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120阅读
  • 0回复

心有灵犀 (上)- 第二部《竹篮之恋》连载之二十三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老钱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如果您现在使用手机,请将这个2维码存入相册,再打开微信,扫一扫,点击相册。

《松园旧事》第二部《竹篮之恋》连载之二十三
二十三 心有灵犀 (上)

又到了亦叶下夜班的日子,肖婆婆和分田已经完全习惯了分田小屋里传来的野鼠的那些稀奇古怪的英语。按野鼠的计划,这一天是火车站上的场景会话。

What time’s the next train to Hatfield, please?

At 8:30 and from Platform 8. Right up at the front.

……

练习了几遍袁也曙十分高兴。因为亦叶虽然开口极不主动语音语调令他不十分满意但记忆力却极佳。野鼠让背下来的东西亦叶背得准确无误。

行了,亦师傅!咱们休息吧!

太好了,野鼠!

亦叶伸了个懒腰.

讲点什么别的吧!院里和镇上有什么新鲜事?

袁也曙笑了,露出唇边两个深深的酒窝。

亦师傅!我……每次都老老实实教您英语。可是您……,什么也没教我……”

你说吧,野鼠!我……能教你什么?我……知道的东西……真的都没什么用……”

……已经看了一遍中医学基础,亦师傅!好多地方没太明白。比如这头一段吧!阴阳者,天地之道也,万物之纲纪、变化之父母、生杀之本始、神明之府第、治病必求于本……”

亦叶沉吟了一下。

野鼠……,这几句话照我看……,完全是废话,你可以跳过去不看!

袁也曙忍不住笑了。

亦师傅!我刚问您一句,您就说是废话……”

亦叶无可奈何地把那几句话重读了一遍。

“……这么说吧,野鼠!这几句话中天地之道的道,万物之纲纪的纲纪,变化之父母的父母,生杀之本始的本始,神明之府第的府第,和治病求本的本,全是指的一个东西,就是开宗明义说的阴阳。……这一段要是让我来写,就写一句话,阴阳是宇宙之本,万物之源就行了。你看的这本中医学基础,是文化革命前编的。毛主席说教育要革命,其实我们整天用的这个汉语也该革革命。汉语中的废话真的太多。中国的古人,不做实事,尽发虚言。为了对仗工整,词藻华丽,他们反反复复地说同一件事。读起来到是抑扬顿挫,琅琅上口,看起来也赏心悦目。但读完了一想,什么具体内容也没有。难怪鲁迅先生说,中国书……少读,乃至不读的……”

那您说,什么叫阴生阳长,阳杀阴藏呢?

“……这和刚才那一段一样,还是废话。生和长,杀和藏是两组同义词。换句话说,只要阴存在,阳必定也存在;这叫阴生阳长,或者阳生阴长。只要阳消亡,阴也就随之消亡。这就叫阳杀阴藏。

……,您说这《素问》阴阳应像天伦中……一点有用的东西都没有吗?

“……我只能告诉你我自己的感觉,野鼠!对不对我就不知道了。阴和阳这两个东西,对于了解整个中医的思维和治疗体系是有用的。……比如,阳为气,阴为味。这里的气与味,在用药的时候非常重要,换句话说,如果用中医的那一套思维去用药的话。属阳的药有温热、升发、生化等功能;属阴的药有下降、通泄和滋养的作用。再比如,阴味出下窍,阳气出上窍。味厚者为阴,薄为阴之阳;气厚者为阳,薄为阳之阴。味厚则泄,薄则通;薄则发泄,厚则发热。壮火之气衰,少火之气壮。壮火食气,气食少火,壮火散气,少火生气。气味,辛甘发散为阳,酸苦涌泄为阴。这些都是中医辨药性的基础理论。中药中根据药物的气味厚薄阴阳偏重,把药物分为寒热、发散、通泄、升降、补泻等等……”

袁也曙老老实实地把亦叶说的话记在自己的练习本上。然后翻过几页又问。

亦师傅!那您说这五行学说,重要吗?

