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883阅读
  • 0回复

咚咚纽黑文耶鲁之行流水记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咚咚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6-12-19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如果您现在使用手机,请将这个2维码存入相册,再打开微信,扫一扫,点击相册。
咚咚纽黑文耶鲁之行流水记

(一)

十一月中旬, 按中国的节气已经是初冬,可在亚特兰大,感觉仍是深秋。 只在清晨和深夜有丝丝的凉意。高速公路旁的大也树将将开始染色。周五, 我一早五点起床, 在黎明前的黑暗中直奔机场。因为今天吴要飞去牛黑文耶鲁音乐学院听一场交响乐。 虽然不能说吴对交响乐绝对俩眼一抹黑, 但也所知有限。  长途跋涉坐飞机去听音乐会的原因是今晚音乐会的指挥是吴的小学同学, 小学里列队不是第二就是第三的小萝卜头胡咏言。(小学里排在前面的多数是蓝童鞋.)  一则去做他的粉丝 (胡粉), 二则趁机来个北美小学同学大聚会。当然如今的胡咏言已经不再是小萝卜头了。 除了身高和常人无异外,人家还是中央音乐学院指挥系第一届(七七级)的高材生,  在耶鲁音乐学院和茱莉亚音乐学院摸爬滚打过,如今成了中外知名的指挥家兼音乐总监。 除了现在是耶鲁音乐学院 的客座教授外, 其他各式各样的国际的国内的指挥,音乐总监之类的头衔多得保你不可能全记住。 吴在2003年小学同学们刚开始聚群时就做了一回坚定的胡粉。 那年他到扭腰城的卡耐基大厅指挥扭腰城交响乐团和合唱团演奏的欢乐颂和黄河大合唱 (欢乐颂可能记错但,黄河大合唱绝对没记错。) 吴就是从亚城飞过去听的。  那时, 看着一群金发碧眼的老外在他的指挥棒下用中文拿腔拿调迪唱着黄河大合唱, 感觉不要太好哦。

这次的聚会很让吴向往。 虽然每次回上海几乎都会和小学同学聚一聚, 但住在北美的童鞋,难得凑到机会一起回上海见面, 加上有的还是刚刚通过微信群找到的, 所以多数是几十年后的初次见面。 碰巧的是,有位T童鞋恰好住在牛黑附近,自然就成了这次活动的主人加头儿(还兼差当司机)。省去了许多去陌生城市的不便。

十点过后, 吴乘的飞机就在牛黑降落。 T童鞋会来接机。 事前因为担心互相之间认不出来, 还在微信里半开玩笑迪约定了接头暗号。不过完全没有用上。 因为一出机场, 就看见三个老中站在门口, 两男一女。 西装笔挺的地主T童鞋,加拿大飞来的 K童鞋和K童鞋的太太J女士。T童鞋因为不是一个班的, 记忆中只依稀是细长的豆芽菜模样, 如今风度翩翩迪豆芽菜模样不再。K童鞋还有小时候的模样, 只是轮廓大了几号。记得小学时有次我母亲来学校, 把自行车留给了吴, 吴就把车从学校骑回家,当时吴们的同龄人中能骑自行车的是凤毛麟角, K同学和另外一个男童鞋就追到吴家, 想借自行车学。  后来还老跟在吴后面要借自行车, 不记得有没有借给他们过。 不过K童鞋说他已经不记得这了。  看来女生的记忆应该好过男生吧。吴而且还记得初次认得T童鞋的场景。  是一次坐公交车, 他半路上来。  自我介绍是隔壁班刚转学过来的。 因为名字很特别易记, 吴就记住了。后来微信中出现他的名字, 吴一下就想起来了。看来起名字也是有很大学问迪。可T童鞋已经不记得了, 不过他确实是从别的学校转来的。 看来本宝宝的记忆还没有错位。吴还记得小学里上学的第一天, 胡咏言就被叫去在全校的广播里小提琴独奏“社会主义好”。这情节也被蓝童鞋们忘了个一干二净迪。

从机场去牛黑文的路上, 闲聊中得知T童鞋唯一的宝贝闺女今天订婚。 所以他和太太还得赶去订婚仪式现场。  这可把吴们三个外来客给感动得一塌糊涂。怪不得T童鞋西装笔挺, 原来要赶如此重要的场子。不过T童鞋要求吴们闭嘴把感谢的话放在肚子里,否则不是太生分了吗。
去T童鞋的家接了T太太, T把吴们三人送到了旅馆, 就匆匆去赶女儿的订婚仪式。下午听音乐会前还得赶回来呢。


