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448阅读
  • 0回复

胡风分子 (下)- 第二部《竹篮之恋》连载之二十一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老钱
 

只看楼主 正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7-06-15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如果您现在使用手机,请将这个2维码存入相册,再打开微信,扫一扫,点击相册。

《松园旧事》第二部《竹篮之恋》连载之二十一
二十一 胡风分子 (

.

可是……,郑师傅!您……真的相信……,这世上有……真主一类的东西吗?

郑育闭上眼。休息了一会儿,又睁开了眼。

你提的这问题……挺难回答的,亦叶!假如我要说实话,难免再次冒犯真主。所以我……还是这么对你说吧!宗教这东西,在人生活得十分幸福美满的时候,显得挺……多余的。但在遇到不幸的时候却是必要的。人是地球上所有生存过的生物物种中,最残忍的一种。人世间的许多灾难……其实完完全全是人类自己的罪孽造成的!但是当你没有力量与这种罪恶抗衡,或者根本没有这份良知和意愿去认识这种罪恶的时候,你就不妨把这种罪恶归结为某种超自然的力量。……我相信,我母亲要不是虔诚地信奉着伊斯兰教,在我出事之后,她早就郁郁而终了。而现在,她不仅还活着,还活得健康、充实。她整天在家感谢真主的仁慈……”

可是,亦叶仍然不甘心,也不明白。真主既看不见、又摸不着,您的母亲……,怎么能知道他的……仁慈呢?

真主以及真主的仁慈,亦叶!完全是一个信则灵的东西。只要你愿意,你尽可以把世间所有的东西都朝好的方面去想,然后把这一切全都归于真主和他的仁慈。比如,我的外祖父、外祖母、我的父亲都在抗战胜利前后去世了。特别是我的父亲,才四十多岁。人……活着多好啊!可是我母亲却为他们在解放前就去世了,而感谢真主的仁慈,认为这是真主不忍心看到他们遭受一九四九年之后的劫难而把他们召唤回去了。再比如,我母亲本来一直在我外祖父当校长的那所学校任教。解放以后,她却被调到一个伊斯兰教协会的新办的图书馆当管理员。她认为这也是真主的仁慈。那个学校中和我母亲年纪一般大的老师,文化革命开始时被红卫兵打死了好几个。而我母亲在图书馆中一直到今天都安然无恙。……有闲暇的时候,我仔细回忆过自己走过的路,有时还真不得不承认,真主确确实实是仁慈的。我在农场那三年,根本没怎么劳动。那时政府正封妓院。妓女们能歌善舞,长得又漂亮,人又温柔。我的任务是整天教她们唱革命歌,跳革命舞。要是在万恶的旧社会,想和那些美丽的妓女们呆在一起,还得论着天,甚至论着小时地花钱。你说,这不是真主的仁慈是什么!……等我刑满释放,到医院工作之后,那些右派们进场了。看着那些文弱书生们在山上搬石头炸山,浑身灰蒙蒙,两手血淋淋的,我能不为他们的悲惨和我自己的幸福感谢真主的仁慈吗?……一九五八年大跃进,我几乎成了竹篮镇上的宣传部长。镇上的标语口号都是我写的,镇上的人民群众们高唱的许多歌曲都是我在竹篮镇周围的乡间收集整理改编的。作曲系的学生们要想下乡采风,还得通过领导们的批准、组织。而我却终日生活在这民风淳朴的青山绿水之间。我要是还不感激真主的仁慈真是有点天理难容了……

英英一直没说话,亦叶也沉默着。

药房的夜,万籁俱寂。

亦叶!我……总算把我的故事……讲完了。听了我的故事,你也一定会为你的幸福生活感谢……真主的仁慈吧!

是的,是的!亦叶老老实实地点着头。和您相比……,我才发现,我……真的一直生活在人间……,有时甚至……,还生活在……天堂。亦叶想起了方小慧,想起了自己曾以为是天大的那些委屈。和郑师傅的遭遇相比,自己经历的一切其实都是微不足道的!

