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433阅读
  • 0回复

战旗钢花 (下)- 《竹篮之恋》连载之十八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在线老钱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如果您现在使用手机,请将这个2维码存入相册,再打开微信,扫一扫,点击相册。

《松园旧事》第二部《竹篮之恋》连载之十八
战旗钢花 (下)

果然,亦叶沉思着站了起来。女朋友?李洁有女朋友了?这个女朋友是……美美吗?今天还有时间,还来得及上美美家去一趟。问问她,究竟出了什么事。

李洁抬起头,看了亦叶一眼。

亦叶,你站起来干吗?

李师傅,这个包里是三十张膏药。是您受伤时看过您的那个神手张自己调制的。您活动左臂时,背后什么地方疼就贴什么地方。贴十二个小时之后揭下来,用这个小瓶里的酒精棉球擦一下。有什么需要我为您做的事,您尽管言声,祝您一路平安!

你要是不愿在屋里坐,就先走,亦叶!不过慢慢走,等着我!我马上就请完了,洗洗手就下来。

亦叶刚转身,却发现李净站在她面前。

算了,亦叶!既是洁子叫你来,不是你错!你呆着吧,我走!

说完,李净背起包,又噔噔地下楼了。

李净走了,李洁的东西请完了。他看着亦叶,却不说话。

李师傅!

别叫我李师傅,叫我李洁吧!

……”

……叫你来没什么事。你不是说,你上我们家来和路过差不多吗!我让你来就是想……,看看你!我原来想,等到四点,要是你不来,我就去竹篮镇。还好,你来了……”

亦叶长长地吐了一口气,低下了头。

别低头,亦叶!低着头我看不见你,你也看不见我。抬起头,咱们互相多看看,这样两年以后我回来……,或许我们还认识……”

亦叶只得抬起头,正视着李洁的眼睛。

李师傅,是……厂革委会的人非坚持让您去吗?

不是!厂里像我这样的人有的是,我没那么重要。是我自己要去的!

为什么?

为了……你!

我?我可是一直觉得您最好是不要去。您的伤口并没有完全恢复……”

“……厂革委会早就定好了我带队。也定好了各车间那些人去。为了让那些去的人安心工作,不思想波动,厂革委会有意拖到五月二十一日开会,到五月二十二号才宣布。我原来是想听我爸的话,不去。反正想去的人有的是,找一个带队的人没什么困难。……可是五月十九号之后,我……改变了主意,还是决定去。

五月十九号?

不说这些了,亦叶,我决定去,是想离开W市一段,好……忘掉你……”

李师傅,亦叶苦笑了,带几分和她花样年华不相称的无奈和凄凉。如果仅仅只是为了忘掉我,您完全用不着跑那么远!您告诉我一声,让我不要来打搅您就够了。我这人……,挺……知趣的。我知道我的身体不好,说不定哪一天就……”

亦叶!

李洁几乎是大吼了一声,震得他自己伤口都疼了。

亦叶看着李洁,不敢说话了。自从认识李洁,她还从来没看过李洁这样严厉的神情。

李洁咬着牙,屏住气。过了老半天,伤口的疼痛才缓解。

……今天又是下夜班吗?亦叶!

是的,李师傅!

睡了觉吗?

“……没睡。

走吧!我送你回去。

亦叶站起来,李洁跟在她后面下了楼。走到门边,亦叶站住了。

李师傅,您回去吧!我今天不回松园,回竹篮镇。

李洁不说话,独自往前走着,走得十分慢,亦叶能跟上。

李师傅,您的哥哥刚才说……,您的……女朋友,是说的美美,我是说小红,还是您……又找了别的女朋友?

是别的……女朋友,亦叶!

