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505阅读
  • 0回复

买椟还珠(1)- 《三柳湖畔》连载之十一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老钱
 

只看楼主 正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6-07-02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如果您现在使用手机,请将这个2维码存入相册,再打开微信,扫一扫,点击相册。
《松园旧事》第一部《三柳湖畔》连载之十一

买椟还珠(1)

亦叶在家睡了三天难得的安稳觉。第四天晚上,刚从医院回来,就发现美美坐在松园家中,正着急地等着自己。

美美!你怎么来了?

叶妹!我妈说了好几次,让我帮帮你的忙,说你爸给人打伤了,你奶奶又天天要打针。可是,你知道,我实在不敢上病房找你,一看见工军宣队指挥部的人和毛主席像,我就怕。

不用!美美!我爸脱离危险期了。

我今天来是有特大喜讯!叶妹!说着,美美兴奋地递给亦叶一份通知,我们可以进厂了!

亦叶接过通知一看,上面写着,总后勤部经研究,同意9876厂在子弟中学的本厂子弟中招收学徒工的报告。这样,9876厂子弟中学一九六九届学生在四月一日起全部到厂部报到。通知最后一段说,所有外单位在子弟中学中就读的学生作为编外学徒先进厂,等候总后另发批文。

我们属于外单位子弟,美美!亦叶并不十分兴奋,就是进了厂,也得入另册!

你真是不知足,叶妹!再怎么入另册也比下乡好哇!

美美拉着亦叶的手走进亦叶父母的卧室。美美知道亦叶一直睡在父母边上。

叶妹!你知道,你爸受伤的这几个星期,我把事情都为你搞清楚了,究竟是谁在你入团的事上使坏。

亦叶这才发现,父亲受伤后的这几个星期,她竟把当时觉得刻骨铭心的那些为了入团而受的屈辱忘得干干净净!现在回头看,竟像是好几年前的事了。

算了,美美!事情都过去了,我懒得再去想。你也别写什么申请,什么汇报了!那些东西本来就是假的!人一辈子该学,该做的正经事多得很!你把你的手掌像我这样竖着。我爸教我背过一首诗,横看成岭侧成峰

美美极不情愿地把手掌竖了一下,就放下来了。她对成岭还是成峰并没有太大的兴趣。

叶妹!你听我说,你肯定还记得刘大江吧!

亦叶当然记得刘大江,虽然已多年既未打过交道,也未说过话。那是亦叶和美美的小学同年级同班,中学同年级不同班的一个同学,一名男生。

他怎么啦?

你入团的事,整个是他给使的坏!

这一点倒真是出乎亦叶意料之外。她虽然从小群众关系不好,但和同学们,包括这位刘大江,一向无仇无冤。亦叶想了老半天也想不出来,她究竟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因为什么事,而得罪过这个刘大江。

你还没想起来,叶妹!他妈是你爸科室的护士,是我妈的学生。

对呀!这一点亦叶当然知道。刘大江的妈妈名叫朱腊梅,很年轻,和亦叶的大姐一般大。童年的时候,朱腊梅带着刘大江到科室来,总让刘大江管父亲叫爷爷。朱腊梅中学还没毕业就和一位志愿军的残废军人结了婚。以后作为军属调干读了江夏医学院的护校,毕业时留校分在皮肤科。那时,志愿军战士因为一篇歌颂他们的文章而被称为最可爱的人。科室中岁数小的同事就开玩笑,管刘大江的妈妈叫最可爱的女人!刘大江家生活困难,全班同学都知道。班上常常发起帮助刘大江的各种活动,送书,送文具,甚至送衣服给他。

刘大江一直很恨你,叶妹!咱们医学院分到9876子弟中学的孩子一共二十一名,就他一人家庭出身是革命军人。他觉得工宣队如果要在医学院的子弟中选一个培养,怎么着也得选他才对。没想到工宣队喜欢你,就是要培养你。他和他妈就在院里说了你爸和你的好多坏话,还专门为你入团的事到工军宣队指挥部去闹。他们说你爸是一只老奸巨滑的狐狸,最会见风使舵。是你爸要你假积极的,要你整天在院里帮他做清洁,然后再到学校写入团申请书,写思想汇报,一心想骗取组织上的信任,混入团内。原本工军宣队的人对你和你爸并没有特别怀的印象,还在全院大会上表扬过你,说你代你爸在毛主席像前请罪,做清洁,是可以教育好的子女什么的。本来工军宣队是说的,以你在学校的表现为主,还说你爸的问题并没有定性定案。可是刘大江和他妈一闹,工军宣队害怕了,以为真是你爸让你蓄谋假积极,骗取信任什么的。这个刘大江真是坏!小的时候,你还帮他做过好多次作业。

