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541阅读
  • 0回复

曲径通幽 (下)- 《竹篮之恋》连载之十九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老钱
 

只看楼主 正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7-05-22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如果您现在使用手机,请将这个2维码存入相册,再打开微信,扫一扫,点击相册。

.《松园旧事》第二部《竹篮之恋》连载之十九
十九 曲径通幽 (

这之后的十天,方小慧又回了松园几次,和新元倒说了不少话,却一次也没遇到亦叶。赛完球回到竹篮镇,他所在的演出队为庆七一马上要下去演出两周,他唯一还能休息的,只有六月二十五号这一天。

吃过午饭,方小慧骑上车去竹篮镇。

骑到竹篮河边,方小慧停下来。在心里,他虽对李净和李洁感到内疚,但并没有原谅亦叶。五月一日,他分明是在亦叶的书桌上留的纸条,让她五月十九日务必在松园等着。那一天是个星期三,照新元说,亦叶几个月来一直换休在星期三。而且新元说,亦叶几乎每周都要和同事们换班,为了回医学院听课。那一天,她明明回了松园,却没有在家等。她甚至对新元提也未提一句小慧哥约了她看球的事。

方小慧绝不相信亦叶会像新元所说的那样,没看见那张纸条。她一定是有意不去的。而且没有别的原因,仅仅只是为了避免她自己在李洁,李净面前的难堪!那一天,要是亦叶去了,方小慧的心情不会那样坏,以至于最后在李净面前控制不住自己!

想起两年前,带着亦叶看球,回松园后亦叶在银色的月光下为自己揉腿的情景,方小慧的心中充满了酸楚和苦涩。

叶妹!叶妹!你……这个没良心的坏孩子!

方小慧对着竹篮河大声地喊了一句,上了竹篮桥。

两分钟之后,方小慧到了竹篮医院的后门。

方小慧掏出钥匙,却发现后门的锁芯换了。肖婆婆和分田不会无缘无故地换锁,这一定是叶妹的坏点子。说不定……还是那个雄鹰帮她换的!后门边有一棵粗壮的老槐树,要是想爬,方小慧两分钟就能爬上去。但是穿着这身军装爬树……总不好!方小慧深吸了一口气,腾空跳起来并在空中停留了半秒。越过铁门,他清楚地看到亦叶的小屋。里面静悄悄的,院子、门、窗和两个月前比,没有任何变化。只是大白天,屋里不开灯,从外面看,什么也看不出来。甚至无法断定,亦叶在不在。方小慧把自行车锁在后门边,从前面进去。

竹篮医院的职工正做大扫除。肖婆婆也在做。

肖婆婆,您也在做清洁呀!

啊!是她表哥来了!你……怎么今天走前面?

您把后面的锁芯换了,我开不了……”

啊!这个死菜叶子,她一定是忙昏了头,给忘了!是她要换的。她说她把钥匙给弄丢了,怕贼进来。……配好了,她拿走两把,说一把给你……”

方小慧已经想到,现在一听全明白了。

……知道菜叶子……她上什么班吗?

她上夜班,在屋里睡着的。你上去看看,要是上了闹表,她自己会起来吃药。你就别叫她。

方小慧点了点头。

穿过食堂,进后院上了楼。一推门,方小慧发现,亦叶小屋的门装上了锁。走近窗子看时,方小慧发现窗子里面多了一层白布。那白布把原来窗帘和玻璃之间的缝隙全都遮得严严实实的了。现在就是把鼻子贴在玻璃上,也什么都看不见。

这个坏叶妹,做起事来还真绝!

不过……没关系!你不是上夜班吗?我今晚就来陪着你!

