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134阅读
  • 0回复

邂逅野鼠(下) - 《竹篮之恋》连载之二十二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老钱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如果您现在使用手机,请将这个2维码存入相册,再打开微信,扫一扫,点击相册。

《松园旧事》第二部《竹篮之恋》连载之二十二
二十二 邂逅野鼠 (

……贵姓?是……哪个科室的?

看到亦叶呆呆地站着,什么也不说,袁也曙只好自己主动地没话找话。

我是护理部的。我叫……”

想起袁也曙刚才的举动,亦叶觉得那是最简单,最明了的方式,便也从口袋里掏出一支圆珠笔和一张处方签,写上了亦叶两个字,递给袁也曙。

噢!亦师傅!那孩子客客气气地说了一声。

亦叶准备回自己的小屋去了。既是无法道歉,也无法帮助别人,呆在这里只会影响别人工作。就在转身的那个瞬间,亦叶注意到袁也曙刚才站起身时掉在地上的那本小书。她上前捡了起来。那竟是一本薄薄的英语小册子。那就是说,那孩子刚才竟是在读英语!

亦叶相当相当地吃惊了!

她用手翻了翻,那本小册子既无封面,也无封底。亦叶看了一下 第一页上面印着的显然是一个故事。

My EarliestMemories:

I was born on aFriday at the twelve o’clock at night. The clock began to strike and I began tocry at the same time. Earlier that afternoon, my mother  had been sitting by  the fire feeling timid and sad. She saw astrange lady coming up to garden path. The woman did not ring the bell butlooked in the window, pressing  the endof her nose  against to glass till itbecame flat and white. She  startled mymother, who stood up too quickly and fainted. [1]

亦叶想起这段似曾相识的英语,她在新安三队时在小表哥叶亥生的床边的一本书上见过。这是缩写本的《David Copperfield是英国作家Charles Dickens的小说。那里面的故事,亦叶曾听叶亥生讲过……

这是……包棉签的废纸,亦师傅!

看到亦叶捡起那本书并认真地看起来,袁也曙拘谨但十分清晰地解释了一句。

开水房里堆放杂物的地方,是有许多废纸是用来包棉签的。 棉签做好了之后,要先用废纸包好,粘好,然后才能放进高压锅中消毒。这些,亦叶当然知道得很清楚。但是……,包棉签的废纸中会有这本小书?昨晚上夜班亦叶专门上开水房取过废纸。假如废纸中竟有英语,她一定一眼就会看到。而且……,在亦叶进开水房的时候,这个袁也曙分明正在用心地读这本书。亦叶再一次百思不得其解地翻了翻手中这本小书。

“……这本书我没看过,但是我……知道这个故事。我……表哥……给我讲过。这个Dickens……是个……英国人……”

亦叶轻声地,几乎是自言自语地说。

您的表哥……,是……教英语的吗?

啊,不!他……,不是教英语的。但是……,我舅舅是教英语的。我表哥…………老高三的,他学了六年英语,学得棒极了。可惜……”

可惜……什么?

可惜…………,我是说,可惜我不能常常见到我表哥。那时……在农村,他要教我,我觉得学英语没什么用。现在想学了,却……没人教……”

亦叶真心地叹息着。

“……学外语,入门之前还真得有人教,否则……”

袁也曙在不知不觉中解除了对亦叶的戒备。

是的!我爸……也这么说。他在……牛棚时,我陪他做清洁,他每天都教我几句英语。他老批评我不爱开口,他说,不开口说,永远也学不好……”

您的父亲……,说得简直太对了!

“……可惜我爸上……三线去了。不过,就是他还在W市也没用。我住在竹篮镇也没法回去……。哎!这英语……”

亦叶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把那本小书还给袁也曙。

袁也曙把小书放进工作服的口袋,看着亦叶,两眼却闪闪发光起来。

亦师傅!您……要真想……学英语……,咱们……可以一起学!

和他……一起学英语?亦叶不放心地看了袁也曙一眼。刚进开水房时,亦叶本是清楚地看到袁也曙在读这本英语的小书。可是现在……,在这穷乡僻壤的竹篮镇上,又是一个畏罪自杀的贪污分子的狗崽子……

亦叶倒宁肯相信,这本书……,真的是包棉签的……废纸!