另一路的童鞋分别从威斯康星和加州先飞到波士顿, 再汇合波士顿的童鞋驱车过来。可到了下午快四点时, 传来她们被堵在高速上只能龟速前进的消息。音乐会7:30开始, 通常她们应该开两个半小时。 虽然现在看起来时间还有宽裕, 可毕竟挺闹心迪。  这千里迢迢飞过来,万一塞迟到了多哇塞呀。4:30左右, T童鞋夫妇在女儿订婚仪式结束后赶了回来。 吴们心里的两块石头算是放下了一块。一行人在靠近音乐会Woolsey大厅的附近找了家中餐馆。 一面先点些面条泡饭之类垫垫饥, 一面和堵在高速上的另一路童鞋联络。期间国内的童鞋们还不停地打探着吴们的动向, K童鞋就将在国内的一位童鞋拉进米国的“耶鲁之夜”群, 便于晒晒吴们的现况。

虽然演出七点半开始, 吴们可不想扣克扣的进去,弄得紧张兮兮迪。 所以到了六点多, 吴们就来到耶鲁音乐学院的Woolsey Hall.  从工作人员处拿了胡咏言留给我们的嘉宾票, 在大堂里边拍照边等从波士顿来的另一路人马。

大厅里的人慢慢多了起来。  有不少黑眼睛黄皮肤的老中。  有三个自称是合唱团的女士上来请我给她们照张合照。  说是要发到合唱群里让其他人快过来,别错过这一饱眼福和耳福的机会。其中一位难掩兴奋迪说, 几年前在耶鲁接待过一次演出团, 是胡咏言指挥的, 特棒。 从此就喜欢听胡指挥的交响乐。期间胡咏言还来耶鲁演出过几次, 她们每次必看。

另一路童鞋总算到了旅馆, 可是看看时间也快到开演了, 为啥不直接来音乐厅呢? 猜想经车马劳顿后,总还要洗漱涂脂抹粉一番吧, 这对于爱臭美的吴来讲,是绝对可以理解迪。 T童鞋提出让吴们先进去, 他等在大厅。事到如今, 也没有别的办法了。  吴们一干人来到二楼,入门时问了问检票的女士,说是二楼的包厢其实是不分座位的,正在纠结往哪里走, 一位金发碧眼的高个姑娘主动上前问我们是不是指挥先生订的座, 然后把吴们领到第一排。  第一排的座位上有贴着“保留座”和座号。吴们顿时有了受到贵宾礼遇的赶脚。坐下刚刚用手机捏了几张集体照, 灯就暗了下来, 波士顿的童鞋们也恰好赶到。 好险!






(二)

演出之前, 一老白上来介绍,本场音乐会是专为纪念胡咏言的恩师奥托。缪勒大师而举办的。 胡咏言跟随大师的足迹从耶鲁音乐学院又去了茱莉亚音乐学院。接着是胡咏言做开场白。  吴和胡也有几年没见了,远远迪看不清胡这几年是否有很大变化。 胡开场白时提起三十年前来耶鲁求学, 可能觉得说三十年会令观众吃惊, (远远的胡看上去也就三四十岁, 难道来耶鲁上的幼儿班?)就调侃说老美不会看老中的年龄, 引来哄堂大笑。

音乐会在勃拉姆斯的大学庆典序曲中开始。 这次音乐会的初衷和背景有许多报道(新浪, 腾讯,新闻眼等等,http://ent.sina.com.cn/y/gdyl/2016-11-24/doc-ifxyawmn9987128.shtml ,)  吴就不在此重复。 吴前面说过, 本宝宝对交响乐所知甚少, 当然不能拿吴是百分百的理工女做借口。因为吴大学一起打理工底子的同班同学里, 拉小提琴弹钢琴喜欢交响乐的都有,还有女生可以把整首交响乐哼下来。只是吴从小就没那天分和家庭熏陶, 长大了也没培养起那爱好。有点跑题啊。  这晚整场听下来, 只觉得一会儿管弦乐浑然然响起, 雄壮的很是令人振奋, 一会儿又轻声细语迪只有弦乐声悠扬。 吴懵懵懂懂迪还没听出个所以然, 音乐就告了一段了。  (有童鞋预先网上搜寻过, 听过其他指挥家指挥的, 做足了功课。可这办法对吴应该不管用) 不过胡的指挥还是很有看头迪。 站姿挺拔, 一会儿单手飞扬, 一会儿双手舞动, 头和身体也随之起伏,犹如站着在舞蹈, 加上随之变化的音乐,挺引人入胜迪。 吴想待会儿一定要问问这动作是老师教的吗? 俗话说画家画竹是有成竹在胸, 这指挥也应该是有音乐在胸吧。  而且指挥家一定不是凡人。 要不这俩小时拉莫多乐器,凡人哪记得住这些细节?还不算胡咏言面前连个谱架都没有, 完全是脑记啊。吴们同龄人大都已经开始抱怨记性不如从前, 这做指挥的肯定没有这般烦恼。


