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80阅读
  • 0回复

鸡毛令箭 (下)- 第二部《竹篮之恋》连载之二十四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老钱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如果您现在使用手机,请将这个2维码存入相册,再打开微信,扫一扫,点击相册。

《松园旧事》第二部《竹篮之恋》连载之二十四

鸡毛令箭 (下)

老大爷!您……真的记错了。今天是星期日,不是星期六!要是是星期六,我根本不能休息!

噢!那……一定还是我给记错了。人老了就是一年不如一年哇!

已经差不多画好了,只需要小修小补。老画家笑眯眯地看着孟莎莎。

真是……太谢谢您了,解放军同志!耽误了您这么老半天的工夫!您……到松园一定还有好多重要的事要处理呢!

没什么事,老大爷!我不过是回家看看而已。

孟莎莎已经注意到老画家一边跟自己聊着天,一边拿着一支铅笔,在一张纸上记着什么。她凑近一看,才大吃一惊。这位貌不惊人的老大爷,居然一眨眼就把自己给画下来了,而且画得惟妙惟肖!

啊!老大爷!您画得真好!而且……画得这么快,就这么一小会儿的工夫……。您……一定是个画家吧?

噢!不敢!不敢!解放军同志!我只是为人民服务!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

把您画得这幅画像……送给我吧!老大爷!您……画得实在太好了!

那可不行,解放军同志!我现在是在站岗、放哨。要到……十二点才下……,下岗呢!在我站岗的时间内,所有出入松园的陌生可疑之人,我……全都画下来了。将来万一发现……正好在我值班的时间内,首长家中有……什么阶级斗争新动向,党和人民……就有据可查了!

可是,老大爷!您知道……我不是阶级敌人。您……刚才不也管我叫解放军同志吗?

是啊!是啊!解放军同志!可是……如今的阶级敌人狡猾得很呀!他们披上红色的外衣,伪装成人民群众。 像我这样毛主席著作学得不够好,革命警惕性和思想觉悟不够高的人……就很不容易识别呀!

孟莎莎不甘心就这样走,她实在太想得到这张画像了!

从小到大,孟莎莎倒是照过许许多多的相,但却从没被人画过,而且还画得这么像!

“……老大爷!我……真的不是阶级敌人,不是……伪装……。您就送给我吧!

孟莎莎一边苦苦地哀求老画家,一边徒劳地在自己的书包里找着自己的军人证。 她没有想到的是,就在她站在门口不走,千方百计地想得到那幅画像的那几分钟时间,老画家已经又画好了另一张。

行了!行了!解放军同志!让您耽误了这么长的功夫,不给您画一张,也实在说不过去。您……就把这一张拿去吧!

孟莎莎谢过画家,高高兴兴地接过画,小心翼翼地放进书包里,朝着三号楼走去。

十月底,天气已经冷了。但是吴向芬还是坚持敞开自己家的大门。

这几个月以来,为了确保楼上首长的安全,吴向芬把所有厨房中不用水的工作都挪到门口来做。而恰好这一段,方玉慧、方小慧父子为观摩革命现代交响乐双双出差了,她无所事事,就坐在家门口织毛衣。

听到门口的脚步声,吴向芬原本没太注意。她以为是楼上亦家的美盼。这几个月她一直敞开着家门,没发现过任何敌情。只到眼前黄光一闪的时候,吴向芬才大吃一惊地发现,走进三号楼的竟是一位解放军。

啊!首长……同志!

吴向芬诚惶诚恐地站起来,低下头,心中一个劲地骂自己今天不该织这该死的毛衣!

啊!这个女的……一定是方小慧的妈妈,长得简直太像了!孟莎莎呆呆地看着吴向芬,一下子想起了方小慧的音容笑貌。她站住不动,心中怦怦地跳,脸色慢慢地变红了。

吴向芬小心翼翼地看了孟莎莎一眼,这才松了一口气,原来……并不是首长自己!只不过是一个……小护士或者小秘书。

啊!解放军同志!请问您……”

啊!我家住在您……楼上,我……上去看看。

啊!她家住楼上!那就是说,这位小姑娘不是首长的护士,秘书,而是首长的千金!吴向芬刚刚松弛的表情立即又严肃起来。

……”,孟莎莎本该上楼,但犹豫片刻,终于还是忍不住开口问了一句。您是……方队长的妈妈吧?

方队长?吴向芬飞快地思索着。小慧在家倒是依稀说起过,他在部队里先是……排级,后来升到……正连级。但这小姑娘说的却分明是队长。为了谨慎起见,吴向芬决定先客客气气地答非所问。

啊!您是……问我呀!我是松园居委会的主任。我姓吴,大伙儿都叫我……吴同志……”

吴同志?孟莎莎不禁有几分迷惑了。亦教授那天亲口对舅舅和母亲说的,他们家楼下住的是著名京剧演员方……

“……您的爱人是……姓方吗?