至少……,亦师傅!至少我……可以教您发音和会话……”

什么?我刚说我父亲能教我学英语,你居然就说你可以教我发音和会话,而且还至少

亦叶生气起来,脸也涨红了。

您听我说……”

袁也曙还没来得及解释,分田进来了。压力已经降到零,分田取走压力锤,开了锅。开水房中顿时弥漫起一片腾腾雾气。亦叶没再和袁也曙说话,走出了开水房。

过了两天,亦叶又是下夜班,睡好了一觉,下楼到食堂。肖婆婆和袁也曙正在准备晚上的饭。袁也曙看到亦叶,笑了笑。亦叶只用了几分钟就把肖婆婆给她热的一碗饭和半碗菜吃得精光。吃完饭,亦叶端过一只小木椅,坐在袁也曙边上帮他拣地上的那堆菜。

亦师傅!您……

袁也曙一看亦叶来帮忙,有几分不知所措。

“……肖婆婆管你叫野鼠,野地里乱窜的老鼠!这名字挺逗。干脆我也这么叫你吧!

行!怎么顺口您就怎么叫吧!

野鼠!你……上回在开水房说,你……可以教我英语,教我发音和会话,口气还不小。你……,学过英语?

是的……,亦师傅!

袁也曙虽然回答着亦叶,但却迟疑着,并抬头紧张地看了肖婆婆一眼。

食堂里都是自己人,野鼠!你完全不用担心。如同我们江书记一贯强调的,这里是无产阶级的重要前哨阵地!把你分到食堂来,是党和人民对你最大的信任,最大的关怀。像我,想来还来不了呢!

亦叶看出了袁也曙的顾虑,有意大声地说。

袁也曙笑了,肖婆婆也笑了。

死菜叶子,没一句正经话!

我说的句句都是正经话,肖婆婆!我要真分到食堂来,您准不愿收我,嫌我身体不好,对不对?

肖婆婆不说话了。她看了一眼斯斯文文的袁也曙,叹了一口气,走出去了。

我是说的真话,野鼠!你分到食堂来,真的是挺走运的!肖婆婆和分田是咱们这个医院所有的人民群众中最最善良的两个!她们……绝不会对你不好,我敢保证!

这我知道,亦师傅!袁也曙看着亦叶,但神情抑郁着,并不高兴。我这两天已经听说了咱们院里的好多事。您……,挺不错的!……江书记已经决定培养您……。过几个月,您……就是医生了……”

嗨!亦叶苦笑了。“……江书记……哪有那本事,一下子就把我培养成医生啊!较起真来,我……连当护士的资格都没有。当医生也好,当护士也好,也就只能在这个医院里这么说。出了医院的门,别人问我是干什么的,我只能老老实实地说是卫生员……”

可是……,您干的事,至少有东西可学呀!

那倒是!咱们这个医院别的东西没有,病人有的是!只是没有人指点,只能自己乱学一气。……多亏我的父母是学医的,家里有书。实在看不明白,还有人能问……”

亦师傅!您说……,医学这专业,业余时间……能学吗?

亦叶直起身子,看着袁也曙,想了想。

“……西医,我估计业余时间……没法学!因为西医是个实践性和技术性都很强的学科。离开病人,纸上谈兵,几乎……毫无用处!而且,那些知识,你学了要是不用,马上也就忘了。

那中医呢?

父亲回三线之后,亦叶回江夏医学院听得最后几次大课都是中医。那一段,她正专心致志地看中医书。

“……中医,照我看,倒可以业余时间自学。

“……亦师傅!袁也曙四下看了看,食堂中除了他和亦叶没有任何别的人。咱们……,咱们俩互教互学吧!

互教互学?

我是说,您教我学医,中医,西医都行!我教您……学英语!

袁也曙再次提起英语,而且坦然、自信。这次,亦叶不生气了,只是有些吃惊。

野鼠!医学,不管是中医还是西医,我都不敢说能教你。我自己还正在自学。不过,我有书,包括最新的工农兵学员的教材。咱们……可以一起看书,一起学。至于英语……,假如…………真的……学过……,当然可以教我!

