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3642阅读
  • 92回复

老钱ZT:美国诺福克四水兵奇案(4)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老钱
 

只看楼主 正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6-07-05
— 本帖被 168网管 执行取消锁定操作(2016-09-29)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如果您现在使用手机,请将这个2维码存入相册,再打开微信,扫一扫,点击相册。
美国诺福克四水兵奇案(4)

附录一:警察审讯德里克·泰斯的过程


译者: 方鲲鹏


【方按:2005914日,德里克·泰斯(DerekTice)的律师向法庭提交了一份文件,名称为《支持德里克·泰斯请求人身保护令备忘录》。该件的第三部分是“事实背景”,其中对泰斯被警察讯问的经过有详细陈述。这是呈交法庭的正式文件,要经受对方的质疑,如蓄意撒谎会受到法官惩处;另一方面,法官根据这份文件批准了德里克·泰斯人身保护令(后被州最高法院推翻),此件叙述的真实性,应是批准人身保护令的前提条件。现将陈述泰斯受审的部分(原文第21页最后一段至第27页第二段),完整翻译如下,帮助读者理解为何泰斯会招认没有犯过的强奸杀人罪。
该份法庭文件(影印件)的网址是:http://www.norfolkfour.com/images/uploads/pdf_files/2memoinsupport.PDF
1998625日约早上5点,福特(Ford)和瓦莱(Wray)在(佛罗里达州)奥兰多市监狱提出泰斯,然后三人飞回诺福克市。当天下午130分至2点他们到达诺福克市警察局。一到之后,立刻进行高压审讯。在一间又小又脏没有窗户的房间,福特使用了一切欺骗、欺诈、威逼手段。他接连冷酷地盘问泰斯数小时,向泰斯馈入这件谋杀案的细节,几次将米歇尔的照片推到泰斯脸上,威胁道,除非坦白,你将死。同其他几个被告相同,泰斯开始坚持说他是无辜的,声明他对米歇尔被杀案什么也不知道。福特不满泰斯的回答,贴着他的脸咆哮:“我知道你骗我!你这个该死的撒谎者!”经过这样几个回合的翻来覆去,福特走出审讯室短暂休息,留下被福特惊得目瞪口呆的泰斯。
从一开始,福特就全然不理睬泰斯反复声明无辜,他通过对泰斯的指控和诱导性问题,向泰斯馈入他想获得的该案犯罪细节。比如他说:我知道在威廉斯那里有一个聚会。我知道尼科尔(威廉斯妻子)感觉疲倦,要去睡觉了。我知道你们一伙开始谈女人和性。我知道你们决定穿过走廊,去敲米歇尔的门。我知道有一个人用手指堵住门上的窥视孔。福特密集地、反复地提出大量指控和诱导性问题时,不给泰斯有回答的时间,泰斯只得不断用摇头表示否认,这使福特越来越激怒了,他的手在距离泰斯的脸只有几寸处挥舞,同时又咆哮:“我知道你骗我!你这个该死的撒谎者!”泰斯已经做好挨揍的准备,他认为已经不可避免了。福特又出去短时间休息,然后回来又严厉训斥泰斯。整个审讯过程都是如此,不断反复地提出指控和诱导性问题,并时不时夹带死刑的威胁。
整个审讯过程,死刑威胁无处不在。起初,福特只是告诉泰斯,他正在寻死。福特说,弗吉尼亚州处死他是用带毒药针筒的注射针,扎进他的手臂。当这样说没有得到泰斯的回应,福特就直截了当说,你坦白,否则就去死。福特然后一遍又一遍重复相同的指控和诱导性问题:这伙人是怎么聚集在一起的;怎么走向米歇尔的公寓和堵住门上的窥视孔;米歇尔又是如何不让他们进去;等等。福特说得很快,中间很少有停顿。在整个过程中,福特的身体总是很贴近泰斯,尖声吼叫,两手不断挥舞,有意识馈给泰斯犯罪细节,暗示泰斯,如果他坦白,要包括这些有用的细节。在作另一次休息前,福特走到门口,转身对泰斯说,如果你继续撒谎,你会被扎一针,我想你已经准备好去赴死了。
