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9102阅读
  • 23回复

请人砍树之烦恼 -- 咚咚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咚咚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5-09-18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如果您现在使用手机,请将这个2维码存入相册,再打开微信,扫一扫,点击相册。
(一)

期望了许久, 终于盼到请人来砍树。 前奏挺长的。 不怕啰嗦迪听吴细细道来。
在这儿住了有二十四五年了,门前一颗大松树, 有四五层楼高。 房子边上和房后也有三棵, 都是五六十年的老树。经年累月迪向吴家的房顶贡献着松针和松果, 堵塞房顶的下水道。 其中一棵还向房子方向倾斜,挺吓人迪。 房后的一棵, 枝桠伸在Deck上, 松鼠就顺着这些枝桠, 跑到Deck上追逐嬉戏。凡到刮风下雨,吴就是担惊受怕迪, 祈祷松树们能经受住风雨的洗礼。 劳工很久以前曾请人来估价过砍掉三棵紧挨房子的, 要价1千五。 可实地勘验一番后, 还是打了退堂鼓。 近年吴迷恋种菜, 感觉除了房子和生命时时受威胁外, 松树还给吴的种菜事业增加许多麻烦。 不仅日日掉松针, 污染菜地。 也遮挡住了不少阳光。 这些因素加在一起, 虽然要把五六十年才长成的大树砍了怪心疼迪, 但性命交关, 还是盼着能早日去除这些心头之患。

拜微信群友们所赐, 介绍了几家据说是不错的砍树公司。  吴就请了两家来估价。一共砍5棵大松树, 一颗大枫香树(Sweet Gum), 十几颗木兰树。
第一家来了一对莫夫妻, 女莫在车里没露面, 吴和男莫谈。 吴只要锯树刨根, 树桩段成一尺左右我可以搬动, 整齐堆放在后院。 枝桠打成碎片铺在树砍掉的地方。 男莫说两千七, 大树只刨三个根, 哪三个由吴来选, 木兰树全刨根。树桩段成二尺左右 (用手比划迪)。下周末就可开工,会干两天不到。不能讨价还价。 好吧, 吴说明天还有一家来估价, 如果您的价好, 就用您。男莫楞了一下,留下报价单, 上车走了。
第二天来了另一个, 好像也是莫, 英文挺溜,没啥莫口音(也可能吴听不出来)。 挺黑, 且称黑莫吧。看了一圈, 听吴说已经有人估过, 非要我告诉他。碍不住黑莫的恳求, 吴只得如实告知。 黑莫很高兴, 说他本来就想报二千五,根全刨, 树桩按吴的要求锯段就是了。不过要过一周后才能告诉吴几时能来。吴想, 这家价钱比头一家便宜一点, 关键是还砍所有的根, 就选这家吧, 等一两周也没关系, 这都等了多年了。黑莫很高兴,查看了一下地形, 指着我松树下的一片洋姜地说, “我要在这里开辟工作区.” 没关系, 吴不怎么心疼那些洋姜 , 黑莫又查看了大型车辆如何开进后院, 好在吴的栅栏是可以开合的, 也没有问题。 一切商议好了, 黑莫留下了意外保险单和报价单。说会来电告知开工日期。临走时还说, 和你谈价很容易, 因为你如果说另一家报价两千, 我就不会和他们竞争了。 言下之意吴告诉了他实情, 没有刻意压价。吴是因为怕讨了价人家不给你好好做, 才没有讨价还价。
(二)

