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379阅读
  • 0回复

欲罢不能 (上)- 第二部《竹篮之恋》连载之二十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老钱
 

只看楼主 正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7-05-30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如果您现在使用手机,请将这个2维码存入相册,再打开微信,扫一扫,点击相册。

《松园旧事》第二部《竹篮之恋》连载之二十
欲罢不能 (上)

亦叶刚把方小慧送上楼,肖婆婆和分田就回来了。

肖婆婆,您怎么……还是回来了?

“……闹完新房就一点多了。分牛本来是张罗着要留我们住下了,结果他自己先醉了。我和分田没喝多少,就走着回来了。今晚怎么这么忙,菜叶子,还没睡?

今晚没什么事,肖婆婆!我没睡是因为……小慧哥……来了!

亦叶的脸红了,大大的眼睛里闪着兴奋的光芒。

嗬!看把你给高兴得!你那小灰狗哇!下午你还睡着的时候就来了一趟。你忘了给他后院的钥匙,他从前面进来的。

明天……您给做点好吃的,肖婆婆!小慧哥的胃……不好……”

肖婆婆扬了扬分田的手,亦叶看到了分田手中提着的一挂猪肝。新宰的,新鲜着呢!明早给你们做猪肝粉,行不?

行!行!分田,你上后面睡吧!都两点多了,没什么事!

清晨交完班,亦叶蹑手蹑脚地走进自己的小屋。

方小慧躺在下铺上,盖着薄毛巾毯,睡得正香。

李洁整小屋时,把亦叶的那张上下铺的木床挪到小屋的最里面。那里三面靠墙,黑洞洞的,大白天都能睡着。而方小慧还用衣架把衬衣和长裤挂在床头,挡住唯一可能射过来的光线。亦叶把衬衣和长裤取下来,挂到床的侧面,屏住气,在床边看了看。方小慧穿着背心和裤衩,毛巾被盖着肚子,胳膊、腿却都在外面。天倒是挺热的,不会着凉。但是亦叶还是用手摸了摸方小慧的胳膊。胳膊凉凉的,像亦叶的手。方小慧是脸朝里侧卧着的,床虽然窄却仍有足够的空间能让亦叶坐下来。

亦叶刚想把头探过去看看方小慧的脸,方小慧却翻身过来,醒了。

啊!叶妹!早!

方小慧一把把亦叶搂住,亲了亲亦叶的脸。

睡得好吗?小慧哥!吃点早点再睡吧!

我睡得挺香的。不过,你要不进来,我还能再睡两小时。

那你……再闭上眼迷盹一下?

算了,醒了就起来吧!你把我的书包递给我,里面有我的球裤。

亦叶从书包里拿出球裤递给方小慧。

方小慧穿衣,洗脸时,亦叶看到了方小慧书包里那只久违的热水袋。那是两年前她自己亲手买,亲手缝的。只是,那热水袋鼓鼓囊囊的,亦叶用手摸了一下,热水袋的毛巾套里是折叠的几张纸放在一只小牛皮纸信封里。显然,那是几封信!亦叶的心中咯噔了一下,但她还是放了回去。

方小慧洗完脸,在院子里活动了一下腰腿,上楼来了。

亦叶躺在下铺上,看到方小慧进来便坐起来。方小慧用一只枕头垫在背上,让亦叶把头枕在自己的腿上。

困了吧,叶妹!

不困,小慧哥!昨晚上哭了一场,可是过后不知为什么……,觉得心里反倒挺……舒坦的。我原以为……,再难得见到你,更不可能单独和你呆在一起……”

方小慧的心头一下热起来,他低下头,亲着亦叶的脸。

叶妹!我……再不说你了,可是,你也别再……气我。咱俩……,咱俩和好吧!

方小慧把亦叶的两只手握在自己的掌心里。

可是,小慧哥!总有一天……,总有一天你会和……你的女朋友……成家的!那时……,你就……不能来看我了……”

我的女朋友?方小慧笑了。我自己还不知道,你怎么知道?

……看到了!

是在梦里吧,叶妹!

不,小慧哥!是在……竹篮河的对过。那一天你从我这儿走了,我出去追你,看到了你正胃疼……”

啊!叶妹!你知道我胃疼还跑走……”

方小慧想起那一天的情景。他一把把亦叶抱起来,搂到自己胸前。

“……那天我真是……差点儿死了,叶妹!我……怎么咬牙也站不起来,吐了好多血。……冰天雪地里,我……只能跪在地上。我看到你过来,还叫了我一声。可是后来……,你看到我那么难受,居然扭头跑了。你……,你怎么会这么狠心,叶妹?

方小慧闭着眼,咬着牙,使劲捏着亦叶的肩。

亦叶难过起来,用头在方小慧的胸前来回蹭着。

“……别生我的气,小慧哥!