美美的话提醒了亦叶。亦叶想起来,童年时代,她还真帮这个刘大江做过好多次作业。帮别人做作业,别人还能送亦叶小礼物。帮这个刘大江做作业,他只能送亦叶军服上的扣子,为数甚少的情况下,送过军帽。而那些东西,亦叶并不喜欢。

哎!亦叶无可奈何地叹了一口气,现在这世道,就是坏人多,好人少。连小孩也一样!而且,坏得莫名其妙。有什么办法!

不!叶妹!你真的要小心!就是进厂以后,你也得防着这个刘大江一点!他现在就在学校和咱们医学院校园里造谣,说你勾引工宣队,说你发射糖衣炮弹,腐蚀工人阶级和革命队伍里的人。

美美这最后几句话给了亦叶重重的一击!亦叶的脸刷地一下苍白得毫无血色。随后,她颓然地倒在床上,像一截木头!

叶妹!你别难过,也别害怕!一看亦叶的模样,美美心中不忍了。我告诉你,只是让你当心一点。其实,咱们学校和医学院校园的人都知道你规矩。我妈就说你好,老让我跟你学。你这四个星期没上学,学校的老师、同学都挺同情你的,说不应该这么对待你。连咱们班的辅导员都问了你好多次,让我约着你一起上学。咱们年级上次和你一块入团的那个什么政委的孩子,接替你进了校大批判组,可是什么也做不了。天天读的时候我听见我们班同学议论,说他的字写得跟蚂蚁在纸上爬;他写的批判稿都没法读,满篇的错别字。大批判组的人都烦他,都想你。说实话,他爸是政委有什么用呀?让他去,还不如让我去呢。

算了!美美!算了!对学校的那些破事,亦叶实在是已经提不起一丁点兴趣了。咱们说点别的吧!咱们就要自己挣钱了,发了工资,你想买点什么?

哎呀!我想买的东西,真是太多了! 说也说不完。

两个好朋友开始万分兴奋地定计划,第一次发工资,要买些什么,送给谁。

亦叶没上学的那四个星期,对李洁来说,是一段极为漫长而沉重的日子。

李洁天天都盼望着能见到亦叶,这点希望却天天都落空。在讨论和发展亦叶入团的过程中,李洁确实没想到亦叶的父亲会有那么多,那么严重的政治历史问题。他曾试着尽可能含蓄地问起过亦叶,她父亲究竟有哪些具体的问题,但亦叶从来设有正面地回答过哪怕一次!等到9876厂总厂的整团建团小组取回了亦叶父亲的外调材料以后,厂里和学校的人才大吃一惊:这个李洁简直是吃了豹子胆!竟敢发展这样不折不扣的小阶级敌人,小牛鬼蛇神入团!厂部立即暂停了李洁的子弟中学工宣队长的职务,责成他回厂,严肃检查自己在发展新团员问题上所犯的方向、路线性的错误。

李洁回厂后,最初本是打算检查一下的。但把江夏医学院寄回的关于亦叶父亲的材料仔仔细细、从头到尾看了三遍之后,李洁却发现自己根本没有必要作任何检查!在总厂整团建团小组批判他的会议上,李洁的态度令厂部所有认识他的领导都吃惊极了!