从什么时候开始,亦师傅?袁也曙兴奋起来。

什么时候对你方便,咱们就什么时候开始。对我来说无所谓,从现在马上开始都行。反正我是下夜班……”

……下一次什么时候上夜班?

我每个星期上两次夜班,不是星期二、五,就是星期二、六。

咱们……这么定吧!每次您下夜班的晚上,七点到八点半,咱们在一起看一个半小时的书。在什么地方看,由您找!……要是您愿意,咱们可以从今晚就开始……”

太好了!今晚七点,我在食堂等你!

亦叶兴奋极了。在这个小小的竹篮镇上居然能找到一个读书的伙伴,而且根本不是找的,而是……碰上的!袁也曙也由衷地笑了,笑得那么开心,唇边露出两个深深的酒窝,给他沉寂的面容,增添了无穷的生气……

七点,亦叶刚吃完饭,袁也曙就来了。看书的地方定在分田的房,就在后院小铁门的边上。亦叶知道分田的屋中除了睡觉的床什么也没有,让袁也曙从食堂般了两只方凳和一张方桌。两人刚坐下,袁也曙就开口说起英语。

What’s your name?

亦叶脸红了,不敢吱声。

May I know your name

袁也曙又问。亦叶仍然没有回答。

How are you today?

袁也曙还在接着问,亦叶终于忍不住哈哈地笑了起来。

别笑,亦师傅!学外语得开口说,还得不断地,大声地说。您……不开口,怎么也学不好……”

看到袁也曙认真的神情,亦叶不好意思了。

“……我知道你问的什么,但是我……不会说。……咱们这么着吧!你……还是先教我读读这些问题,再教我回答回答。慢慢地,我……再自己开口。

袁也曙一想,是对的。便开始大声读问话。亦叶跟着他读。袁也曙问了大约三十个短问话,又做了二十个短回答。亦叶跟着读,然后又全部记在练习本上了。这样反复几遍后,袁也曙不再读了。

“……亦师傅!咱们……休息一下吧!我看您挺累的。

亦叶感激地看着袁也曙,没有出声。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话,亦叶确实非常累了。难得这孩子细致。

我有严重的哮喘病,野鼠!说话说多了,就喘不上气。但是你没事,你……接着说吧!随便说点什么,我听着。

袁也曙为难地看着亦叶。

……,不知道该说什么,亦师傅!

随便说点什么吧,野鼠!比如,你……在哪儿学的英语?

英语……袁也曙迟疑了一下。“……是在学校里学的……”

学校?学校教的都是……Long live Chiarman Mao 一类的,我爸……管这些英语叫English made in China !再说,恐怕学校里的老师……还不如你说得好……”

亦师傅,袁也曙缓缓地开口了。您说,学校里光教Long live Chiarman Mao 一类的英语,那是文化革命以后的事。我学英语,很小就学了。文化革命前……我上了五年外语学校……”

外语学校?

亦叶惊讶地看着袁也曙。

W市确实有一所外语学校,而且离松园并不太远。

那所外语学校文化革命前的校长姓王,是叶慰余童年时代教会学校的同学和很要好的朋友,也是叶慰余的大哥叶楚良当年在文华神学院教过的学生。那所外语学校是在江夏医学院成立之后才建校的。建校时,王校长曾极力劝叶慰余把二女儿美盼送去。那是很大的面子,别的孩子想去还进不去。但叶慰余和亦伯梅最后还是没送美盼去。他们想了想,觉得外语不过是工具,不应当作为专业来学。亦叶知道,外语学校的孩子,百分之八十都是干部的孩子,长得还得眉清目秀,面容端正才行。那里的孩子毕业后,都分到在老百姓眼里带几分神秘色彩的外事部门去工作。

而野鼠……,一个贪污分子的儿子,而且还是在这穷乡僻壤的竹篮镇长大的土孩子。真是……不可思议!

亦叶没说话,但袁也曙从亦叶的眼神中看出了她的压抑不住的惊异。

“……您知道,原本上外语学校……是轮不上我的。多亏……邹婆婆!

