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840阅读
  • 0回复

蓄芳来年(1) - 三柳湖畔》连载之二十三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老钱
 

只看楼主 正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6-10-06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如果您现在使用手机,请将这个2维码存入相册,再打开微信,扫一扫,点击相册。
《松园旧事》第一部《三柳湖畔》连载之二十三
二十三 蓄芳来年(1)




亦叶很快就接受了这个事实,既然哥哥姐姐都已经下乡了,自己下乡就没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

亦叶开始和美美一起认真地考虑和下乡有关的具体问题,在这方面,美美比亦叶能干得多。美美只用了一天时间就把9876厂子弟中学对口的那个G县的情况摸得一清二楚。那G县在EXG三省交界的山区。如果帝修反真的胆敢侵犯中国,在那里打游击,倒是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可是,到那里去当农民,那就得做好茹毛饮血,刀耕火种的精神准备!一九六八年,那个县最富的队,每个工三毛五;最穷的队,每个工只有七分。亦叶这才大吃了一惊。先前,她只知道伟大领袖毛主席号召要消灭的那三大差别中,有一个差别是城乡差别,却没想到乡与乡之间还有这么大的差别。哥哥、姐姐下的那个队,去年每个工八毛五,在Q县还不是最富的。据姐姐的那个球友说,产棉的队每个工可以到一块二毛钱。美美的哥哥下的那个队每个工是五毛。美美很快打听清楚,只要是亲兄弟、亲姐妹,跨校手续很简单,只要对应的生产小队出一个证明就行。这样,亦叶和美美决定各自跨校,并分头给自己的哥哥和姐姐写了鸡毛信,让他们火速寄接收证明来。

十二月九日领了最后一个月工资之后,亦叶和工厂就没什么关系了。亦叶把自己的照片从出入证上揭下来,交还给保卫处。然后上青工楼的寝室,打算把借的床单、被套、枕头、枕套和钥匙还了。从寝室的窗子里远远地眺望着纺纱车间,亦叶苦笑了。当初进厂,亦叶还为自己一辈子将要做这些简单的、重复的、几乎用不着思维器官的劳动,很难过了一阵子。没想到,就是这种简单劳动的权利,也不是人人都有的!

亦叶并没有放很多东西在寝室,属于她自己的东西,用她带来的尼龙网子就能装完;属于工厂的,她很快就清理好,放在床上。

这一切刚刚做完,寝室的门开了,万小琴和万婶走了进来。

万婶!您好!师傅!您下夜班,怎么还没回去?

亦叶!万小琴进屋把门关上。看到和亦叶同寝室的另三位青工都不在,万小琴松了一口气。我知道,你今天会来领工资,专门在厂里等着你的!我琢磨着你就是来寝室了。

万小琴说完,拉着母亲的手,在亦叶的床边坐下来。

没,没出什么事吧,师傅!不是,不是李师傅他……

看着万小琴一脸凝重,亦叶不由地有几分紧张地想起李洁的病。

看着亦叶着急的神色,万小琴和万婶心头一阵欣慰,看来,这孩子心里头还是常想着洁子的。

没有!亦叶!洁子早好了,去开总后的军工二十四厂宣传工作会议去了。

那是您自己,或者您妈妈有事?

是这样,亦叶!等到开了口,万小琴才发现,这事,还不是一句两句能说明白的。我和我妈都不反对上山下乡,那是毛主席他老人家号召的,那就一定是正确的。只是,只是,这几个月和你处得这么好,我心里挺不愿意你走。我妈上厂子里问了,别人告诉她,要是……她收养你,你就是本厂子弟了,也就能留在厂里,不下乡了。

哈!师傅!亦叶扑哧一声笑了。您可真逗!我都这么大了,哪还能被人收养啊!哈!

说起来,收养这个词,对亦叶一点也不陌生。梦帆哥就是白姨收养的。这一点在松园谁都知道。可是收养的时候,梦帆哥才只有一、两岁,话都不会说,是白姨和左叔一把屎、一把尿地把他抚养长大的!母亲工作的儿科,经常发现弃婴。母亲常为无儿无女的人办收养手续。可那些孩子也都是婴儿呀!师傅,真是糊涂了!

