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3889阅读
  • 6回复

老钱:惊闻加拿大通过“反伊斯兰恐惧症”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老钱
 

只看楼主 正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7-04-01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如果您现在使用手机,请将这个2维码存入相册,再打开微信,扫一扫,点击相册。

闻加拿大通过“反伊斯兰恐惧症”有感
兼谈伊斯兰和伊斯兰极端主义,恐怖分子的关系
老钱
3/25/2016

前两天,在微信上看到了加拿大传来的新闻。 这条消息的标题是:Canadian Parliament passes“anti-Islamophobia motion”。即,加拿大议会通过了一个提案,禁止穆斯林恐惧症。Google一下,其实是去年10月份就通过的。这次是第二次了(M-103 passed second reading March 23 by a 201-91 vote)。这一提案是由一个名叫Iqra Khalid的穆斯林女议员提出的。

真是奇葩!为什么不是“禁止对任何宗教的恐惧症”?而专挑伊斯兰教呢? 这真是政治正确的大奇葩!

再细细琢磨一下,这个新词“anti-Islamophobia”/“反恐惧伊斯兰症”是什么意思?Phobia 就是恐惧。恐惧是什么?恐惧是一种心理状态,是因为巨大的危险而产生的反映。是人心里的念头,感受。恐惧,即使表现出来,也是被动的。就像作用力与反作用力的牛顿第三定律似的,没有危险,哪来恐惧?不立法消除危险,却先立法消除恐惧?疯了?再说人头脑里的思想活动,怎么禁止? 怎么反法?怎么消除?强架到手术台上动手术?像大陆计划生育那样地,做脑神经结扎?连在内心的思想活动,都要控制起来!这不就是洗脑吗?没有专制手段,没有法西斯独裁体制,在一个民主社会,怎么洗脑?所以说,“政治正确”就是思想专制;极左派,最终将会滑向法西斯!法西斯就是极左派!

这个法案太恐怖了,比“伊斯兰恐惧症”,还更要让人恐惧!要在民主社会里,公然立法洗脑啊!这个穆斯林女议员真是一个魔女啊!

我们真不得不要感谢Trump赢了美国的大选。他起码,暂时减缓了“政治正确”在美国的泛滥。否则,我们就也要经受,也陷于“反伊斯兰恐惧症”的恐惧之中了。要知道,Obama已经在白宫摆设了所有的伊斯兰崇拜器具,可兰经,匍匐下跪用的毯子。。。还规定了每日五次25分钟的肃静(这些都在Trump进了白宫后清除了)。在几乎三天两头发生伊斯兰极端主义的恐怖屠杀,现实的活生生的威胁面前,他顽固坚持不肯说“伊斯兰极端主义”。面对着成千上万的无辜生命,血淋淋的事实,仍然舍不得说“伊斯兰恐怖分子”。为什么?他就是有伊斯兰的心魔,其实就是和Iqra一样!他只是还没有来得及做“反伊斯兰恐惧症”立法。壮志未酬啊。Hillary也是一样的!如果上台也是肯定会做的。怎么能把极左派的头把交椅,让给了加拿大的极左派哪!

所有的宗教都是可以批评。否则无神论就是非法的了。为什么只有伊斯兰不能批评?所有的宗教都是在历史上产生的,不是天设地造,石头里蹦出来的。凡事历史上发生的,都会经历发展,受难,被围剿,壮大的反复过程,直至最终完成历史使命,而寿终正寝的一天。一个宗教,不受到挑战和责疑,甚至丑化,攻击,是不可能的。宗教是不需要保护就能生存发展的。 特别是,由基督教文化为主的现代民主社会,完成了政教分离。产生发展了民主自由的理念;民主社会提倡言论自由,思想自由和信仰自由,为各种宗教提供了充分健全的法律保障;只要不违反世俗法律和道德。没有那个宗教需要特别保护。

这些思想理念不是伊斯兰教提出来的,但是伊斯兰教却恰恰是其最大的受惠者。正因为此,伊斯兰教才得以在民主世界迅猛发展,以致发展成了民主社会的“政治正确”!为什么有了“政治正确”,伊斯兰教还需要受到更多的特别保护呢?伊斯兰教为什么有这样的处境呢?

