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172阅读
  • 1回复

梦魂萦绕 (下)- 第二部《竹篮之恋》连载之十七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老钱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如果您现在使用手机,请将这个2维码存入相册,再打开微信,扫一扫,点击相册。

《松园旧事》第二部《竹篮之恋》连载之十七

十七 梦魂萦绕 (下)

……好吗,亦叶?小屋里……还缺什么东西吗?

亦叶的心一下子变得暖呼呼的,充满了对李洁的谢意。但抬头看了李洁一眼,亦叶的脸上却露出了顽皮的微笑。

我那小屋,哪里还敢再缺东西呀,李师傅!我本来是下决心要保持延安作风,艰苦朴素的。可您,把我的小屋收拾得那么舒适,整个把我引上了资本主义和修正主义的邪路。

多么可爱的亦叶呀!李洁忍不住笑了,刚见到亦叶时的那阵脸红心跳平息了。

说正经的,亦叶,你……真的没什么事?是……路过这儿?

不!我不是路过,李师傅!我是专门来看您的。

那你该先告我一声,我上你那儿去比你来,方便多了!

正好相反,李师傅!我上您这儿来比您上竹篮镇去方便。而且,您去要花钱,我有月票。

亦叶在李洁的床边坐下来,李洁递给亦叶一杯茶。

李师傅,您后背使劲时还疼吗?这胳膊现在能这么向前,向后吗?

比几个月前好多了。你给我的那些药,只要下班回来不累,我都让爷爷帮我揉一遍,然后用热水袋捂捂。

我今天在医学院听了一堂课。下完课,我找到当时给您会诊的教授。

亦叶打开她的笔记本。

您看,这是他当时给您的医嘱,这是他告诉我那些肌肉神经的损害会造成哪一种功能障碍。最好您……能脱了衣服让我动动您的胳膊。

看着亦叶密密麻麻地记下的两大页关于他的伤情,李洁只觉得一股股热浪冲击着自己的胸膛。李洁只穿了一件背心,一件衬衣和一件工作服,很快就脱得精光。亦叶注意到,他左臂的内收、后伸、抬肩、确实比三个月前自如了许多。

这样疼吗?这样呢?……压这儿疼吗?这样把肩关节往上提……,疼吗? ……使劲咳嗽,这儿疼吗?

亦叶照那位外科教授所说,让李洁把左臂,左肩按不同的方向活动了一下,然后又详细记在本上了。

行了,李师傅,您穿衣服吧!您的伤口,也就是说受伤的肌肉组织,比三个月前的确恢复了许多,但是还没有完全恢复。这一年内,您干活时绝不能使大劲,仍然要注意休息。下次我回来,再给您带几包张医生配的那种药粉。您接着敷。

我去吧,亦叶!下次还是我上你那儿去吧!

不用,李师傅!您刚才不是说我路过吗?我来您家,和路过差不多!

看着亦叶说完话就站了起来,李洁心里一下子空荡荡地难受起来。

“……来都来了,再坐一会儿吧,亦叶!

算了,李师傅!您赶紧把朋友们,还有您的爷爷,父亲他们都叫回来接着聊天吧!都是我把他们的话给打断了。

没什么重要事。咱们厂六月份要派一批人到西北边疆支援一个新建的兄弟厂。大伙儿在叨叨,谁去,谁不去。真的……别走,亦叶!你大老远的来一趟,就呆这么几分钟,弄得我心里……怪难受的……”

我今天是下夜班,李师傅!从早上八点到现在,我还一分钟都没睡过呢!

亦叶这一说,李洁才注意到,亦叶确实是十分疲倦的样子,只得无可奈何地起身。

既是这样,我……送送你吧!

李洁跟在亦叶的后面,走出了家门。在心里,他真是后悔极了,这几天怎么就没想起来给亦叶打个电话呢?

屋外的天气好极了。W市本是个没有春季的地方,脱了棉衣就能穿单衣。那天却是个难得的春日。阳光温暖柔和,清风徐来。亦叶在前面走,李洁不出声地跟在她身后。只要抬头,他就能从侧面看到亦叶的脸庞。再远一点,能望到子弟中学的围墙和教工楼。时间……过得真快,李洁想。认识亦叶……,都快三年了!当时厂里派他去子弟中学当工宣队长,因为父亲的强烈反对,差一点没去成。父亲反对的理由十分简单,李洁自己只上过小学,哪有资格去管中学!现在回想起来,幸亏去了。要不然,错过了这个聪明可爱的女孩子,他的生活中将会留下多么大的一块空白呀!