邹婆婆?你是说,咱们院护理部走的那个邹婆婆?

亦叶……更惊异了。

是的,亦师傅!……我爷爷和我奶奶两个人都是盲人。我妈为了照顾他们,一直没工作。一九五八年大办钢铁时,我爸的腿……伤了。我们家的生活挺困难的。我爸和我妈商量,把我们家三个孩子挑一个甚至两个……送给别人。那时邹婆婆……刚出场。你和邹婆婆一个科室,可能听说过,她……是坏分子,是……反动道会门。她听镇上的人说我妈要把孩子送人,就让我妈送给她。我妈同意了,让她挑。那时我五岁,我大弟弟三岁半,小弟弟才两岁。她当然先挑我。……说是送给邹婆婆,其实我根本没办手续,没改名姓,也没下户口。只是到邹婆婆那里吃饭,睡觉而已。邹婆婆白天要上班,不能带我,就把我送到学校去,所以我五岁就糊里糊涂地上了学。……邹婆婆不上班的时候就在家教我说英语。她在教会的美国人身边长大的,又和美国人一起生活,一起工作了二十多年。小的时候,我觉得她说的英语比中文还流利。……大概就是在大办钢铁那前后,W市办了一所外语学校。校长是邹婆婆解放前的朋友。邹婆婆听说孩子进了外语学校不但不交钱,还管吃管住,就想让我去。校长告诉邹婆婆,说要在普通学校上完三年小学之后才能进外语学校。这样,我一直到一九六一年夏天才进外语学校。幸好我爸……那时还没……犯错误。大办钢铁时他还是全县的模范。要不然,我说什么也进不了外语学校!那时俄语有四个班,英语只有一个班。邹婆婆让我进了外语学校,还一定要让我学英语,想起来,她不定跑了多少趟,真是不容易……”

没想到你小小年纪竟学了这么多年的英语!真该让你到江夏医学院去工作才对!

亦叶感慨不已。从童年时代起,江夏医学院有外宾来,就是母亲接待。十多年一晃就过去了。在众多的一九五二年建院之后毕业的学生中,党和人民竟找不到一个在英语的口语上能接替母亲当翻译的人。

唉!分到大学,我想都不敢想。我只想分到任何一所中学,哪怕只有初中,哪怕是民办中学都行。我……喜欢教书,只盼着这一辈子能教教孩子。可是……”

可是,再怎么着,也不应该把你从外语学校分到竹篮医院来呀!

亦叶真是有些愤愤不平了。

“……我们前后四个年级是一起分配的。正好工宣队进校,接着就清理阶级队伍。我们班我岁数最小,成绩最好,但我出身最坏。我爸是坏分子,我是黑五类。别的人都分配了工作。父母是高干的,分到外交部或者参军。是小干部的,能分到外文出版社,马恩列斯著作编译局,毛主席著作英译小组……。一般老百姓的孩子,只要父母没犯错误,还能分到省市县革委会的外事部门,或者到学校教书。……全班同学只有我一人是随应届毕业生一起下放……”

啊!原来是这样!亦叶看着袁也曙,半天说不出话来。

“……幸好学校还有别的家庭出身不好的。我们同时分配的四个年级共有六名像我这样出身不好要下放的。我们六人下到了一个点,就在咱们镇子南面的T……”

不过,能转到竹篮镇工作,能拿工资,总还是一件好事。我就知道比你岁数大,比你书也读得多的人,因为父母的事,……一辈子都得呆在农村……”

亦叶感慨地说,她想起和叶亥生一起去听黑诗会时见过的借《搅水女人》给小表哥的那个图书馆。

……还真得感谢这竹篮镇的民风淳朴,野鼠!