我觉得发展亦叶这样的青年入团,根本不存在任何所谓方向、路线性的错误。这次发展的子弟中学的新团员,一名是革命干部子弟,两名是贫下中农子弟,是教工,一名是工人子弟。亦叶是其中唯一的一名非工农出身子弟。这种选择正是为了体现党的重在政治表现的政策。亦叶的父亲单位的那些材料上说得清清楚楚,现在列举的那些政治历史问题既未定性,也未定案,全部都还在调查落实之中。就算所有这些罪行都落实了,发展亦叶入团也谈不上什么方向、路线性的错误!党和毛主席不断重申,家庭出身不能选择,革命道路可以选择;中央的精神一向是有成分论,不唯成分论,重在政治表现。你们完全可以派一个小组到子弟中学去,调查亦叶本人。她的政治表现绝不比这次已经批准入团的四个新团员中的任何一个人差!在校大批判组中,亦叶谦虚、谨慎、戒骄、戒躁、任劳任怨、默默无闻地做了大量工作,她不但自己从未犯过任何错误,还以自己认真细致的工作态度杜绝了别的同志可能发生的错误,甚至严重错误。发展亦叶入团不是哪一个个人的决定,而是经过学校中广大革命师生员工酝酿、讨论;经过全体团员表决、通过的。如果厂整团建团小组是因为亦叶本人的政治表现达不到共青团员的标准而不批准她入团,那我们可以摆事实、讲道理,看看亦叶究竟哪一条政治表现不够。 而如果厂整团建团小组仅仅是因为亦叶的父亲的那些根本未定案的政治历史问题而不批准她的人团申请,我将以她的入团介绍人的名义,直接写信到总后勤部团委申诉。

9876厂厂部整团建团小组的人完全不明白李洁为何要在一个子弟中学普普通通的学生,还不是本厂的,而是外单位的,入团的问题上如此态度顽固且强硬。却又把李洁毫无办法。李洁的母亲是因公牺牲的烈士;父亲是老工人、老党员、老模范;他本人在他自己那个年纪也同样是老工人、老党员、老模范。最后,厂整团建团小组终于对子弟中学的一名普通学生没什么兴趣了,便作出这样一个决定,亦叶原则上已经被批准入团,只等她父亲的政治历史问题定案以后,换句话说,重新得到政审材料之后再通知她本人并公布。到时,团龄从支部大会通过之日算起。

这事了结之后,厂部通知李洁,恢复他子弟中学工宣队长的职务。李洁却坚决拒绝再回子弟中学。他对党委组织部和厂革委会劳资处的领导说,他将回电工班上班!

李洁担任的电工班班长,在厂里实际上等于车间主任。在这个岗位上,他是全厂最年轻的。李洁在青年工人中威信极高。对他来说,回厂如鱼入水,比呆在学校的办公室中惬意得多。组织部和劳资处的人说服不了李洁,只得给他四个星期时间回学校交接。

四个星期一晃就过了。其实学校那点事,根本没什么值得交接的。李洁到学校来主要是想见见亦叶。他想安慰亦叶几句,虽然知道自己的安慰没什么大用。这么沉重的打击,就是落在一个成年人身上,也难承受,而亦叶还是个孩子。就像一棵苹果树上刚刚露出的蓓蕾,一旦遇到一场无情的暴风雨的摧残,就很可能永远都无法开花结果了。

但是李洁却一次也没见到亦叶,无论是在校大批判组,还是在她自己的班级。李洁想不出任何别的好办法,只能隔几天,在下班后的六、七点钟,骑上自行车,在松园前的马路上来回转悠。

然而,亦叶仍然没有出现。李洁沮丧极了,做什么事情都打不起精神。

还好!也就在这个时候,厂部关于子弟中学六九届学生全部进厂的通知发下来了!

啊!这一下,我一定能找到亦叶,随便她分到哪个车间!李洁的心情立刻好起来了。他相信这缕曾不知不觉地给了他温暖的难得的春日,一定会重新回到他的生活中。

一九六九年四月的第一个工作日,亦叶和她同年级的近三百名同学一起,走进了9876工厂,当起了学徒。

9876厂是一个有一万多名职工的大厂,是总后下属最大的军需棉纺被服厂之一。雪白的棉花进来,变成整齐的军服和被服出去。全厂分为棉检、纺纱、织布、染整、裁剪、缝纫、包装等车间。除此之外还有和车间平级的金工班、电工班、钳工班、仓库、司机班,以及后勤部、医院、幼儿园、小学、中学、技工学校和业余大学。9876的厂区极大,几乎比江夏医学院的一个附属医院还大。除了厂部机关之外,百分之九十的车间工人都要轮流上早、中、晚三种班。新工的培训以往在厂这一级要搞一周,到车间还要搞一周。文化革命破除了条条框框,车间的这一级新工培训取消了,厂那一级的也只有四个小时,其中一个小时参观工厂,三个小时上课。新进厂的这批徒工大部分是本厂的子弟。他们对厂子熟悉极了,根本没什么兴趣听课,一直在交头接耳地聊天。只有亦叶一个人还是老老实实地听,一丝不苟地在笔记本上作记录:

