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318阅读
  • 0回复

战旗钢花 (上)- 《竹篮之恋》连载之十八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老钱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如果您现在使用手机,请将这个2维码存入相册,再打开微信,扫一扫,点击相册。

《松园旧事》第二部《竹篮之恋》连载之十八
战旗钢花 (上)

实验中学的这批学生进厂之后,给W化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厂带来的变化,用天翻地覆来形容,一点也不过分。学生没进厂之前,W化只是燃化局下属的一个普普通通的县团级小厂,人不满千。而燃化局在W市的工交系统中,不过是个无足轻重的小局。燃化局下属的几乎全是像W化这样千人左右的小厂。在W市这样规模的工业城市中,像W化这样的厂多如牛毛。大部分这样的厂,只有那些身在其中的工人们知道,厂外的老百姓则多半是闻所未闻。

文化革命前实验中学在招生的数量上是有严格限制的。每个年级四个班,每个班三十个人。六个年级在校学生的总数是七百二十人,一名不多,一名也不少。遇有转学、病退等,会有相应成绩的新生马上转入。这七百二十名老三届的学生,下乡时有五百多人下到Q县,以后大部分被招工进了W化。这样一来,W化这个小厂的工人中每三名工人中就有一名是实验中学的毕业生。W化工人们的业余生活,很快就被实验中学的才子佳人们垄断了。

实验中学的学生们进厂 之后,先是建议厂革委会设一个类似过去工会那样的组织,叫青工部。以后,这些学生又建议厂领导,青工部的领导成员由三十岁以下的工人自行选举产生。W化革委会倒挺开明,同意了学生们的要求。青工部成立之后首先向厂革委会建议,在W化门前对着大街的地方修一座大礼堂。既能对社会公开放映、演出,又能作为厂文艺宣传队排练的基地。修大礼堂的资金,由W化周围的五个和W化的规模差不多的中型化工厂,包括染料、无机盐、制氧、制药和W化共同承担,并由这五个厂共同管理。燃化局很快就批准了。几个月后,W化门前出现了一座能容一千八百人的剧院。

青工部还成立了一个体育部,新元、美盼都是体育部的积极分子。体育部在厂区修建了露天的篮球场,排球场。在职工中成立了篮球队、排球队、乒乓球队、羽毛球队、游泳队和中国象棋队。其时,W市业余体坛上最活跃的是篮球。很快,W化的篮球队在燃化局下属的厂中就所向披靡了。于是,青工部又向燃化局提议,成立一支燃化队,参加市里的巡回赛。

但燃化队成立后在一九七零年冬季的比赛中却并没拿回任何奖杯。

青工部召开了智囊会,分析敌情。大家一致认为,必须有人打入裁判的圈子,燃化队才可能有出头之日。这个重任落到了亦新元头上。花了几个月功夫,新元考下篮球、排球、羽毛球和中国象棋,四份裁判证书。在裁判的级别上只能算三级,但在职工业余的体育比赛中足够了。

新元有一流的球艺,平素能忍让,善调解。很快得到W市大大小小的那些业余篮球队中球友们的认可。一九七一年夏季的比赛从五月十日到六月二十七日,共赛三十场。青工部指示新元尽可能地多吹,新元便争取到能吹其中的十场,包括五月十九日钢花队对战旗队的那一场。对五月十九号那场球,新元并没有太重视。他主要关心的是燃化队自己的赛事,对别的队,他只需要不偏不倚,完成任务就行。

按新元的估计,如果他能吹所有燃化队的比赛,而队员们又能大致正常发挥的话,燃化队有希望拿第五名,而前八名都有奖。要知道,燃化局的职工人数只占那些平级的大局职工人数的十分之一呀……

为了避免自己忘掉五月十九号看小慧哥赛球这个无比重要的日子,亦叶写了三张五月十九号的纸条,贴在床上,门后和桌前,让自己一进小屋就能看到。

五月十八号亦叶是夜班,药房是郑育。

几个月来亦叶和郑育已混得很熟。每次夜班,只要药房是郑育,亦叶总要过去或长或短地坐一阵,听他拉琴、讲故事。碰到亦叶忙,有急诊,郑育会在急诊室里静静地陪着亦叶。郑育没问过亦叶为什么爱听戏,亦叶也没问郑育为什么小小年纪竟会是胡风分子。他俩聊天的时候并不多,但却有一种心有灵犀的默契。想到明天要看小慧哥赛球,亦叶决定早睡。十二点一刻,最后一个急诊病人处理完毕。亦叶走到药房的小窗口前。

郑师傅,我……今天不进来了。

那就早睡吧,亦叶!咱们下次夜班再见!