别笑,亦叶!说正经话!我和我妈还到市革委会民政小组去了解了收养的条件。挺简单的!没满十八岁都能收养!只要你爸、你妈……,同意和你断绝关系,并且证明经济困难,养不活你。然后,你再改个名字,比如,就叫万小红什么的,反正姓万就行!再把户口转到我们家,就成了。几天工夫就能办全。

顽皮的笑容从亦叶的脸上消失了。她的心中又感动、又难过!感动的是,师傅这善良的母女俩是真心实意地想帮助她;难过的是,师傅说的这几点再简单不过的事,对她来说,却比登天还难!

师傅!万婶!我知道您的这一片心。您对我的好,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只是,我没法报答您,也没法答应……您说的这事。我打小就有哮喘病。而且非常、非常严重。假如我不是生在我爸我妈身边,长在我爸我妈身边,我,早就不在这个世界上了!不要说是为了不下乡当工人,就是现在让我上大学,让我当干部,我也没法和我爸我妈断绝关系呀!而且,现在,亦叶想起了躺在床上,日夜受着工宣队员监视的父亲。不仅仅是我需要他们;他们也需要我,我就更不能有这样的念头了!您刚才还说到经济困难,我从来没跟您说过,也不敢跟别的人说,我爸我妈每个月的工资加起来,有四百多块!文化革命这几年,就是清理阶级队伍到现在,他们虽然是牛鬼蛇神,可是工资一分也没扣过。要让他们说是家庭经济困难,养不活我,那不是欺骗党和毛主席吗?他们肯定是不敢这样说的。亦叶停了一会儿,喘了一口气。最后,您说的改名的事。我的姓是我爸的姓;我的名是我妈的姓!这两个字,已经溶入了我的生命!我也知道,人的姓名不过是个符号,让别人好称呼你而已。可是我太爱我的名字了!我无法想象,别的什么名字还能是我!除非改掉我的整个生命。

亦叶一口气把心里要说的话都说了。她抬起头,睁大眼,歉意地看着师傅,却发现师傅也正歉意地看着她。青工楼里极安静,亦叶的话语缓慢,清晰,连耳背的万婶也听明白了。万婶过来,拉住亦叶的手。

好闺女!你小琴姐刚才的话,你快别往心里去!咱娘俩是真心舍不得你走,可找不出别的法子能帮你!下乡就下乡吧!你大婶也在农村里长到十岁才进纱厂的。农村苦是苦,只要人勤地好,天时不差,也不是不能活。只可惜洁子他心里头……”

万小琴忙拽了母亲一把,娘俩站起身。

亦叶的东西已经清完了,她把钥匙交给了万婶。万小琴帮亦叶提着一个尼龙网兜,母女俩把亦叶送到电车站。万小琴把网兜交给亦叶。

家里有什么事,尽管说,亦叶!你们家三个老人,有出力气的活,言个声,我们会去的!你放心吧!

回到松园,柳妈奇怪了。

叶妹!你不在工厂里睡?每天都回松园了?

不是的,柳妈!亦叶尽可能以平静、无所谓的语气说话。我本来也没正式当工人。只算是劳动了几个月。现在,劳动结束了,我要下乡了!

柳妈还是大吃了一惊。

你那个身体怎么能下乡?病了怎么办?

姥姥快九十了,耳朵还挺好使的。

你也要下乡?你爸在医院病着;你奶在家病着;有个什么事要跟人说,怎么办?

亦叶沉默地清着东西,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姥姥。

你打算下那个乡?那一天走?柳妈叹一口气,缓过神来。

我就到我哥我姐下的那儿去。我姐已经给我寄来了接收证明。什么时候走都行!没人管!听同学说,过了元旦,安置办的人才会来检查户口下没下。

你听着,叶妹!既是没人催,就过了元旦再走!这样好歹把明年的肉票、鱼票、糖票、豆腐票、肥皂票都领了!下户口时要你退票,就说都被偷了。

这是柳妈唯一能想出来的重要事。

吃过午饭,亦叶拎着小饭盒到父亲病房。她喂父亲喝汤,吃粉丝,吃淡菜;喂父亲喝云雾茶,帮父亲洗脸,洗脚;还用一把父亲用了几十年的德国不锈钢小剪刀帮父亲绞手指甲和脚趾甲。一直到华灯初上,亦叶仍然没有要走的意思。

叶妹!回吧!早些睡,明天还要早起!