在审讯大约11个小时后,福特把泰斯交给旁边房间的侦警客莱恩克(Crank)。他也重复福特的主旋律,指控泰斯撒谎;他告诉泰斯,不说出真话,就会被判死刑。为了描述生动,客莱恩克说他那天会去行刑室,为得是看泰斯怎么死去。虽然泰斯在这个长时间审问前签署了放弃米兰达权利书,但在这时,他明确告诉客莱恩克,他撤回早先签署的放弃米兰达权利书,他决定保持沉默。根据客莱恩克手写的记录,泰斯告知客莱恩克,“他决定不再说任何话。”接着,当客莱恩克准备将泰斯交还福特时,泰斯明确要求一位律师。然而,客莱恩克只是将泰斯押回福特的审讯室,没有配给泰斯一位律师。
福特随后回到审讯室,他完全不理睬泰斯行使沉默权和要求见一位律师,这使泰斯对自己的处境更感绝望。泰斯想,既然福特不理睬他要见律师的要求,那么除非他说出福特想听到的话,福特就不会结束这场审讯。接下来福特展开新一轮关于那天晚上谋杀案的指控和诱导性问题,伴随着长篇激烈的死刑威胁。福特不断欺骗和威胁泰斯:如果你要一场审判,此案所有其他几个被告都会出庭作证,指证你和他们一起(强奸和杀害米歇尔);除了被告外,还有一个证人会作证(目睹你进入米歇尔的公寓);陪审团一定会相信他们,而不是你,你死定了。然后,福特猛然将米歇尔的照片推到泰斯的眼前,并且自问自答:你要知道米歇尔是怎么死的吗?她是被刺死的。福特一边将米歇尔的照片越来越近地推向泰斯的脸,一直到只剩下几寸距离,一边说米歇尔的遭遇使他恶心。泰斯的反应,就像审讯开始时一样,说他没有办法帮助警方,因为他对米歇尔被杀一无所知。福特回答道,我看你是想找死。说完,福特离开审讯室。但是,他很快又回来,用更多的指控和诱导性问题继续轰炸泰斯,伴随富有威胁性的身体语言。
到这一时刻,经过这一切,泰斯精神上崩溃了。福特感觉到泰斯已被死刑恐怖感所笼罩,他伸出手按在泰斯的肩膀上,然后说,我知道你不想死,如果你坦白了,我们就站在你一边,告诉法官,你同警方充分合作,非常懊悔所犯的罪,这样你就不会死。到了这一刻,泰斯感到彻底绝望,想象着他被处决一定会给他的家庭带来无可形容的痛苦。尽管泰斯这时已身心崩溃,泰斯仍对福特说,他不想死,但如果他做这样的坦白,那是谎话。福特对此的回应,是向泰斯作出这样的保证:坦白是泰斯唯一能够活命的路,如果他继续保持沉默,不坦白,他一定会被扎一针,会被处死。
福特知道泰斯有一个年幼的女儿,他故意提起泰斯的女儿,此举触发泰斯情绪崩溃。福特给泰斯看米歇尔的照片,要他想象他的女儿被轮奸和被乱刀刺死,然后问他有什么感觉。福特说这些话时,泰斯哭了。至此,福特成功使泰斯相信他只有两个选择:(1)如果继续说他是无辜的,拒绝坦白,他必定被打毒针处死。(2)如果他坦白,会面临一个较轻的惩罚,能够避免死刑。泰斯感到被彻底击垮了。泰斯想没有任何方法可以说服福特相信他是清白无辜的,唯一能结束这场审讯(或至少是没有被福特狠揍)和避免死刑的途径,是给福特一个虚构的坦白。泰斯在这一刻认为自己已经死了,能够复活的方法只有屈服和坦白,违心承认一件他没有犯过的罪。
到泰斯同意坦白时,他已经被警察连续讯问近15小时。他作出的坦白,具有典型的虚假坦白特点。最显然的是,坦白内在的不一致性,必须反复修改,不能符合已知的重要事实。根据泰斯的坦白,一伙6个人,包括他本人和威廉斯、迪克、威尔逊、法里斯、波利,走到米歇尔的公寓前,在威廉斯敲门并报出自己的名字后,米歇尔叫他们别来打扰她。不足为奇,泰斯接着详述福特在审问期间反复馈给他的信息(比如有人用手指堵住窥视孔)。然而,当泰斯把福特馈给他的“事实”搞得乱七八糟时,福特停止了作记录,逼迫泰斯创造他自己的一套“事实”。泰斯的故事不仅在他陈述时不断改变,而且很多方面不符合犯罪现场的证据。