老半天,李洁没说话,亦叶不安地抬起头,看了看李洁。她不习惯两人这样沉默着走路。要是……没什么话说,何必要两人一起走呢?多亏现在不怕了别人说自己是糖衣炮弹了……

李师傅,亦叶决定找点话说,要是连找话说都说不下去,就让李洁别送了。您刚才说厂里又要支援新厂。要是是像小三线那样艰苦的条件,您可千万别逞能,又去带队。您的伤口没有完全恢复,左臂还不能使 大劲。 您又好强。看着别人干活自己没法干,您会难受的。倒不如彻底休息好了再说。

李洁的心中涌起了一阵暖流。

这次我不去,亦叶!倒不是因为伤口。

那是因为什么?

这次去西北边疆支援的兄弟厂是一个已经完全建好了的厂。条件比咱们厂还好,和小三线根本不能比!而且这一次的任务不是基建。厂里派去的都是技术骨干。每车间八个人,全是六四年以前进厂的,另外还派四名大学生技术员。工作两年,发双工资。咱们厂的工资保留,兄弟厂除发工资外还管吃管住。厂里本来已经定了,我带队。可是我爸不同意。你知道,在工厂里,工人们要有一个月能领双工资就高兴得没法说。这一下能领两年,谁不愿去呀!文化革命把奖金停了,一晃又好几年不提级。工人们除了工资就只剩下岗位津贴和夜班费了,家家都过得挺苦的。所以这消息一传来,六四年以前进厂的老工人都坐不住了,个个都想报名。就为这个,我爸一定让我辞掉这领队,换别人去。我爸说,咱们家五口人,四口人在挣钱,不缺那份双工资。说实话,我自己……也不愿去。两年的时间太长了,我……”

李洁深情地看了亦叶一眼,没往下说。

李师傅,亦叶的心被李洁的话触动了。美美说的对,这一家人真是正派、真诚。而且正派、真诚得让你简直没话说!您的父亲,真是……”

我爸就是那脾气,一辈子行得正,站得稳。大事小事都不愿让人说,惯了!不过,话说回来,我们一家五口,在厂区几十年,谁也没给我爸丢过脸。这次去兄弟厂,我要想去,我爸也拦不住我。我是自己不想去!

亦叶低着头,有一阵没说话。抬起头却发现已经走到马路上了。

李师傅,您回吧!

不,亦叶!你难得来,我再陪你多走走。说说你自己吧!小红说,你爸,你妈都……解放了?

是的,李师傅!想起父母亲的解放。亦叶不禁感慨万千。和美美家比,我们家真算是挺走运的!不过我爸没回来,他回来是休假,休完了还得去。我妈是真回来不去了……”

小红说……,你妈在学校里挺红。是革命知识份子代表?

亦叶笑了。

您知道,李师傅!校园里像我爸我妈那个岁数的人都……不怎么入党。可我妈不知怎么给入了,还入的挺早。她的党龄……差不多和我的年龄一般大!我妈出身教员,本来也没什么问题。清理阶级队伍的时候,问题……几乎都是我爸的问题。结果我爸倒先解放了。他都解放了,我妈当然得恢复组织生活呀。您想,工军宣队要在我妈那一拨人里,选一个革命知识分子,不选我妈选谁呀……”

李洁第一次听亦叶这样轻松自如地谈起自己的父母。当年在子弟中学,亦叶一听李洁问起自己的父母就像惊弓之鸟一样的模样,还历历在目。现在,李洁当然由衷地为亦叶高兴。

你妈……在家常学马列和毛主席著作?