就是因为,到了科技发达,文明发达,交通发达,通讯发达,地球变成地球村了的现代,产生于伊斯兰教的极端主义,恐怖主义,充分利用这些非伊斯兰世界创造的先进文明带来的便利和技术,更方便地,无孔不入地,无所不用其极地,到处发动“圣战”,大势猖獗,大势泛滥了起来。搞得世界各国不得安宁,搞得全世界防不胜防,烦不胜烦,人心惶惶。

现在,伊斯兰/穆斯林教的极端恐怖分子,成为了全世界平民老百姓最恐惧的最频繁的威胁了。这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一年两年, 而是几十年如一日。这也不是一起两起,而是接二连三地,恐怖袭击已经成为了日常新闻了。如果说非伊斯兰世界对伊斯兰教有恐惧的话,这恰恰都是无止无休的伊斯兰极端分子的恐怖行为造成的。

当今世界,对人类社会的危险,到底是这种源自伊斯兰教教义的极端分子的屠杀更严重,还是“伊斯兰恐惧症”更严重?

其实,只要问一问,这个叫 Iqra Khalid的魔女,两个问题就行了。第一个问题,承认不承认有伊斯兰极端主义,有没有伊斯兰恐怖主义?第二,怎么对待?绕过这两个问题,岂不是空穴来风,怎么谈对伊斯兰的恐怖/Islamophobia?对此,这个Iqra一定会像Obama一样便秘了。支支吾吾,哼哼哈哈,就是回避。承认吧,立刻就气馁了;不承认吧,满世界层出不穷的伊斯兰极端分子的恐怖事件,怎么也赖不掉。

911伊斯兰极端分子恐怖袭击以来,已经发生了一万两千起与伊斯兰教相关的恐怖事件。一万两千起啊,成千上万的无辜生命啊!这些恐怖分子都是读着可兰经,都是从伊斯兰的经典中,在清真寺里,从伊斯兰社会文化中得到“圣战”的教育的。他们在执行恐怖行动时,都是高叫着“真主万岁”,“阿拉伟大”;都是以真主名义来进行屠杀无辜的。现在还出现了一个伊斯兰国/ISIS,大规模地斩首,性奴役,无恶不作!成了现在最大最黑暗的人道灾难和恐惧!

要说让“和平善良”的伊斯兰蒙耻的,就是伊斯兰恐怖分子。如果要撇清恐怖主义与伊斯兰教的关系,首先是要在伊斯兰社会中根绝极端主义和恐怖分子。在伊斯兰教义和经典中,彻底抛弃和批判圣战这个落后的毒根。在伊斯兰教的社会文化,在伊斯兰教的清真寺,在阿訇们的讲道里,严厉批判极端主义,恐怖行径。首先要形成一个对极端主义,恐怖行径的潇飒的文化舆论环境。

而提出这个提案的加拿大女议员,自己在反对恐怖主义,反对极端主义的事业上,做了什么贡献呢?同样地,我们对于那些“白左”中的极左派,包括ObamaHillary,我们都要问问他们,当今世界,对人类社会的危险,到底是这种源自伊斯兰教教义的屠杀更严重,还是“伊斯兰恐惧症”更严重?一万两千起,成千上万的无辜生命还不够多?!

与其设立的“反恐惧伊斯兰症”的法律,就更应该立“反伊斯兰恐怖主义”的法律。

当前首先的是,消灭恐怖主义,打垮恐怖主义,才是正道。特别是伊斯兰社会,伊斯兰教众,应该是和全世界爱好和平的国家和人们一起来,消灭恐怖主义,杜绝恐怖主义,才是正道。不去正本清源,而来枝末清流,这不是本末倒置吗?禁止人们恐惧,怎么能解决问题呢?

如果伊斯兰社区,特别是在民主社会里伊斯兰教社区,和非伊斯兰教世界一样,对伊斯兰教的极端主义的恐怖罪行,表现出一样的极其气愤,一样的坚决反对,具备一样的道德标准和良知,并有实际的反恐贡献,非伊斯兰教世界会对伊斯兰教有恐惧感吗?如果这样,那么,非伊斯兰教世界就自然而然地把恐怖主义和伊斯兰教分开,并分得清清楚楚。这样,就没有恐惧产生的源头了。

可惜,现实并不是这样的

几年前发生在法国的,因为一个漫画杂志对伊斯兰不恭,就去屠杀了整个出版社。同样的理由,同样的屠杀,更早已在丹麦发生过了。我们听到了伊斯兰社会的强烈抗议吗?我们看到了伊斯兰教的主体,在这些事件上,做出了鲜明和坚决的反对吗?没有!