和郑育打交道十分简单,不像和别的人打交道那么累,要解释,要编造理由。他永远平平静静的,从不多问一声为什么。

那一夜,除了凌晨三点来了一个发高烧的患儿之外,一夜平安无事。早上交班,亦叶并不困。为了晚上精神饱满她还是在小屋睡了一觉,一直睡到中午吃饭。

下午三点,亦叶回了松园。小慧哥没说几点,但是晚上赛球,我三点就回来,怎么也误不了小慧哥来的时间。上楼之前,亦叶在方家门口蹲下来整了整鞋带。鞋带其实倒没松,亦叶只是想听一下方小慧是不是已经回来了。

可是方家静悄悄的,什么声响也没有。

回家之后,亦叶发现哥哥、姐姐都在家。亦叶起先兴高采烈,但和哥哥、姐姐说了一会儿话,她的心开始一点一点地往下沉。

却原来,晚上这场球……,竟是战旗对钢花!

那就是说,小慧哥要上,李净也要上!今天是星期三,9876厂是厂休。球赛又在9876 旁边的北区体育馆,很可能除了小琴姐外,李洁,美美甚至李家全家人都会去。碰到这些人还不是亦叶特别顾虑的。亦叶从未许诺李洁,不跟方小慧来往。她只是想在可能的情况下不伤害李家那一家真挚善良的好人而已。

真正令亦叶难过的是,这一场球赛哥哥竟是裁判!星期三哥哥、姐姐的厂也是厂休。姐姐不但自己去,还打算把白姨和左叔也带去。在这种情况下,亦叶怎么可能单独和方小慧呆在一起呢?

一年前五香粉的责骂,亦叶连每一个字都记得清清楚楚!

事实上,五香粉等于是向三号楼所有的人公开宣布,方小慧在部队上有女朋友!

整整一年了,哥哥、姐姐从未在她面前提起过方小慧这三个字。亦叶回松园,也从未见过方小慧。假如今天真照小慧哥说的,在家里等着他,不见不散。那不是等于告诉哥哥、姐姐、白姨、左叔、告诉三号楼所有的老邻居,五香粉当年的责骂是完完全全正确的,亦叶确确实实是在破坏军婚,至少是在破坏军恋!

现在唯一能避免这场灾难的办法是……,趁着小慧哥还没回来,赶快离开松园,回竹篮镇!

“……叶妹,累吧!

不怎么累,哥!

要不累,晚上你可以和美盼一起去。今晚……新元看着亦叶,犹豫了一下。小慧……,也上。你可能不知道,他……回来了……”

我当然……不知道,哥!

这是哥哥主动提起方小慧。

“……小慧哥上哪儿去了,什么时候走的,我都不知道,怎么会知道他什么时候回的呢?

亦叶极力克制着自己,说的却是实话。方小慧并没告诉过她要走,她又能从何而知他的回来呢?

新元看着小妹妹,有些纳闷。这一段他倒是常常和方小慧见面。差不多只要是星期三,方小慧回了松园总要上楼找他。新元也上方家去过几次。新元是个心地坦荡的人,他倒不怎么在乎五香粉的尖刻。照新元自己观察,小慧一直还喜欢着叶妹,而且一点也不隐瞒自己的感情。有时一进亦家的门,他就大大方方地问亦叶,全然不顾美盼和柳妈几乎公开的敌意。

那你……,一直没见到过小慧?

没有,哥!我有半年多没见过小慧哥了。

今晚……,你去吗?叶妹!

我去不了,哥!我得马上走,六点到十点我答应给同事顶班。我回松园是回来找一本书……”

帮同事顶班是撒谎,但找书却是实话。

亦叶不再看哥哥,她努力地克制自己,在父母的书架前找了四本书。柳妈已经习惯小叶妹的来去匆匆,亦叶回家不过一个钟头,她已经做好了了两大瓶菜。

下午四点半,亦叶离开了松园。一上电车,她的泪水就忍不住涌了出来……

亦叶刚走十分钟,方小慧回松园了。

球赛六点半才开始。方小慧害怕亦叶第二天要上班,晚上要回竹篮镇,这样赛完了球就没有多少时间说话了。他计划五点左右接亦叶,这样在球赛开始前能有一个多小时和亦叶呆在一起。回家后只匆匆和母亲打了一个招呼,方小慧就上楼了。

新元!

方小慧敲门时,新元正好在门边站着准备走。

啊!小慧!

叶妹回来了吗?

回来了,刚走!

什么?我让她等着我,不见不散。她怎么走了?她说没说……她上哪儿去了?