是的!是的!我爱人是京剧演员,是样板戏演出组的,是姓方!

吴向芬忙不迭地回答着。

孟莎莎这才松了一口气。

……就对了!那您就是……方队长,我是说方小慧……的妈妈!

是啊!是啊!我就是方小慧的妈妈!

吴向芬毕恭毕敬地站着,点着头。心中却在犯嘀咕。首长的千金怎么会认识……小慧呢?

“……我和方……队长是一个团的。他是我的……上级……”

啊!原来是这样!小慧居然是这位大首长的小千金的……上级!儿子出差回来后,可得好好对他说一下。千万……可不能得罪这千金!自古伴君如伴虎。首长的一句话就可能断送儿子的一派锦绣前程呀!

啊!小慧……他哪能当……您的队长呀!您应该是他的队长,他的……上级才对!他就在您跟前,请您多多批评教育,请千万不要客气……”

孟莎莎笑了。

阿姨!我姓孟,叫孟莎莎。方……队长管我叫小孟,您……就叫我莎莎吧!……您知道,阿姨!方队长……是我们团最优秀的演员。我盼着……他能指教指教我,都……轮不上。我……哪有资格指教他呀!平时,我连……”

孟莎莎低下头,脸一下红到了脖子根。

吴向芬本是个极聪明伶俐的女人。她一下子就从孟莎莎羞涩的微笑中看出了这个正值妙龄怀春的女孩子努力想隐藏的东西。吴向芬两眼一亮,面前突然间豁然开朗,就像过了三峡的船只一样。这可真是方家的福星高照,老天爷有眼哇!

嗨!看我这糊涂人,大冷的天,站在门口说的哪门子的话呀!快进屋,进屋坐,莎莎!

哎!

孟莎莎高高兴兴地跟着吴向芬的身后进了方家。

吴向芬关上门就张罗着给孟莎莎泡茶。

啊!终于……走进了方小慧的家。这个处处都留有 方小慧身影和气息的地方。

孟莎莎的心还在怦怦地跳着,她贪婪地呼吸着,四下张望着,希望能看到一张方小慧的照片,哪怕小一点,哪怕是童年小时候的。可惜墙上挂的都是毛主席的宝像,毛主席语录和方家父子得的各种奖状,当然都是文化革命以后的。文化革命前的各种奖状,吴向芬也全都收藏着。她对丈夫和儿子的荣誉比丈夫和儿子自己还珍惜。只可惜她读毛主席的书读得不多,无法识别文化革命前的那些奖状,哪些是刘少奇反革命修正主义路线的,便不敢贸然而挂。

阿姨!您……就一个人在家呀?

孟莎莎接过吴向芬递给她的茶,聊开了天。在团里,方小慧从未和孟莎莎谈起过任何他自己的私事,所以孟莎莎对方小慧的家一无所知。

可不是就我一个人!他们爷俩儿都出去观摩去啦!

啊!那就是说,方小慧没有别的兄弟姐妹。真……看不出,在团里表现得那样好,吃苦耐劳又平易近人,一点骄娇二气都没有的这个方队长,在家……竟是个宝贝的独儿子!

“……阿姨!您家的房间和我们家楼上的房间是……一样多,也一样大吧!

其实孟莎莎六月份来松园已经和母亲一起看过了亦家的房子。她之所以有意再向吴向芬提这个问题,是想看看那间属于方小慧的房间。

“……是一样的,莎莎!咱们松园所有的房子都一样大,就是对着门的两家,方向是反的。

吴向芬热情地站起来,带着莎莎看房子。

靠着后平台的这间是除了客厅之外四间住房中面积最大的一间,约有二十二平方米。在亦家,是奶奶,姥姥和柳妈的卧室。 在方家,是方玉慧的戏房。方玉慧平时吊嗓,练身段都在这间房中。每次演出前,方玉慧都把自己关在这间房里过戏,谁也不见。童年时代,方小慧跟着父亲,在这个屋子里学过六、七年戏。除了团里的琴师,客人一般是不进这房的。松园的孩子和方小慧戏校的同学,也都没进过这间屋。 只有亦叶例外。那间屋的墙脚处一直放着一块软软的垫子。那是方玉慧专门让吴向芬为亦叶缝的。亦叶在屋里看方小慧学戏、练功,看累了,就趴在那块垫子上睡觉。童年的时候,亦叶很爱上这间屋来玩。屋子里有翎子、靠旗、假刀、假剑和好多好玩的东西,还有一面比人还高的镜子。在方家对过的白家,这间屋也是白素贞的戏房。在当年的石家,这间屋,是石仲德和齐如莲的卧室。在松园所有的住房中,这间屋的方向最不好,是朝北的。