到了周一, 第一家莫夫妻的女莫(吴猜是)来电话问何时可以开工。 被告知不准备用他们后, 说再去同老板问一问。  过了一会儿回电说, 老板说了,可以全刨根, 价钱比两千五还低五十美刀。  而且本周末即可开工。  虽然感觉态度不错, 价格也好。 可是黑莫那边已经谈好, 总不能为了省五十刀而出尔反尔吧。 信用还是重要迪。吴只得告诉女莫, 吴已经同黑莫那家说好了, 如果黑莫两周内还不告诉我何时能来, 我就用你们。后来女莫又来了几次电话问情况, 说如果黑莫不来, 你别再打电话去问了,我们来砍。吴答应了。
黑莫和我通了几次电话, 最后总算敲定了一个周末(周五和周六)来砍。到了周五, 黑莫两点半才带着大小车辆机械现身。 有一长平板车, 放履带式抓手车(他们的工具中最具威力的了), 一部大翻斗车, 拖着一碎木机。 再就是一部中型皮卡放油动力手锯, 吹风机之类。连黑莫一共四人, 都说西语。
下车伊始,黑莫指着吴门前的大松树说, 从这个开始, 因为耗时最多。  后来吴才明白他为何先锯这棵, 因为这棵枝桠伸在房顶上, 周围还有其他树, 不能野蛮施工, 所以费时最多。黑莫把一根绳子扔到树上, 绕过树枝挂在另一中年莫的腰间, 那中年莫就开始上树, 上到有枝桠的地方, 下面传上油动力锯, 中年莫每上一节, 就把松树的枝桠从根的上方往下锯,下面用绳子绕过树枝拉住枝桠,枝桠的根部锯到一定深度, 树枝就向主干方向挂下来, 等完全锯断,下面的人就放绳子, 枝桠就顺着主干往下, 到地面后下面的工人把枝干塞进碎木机,片状的碎木吹入翻斗车中。 看来没有吴原来想象的惊险。 可施工到一半, 意外还是发生了, 因为有的枝干太长, 向主干挂下来时扫到了吴精心建成的栅栏, 布满藤三七和枸杞的绿色栅栏轰然倒下。吴无奈地看着, 但愿植物没有被断根。所有枝桠锯完后, 再把光秃秃的主干分段锯下, 用绳子向一方向拉下。 锯到主干剩四五米时, 黑莫偷了点懒, 没有再分段, 而是直接从底部开始锯, 结果四五米高的巨大树干倒下时砸断了旁边白果树一枝七八寸直径的分支, 让吴心疼至今。 那白果树可是吴的宝贝, 每年都结两千多颗白果, 如今失去一大枝, 每年至少少收三百颗晶莹剔透的银杏,太可惜了。 看着倒在地上的白果树巨大的树干和绿叶, 吴是欲哭无泪。再埋怨也于事无补了。

一棵松树锯了三小时, 五点半了, 莫们都急着要回家。  我想象不出照此下去, 如何在明天一天内锯完剩下的五棵大树和一堆木兰树。难不成周日也要干?吴要求黑莫至少把吴的栅栏修好再离开。 黑莫立即叫伙计锯了一根碗口大的树枝, 下面是斜口的, 黑莫用抓手车把树枝很轻易迪压进土中, 支撑住栅栏。  两个伙计用铁丝绑住, 五分钟不到就搞定了。看来有工具就是牛, 人工打这根桩可不容易呢。

第二天, 黑莫带着他的伙计们八点不到就来了, 先从门前的木兰树砍起。 那些树的枝桠伸到了房顶上, 我很担心昨天枝桠扫到栅栏的一幕再次发生。 虽然有意外保险, 总是会多些麻烦。结果还好, 黑莫用抓手车先把枝桠顶住, 等下面根部锯掉就往另一方向推, 所以树桠们只在房顶上蜻蜓点水般迪点了一下, 就被推到地上,送进碎木机。砍大枫香树也是, 先用抓手机顶住, 从根部锯, 然后整个树朝树林方向倒下, 房子毫发无伤。可是伙计们将枫香树锯成段好像就完事了, 按合同他们应该至少把树段摆放整齐, 在我的坚持下, 伙计们不情愿地把树段稍稍移成一棵树的样子就转移战场了。
至此, 只剩四棵大松树。 时间也接近中午。 接下来发生的事让吴目瞪口呆。 余下的四棵六十多年的巨大松树, 全是用绳子拉住, 从齐胸高处锯, 然后轰然倒下, 犹如地震, 纯属野蛮施工。 好在树旁的电线, Deck都没有伤及。 可是从吴们住进来时已有两人多高的无花果树(至少三十多年了)荡然无存。段下的松树木头也歪七扭八迪由抓手车推在后院, 远远超出我指定的铁桩界, 好在那些铁桩界离邻居家的地界还有一段距离。大木头们还没有越界。吴找来黑莫向他指出合同里是锯成一尺的段, 现在这些木段都有两到三尺, 叫吴小女子如何搬得动。 吴给了他选择, 要末把木桩放整齐, 要末把树段锯成合同上写好的一尺, 日后吴可以搬动, 慢慢迪整理。黑莫选了后者。
黑莫和伙计们继续用碎木机粉碎树枝, 可是碎木机的出口却没有任何遮挡, 碎木吹得满院子都是。
快到5点时, 来了一辆箱型车, 装来了刨根的机器。 刨根的小伙子刨了三两下便不见了踪影。 黑莫说他周一再来。看来一到下班时间, 这些伙计们都没了心思。
六点多了, 黑莫来说做完了, 要工钱。  我说你根还没刨, 如何说做完了? 他说, 你直接给刨根的五百。 我说我先付点小费给伙计, 工钱得做完一起验收结算。 他说, 那你给我一千五, 我先付伙计。 我说好。 然后开了支票,又给了五十刀现金做为小费。黑莫顺手把小费给了伙计们。
(三)