她说六点要上班,回竹篮镇去了。

方小慧一下呆住了,站在亦家门口,半天说不出话来。新元也觉得蹊跷。

……还专门问了叶妹,知不知道你……回来了……”

她说什么?

她说……,你上哪儿去了,什么时候走的,她都不知道,怎么会知道你回来了呢!

……,还说了些什么?

……还说,她有半年都没见到过你……”

是的,那是实话。

新元越发不明白了。

你刚才说你和叶妹约着,不见不散。现在又说半年没见她。那你怎么和她约的?

我上医院找她,没找着,就给她留了张纸条。

可能她根本就没看到你的纸条。

方小慧没说话。他不相信亦叶会没看到他留的纸条。这一段,他隔一天就回一趟松园,却一次也没见到过亦叶。亦叶只可能睡在她的小屋里,除非……她整个搬到那只雄鹰家里去了。一股无名的怒火,在方小慧胸膛中熊熊地燃烧着。

……,得走了,小慧!

新元抱歉地看着小慧。

行,你走吧,新元!咱们回头见!

晚上六点半,体育馆内灯火辉煌。如同亦叶所预料的,李净把李洁、万小琴、美美、小叔和爷爷都带去了。运动员出场后双方队员握手。李净和方小慧两人是队长,正好站对面。李净向方小慧友好地笑着,伸出了手。方小慧的视线却停留在观众席上。观众席上坐着李家那天帮着亦叶整小屋的全班人马。方小慧收回目光,没看李净一眼就扭头跑开了。

李洁在场下不动声色地看着,心中充满了对哥哥的内疚和对方小慧的蔑视。

钢花和战旗在W市的职工业余篮球赛中是两支实力不相上下的劲旅。就是有个输赢也差不了两个球。照新元事先的估计,五月十九日这场,钢花赢的可能性大。因为战旗的一名主力后卫腿受了伤,上不了场。没有那名后卫,谁也看不住李净。

但是那天晚上,钢花却不知怎么打得被动极了。

方小慧像一头英姿焕发的雄狮,在场上来回动着,脚步不停。他的位置本是前锋,但一退回自己的场地,他就死死地看住李净不放。李净出手的四个球都被方小慧打了出去。到最后三分钟,场上比分是五十八比五十,战旗队领先八分。战旗队进的二十九个球中有十八个是方小慧一人进的。新元真心地为小慧高兴,也为小叶妹没来而遗憾。连场下的美盼都情不自禁地为方小慧鼓掌叫好。

作为裁判,新元吹得公正,让人无法挑剔。新元虽喜欢小慧,但也绝对欣赏李净。这两个人在球场上,人格、球艺绝对都是一流的!

一转眼,离比赛结束只有五十秒了。观众们不断地为钢花队加油。方小慧的一记长传被李净截住。李净没有传,自己干净利落地过了两个人,把球运到篮板下。就在他起跳的那一瞬间,传来一记清脆的声,球出了界,但新元的哨声也响起,他看得清清楚楚,那是方小慧打手犯规。在这种比分下让李净上篮两次无损于战旗,所以方小慧无所谓地吹着口哨。

不料,李净却向着新元跑过来。

战旗一号没犯规。他打的是球,没打我的手!

新元正诧异,方小慧也走过来。

你吹得完全正确,新元!我是有意打手的,送他两分!

观众席上一片哗然。谁都不明白,这两名双方的队长兼主力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新元赶紧长吹一声,并做了一个手势宣布比赛结束,但他心中却愤怒极了。

李净,小慧,你俩留下!

李净和方小慧极不情愿地走到新元身边。

李净,你先说吧!到底……怎么回事?

李净和新元打了半年交道,心中十分尊重新元。刚才在场上的表现是明显不尊重新元,他十分内疚。

今晚……是我不好,亦新元!我先给你赔个不是吧。以后有机会……我再给你解释……”

新元不再问李净了。

小慧,你再说吧!你说你是有意打手,送他两分,这话什么意思?

这话没什么意思,新元!李净刚才不是已经说了吗,以后有机会再给你解释。你就耐心地等着他解释吧!机会一定会有的,他和你反正将来是亲戚……”

你今天怎么了,小慧!

犯规的明明是小慧,他不但不认错,反倒在这里胡搅蛮缠,简直有些无理取闹!新元真是忍无可忍。

算了,亦新元!李净走到新元边上。别跟他一般见识。……他这是情场上不得意到球场上来撒野!我让他打一下没什么,权当是为我弟弟挨的!