另外三间住房都朝南。朝南的三间中,和前面的平台相通的两间中的一间,比戏房小,大约十六平方米,在亦家是新元的卧室;在白家是梦帆的卧室;在过去的石家是英英的姥姥齐黄氏的卧室;在方家则是方小慧的卧室。

孟莎莎一进这间屋就在桌边坐下来。对别的房间,她没有任何兴趣。她想看的东西全在这间屋。

方小慧的房间整洁干净。看得出来,吴向芬这个做母亲的不仅勤快、能干,而且心中一定还天天都思念着儿子。房间被母亲收拾得好像他天天都要回来一样。而事实上,莎莎很清楚,方小慧常常好几个月不回家。

多么遗憾呀!就是在方小慧自己的房间里,也没有挂任何一张他的照片。

莎莎不甘心地又向床头柜和书桌上看了看。那上面分别放着一座塑料的,夜光的和一座石膏的毛主席的半身塑像。桌上除了毛主席的宝像之外,还放着一只准时正点地走着的闹钟。除此之外既无纸、笔,也无书,只有一盏童年时代很少照方小慧,倒是常常照亦叶的台灯……

阿姨!孟莎莎终于忍不住开口说话了。方队长……演了那么多样板戏。咱们团都挂了好多他的剧照。您……干吗不在家挂几幅呀?

吴向芬一下就明白了这女孩子的心事。事实上方小慧从小到大,演古装戏,演现代戏都照过照片。那些照片放在一只大纸盒中。那只纸盒很漂亮,纸质光滑,做得十分结实。上面写着许多稀奇古怪的外国字。方小慧并未说起过他从何处拿来这么一只盒子,但吴向芬却知道,那只纸盒是亦叶送给方小慧的。

童年时代,方小慧送给过亦叶许许多多的东西。假如全部保留着,亦叶的那只小抽屉根本就放不下!但亦叶却几乎从来没回送过方小慧什么东西,她也确确实实没什么值得送人的礼物。上小学的时候,每逢父亲出差,母亲又要上夜班的时候,害怕亦叶发病,母亲便只能把她带着。

有一次跟母亲上夜班时,正好药房上夜班的是亦叶一个同学的妈妈,而且也碰巧把那个同学带去了。药房干净,也安静,亦叶便和那个同学一起在药房里玩。同学的妈妈送给亦叶和那个同学一人一只漂亮的纸盒子。那是高干病房用的进口药品的包装盒。亦叶觉得那只纸盒子是她生平得到过的最最美丽的盒子,小心地拿着,激动万分!

第二天放学回家,亦叶高高兴兴地把那只盒子送给方小慧。

不料方小慧对盒子并无兴趣,他看了看,居然又还给了亦叶。亦叶只好自己为自己那只美丽的盒子寻找点用途。在方小慧的房间里看了半天,亦叶发现方小慧有大批照片都凌乱地放着,就把所有的照片放在这只美丽的盒子里。自那以后,那只盒子便成为方小慧的照片盒。

一晃十多年过去。许多金属饼干盒都生了锈,吴向芬在清家的时候不得不扔掉。而这只纸盒子却结实极了,一直完整无缺地呆在方小慧的柜子里。

一九六九年,亦叶在9876厂当学徒。发第一个月工资,就是因为想到这只盒子和盒子里那些胡乱堆放的照片,才决定送方小慧一本影集的。她没想到的是,方小慧根本没有时间整理照片。他只把影集上亦叶贴的自己的那张照片揭了下来。而那影集,方小慧放在竹篮镇,根本就没带回松园……

孟莎莎提起方小慧的剧照,吴向芬想起了那只盒子,但却迟疑着没敢去取。

“……小慧是在台上长大的,倒有不少剧照,莎莎!但是……,我不敢拿给你看。那里头……有好多封资修的东西……”

让我看看吧,阿姨!封资修的东西都是刘少奇反革命修正主义路线统治时期演的。帐……只能算在刘少奇身上。和您,和方队长,都没关系!

一听孟莎莎说这样不见外的话,吴向芬就完完全全地放心了。她打开方小慧的柜子,把那只纸盒取出来,放在桌上。

莎莎!你……不是外人!这盒子里全是小慧的照片。你慢慢看吧!你们家没别的人,我们家也没别的人。我去做饭。你别客气,就像在自己家里一样!吃一点便饭再上去……”

吴向芬处处得当的那种自然、热情、真挚、和蔼,把孟莎莎感动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她只能老老实实地点了点头。

吴向芬一走,孟莎莎就打开了盒子,把方小慧从小到大的每一张照片仔仔细细地看了一遍,直看得心中一阵阵春波荡漾,脸上一片片红晕飞扬。这些照片,很明显,是随随便便,甚至十分凌乱地堆放在盒子里的。方小慧肯定不清楚,这盒子里究竟一共有些什么照片。多一张,少一张,不会有人发现。孟莎莎决定走两张。