一,纤维:纺织用纤维的特点,柔软性,弹性,天然弯曲性。长度必须在16毫米以上。纤维支数等于纤维长度(毫米)除以纤维重量(克)。支数是棉花的重要品质指标。纤维的拉力强度3—4·5克。天然纤维的种类:棉、毛、丝、麻四种。

二,本厂工序:
2.1.棉检:棉花共分七级,五级以上的可用于纺织。棉包上的阿拉伯数字共三位,前一位为棉花级别,后两位为纤维长度。
2.2. 清花:由开,混,清棉联合机组完成。
2.3.梳花:由梳棉机完成,目的是把清花制成的棉花梳理成棉条,最终产品称为生条。
2.4. 并条:由并条机完成,目的是经过并合,牵伸,制成粗细均匀的纤维,伸直排列。最终产品称为熟条。
2.5. 粗纱:将熟条经过超大牵伸,变成较细的棉线,称粗条。
(以上五道工序统称为纺纱前工序,为本厂辅助工序。)
2.6. 纺纱:通过环锭细纱机将粗纱加工成细纱,并从小滚筒通过结头缠绕成大纱锭。
2.7. 织布:通过整经机,浆纱机,穿经机,织布机完成织布过程。
2.8. 染整:主要工序有烧毛,退浆,煮练,漂白,染色。
2.9. 裁剪
2.10.缝纫
2.11.成品包装
   ……

亦叶没法记了,因为在她记的时候美美在一旁不断地碰她的手,让她别记。照美美看,亦叶像上课似的记笔记,完完全全是在冒傻气。新工培训讲的这些事,一丁点也不重要!重要的是分到哪个工种去,将来干什么!

经过半天对大多数学徒来说并不重要的新工培训之后,这批进厂的学徒被分到各个不同的车间。亦叶被分到纺纱车间,是全厂职工人数最多的一个车间。美美被分到缝纫车间。

亦叶对工厂和工人的工作、生活,一无所知。下班的路上和美美聊了聊天,才知道,原来工厂的不同工种之间竟有极大的差别。

叶妹!咱俩都还算分得不错的。听说分到染整和织布的人都哭了!

为什么?

我也不太清楚,说是染整车间又潮又臭,工作长了会得风湿病。织布车间比染整稍微好一点,但太吵,说是会把耳朵震坏。算了!叶妹!咱们也别管别人了。咱俩自己分得还可以就算了。我唯一觉得讨厌的是,那个刘大江也分到我们缝纫车间来了!

亦叶没和美美多聊,她还要分秒必争地赶到供应室为奶奶换注射器,然后还要到胸外病房看父亲。

受伤这一个月,亦伯梅被折磨得又苍老,又憔悴,鬓发一片灰白。昔日校园内外,人人倾羡的那个睿智,潇洒,风度翩翩的美男子,如今已踪迹全无。按他的伤势,一时半会儿是出不了院的。眼下亦伯梅生活中最快乐的事,就是见到小女儿。亦叶本来是不愿意回松园家中睡觉的。但亦伯梅心疼女儿,不愿亦叶老蜷在那张窄窄的无法翻身的椅子床上。把亦叶撵回家以后,亦伯梅却又格外想念她。亦伯梅希望小女儿的身影能分分秒秒都停留在自己的视野里,希望时时能听到小女儿的话语和笑声,希望小女儿的那双小手能不断地在自己胸部的伤口上抚摸。每次,只要听到小女儿熟悉的脚步声,亦伯梅就觉得胸口一点也不痛了。

亦叶能进工厂,亦伯梅由衷地高兴。这样至少可以不下乡,能呆在自己的身边。虽然,作为医生,亦伯梅清楚地知道,棉纺厂并不是一个适合小女儿工作的地方。光是空中四处飞舞的那些纤维就容易引起她发病。然而,更好的选择几乎不可能有。

亦伯梅觉得自己确确实实是从心灵到肉体都垂垂老矣。人不到老得虚弱无助的时候,是不至于这样依恋儿女的。

爸!您又叹什么气呀!

亦伯梅一睁眼,发现小女儿已经靠在床边,正把她娇嫩光滑的脸蛋,贴在自己的脸蛋上。

爸正想你呢,叶妹!

