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313阅读
  • 0回复

命悬一线 (下) - 第二部《竹篮之恋》连载之四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老钱
 

只看楼主 正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6-12-12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如果您现在使用手机,请将这个2维码存入相册,再打开微信,扫一扫,点击相册。
《松园旧事》第二部《竹篮之恋》连载之四
命悬一线 (下)



大家七手八脚地把亦叶推到大队部,拖拉机已经回来了。幸好听了叶亥生的话,否则要在三小队死等,还不知道拖拉机什么时候会到。因为亦叶半躺着,拖拉机怎么也挤不下七个人,叶亥生把于向阳推下来,让他回去。

从新安大队出发,有往东北和往东南的两条路。东北方向是六十里地小路,通往县城。县城有班车开往W市。东南方向走二十里地可到达H公路。公路上只能拦车,有油田的车,有附近一个空军某部队的车,还有H公路两边其他县的车。古医生建议走东南方向的近路拦车,直接开到竹篮镇。他工作的那家医院就在竹篮镇上。新元一想,Q县到W市的班车每天只有两趟,现在就是赶到县城也回不了W市,只能送县医院。而这个古医生并不是县医院的。这样,拖拉机便朝着东南方向的H公路开去。

美盼一直把亦叶抱在怀里。泪水、雨水、汗水混在一起,从她的脸上滴落在亦叶的脸上,身上。亦叶已经毫无知觉。秋伊把亦叶冰凉的手握在自己手里,不时地试着摸一下亦叶的脉搏。等拖拉机轰轰地响着,颠簸着,在越下越大的暴雨中到达H公路时,天已经黑了。也就在这个时候,细心的秋伊发现,亦叶原本已经十分微弱地起伏着的胸部,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不再起伏,手腕处动脉的搏动也几乎摸不到了。

“美盼!叶妹……,叶妹……不行了!”

秋伊轻声地说,但是大家全都听见了。美盼用脸凑近亦叶的嘴和鼻,确实是感觉不到任何呼吸的征兆了。


啊!叶妹!你……可不能死呀!哥!这……怎么办呀!这怎么办呀!

美盼绝望地大哭着。

叶妹!叶妹!

新元上前搂住亦叶,使劲地摇着,亦叶的颈部,肩部,腋下,胸前的皮下气肿还在蔓延着,她像一只古怪的橡皮人,对哥哥,姐姐的呼唤毫无反应。

你这样摇晃一丁点儿用也没有!新元!叶亥生说,假如叶妹真的是呼吸停止了,赶快把她平放着,做做人工呼吸!

赶快做人工呼吸!赶快做人工呼吸!那位古医生也慌乱地叫着。

美盼颤抖着手,把亦叶放平。叶亥生站了起来。

现在得争分夺秒,新元!你给叶妹按摩胸口,做人工呼吸!美盼,你和秋伊一起,赶快下去拦车。司机只有看到拦车的是女的才可能停。我们去没用!

新元用双手使劲地按压着亦叶的胸部。古医生刚想上去搬开亦叶的嘴就被叶亥生没好气地推到了一边。

美盼和秋伊跳下拖拉机,站在路旁开始挥手。

要是在和风丽日,阳光灿烂的日子,任何司机看到美盼和秋伊这样美丽的女孩子栏车,都不可能不停!H公路上拦车的人都知道,司机中流传着一句话,叫做辫子一甩,刹车一踩! 可惜这个凄风苦雨的晚上,美盼和秋伊却是一幅狼狈不堪的样子。她们浑身上下都被雨水淋透,像两只落汤鸡,而且身上还溅满了泥点,树叶,稻草甚至牛粪。美盼原本就剪着齐耳的短发,个子又高,远远地看去,像个男的。秋伊倒有两条又粗又黑的长辫子,可惜被雨水浇得像两根黑棍,紧贴在衣服上,完全失去了诱人的风采。美盼和秋伊连拦了两辆车,司机看都不看她们一眼,不减速地疾驶而去。

这些该死的司机!美盼哭叫着站在路中间,我今天就站在这里不动,看你们能把我压死!

远远地又闪出了车灯,美盼和秋伊手牵着手在路中央叫着,跳着,挥舞着。大队开拖拉机的那个农民为她们紧紧地捏了一把汗。

过细呀!学生妹子!那样做不得呀!那些司机开起车来蛮得很,想停也停不住。……你那妹子不一定救得活,你们这样拦法,弄得不好是三条人命呀!

