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183阅读
  • 0回复

心有灵犀 (下)- 第二部《竹篮之恋》连载之二十三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老钱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如果您现在使用手机,请将这个2维码存入相册,再打开微信,扫一扫,点击相册。

《松园旧事》第二部《竹篮之恋》连载之二十三
二十三 心有灵犀 (下)

.

“……在一个不允许个性存在的政治制度下,真正的艺术家不可能生存!这是我爸说的,京剧要消亡的第一个原因!京剧要消亡的第二个原因在京剧自身!……事实上,所有的艺术形式都只是一定的时间,空间的产物。 都不可能永远存在,都有消亡的那一天,京剧当然没法例外。京剧的那一整套表演程式,包括唱念做打舞这些功夫,演员的饰物,头盔、帽翅、翎子、甩发、髯口、辩穗、水袖、鸾带、靠旗,以及手帕、扇子、船桨、马鞭、酒杯,这些按一定规矩使用的道具,和刀、枪、剑、戟、斧、钺、钩、杈等兵器,注定京剧只能表现帝王将相,如同昆曲只能表现才子佳人一样。就拿你平时不大喜欢演的《沙家浜》来说吧!那个时代,国民党和共产党之间,中国人和日本人之间的斗争真是像毛主席说的,你死我活,血淋淋的!四十年代中期,我爸受国民党空军医院的委托,在第二次国共合作时到陈毅所在的苏北某地区接收共产党的伤病员。那地方……就在沙家浜的附近。我爸接了大概一百几十名。还没走到国民党的野战医院,途中就死了三十多名。那些伤病员的惨状,我爸说根本没法向我形容。哪里可能有芦花放,稻谷香,岸柳成行的诗情画意。我爸说,真想用艺术的手法来再现那个离今天很近的时代,只能用小说和电影。用话剧都困难。而强行用京剧,那只能产生荒谬。……我爸从十一、二岁起就迷京剧,迷了一辈子。他脑子里琢磨京剧的时间一点不比他琢磨医学的时间少。三年自然灾害的时候,有一年,他和我妈在B市开会。有一个晚上,他整个不见了。我妈找了一晚上才发现,他居然一人跑去看《赵氏孤儿》去了!但是演革命现代京剧,请他去看他都不去。他说,那不叫古为今用;那叫京剧不投降,就叫它灭亡!

哈!哈!亦伯!方小慧被亦叶的话逗得笑出了声。

别笑,小慧哥!我爸说这些话时一点也没笑。他说的这些……,其实都是十分悲惨的事!我记得,一九六七年春天,你和你爸挺闲的。那时大家都忙着造反。我爸在家还惦着京剧。他说,你爸要趁这个机会多教你几出戏,不要多,一个星期跟你说上一出,就行了。过二十年, 你就是国宝。可惜过了没多久,你就负伤了!都怨我……”

不怨你,叶妹!那会儿就是不负伤我也学不了戏。我爸带着我妈上我姐那儿去了……亦叶把手压在方小慧的胸前, 方小慧用自己的手托住亦叶的手,轻轻地抚摸着亦叶的手背。说了这么半天,你也没说,古戏……将来还……”

古戏将来会不会还有出头之日,小慧哥!我爸说,肯定会有!但是京剧像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那样繁荣昌盛的局面……不会再出现。因为孕育着那样繁荣昌盛的京剧的土壤消失了!在我们这一代人中,京剧演员找不到像我爸那样的知音。……竹林灭绝了,大熊猫就只能跟着消亡,现在呆在动物园里不过是回光返照。……这些话,都是我爸说的!

亦叶闭上嘴,休息了一会儿。

方小慧轻轻地拍着亦叶的后背。他怕亦叶说多了话会累,但又希望亦叶能接着说下去。只要有机会,方小慧愿天天跑八里路,到这小屋里来听亦叶说话。

“……亦伯还说什么,叶妹?