但侧过脸看着英英,亦叶的眼神暗淡起来。可是,郑师傅!您……知道吗?我嫂子…………下过地狱的……”

英英低下头。郑育这才抬头看了看英英。

“……你们这个岁数的人都碰上了上山下乡,那……算不得是下地狱……。所谓下地狱,是和在人间和上天堂相比较而存在的。如果同时代的人都下了地狱,那地狱也就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地狱了……”

不!郑师傅!我和我嫂子从小门对门一起长大。我说她下过地狱,指的不是上山下乡。她爸、她妈…………自杀了。她……在松园……再也没有家了……”

啊!郑育看着英英,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又缓缓地开了口。自杀的人要想离开这个人世,一定都有自己的理由!千万不要谴责他们不热爱生命。真正不热爱生命的,是那些在人世间制造罪恶,从而把美好的生命搞得不堪忍受的人……”

亦叶的脸一下变得煞白。在想到英英的父母的同时,她想起了袁拐子。那时自己查账,一定把别人的生命也搞得不堪忍受……

郑育的目光却一直环绕着英英。

“……你的父母将来有可能平反昭雪,但也可能永远这样不明不白地死去了。不要抱怨他们,更……不要忘了他们。为了你的父母,你应该更坚强地活下去,并且,让自己活得更好。……我没见过亦叶的兄长,但看到她,我能想象你的丈夫的出类拔萃。父母去世了,但世上至少还有一个优秀的男人在……爱着你,而且这个男人还有这样一个可爱的妹妹。你……怎么能说自己,……没有家呢?

英英的脸红了。

郑师傅!叶妹……是胡说。我比叶妹只大两岁,我和新元哥……还没……结婚……”

郑育还是那样平静地看着英英,和蔼地微笑着。很明显,这孩子的情绪已经比刚开始好多了。

那就赶快结婚吧!结了婚,有了一个新的家,你会活得更充实、更振作。经历了地狱的苦难,你将来会更珍惜人世间和天堂中的幸福……”

亦叶悄悄地注视着英英。英英的脸上浮着羞涩的红晕,眼中跳跃着幸福的憧憬。亦叶暗暗松了一口气。明天,英英姐一定能睡得着觉了。

郑师傅!您知道,我今天带我嫂子来上夜班,是想让她听……您拉琴。没想到您……讲了一晚上故事……”

啊!你们想听琴,我岂有不拉之理!感谢真主的仁慈,让我在这样的时候,这样的地方,还能遇到知音!

郑育打开琴盒,拧紧了弓上的马尾,抹了抹松香,背对着英英和亦叶。悠扬的琴声划破了寂静的夜空。英英身体好,身材也好,和美盼一样,她虽然从小就喜欢跳舞却不十分喜欢听音乐。郑育一曲拉完,她只觉得清新悦耳,却不知何意。亦叶在一旁调皮地笑了。

好啊!郑师傅!您今天是存心想糊弄我们。

郑育也笑了。不!不!亦叶!我今天这曲子和你无关,完全是为你未来的嫂子而拉的。你带她上竹篮镇来,不就是为了给她散散心嘛!

英英不解地看着郑育。

郑师傅,您……拉的是一支什么歌曲?

郑育看着亦叶,笑而不语。

别问了,英英姐!郑师傅拉的不是什么正经小提琴曲。那本是一段吹腔。说的是,把袈裟扯破,埋了藏经,弃了木鱼,丢了铙钹,下山去寻一个年少哥哥。还说……,将来……生一个孩子多快活……”

哈!哈!哈!

三人放声大笑。

死叶妹!

英英狠狠地掐着亦叶的肩,脸涨得通红。这几天疲劳、悲伤、憔悴的神色消失得无影无踪。

行了!行了!亦叶!想听我的琴,来日方长。咱们下次夜班还能见。现在时候不早了,带着你嫂子回去睡吧!抓紧时间还能休息一,两个小时……”

亦叶带着英英回到注射室。英英开始打呵欠。亦叶看着桌上的钟已经是凌晨四点半了。她下决心着英英,不让她睡!

终于到了八点,交完了班,亦叶背上小包,打算陪英英回松园,被英英拦住了。

叶妹,我的心情好多了。这一夜,跟着你上夜班,我真是……大彻大悟!你别送我了。来回跑得怪累的。你就在你的小屋里睡吧!

英英姐!亦叶动情地搂住英英。郑师傅说的是对的!你今晚回去就跟我哥说,你俩……结婚吧!我们这个大家庭再怎么也不是你的家。只有你和我哥结婚,你俩自己的家……才是你真正的家!

死叶妹!你又来了!