在这当口,伊斯兰的主流社会,头面人物不出来鲜明地,强烈地,全面地表明态度,表明是非标准,并且有明确切实的措施和行为,让非伊斯兰世界怎样想呢?难道伊斯兰的人们都认为,只要对伊斯兰教有言辞不恭,就应该受到血腥屠杀的惩罚吗?到了二十一世纪,还是这种中世纪的野蛮残酷,这样能让世界不恐惧吗?!

伊斯兰极端主义,除了滥杀无辜,还有各种各样的行为表现

当那些在英国的小镇,以及世界各地的,伊斯兰教极端分子,在大街上狂喊,

“不信穆斯林的,都要下地狱”;

当被问到伊斯兰教徒要不要遵守所在国的法律时,他们公然宣称,

“如果这不是穆斯林的法,我们不遵守” ,“我们只遵守穆斯林的法/Saria”。

和平善良的伊斯兰们支持还是反对这些极端主义的狂徒?伊斯兰教 的主流,出来表明了反对吗?他们应该告诫伊斯兰的极端主义者们,不对,不是人家进入了伊斯兰社会,而是我们进入了基督教立国的世俗社会,是我们应该遵守世俗法规。如果不能适应,可以离开,回到伊斯兰国家去。

一个发生在United Airline上的故事,一位女士被要求离开她原定的座位,原因是要尊重邻座的伊斯兰男子的宗教信仰,不与女子邻座。要知道,这是在美国,如果这两位伊斯兰男子不能接受美国文化环境,那么应该是他们不坐美国飞机,或者不进入非伊斯兰世界。没有人强迫你们进入你们不喜欢的文化环境啊!

和平善良的伊斯兰们是怎么看待的?伊斯兰教的阿訇们,出来表明了规劝的姿态吗?他们应该告诫伊斯兰教众们,不对,不是人家进入了伊斯兰社会,而是我们进入了基督教立国的世俗社会。我们可以在我们的社区和家庭里实行我们的习俗。如果不能适应,可以离开,回到伊斯兰国家去。

伊斯兰教的人们,之所以进入基督教文化的民主社会,是来追求更好的生活的,不是来追求伊斯兰教义的。为了最纯净最本真的伊斯兰环境,就不要离开伊斯兰的土地。出来不是缘木求鱼吗?出来了,也可以保持自己的信仰。但是,如果他们就是肩负着颠覆,征服非伊斯兰世界的使命来的话,谁还会欢迎他们呢?立刻就进入了敌对状态,要么打,要么跑。

又有哪一个伊斯兰教徒,敢明目张胆地宣称,我们就是来扩张,征服的?没有。不仅仅不敢嚣张,而且开始时,还要摆出可怜相,是来避难,在本土没有活了,是来求保护,求生存的。一旦站稳了,人势众多了,就有出头分子出来闹事了。

当伊斯兰信徒要求学校里不能供应猪肉时,你们有没有人站出来,大声疾呼,不对!不能这么要求,是我们来到了这个国家,这个基督文化的国度,我们可以在我们的家里,我们的清真寺里,在我们的社区,这么做,实行伊斯兰的教义。是基督教文化提倡言论自由,信仰自由,保护了我们信伊斯兰教的权益。我们享受了这个自由和权利,我们也应该尊重人家。是我们应该学会和平相处。我们不能要求原住民改变他们的文化。没有人强迫我们来,我们也不要强加与别人。

否则怎么向非伊斯兰的社会说明你们是“和平善良”的呢?

。。。  。。。

层出不穷,举不胜举

我们没有看到伊斯兰社会,起码民主社会的部分,有这些应该发生的合情合理的有分量的广泛的表态,宣示吗?除了极少数的,还真没有看到这样有理智,有良知的表态和心态。这些极少数的伊斯兰人,还要受到迫害,追杀,她们才是真正的先知先觉。

如果在这些事件上,伊斯兰的主流都有清晰无误,普通教众都是非分明,有合情合理的表态,像其他一切宗教那样,自敛自觉自爱,非伊斯兰的人们,还会把伊斯兰和伊斯兰恐怖主义,混淆不清吗?非伊斯兰的人们,就会把伊斯兰教主流和恐怖分子分开。现在,这位伊斯兰女议员,该做的事情不做,却要来洗所有非伊斯兰教人的脑,清除世界人们心中的恐惧;居然还有这么多的白左支持!这个世界真是荒唐了。

伊斯兰们可以辩解说,我们不是恐怖分子,为什么我们要说明?为什么我们必须表白呢?我们到哪里去说?伊斯兰教众们也可以说,伊斯兰教并没有一个像凡提冈那样的世界最高组织,谁能代表伊斯兰教说话,表态呢?