没有,李师傅!我从来没见我妈学过!我妈其实在政治上特别特别糊涂,比我爸差远了!……文化大革命前医学院党委下面有一个宣传部。那个部差不多每个星期都给党员发学习材料,联共布党史,马恩选集,列宁选集,毛泽东选集什么的。我妈一本也没看过,倒是我爸常看。我妈在政治上迷糊,校园里的人都知道。五十年代的时候,医学院的党委定期给知识分子们作时事方面的考核。有一次,党委宣传部长在学习小组上问,马克思是哪个国家的人。有人说是德国人,有人说是法国人,有人说是英国人。那几个地儿隔得挺近,不算离谱,也就算了。可我妈她居然说……马克思是以色列人,惹得大伙儿哄笑不已。完了宣传部长问她怎么知道马克思是以色列人,她还很激动,以为自己的回答是对的,就说是我爸告诉她的。第二天,校园里传遍了,连学生都知道了,搞得我爸哭笑不得。我爸那人特聪明,看起书来,一目十行还过目不忘。这种错误他一般是不大可能犯的……”

那你爸怎么告诉你妈……”

哈!您猜怎么着!我妈参加的那些时事考试,其实特简单。试题和答案宣传部事前都印好了,也发给我妈他们了。我妈看那些试题是吃饭时心不在焉地看的。她一边看,一边问我爸马克思是何许人也。我爸也在吃饭,就随口说了一声,说马克思……是一个德籍犹太人。没想到只过了几天,我妈就把犹太人记成了以色列人了!

哈!哈!

李洁忍不住笑出了声。 亦叶的家,是个多么有趣的家啊!

笑过之后,又有一段,两人都没出声。

李师傅,我有好长时间没见到美美,我是说小红。她……,好吗?您和她……,还常见面吗?

小红,一听亦叶问美美,李洁的脸上露出一丝酸楚的苦笑。她挺好的。我们常见面。你自己呢?亦叶!也常见到你的……小慧哥吗?

所有灿烂的笑容一时间全部从亦叶的脸上消失了。她低下头不出声。

为什么不说话,亦叶?你问我小红,我回答你了。为什么我问你方小慧,你就不说话?

李师傅,我知道,那天您帮我整小屋,……遇上小慧哥了……”

他不高兴我帮你整小屋,对吗?

……高不高兴我都不知道,李师傅!那之后,我没见过他。也就是那天,在竹篮河对过……我看到了他那个女……”

亦叶突然喘不上气,只能先闭上嘴。

啊!原来竟会是这样!李洁的心中豁然开朗。

方小慧……那天倒是跟我说了几句话。 他说他就住在你们家楼下,你……怎么会见不到他呢?

他们家住在我们家楼下是没错。可我俩都不回松园,都不在家住。再说,就是回松园,我也不一定能见到他,文化革命开始以后,我从来没进过他们家的门……”

李洁想起了肖婆婆的话,

他妈……不喜欢你,对吗?

李洁问得直率、自然,一点儿也不拐弯抹角。亦叶刚开始不习惯,习惯了之后倒觉得自己的情绪平和了。

那没什么值得奇怪的,李师傅!换成别人的妈妈,也会反对。我的身体不好,本来也配不上他。

……这么聪明的人,亦叶!李洁看着亦叶,叹了一口气。明知道自己配不上他,干吗不找一个你……配得上的人去想,偏要去想他呢?

您问得挺对的,李师傅!亦叶自嘲地苦笑了。我问过自己好多次,也不明白我干吗要老想自己根本配不上的人。人……可能就是这么一种古怪的生物,自己做的事,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亦叶叹了一口气,……回吧,李师傅!我到家了!

李洁一抬头,发现他们已经走到松园门口了。什么时候,我能路过竹篮镇,去……看看你?亦叶!

亦叶笑了。等您……下次拉练吧!不过,下次您可千万别再舍己救人了!

李洁也笑了。亦叶挥了挥手,进了松园。

李洁目送着亦叶,直至她的背影消失在法国梧桐的阴影中……

江夏医学院的解剖学教研组设在一幢相当神气的三层楼的建筑物中。校园中的人把那幢楼称为解剖馆。解剖馆的正对面是江夏附二院的太平间。那一整片地方平时都人迹稀少。校园中的教职员工上下班,都避开那个地方。

亦叶从小就胆小。跟着哥哥看电影,只要出现惊险一点的音乐,她就会马上用两只手蒙住眼,只敢从指缝里朝外偷偷看一眼。一直到很大了,出了松园的门,她都因为害怕汽车而不敢一个人过马路!