“……这五行,要是作为知识来学,至少在我看来,是荒谬的。你想,世间万物,千奇百怪,无所不有,哪能那样简单,模糊地分成五个等分。但是……,学中医,要是一点也不学这五行学说,很多中医中药的内在关系你就没法把握。所谓五行,原本是古代中国人的一种哲学,也就是说是一种思维方式。而整个中医的这套所谓学说就是建立在这种哲学和这种思维方式之上的……”

“……您能说说您自己是怎样理解这五行的吗?

这五行学说要具体地理解起来,其实非常简单。可惜你爷爷去世了,要不然,我们可以问问你爷爷。他老人家当年给人算命主要用的是五行学说。……五行学说中唯一用今天的观点来看是正确的是空间方位,东西南北中的划分, 这种划分叫做五方。与五方相对应的是大自然中温度,湿度,气候的变化和差异。古代的中国人把它们成为五气,风,热,湿,燥,寒。这依五方而划分的五气极不准确,但多多少少还有那么一点牵强附会的道理。这之后出现了五行学说的核心,也就是古代中国人对大自然整个物质世界的划分,一直到今天老百姓们还常说的,金木水火土。这一划分过于粗略,基本是荒谬的。由这五行又派生出五味,即酸,苦,甘,辛,咸。把人的味觉简单地分成五种,不能说完全错误,但是把这五味强行归于五行却很难自圆其说。好了!到现在我们知道了五方,五气,五行和五味。这四种划分是对外界事物和现象的划分。下面我们要理解的则是古人对人体自身的划分,仍然是以五行为基础。 首先是五脏,即肝、心、脾、肺、肾。这种划分对照西医的解剖学是极不准确,甚至是错误的。但很不幸,这恰恰是临床中医学的理论基础。就我自己的理解,心相当于西医的循环系统;脾相当于西医的内分泌和造血系统;肝相当于西医的消化系统;肺相当于西医的呼吸系统;肾相当于神经,生殖和泌尿系统。和五脏相对应的有五窍,大体上相当于西医中的感觉器官,即目、舌、口、鼻和耳。五脏和五窍说的是人体自身物质方面的划分。在精神方面又有五志,即怒、喜、思、忧、恐。老百姓们常说的喜怒忧思悲恐惊就是从五志转化而成的。 ……好了,和五行学说有关的,又和临床辨症,用药相联系的,我们都学了。剩下几个不重要,就别记,比如五音,五声和五色……”

“……虽然不重要,您……还是说说吧!

所谓声和音,在古代中国人的意念中,不是同一个东西。音是人用手,或用劳动工具等等制造出来的声波。声则是人用嗓子,换句话说人的声带震动发出的声波。五音指的是宫商角徵羽,相当于咱们小学上音乐课学的多来米索拉。五声是呼笑歌哭呻。五色是苍赤黄白黑。这些……,基本没必要记……”

亦叶刚喘了口气,发现袁也曙停止了记笔记,睁大眼,吃惊地看着门口。

亦叶一回头,发现分田和方小慧不知什么时候进来的,正静静站在门边。

啊!小慧哥!

亦叶欢呼跳跃着跑过去,扑到方小慧的胸前。勾住方小慧的脖子,亦叶手里还拿着一支圆珠笔。方小慧的脸红了,他轻轻地用手碰了碰亦叶,让她把手松开。亦叶却全然不顾。

怕什么,小慧哥!又不是在松园!

叶妹!

方小慧无奈,只得极轻极轻地在亦叶的耳边说一句。

“……你的同事……”

啊!

亦叶这才想起来,她只看到方小慧身边站着的分田,却忘了自己身后的袁也曙。

野鼠!

亦叶不好意思地松开手,走到袁也曙的边上,十分抱歉地看着他。

我表哥来了,咱们今天不学了。下次……再补,行吗?

表哥?袁也曙看着方小慧,这……就是亦叶说的那个学了六年英语的表哥吗?袁也曙迟疑着不愿起身。

现在……还不到八点,亦师傅!让你……表哥和我们一起学……不行吗?