我爸还说,西方的歌剧和芭蕾舞其实和中国的京剧、昆曲以及其他的戏曲有异曲同工之处,所表现的都不是现代生活的题材。我爸不喜欢歌剧和芭蕾舞。他看这些都是为了陪我妈……。在牛棚我陪他做清洁,他说,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了二十多年了。你什么时候听说过西方有诺曼底登陆或者攻克柏林,轰炸马德里一类的芭蕾舞和歌剧。所以《白毛女》和《红色娘子军》一类的东西,不仅仅是在咱们中国,在整个世界文化史上都是史无前例的荒诞!……政治家先用手中的权利,实际上是用枪杆子,用暴力,制造出一个文化真空。然后再强迫文化真空中的人们,接受他们树的所谓经典。在中国,枪杆子里面不光出政权,也出文化,出科学,出一切!你想不接受经典,根本不可能!因为除了这些所谓经典,什么也没有了。换句话说,不食周粟,就得饿死……。秦始皇当年统一中国的语言文字,可能也是这样。先用枪杆子禁止别的语言文字,然后把所有精通别的语言文字的人统统打成牛鬼蛇神,关进牛棚。再不服,就焚书坑儒。最后,世界文化史上终于出现了一个奇迹,一道残酷的,充满血和泪的景致,那就是数亿中国人使用了两千年而不变的文字,汉语。……这些,都是我爸说的……”

亦叶的腿放在方凳上,头靠在方小慧的身上。闭着眼,手里玩着方小慧胸前的纽扣。这么说一会儿话,休息一会儿,挺舒服的。一点也不累。

“……困了,叶妹?

不困!

怎么不说了?

“……我说了这么半天,小慧哥!现在归你说了。你……说点什么吧,随便什么!

“……叶妹!你说……,要是让我……转行,去……拍电影,你说……”

当然应该去!亦叶一下兴奋地睁大眼,坐直了身子。是你们团让你去拍电影吗?

没有,叶妹!前不久,我上S市去观摩交响音乐《智取威虎山》,和我爸同船去的。正好碰上你妈出差,也在那条船上。……我和你妈聊了一路,你知道吗?你妈……告诉我了好多你的秘密,都是你平时不愿向我坦白的……”

方小慧故作神秘地努起嘴,向亦叶作了一个怪相。亦叶哈哈地笑开了。

哈!你骗我,小慧哥!我妈哪能告诉你我的秘密呀!她是这个世界上最最糊涂的妈妈之一!不信你问问她,叶妹是哪年哪月那日生的,今年多大了,属什么的,她准得全都答错!你再问问她,我哥我姐谁大,她没准儿会说我姐大。她心里头光够装她的病人,学生的那点事。……上上个星期,她给我哥一张电影票。我哥问她是什么电影。她说发票的时候还记得,回家就忘了。我哥不大想去,我妈觉得发的票不去怪可惜的。就说是外国的、反特的、新的、保证没看过的。我哥让她好好想想叫什么名。我妈想了想,说是四个字,是个成语。后来又使劲想了想,说是想出来了。那影片叫《水落石出》……”

《水落石出》?方小慧也想了想。叶妹!你妈说的没准儿还真是一部新电影,我都没看过……”

你听我说呀,小慧哥!我哥当时也兴奋了,拿着票就走了……”

结果了?

结果呀!嘿!嘿!那电影确确实实是外国的,也确确实实是反特的。可是根本不叫《水落石出》。那是一部北朝鲜的电影,我哥都看了四遍了,名叫《原形毕露》!

哈!哈!哈!方小慧笑得喘不上气,眼泪都快流出来了。

所以,你想呀,小慧哥!我妈哪能知道我的事!她心里头压根儿就没有秘密!

方小慧亲吻着亦叶耳后的秀发。叶妹,你一说哪年哪月哪日生的,我倒想起来了,你的生日都过了。咱们也没庆贺一下。十八岁一过,你就是成年人了!

算了,算了!小慧哥!亦叶把头埋在方小慧的胸前,蹭来蹭去。我的生日过了,你的也过了,都别庆贺了,蓄芳向来年吧!其实过生日是件挺悲惨的事,过一个生日,人就大一岁,就老一年,也就向死亡迈进了一步……”

叶妹!你……怎么能这么说话……”

我说的是实话,小慧哥!……要是真能上上学,读读书,学点东西,有个奋斗的目标,也算对得起这一年一年的时间。像现在这样虚度年华,无所事事,真像你说的,没劲!世界……反正不是我们的,归根结底不是我们的……”

你可不能这么说,叶妹!我说没劲,是因为我从小学戏,吃的是上台的这碗饭。当演员的,盼的就是趁着年轻,能施展自己的功夫,能出名!可是现在能施展你功夫的东西没法演,不想演的东西还得整天演。我有时不光看着我爸惭愧,就是看着你我也惭愧。在船上,你妈跟我说了好多你的好话,你妈说你工作负责、认真;学习刻苦、踏实;说你隔一天就上一次夜班,就为了听工农兵大学生们的课……”

哈!亦叶笑了。你真傻,小慧哥!你居然说我妈在你面前说了我好多好话。你想,她要真在你面前说我坏话,那能是我妈吗?

