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429阅读
  • 0回复

在山泉清 (下)- 《松园旧事》第二部《竹篮之恋》连载之二十五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老钱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如果您现在使用手机,请将这个2维码存入相册,再打开微信,扫一扫,点击相册。

《松园旧事》第二部《竹篮之恋》连载之二十五
二十五 在山泉清 (下)

哈!哈!叶妹!看不出你还真有两下子!

亦叶刚走进急诊室叶亥生就笑着走过来,拍了拍她的肩。

亥生哥,我知道你进了地质队,我哥告诉我的。我一直想找你,可是不知道你在哪儿?

我们大队离竹篮镇到不远,十来里地吧!不过,你可别去,要爬山!有空我会来看你。

你摊上这么个同事,也怪麻烦的。

不!不!叶妹!这人挺可惜的!我一进队就和他呆在一起,已经呆了半年多了。他本是个极聪明的人。当年是B地质学院的高材生,是他们学院一位著名的老教授看上了他,点着名让他考研究生的。结果反倒害了他。文化革命一搞,他只能和学生们一起分。分到地质局没什么正经事可干,整天就这么耗着。慢慢地,他就病了。起先,谁也没注意到他病了。后来清理阶级队伍,他不知为了什么事,和军代表辩论起来。辩得军代表面红耳赤,下不了台。军代表一气之下把他撵到勘探队来了。这之后大家才发现他……是个疯子……”

不过,你别担心,亥生哥!这种偏执型的精神分裂症一般是中年才起病,不会转变成狂躁型。换句话说,他就是疯子,也是个文明疯子……”

我不担心,叶妹!我挺喜欢这个人的。他并不是天天都像今天这样发病。而且他今天发病也确确实实是为我们组马师傅的事和卫生科的人吵架才发病的。 不发病的时候,他特聪明。数学学得棒极了。有时我倒想,和他分在一起是……我的福气。我……根本没必要为我自己怀才不遇而抱怨。他比我的书读得多得多,现在不也和我一样,整天扛平板仪?

肖婆婆和分田困极了,打起哈欠,亦叶让她们快去睡觉。野鼠也打算走,亦叶叫住了他。

野鼠!再呆几分钟,今天反正怎么也晚了!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表哥。就是我跟你说过的,学过六年英语,能教我的那个表哥!

袁也曙大吃一惊。要说那天晚上见到的方小慧是亦叶的表哥他倒相信。而眼前这个人,破衣烂衫,蓬头垢面,不修边幅,一幅满不在乎的神情。学了六年英语,热爱英语的人会是这个样子?

叶亥生早就注意到袁也曙的存在了。不过他没正眼看袁也曙,也没准备和他打招呼。从袁也曙站在亦叶身后探头探脑的样子看,他就是那些纠缠亦叶的若干假表哥中的一个。一直到亦叶和袁也曙说起话来,并提到自己的时候,叶亥生才略微客气地向袁也曙点了点头。

I’ve heard, that you’ve learned English for a long time and can speak English very well. [1]

这次轮到叶亥生吃惊了。小叶妹的这位假表哥,居然真会说英语而且还说得无可挑剔。

It’s treu, that I’ve learned English. I am still learning it now. But Idon’t think I can speak English well, better than you can do.[2]

叶亥生一开口,袁也曙也很高兴。不错,亦叶的这表哥确实学过英语,而且一定下过功夫学。就袁也曙的观察,学过英语的,不要说读了高中,就是读了大学,能开口的都不多。

Would you like to practise your spochen English[3]

Of course! But…… I don’t have any……[4]

You can come here. We, you, Leaf and I, we can practise Englishtogether.[5]

行啦!行啦!野鼠,十二点都过了,你回吧!我表哥不在这镇上住,他工作的地方到这儿要走二十里地。他不能常来!

不能常来,偶尔来来也行啊!

袁也曙不甘心地看着叶亥生。

叶亥生倒有几分喜欢这个孩子了。

行!二十里地倒也不算远。只要你们愿意,春节过后我就来!

那太好了!

袁也曙这才欢天喜地地走了。

亥生哥,你一定累了吧!上楼到我的小屋去睡吧!你的这位数学老师,一时半会儿醒不了!