亦叶把手伸到方小慧的背心下面,抚摸着方小慧受伤的地方。

那天……,我……没敢过河是怕……,是怕……你的女朋友会……不高兴……”

那个女兵,不是我的女朋友,是我们团学员队的一个学员。就算……是我的……女朋友,叶妹!我那么难受的时候,你也不该扭头走啊!咱们对阶级敌人还讲点人道主义,不是吗?而且……”

方小慧闭着眼,更紧地搂着亦叶,用脸颊亲着亦叶的秀发。

而且,我那天……整个是让你给气的。我来找了你好多次,没见着你。好容易见着你,你的心……整个被那个李洁勾走了,老半天都不理我……”

没有,小慧哥!我的心没有被……”

亦叶趴在方小慧的胸前,泪水一下涌了出来。

算了,别哭!

方小慧拍着亦叶的后背。

我不说你了,叶妹!别哭!再哭又该喘不上气了。咱们下楼,看看肖婆婆那儿有什么早点吃……”

吃过肖婆婆做的猪肝粉,亦叶勾着方小慧的脖子难过起来。

小慧哥,你……是不是要走了?

我今天……陪你一天,叶妹!不走!

真的!太好了!

亦叶高兴得跳起来,把自己吊在方小慧的脖子上不下来。

方小慧只得把亦叶抱起来,命令她睡觉。

叶妹!你昨晚挺累的,闭上眼睡觉!不说话了!我陪着你睡,你睡上面。

偏不睡,小慧哥,偏要说话!我不上去,上去了,我就看不见你了!

可是……”

方小慧看着亦叶这张上下铺的木床,这木床窄极了,两人在一起就只能坐着。

“……这张小木床太小!要是换张大床,咱俩一块睡多好!

这句话完全没经过思考脱口而出,亦叶自己毫无知觉,方小慧的脸却一下红了,而且红到了脖子根。他把亦叶的头搬过来,对着自己。

“……傻叶妹,你……快十八岁了。以后……,不能说……,这种傻话了!你……怎么能和一个……男的……在一张床上睡觉呢?现在……不是小时候了!

亦叶一点也不在乎,搂着方小慧的脖子。

小慧哥,你……根本不懂科学!我看了好多书。我懂……性的生理和病态。我……知道生命的起源。咱们平时那么分男女界限,其实根本没什么必要!……男的和女的,如果光是像你说的,在……一张床上……睡觉,其实什么事也没有。非得……,非得……”

亦叶的脸终于红了,不再说话。她想起父亲让她看的那本让她忍不住地脸红心跳的书。还是父亲伟大!父亲不说,只让亦叶自己去看。那些东西还真是只能阅读,没法言传!就是只跟小慧哥一个人说,也没法开口!

哈!真是个……傻叶妹!方小慧忍不住笑了。“……你以为你懂什么科学,你这个小傻瓜!……松园的大人还净夸你聪明,天知道你的聪明被狗叼到哪儿去了!你……其实一丁点儿也没长大,你……其实什么都不懂!我把你当大人真是彻头彻尾的错了……”

说着,方小慧从背后搂着亦叶,让亦叶能坐在自己的腿上。亦叶搂住方小慧的脖子,把下巴颏搁在方小慧的肩上。方小慧抱着亦叶的后背,但却分明能感觉得到亦叶已经发育得十分丰满的胸部。一股强大的,简直有些难以克制的生命洪流,在方小慧的身体中汹涌澎湃。他的身子,他的手,他的嘴唇,在一种巨大的企盼中微微地颤抖。

老半天,老半天,亦叶迷迷糊糊地快睡着了,方小慧才算能平静地开口说话。

叶妹,……这世上……有好多坏人,你知道吗?

我知道,小慧哥!要是没坏人,咱们干嘛还整天跟着毛主席他老人家革命,搞阶级斗争呀!这话……,我哥已经说过一遍了……”

……是说,你对别的男人……,可不能说……,刚才那些傻话!特别是那个……李洁!

方小慧一提李洁,亦叶难过起来。她松开手,坐直身子,把手放在方小慧的肩上,不那么紧地靠着方小慧,撅起了嘴。

小慧哥,李洁不是坏人!

我一提李洁,你就这么不高兴。

方小慧仍然温柔地看着亦叶,用手抚摸着她的后背。

是不是你俩……,真……好了?

没有!我没和他……好, 小慧哥!不过……”

亦叶从方小慧的怀中挣脱出来,走到书桌边,在桌上堆的书和笔记本中找出了李洁借给她的那本诗集,中间还夹着李洁的信。回到方小慧身边,亦叶不坐方小慧的腿,坐在他的边上。好几分钟,亦叶摸着那本诗集,没说活。

叶妹!

方小慧摸着亦叶的肩。

……刚才说不过……什么?

我想说,小慧哥!

亦叶始终没抬头,声音越来越低。

我没和……李洁好。不过,我确实正在犹豫……,我……该不该……跟他好……”

叶妹!