例如,没有迹象显示米歇尔的门遭破坏,泰斯声称他们用一把拔钉锤撬开米歇尔的门,然后进入她的公寓。泰斯说威廉斯敲门后回去拿来一把拔钉锤,威廉斯和法里斯用这把拔钉锤撬开了米歇尔公寓的门。按照泰斯的坦白,两个人用拔钉锤在门框边上撬动门,其余4人用力推倒了这扇门。但是,检验米歇尔公寓的门,绝对找不到遭破坏的痕迹和有人强行进入公寓的迹象。
类似的,因为福特手写的故事版本,到那天晚上他们进入米歇尔公寓后就结束了。泰斯接下去的坦白故事,在公寓内的部分更是错误百出。举例说,泰斯没有提到强奸发生在卧房,而是说他们强行进入公寓后马上实施强奸杀人。重要的是,泰斯说他在所谓的强奸时射精于米歇尔的体内,但是米歇尔体内精液的DNA检验,排除了泰斯,只与巴拉德的DNA匹配。而且,泰斯说他们脱光了米歇尔的衣服,事实上,当入侵者进入公寓时,米歇尔显然穿着汗衫和内裤,而她死后汗衫还穿在身上。还有,虽然泰斯说他和其他人一起用刀刺死米歇尔,但是他说不出具体细节,比如这是一把多少尺寸的刀。
泰斯作了坦白后,大约在早上1145分关入监狱。他的坦白是在福特和瓦莱20小时审问下的果实。但是,泰斯的坦白是人工制造的,是在福特高压逼供战术和死刑威胁下,导致泰斯害怕和绝望后的产品。就像威廉斯、迪克、威尔逊一样,DNA和指纹分析证实,任何在犯罪现场发现的证据,泰斯不是其来源。

附录二:“诺福克四水兵”案揭示陪审团制度有重大缺陷
作者: 方鲲鹏
如果没有弗吉尼亚州的陪审团制度,“诺福克四水兵”不大可能作强奸杀人的莫须有坦白,不会签署认罪协议。
弗吉尼亚州的一级谋杀案审判,陪审团不仅要判决被告是否有罪,而且如果判被告有罪,还要决定是否判处死刑。弗吉尼亚州的人口规模在美国各州中排名第12,但是判处死刑的人数在全美各州中排前三名。警检方正是利用“诺福克四水兵”害怕被陪审团判处死刑的心态,采用心理战,而不是刑讯,逼迫他们绝望地“坦白认罪”。
美国媒体的传统是不批评法官,这个案子也是如此。有几位律师在美国公共电视网PBS上讨论这个冤案,他们毫不隐讳地尖锐指责警察和检察官,说他们在真凶巴拉德坦白后,显然知道先前抓错了人,但他们觉得不能对弗吉尼亚公众说我们抓错了7个人,并且其中4人已经关了几年,因此这些警察和检察官要不顾一切把这起冤案办到底。然而,律师们在电视采访中“忘了”提及法官在这起冤案中的作用。
美国的司法案件,无论民事案还是刑事案,在审判庭(在中国称为初审法庭)时只有一个法官审理,而不是一个合议庭,这给审理法官有一手遮天的条件。检察官把他们的所谓8人团伙强奸杀人案,分拆成8个案子,使得审判时每个陪审员只知其中之一,不能见到全貌。然而,这8个案子在审判庭由同一个法官审理,虽然在批准第一个被告的认罪协议时,法官可能也看不清楚全貌,但从第二个被告开始,他完全看得出各案间的证据、证词、坦白等等有巨大的内在矛盾,不能互相印证。更重要的是,在检察官送交第二个被告的认罪协议时,真凶巴拉德已冒了出来,法官已获悉巴拉德招认是他一个人做的案。
这时法官面临这样的选择:是回头纠正自己和检察官之前一起犯下的错误,还是拒绝认错,蛮干到底?结果他选择了后者,为检方的荒谬起诉案一个接一个开绿灯。泰斯第一次审判后上诉,连上诉庭也看不过去,找了个技术性理由,指审判庭法官给陪审团不当指示(本来这种问题可大可小,上诉庭通常不会顶真),宣布判决无效。再次审判时,还是由那个法官主持审判(让原审法官主持重审,是美国司法系统的大漏洞),结果陪审团还是判被告罪名成立。以后再上诉,上诉法院和州最高法院都不管了,众法官心知肚明,如果把这个泰斯案纠正了,还有6个错案怎么办?