不!叶妹!不光是因为听你妈说,我自己也看得到。你整天都在读书。刚才,你和你的同事一起读书,我和分田在门口听了半天。你讲得真好!你读书聪明,可惜……”

可惜我的身体是不是?小慧哥!别可惜了,我挺知足的。能活着就不错,还能不时地……见到你。……咱们说了半天,你还没告诉我,到底是谁要让你去拍电影……”

啊!我都忘了,还没说拍电影的事!我上S市观摩,住在警备区的招待所。正好部队的那家B电影制片厂的一个小组也住在那儿。组长是个著名的导演。他们到 S J省是来挑选学员。据说从今年开始要拍新电影,就是说,不是新闻纪录片,而是故事片了。那个导演就住在我旁边的房间里。我起先不知道他是干什么的。后来在走廊上碰到他,他……来来回回地看我,把我看得……莫名其妙……”

哈!哈!亦叶笑了。你长得太美了,小慧哥!一顾倾城,再顾倾国!那导演准是看花了眼,以为你是花木兰,女扮男装!

方小慧脸红了,闭上嘴,不说话。在亦叶眼里却更显出只有女孩子才有的妩媚。

“……怎么不说了,小慧哥?

“……你要再这么胡说,我就不说了,叶妹!你知道,我最讨厌……别人说我……像女孩子……”

像女孩子才好呢,小慧哥!亦叶用手摸着方小慧浓密的黑发,白净的前额,端详着他那椭圆形的脸蛋和那一笑起来像月牙儿一样弯弯长长的眉眼。你要是女孩子,没准儿能进……中南海!那才叫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呢!

方小慧叹了一口气,摇着头,把亦叶贴在自己脸上的那只手拿下来,放在自己的腿上。

听我接着讲,叶妹!不准开玩笑了!那导演后来主动来找我说话。我刚说了没几句,他就问我是不是京剧团的。我告诉他,我是学京剧的,但不是京剧团的。晚上,他到我的房间来聊天。反正都是部队的,他问什么我就回答什么。我说,我是E省戏校六五年毕业的,六七年分到W部队下属的文工团。他问我多大,我说二十三。他又问我在部队的职务,我说是正连级演出队长。他都记了下来。最后,他问我愿不愿意学拍电影,说我的条件很好,就是年龄大了一点。再就是他说正连级是干部了,调起来麻烦一点。他说如果我愿意,可以先借到电影制片厂的演出队试一段。基本上一直是他说,我听。我没说愿意,也没说不愿意。他把我的姓名、年龄、部队番号什么的核实了一遍,和我告辞了。……说实话,和表演有关的东西,要学,我想我都能学会。我心里嘀咕的是怕我爸我妈会不同意。过了几天,我到我舅家去。我爸、我姐、我姐的男朋友,也是我舅的学生,还有我表哥,都在。我就随口说了一下碰到这个导演的事。我爸还没吱声,我舅当下就发火了。他说,学唱戏,学三年,上不上得了台还得看人有没有悟性。学演电影,有三个月就够了。那东西全是骗人的假玩意儿。演员这一行当,就数电影演员假,只要爹妈生一张好脸蛋就够了。我舅这一说,我不敢再开口,别人谁也不敢再提这事。等到吃过饭,我舅和我爸走了,我姐,我姐的男朋友,还有我表哥,都鼓励我去拍电影。他们说他们陷在京剧这个行当里,又苦又累,又得不了好,出不了名,都是我舅害了他们……”

“……那就是说,小慧哥!你……到现在还没拿定主意?