方小慧又吃惊又难过,一把把亦叶抱起来重新放在自己腿上。

……还这么小,干嘛……要急着……跟别人好!我……敢肯定,你以前没这么想过!就是一年前,你也没这么想过!……你哥、你姐是有朋友,可是……都是咱们松园认识几十年的老邻居呀!

亦叶仍然低着头,抚摸着那本诗集。

说话呀,叶妹!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小慧哥!

亦叶半躺在方小慧的怀中,手中却紧紧地捏着那本诗集。

……说的不错。一年前我没想要跟李洁……好。就是半年前……,也没想过!但是五月底,他……走之前……借给我……一本书,还……写了一封信。自那以后……,我……常想他。这几天,我……,刚想……给他……回一封信……”

方小慧紧缩的心舒展开了。叶妹是个诚实的孩子,不会说谎!还好,她和……那只该死的雄鹰才好了……不过一个月。这事……,还完全有救!

“……说说吧,叶妹!你……究竟喜欢那个……李洁什么?

……这事真要一点点具体地说,亦叶觉得说不清楚了。

……。反正,他对我……挺好的……”

这世上,就他一个人对你好吗?

亦叶无言以对。

还有呢?

……能干,勤快。……这本诗,他……借给我的……写得很好……”

可是,叶妹!他爸爸、妈妈认识你吗?知道你的身体,你的病吗?

方小慧提起李洁的爸爸、妈妈,亦叶一下兴奋起来。

李洁最大、最大的优点就是这一点,小慧哥!他根本就没有妈妈!他六岁的时候,他妈妈就去世了!

方小慧紧咬着嘴唇,不说话了。

住院的那几天,方小慧以为自己完完全全地原谅了母亲。现在他才发现,要彻底地原谅母亲,还真困难!母亲那一次荒唐地责骂叶妹,一定深深地伤了叶妹的心,伤得比他,比所有人想象的,都要深得多!以至于叶妹……竟会把没有母亲,视为李洁最大最大的优点……

不知不觉之中,方小慧重新把亦叶抱住,而且越抱越紧。

方小慧用自己的脸触摸着亦叶的头,又轻轻地从亦叶手中抽走了那本诗集。

“……听我说,叶妹!别……跟那个李洁好!你……并不了解他;他更不了解你!你想看什么书,我帮你借。我从政治部可以开介绍信。随便什么书,批判的,内部发行的,我都能借到!把……李洁这本小破书……还给他吧!

方小慧说着就把那本小书凌空抛起。

啊!

亦叶惊叫了一声。

那书在空中优美地划了一道曲线,不偏不斜,不轻不重,正好落在亦叶窗前的书桌上,而且既没碰着台灯,也没碰着别的书,刚巧落在桌上一块空着的地方。

哈!扔得……真棒!小慧哥!

亦叶兴奋地鼓起掌来,鼓完掌便用两只手搂着方小慧的脖子亲了一下。

甩鞋!小慧哥!把你这两只鞋甩过去!要甩到洗脸架的前面,不准碰着门!

童年时,亦叶常常蹲在草地上看小慧哥和方叔扔棍、扔刀、 扔剑什么的。小慧哥十几岁就练得一手绝活,随手扔任何东西,想让它落在那儿,就能准确地落在那儿。更绝的是,小慧哥甚至连穿在脚上十分沉重的那种厚底靴,都会甩。

快甩呀,快呀!小慧哥!

方小慧笑了。

“……这鞋是球鞋,不是靴子,叶妹!没法甩!

甩吧!甩吧!就当它是靴子还不行!把鞋带松松不就等于是靴子了吗?

方小慧无可奈何地把亦叶放下来,自己站起来松了松鞋带,然后又看了看亦叶的床到门边的距离。

“……真不行,叶妹!你这屋太小,这鞋又……怪怪的,不像靴子!再说,我真的好多年没甩过靴子了。样板戏里用不着这些。……我要使劲大了,这鞋准得碰着门;我要使劲小了,这鞋根本飞不起来……”

试试看嘛!小慧哥!试试看嘛! 没准儿能甩起来……”

看着亦叶兴高采烈的样子,方小慧不忍心扫她的兴。他把鞋带调整了一下,既能用脚带起来,又能甩出去,然后试着用右脚先甩出一只。还好,正落在门边,底还朝下。

乌拉!

亦叶高兴地鼓着掌。方小慧接着又甩出另一只,正好对称地落在前面那一只的边上。亦叶欢呼跳跃地跑到门边,把鞋捡回来。

再甩一次,小慧哥!再甩!

.(未完待续)

老钱:小说连载《松园旧事》的开场白

第一卷《三柳湖畔》 简介

第二卷《竹篮之恋》简介

上一节:曲径通幽 (上)- 《竹篮之恋》连载之十九

下一节:欲罢不能 (下)- 第二部《竹篮之恋》连载之二十

老钱:《松园旧事》- 中国二十世纪的《清明上河图》

老钱涂鸦集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献花
快速回复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安全校验: 答案:168 登录会员无需填写, 游客显示3组IP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