警官、检察官、法官是同一种心态,为了维护所谓的司法权威,发现错误后丢不起面子,干脆错到底。可以说,在真凶巴拉德出现后,作为国家公器的警察、检察官和法官,为了掩盖自身的错误,多部门默契合作,一起对无辜者陷害,这是体制性作恶,是绞肉机行为。陪审团在这个作恶过程中被当枪使了,他们在不知情下为警官、检察官、法官的错误背书。人们会说,这些检察官和法官没有错,瞧,不是陪审团也认为他们有罪。但人们不知道的是,陪审员得到的信息是经过检察官和法官严格过滤的,陪审员的信息量远远没有检察官和法官掌握得全面。
在媒体逐渐披露诺福克水兵案的细节后,2005年底,威尔逊审判和泰斯第二场审判(泰斯的第一场审判后来判定流审,因而媒体没有找该场审判的陪审员发表意见)的24位陪审员中有11位发表公开信,措辞严厉地抱怨审判时法官和检察官有选择地馈给他们不完全的资讯,导致他们作出错误的判决。
在他们的公开信中,包含以下一些抱怨(不是全部):
1)不准辩方律师盘问为首侦办警察的历史上逼供问题,因此陪审员完全不知道福特曾在类似于米歇尔被杀的多起谋杀案中,获取多名被告坦白杀人,但后来证实这些坦白人没有在犯罪现场,他们的坦白是被胁迫后编造的。
2)不准辩方律师盘问迪克那晚是否在军舰上的问题。
3)巴拉德从监狱发出的那封信,坦承是他杀了米歇尔,但法庭不准这封信作为证据,陪审员没能看到。
4)没能看到其他被告人的坦白,所以不知道他们的坦白互相间充满了矛盾、不一致、同现场发现的证据完全不能吻合。
5)按照检方的推演,这是一个8人作案的复杂案子,但是陪审团没能了解其他被告的涉案情况,不知道其他被告是怎样和什么时候涉入案子的。
6)陪审团在审议阶段要求看庭审的现场打字记录,遭到拒绝,陪审员被告知须凭他们的记忆作判决。
7)陪审团在审议阶段要求法庭提供所有8个涉案者参与此案的简要流程,被拒绝。
8)检察官在迪克和巴拉德出庭作证的前一天去监狱威胁他们,如果不按检方说的去做,他们将面临死刑判决。
虽然抱怨信没有点出法官的名字,但以上除了最后一条,显然都是主持审判法官的决定。什么证据可以呈堂,什么不可以,可以问证人什么问题,不可以问什么问题,等等,法官有很大的自由裁量权定夺。所以名义上是陪审团作判决,但法官有很多方法左右审判。
弗吉尼亚州的法律不仅要求非司法专业的陪审员审判谋杀案,还要求陪审员决定是否对被判有罪的被告处以死刑,这就像文化大革命中让革命群众判决“阶级敌人”死刑一样荒谬。认识到陪审团很容易受蒙蔽,作出错误的判决,“诺福克四水兵”的第一批律师们,全都劝他们认罪,以避免陪审团审判。威廉斯的第一个律师丹尼·希普利(DannyShipley)在PBS电视上说,要在法庭上使陪审团相信被告早上2点半在睡觉,除非他是睡在监狱里,被告的父母、姐妹、兄弟、妻子、朋友作证,全都没有用,陪审员会相信检察官的话,这些证人是为了救被告而在撒谎。希普利律师举了个例子,几年前他有一个客户是谋杀案被告,已经向警察“坦白”了是凶手,可结果发现谋杀案发生那晚他的客户在监狱里。希普利律师说,如果不是正好关在监狱里,他的这个客户就死定了。
律师们的顾虑,并非杞人忧天。“诺福克四水兵”中,威廉斯和迪克选择同检方签署认罪协议,威尔逊选择审判,泰斯起先选择认罪协议,后来拒绝为检方出庭作证而撤回认罪,因此最终也选择了审判。泰斯第一次审判后上诉,判决遭撤销后重审,这样威尔逊和泰斯共有三场审判,有36个陪审员,结果36个陪审员全都相信检察官荒谬绝伦的故事;还算幸运,陪审员手下留情,没有判处死刑。