第二天, 吴拉着劳工去视察, 想向他夸耀一下昨日的战果。 前院看来不错, 除了白果树少了一主枝, 阳光灿烂了许多。可谁知一到后院, 吴俩便傻眼了。满地的碎木像一座座小山丘布遍后院。松树旁的大树被砸得支离破碎, 残枝遥遥欲坠迪掛在树上。两个小鱼塘更是遭了殃, 松枝碎木插满了鱼塘, 估计里面的金鱼是凶多吉少了。锯下的圆木也没有按照要求重新段成一尺,看上去都巨大无比, 有的还有两米长, 吴根本没法以人力撼动。

等到周一, 我和黑莫通了电话, 他答应周五来看看。午饭时, 劳工发来短信, 挖根的来了。不到两小时, 劳工的短信又来了, 根全挖完了。
到了周五, 黑莫带着一伙计在两点时现身。 吴带着他参观了上周他和他的伙计的杰作。 先对他和伙计上周六的匆匆撤离表示理解。 但没做完的还是得安合同完成对吧。 吴要求把鱼塘捞干净, 把众碎木山丘弄成平地, (用他的抓手车可能十分钟不到就可整平), 再把大木头段成一尺左右的段。黑莫说, 今天只是来讨要挖根的五百美刀, 他今天还有三个估价, 不能今天做。 明天儿子生日, 周日则不开工。这样只能下周五再来锯木头。 吴则坚持他把所有的按合同做完, 吴付剩下的一千。今天做今天付, 下周做下周付。黑莫和吴绕了很久, 说是吴不信任他, 如果今天不给他五百, 他再也不来了之类。 吴说, 既然合同上写明两千五, 吴就会付全额。 无论如何也不能做到一半丢下。  你还是下周五再来吧。
(下周还没到, 所以待续, 照片慢慢上传)
(四)