算了!算了!叶妹!我这一身污泥浊水把你那安乐窝的一点诗情画意都破坏了。我就在这急诊室里睡吧!你自己呢,没有病人也不能睡吗?

没病人的时候能睡,有时运气好能睡一整夜。后面的观察室还有床,我都是上那儿睡。

“……一晃,我有一年没见到你了,叶妹!怎么样……挺好的吧!

叶亥生上下打量着亦叶。小表妹已经不再是小女孩,而是一个正正经经的女人了!女人们一美丽、一聪明,就唯恐别人不知。就盲目地骄傲、得意。一骄傲、一得意,就不免把隐藏着的那点愚蠢暴露出来。而小表妹的可爱之处在于,她的美丽和聪明被她的疾病掩盖了,无人喝彩。也就避免了骄傲和得意之后的愚蠢……

看着叶亥生微笑地看着自己,亦叶的脸红了。她想起上次亥生哥来看她时的情景。

亥生哥,你知道,我上次……”

亦叶不好意思地低下头。

不用说了,叶妹!我看得出来,你……过得挺好的!幸福、满足。……不是你那小慧哥和你……和好了;就是你终于……忘掉了他,在其他地方找到了新的感情寄托……”

没有,亥生哥!我没忘掉他。他……也没有……”

行啦,叶妹!我刚才还……”

叶亥生眯缝着眼。无可奈何地看着亦叶,叹了一口气。

……说刚才什么, 亥生哥?

“……我是想说,刚才第一眼看你,我还觉得你长成了个大姑娘了。……现在仔细一看,那不过是假象。你……还没完全长大,你还是个小女孩!

为什么?

嗯!……算了,叶妹!早点休息吧!我看今天你给我介绍的这个新朋友,叫野鼠吧,倒不错。有时间多看看书,多学点东西吧!你爸有好多优秀的基因遗传给你了,不要浪费了!

可是……,亥生哥!今天太晚了,没法跟你多说话。你答应野鼠,春节过后来,你可一定得来呀!

当然,叶妹!我说来一定会来。君子一言!现在……,去睡一会儿吧!

一月二十六号的那个星期六,演出完回到竹篮镇,十二点半了。吃完夜餐李又华、刘海娃到方小慧的屋里聊天,大家都听说了电影制片厂要借他的事。

说完话,上床,凌晨两点多了。

星期日早上,方小慧一睁眼就九点了。想去约亦叶……显然来不及了!

几天前方小慧就拿好了两张票。团里去观摩别的剧院,剧组演出时,方小慧从来没多拿过票,特别是从来没为亦叶多拿过票!三年前的那场蓝衣少女风波,方小慧记忆犹新。他不愿在男女关系这类问题上让领导说,更不愿意因此在战友和同学中造成坏的影响。此外,叶妹生性不喜欢和外人打交道,对歌舞,样板戏一类也没什么大兴趣。

但是今天,方小慧决定要把亦叶带去看这场歌剧。即使叶妹不喜欢看也要带她去!他要在团里的战友面前公开亦叶、公开自己对叶妹的恋情。这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即使组织上要内查外调,也没关系!亦伯在三线国防科委的保密单位工作;叶姨在医学院是革命知识分子的代表。对方小慧来说,最重要的是,公开了叶妹,可以省去很多麻烦,比如学员队那个有事无事来找他的孟莎莎。至于母亲,方小慧爱母亲,不愿伤她的心。但母亲打了他一次之后已经把他解放了。他可以无所顾忌地在家谈亦叶,可以随心所欲地上楼去亦家。等到有一天他正式通知母亲,和叶妹已经结下百年之好,谅母亲也无法!

方小慧胡思乱想地走到自行车跟前,却想起现在才去约亦叶……,时间已经太晚。他决定步行去车站。

走了不多远,听到身后的脚步声。方小慧一回头,发现孟莎莎走过来了。

方队长!

噢!小孟!

……是上镇上去,还是回家?