这话激怒了方小慧。

我到球场上来撒野凭的是我的真本事。你要比我有本事,就压住我,让我想撒野……也撒不成!你弟弟在情场上的得意靠的不是什么真本事,没什么值得你这个当哥的骄傲的。……今晚是你,这一下打在你手上。要是你弟弟敢上场,我这一下就打在他脸上了。

新元完全不明白这两个人吵的是什么事,但是很明显,不管是什么事都和今天的球赛无关。

小慧,我说的是今晚的比赛。比赛中间是你犯规。其他和今晚比赛无关的事,咱们以后再说。

小慧却没回答新元,只是冲着李净。

算了吧!李净!何必还要等到以后再解释。你不如今晚就在这里和亦新元谈谈心。也借这个机会给我传传经、送送宝,看看你弟弟究竟是怎么把亦叶骗到手的。这位亦新元就是你弟的女朋友,亦叶的哥哥。

新元吃了一惊,李净更吃了一惊,连忙上前握住新元的手。

“……原来你就是亦叶的哥哥!方小慧一说,我才发现,你们兄妹……长得……真像……”

新元看着李净,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李净松开新元的手,走近方小慧,冷冷地看着他。

听着,方小慧!我弟不会和亦叶好,你放宽心!不过,不是因为你打我这一下,而是因为你姓方的嚼过的馍,我们李家人不稀罕,不会去捡!这事咱们今天说,今天了!你以后要再主动寻衅,动手,别忘了钢花队队长是干炉前这一行的!

李净说完就拔腿走了,观众席上还有五个亲人在等着他。

小慧,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和叶妹有什么关系?

新元让美盼、梦帆、白姨和左叔先走,他自己等着方小慧换完衣一起回松园,就是为了问一个明白。

“……算了,新元!今晚……是我错,我……已经后悔了……”

方小慧说的是实话。晚上亦叶没来,他白白地盼了好多天,心情本来不好。又看到李净把一家人都带来,特别是看到李洁,更是气不打一处来。现在,事情过去,他意识到,其实别人都没有错,是他自己太有点控制不住自己了。

但新元却没法平静,他在深深地为亦叶难过。小叶妹身体不好。身体不好本身就比正常人多一份痛苦,少一份欢乐。在Q县,新元看得清清楚楚,是小慧给叶妹写的信。回松园后,那五香粉却开口就骂叶妹破坏军婚。叶妹的心理状态敏感、细腻,挨了五香粉的骂之后,几乎就没怎么再回松园。叶妹喜欢父亲,本来是想和父亲一起去三线的。为了英英,她最后只能一个人留在竹篮镇上……

而现在,小慧居然当着外人的面信口雌黄,说叶妹是李净弟弟的女朋友。那李净更是无中生有,把叶妹说成是小慧嚼过的馍……

“……小慧,今晚的事,我挺难过的!你明明知道叶妹身体不好,配不上你,偏要去找她。你找她也就算了,当着外人,你又胡说什么她是李净的弟弟的女朋友!……叶妹从来没说过你任何一句坏话,小慧!就是你妈那样责骂她之后,她也没说过!你……干吗要和她过不去,要伤害一个病孩子?且不说她从小把你当哥哥,你比她大好多岁……”

新元的这几句动情的话,一下把方小慧说得伤心了。他使劲咬着牙还是觉得眼眶在一阵阵潮湿。

新元,我对你说过,我爱叶妹!我妈骂她不对,可是那是我妈,不是我!你说叶妹没说过我的坏话,那是因为我对她一片真心,她没什么关于我的坏话好说!我俩中间,没良心,对不起人的不是我,是叶妹。是她做了见不得人的事,对不起我,伤了我的心……。这几个月,我是咬着牙熬过来的。我不敢想叶妹,不敢想她做的事。一想,我就胃疼,什么也做不了……”

新元停住了脚步。

叶妹做了什么事?

这事……已经过去好几个月了,新元!我憋在心里,对谁也没法说。我本来是想……今晚单独和叶妹在一起时亲口问问她。结果她没来。她和李净的弟弟在她住的那间小屋里……”

方小慧觉得,简直说不下去了。

不可能,小慧!你又不是不了解叶妹。她从来不和外人打交道。我们在家从来没听她说起过李净的弟弟。你一定搞错了,或者看错了!

我倒是真希望是我自己看错了,新元!可是我绝对不可能看错!

叶妹和李净的弟弟在她住的小屋里干什么,你都说出来!下星期我抽时间,亲自问叶妹!