袁也曙苦笑了。

您知道,亦师傅!我妈和我爸是同学。在这个小镇子上上了中学的女孩子不多。那时已经是解放后了。我妈要参加工作,完全可以和我爸一样。可是她和我爸成家以后,要照顾我爷爷、奶奶。以后又有了我们兄弟三个。我妈就一直没有工作。我爸……出事后,我妈……精神失常,被送进精神病院。我妈没有公费医疗,钱只能镇上出。镇革委会想出了个法子,让我弟弟不下放,在家看着我妈,这样至少可以省下医疗费。但是我妈和我两个弟弟都没工作,又都只是阶级敌人的家属,本身不是阶级敌人。镇上得发补助才能让他们活着。这样镇革委会又琢磨出了个法子,就是把我抽调回来。我现在每个月有二十四块钱,镇上就可以不管我妈和我弟弟的生活了。……您说民风淳朴,这个镇子也确实算得上民风淳朴了。我和我的另外几个插友下放的点离着T县的城关镇只有十八里地。那个城关镇,当年就是趁着知青下放,把镇上所有的四类分子统统撵到乡下去了……”

野鼠!

亦叶迟疑了一下,还是开了口。

休息了半天,我的呼吸完全通畅了。我……跟你说实话吧!你爸出事……,是我……”

袁也曙不说话,亦叶低下了头。

“……那时在五不准,江书记天天寻找阶级斗争的新动向,可就是没新的!我就自告奋勇去查你爸的帐……。其实,我……一点也不懂财会。 现在想起来,我连……你爸什么样都没看清,我……真蠢!

袁也曙仍然不说话,亦叶抬头看着他。

“……你刚才说话的时候,我……一直在想,你爸……可能还真不是……坏人。他贪污,也是……没法子。你爷爷、奶奶是盲人;你妈又没工作。你爸……要不贪污,你们一家……怎么活?

袁也曙却继续沉默着。

你的名字,也曙,挺雅致的,是你爸给你起的吗?

啊!不是!我的名字是我爷爷给起的。我爸……属鸡,是天正破晓的时候出生的。我爷爷给他取了个名,叫司晨。……后来我出生的时候也是一清早,还就在用一间屋的同一张床上!我爷爷就顺口给我起了个名,叫也曙。他……当时一定没注意这两个字的谐音,结果,我这一辈子就得当野地里乱窜的老鼠……”

亦叶哈哈地笑了,一下觉得和袁也曙混熟了许多。

怎么办,野鼠?咱俩今晚的学习时间已经到了。你倒是教了我英语,我……什么也没教你。……不过,说句心里话,我真的没资格教你!我学的这点医学方面的知识全是自己乱学的。我爸……要是知道,我……居然敢教别人,准得说我犯了为人师表的大忌,叫做误人子弟!

袁也曙带几分调皮地看着亦叶。

亦师傅!您这么说,是不是影射我教您英语会……误了您?

不!不!野鼠,我真的是说的我自己!英语,我不敢说你有多么深厚的的语言文学方面的修养,对我自己不懂的东西,我从不敢胡乱评价。但是你的发音,你的流利的口语,绝不会误我!我就是在学英语专业的大学生里找,恐怕也难找到比你更好的老师了……”

可是……,亦师傅!您假如真的一点也不教我,我……多多少少还是……有些难过……。您不是说,至少中医是可以自学的,而且您自己最近又正在看中医方面的书吗?