是的,叶妹!我……一直还没好好想。刚回来那阵,我没敢在我爸我妈跟前提这事,怕他们伤心。再加上老有演出任务,太忙。过了一段,我忘了这事了。没想到过了元旦,这导演还真给我们政治部发了函来借我。我被借出去过好多次,反正都是部队的单位借,政治部根本不管,只要我们团里同意。我们团首长其实也没不同意过,每次收到函借我,他们总觉得是团里的荣誉。所以,我只要自己愿意,就能去。……叶妹!你说,你要是我,你……去吗?

亦叶从上铺把被子和枕头取下来,垫在墙上,让方小慧靠着墙,把腿放在大方凳上。她自己盖上被子,躺在下铺上,头枕着方小慧的腿。

夜,已经深了。

别睡,叶妹!咱们难得在一块儿说说话。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

……不知道你心里想的是什么,小慧哥!如果你心里放不下的是京剧,留恋的是你们方家世代相传的这个行当,那你就别去拍电影。你舅说的不是全没道理。京剧演员的这一身功夫、规矩、套数、找个演电影的来,学个三年五载的,还真可能上不了台。电影演员的那几个招式,你可能真学三个月就够了。假如你愿意为京剧献身的话,你可以平时在团里把那些演出任务应付着,剩下有时间就回松园,让你爸多教你几出戏。将来有一天咱们中国真的歌舞升平,干戈化玉帛了,京剧还得回到传统的古戏上去。那时,你舅、你爸都老了,你就是国宝了!……可是,如果你心里并不想把你的青春这么默默无闻地奉献给京剧,小慧哥!反正京剧已经是大熊猫了,怎么着人工繁殖也救不活。假如你想的是,趁着自己还年轻,赶快四海扬名!那我就劝你去拍电影。你在你现在这个小文工团里,是顶天立地的台柱子。至少在你这个行当里没人能教你了。我爸说过,一个人要是在工作和学习中没有对手,没有比自己更强的人了,也就没有向上的动力了。所以你有时会觉得没劲。……那家要借你的电影制片厂是中国最大的电影制片厂之一。等你到了那里,就会发现,你这个小小文工团的顶梁柱其实不过是井底之蛙而已。你会发现,你身边有许多比你强的人。有了竞争的对手,你工作着就会有劲。毛主席没事不是也喜欢说,经风雨、见世面吗?你在小小的竹篮镇上既无风雨,也无世面。等你到了那个电影厂,站得高了,也就看得远了,也就知道山外有山,楼外有楼了……”

叶妹!方小慧用胳膊抬起亦叶的脖子,低下头在她脸上亲了一下。那就是说,你……同意我去拍电影?

小慧哥!亦叶伤感地搂住方小慧的头,把自己脸紧贴在方小慧的脸上。……哪有资格同意或不同意你上什么地方干什么事呀?

我是说,你舍得让我……走?不怕我……站得高了,看得远了,就……忘了你?

“……我怕,有什么用啊!小慧哥!亦叶更伤感了。“……你就是不走,留在竹篮镇上,也比我站得高多了!你要想忘了我,用不着站更高,看更远,现在每天你都可能忘了我……”

叶妹!方小慧俯在亦叶的耳边轻轻地说。我告诉你吧,可是你以后不准说出来笑我!我就是舍不得你……才犹豫不决的。那B电影制片厂在B市,坐火车都得一天一夜……。这次借,要借多久我也不知道。其实平时下去演出,也常常几个星期,甚至几个月见不着你。可这一次,一想到走那么远……,好长时间见不着你……,我心里不知怎么……,空荡荡的……”

小慧哥!小慧哥!小慧哥!亦叶流泪了,她把脸埋在方小慧的肩上忘情地呼唤着。

叶妹!我担心你的身体。一想到你发病……我就做恶梦……”

别担心我的身体,小慧哥!我……在医院工作,整天呆在医院。在医院吃,在医院睡。就是发了病,想马上死……还死不了呢!再说,就是你呆在竹篮镇,你也不能天天来看我,守着我。我就是现在发病,你……其实也帮不了我,你说是不是?

……我就真走了,叶妹!二月十五号是春节,我二月二十号就得走,二月二十一号得到!