不用了,爸!我已经不用去上班了!

亦叶轻轻地说,不看父亲。

怎么不去工厂了?出了什么事吗?

亦伯梅惊诧地看着小女儿。

爸!我,具体地说应该是我们,也就是所有的医学院的孩子们,终于被从工人阶级队伍中清除出来了。马上,我们就要刺配沧州了。

亦叶把脸紧紧地贴在父亲温暖的大手里,故作顽皮地笑,她不想让父亲再为这事伤心了。

然而,亦叶的努力没有奏效。温和的笑容已经从亦伯梅的脸上消失得无影无踪。父亲的脸色比亦叶想象的要严峻得多。

叶妹!你是说,工厂不要你们?你们要下乡了?

是的,爸!这事一丁点都不奇怪!也不突然!当初进厂时,工厂的领导就说过,我们不是正式徒工,是编外的。也就是说,是临时的!只有本厂职工的子弟才是正式招工进厂。

可是,你那个身体,能下乡吗?你要是下乡,真会……”

爸!我知道要下乡已经快两个星期了!我就是怕您担心,到今天才告诉您的。我到我哥我姐那儿去!我姐已经说了,下乡了,不让我干活!我就在家呆着。

可是你那个身体,就是在家呆着也会发病呀!

我知道,爸!可是上山下乡是伟大领袖毛主席的号召呀!

有一阵,父女俩都没出声。

算了,爸!别老想这事了!别像小人似的,常戚戚的!童年时亦叶老听父亲叨叨什么君子坦荡荡,小人常戚戚!便知道小人不是什么好人;常戚戚也不是什么好事,便有意笑着开导父亲。我下乡不会有什么事的!您睡吧!我反正不走,就在这儿陪您!走之前,我不回松园睡觉了,天天都在这儿陪您睡!我走了,柳妈说,她会天天都来您这儿的。

亦叶这一说,亦伯梅的心中更难过了。亦叶从没见过父亲那双平时睿智、明亮、让人望之生畏的大眼睛中,一时间竟会有那么的多哀愁。

不!叶妹!你今天不在这儿睡!我这几天不发烧,胸痛也好多了,不用你陪!你这几个月一直很忙、很累,需要好好休息一下!在木头椅子上睡不解乏,你还是回松园吧!明天一早,给你妈打一个长途电话,让她请假回来一趟!

给我妈打电话?

是的!让她无论如何也要回来一趟。就说是我要她回的,越快越好!让她把你过去住院抢救的所有病历全部借出来,给上山下乡办公室的人看。我相信,身体有病不能下乡的学生,绝不会只有你一个。国家一定有政策!

亦叶离开病房回家,亦伯梅通宵未眠。

一早,亦叶给母亲打完电话回松园,发现美美正在家坐着。美美是来约亦叶一起买木箱子的。市场上卖的木箱子都很贵。最便宜的那种没上油漆,也得要六块多钱一只。罗秀英的一个病人在板箱加工厂工作,送给罗秀英两张职工的箱子票,每只两块钱,比市场上的木板厚,而且还上好了油漆。美美来,是想送给亦叶一张箱子票

去买箱子的路上,亦叶把万小琴和万婶母女来找她,想收养她的事告诉了美美。美美听完后,感动得眼眶都红了。

叶妹!你的命真是好!总是碰到好人!在小学,老师喜欢你。上了中学,那个工宣队的队长又老想培养你。进工厂,你又摊上那么好的师傅。可惜我没有你那么好的福气!要是我碰到这么好的师傅,别说是让我改姓万,就是姓猪姓狗,姓牛姓马,我也心甘情愿。

亦叶心中不觉一震,看着美美,老半天没说话。不过转念一想,美美说的都是大实话!从小到大,美美的名字从蒋达美到蒋继林,又从蒋继林到毛继林,她哪一次不都得无条件地接受吗?

美美!假如为了不下乡,有人收养你,你妈真能同意?

你真傻,叶妹!这样好的好事,搁在谁的头上,谁都会同意!那些断绝关系什么的,也就是那么说说。咱们都是这么大的人了,还能忘了谁是自己的亲爹亲妈?真要有人能收养我,让我不下乡,说实话,我妈,她会感激得给那人磕头的!