那就是说,您还是不愿意和美美, 我是说小红……”

是的, 亦叶!因为我配不上小红!……小红热情、能干、为人感情真挚。她的一颗心是完整的,而我的一颗心已经支离破碎、残缺不全了。即使我把所有的都给她也配不上她,只会伤她的心。厂里有的是没心没肺的女工,随便找一个……就能凑合着过一辈子……”

亦叶的心一阵颤栗,一种窒息的感觉笼罩着她。

李师傅,您……真的觉得这个世界上有没心没肺的女工?

有几分钟,李洁没说话。

我这样说,当然不对,亦叶!这是对别人,也是对我自己的不尊重。可是在心里,我……确实是这样想的。而且我也确实找不到别的更好的解脱的方式了。

“……那就是说,您已经找了一个您认为是没心没肺的女工,而且还和她呆在一起试了试,觉得……可以解脱,有希望凑合着过一辈子?

李洁笑了。

没有,没有,亦叶!这事用不着这么着急,两年之后我回来再试着做也来得及。我哥今天说那些话是因为他生我的气。因为生我的气也连累了你……”

我倒不生你哥的气。他对我态度好、态度坏,我都一点不在乎。换句话说,我对他没什么兴趣!我认识的是您,想关心的也只是您。我在楼下和他打个招呼不过是因为他是您的哥哥而已。

你说,你想关心的只是我。说说吧,亦叶,你……打算怎么关心我?

不知道,李师傅!我原来以为帮您找一个有心有肺的是关心。现在发现错了,您想找的是没心没肺的……”

李洁又笑了。

你的嘴厉害我知道,我说不过你,亦叶。我……跟你说实话吧!假如不是认识你,我这辈子可能就是这样没心没肺地过了。……认识了你,我才发现,这世界原来这么大。这么一想,人也就变得不知足了……”

李洁这一说,亦叶也在心中感慨起来。

没错,李师傅!您……说得对。人要是真的没心没肺……倒是有福了……”

有一阵子,两人都没说话。

亦叶,我……,再跟你说另一句实话吧!你那个……小慧哥……,还一直……爱着你!

……,怎么知道?

……上个星期见到他了。五月十九号他……和我哥赛了一场球。正好是厂休,我也去了看了看。当裁判的……是你哥。

这些和亦叶预料的完全一样。她没有吱声。

“……那天晚上你怎么没去,亦叶!小琴姐说,你还在厂里的时候,你那……小慧哥就……常带你看球……”

我要有那本事,能在……小慧哥赛球的时候看出来他是不是还……爱我,我当然会去!

……要是跟你说实话,亦叶,你会笑我!……其实我心里挺难受的。这几天,我没睡过一晚上好觉,一闭眼……,就看到你……”

要是那样,李师傅,您还是到西北去支援新厂的好。您的哥哥是对的,我……不该来打搅您……”

……没我哥那么好面子。说实话,在感情问题上也没有必要遵守什么先来后到的顺序。我难过的只是……,时间太长,要是三个月,半年,见不到你,一晃可能就过去了。可是两年……”

想到两年的漫长,亦叶也难受起来。是的,两年的时间也的确太长了,支援一家新厂干嘛要去那么久呢?

两年以后,我回来……,你和你的……李洁咬了一下牙,决定把那个他不愿提起的名字咽进去。我是说,你可能……已经不认识我了吧!亦叶!

不会的,李师傅!除非,在这两年中间,我……真变成没心没肺的女工了。

有时我倒真希望你能变成没心没肺的女工,亦叶!那样的话,我就不会稀罕你了……”

新华南路的车站到了,亦叶站住了。

李师傅,您……回吧!到新厂多多注意身体,不要太逞强!

李洁只觉得鼻子发酸,亦叶这几句话和父亲昨晚说的竟完全一样!

别上车,亦叶!我……还有好多话没说完呢!

“……我要是回去太晚,又得害肖婆婆启灶为我热饭……”

你站在这儿别动,亦叶!等我一会儿!

李洁飞快地跑进了路边的一家餐厅。亦叶抬眼一看,啊!竟是这家餐厅!