啊!二月二十号走!只有……一个月时间……能和小慧哥在一起了!亦叶把头紧靠在方小慧的胸前,心里头充满了无限悲伤。

叶妹!方小慧轻轻地摇着亦叶,……得保证每个星期给我写一封短信,哪怕只写一行。告诉我,你病没病。要是……收不到信,我就会病,会胃疼,胃出血……”

亦叶只觉得鼻子一阵阵发酸,赶紧把眼闭上。

……困了。小慧哥!我……要睡觉了……”

别睡,别睡!叶妹!明天上午你不上班,还可以睡。再说一会儿话!方小慧又开始摇亦叶,你说……,我去拍电影,……能拍好吗?

嗯!亦叶沉吟了一下,翻身坐起来。对电影,我一无所知,小慧哥!小的时候,看电影都是跟着你和我哥去看的。等长大了,可以一个人看电影了,倒不怎么喜欢看了。当然,现在也没什么电影好看。……不过,我琢磨着,你舅说的……也不全对!京剧固然有真功夫,难学。电影演员要想出类拔萃,换句话说,不当混混,也不容易!我爸常说,行行出状元,他还让我姐钻研烹调呢!……现在这个时代,照我爸说的,是艺术上只有共性,没有个性的时代。你和你爸,正好没什么个性,也就正符合这个时代……”

你说什么,叶妹!我和我爸都……没有个性?方小慧一生气,涨红了脸,把亦叶身上的被子掀掉,把亦叶一把抱起来。你再敢这么大胆地……污蔑我和我爸,我就……把你从这窗子里扔出去!

亦叶一点也不害怕方小慧生气,从小到大,小慧哥的生气都是假的。她高高兴兴地勾着方小慧的脖子。

扔吧!扔吧!小慧哥!你使劲一扔,咱俩就一块出去了!我闭着眼,等着你扔!

好哇!我让你闭着眼等!

方小慧把亦叶抱到桌边,放在她那些书本上,腾出一只手,开始咯吱亦叶,亦叶缩成一团,哈哈地笑着,一点也不困了。

饶了我吧,小慧哥!我真的不是说你和你爸的坏话。说你们的好话我还说不完呢!再说,那些……都是我爸说的……”

听到亦叶说,这些话是亦伯说的,方小慧低下头亲了亲亦叶,无可奈何地叹了一口气,把亦叶抱回床边。

“……接着说吧,叶妹!既然是亦伯这么说……”

小慧哥!亦叶认真地看着方小慧,不再嘻笑了。你别生气,我爸……说的是正经话。艺术创作虽然缺不了个性,但有个性在日常生活中并不见得就是好事。个性太强的艺术家,往往怀才不遇,郁郁而终。个性太强的政治家,下场就更悲惨。我说你和你爸没什么个性是说得不对。我爸说的是,你和你爸能压抑自己的个性,服从共性的要求,适应时代。这本身……,我爸说,就是一种技巧,和舞台上的技巧一样,不是人人都能学得会的。我爸说,一九五七年……划成右派的那批人,都是知识分子中有个性,有才华的人。但是有什么用呢!他们的才华还没来得及施展,就被自己的个性给毁了……”

叶妹!方小慧怕亦叶着凉,把掀起来的被子重新把亦叶裹起来,来!盖着点!你……怎么说起右派来了!我想听的是亦伯怎么说电影,说京剧的……”

“……我爸说,京剧艺术几乎百分之百是演员个性的表演艺术。其他的地方剧种,像白姨的汉剧,也大同小异。传统的京剧中根本没有编剧,更谈不上作曲。即使偶尔有编剧,也只是某一个演员的私人编剧,只能去适应某一个演员表演上的个性。当年齐如山为梅兰芳,陈瘿公为程砚秋编剧,主要还不是一个发掘自己文思的过程。而是一个观察,适应的过程,观察和适应该演员表演上的个性。而唱腔和台上的动作设计,原本在京剧中就是有程式的,换句话说,创造性的余地不大。只需要把已经约定成俗的东西,重新排列组合而已。传统京剧中甚至根本没有现代意义上的乐队。且不说上了台琴就得跟人。就是在台下,司鼓、操琴的人,哪怕是大师级的,也得明说,他是哪一位演员的鼓师,琴师……。总而言之,在京剧中,一切的一切都是围绕着演员旋转的,像众星拱月那样。成了名的演员在台上唱错或演错了什么段子,观众还会肃然起敬,以为是在创新。……我说这些……是想告诉你,小慧哥!你自己就是在这样一个环境中长大的。可是等你到电影制片厂去演出,换句话说,去拍电影的时候,你就会发现,那个环境和你原来所呆的环境很不一样。电影是一门共性为主的艺术,或者更准确一点说,是一门若干个个性和谐地共存的艺术。演员当然很重要,编剧的构思,导演的意图,都得通过演员的表演来实现。而摄影师,化妆师的工作对象就是演员。但演员在电影中,远不如在京剧舞台上那么重要。你不能随心所欲,为所欲为。你会感到不自在,因为有许许多多和你自身几乎完全同等重要的东西在制约着你。……不过,你刚去电影制片厂,导演不会马上让你拍电影的。他一定会先让你进一个学习班学习一段。你可以先找几本和电影有关的书看看……”