我没看完就走了,新元!我也实在没法看下去!我走的时候,李净的弟弟已经把衣服脱得精光,只剩下……脱裤子了……”

新元只觉得嗡地一声,头胀大了!他没法不相信小慧的话。小慧本是个生性平和、谦让的人。假如不是心里真憋着什么难以忍受的东西,新元相信,小慧绝不会像今晚这样,在公共场所当着外人的面失态的。

一路上,新元再也没说一句话,小慧也一声不吭。两人沉默着走进松园。

第二天、第三天、第四天、新元接连打了三次电话,都没找到亦叶。新元没把小慧说的事告诉家人,连英英都没告诉。他决定先等到下一个星期三。如果叶妹不回松园,就给叶妹写封短信,让她回家一趟。总之,他下决心要亲自询问亦叶……

五月十九日的事对亦叶的打击不是特别特别大。从松园回竹篮镇一路上流了流泪,回医院之后,亦叶的心绪渐渐平和了。她开始后悔,不该无缘无故地误了上午那节药理学的大课。晚上在书桌前看了两个小时书之后,亦叶决定星期四、五、六三天的大课都去听。豆花姐说过,郑育懂拉丁语。什么时候上夜班,让郑育给讲讲拉丁语,亦叶想着。

接下来的三天,亦叶晚上上夜班,白天到校园听大课,平安无事。

五月二十四日,分田小心翼翼地递给亦叶一封信。信是李洁寄来的,写得十分简单。

亦叶,

这几天,我试着给你打过好几次电话,你都不在,只能给你写封信,希望你能收到。有时间的话,上我们家来一趟吧!我没什么事,只是想见见你,和你告个别。五月二十八号我就要走了!

李洁

五月二十二日

看完信,亦叶难过了。李洁上次说他不去支援那个新厂。现在看来还是得去,这一去……可是两年啊!

亦叶上了一趟正骨科,找神手张问了一下李洁的伤。张医生给了亦叶三十张他自己做的膏药。那种膏药比药粉方便,加一下温,贴上就行了。

星期三下午听完大课,亦叶上李洁家去。在楼下,亦叶看到李净。李净穿着一身球衣,刚从外边回来。

李大哥,您好!今天又赛球吗?

李净极为冷淡地看着亦叶。

你是上我们家去的吗?

是啊!亦叶有几分奇怪。李洁师傅不在吗?

李净在宿舍楼门口 站住,似乎想拦住亦叶。

我弟不在,亦叶!有什么事告诉我,我会转告他的。

不!他不在,我等他回来!

……能不能不打搅我弟弟,让他……安安静静地走?

李净话中明显的敌意使亦叶惊异,她不禁站直了身子,认真地回视着李净。几个月前在竹篮医院观察室门前站着的那个,满脸谢意的大哥哥,现在竟会判若两人!

幸好,亦叶天生不害怕敌意。倒是别人对她过分热情、客气,会使她手足无措。遇到敌意,她倒坦然了。

我不是来找您的,李大哥!所以您也没资格挡住门不让我进去。我是来向李洁师傅告别、送行的。至于我是不是如您所说,会打搅他,他自己会告诉我,您不用多费心!

亦叶的话说得清晰、响亮。天已经热了,家家都开着窗子,整栋楼的人都能听到亦叶的话。李洁从窗子里把头探了出来。

亦叶,别在下面说了,上来!

亦叶和李净一起走进李家。家中就李洁一人,他正在清东西,打包。

坐,亦叶!

亦叶看了李洁一眼。李洁脸色苍白、憔悴、眼神疲惫,胡子拉碴,头发也老长,和几个星期前相比简直苍老了十岁。

是出了什么事吗?亦叶在心中思忖。

李净放下包,想给李洁帮忙,李洁却看也不看哥哥一眼。

李师傅,亦叶只得试着找话说。您说要走,是……去您说过的那个新厂吗?

是的,亦叶!

上次……,您不是说,您不缺那钱,不去吗?

李洁没说话,李净先开口了。

他是不缺那钱,可是他的女朋友嫌咱们家穷,等着他赚回那两年的双工资,好和他结婚!

李洁听着哥哥的话,咬着牙,使劲地闭了一下眼。哥哥这样说,是想气走亦叶!

(未完待续)

老钱:小说连载《松园旧事》的开场白

第一卷《三柳湖畔》 简介 第二部《竹篮之恋》简介

上一节:梦魂萦绕 (下)- 第二部《竹篮之恋》连载之十七

下一节:战旗钢花 (下)- 《竹篮之恋》连载之十八

老钱:《松园旧事》- 中国二十世纪的《清明上河图》

老钱涂鸦集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献花
快速回复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安全校验: 答案:168 登录会员无需填写, 游客显示3组IP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