但是美盼和秋伊还是动也不动地站在路中央,那辆被拦的车终于减速了,司机不断地按着刺耳的喇叭,警告着,并亮起了照远距离的灯。最后,还是无可奈何地在美盼和秋伊的面前停了下来。司机跳下了车,美盼作好了挨骂的准备,却发现面前站着的是一个解放军。

啊!解放军同志!谢谢您啦!……救救我妹妹吧!她快要死啦!美盼放声大哭。

解放军同志!帮帮忙吧!人命关天呀!秋伊也抽泣着央求。

司机被美盼和秋伊凄厉的哭声感动,竟忘了责备她们!

美盼自然不知道,她和秋伊拦下的这辆车,正是方小慧他们文工团的车!

J油田和附近的一个空军基地慰问演出结束后,方小慧的战友们正准备往团部所在的竹篮镇回驶。方小慧本人却并不在车上。他向江铁生请了假,在J油田演出结束后有事,不能同车回团。

驾驶室司机旁边坐着的是李又华。她一看是两个女孩子拦车便跟着跳了下来。随后听到美盼哭叫救命,她便跑到车后把江铁生,刘海娃和其他几个人也叫了下来。大家七手八脚把亦叶抬了上来,并让古医生坐进驾驶室指路。李又华、刘海娃和江铁生一看亦叶的模样都惊呆了!要救活这个孩子,恐怕不大可能了!江铁生指示驾驶员以最快的速度行驶。幸运的是,由于天气不好,H公路上行驶的车辆比平时少得多。原来需要差不多两个小时的路程这次只开了不到五十分钟。亦叶很快被抬进了竹篮医院的急诊室抢救。新元和美盼千恩万谢地告别了江铁生一行。江铁生带着文工团的人开回位于竹篮河对岸的团部。

新元,美盼在竹篮医院门诊部的走廊上站着。这是一个破旧不堪且十分肮脏的小医院,但病人还不少,能坐的椅子都坐满了。叶亥生上前碰了碰新元。

新元!别在这儿呆着。那姓古的不是说他是革委会主任吗!你赶快找他,给姑姑打个电话!

新元这才向挂号问询处跑去。

还算幸运,电话一挂就通了。叶慰余所在的斗批改那个点离着江夏医学院在S县的一个分院不远。平时斗批改点上的电话都是通过分院转。工军宣队的领导们都住在分院。教职员工却住在公社的仓库。幸好叶慰余那天恰好在分院会诊。

妈!我……,我是新元。叶妹……”

是不是叶妹病了!赶快把她送到县医院!

不在县医院,在竹篮镇。医院名叫竹篮医院!您……快想法请个假!来一趟!

多亏工军宣队的指挥长第二天要回W市开会,批了叶慰余一天假,并把叶慰余一直带到竹篮镇。

晚上十点多叶慰余赶到竹篮医院。

叶慰余进来时亦叶已经被抬到楼上的病房。一看亦叶的模样,叶慰余差一点晕了过去。小女儿的脖子和头一样粗,由于新元一路给她作人工呼吸,皮下气肿已经从颈部,胸部蔓延到背部,枕部。正处在青春发育期的胸部青一块,紫一块,被挤压得完全不堪入目。亦叶的心跳和呼吸都恢复了,但是仍然发着高烧,并未苏醒。

叶慰余在小女儿的床边完全无法控制自己的时候,值班的医生走了过来。

叶教授!那是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医生,身材修长,眉清目秀,但眼神却带着几分忧郁和无奈。叶老师!您……不认识我了!我……是五九届的,大办钢铁时,您带我们实习……。我的伯父是……”

叶慰余擦了擦泪,看了一下来者,想起来了。这是朱诗今的侄儿。

朱诗今是中医科的老教授,也是亦伯梅的知己、挚友。文化革命前一年,身体一向硬朗的朱诗今突然病逝,让学院的老人们悲伤不已。追悼会上的挽联还是亦伯梅亲手写的。到革命开始之后,大家又都暗暗地羡慕朱诗今。朱诗今的这位侄儿名叫朱学文,医疗系五九届毕业生。当年在校园中,这位朱学文是一位十分优秀,称得上品学兼优,出类拔萃的学生。叶慰余很喜欢他,毕业时曾问过他喜不喜欢血细胞学,想把他留下来。不想朱学文是校学生会主席,也是全五九届的六名学生共产党员之一。那六名党员学生按上级要求,全部分到部队医院。在叶慰余的记忆中,朱学文似乎是分到B舰队医院去了。

啊!我想起来了,你不是朱学文吗!这十多年从来没见到过你。你伯父在世时,老亦倒常见。……这些年文化革命,老亦也没法看看你伯母。你……那时不是参军了吗?后来你搞了哪个科,怎么上这个农场医院来了?