可是很奇怪的是,亦叶却从小就不怎么害怕死人。

童年时,在医院住院,有小病友去世了,别的小病友都害怕,避开那个病室和病床。亦叶却常常好奇地走到死去的小病友跟前去看。

就在方小慧为救亦叶负伤的那个夏天,W市发生过一起震惊全国的八·一渡江惨案,有数百名参加横渡长江的人和观看渡江的人淹死。那一天,新元、美盼、梦帆和英英都参加了八·一渡江。下水之后,他们发现,原来排好的队列全部冲散了。救生的船只一只也看不到。他们只好各人游各人的。由于原来计划下水的地方临时改变,上岸的地方也都不对了。在长江里游泳和在静水里游不太一样,人得跟着浪走。只能从上游下水,从下游上岸。新元他们四人上岸之后,谁也找不着谁。放衣服的车也不知去向。四个人只能穿着游泳衣裤,赤着脚走回学校。和美盼一起下水的,有一个是她在业余体校的朋友,铁四院的子弟。那孩子六八届初中的,岁数比亦叶还小,一九五四年生的。那孩子游泳游得极好, 是出了名的浪里小白条。一九六一年她头一次参加渡江时才只有七岁,为此上过W市日报。一九六六年七月十六日,毛主席渡江时,她是渡江仪仗队的小队员,就在毛主席的身边游。谁也没想到,八·一那天,那孩子和美盼分手跳入江水竟再也没能活着上岸!

消息传来,美盼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那几天亦叶正在医院里陪着为她受了重伤的方小慧。从高音喇叭里听到八·一渡江惨案的消息,亦叶大吃一惊。很快,数十具被江水泡得肿胀不堪的尸体运到了江夏医学院的两个附属医院的太平间。时值七月伏天,酷暑难当。虽然立即浸入了福尔马林液,尸体还是腐臭难闻。在太平间工作了几十年的工人都不愿多看。亦叶居然不怕,趁着方小慧熟睡,她跑到太平间把那几十具腐烂的尸体挨着个仔仔细细地看了一遍,确认其中没有自己认识的人才放心地走开……

亦叶上小学二年级的时候正赶上三年自然灾害。医学院的领导让药理学教研组的人把本来用来做药理实验的大白兔交配繁殖。教职员工们可以免费去领取刚刚生下来的小白兔,自己回家喂养。于是亦叶也帮着柳妈,姥姥和姐姐在家养小白兔。小白兔的饲料是一种被称为兔子草的植物。那种植物的叶子肥厚,周围有一圈刺,用小刀切开会流出白色的乳汁。因为家家户户都养了小白兔,校园中的兔子草很快就被剪割得精光。而松园的三柳湖畔根本不长兔子草。只有解剖馆和太平间这一块地方还长得十分茂盛。但是那地方阴森森的,谁也不敢去。美盼注意到小叶妹不怕死人不怕鬼,有一天便拎着篮子带着亦叶到解剖馆附近的地方。美盼远远地等着,让亦叶一个人上解剖馆前面剪草。亦叶剪草时发现同班的一个叫小三子的男同学居然一个人在解剖馆门前玩。亦叶一问才知道,小三子平时在学校,在家,都没什么人跟他玩。大家都有点怕他,因为他父亲是解剖馆中管尸体标本的,身上老挂着一大串钥匙,能开那幢三层楼的高大建筑物中的每一个房间。小三子看到亦叶来剪草,十分高兴地给亦叶帮忙,很快就剪了一大篮。

美盼一看亦叶居然这样能干,以后又带着亦叶去了好多趟,慢慢地,亦叶和小三子,和他父亲,混得很熟。

许多年一晃就过去了。在跟着那些工农兵学员一起混着听解剖生理学大课时,亦叶意外地发现,解剖馆中管尸体标本的人还是那个小三子的父亲。下了课,亦叶犹豫着走到小三子的父亲跟前。

……不认识我了,大叔!上小学那会儿……我和小三子……是一个班的……”

是的,是的,我知道!那时小三子常帮你在解剖馆门口剪兔子草。现在一晃……都是大人了……”

大叔,您……管着好多尸体标本……。能不能哪一天带我进去……看看?我不动,光是看看!

小三子的父亲吃惊了。

你不怕……死人?不怕这福尔马林的味儿?