可是,一遇事,一旦有机会,就可以看到他们在电视上激动的辨白和指责批评别人不了解,和歪曲丑化他们。

911后,没有看到他们强烈地表达对恐怖罪行的愤怒,对无辜生命的惋惜;倒是看到了他们偏偏要在Zero广场附近建清真寺,还要在CNN上哭天喊地地争诉。明摆着地就是挑衅,美国民众的善良和承受力,往美国社会的伤口上撒盐。那时,你看他们在电视上的气愤,抗议,斗志昂扬,慷慨激昂。这时候,她们绝对地张扬,绝对不缅典。明显的,对于911的惨烈,倒是没有相应的激动。那些在CNN上表演的穆斯林们,他们心里的标准,爱憎,不是昭然若揭吗?!这些人可以充分利用美国自由平等来伤害美国,来破坏这个民主主义的社会。这些人不就是在上演现代农夫与蛇的故事嘛!对这些人“政治正确”,不就是引狼入室嘛!

伊斯兰们,不用向世界抱怨叫嚷,要证明你们的和平性,最重要的是,在全世界的反恐斗争中做出贡献,而且是积极的,显著的贡献。那样子,人们自然就会对伊斯兰没有恐惧了。否则,怎么撇清自己。

相反,在伊斯兰社区里,真实思想情绪倾向是怎么样的呢?极左派们攻击Trump不尊重残疾人。其实是因为那个残疾人记者在911事件当天,写了报道并发表出来了。描述一群阿拉伯美国人在新泽西的一个楼顶上庆祝恐怖攻击成功,幸灾乐祸地观看着对岸曼哈顿上世贸大双塔坍塌倒下,兴高采烈欢呼雀跃。。。后来,无耻的左倾主流媒体为了政治正确,又予以否认 。而这个残疾人记者被追问时,竟然不顾白纸黑字的记录,说不记得有这回事了。他的道德良心才是更严重的残缺!

对于这些伊斯兰教众的心态,我其实是很能理解的。就看看我们自己的华人同胞吧。911的当天,不,就是当时,公司里的同事们,大家都不约而同地聚集到公共区域,围拢在秘书的屏幕周围。。。我就亲耳听到两个爱党爱国的华人同事在我背后走过说,“活该”。同样的,饱受愚民教育和反美情绪强烈的中国当代义和团们,也在那一天大肆庆祝。在中文网站上,中国大陆的社会情绪中,一片欢呼叫好。有一个正在访美的中国记者团,也在旅馆里大肆幸灾乐祸,因此被美国驱逐出境。。。那可不是缺少文化缺少见识的义和团民们啊。。。我们都知道,“身在曹营 心在汉” 这句话。那些由于自幼洗脑而形成的,价值理念和历史偏见,是非常根深蒂固的 。。。

我们可以相信,伊斯兰教众的大多数,不是恐怖分子。我们周围也有伊斯兰教的朋友。我们完全可以相信他们是正常的,和平的,友好的。可是,这种空泛的多数少数的辩词,有什么用呢?和平的伊斯兰教主流为什么在应该发声的时候,不发声;却要让Iqra这样的,和竭力坚持要在Zero广场上建造清真寺的伪君子们,声嘶竭力地表演呢?希特勒,极端法西斯分子也是极少数,爱好和平的德国人民也是大多数。。。可是,没有“爱好和平”的,“道德高尚”的德国人民的支持,希特勒能危害世界吗?