幕间休息时, 刚才暗灯时才匆匆进来坐在我左边的S童鞋和Q童鞋和吴互相打了招呼,都是这次通过微信找到的。 几十年未见。 (伟大的微信!)S童鞋是二班的 (吴是一班的, 整个年级一共就这两个班), 但是她家住在学校旁边的枕流公寓, 吴的要好同班童鞋隔壁, 放学时老来吴们一班找搭子回家,所以印象还挺深迪。 脸还是和小时候一样细长, 只是比小时候黑了,据说是加州的太阳晒的。如果路上遇到肯定不认得。T童鞋还记得去她家玩时她母亲请吃冰淇淋。 那年代家里有冰箱的一定不是普通人家, 所以T童鞋虽属记性不如女生的男生, 仍然铭记至今。Q童鞋是吴小时候的同班好友, 记得小时候不是她和几个女生一起来吴家玩就是吴去她家还有她同弄堂的同学家玩。可自从吴来美国就没再见过。 已不再是吴记得的黄毛, 只是笑起来深深的酒窝还在, 加上娃娃脸, 一副小姑娘的模样。还有住波士顿的M童鞋。吴和M童鞋是常联系的, 去波士顿时也拜访过她家,她和吴都是2003年扭腰卡耐基浩的“胡粉”。

下半场是布鲁克纳的第四交响乐“罗曼蒂克”。有四个章节。  待全曲奏完, 全场是掌声雷动, 乐队成员则是跺脚, 还有口哨声,谢了好几回幕。  看来这次演出很成功。  退场时,吴们一干人逆着人流,向后台走去。原来的准备中此时应该有鲜花, 可S童鞋不小心在微信群里讲了, 被胡咏言看见给免了。也罢, 反正都是发小, 心到就行。后台指挥休息的小间里人头攒动, 挤满了和胡咏言打招呼, 拍合照的人。过了许久才散去。吴们先乘胡还着燕尾服时拍了集体照, 一行人就来到门外讨论去哪里宵夜。刚讨论好准备动身, 来了一个二十来岁穿米色风衣的中国小姑娘。  手里拿着一个小笔记本, 说是耶鲁建筑系的。先要胡的签名, 然后说有八个问题要问。  耶鲁的学霸确实是不同凡响,有备而来耶。吴凑上前看了一下, 其中有一个问题正是吴也想问的, 指挥的动作是老师教的还是自成一体的。不过我估摸着, 即使老师教过基本的站姿和手势, 临场时也还是根据对音乐的理解和与乐队的交流由个人发挥迪。
(三)