美美这一说,亦叶心中豁亮了一下。她决定悄悄地试着为美美做一次好人好事!省得美美没事老爱说自己缺少阶级感情什么的。

和美美分手后正好是纺纱车间万小琴这个班次交班的时候。亦叶没去车间门口,她站在车间通往食堂的路口,看着鱼贯而过的下班的人流。远远地,亦叶看到了师傅,万小琴也看到了亦叶,她一溜小跑跑到亦叶跟前。

亦叶!有事?

嗯!师傅!我是有点事想找您。咱们边走边说吧!

亦叶拿定主意,不耽搁师傅下班。她陪师傅回家并不多走路。从厂区宿舍穿出来就能进医院,就能直接上供应室。

你这几天一定挺忙!亦叶!还,还没下户口吧!

万小琴盼着亦叶能回心转意让母亲收养,可嘴里又不敢问。

还没有,师傅!不过也忙得差不多了!我姐已经寄给我跨校接收的证明。我是到我哥我姐那个点上去。户口还没下,想过几天再下。

亦叶没好意思说柳妈想要肉票、鱼票的事。

一家人在一起好,有个照应!

万小琴的心一点一点地往下沉,但还是什么别的也没敢说。

师傅!我来找您,是想问问您,您母亲收养的事。

亦叶鼓足了勇气把这句话说出来了。

万小琴看着亦叶的眼一下子睁大了,心也开始怦怦地跳动。

亦叶!你,你,你还是想明白这事了?

啊!不!师傅!我,不是说我自己!我是说美美。您知道,我说的是老上车间来找我,在宣传队跳舞的那个美美。我和美美从上幼儿园起就在一个班,小学一个班,中学还是一个班。美美家经济挺困难的。她爸爸是解放的那一年大学毕业的,刚赶上算是帝国主义培养的知识分子。后来又被划成右派,连着降了好几级工资,弄得,工资比她妈还低。美美的哥哥已经下乡了。下面的两个弟弟,有一个得了小儿麻痹症,腿落下残废。家里还有姥姥。原本,我也没怎么想您说的这事。上午,美美约我一起上板箱厂买箱子。我和她聊天,说起收养的事。美美说,可惜没人愿收养她。要是有,让她姓猪姓狗,姓牛姓马,她都心甘情愿!她还说,她妈,会跟您磕头的。听了美美的话,我心里动了一下,就想着,来问问您。要是您和万婶同意,就收养美美吧!她身体好,比男孩子力气还大。她又勤快又能干,能给您和您的母亲帮好多忙。万一,您和万婶有顾虑,不同意,我也理解!美美的爸爸是摘帽右派。如今这个年头,谁摊上谁都怕。这事,就算我压根儿没说!反正美美根本不知道我来找您。不过,较起真来,师傅!美美的爸爸的问题,比我爸轻多了。

我同意,亦叶!我妈也一定会同意的!

听着亦叶的一席话,万小琴激动得眼圈都红了。难怪洁子厂子里那么多好姑娘都看不上眼,偏要喜欢这孩子!这孩子的心,跟水晶一样透亮!谁能不爱呀!

亦叶!你的好朋友,也就是我和我妈的好朋友!你今晚就带美美上家来吧!我让我妈明天就带她上市里去。

哎呀!谢谢您了,师傅!您真是个大好人!还有您的好妈妈!我谢谢您,也代表美美先谢谢您了!

亦叶一下高兴得控制不住自己,忘情地搂住了万小琴,跳了起来。

亦叶飞快地走到供应室窗口前,值班的又是那个刘丽华。刘丽华看看左右无人,极麻利地取出一个小包递给亦叶,只轻轻地说了一句话。

这是你托朱腊梅同志给你开的药!。

亦叶没吱声就接过了包,但心中十分奇怪。文化革命前上小学的时候,朱腊梅常带亦叶取药,有时甚至还带她上化验室验血。可是自从文化大革命开始之后,亦叶所有的药都是自己拿着处方签像普通病人那样上门诊部划价,记账,取药,从未敢麻烦过任何人。

回松园,给奶奶注射完了葡萄糖,亦叶才坐下来看朱腊梅给的包。包中装着两个药瓶,一瓶是麻黄素;另一瓶是喘息定,倒确确实实是亦叶每天都要用的药。亦叶把麻黄素的小瓶拧开,瓶盖中夹着一张极小极小的纸条。亦叶把纸条展开,上面只有一行小小的字:

大江的事有救了!谢谢你的帮助!太谢谢了!