几个月前,方小慧为了陪她,无事从竹篮镇坐了一趟班车到新华南路。下车后,她怕小慧哥胃疼,专门陪他在这里吃了一碗面。那个混杂着绿豆糕香甜的晚上曾让亦叶久久难以忘怀!而如今,那个晚上却变得那么遥远,遥远得让亦叶不敢想像它的真实……

李洁已经回来了,他买了四只肉包子,递给亦叶。亦叶接过一只。

您自己……也吃吧,李师傅!

李洁看着包子,却没吃。

亦叶!我……要是给你写信,你的……小慧哥……一定会……不高兴吧!

我不知道,李师傅!我一直没见到他,……没法问他。不过我估计,他不会高兴……”

亦叶很快就吃了两只包子。李洁把另两只也递给她。

我不要了,李师傅!这两只您自己吃吧!

我回去能吃晚饭,亦叶!你今天没睡觉,多吃点吧!

亦叶又吃了一只。

我真的吃饱了,李师傅!

李洁这才把最后那只肉包子吃了。

算了,亦叶!我想说的话怎么也说不完。你……上车吧!

刚吃完您买的肉包子就走,多不好!那您……不是白买了吗?

看着亦叶认真的神情,李洁笑了。

没有白买,亦叶!咱们把肉包子都吃了,怎么能说白买了呢?

……我就上车了,李师傅!

上车吧,亦叶!

李洁看着班车关上门,缓缓启动,消失在路边的车流里……

两天之后,亦叶收到哥哥的电话,让她这几天务必抽时间回松园一趟。

第二天是个星期六,亦叶本来就计划回校园听课,晚上在回竹篮镇上夜班。哥哥反正赛球,也不休星期三。下完课,亦叶决定先回松园。

一回家,柳妈递给亦叶一张纸条。

叶妹,

这星期我早班。你要是回松园,到我们家来一下,我有话对你说。另外还有东西要交给你。

美美

五月二十八日

原来是美美来过了。

亦叶把纸条折好,放进书包,这才发现哥哥正等着她,就走进哥哥的房间。

哥!你要我回来,有事?

新元站起来,把自己的房间的门关上,然后又看了看亦叶。亦叶的脸色不如以前红,神情也十分疲倦。

叶妹,这一段是不是老发病?我看你精神不好,脸色也不好。

倒没老发病。但是睡觉少,老觉得困。

新元知道,从三月起叶妹一直在换上夜班,为了白天能回医学院听大课。母亲常在家表扬叶妹爱学习。

叶妹,你别老听妈表扬你就整天上夜班不睡觉。还是身体第一,学习第二。要是觉得累,还是不要上那么多夜班的好……”

我有时也觉得累,也想少听几次。可是妈老说,这文化大革命可能不会结束了!工农兵学员是试点,谁也不知道,这一拨走了,下一拨还来不来。要是工农兵学员不招了,可能好几年也没机会听这课了。怪可惜的!

新元沉默了。叶妹说的确实是妈常在家说的话!校园中的那些老教授一年比一年老,假如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真的是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话,那就不会结束了。再过几年,想听好课也听不到了……

老半天,新元才重新开口。

“……听课是重要,叶妹,但是身体好还是前提。你现在也学医了,自己多注意点!你一个人在竹篮镇,哥哥、姐姐也没法照顾你……”

亦叶看着哥哥。哥哥长得很漂亮,是那种男孩子的,带着阳刚之气的漂亮,和小慧哥的漂亮还很不一样!但在性格上,哥哥和小慧哥却非常非常相似,说起话来永远那么温柔、含蓄,听上去总有那么点不着边际。

哥!你专门打电话让我回来,就是为了让我一个人在竹篮镇多多注意身体?

新元不出声地看着亦叶。这几天他一直在想着,怎么和亦叶谈话,才能既搞清事实真相,又不伤害这个心灵和肉体都分外敏感的小妹妹。但现在看着叶妹的眼睛,那是一双真诚、坦白、在亲人面前永远无拘无束的眼睛,新元把想好的话一下全忘了!

