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1230阅读
  • 0回复

第十章:“安妮”真的在苏家屯医院呆过?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盘龙
 

只看楼主 正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4-09-14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如果您现在使用手机,请将这个2维码存入相册,再打开微信,扫一扫,点击相册。
参天的酸果蔓树冠下的泛輪功
作者:[乌克兰]格雷戈里•格洛巴

   虽然该调查报告通篇缺少较为的有力证据的证据,其相对详实的证据之一就是大卫•乔高采访的一位据说曾在苏家屯医院工作的妇女(化名“安妮”)的证言。
  诚然麦塔斯和乔高用了三个广为人知的证据来指控苏家屯活体采摘泛輪功成员器官,但是在《调查报告》和其更新版中为其公开作证的证人都只有一个。这是为什么呢?是那些出于保密需要的证人害怕面对加拿大人权卫士呢,还是人权卫士本人以这种方式默认他们的证词呢?
  下面我们就来阅读这位被千万次引用的证言。
  安妮:“2001年7月,当时我们医院统计科和后勤保障科的工作人员有很多。从他们给我看的采购发票中我发现食品供应量剧增,据说是因为关押泛輪功习练者需要大量食物;与此同时医疗设备采购量也在急剧增加。”
  乔高:“您估计(从您看到的发票),食品供应增加了多少?那些食品可以供给多少人?”
  安妮:“负责采购并向被关押泛輪功人员提供食品的负责人对我说,那里大约有5000至6000名泛輪功人员。”
  这就奇怪了,为什么她不直接告诉我们文件上的数据,而是要告诉我们从别人那里听来的东西。难道不是眼观为实,耳听为虚?对此我只能这样的胡乱揣测:她是害怕祸从口出,害怕自己承担责任;万一以后有什么情况,就可以把责任推卸给供应食品的大叔。聪明的泛輪功习练者,如果你们有其他更为合理的解释,请你们告诉我。
  乔高:“对了,泛輪功信徒都被集中关押在地下室吗?”
  安妮:“就在医院后面看起来像建筑工人住的的几幢平房里。可随后几个月后,食品供应和其他物品供应量逐渐减少,当时有人猜想,被关押人员也许已被转移到了地下室。”
  但是我们翻阅了其在2006年3月20日《大基。元》采访中记录是“一幢平房”,而5月20日却变成了“几幢平房”。
  乔高:“一共有5000人吗?”
  安妮:“不到了,虽然医院里还有泛輪功信徒,但越来越少了。后来我才知道,他们(泛輪功信徒)被转移到了地下室和其他医院去了,因为我们医院容纳不了那么多人。”
  确实容纳不下啊,这得多大的一幢房才能容纳5000人吶!
  乔高: “那些被关押者们被像你前夫一样的摘取了这些人的眼角膜之后,怎么处理?”
  安妮:“接着他们会被安置到其他房间摘取心脏、肝脏、肾脏等器官。我前夫和其他医生一起手术的时候才听说,那些人是泛輪功信徒,他们的器官被摘除时人还活着。先摘取眼角膜,再摘取其他器官。”
  乔高:“也就是说,不同的器官摘取手术在不同的地方进行?”
  安妮:“是的,刚开始可能是因为怕泄密,不同的器官摘取手术安排不同的外科医生在不同的地方进行。一段时间以后,医生们才被安排在一起做手术。”
  只是为了谋杀一个人,竟然要浪费多个手术室给他做多起手术!器官活摘之说怎么能让人信服呢?
  “他们的肾脏、肝脏等器官被摘除后,就会被剥皮,最后把尸体投进焚尸炉。”但是对照“安妮”之前的采访,焚尸工从尸体上取下来金表、戒指、项链等贵重物品。是啊,都被剥皮了,这些东西还没丢……
  我完全没能从安妮的只言片语中发现任何有价值的东西,完全是前言不搭后语。可是我们高智商的曾任加拿大国会议员、检察官、拥有国际大律师头衔的大卫•乔高却可以从中得到:“我们认为,她前夫对她说的事应该不是虚构的,是确有其事。”对此我已经无言以对,不知作何评论。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献花
快速回复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安全校验: 答案:168 登录会员无需填写, 游客显示3组IP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