亦伯梅伸出两只手,轻轻地抚摸着亦叶的脸和头。在他眼中,小女儿是一幅永远也看不够的,人世间最美最美的图画。

您骗我,爸!亦叶娇嗔地噘起嘴,您不定是在想什么别的事呢!

不!叶妹!亦伯梅把亦叶的两只手放在自己的掌心中暖了一会儿,又把两只小手的掌心贴在自己的脸上。爸说的是真话,爸真的是在想你!你们今天到工厂都干什么啦?

上午新工培训;下午是看自己的车间,岗位,安全操作,注意事项什么的。

分派你干什么?

具体干什么还不知道,只知道我分到纺纱车间,美美分到缝纫车间。听美美说,我们俩分得还算可以。还有很潮和很吵的车间。

明天呢?

明天就不行了。明天就开始正式上班了。清早六点整得到车间,要到下午两点才能离开。不过,下了班不耽搁我就来。我估摸着,三点不到,我就能到您这儿。

不!不!叶妹!上班累,你就别来了。星期六和星期日来就行了!

不!爸!我在路上就想好了。上早班,我下午来,能在您这儿呆到七点。喂您吃完晚饭,帮您洗完脸和脚再走。中班就不行了,我只能中午上班前上您这儿来,最多只能呆到您吃完中饭。下夜班怎么着,我还没想好。一个办法是下班先上您这儿来,再回松园睡觉。另一个办法是先回松园睡觉,下午来看您,从您这儿直接上工厂。不管怎么说,星期二晚上我说什么也能在这儿陪您睡,星期三是我们厂休。

亦伯梅的眼眶湿润了,他闭上眼,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亦叶打开饭盒,拿出小手帕,垫在父亲的下巴颏下。

叶妹!你坐下歇着吧!爸自己吃!

不!爸!我不在,您只能自己吃。我在,还是我喂您吧!我琢磨着,您动右手,低头往嘴里送饭,这胸口一定还是疼吧!

亦伯梅的眼再一次潮湿了。小女儿未学过医,未学过护理,也并不懂人体的解剖生理,但她却天生有一颗善解人意、富于同情、甚至体贴入微的心。亦伯梅顺从地半靠在床上,让小女儿一口一口地喂他吃排骨汤面。

说起排骨,只有亦叶知道,还多亏柳妈!

父亲被人打伤,亦叶回松园没敢告诉姥姥和奶奶,却偷偷地告诉柳妈了。柳妈难过得大半夜没睡好,一清早就跑到菜市场去了。

从武斗结束之后的一九六七年的夏天开始,到菜市场买菜对柳妈来说,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这原因是买菜、买蛋、买肉、买鱼、买豆腐……,不仅要带钱和各种票证,还得背诵毛主席语录。柳妈从小没上过学,不但不识字,而且对所有没有具体含义的句子,无论怎么努力都记不住。亦叶曾在家中徒劳地教柳妈背过许多段不超过五个字的毛主席语录,比如抗腐蚀,永不沾,相信群众,相信党,下定决心,星星之火,言者无罪,造反有理,诲人不倦,要斗私批修,为人民服务等等。但柳妈越是诚惶诚恐,越是一开口就错。柳妈越背错,亦叶越担心。毛主席语录是最高指示,那可不是闹着玩的!别的字句说错也就算了,毛主席语录说错一个字,就是现行反革命!在松园,还好说,谁都知道柳妈是劳动人民。出了松园,走在大街上,劳动人民一片一片的,谁稀罕你是!该打成反革命的照打无误!

最后,亦叶思过来,想过去,只得放弃背毛主席语录。她嘱咐柳妈无论买完什么,交钱之前一定先恭恭敬敬,老老实实地记住喊一声毛主席万岁!千万不能忘!

这一招还真灵。菜市场的售货员无论背多长一段毛主席语录,柳妈只要高呼一声毛主席万岁,就能把菜拿走。



(未完待续)


老钱:小说连载《松园旧事》的开场白
第一卷《三柳湖畔》 简介
上一节:
祸不单行(2)- 《三柳湖畔》连载之十
下一节:
买椟还珠(2)- 《三柳湖畔》连载之十一
老钱:《松园旧事》- 中国二十世纪的《清明上河图》



老钱涂鸦集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献花
快速回复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安全校验: 答案:168 登录会员无需填写, 游客显示3组IP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