十一月的牛黑文夜晚有点像冬天了。 吴们一行人在冷风中来到附近的一家酒吧,一是大家刚刚得机会可以聊聊多年未见的各自状况, 二是波士顿来的女士们未及吃晚饭, 个个饥肠辘辘。  早一周来的胡咏言已经侦查并亲自体验过, 这家酒吧的生蚝味道鲜美, 且价格杀根的便宜, 才一刀一只!M童鞋说就连吃海鲜有名的波士顿也得4刀一只。进了酒吧, 到处闹闹哄哄迪, 说话时都必须提高分贝对方才能听清。 服务员给吴们张罗了几张连起来的桌子。大伙儿就点了几份生蚝和老美的下酒菜,边吃边聊了起来。  (生蚝确实不错, 非常新鲜)除了音乐, 还有各自的家庭, 事业, 现状。 胡咏言在音乐界的成就就不用提了, 绝对是咱华二(华山路第二小学)的佼佼者。  K童鞋和太太在加拿大已经经营了二十多年的钻石生意, 是纯粹的珠宝商了, 每年为加国贡献着税收和就业机会。  波士顿的M童鞋是到了米国才开始英语大学双管齐修, 毕业后做了挨踢工程师, 接着又半路出家从挨踢专业跳入咱老祖宗的针灸行业多年, 且成绩斐然。  吴曾去她家蹭过一顿美味的三文鱼晚饭。 人家从城里的诊所回来没多久就整出一桌带烤三文鱼的晚饭, 吃顿晚饭的功夫又接诊完一位高中竞走队的姑娘。 麻利又有效率。据介绍凡经她针过的学生运动员运动恢复都比其他运动员快,成绩也得以提高。 这传出去找她行针的学生运动员就多了起来。 所以在家里用楼下的空间也开了一家诊所, 方便附近上学的孩子。那晚吃饭时先听到楼下诊室有病人进入的铃声, M童鞋就下楼去接诊, 吴应邀好奇跟去打打眼。 M童鞋让那位姑娘躺下, 一面轻声细语迪与那位姑娘聊着天询问身体状况, 一面麻利迪入针,然后给姑娘盖上毯子,又交给她一个小玩意儿, 有需要可以随时按下招呼医生。 吴们又回到楼上吃饭, M童鞋设置好时间, 十五分钟后下去收针。饭后还给俩孩子准备水果, 询问功课, 一心好几用。 她有条不紊迪管理着两个诊所,加上家庭和其他国内的事物, 件件都蒸蒸日上迪,真的让吴佩服到极点。  值得一提的还有, 小学毕业时,M童鞋还半路出家迪去学琵琶, 好像没过几年就名声鹊起, 考取了某部队的文工团但放弃没去。 后来到了纽约还和上海的著名女高音歌唱家一起开过个人演奏会。  真是做一样像一样, 典型的上海宁(嘿嘿, 吴是例外)。这次, M童鞋又语出惊人, 她决定停业五年, 给自己一点时间周游世界。  所以她现在是自己的全职旅游经纪人。何等的潇洒。当然如此潇洒的首要条件是Financial Free罗.
(四)

第二天, 大家约了中午和胡咏言一起去一家名叫长城的中餐馆吃点心饮茶。  据胡咏言说, 这是牛黑文城里唯一一家“可以吃”的中餐馆。 去之前, 地主T童鞋热情的带吴们一行参观耶鲁音乐学院的校园。吴们先回到昨晚听音乐会的吴西大厅外,捏了不少秋景, 又在昨晚音乐会的海报前照了合影。 接着去了图书馆和博物馆, 耶鲁音乐学院的校园建筑有着欧洲的建筑风格。图书馆外表挺像一教堂。学生的宿舍也是一幢幢的洋楼。看来都比较有年代。T童鞋的太太曾在耶鲁大学工作过, 所以T童鞋对学校比较了解。他边担任导游给大家介绍边担任摄影师给童鞋们捏影留念。 忙前忙后的, 他的照相器材也挺专业迪。相机,广角镜,三脚架,闪光灯,全套器材装了一大包。为咱童鞋们服务可真是全心全意迪。此时正是秋叶斑斓, 早午的太阳和煦。 看来这音乐会真是挑得好季节啊。校园内是处处美不胜收, 要不是赶时间, 看来一整天也看(捏)不完。