看到袁也曙抬起头,目不转睛地正视着自己,方小慧有些惊异了。

嗯,亦叶想了想。小慧哥,你上去等我一会儿吧!我们今天只差一个总结就学完了。

不用,叶妹!我没事,不用着急,慢慢讲吧!

那好,野鼠!

亦叶又回到袁也曙旁边,在小木凳上坐下。

……这么记吧!东方生风,南方生热,中央生湿,西方生燥,北方生寒。这一溜下来你就记住了五方和五气。然后再记风生木,木生酸;热生火,火生苦;湿生土,土生甘;燥生金,金生辛;寒生水,水生咸。这一溜下来你就记住了五行和五味。再下来酸生肝,肝开窍于目,怒伤肝;苦生心,心开窍于舌,喜伤心;甘生脾,脾开窍于口,思伤脾;辛生肺,肺开窍于鼻,忧伤肺;咸生肾,肾开窍于耳,恐伤肾。 这样,你就记住了五脏,五窍和五志。……等你把这些全部背下来以后,到学辩证施治和中药用药机理的时候,就能活学活用,立竿见影了!

袁也曙笑了,方小慧也笑了。

亦叶站起来和袁也曙告辞,哼着小曲,拉着方小慧的手,高高兴兴地上楼了。

一进自己的小屋,关上门,放下书和笔,亦叶就搂住了方小慧的脖子。

小慧哥!老也见不着你!你来,干吗不把我叫醒呀?

方小慧把亦叶抱起来,放在床边。

“……每次来,你都睡得那么香,像一只小懒猪……”

亦叶有差不多两个月没见到方小慧了。但好几次下夜班睡醒她都看到桌上的东西,知道方小慧来过了。

……还是该叫醒我,小慧哥!每次其实你一走,我就醒了。

方小慧不禁笑了。你怎么知道我刚走?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嘛!亦叶在方小慧胸前撒娇,不断用头蹭他的衣服。

方小慧闭上眼,轻轻地摸着亦叶的头、肩、胳膊和手。这半年,他和亦叶聚少离多,和以往几乎没什么两样。可是他的心情却平静、安宁。他思念亦叶,也知道亦叶渴望着见到他,这就足够了。更多的东西,他没想向生活苛求。而事实上,这一个多月,他每次回竹篮镇都来看过亦叶。每次来,他都在下铺上静静地休息,想等亦叶醒来。可是亦叶睡得香极了,就是不醒。

叶妹!……我来过四次,你知道吗?……有三次是你下夜班,睡着了。 还有一次,是晚上,你应该是下夜班,但你不在。肖婆婆说你出诊去了。……以后出诊这种事你还是少去。你走多了路就喘不上气,到时是你救别人还是别人救你……”

亦叶想起来,元旦之前确实出过一次诊,累得半死,深更半夜才回来。

那天……,真是不该去,小慧哥!要是知道你来,我就更不会去了。那个晚上……整个演了一场《无事生非》!

怎么回事?

“……一个女社员在家和婆婆吵架。吵完了,突然躺在床上,满嘴吐白沫。婆婆吓坏了,以为她媳妇是喝了农药。先到公社叫人,公社的人一听是喝了农药,就开着拖拉机来叫我们。我以为真的是农药中毒,晚饭没吃就跟着去了。到那个村差不多有三十里地。我还琢磨着,恐怕早就没救了……”

结果了?

结果,到了她们家,那媳妇满嘴吐着白沫,一点事没有,骂起人来骂得清清楚楚。我们慌慌张张给她洗胃,她在床上乱滚,两个男的都压不住她。越洗胃,冒的泡沫就越多。我挺纳闷的……”

方小慧认真地听着,轻轻地 拍着亦叶的后背。

“……现在的农药都是剧毒。不是有机磷,就是有机氮,或者有机硫。硫和氮中毒只能是皮肤接触,根本没法口服自杀。那女的,不但没有抽搐、惊厥,连心率、血压、瞳孔也都正常。我闻了闻她嘴里,一点也没有有机磷的蒜味。再一问, 才知道她根本就没有喝农药,而是吃了两块肥皂。你想,肥皂本来就是碱性,再用小苏打洗胃,那还不越洗越冒泡!