……有一点怕死人的头。要是不看头,光看别处……,我不怕!福尔马林我闻不着,我的鼻子老是塞着。

小三子的父亲沉吟了一下。

你要是想看,得快!这解剖馆只开八个星期,到五月就关了。现在工农兵学员的解剖实习……已经差不多完了。

……要是五·一来……,您看?

行!那咱们就说好五·一!再晚就不行了!

五月一日是个星期六,五月二日是个星期日,亦叶正好头一天清早下夜班,第二天晚上接夜班,两个白天都有空。小三子的父亲对亦叶挺好,两天都陪着亦叶呆在解剖馆里。刚开始,亦叶还想自己一个人在解剖馆里转悠。她让小三子的父亲在楼下等着,她自己上去。不料独自一人置身于尸体和各种器官的标本之中,一阵莫名其妙的毛骨悚然的感觉向亦叶袭来。亦叶觉得头昏、心慌、两腿发软、恶心,赶快下了楼。

一走出楼外,亦叶就吐了。

小三子的父亲笑了。还是怪难受的吧!

是的,大叔!其实……我也不明白,我究竟怕什么?不就是咱们自己身上这些东西吗?

嘿!嘿!就是咱们自己身上这些东西招人怕。要真是猫哇狗哇,倒没人怕呢!还是我陪着你吧。

小三子的父亲陪着亦叶,在那两天中转了几乎解剖馆所有的标本房。亦叶把一个浸泡在密封的玻璃罐中的胃的标本转过来,转过去地看了好几遍,思索着,小慧哥的胃究竟是什么地方受了伤,为什么这么些年了就老不好?在一个尸体的背上,亦叶把背浅层肌一片片地揭开,想象着李洁的背上究竟是那几块肌肉受了伤……

一直到五月二日下午快吃晚饭的时候,亦叶才和小三子的父亲告辞。

晚上接夜班之前回小屋,看到桌上的山楂糕,杏脯和方小慧的字条,亦叶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是小慧哥……来过了!

啊!我真该死!干嘛今天不在小屋里呆着,等小慧哥呀?

这半年,亦叶常常想方小慧。这种徒劳的思念严重地干扰她的读书和学习。有时,她会呆呆地在书桌边坐几个小时,却什么书也没看。什么时候想起那天在竹篮河畔看到的方小慧的女朋友,亦叶就觉得自己的心被撕成了一片片。虽然在心中。她从来无法怨,当然更谈不上恨方小慧!每次流完了泪,亦叶便开始由衷地希望,希望小慧哥的那个女朋友不要完全剥夺她偶尔能见见小慧哥的机会。在心中,她暗暗祈求,小慧哥结婚之后不要搬走,还能住在松园。那样的话,这位善良的兄长还不至于完全、彻底、干净、全面地从她的视野中消失。在她想念小慧哥的时候,至少还能回松园见见他!自己的这一辈子,亦叶早想好了。就像肖婆婆那样,既孤且独吧!哥哥有英英姐,姐姐有梦帆哥。亥生哥不是说了吗,兄弟姐妹的情分本来就是一代亲,二代表,三代了!连他们对妹妹的爱都不可能持续一辈子,对小慧哥这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哥哥,小叶妹还能要求什么更多的东西呢!

而现在,小慧哥竟又从天而降了!对亦叶来说,还能有比这更大的惊喜吗!

整个夜班,亦叶都心不在焉!肖婆婆和分田上前面来跟她聊天,她整个一个答非所问!肖婆婆走了,她仍然既不困,也无法看书。郑育在药房用琴声呼唤她,她听而不闻。坐在注射室的工作台前,亦叶在一张张处方签上无意识地,不断重复地写着,五月十九号,五月十九号,五月十九号!一直到郑育走进注射室,站在她的面前,亦叶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

(未完待续)

老钱:小说连载《松园旧事》的开场白

第一卷《三柳湖畔》 简介 第二部《竹篮之恋》简介

上一节:梦魂萦绕 (上)- 第二部《竹篮之恋》连载之十七

下一节:战旗钢花 (上)- 《竹篮之恋》连载之十八

老钱:《松园旧事》- 中国二十世纪的《清明上河图》

老钱涂鸦集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献花
离线Amy168

只看该作者 1楼  发表于: 05-03
快速回复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安全校验: 答案:168 登录会员无需填写, 游客显示3组IP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