叶妹!你……帮我看书吧!我太忙了!平时连坐下来歇一会儿的功夫都没有。稍微有几个小时空闲,我又得慌慌张张地来看你……”

可是……,我看书……有什么用呢,小慧哥?

你看了,就像今天这样,给我讲一遍……方小慧亲着亦叶的额头。答应我,叶妹!……你刚才,不是也在花时间给你的同事讲你看过的书吗!……答应我吧!

“……行! 小慧哥!你……要是没时间,我就先帮你看,争取把要点帮你记下来。还有就是,从现在起,你还有一个月的时间,如果可能,你争取演演话剧。舞台上的这些表演行当,离电影最近的是话剧。总的来说,我相信你能拍好电影。你的外形条件好,正适合现在正面人物高大全的形象要求,是一块演主角的材料。另外,我回到刚才惹你生气的话题上,你除了表演素质好,在那块小小的空间中运作自如自信之外,还有一个优越性。你的性格平易、随和,没什么棱角,不是锋芒毕露的人。导演会喜欢你的。不过,你也得抓紧时间!我爸说,艺术中不允许个性存在的这个时代,不会永远持续下去。五年、十年、十五年之后,艺术中的个性卷土重来,电影可就不比京剧了。生活中有什么样的人,银幕上就得表现什么样的人。到了那时侯,像你这样浑身上下挑不出一丁点毛病的模样,观众们就可能看腻了。那时候,你……恐怕就只能回戏校教教孩子了。所以我劝你,学拍电影的时候,无论多忙,每天都抽点时间,动动身子、吊吊嗓子。可千万别丢了你这一身难得的童子功……”

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话,亦叶觉得很累很累了。

“……我困了,小慧哥!我……现在真的要睡了。我……就在你腿上睡,等我睡着了,你再走!要是太晚,你就……爬上去睡……”

叶妹!方小慧摸着亦叶的头,脸,在她耳边轻轻地说。“……这几个星期,一直……到我……走之前,你别走,别干别的事!下了班……,就在小屋里呆着!我只要有两个小时以上的时间就会来!你……听见了吗?

听见了,小慧哥!亦叶翻了一个身,把脸贴在方小慧的身躯上,闭上了眼。

叶妹!叶妹!

亦叶迷迷糊糊刚要睡着,又被方小慧唤醒。

嗯!干嘛……又叫我呀?小慧哥!

我差点儿忘了!一月二十七号,星期日,你……上班吗?

……,我倒是不上班。可是,……前面护理组,我的那些同事们,都习惯我在医院里住着,有事好来叫我。我要走,得……提前告诉他们。

那你别忘了提前告诉他们说你有事,要出去!下午三点半,北朝鲜的歌舞团在W剧院演歌剧。我带你去。但那个星期六,我要演出,晚上几点回团不知道。星期日早上要是到九点我还没来,你就回松园,在家等我!听见了吗?

听见了,小慧哥!

亦叶说了一整晚上话,困极了、累极了。这一次,她闭上眼再没睁开,方小慧抚摸着她的头,脸;暖着她那两只永远冰凉的手。亦叶一动也没动…….

.(未完待续)

老钱:小说连载《松园旧事》的开场白

第一卷《三柳湖畔》 简介

第二《竹篮之恋》简介

上一节:心有灵犀 (上)- 第二部《竹篮之恋》连载之二十三

下一节:鸡毛令箭 (上)- 第二部《竹篮之恋》连载之二十四

.

老钱:《松园旧事》- 中国二十世纪的《清明上河图》

老钱涂鸦集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献花
快速回复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安全校验: 答案:168 登录会员无需填写, 游客显示3组IP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