如果伊斯兰教世界,不鲜明切实反对伊斯兰极端主义的恐怖罪行, 能撇得请吗?如果该做的不做,怎么能不让人们对伊斯兰教恐惧?人们只能形成这样一种疑虑:这些恐怖分子,极端分子是为你们打冲锋的,如果他们成功了,你们乐观其成,世界被穆斯林征服了,都被踩在穆斯林脚下了,你们乐见其成,那本来就是你们的梦想和追求。他们就是你们的仁人志士“,是你们的先锋,烈士, 将来世界都被征服的时候,你们就会公开的纪念这些“志士”,追封他们为烈士。。。你们就是他们的土壤。

还有更加严重的,我们看到穆斯林恐怖分子的训练营地就在美国境内,见如下的Linkshttps://m.youtube.com/watch?v=M37z1MBvT7k

其实,实质上,这位加拿大伊斯兰女议员之类的,就是伊斯兰极端主义的帮凶,公关代理。她们追求的就是伊斯兰教的独霸天下的将来!

最后,让我们回到问题的核心:当今世界,对人类社会的危险,到底是这种源自伊斯兰教教义的极端分子的屠杀更严重,还是“伊斯兰恐惧症”更严重?到底更紧迫需要反对的是,伊斯兰恐怖主义,还是“伊斯兰恐惧症”?

极端伊斯兰教的恐怖分子,是全人类的毒瘤,也是伊斯兰,和平善良的伊斯兰的毒瘤,必须割除。

老钱涂鸦集

美国问题:

老钱:惊闻加拿大通过“反伊斯兰恐惧症”

老钱:关于全球化的一点思考

老钱:关于Meryl 的得奖感言

老钱:愚蠢蛮憨至极的奥巴马报复

老钱: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老钱 :谁是精英?

老钱:“为‘影响’服务”-《我不是潘金莲》观后

老钱:献给“白左”们

老钱:我们,民众胜利了!常识胜利了!

老钱:对希迷们的苦口良言

老钱:十月的惊喜/ Hillary本来就应该坐在牢里

老钱:美国民众有权知道这些emails!

老钱ZT:希拉里背后的女人

老钱:希拉利的权力梦遇上维基解密

老钱:希拉利,想权想疯了!

老钱:包藏祸心的加州立法AB1726!

老钱:奥巴马要对这次种族屠杀负责

老钱:关于“脱欧”,公投的思考

老钱:不可容忍的野蛮 倒退!

老钱:为美国忧/种族问题

老钱:关于平等的一些思考/美国的问题(二)

老钱:枪械问题还是种族问题/美国的问题(一)

老钱:怎样面对暴徒?

老钱:那是我们自己的钱,不是政府的钱!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献花
离线老钱

只看该作者 6楼  发表于: 2017-04-08
回 tinashen 的帖子
tinashen:写得好极了![表情] (2017-04-07 23:02) 

谢谢Tina支持。没有危险,哪来恐惧?这个道理非常简单。
离线tinashen

只看该作者 5楼  发表于: 2017-04-07
写得好极了!
离线老钱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2017-04-07
没有危险,哪来恐惧?不立法消除危险,却先立法消除恐惧?
离线老钱

只看该作者 3楼  发表于: 2017-04-05
Thanks for supports.
离线qiantt

只看该作者 2楼  发表于: 2017-04-04

写得太深刻了。“没有危险,哪来恐惧?不立法消除危险,却先立法消除恐惧?”“反恐惧伊斯兰症”是逻辑错误的。 我们对危险产生恐惧是人心理的反应。这又不是一个人的恐惧, 是一个国家人民集体的恐惧。不消除引起恐惧的根源--危险, 却先立法消除恐惧?

老钱文章字体太小, 摘录一段如下:

“反恐惧伊斯兰症”是什么意思?恐惧是什么?恐惧是一种心理状态,是因为巨大的危险而产生的反映。是人心里的念头,感受。恐惧,即使表现出来,也是被动的。就像作用力与反作用力的牛顿第三定律似的,没有危险,哪来恐惧?不立法消除危险,却先立法消除恐惧?疯了?再说人头脑里的思想活动,怎么禁止? 怎么反法?怎么消除?强架到手术台上动手术?像大陆计划生育那样地,做脑神经结扎?连在内心的思想活动,都要控制起来!这不就是洗脑吗?没有专制手段,没有法西斯独裁体制,在一个民主社会,怎么洗脑?所以说,“政治正确”就是思想专制;极左派,最终将会滑向法西斯!法西斯就是极左派!
恩心
离线suntrust360

只看该作者 1楼  发表于: 2017-04-02
写得太好了!
快速回复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安全校验: 答案:168 登录会员无需填写, 游客显示3组IP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