英英的脸红了,却没有再掐亦叶。

亦叶在小屋里睡到下午起床,桌上放着一大包蛋糕,那是英英走到车站买了,又专门送回来的。

丈夫回W市休假的这几个月,时间过得飞快。叶慰余觉得自己的心情从未像现在这样舒畅,做起事来也从未像现在这样得心应手。自从丈夫回来,叶慰余再也不害怕教材的审批过程。丈夫天生有凡人莫及的大智大慧。他精通专业,头脑中却同时能绷紧大部分知识分子们根本没有的那根阶级斗争和路线斗争的弦。所有教材草案,只要经亦伯梅的手,不仅专业知识的讲述会变得生动活泼,而且从政治上看还步步紧跟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句句不离工农兵,章章节节紧扣三大革命的实践。教育革命领导小组每开完一次会,叶慰余回到丈夫身边,总要趁着没人,深情地亲吻丈夫。

在心里,叶慰余真是盼着时间能凝固起来。但时间还是一天天地匆匆而过。一转眼就到了九月中旬了。一想到再过几个星期,丈夫又要回三线,这一去又得熬半年,叶慰余便觉得心中一阵阵地发紧。

九月十七日是一个星期五。叶慰余正在给工农兵学员讲血液病的第一堂大课贫血概论。工军宣队指挥部突然派人来通知,要叶慰余立即暂停大课,去参加一个重要会议。叶慰余最讨厌,也最害怕开会。她对来通知的人说,这个时候停课,会影响工农兵学员的整个教学进度。叶慰余以为搬出了工农兵学员响亮的名字,工军宣队会肃然起敬。不料这一次却不同以往,来通知的人毫无通融之意,让叶慰余十分钟之内赶到工军宣队指挥部的门口集合。叶慰余只好无可奈何地停了课,匆匆收拾东西,赶到指定的地点。

一路上,叶慰余的心七上八下的。出了什么大事吗?谁……又要倒霉?

工军宣队指挥部门前停着一辆车,叶慰余一到,便有人招呼她上车。叶慰余上车后老老实实地在自己的座位上呆着。她不知道车要驶往何方,也不敢和人交头接耳。 车内气氛肃穆,其他的同行者相互之间也没有交谈。

叶慰余是一个天性十分十分单纯的读书人。她生活的空间出了家门不是进病房的门就是进教室的门。在W市生活了数十年,她仍然毫无方向感。睁大眼一眨不眨地紧盯着窗外变换的景物,叶慰余才算依稀辨别出了车行驶的方向。车驶过汉水桥,又驶过长江大桥,最后停在一座建筑物的前面。这是文化革命前E省的省委大礼堂。这所大礼堂对叶慰余来说是久违了。三年自然灾害结束之后不久,她曾在这里听过关于高等院校调整、巩固、充实、提高的报告。一九五八年大跃进时,高等院校招生也大放卫星。E省办起了名目繁多的各类大学,医学院的数目翻了一倍。最后,大学招生的人数竟然和参加高考的人数相等了!叶慰余这个从不关心政治的人能记住那次的报告,主要是那次报告直接提高了一九六二级学生招生的质量。只可惜,一九六二级进校的那批优秀学生,没来得及毕业,就碰上了文化革命……

步入省委大礼堂,在工军宣队指挥部的安排下找到了自己的座位之后,叶慰余就完完全全地放了心。在这所大礼堂传达的东西,毫无疑问只能是中央的精神。而中央的精神,会后一定是会发文件的。既是中央文件,当然绝不可能涉及江夏医学院的任何人。而既然不涉及自己认识的人,也就完全没有必要仔细去听!

叶慰余把左腿放在右腿上,然后把左手支在左腿上撑住头。右手按着口袋中的笔和笔记本。这是她数年如一日每次听政治方面的报告时,准备睡觉的姿势。支着额头的手正好遮住了眉眼,不管是从近处还是从远处看,都是一幅令人十分感动的,全神贯注的样子。

然而,这一次的报告却好景不长。

就在叶慰余迷迷糊糊即将入睡的那个瞬间,台上宣读中央文件的人却读出了一个让叶慰余惊心动魄、睡意全消的名字。那人读的分明是,林彪蓄意谋害伟大领袖毛主席,妄图进行反革命军事政变,抢班夺权,未遂,便乘三叉戟投靠苏修。以后,飞机在外蒙古的温度尔汗坠落,机毁人亡……

叶慰余的额头上几乎立即就沁出密密麻麻的冷汗。

除了那个全国上下,人人齐口敬祝身体永远健康的副统帅之外,还有别的什么人竟也叫林彪吗?这问题除了问丈夫外,没法问别人。叶慰余绷直了身子,一动不动地呆坐在自己的座位上,紧张地思索着。

坐在叶慰余左侧的是原江夏医学院的人武部长,一位和亦伯梅的年岁相当,文化革命前主要任务是给幼儿园和附小的孩子们讲故事的老红军。他用手碰了碰叶慰余。

刚才说的是谁?我没听清!

那人一碰叶慰余,叶慰余的身子忍不住哆嗦了一下。

啊!啊!好像是……说,有人……,有人想进行……反革命政变,想谋害……伟大领袖……毛主席。还好,说的是未遂……”

是啊!是啊!我也听到传达这事。但是说的是谁呀?

