。因此他们根本没有想到要提这个最重要的问题。被牵着鼻子走的还有两位大律师,在其所作的报告当中,他们也没能得出这个昭然若揭的答案。
  我们很难想象远在广西的民族医院的卢教授和他的同事们得知,他们的话被曲解并导致失之千里的结果之后的心情,我们也很难理解他们所受的不白之冤……在此我不得不给他们支招:在回答两位尊敬的律师和他们的助手电话调查时,最好使用医学术语,而且最好还要用中国方言说……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献花
快速回复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安全校验: 答案:168 登录会员无需填写, 游客显示3组IP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