方小慧没有再上食堂和肖婆婆打招呼,直接从后门出去了。

回团之后,方小慧过了两个小时戏,就回寝室睡起觉来。他下决心蓄精养锐,晚上陪着亦叶上夜班。

亦叶这一觉睡得十分解乏,从中午十二点半一直睡到晚上九点。天热了,哮喘发得不那么频繁,中间不用再上闹表起来吃药。熊家畈有乡亲娶亲,肖婆婆带着分田去吃喜酒。亦叶的晚饭已做好,温在蒸锅里。吃完晚饭,也差不多该接班了。农场放批判电影,十点开映。十点半,亦叶就把该做的事做完了。她夹着一本谢大任主编的《医用拉丁语》到药房去找郑育。

“……在看什么书,亦叶?

郑师傅,我听说您懂拉丁语。拉丁语好学吗?

郑育看了看亦叶手中的书,笑了。

我哪敢说自己懂拉丁语呀!只不过是因为在药房工作,才自己看了一点。你……要是把你拿的这本书自学完,然后全部记住,你的拉丁语水平就超过我了。

那您觉得……,拉丁语……有必要学吗?

嗯!郑育沉吟了一下。照我看,……不是特别必要。不过拉丁语是一门书面语言,不需要发音。这本书也不厚,你可以自己看一遍。记住拉丁语医学常用词汇的拼法,变格和处方上的缩略语……,就够了。倒是英语,你……岁数还小,下点功夫学,将来会有用的……”

亦叶把《医用拉丁语》合上,塞进工作服的口袋。

拉琴吧,郑师傅!

郑育从药架上取出琴盒,拿出小提琴。

想听什么?

您拉什么我就听什么。您拉的,我都想听!

亦叶一边说,一边把椅子往后挪,挪到接近取药的小窗口才背对着窗口坐下来。

……干吗坐到那儿去了?

……对松香过敏,郑师傅!

郑育转身,把背对着亦叶。琴声响起,那是一段亦叶童年的时候听过许多次的曲子。旋律极美,却没有任何矫揉造作,炫耀技巧的地方。过老师曾说,那一段曲子用什么乐器都能演奏,但亦叶还是偏爱小提琴。琴声悦耳,亦叶觉得呼吸通畅、平稳,浑身上下每一个地方都舒适无比……

困了吗,亦叶?

啊!没有!郑师傅!我……不是困了,而是醉了。我发现您的琴声能治疗我的哮喘病,比……激素还有效!

郑育笑了。

亦叶,你……会唱歌吗?

……倒是唱过歌,但照您的标准是不是属于会我就不知道了!您刚才拉的这支曲子我不会唱,这是舒伯特的小夜曲。过老师说过,这支曲子在德语中是有词可唱的,可惜……我没学过德语。

郑育没说话,又拿起了琴。这一次他拉的是亦叶会唱的,那是伟大领袖的《蝶恋花·答李淑一同志》。

跟着我的琴声唱吧,亦叶!唱歌是一种宣泄,能起到宣肺理气的作用。

亦叶站起来,跟着郑育的琴声唱起来。唱完《蝶恋花》郑育又拉起琴,这是亦叶没听过的曲子。郑育拉了两遍,自己唱起来。郑育唱的是英语,亦叶听不懂。

来!亦叶!跟我一起学着唱,也学学英语。

Way down up on the Swanee River,

Far, far away,

There’s what myheart is turning ever,

There’s what theold folks stay,

All up and downthe whole creation,

Sadly I roam,still longing for the old plantation,

And for the oldfolks at home,

All the world issad and dreary,

Everywhere Iroam,

Oh! darkies howmy heart grows weary,

Far from the oldfolks at home.“

这首歌的旋律简单,郑育唱了两遍,亦叶看着谱就能唱了。只是要把这些还不太懂的英语塞进旋律不太容易。

郑师傅, 这是一首……”

这是一首美国民歌,是一位黑人写的。你仔细听听,再自己试着唱唱。你会发现,它很像一段京剧中的二黄慢三眼。……人类的音乐其实在很多地方是相通的……”

人类的音乐有相通之处,亦叶倒相信。但是从这首英语歌中能听出京剧的二黄慢三眼,亦叶却十分怀疑。亦叶听京剧一向是随心所欲,从未下意识地去记板式和调式。现在唯一能想起的一段二黄慢板是小慧哥唱过的几句:

党对我寄托着无限希望,

支委会上同志们语重心长。

千叮咛,万嘱咐给我力量,

一颗颗火红的心暖我胸膛……

然而这几句二黄慢板和那位美国黑人的歌……能连得上吗?亦叶半天没说话,呆呆地看着谱架。

看到亦叶的认真劲,郑育笑了。

你在想什么,亦叶?