孟莎莎选了一张最大的和一张最小的。最小的那张是一张一寸的登记照。照片上的方小慧神采飞扬地笑着,可爱极了,胸前戴着一枚团徽,团徽下面是E省戏曲学校的校徽。照片的反面工工整整地写着,一九六三年五月四日入团纪念。那张最大的照片是方小慧在《智取威虎山》中扮演杨子荣的剧照。照片放大之后还专门上了彩,远远地看上去,简直像是一幅绝妙的宣传画!照片的反面印着一行字,一九六九年五·一国际劳动节汇演集体三等功。

孟莎莎刚刚把两张照片欣赏完,然后小心地放进书包,吴向芬就进来招呼她吃饭了……

吃饭的时候,吴向芬一直和莎莎聊着天。

很快,吴向芬就把莎莎自己和莎莎家中的情况全部打听清楚了。孟莎莎是一九五四年二月出生的,比方小慧小五岁。五是个吉祥的数字。方小慧在家最小,是独子。孟莎莎在家也是最小,正好也是独女。此外,孟莎莎全家都在部队里。爸爸、妈妈、舅舅、舅妈全都是首长那个级别的人。舅妈还正好管着方小慧所在的那个文工团……

吴向芬越听越高兴,越激动。便有意在孟莎莎面前抱怨,说方小慧都二十二岁满了,还没有女朋友。让孟莎莎这个当战友的多帮助他,关心关心他的个人问题。孟莎莎听在耳里,喜在心头,羞涩地微笑了。

和吴向芬告辞,回到自己,孟莎莎才发现,已经快三点了。不知不觉中,她竟在方家呆了三个小时。不过在心里,孟莎莎高兴极了。她完全没想到今天这一趟回松园会有这样大,这样意外的收获。

孟家的陈设十分简单。客厅中放着一排整整齐齐的皮沙发。和亦家,亦伯梅、叶慰余、亦叶三人的卧室相对应的那间过去石仲德的书房中放着一张双人床。那是为孟莎莎父母回老家路过W市休息时准备的卧室。旁边的那一间放着一张单人床,是为父亲的警卫员准备的。另外两间房是孟莎莎自己的。而事实上,孟莎莎几乎百分之百地能断定,即使是父母回老家H县路过 W市,也绝不会到松园来住!军区的滨湖招待所有的是比这松园舒适得多的房间,而且戒备森严,安全上绝不会出任何问题。想想刚才在松园门口站岗放哨的那位手无寸铁的老大爷吧!他最大的本事就是把混入松园的阶级敌人门准确地画下来。阶级敌人假如真混入三号楼,对父母下了毒手,画下来,抓住了,枪毙了,又有什么用呢!想起老画家那幅认真的模样,孟莎莎笑了……

不过,那老画家画的画可真是 绝了!简直比照的还像!

孟莎莎忍不住地把画家画的自己的那张画像和方小慧的这张彩色剧照对照着欣赏了一下。孟家和方家方小慧的卧室相对应的那间房是莎莎的卧室,当然是指她将来上了大学之后的卧室。到现在为止,她在这个新中还没睡过一夜呢!和方玉慧的戏房相对应的那间房,放着莎莎的钢琴,写字台和书柜。那是母亲为她精心安排的,未来的书房。莎莎按舅妈的吩咐,简单地做了一下几个房间的清洁之后,把自己的那张铅笔素描画像和方小慧那张彩色剧照并排地压在自己书桌的玻璃板下面。

松园的这房子根本就不会有什么人来!就是真有人来,孟莎莎也不怕。方小慧的那张剧照,和一幅普普通通的宣传画一模一样!莎莎坚信,这个世界上,除了她这个深深地暗恋着方小慧的人之外,绝不会有任何别的人能认出那个杨子荣……,竟会是方小慧!

在玻璃板前欣赏了半天方小慧之后,孟莎莎暗自决定,明年不上大学!

大学……有什么意思!且不说小学学的东西现在都快忘没了,上大学根本跟不上!就算跟得上,见不到方小慧,生活有什么意思!只要方小慧还在文工团,孟莎莎愿意一辈子呆在不毛之地的竹篮镇上,哪怕要她报一辈子幕……

.

(未完待续)

老钱:小说连载《松园旧事》的开场白

第一卷《三柳湖畔》 简介

第二《竹篮之恋》简介

上一节:鸡毛令箭 (上)- 第二部《竹篮之恋》连载之二十四

下一节:在山泉清 (上)- 《松园旧事》第二部《竹篮之恋》连载之二十五

.

老钱:《松园旧事》- 中国二十世纪的《清明上河图》

老钱涂鸦集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献花
快速回复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安全校验: 答案:168 登录会员无需填写, 游客显示3组IP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