啊!原来是这样!亦叶的心一下子飞回到9876工厂,飞回厂区宿舍中那间温暖如春的小屋中。她站在窗口,默默地,良久地,向着那个方向眺望着。

李师傅!谢谢您的帮助!太谢谢您了!

桌上的小闹表指着四点差一刻,亦叶提着饭盒向医院走去。病室门口监视亦伯梅的工宣队员告诉亦叶,亦伯梅被W部队总医院接走,为毛主席无产阶级司令部某知名勤务员会诊去了。父亲自己重伤在身,却还得坐着车,颠簸着给别人会诊!亦叶叹着气,把饭盒放在床头柜上,去了美美家。

美美的姥姥看亦叶进来,端了一小盘白糖,忙着为亦叶烤糍粑。罗秀英下大联班刚回家。亦叶一边吃着糍粑,一边把收养的事说了一遍。美美一家祖孙三代,一听到这简直是天外飞来的喜讯,高兴得直掉泪。

罗秀英一听亦叶说,今晚就要带着美美去师傅家,慌慌张张地放下筷子就出了门。

姥姥一高兴,进厨房给美美和亦叶一人炒了一碗猪油渣鸡蛋饭。一直到美美和亦叶都吃完饭,罗秀英才回来,原来,她是出去给万小琴母女买礼物去了。

五点半,亦叶带着美美,罗秀英,来到万、李两家住的宿舍楼的楼下。

就是这栋楼,美美!上楼,二楼右手,一直走到头的右边一家。我师傅你见过!你敲门进去就行了!

叶妹!你也一起进去坐会儿吧!

我不去了,罗阿姨!人多了反倒不好说话。

罗秀英感激万分地看着亦叶,不知说什么好。这孩子说话、做事、就像和她父亲从一个模子里铸出来的一样,什么事都为人想得周周全全的!

而在亦叶,她害怕的倒不是见到万小琴或万婶,而是害怕见到李家的人,特别是李洁!李家的人像一团火,时时刻刻都温暖着亦叶的心灵和肉体。只是,当她清楚地知道自己无法化为一块煤,一根柴,投身到这团火焰中的时候,她便宁肯走得远一些,少欠一份这滚烫的情和义。

美美和罗秀英走到万家门边,站住,喘了一口气。美美小心地敲了敲门。果然,万小琴和万婶母女都在家等着的。

万师傅!万婶!我是叶……,我是说我是亦叶的朋友,这是我妈。

啊!你们来了!快进屋!快进屋!

万小琴一面让美美母女进屋,一面朝后面望。

万师傅!叶……,我是说,亦叶,她没跟着上来,她把我们送到您家楼上,就回去了!她爸在住院。

啊!这孩子!万小琴原以为亦叶,一准儿会一起来。李洁开会就在本市,吃过晚饭能回来。小琴原和爷爷约好,晚上让亦叶上李家那边去,还像上回一样,两家人都到万家来。好让洁子……唉!万小琴惆怅万分地吐了一口气。

万师傅!她万婶!罗秀英赶忙走过来,您母女俩的深情厚谊,我们一家人,一辈子都忘不了!美美往后就是您的亲闺女!亲妹妹!她哪儿做得不好,该打就打,该骂就骂!美美,你跪在地上,给万婶磕个头!从今往后,要叫亲妈!亲姐!

美美当下就要往水泥地板上跪,被小琴一把死死地拉住。罗秀英把手上提的大包、小包放在桌上,然后掏出一个用手绢包裹着的小卷,塞在万婶手里。

这八十块钱是我刚借的!想凑一百块,没凑成!叶妹下午才上家来说这事。

啊!这亦叶!万小琴想起亦叶说的,您和万婶有顾虑,不同意,我也理解!这事,就算我压根儿没说!反正美美根本不知道我来找您。心中更是感慨万千。

我和美美她爸工资都不高。这一点心意,您要是不嫌少就收下!往后,美美的工资都由您……”

不!不!她大姨!您可不能这么客气!