这首黑人的民歌和咱们的二黄慢板……我实在连不上。

算了,亦叶!我也只是随便说说。艺术欣赏是个见仁见智的东西。你觉得连不上那就连不上吧!再唱一首别的歌吧!

亦叶倒有些不好意思了。

郑师傅,还是您唱我听吧!我有好多年没学过新歌了,只会唱……毛主席语录歌……”

你要愿意,就唱毛主席语录歌也行。有不少语录歌谱曲谱得并不差。说实话,给语录歌谱曲并不容易。语录是口语化的东西,没有韵律……”

亦叶不说话。和郑育在一起,她的潜意识中是想听点别的东西,实在唤不起唱语录歌的热情。

唱吧,亦叶!你唱两遍,我就能记下来,拉琴……

亦叶想了一下。

郑师傅,好几年前,我唱过一首歌,旋律挺好听的,有种说不出的庄严肃穆的味道。可是现在想了想,这首歌还不是毛主席语录,而是林副主席的语录……”

不管是谁的,你觉得好听就唱。

郑育拿出两张处方签,亦叶开始唱了。

毛泽东同志是当代最伟大的马克思列宁主义者。毛泽东同志天才地,创造性地,全面地,继承,捍卫和发展了马克思列宁主义。他把马克思列宁主义提高到一个崭新的阶段……”

……觉得好听吗?郑师傅!

你说得不错,亦叶!这歌让我想起童年时在教堂唱诗班中听的歌,还真有点庄严肃穆的味道。

郑育拿起琴,开始缓缓地拉这首歌的旋律。亦叶看着郑育,心中一时感慨万千。

郑师傅,我有时想,您……真可惜!您学作曲指挥的,却跑到这小药房里来工作……”

话刚一出口,亦叶就后悔了,怎么能随便就说……郑师傅是学作曲指挥的呢?

果然,郑育不说话了。他背对着亦叶,呆呆地站了老半天,才把琴放回琴盒。

郑师傅,我……不该说您是学……”

……一定是看了……我的材料吧,亦叶!

是的,郑师傅!

亦叶难过起来。她珍惜和郑育的这种淡淡的,不露痕迹却在许多地方能相通的友谊。在心里,她其实早就不把郑育真正当阶级敌人了。

……一开始就为您的琴声惊诧。后来……,又想起在学习班里见过您……。最后……,我就专门去看了看……您的材料……”

过了老半天,郑育才转过身来。

今天太晚了,亦叶!改天,我……专门给你讲讲我的……故事吧!

郑师傅……”

亦叶的心中充满了歉意。她还想再解释几句。

郑育却走到取药的小窗口向远处看了看。

“……亦叶,你快回去!你那边好像来了一个急诊!

亦叶回过头从窗口往外一看,注射室门前的侯诊椅上果真坐着一个病人。

郑师傅,下次夜班再见,我走了!

郑育点了点头,亦叶飞快地离开了药房。

候诊椅上坐着一个青年男子,一只手捂着前胸,另一只手放在大腿上,支撑着头。

你是来看急诊的吗?是不是胃疼?

是的,叶妹!我是胃疼!

听着这熟悉的声音,亦叶大吃了一惊。

小慧哥,你……”

亦叶伸出手,压在方小慧的上腹部,方小慧抬起手,把亦叶的手压在下面。

小慧哥,能……站起来吗?