叶妹,这段打球,我老碰着小慧……”

那就是说,是小慧哥让你来找我的?

啊!不!不是!

新元本想整个谈话过程都不提方小慧的名字,没想到刚一开口,这个名字就从嘴边不受控制地滑了出来。

那天……,我是说,五月十九号那天,钢花和战旗……谁赢了?

战旗赢了。小慧那天发挥得真是太棒了!

亦叶的心头掠起一阵淡淡的遗憾和惆怅。往前,还有机会再看小慧哥打球吗?而新元却因为亦叶主动提起那天的球赛自如起来。

“……钢花队的那个五号,队长,叫李净,那天说……,说他认识你。

他那是想和你套近乎,让你少吹他走步。我根本不认识她!我认识的是他弟弟。

亦叶想起那天到李家楼下李净的态度就生气。什么大不了的事,连对客人起码的礼节都不顾。还是个当哥哥的,连弟弟都不如!

他弟弟叫什么?

叫李洁。

干什么的?

工人。

哪个厂的?

9876厂的。

什么工种?

哥!亦叶不耐烦了。李洁不打球,和你没关系,你问那么详细干吗?

叶妹,新元的脸色严肃起来,声音却越来越低。“……我叫你回来就是想 问你李洁的事……”

是不是那个李净让你通知我,不要再去找他弟弟?

啊!没有!不是他。李净什么也没说。这些是小慧告诉我的。

新元一着急又提起了方小慧,刚说完又觉得不妥。

啊!原来还是和小慧哥有关。亦叶仔细地看着哥哥。

小慧哥还说了些什么?

小慧说……话到嘴边,新元又止住了。怎么能对叶妹说出小慧那天的原话呢?他说……,你认识李洁已经很久了,是吗?

是的。

什么时候认识的?

亦叶一下子想起了大串联。不过大串联时她认识李洁,李洁并不认识她。真正谈得上认识还是后来工宣队进校……

三年前吧!具体的日子记不清了,反正……是在你们下乡前后……”

新元相当相当地吃惊了!三年前,那就是说,叶妹还不到十五岁!

……,怎么会认识一个工人呢?咱们松园……,没有一家是工人……”

是的,哥!咱们松园是没有工人。我认识李洁完完全全是偶然的。他是我上的那所中学,也就是9876工厂的子弟中学,工宣队的队长……”

认识李洁最初的那段日子,在亦叶的心灵深处留下的烙印,悲惨多于欢乐。亦叶并不十分情愿回忆那段时光。

但新元却咬住不放。

说具体点,叶妹!他是工宣队长,你只是普通学生。你……怎么会和他熟悉起来的呢?

是啊!哥!我……有时自己也纳闷。那天欢迎工宣队进校的大会,我要是没去,可能也不会认识他。可是我偏偏去了,而且还坐在第一排,就坐在他边上……”

后来呢?

后来,他让我进大批判组,还想让我……亦叶使劲把入团两个字咽了进去。一提起这两个字,她就像吞了一只苍蝇一样难受。

再后来呢!

再后来,我进厂了!再后来,我又得下乡!再再后来,我就病了!再再再后来,我就进了竹篮医院!再再再再后来,你就给我打电话,让我回来,一一交待认识李洁的经过……”

亦叶闭上嘴,生气地看着哥哥。在家当最小的孩子真是憋气!比你大的都可以随便管你,而他们自己却可以为所欲为……

叶妹!新元看出了亦叶的不高兴,他尽可能和颜悦色地把话谈下去。主要是因为你还太小,又是……女孩子。这世界上有好多坏人……”

我知道,哥!这世界上要是没坏人就进入共产主义社会了!那毛主席他老人家发动这文化大革命……不是吃饱了撑得慌?

那个李洁……,后来还一直跟你有来往,对吗?