朱学文的眼神暗淡下来,但很快,他又恢复了平素的镇定。他走到门口前后看了看,没有人。这家医院的病房极小,刚够放两张床。病房平时也没什么病人。亦叶旁边那张床空着。朱学文把门关上,拿过两把椅子,让叶慰余坐下。

叶老师,我自己的事,以后有机会再给您讲吧!一两句话……,讲不明白!我先向您汇报一下亦叶的情况!亦叶最开始是哮喘发作。什么诱因不清楚,伴有上呼吸道感染,以后发展成肺炎,伴有高烧。由于哮喘在二十多小时内一直未彻底控制,又反复使用了肾上腺素,她已经II度心衰伴有深度脑细胞缺氧。在这种情况下碰上我们医院的革委会古主任。一位新针科的赤脚医生。您知道,新针科就是从中医科分出去的针灸科。古主任扎天突穴扎得手法不对,应该四十五度角进,他是九十度,而且太深。这样就造成亦叶气管软骨穿孔。然后随反复的呼气运动便形成了严重的皮下气肿……”

叶慰余抚摸着小女儿冰凉的手和滚烫的脸,泪再度涌出眼眶。

“……亦叶究竟昏迷了多久我不清楚。我估计到急诊室前大约有三到四个小时。呼吸停止了大约三十分钟……。叶老师!您现在先别难过。我得跟您说几件至关重要的事。

朱学文轻轻地用手制止了叶慰余的哭声,站起来到门边看了看,又关上门。

您知道,叶老师,这是一起十分明显的医疗事故。肇事者在我们医院是什么事都能决定的革委会主任。几个小时前,我听您的儿子说,他自己已经承认了是医疗事故,还写了一份书面的东西,在您的儿子插队的那个村子的领导手里。明天一早,您就要求那个古主任立即把您的女儿的关系转到我们医院,当作正式职工收下来。我们这个医院是集体所有制,多收一个人不那么困难。只要办成了,亦叶就是将来是个植物人,医院也得养着她。不但得承担医疗费,还得发给她工资!……我不能在上面呆太久,不能陪着您。我得到楼下急诊室去。您……代我像亦老师问声好!我自己……出了点儿事,没法去看您。但是我想,将来……,我会有机会去看您。

朱学文说完起身,走出了病室。

朱学文一走,叶慰余抱起亦叶的头,一边亲着亦叶,一边失声痛哭起来。

叶妹!妈的好孩子!妈来看你来了!你醒醒吧!你睁开眼看妈一眼吧!

亦叶仍然像一具橡皮人一样,毫无知觉。叶慰余把氧气的流量开得大一些,又用酒精棉球搽着亦叶的脸。她试着掐了掐亦叶的人中和涌泉两个穴位,但亦叶仍然毫无反应。

“……妈的好孩子!叶妹!妈……来晚了!妈……这次是真来晚了!

妈!

妈!

舅妈!

姑姑!

清晨,新元、美盼、叶亥生和秋伊,来到了亦叶的床边。

在斗批改点上叶慰余也听说了W市的工厂马上要到乡下招工,招的正是新元他们这批一九六八年下乡的。她的眼虽然红肿着,但神情已经镇定。昨晚,叶慰余亲自为小女儿做了检查,并定了医嘱。她很清楚,这个时候,就是让美盼、新元守着亦叶,也没什么大用。

亥生,秋伊,还有你们俩,你们尽快回队里去。马上要招工了!二十二岁以上的,很多工厂不想招。你们几个的年龄都差不多过了。得好好表现!你们收拾一下快回吧!不要因为叶妹发病影响你们……”

新元、美盼、秋伊和叶亥生围上来看亦叶。

美盼用手抚摸着亦叶和头一般粗的脖子。

妈!叶妹……能好吗?

一想起自己一个多月前随便拆亦叶的信,惹得这个多病多灾的小妹妹伤心的事,美盼的泪水簌簌地落了下来。假如叶妹真醒不来,倒不如那时让她随随便便地收信、回信,好歹也欢喜一场!

“……那些皮下气肿倒不是致命的。慢慢能吸收。只是……,只是……叶慰余的泪水又滚落出来。“……不知道这次脑细胞缺氧的程度和持续的时间,……会留下些什么损害……”

美盼流着泪在床头柜上留下一张纸条。

叶妹:

姐没法陪你,只能让妈陪你。姐、哥、秋伊和亥生,都得回队上去。这几天,姐下了工就上公社等电话。你要是醒来,能下床,给姐挂个短电话。

姐字

70512

而事实上,叶慰余自己也无法陪着亦叶。斗批改点上的工军宣队的指挥长今晚过竹篮镇,叶慰余就得跟着回去。幸好朱学文清早八点下夜班前来过一趟。他答应老师,每三个小时一定来看亦叶一次,他家就住在竹篮镇上。