亦叶想扶方小慧,方小慧却自己站了起来。

不用扶我,叶妹!我自己走!

亦叶让方小慧躺在治疗床上,拉上白帘子,关上注射室的门。

“……小慧哥,疼得很厉害吗?

亦叶用手轻轻地在方小慧的伤口上压了压。

方小慧闭着眼,没说话。

“……疼了多久了,小慧哥?

方小慧睁开了眼,那眼像平时一样明亮而有神,却完全没有以往的温柔。

疼了很久很久了,叶妹!再过一个月,就……整整四年了!

方小慧的话像利剑一样刺进了亦叶的心。她的身子哆嗦了一下,嘴唇哆嗦了一下,放在方小慧腹部的手也哆嗦了一下。几个星期以来心头沉积的那些对方小慧的怨恨一下消失得无影无踪,亦叶忍不住把头埋在方小慧的胸前。

我是说,……这次,你疼了多久了,小慧哥!

这一次疼了半年,叶妹!

啊!半年?

亦叶只觉得鼻子一阵阵发酸。

……你怎么不早点去看?

方小慧抽出自己的手,让亦叶能把脸紧紧地贴在自己的胸口上。亦叶的焦虑、亲昵、忘情;亦叶不会掺假的眼神和那已经快要涌出来了的泪水,马上就要把他全部融化了。要想让心中的那道防线不崩溃,方小慧只能紧紧地咬住牙关,不看亦叶。

“……我去看了,叶妹!还在医院里住了好几个星期。胃疼、胃出血、头疼、发高烧。医生先说我得了肺炎,后来又说我得的是脑膜炎,还抽了脑脊液……”

啊!

亦叶惊叫了一声,忍不住更紧地贴在方小慧的胸口上。

“……那几天我躺在病床上,胃疼、头疼、腰疼。 浑身上下,说不出的难受。我就想,我死了,变成了鬼魂,也要去找叶妹,不让她……在人世上活得那么自在……”

小慧哥……“

“……医生问我是怎么负伤的,我说是舍己救人。不过没人向我学习,也没有记者采访我。因为我救的不是同志,不是阶级兄弟,而是亲人。我救的是我的妹妹!一个傻妹妹!也是一个坏妹妹!

亦叶不再说话,但方小慧知道亦叶在哭,他胸前的衬衣已经被亦叶的泪水浸湿了。要是放在以往,方小慧早就不忍心了。亦叶的呼吸道极度敏感,一哭就会发哮喘。从童年时代起,只要亦叶一哭,方小慧无论什么事都让着她。

可是今天,方小慧实在是太气愤了!想起那天的球赛,想起后院的门,想起亦叶小屋门上的锁,窗子上的白布,方小慧就觉得浑身冰凉得好像血液都凝固了!

“……五月十九号你明明回了松园,却不等我!你跟你哥提也不提我要回来接你。……你把后院门上的锁换了;把你自己的小屋装上锁;还用白布把窗子蒙上……。浪费这么多时间,其实就只为防我一个人。一个用生命救过你的人;一个像你爸、你妈、你哥、你姐一样天天都想着你、惦着你、关心着你、爱着你、盼着你健康的人……”

亦叶无法控制自己,她呜呜咽咽,大声地哭起来。

“……其实你就是想防着我,也防不了,叶妹!我……真要想把你怎么样,不要两只手,用一只就够了!就是现在,你能防得了我吗?只是……,我不会把你怎么样,叶妹!……我实在是没法明白,为自己觉得挺冤的。咱们认识十多年,我……一直把你当作我的亲妹妹一样珍惜、爱护。而你认识……别的人……才几天……”

亦叶终于喘不上气了。她挣扎着站起来,张大嘴,艰难地呼吸着,额头上沁出密密麻麻的汗珠。方小慧的心一下紧缩起来。他翻身下床,把亦叶抱起来,放在床上,轻轻地拍着亦叶的后背。

“……别生我的气,叶妹!我……不该说你!你的药呢?