中午时分, 吴们来到城里的“长城”中餐馆聚餐。  牛黑文城市不大, 据介绍中餐馆也不多。  这是家广东餐馆。  可菜单上还是有不少对上海宁胃口的,什么榨菜肉丝面, 海鲜泡饭之类的,吴们昨天就来垫过饥, 虽然环境一般, 可饭菜可口,印象不错。午餐是点心饮茶。 吴脚得美国所有大一点的中餐馆的饮茶项目都差不多。不管是咱亚城, 还是波士顿扭腰芝加哥连同加州的旧金山洛杉矶矽谷,清一色的就是什么凤爪肠粉, 虾饺皮蛋粥, 都没什么特点。这家也不例外。据说开餐馆的都不敢创新, 怕老顾客跑掉。尤其是老美顾客, 基本是以前没吃过的都不敢碰, 不知他们的第一次怎么敢吃的。又跑题了。 不过在不大的牛黑有这样一家能吃到点心的地儿, 已经很不错了。  虽然大伙儿都多年未见, 不过一点也不拘束, 毕竟都是发小。  聊的话题除了各自经历,现状, 还有其他的见过未见过的童鞋。  小时候的趣闻。   小学同学里有一群是以前“公费医院” 医生职工子女, 文革后期整个医院迁去了云南昆明, 所以有几个同学安家在昆明。 童鞋们准备明年组织一次云南游, 也可算是另一次令人期待的聚会吧。  不过吴本人不知能不能有假期。 吴小时候虽然属于乖巧上进一类, 还做过中队长,但也闯过不少祸。 有次让吴在的小队到吴家“小队活动”, 因为吴家有一后院,当时挺大的。结果楼上邻居的访客(也是小孩)在阳台上叫嚷, 出言不逊, 本来想吓唬一下那娃儿, 谁知竟然被我歪打正着打破了额头, 童鞋们吓得全都溜走了,胡咏言就是其中之一。 后来老师问责时还有不少童鞋替吴开脱, 老师也没有过于严厉迪责备吴。本宝宝对此事至今记忆犹新。言谈中似乎打开了大家记忆的闸门, 众人竟然慢慢迪想起了不少往事, 可惜时间过得飞快, 感觉没多久就到了分手时分。 希望以后北美的童鞋们能有机会再聚。

饭后胡咏言就上路去扭腰城, 准备去观摩扭腰的感恩节大游行。波士顿的童鞋也踏上回波士顿的归途。因为M童鞋不能错过当晚的节目排练, 为演出做准备。  (生活真是丰富多彩)。 吴则接到罗德岛的H妹妹的电话, 要驱车过来和吴一聚。H妹妹是吴们同班最高的长脚西童鞋的妹妹, 也是吴表妹的小学中学同班童鞋(挺复杂吧)。西童鞋从小是独生女, 吴的好朋友,两三年级就长到一米七, 后来成了全校最高的学生, 比高年级的姐姐们都高。 记得她好像每月有五元钱的零花钱, 遭所有一起玩的小朋友们羡慕。 她积的糖纸也很多, 有各类的米老鼠。  因为看到有好看的奶糖糖纸, 她有钱去买奶糖然后积糖纸。后来有了H妹妹, 相差十二岁。  吴们出去玩时, H妹妹就坐在自行车后, 有名的自行车后座妹妹。 吴们还得前后护送, 怕被警察看到。还好那时路警不像现在那么多, 被抓下来的次数屈指可数。 所以当时吴们出去玩的照片里多数有H妹妹的小不点倩影。后来吴工作上大学, 还时不时听到H妹妹的消息。 一是H妹妹个子特高, 长到一米八。 二是H妹妹成了学霸, 考到复旦大学还被保送到美国读书。 后来还听说H妹妹考取了模特队但没有去。此次聚会前, 也在微信里看到H妹妹的全家照, 育有俩小帅哥, 都挺高的。  正所谓妈妈高, 高一窝。


晚饭前, H妹妹带着才十五岁已经和妈妈差不多高的小儿子来到吴们住的旅馆。H妹妹的娃娃脸没变, 看不出大儿子都快二十了。商量去哪里晚餐, 想来想去, 还是长城, 那里的面和泡饭太吸引吴们的中国上海胃了。就这样, 两天里去了同样的餐馆三次。晚餐期间还传来波士顿童鞋们的信息, M童鞋去参加排练, S和Q童鞋竟然意犹未尽, 又在波士顿看了一场交响乐。看来交响乐还是挺有感染力迪。饭后和H妹妹告别, 至此耶鲁之行也渐入尾声。
第二天一早, 微信上就看见三十多张昨晚的各类合影,独影。 是T童鞋熬夜到凌晨两点上传的杰作。 米国加国的童鞋们个个光彩照人, 堪比影星, 其中的奥秘, 大家都懂迪。在T童鞋家小坐后, T童鞋把吴和加拿大的K童鞋夫妇送到机场, 捏下本行程的随后一张照片, 耶鲁之行算是圆满落下帷幕。此行欣赏到了高水准的交响乐, 重睹胡咏言的指挥大师风采, 又见到诸多几十年未见的发小, 收获颇丰。

后记: K童鞋回加国后精心制作了视频, 涵括了此次耶鲁之夜的行程。让在各国各地的童鞋们都能和我们一起分享这次重逢的喜悦。
2016年12月18日
于亚城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献花
快速回复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安全校验: 答案:168 登录会员无需填写, 游客显示3组IP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