啊!说的是……,啊!说的是……”

叶慰余鼓了半天勇气还是不敢重复那个如雷贯耳的名字。万一……自己听错了,岂不是无缘无故地说了一句反动话?然而,满头银发的老红军问自己,不回答是说不过去的。

灵机一动,叶慰余用手碰了碰坐在她右边的人。

那人是附属医院的一位开电梯的工人。十多年一直在平凡的工作岗位上勤勤恳恳,兢兢业业地为病员和职工服务,从不休息节假日和星期日,是院里老幼皆知的活雷锋。文化革命前他曾和亦伯梅一起当过省级劳动模范,那时劳动模范分等级,那人是甲级,亦伯梅是乙级。江夏医学院革委会成立之后,那人是三结合中的稀有生物,工人代表!

……刚才听清了,说的是谁想谋害咱们伟大领袖毛主席吗?

叶慰余和颜悦色地轻声问着那位工人代表。

啊!我……,刚才……”

叶慰余刚一问出口,便发现那人比自己还紧张。那人面无血色,马上让叶慰余想起重度贫血的患儿。叶慰余不忍心再看第二眼。

至此,叶慰余自己的情绪倒缓和了许多。既是左右两侧的人都和自己一样,不敢说出这个名字,那自己听到的林彪二字就一定是确定无疑的了!

很快,叶慰余和她左右两侧的邻居们都发现没有必要再问了。台上传达文件的省革委会主要负责人明白无误地重复说出了林彪,叶群,甚至林立果的名字……

那个星期五的下午,叶慰余是上大课,并不是带实习。四点多,她就应该回到亦伯梅住的病房。亦伯梅一直等到发晚饭的饭车离开,未见叶慰余回来。亦伯梅静静地等着妻子,倒不惊慌。医生这个职业是什么事都可能发生的!本院可能来急诊,外院可能要会诊。此外,下大课后,学生可能提问题。可是看到叶慰余一直到晚上快八点才回病房,而且脸色苍白,一幅魂不附体的模样,亦伯梅的心中还是多多少少有些吃惊。

妻子在外人面前都不善于掩饰心中所想,在亲人面前就完全袒露无疑了。下午一定出了什么事,亦伯梅一边思忖着,一边轻轻地吻了妻子一下。

怎么今天搞得这么晚,慰余?……累了吧!

你吃了吗?伯梅!

没有,我等着你的。

你不该等我,一定饿着你了!

叶慰余说着飞快走到开水房,从蒸锅中取出亦伯梅热着的饭菜。

吃饭的时候,叶慰余一句话未说,仍是一幅惊恐不安的样子。亦伯梅也没有问。

叶慰余的全部思维,还停留在下午的会上。下午的会结束,回院之后,叶慰余又在工军宣队的指挥部开了一个多小时的会。工军宣队的指挥长在会上说,下午传达的文件是绝密文件。根据中央精神,先党内,后党外,先干部,后群众。在中央还没有把文件传达到基层之前,必须严守机密。在亲人面前也不准泄露。但同时,工军宣队指挥部又布置了一个和前述严守机密极相矛盾的任务,那就是要立即动手肃清林彪反党集团在意识形态领域中的流毒。所有林彪的画像、题词、 都要从公共场所中撤掉。所有公家和私人手头的林彪语录、指示、文章,全部要交回院革委会宣传部,统一销毁……

叶慰余费力地思索着,该……怎么办?

吃过饭,亦伯梅半躺在床上。

“……早点回去休息吧,慰余!我看你今天……是太累了,精神不好。

伯梅,叶慰余用手搂着丈夫的脖子,碰了碰丈夫的额头。今天发烧吗?

有一点低烧,不碍事。

累吗?

还好。

要是不累,我给值班的护士打个招呼,今晚……我扶你回松园睡吧!我……,有点事……想跟你商量……”

亦伯梅点了点头。叶慰余给护士说了一声之后,搀着丈夫回家了。

前一段英英病,全家人的心情都不好,家中也搞得忙乱不堪。多亏小叶妹把英英带到竹篮镇上了个夜班,英英的身体和情绪慢慢恢复正常。为了宽慰英英,新元上中班就带英英到厂里去,下早班就陪英英看电影,不管是《地道战》还是《平原游击队》。反正不在松园呆着,省得英英触景生情。

美盼大部分时间是在白家,柳妈和母亲已经睡了。叶慰余和亦伯梅回松园时,家中静悄悄的。但是叶慰余还是不放心。她把大门紧紧地锁上。到前、后平台上看了看、听了听。走进卧室又把卧室的门关上。最后连卧室那两扇因为亦叶的哮喘病而常年开着的窗子也被叶慰余关上了。

慰余,亦伯梅笑了。别那么紧张,咱们家……没人装窃听器!下午你一定是开什么会去了,对吗?出了什么事吗?