就在朱学文交接班时,古主任找了一趟叶慰余。

叶慰余起先以为,和这古主任谈安排小女儿工作的事不容易。没想到和这位古主任一共只谈了不到十句话,问题就全部解决了。古主任没等叶慰余开口就说,他一回竹篮镇就找了镇和县两级革委会的领导,已经为亦叶特批了一个镇上知青招工的指标。古主任告诉叶慰余,他今天还会专程到Q县去一趟,一来他带队的那个巡回医疗队还在Q县没回来;二来他也打算亲自到Q县的知青安置办去索取亦叶的材料。亦叶此次的全部医疗费均由竹篮医院承担。这次发病之后,不管是否能够痊愈,竹篮医院都收她为正式职工,承担她将来可能出现的全部医疗费,并发给她工资。按医院和镇上其他单位的标准,第一年每月二十四元,第二年每月二十八元。从第三年起每月三十六元。但如果把亦叶的关系转到任何其他单位,竹篮医院便停止发她的工资,也停止承担她的医疗费。只要亦叶在竹篮医院工作,不论她的政治表现和工作能力,只要和她同年参加工作的人涨工资,亦叶便跟着涨……

古主任当然不会告诉叶慰余,这所竹篮医院,事实上是一所劳改农场下面的,集体所有制的小医院。换句话说,并不是一个人人都想去的地方。院里的工作人员,百分之八十都是留用的原劳改犯。此外,叶慰余当然无法知道,镇和县两级的革委会之所以这么快就批准亦叶留镇工作的指标,是因为古主任号称,他大胆使用新医疗法,成功救活一名心跳、呼吸停止长达半天之久的知青。据说,这是毛主席无产阶级革命路线在县和镇两级难能可贵的一个伟大胜利。

古主任提出的唯一条件是,把这一切都办好了之后,亦叶在医院上班的同时,必须把他在新安三队,在那位贫协组长的逼迫之下所写的那份书面保证交还给他,并保证在任何情况下,不向任何人提起这出医疗事故。叶慰余听完古主任的话简直喜出望外,她不假思索地一口答应了。

叶慰余几乎是有几分高兴地离开那位古主任的办公室的。

回到小女儿的床边,看着一直还没苏醒过来的亦叶,叶慰余如释重负,心中甚至还掠起一丝对那位古主任的感谢。作为一名行医将近三十年的老医生,叶慰余完全清楚,这场因为古医生进针不当引起的医疗事故,并不像新元、美盼、秋伊、亥生和围观的那些义愤填膺的贫下中农们所想象的那样严重。在脖子上扎针虽然危险,但是没有刺穿颈动脉或其他大的神经、血管、而仅仅只是在气管的软骨上扎了一个眼,并不会产生危及生命的后果。这些看起来挺吓人的皮下气肿并不是致命的。致命的是亦叶患了十多年的这个哮喘病本身。心衰和脑细胞缺氧引起的昏迷,是哮喘持续状态的必然后果,而不怪气管软骨上的这个小针眼。

叶慰余用手抚摸着亦叶细密,柔软的黑发,和那已经洗得干干净净,像细瓷一样光滑洁净的脸庞。一想到这个天生聪慧的小女儿将变成一株植物人,永远不再醒来,叶慰余的泪水一滴一滴地洒落下来。她宁肯不要那些终生承担医疗费的许诺,只要换回小女儿的欢声笑语。

叶妹!妈的好孩子!

叶慰余喃喃地对着亦叶的耳边说着。

妈会来陪着你的。爸爸、妈妈当了几十年医生,当够了!你要是永远不醒来,妈退休了就搬到竹篮镇上来。妈天天陪着你,给你洗脸、帮你梳头、教你说话、教你唱歌。只要你活着,爸爸、妈妈就陪着你、守着你!

下午,到了和那位工军宣队指挥长约好的时间,亦叶仍然未醒,叶慰余却必须走了。

看到美盼走前写的那张纸条,叶慰余便提笔写了几句。

叶妹!妈的好孩子!

哥哥、姐姐不能陪你,妈也不能陪你。只能你一个人呆在这里了。

妈把你的所有的事儿都安排好了。所以离开你时比来时心情要好一些。不过妈还是为你的身体难过,是留着泪离开你的。这几天要是醒来,能动,给妈挂个电话。妈每天晚上都到分院那边去等你的电话。

妈妈

70513



(未完待续)

老钱:小说连载《松园旧事》的开场白
第一卷《三柳湖畔》 简介
第二部《竹篮之恋》简介
上一节:命悬一线 (上) - 第二部《竹篮之恋》连载之四

下一节:因祸得福 (上)-  第二部《竹篮之恋》连载之五
老钱:《松园旧事》- 中国二十世纪的《清明上河图》

老钱涂鸦集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献花
快速回复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安全校验: 答案:168 登录会员无需填写, 游客显示3组IP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