哈!哈!哈!方小慧笑得前倒后仰。

“……那婆婆一听媳妇一次竟吃了两块肥皂,简直悲痛欲绝,嚎啕大哭。说是狠了狠心为了过年才买的两块肥皂,平时根本不让人用,是放着看的……”

哈!哈!哈!方小慧还在笑着。

“……第二天一早,我告诉肖婆婆,把肖婆婆也乐得差一点呛着。完了,你猜肖婆婆对我说什么?

她说什么?

她说,你……将来成了家,要是碰上个坏婆婆,就用这个法……治她!

哈!哈!方小慧又笑了,笑得心头热呼呼的。他把亦叶更紧地楼到胸前,用自己的脸贴着亦叶的头。“……那你现在就告诉我了,叶妹!你就不怕我……将来泄露给我妈听?

亦叶一听方小慧提他母亲,心头徒生一股寒意。她不笑了,把头紧紧地贴着方小慧温暖的胸前。

我就是不吃肥皂……,咱俩也……好不了,小慧哥!你妈……,她不会让咱俩好……”

别恨我妈,叶妹!方小慧动着头,来回触摸着亦叶的头发。亦叶的头发松松、软软、滑滑的。“……小的时候,我妈对你挺好的……,比……对我还好……。不信,你……问柳妈……”

“……不说这些,小慧哥!你……今天怎么没事?是不是年前封箱?

文化革命前,京剧院和戏校在过春节之前,会特意演几台轻松活泼的喜剧。演员们可以自由自在地反串,老生反串花旦;花旦反串黑头;黑头反串老旦;老旦反串小生。演完休息一段,过完年再重新开始,叫做封箱。

什么封箱啊?方小慧苦笑了。现在都过革命化的春节,连我爸都好多年没封过箱了。我这是刚演了十天回来,一共休息两天。

革命现代交响音乐《智取威虎山》,你……觉得怎么样?

方小慧叹了一口气,“……不怎么样!

为什么?

说不清,叶妹!就是觉得哪儿都不对!你……看了吗?

我看了一场。我妈接待扎伊尔外宾,晚上看演出。我妈本来不想去,听说是交响音乐去了,还要了两张后面的票。我哥打电话让我回去看。是你爸和歌舞剧院一起演的……”

那种东西伴京剧,你喜欢吗?

亦叶想了一下。“……说实话,小慧哥!京剧搞成这样,我……不喜欢,不伦不类的。京剧原本就不需要布景,不需要道具,不需要复杂的音乐伴奏。只有这样才显得出演员的能耐。……不过,单听音乐,我……还是挺喜欢听交响乐的。交响乐的层次比京剧那些文武场面要丰富。和京剧混着,喧宾夺主。让人不知道听什么才好。总的说,那音乐是立体的,用来伴京剧……挺可惜的!而且……”

你说什么,叶妹!那音乐给京剧伴奏可惜?你怎么不觉得我给那音乐伴唱,可惜我这一身功夫!方小慧有些伤心,脸涨红了。

别生气,小慧哥!别生气!亦叶靠在方小慧的胸前,歉意地抚摸着他。“……我怎么会不可惜你呢,小慧哥!这个世上只要有一个可惜你的人,那就是我!不光是唱这交响乐可惜了你,就是老呆在这小文工团里也委屈你了。要不是这文化革命,你早成名了……”

方小慧的眉头舒展开了,他把脸紧贴在亦叶的头顶上,嗅着亦叶身上无处不在的消毒药水的味道。

“……不过,现在就是把你分到中国最大的京剧团,也没什么好招!怎么换着演,也就只有八个戏。……方叔当年像你这么大的时候,少说也得会八十出,要不,早饿死了……”

那你说,这古戏……,将来还有出头之日吗?叶妹!