万婶使劲推着罗秀英的手。小琴回家对万婶说了半天,说是亦叶的朋友,错不了!万婶没什么主见,见小琴愿意,也就一口答应了。

说是收养,其实也就是改个名,留在厂里当工人,不下乡。儿女都是爹娘心头的肉,这闺女说什么也还是您自己的!她要和小琴处得好,小琴多个妹妹!要没那个缘分,处不来,各人照先前活,也没事。

万婶这几句宽厚的话,说得美美和罗秀英母女俩直掉泪。

小琴姐!我打小没姐妹!往后我要是对您不好,天打五雷轰!毛主席作证!叶妹作证!

快别诅这个咒,美美!你是亦叶的好朋友,打小一起长大,从幼儿园到小学;从小学到中学;她都说了!我相信你,你一定和亦叶一样好!

万小琴一提起亦叶,引起了美美,罗秀英和万婶的一片感慨。美美想起亦叶说的,万小琴明天是早班,没敢和母亲在万家久留。她和万婶约好,明天一早带着户口簿一起上市革委会民政小组,便和母亲一起告辞了。

美美和罗秀英走后,万婶和小琴站在桌边看着那一大堆礼物发呆。万婶忍不住在心中把亦叶和这个美美比较了一下。

照我看,小琴!还是亦叶那孩子看得顺眼,也招人喜欢。咱俩也没来得及问问洁子,这么一换,谁知道洁子他,会喜欢这闺女不?

母亲的这句话正说在小琴的心事上!她无可奈何地看了看母亲,又看了看满桌的东西,却什么话儿也说不出来。

亦叶独自一人回到松园家中,看着客厅里放着的崭新的木箱子,一股难言的寂寞涌上心头,她突然想哭一场,走到床边,刚想找一条花手绢蒙住脸,亦叶突然看到窗台上自己亲笔写的早班记住去砖台几个大字。啊!今天,十二月十二日,星期五,假如还在工厂的话,今天正是早班!这么一想,亦叶裹紧棉衣,迎着刺骨的寒风,打开了后面的平台门。从平台上能看到方家亮着灯。可是没有笛声,没有箫声,没有欢声笑语,没有任何小慧哥回松园的迹象。亦叶从平台回到客厅,却无法上床休息。她戴上手套,拿着手电,向湖边走去。

在手电淡黄的光下,砖台里赫然躺着一只小瓶!

啊!小慧哥已经回过松园了!但是,他是何时回来的呢?如果是昨天,那该是多么巨大的不幸啊!昨天,亦叶在父亲那里呆到快十一点才回家。亦叶的心情,一阵比一阵难过、一阵比一阵沉重、一阵比一阵绝望!她几乎没有勇气去打开那只小瓶了。假如这个早班见不到小慧哥,就得再等两周!而两周之后我就必须下户口,离开松园了!亦叶用毫无知觉的手拾起小瓶,放在裤子口袋里,又迈着毫无知觉的腿,走回家中。

坐在书桌边,亦叶摸着那只小瓶。小瓶和亦叶的手一样冰凉。但亦叶却觉得那小瓶是温暖的。那小瓶是小慧哥亲手放进砖台的!摸着那小瓶,就像摸着小慧哥温暖的手。

老半天,亦叶慢慢地把小瓶打开。

叶妹,

我先到砖台看了看,才回来写这张纸条的。看到那三只小瓶已被你取走,我心中才算有些许安慰。至少,你已经知道,我是没有失约的!

今天,你不是早班。回松园也见不到你。但我还是回来了。总政治部把我临时走了。借去干什么,要借多久,我一概不知。但是我今天晚上就得走。

一晃快三个月没见到你了!不跟你见见面,说说话就走,我心里真是说不出的难受。昨天是你的生日,我不说,恐怕你自己都忘了。这一年,我为你积攒了四十多个毛主席纪念章。有圆的,有方的,有椭圆的,有三角形的,有金属的,有陶瓷的,有有机玻璃的,还有夜光的。总之,全部都是不同样的!我原想,等你过生日时给你,让你吃一惊,也高兴高兴。也让我有机会再听听你像小时候那样大声地叫叫小慧哥。但昨天演出了一整天,从下午一直到晚上都没闲。就算我赶回松园,也见不到你呀!你给我的五个小瓶,只剩下最后一只了!如果看到这个小瓶,务必把另外三个放进砖台,还给我!