哥!亦叶没有任何兴趣再接着谈下去。我今晚要上十个小时夜班,回头我还得找一趟美美才能回竹篮镇。我不想再回答你的问题了!你就干干脆脆地说吧,小慧哥究竟想知道些什么?

新元想了一下,实在找不出更迂回曲折的询问方式,只能直接问了。

叶妹,你……别生气!小慧其实一直对你很好……”

这些我比你知道得更清楚,哥!我已经很感激小慧哥了,从来没指望他对我更好,像你对英英姐,梦帆哥对我姐那样!

……我就直说了,叶妹!

新元带几分歉意地看着亦叶。

“……小慧在你住的小屋外面,亲眼看着那个李洁进去。而且还脱了衣服,上身已经脱得精光,只剩下脱……”

好容易把这几个最难说的字说完,新园紧紧地咬住嘴唇,脸一下变得煞白。他想看看亦叶的反应。但又怕,怕小叶妹真做了什么不该做的坏事!

亦叶的脸几乎立即就失去了血色。新元的心一下子紧缩在一起。

啊!原来哥哥想问的竟会是这样一件荒唐的事!看来小慧哥对我连最最起码的信任都没有,而且也丧失了我对他的信任。他滥用了我基于信任才给他的,能随意接近我的小屋的权利!

说话呀,叶妹!新元沉不住气了。

那我告诉你吧!哥!

亦叶一开口,神情就完全恢复正常了。

李洁在十月份曾带队去拉练。拉练回来的途中遇上了暴风雨。他为了救别人自己负了重伤,被抬到竹篮医院。是我给他缝合治疗的。我给他缝合的方法是我爸回来休假时教我的。李洁在竹篮医院只住了四天就回厂了。回厂之后他的伤情恶化,又住进江夏附二院。美美的妈妈,罗阿姨,给他做的特护。内外科有四名教授给他会过诊。他伤口拆线之后我一直没见过他。但是我必须亲眼看看他的伤口,才能知道自己缝合的伤口愈合的情况。是我打电话让他到竹篮镇去的,我要检查他的伤口。他伤在背部,当然得把衣服都脱得精光……。你可以告诉小慧哥,如果李洁受伤的部位碰巧是外生殖器,那我也得让他脱裤子!……我每天在注射室上班,病人进来说的第一句话就是,脱裤子!上床!这事一点也不值得大惊小怪。……你还可以告诉小慧哥,最近我一直在寻找机会,给男性患者导尿。我必须学会这些,这是我的工作,和他在台上唱歌、跳舞一样……”

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话,亦叶的脸涨红了,有点喘不上气了。

新元上前轻轻地拍着她的背。叶妹一说,新元想起来了。去年秋天,他和美盼也参加了燃化局组织的拉练,还学习过那篇文章。

原来这李洁……,就是那只轰动一时的暴风雨中的雄鹰!

“……算了,叶妹!说明白就行了。别为这事生小慧的气!他对你是一片好心……”

告诉小慧哥,我记住了他的好心。我会回报的!

另外,叶妹!亥生和向阳都招工进地质局了,就在你们竹篮镇上。

新元想换一个话题,让气氛缓和一下,但是已经没有用了!

亦叶走出了哥哥的房间,她没有时间,也没有兴趣再谈这些无聊的事。她要赶快去找一趟美美,然后争取回竹篮镇吃晚饭。这样吃过晚饭还能稍微睡一下。

(未完待续)

老钱:小说连载《松园旧事》的开场白

第一卷《三柳湖畔》 简介 第二部《竹篮之恋》简介

上一节:战旗钢花 (上)- 《竹篮之恋》连载之十八

下一节:曲径通幽 (上)- 《竹篮之恋》连载之十九

老钱:《松园旧事》- 中国二十世纪的《清明上河图》

老钱涂鸦集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献花
快速回复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安全校验: 答案:168 登录会员无需填写, 游客显示3组IP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