是的,野鼠!我最近是花了不少时间读中医方面的书。

亦叶说着把手中的一本文化革命前中医学教材和去年刚为工农兵学员新编的中医学教材递给野鼠。

但是,我……不喜欢中医。我之所以学中医……是被迫的!你想,中医学,特别是其中的针灸部分,现在被称为新针疗法。党和毛主席说这是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涌现出来的新生事物,谁敢不学!学不学不是个科学问题,而是个政治态度问题。别说是我,就是我爸、我妈,当了大半辈子的西医,现在也得老老实实地学。而其实,针灸疗法……根本不是什么新生事物。我从家拿了好多旧的中华医学杂志到这儿来看,我发现,我爸一九五七、一九五八年就用耳针治疗过牛皮癣……。读西医的书,比如解剖学、生理学、病理学、药理学、微生物学等等,我常有地方不懂。在院里可以问朱大夫,回家可以问我爸、我妈,下完大课可以问讲大课的老师。最后总能问明白。但中医……就不一样了。你问谁都没什么用,谁也没法自圆其说!中医的整个理论体系建立在春秋战国时期问世的《素问》和《灵枢》这两本书上。这两本书是根据远古的神话,伏羲制九针、岐伯论经脉、和神农尝百草的所谓医学实践总结集成的。……当时咱们中国人民的伟大领袖名叫黄帝,所以这书又被称为《黄帝内经》。你想,一门自然科学居然以两千多年以前的理论作基础,这种科学照我看根本不可能是自然科学,只可能是哲学!《黄帝内经》中记载的内容,比如人体骨骼、血管长度、内脏器官的大小和容量、血液和其他体液的循环、在当时可能确确实实处在世界领先的地位。可是现在已经有了解剖学的实证还这么思维……,就只能是……荒谬的了!再比如,中医治疗学的基础是辨症施治。换句话说,中医治的不是病,而是症。这原因很简单,因为中医根本没法下诊断,它的病因学……有时整个是……胡说!讲大课的老师一会儿说百病起于火,六气皆从火化,五志过极皆能生火;一会儿又说内伤脾胃,百病由生;再过一会儿又说百病皆由痰作祟。我越听越糊涂……”

亦叶的这通抱怨,搞得袁曙垂头丧气起来。

“……您先前说中医能自学,现在又说越学越糊涂。那我……”

咱们这么着,野鼠!这两本中医书,你看一本,我看一本。咱们不把它当自然科学学,权当是……学哲学。现在中央不是号召全国人民学习毛主席的五篇光辉哲学著作吗?中医学基础咱们读一遍,不多费脑子。这之后咱们再一起学中药。说实话,中药……我倒是挺感兴趣的……”

袁也曙选了一本文化革命前的中医学,把工农兵学员的那本教材还给了亦叶。

几个星期过去了,亦叶和袁也曙越混越熟。

袁也曙在别人面前沉默寡言,和亦叶在一起时却无话不说。袁也曙这一批新职工进院以后,竹篮医院成立了团支部。团支部又成立毛主席著作自学小组,青年突击队和基干民兵。这些活动没人通知亦叶,因为她已经是老职工了。袁也曙却不敢不参加这些活动。幸好这些活动有的是清早,有的正好是周二和周五的晚上,还不至于影响亦叶和袁也曙的学习计划。

刚认识亦叶时,袁也曙听说亦叶是江书记的秘书。批判会她做记录,院革委会乃至于镇革委会的所有用笔写的重要东西,不管是批判稿、讲用稿、宣讲稿、还是各类总结,也都是亦叶执笔。也因此,她能随时翻阅全体阶级敌人们的档案材料。袁也曙心中对亦叶充满着戒备。但交往了一段,袁也曙便对亦叶完完全全地放心了。在袁也曙的眼中,亦叶甚至在很多地方带着呆气和傻气。她在这个竹篮镇上工作了两年,对镇上和医院里的许多重要的人和事竟一无所知。两人读书读累了,袁也曙便给亦叶讲镇上趣事,亦叶听着时而目瞪口呆,时而哈哈大笑……


[1]

   [1]英语:我最早的记忆:我是在一个星期五的午夜十二点出生的。我发出第一声啼哭的时候,午夜的钟声敲响了。这天下午的早些时候,母亲痛苦不堪而又无可奈何地在火边躺着的时候,看到一个古怪的女人从花园的小路上走来。那女人没按门铃却从窗子里朝屋里窥测。她把鼻子压在玻璃上,直到鼻尖被压得扁平、发白。那女人使母亲受了惊吓,她慌慌张张地站起身,随之便虚弱无力地晕倒了。

.

.

.(未完待续)

老钱:小说连载《松园旧事》的开场白

第一卷《三柳湖畔》 简介

第二《竹篮之恋》简介

上一节:邂逅野鼠(上) - 《竹篮之恋》连载之二十二

下一节:心有灵犀 (上)- 第二部《竹篮之恋》连载之二十三

.

老钱:《松园旧事》- 中国二十世纪的《清明上河图》

老钱涂鸦集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献花
快速回复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安全校验: 答案:168 登录会员无需填写, 游客显示3组IP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