为什么你收到了那三只小瓶,不写点什么给我,连一张最小最小的小纸条都不写?

难道你没有话要对我说吗?

难道你一点也不想我吗?

在别人面前,我挺好强的。但在你面前,我不愿说假话,我真的是天天都在想你,叶妹!

小慧
一九六九年十二月八日

读完纸条,两行清泪顺着亦叶的脸颊滴落下来。却原来,小慧哥的这只小瓶,星期一就放进砖台了!星期一是十二月八号。因为九号才发最后这一个月的工资,十二月八号那一天,亦叶和所有医学院的孩子们一样,都老老实实地在工厂上了最后一天班。早知道方小慧会在这一天回松园,亦叶宁可工厂把十二月整月的工资扣掉,也一定在松园等着他。

生日,如同方小慧所预料,亦叶自己忘得干干净净!亦家从不给晚辈过生日,连独子亦新元也不例外。年年岁岁记得亦叶生日的,只有方小慧!方小慧这一提醒,倒使亦叶也想起,小慧哥的生日和自己正好相差一整月,是一月七日。现在,亦叶只能静静地等待了,只能在心中时时祈祷了,希望小慧哥能在元旦前,能在他自己过生日之前,至少在亦叶下乡之前,回松园一趟!

啊!小慧哥!我心爱的小慧哥!我也想你,你知道吗?我也有好多、好多话,想对你说!只有、只有三柳湖畔的清风,能为我作证啊!

叶慰余接到亦叶电话说她竟也要下乡,简直像晴天霹雳一样!然而,请假回家谈何易呀!叶慰余几乎是放下电话就去请假,从班、排、连,一直到指挥部,层层审批。好在叶慰余在这之后出外会诊一次,有两天假期,元旦加上周末,又是两天。终于,工军宣队批准了她,十二月二十七日晚上搭夜班车回W市,一月三日准时回斗批改点上劳动。

妈!妈!妈!

亦叶扑到母亲怀里,高兴得一个劲地大叫,不到半年工夫,居然见到妈妈两次了。

叶妹乖!妈的好孩子!你那个身体哪能下乡呀!

叶慰余摸着亦叶的头,泪水簌簌地往下掉着。丈夫说得对,国家一定有政策!她下决心要到学校的上山下乡安置办去详细地问一下。

叶慰余心急火燎,但十二月二十八日却是个星期日,哪儿都不办公,只能眼看着这珍贵的假期过去一天。十二月二十九日,星期一,一早,叶慰余就上病历室去了。管理员告诉叶慰余,清理阶级队伍以后,借阅病历必须先经工军宣队指挥部批准。叶慰余在医学院和附属医院两级工军宣队指挥部来回奔走了一整天。幸好亦叶六次心衰,两次肺脑综合症的抢救记录都属儿科范围,免去了病人本人的政审。好容易在下班之前,叶慰余拿到了工军宣队同意借阅病历的批准。十二月三十日一早,亦叶帮着母亲把自己一九五六年到一九六六年那十年间的住院病历从病历室取出。

妈!这么多纸,有十多斤吧!看到母亲抱着那一摞摞,沉甸甸的病历,亦叶惊讶得简直说不出话来。这些纸,记录的都是我?

是啊!叶妹!叶慰余看着个子已长得和自己差不多一般高的小女儿,心中真是感慨万千。这些纸记录的都是你小时候发病,抢救你的过程。那时谁能想得到,你有一天还能长这么大呀!

亦叶帮着母亲,把那一摞摞沉重的病历装进一个个的大书包。然后走走歇歇地提到学校的安置办。


(未完待续)

老钱:小说连载《松园旧事》的开场白
第一卷《三柳湖畔》 简介
上一节:杨柳依依(2)- 《三柳湖畔》连载之二十二
下一节:蓄芳来年(2) - 三柳湖畔》连载之二十三
老钱:《松园旧事》- 中国二十世纪的《清明上河图》

老钱涂鸦集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献花
快速回复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安全校验: 答案:168 登录会员无需填写, 游客显示3组IP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