叶慰余仍然惊魂未定。她搂着丈夫的肩,把嘴凑到丈夫的耳边,用只有亦伯梅一个人能刚刚听明白的话语极轻极轻地开口。

……出了事,伯梅!下午是……,是林彪……死了!

啊!

亦伯梅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浑身上下都轻松了。

原来是他死了!看你的样子还真让我担了一下心,以为出了什么大事!

怎么不是大事,伯梅?他……原来一直是毛主席的接班人呀!

亦伯梅又笑了,他怜爱地吻着妻子的脸。

你呀、慰余!你……真是一个长不大的孩子,还不如小叶妹呢!国家大事你操那么多心干吗?现在的接班人无非就是过去的皇太子。死了九阿哥,还有十阿哥。跟咱们老百姓一丁点关系都没有!咱们上床睡觉吧!

可是……,伯梅!我看见今天开会的……,个个都挺紧张的。万一又像反右那样,从上倒下揪林彪分子什么的,咱们……怎么办?

亦伯梅沉默了一会儿,用手抚摸着妻子的肩,脸上原来轻松的笑容,一点一点地在消失。

“……算了,慰余!咱们……现在担心,没什么作用。咱们自己的能力,刚刚够咱们自己超脱苦海,不可能普度众生。我在三线出不了事。大不了就是这整个工程的上马是林彪的旨意,让它马上下马而已。那样我倒求之不得,可以早回W市!新元、美盼在工厂当工人。就是再来一次反胡风、反右,也不至于反到工厂,波及到普通工人身上!小叶妹工作的那个地方,不是什么正经单位,本来就春风不度玉门关!且不说那孩子……是个有心的孩子,大事聪明,不会出事!倒是你自己要小心谨慎才是。没搞明白的话不要问,不要说;没搞明白的事不要随便做。……不过,你这人天生没有棱角、没有个性,要是……抓林彪分子一类的真连你都抓上,那咱们这所大学恐怕真该关门了。行了,慰余!做做深呼吸、安定安定情绪,咱们上床吧!一会儿,孩子们就该回来了。

不!不!伯梅!我今晚还得把家中所有的林彪画像、题词、语录、文章清出来,明天交给宣传部。

亦伯梅只得起身,陪着妻子在松园四室一厅的寓所里轻手轻脚地转了转。

还好,家中和林彪有关的张贴物并不多。亦伯梅帮着妻子取下了一张林彪在天安门城楼上手摇红宝书,站在正统帅身后虔诚地微笑的彩色画像;一张在新元屋里贴了多年的题词,读毛主席的书,听毛主席的话,照毛主席的指示办事,做毛主席的好战士和一张在柳妈和母亲房间门上贴着的:人民革命是历史前进的火车头。做完这些,亦伯梅又帮着妻子把《毛主席语录》,《毛泽东思想万岁》一类的小册子中林彪的画像、题词、前言什么的小心翼翼地剪下来。叶慰余浏览了一下书架,书架上没有什么政治书籍。然后,她又把书桌两边的抽屉一一打开,检查了一遍。右边最下面的那只抽屉是亦叶的。其中大部分是亦叶最心爱的玩具。但也有几个本本。叶慰余先翻了翻亦叶的集邮簿,把其中所有林彪的邮票全部清除。然后,叶慰余有翻了翻亦叶的日记本,把所有和林彪有关的插页剪下。亦伯梅则在桌边把叶慰余编的儿科学教材从头到尾翻阅了一遍。按照工军宣队的指示,所有马恩列斯和毛主席语录都是用粗黑体印刷,在教材中十分醒目。亦伯梅很快就看完了。还好,那位尖嘴猴腮的副统帅,还没来得及抽出时间对儿科学发表什么伟大指示!

老俩口刚刚忙完,开门的声音响起,新元和英英回来了。

叶慰余关上台灯,拉着丈夫的手,蹑手蹑脚地上了床。

.

.

.(未完待续)

老钱:小说连载《松园旧事》的开场白

第一卷《三柳湖畔》 简介

第二《竹篮之恋》简介

上一节:胡风分子 (上)- 第二部《竹篮之恋》连载之二十一

下一节:邂逅野鼠(上) - 《竹篮之恋》连载之二十二

老钱:《松园旧事》- 中国二十世纪的《清明上河图》

老钱涂鸦集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献花
快速回复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安全校验: 答案:168 登录会员无需填写, 游客显示3组IP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