又到周五了。 下午两点多, 黑莫来了电话, 说是到了门口。  一见吴就底气十足迪说:“ 我们去后院看看吧。” 吴说, “这两天黑出黑进迪, 也没顾上视察后院, 难不成你弄过了? ” 黑莫得意迪说:“对”。 到了后院, 果然地推平了, 残枝也割掉了。 多数的树桩也锯薄了些。 原来黑莫周一来整理过了。 黑莫让吴别走, 他带着一个伙计把大的树桩放齐, 小一点的就锯薄。 基本按要求做了。 只是碎木被推在一边, 堵住了去另一片后院的路。  因为他没有带抓手机来, 看来吴再抱怨也是不会有用的。 吴只能慢慢迪凭己之力愚公移山了。黑莫看吴不太满意, 主动说, 那你扣去两百刀吧。 吴想了一想, 唉, 黑莫也不容易, 来了拉末多次, 吴要是扣了他钱那不要哇塞(堵心)多日的吗。算了就付全额吧。 吴开了一千刀的支票给他, 又摸出二十元的小费要给黑莫, 可黑莫无论如何不收, 说是没有全做完, 吴还付了全额, 太不好意思辽之类。 至此, 砍树工程算是有了一个不算遗憾的结局。  
因为有网友感觉莫们不太讲信用, 一旦工钱到手,往往会虎头蛇尾, 或者弄成烂尾工程,还得花钱请人收尾。 根据我这次的经历, 小结一下:
1.    多请几家来估价。
2.    合同越详细越好。 比方碎木如果留下, 先讲好放的地方。 那些树必须保护也要写清, 避免像吴的无花果树那样惨遭灭顶。 吴这次要求树桩锯段, 还好写了锯成一尺, 否则留下那些巨大的树桩没有人能搬动。
3.    一定要全做完验收好再付全额。 吴这次如果第一次只付一千, 吴感觉不会拖到这周才做完。
有一小插曲提一提, 砍房后的松树时还发现一窝铜斑蛇, 剧毒。 大的有三尺长, 被解决了埋掉。小的七八条(吴没有看见), 据黑莫说是弄死了。一看见那大的蛇, 吴立即将照片传给公司同事Allen, 他比较会捕蛇。 曾有人家中门梁上发现蛇, 他特地驱车前去将一据说有五六尺长的蛇抓下来。Allen立即回应说是剧毒, 千万不能碰, 就是头砍下来也不能碰。真是万幸, 如果不是下决心砍树, 和毒蛇做了邻居还莫知莫果迪。劳工上网查了一下, 说是这种蛇喜欢在松树周围。 哇, 房周围有松树的网友可得要提高警惕了。
黑莫电话:Joseph’s Tree Service: 770-871-5325. 好像只接Marietta附近的活。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献花
离线游客
  • IP : 96.32.88.*
只看该作者 1楼  发表于: 2015-09-18
你家的树不是你能做主可以砍掉的, 要向社区通报和申请, 不然以后发现, 罚死你。Law的规定, 你去查一下
离线老夫

只看该作者 2楼  发表于: 2015-09-18
回 游客 的帖子
游客:你家的树不是你能做主可以砍掉的, 要向社区通报和申请, 不然以后发现, 罚死你。Law的规定, 你去查一下 (2015-09-18 19:11) 

各个社区不一样,真的,大不一样。但是共同点是:谁不让砍树,你写个保证今后此树不会砸到房子[或院子的设施]的书面材料,请他签字担保,他就不多说话了。许多情况下就会妥协了
离线咚咚

只看该作者 3楼  发表于: 2015-09-18
我们没有社区。 住在乡下。砍前问过, 不用申请。吴们是乡下人呐。还有, Deck边上那棵中间已经蛀掉, 很幸运砍在倒下来前。
离线老郭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2015-09-18
辛苦了!
离线游客
  • IP : 96.32.88.*
只看该作者 5楼  发表于: 2015-09-19
树也是州政府的, 州政府有权罚你, 你应该好好去查查法律文件。 别把美国的树不当会事, 到时候, 政府真的把你当回事。
离线游客
  • IP : 76.111.41.*
只看该作者 6楼  发表于: 2015-09-19
“树也是州政府的”,
在国内真是如此,树是国家财产。这里只有社区关系区荣,对于没有HOA的住家,随你怎么砍,自己的树自己做主。俺后院前后共砍了十几颗树,还是政府派车把树段拉走的。
离线游客
  • IP : 96.32.88.*
只看该作者 7楼  发表于: 2015-09-19
郭版主是不是该查一下有关乔州砍树的相关文件, 以正视听?
离线游客
  • IP : 76.111.41.*
只看该作者 8楼  发表于: 2015-09-19
在佐治亚州,只有住在Atlanta City Limit的有限制,任何直径在6英寸以上的硬木树或者直径在12英寸以上的松树,砍树都需要许可。Atlanta以外没有限制,一般需HOA许可,但像老夫说的,牵扯到可能对房子的伤害,没人会阻止你。HOA一般对前院有要求,后院不管。

离线咚咚

只看该作者 9楼  发表于: 2015-09-19
谢谢诸位, 我问到的和八楼差不多, 城里有限制, 吴乡下不管。
六楼: 政府怎么会帮你运? 是不是像老夫的区, 收集树枝制造肥料?
快速回复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安全校验: 答案:168 登录会员无需填写, 游客显示3组IP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