亦叶不出声了。

父亲还在牛棚时,亦叶常去陪着父亲做清洁。父亲在教她背英语生词和唐诗宋词的时候,也常和她聊京剧。童年时代,亦叶听过许多许多京剧。 因为生病不能上学,又没有其他的孩子陪她玩,她只能一遍一遍地听父亲收藏的那些京剧唱片。她的所有关于京剧的知识,乃至于在京剧方面的全部审美趣味,全都是从父亲那里继承而来的。童年时代亦叶听过,也看过方家父子的戏,但仅仅只是听和看而已。方家父子从不和她讲戏。也许因为她小,也许因为唱戏的人自己不讲戏。但父亲却喜欢和亦叶讲戏。有时讲得津津有味,简直忘了亦叶还是个孩子,把她当成了朋友。在亦叶的心目中,父亲的国学造诣和京剧知识完全不下于医学。可惜偌大一个W市竟没有一个京剧研究所之类的地方。如果有,父亲在那里当个研究员什么的,绝对称职……

“……困了?叶妹!

没!没困!只要……你在跟前……,我就不困,小慧哥!

……你怎么不说话?

……是在犹豫,小慧哥!我要说的话……肯定是反动话。和你一块儿在这小屋里随便说说倒无所谓。可是……你要是回你们团一下忘乎所以,说漏了嘴,那……问题就严重了……”

不会的,叶妹!我从来不跟外人乱说话。你……是不是还一直生气,为了我告诉你哥,你在小屋看李洁的伤口……。其实那天晚上一回家我就后悔了。我那天想见你,没见到,心里特别难受……”

方小慧提起李洁,亦叶心中涌起一阵对李洁深深的歉意。她低下头,摸着方小慧胸前衬衣的纽扣,有一阵没出声。

……真的还一直为这事生我的气,叶妹?

啊!没有!不是……,小慧哥!你在我哥面前说我,说得再怎么严重,都无所谓。可是你要是在团里,在其他公开场合说了不该说的话,那后果可就不一样了!

我会注意的,叶妹!你就放心说吧!

那我告诉你吧,小慧哥!我爸跟我说过,京剧这东西,也就在咱们这一代人手上还能苟延残喘。到了二十一世纪,在中国的土地上……肯定消亡!

消亡!方小慧的身子微微震动了一下。为什么?

不光是京剧,还包括所有真正意义上的艺术行当,也包括文学!我爸说,艺术的精髓是个性,没有个性的艺术是伪艺术,不可能传世。艺术属于上层建筑。和艺术中的个性相联系的是经济基础中的私有制。经济基础中的私有制一旦被废除,上层建筑中文学艺术中的个性就不可能存在,只能消亡。这也就是伟大领袖毛主席说的,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既是……毛主席说的,方小慧困惑地看着亦叶,你怎么说是反动话?

亦叶笑了。毛主席当然没这么说,小慧哥!这些是我爸发挥的。皮之不存,毛将焉附本来是毛主席警告和吓唬知识分子的话。告诉他们,帝国主义已经夹着尾巴逃跑了。如果不赶快拥护共产党,就会变成无皮可附的可怜巴巴的毛。……不过,我觉得我爸的发挥是正确的。经济基础中私有制的废除,在咱们中国始于一九四九年。自那之后,文学艺术领域中的个性就完完全全地被共性所取代了。拿京剧来说吧!咱们现在能谈得上流派的,不管是老生的谭派、余派、言派、奚派、马派:武生的杨派,还是青衣的梅派、程派、荀派、尚派;甚至延伸一点说净行的裘派,小生的叶派,老旦的李派,没有任何一个流派不是一九四九年以前成名的。一九四九年到现在二十多年了,你能说所有在一九四九年以后才登台的演员全都没出息吗?

看着亦叶平时低垂、眯缝着,而现在却大而有神的双眼,方小慧语塞了。

.

.

.(未完待续)

老钱:小说连载《松园旧事》的开场白

第一卷《三柳湖畔》 简介

第二《竹篮之恋》简介

上一节:邂逅野鼠(下) - 《竹篮之恋》连载之二十二

下一节:心有灵犀 (下)- 第二部《竹篮之恋》连载之二十三

.

老钱:《松园旧事》- 中国二十世纪的《清明上河图》

老钱涂鸦集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献花
快速回复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安全校验: 答案:168 登录会员无需填写, 游客显示3组IP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