……要打针,小慧哥……”

方小慧急忙把亦叶抱到治疗桌边。亦叶挣扎着为自己注射了一支肾上腺素。几分钟后,呼吸平稳了。亦叶却觉得心慌、头疼,她把头靠在治疗桌上。方小慧把她抱回床上,让亦叶靠着自己。

亦叶闭着眼靠在方小慧的胸前。休息了一会儿,她睁开眼,伸出一只手,抚摸着方小慧的胸口。

小慧哥,还……疼吗?

不疼了,叶妹!

方小慧用手绢擦着亦叶额头上,脖子上的汗水。

“……我这胃疼……全是让你给气的。今天出了气,也就不疼了!

亦叶垂下手,抽抽着鼻子又开始哭。

啊!叶妹!别哭,别哭了!我的气已经出完了,不会再说你!

……干吗在我哥面前……乱说呀,小慧哥!

别说话,叶妹!趁着没病人,闭上眼,也闭上嘴,休息一下!

亦叶休息了几分钟坐直了身子。

“……算了,小慧哥!我……已经舒服了,不喘了。你……走吧!要不,太晚了。

方小慧从口袋里掏出表。

你看看,几点了,叶妹!

亦叶一看,已经是清晨两点了。方小慧回不去了。

……在椅子上等了多久了,小慧哥?

我知道你是十点接班,刚接班会忙,所以十一点才来的。我听见你在对过什么地方唱歌,没去叫你。我想你总会过来。结果等着等着,我就觉得胃……难受起来……”

小慧哥!小慧哥!

亦叶更紧地贴着方小慧的胸口。

方小慧用两只手的掌心轻轻地揉着亦叶的太阳穴。

头疼吧,叶妹!

嗯!亦叶用手玩着方小慧胸前衬衣上的纽扣,衬衣上有一大片被她的泪水浸湿的地方。小慧哥!我……把你的衣服弄湿了,是不是凉呼呼的?

没事,天热,一会儿就干了。……现在光流眼泪;小的时候,你还在我的衣服上流过鼻涕呢!

亦叶俯在方小慧的胸前,不好意思地笑了。

你睡一会儿吧,叶妹!我反正回不去了,就坐在这儿帮你看着。有病人我叫你!

不!小慧哥!还是你睡吧!我晚上反正老发病,习惯睡一会儿醒一会儿地睡短觉。你不习惯熬后半夜,今天不睡,明天会一整天都困的。你上我的小屋去睡吧,小慧哥!

方小慧还在用手揉亦叶的头,一听亦叶说她的小屋,笑了。

怎么,又同意我进你的小屋了?不防着我了?不怕我……偷你的东西?

偷吧!你偷吧!小慧哥!只要有你喜欢的东西,你就偷吧!

那小屋里没我喜欢的东西,叶妹!方小慧亲吻着亦叶的秀发。我喜欢的东西……就在我跟前……”

去睡吧,小慧哥!我给你钥匙,我的小屋的和后院的。你睡上铺下铺都行。上铺有蚊帐。不过我屋里没什么蚊子……”

方小慧拿着钥匙走进亦叶的小屋。下午他睡了一觉,原本晚上并不太困。可是这几个小时过得太舒心,他很久没有度过这样轻松,愉快的晚上了。倒在亦叶的床上,方小慧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

.

(未完待续)

老钱:小说连载《松园旧事》的开场白

第一卷《三柳湖畔》 简介 第二部《竹篮之恋》简介

上一节:曲径通幽 (上)- 《竹篮之恋》连载之十九

下一节:欲罢不能 (上)- 第二部《竹篮之恋》连载之二十

老钱:《松园旧事》- 中国二十世纪的《清明上河图》

老钱涂鸦集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献花
快速回复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安全校验: 答案:168 登录会员无需填写, 游客显示3组IP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