经过陪审团的审判,又经过上诉被驳回,就成铁案了。只要“诺福克四水兵”案中的警官、检察官、法官没有索取钱财,联邦调查机构就不会介入(福特后来吃官司是因为勒索钱,而不是逼供);只要警、检、法等官员,没有同此案有关的犯罪情事被定罪判刑,“诺福克四水兵”就不能要求推翻原判决,举行新的审判。因此,后来义务接手“诺福克四水兵”案的律师们,虽然来自美国高知名度的律师行,也只能走旁门左道,要求州长特赦,而不能正面挑战判决。
非司法专业人员组成的陪审团不能胜任审判,不懂证据间的相互关系,在这个水兵案中表现得十分显然。而且,虽然陪审团号称审判,但陪审员不能像法官一样可以向证人提问,只能被动地接受信息,他们犹如木偶团。如果没有陪审团制度,福特就不能轻易使用死刑威胁,这些蒙冤者被迫作假坦白的压力就小得多。如果这个案子由几个法官会审,由于法官具有的专业知识和可以掌握较全面的案件资讯,应能马上看出检察官故事的荒谬不合理;如果法官们仍然按照检察官的要求判决,他们必须顾虑错判的责任。而现在让随机组成的陪审团当杀手,审判之后就地解散,法官无须承担错判的责任了。陪审团制度造成冤案杀人不见血,使制造冤案的作恶者们得以逃避责任。
一些听上去完美的制度,好的设想,实践起来,也可以走向反面。陪审团制度就是一个例子。在民风朴实、崇尚道德的时代,陪审团制度也许是个好主意,但是在道德沉沦、骗子横行的社会,陪审团制度很容易被利用来合法制造冤案或使坏人逃脱惩罚。




  1. 老钱ZT:美国诺福克四水兵奇案(1)
  2. 老钱ZT:美国诺福克四水兵奇案(2)
  3. 老钱ZT:美国诺福克四水兵奇案(3)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献花
离线游客
  • IP : 172.56.5.*
只看该作者 92楼  发表于: 2016-09-26
张案是冤案
离线游客
  • IP : 172.56.5.*
只看该作者 91楼  发表于: 2016-09-26
张案是冤案
离线游客
  • IP : 172.56.4.*
只看该作者 90楼  发表于: 2016-09-25
张案是冤案
离线游客
  • IP : 172.56.4.*
只看该作者 89楼  发表于: 2016-09-24
张案是冤案
离线游客
  • IP : 172.56.5.*
只看该作者 88楼  发表于: 2016-09-24
张案是冤案
离线游客
  • IP : 172.56.27.*
只看该作者 87楼  发表于: 2016-09-23
张案是冤案
离线游客
  • IP : 208.54.85.*
只看该作者 86楼  发表于: 2016-09-22
张案是冤案
离线游客
  • IP : 208.54.44.*
只看该作者 85楼  发表于: 2016-09-21
张案是冤案
离线游客
  • IP : 172.56.13.*
只看该作者 84楼  发表于: 2016-09-20
支持上诉
快速回复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安全校验: 答案:168 登录会员无需填写, 游客显示3组IP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