孟莎莎是明知故问。几分钟前,她是看到方小慧在自行车旁边犹豫,才走出来的。

回家。

太好了!咱俩……正好同路。

其实和方小慧单独呆在一起,孟莎莎脸红心跳,根本不敢正眼看她。倒是在团里,很多人在一起的时候,她可以肆无忌惮地盯着方小慧看。可是她心里不知为什么又老盼着能单独和方小慧在一起。

方小慧当然不知道,孟莎莎的口袋里揣着两张她直接从舅妈那儿要来的票。其中的一张,是她专门为方小慧的母亲吴向芬准备的……

孟莎莎欢欣鼓舞地说可以同路,方小慧却感觉到一阵说不出的别扭。这漫长的八里地,和她说些什么呢?而且别的人,又华姐,铁生,海娃,他们都在团里,准备下午直接坐团里的车去剧院。要不是醒得太晚,约好了叶妹本来是不用回松园的!

不过,好在……时间还早,还能想法甩掉这小孟……

嗨!看我这脑子!方小慧猛拍了自己头一下。小孟!你先走吧!我的一个球友说好了,今天来借团里的演出服。我忘了告诉江队长啦!

说完,方小慧拔腿就跑了。

孟莎莎看着方小慧的背影叹了一口气,多么遗憾呀!

不过,没关系!今天只要方小慧回松园,怎么也能让他大吃一惊!孟莎莎尽可能慢地朝竹篮镇走,希望方小慧办完事回来还能和她同一段路。方小慧跑得极快,几分钟就无影无踪了。但是方小慧却并没有追上来。

最终,孟莎莎还是一个人坐班车回松园的。

十月份回松园之后,孟莎莎在十二月初又回去过一次,也碰到吴向芬一人在家。虽然没在方家吃饭,但她和吴向芬已经混得很熟了。今天回松园,莎莎是专程邀吴向芬一起去看这场歌剧的,否则她没什么必要回松园。这几个月她偶尔想起松园,并不是想这个,而是想看看玻璃板下方小慧的那张彩照。另一张小照片她随身带着,可惜人太小。舅妈听说她要回松园,嘱她给叶教授捎一张票。路上孟莎莎已经想好了,把团里发的那一张送给叶教授就行了。她自己……,和吴向芬坐一起,不坐团里战友坐的那一片……

一进三号楼,孟莎莎就看到方家的门开着,吴向芬正坐在门口无所事事,连毛衣也没织。

阿姨!

啊!是莎莎回来啦!吴向芬热情地站起来。

阿姨,您下午有事吗?

没事!没事!需要我干什么, 尽管说!

今天下午北朝鲜的一个歌舞团在W剧院演歌剧。您……要是没事,就跟我们一起去看吧。我……给您捎回一张票……。方队长也去。他……一会儿就回来。刚才我们本来同路的,他……忘了个事……”

太谢谢你啦,莎莎!你……一个人在家,别做饭了。一会儿下来,正好小慧也回来,咱们一起吃!

孟莎莎高高兴兴地答应了,然后上楼给叶慰余送票。

柳妈打开门,门口站着一位解放军。

大妈!我叫孟莎莎,就住在您对过。

啊!您……有事吗?

没什么事!今天下午三点半有一场歌剧。您告诉叶教授,就说……是鲁司令员的爱人送给她的票!

谢谢您啦!

孟莎莎把票交给了柳妈就又下楼了。

吴向芬在门口捡菜,孟莎莎搬了一个小凳坐在旁边。

孟莎莎刚坐下,方小慧走进了三号楼。

看到孟莎莎居然跑到松园来了,而且坐在自己家门口,方小慧吃了一惊。

方队长!

看到方小慧吃惊的样子,莎莎心里别提多得意了。她调皮地笑着,欣赏着方小慧的窘相。

小孟……,你……”

小慧!这莎莎呀,就是搬到咱们楼上的那位首长的孩子!她……上咱们家来过好多次啦!

方小慧只觉得脑子里嗡地响了一声,呆呆地看着母亲和孟莎莎,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也就在这一个瞬间,亦叶走进了三号楼。

方小慧让亦叶等到九点,如果他还没去,就自己回松园。

但亦叶并没有走那么早。她美美地睡了一个懒觉,九点才起床。反正是下午三点半的节目,走那么早干吗?再说这么长时间没回松园了,总得给姥姥、柳妈买点吃的东西。特别是姥姥,一晃九十二岁。见一次,少一次;活一年,少一年!亦叶吃过早饭按肖婆婆说的地方,找到竹篮镇上一家专门用糯米做蒸糕的,把六种不同味道的糕点各给姥姥买了两块。然后又给柳妈买了十只油酥饼。

进三号楼前,亦叶已经想到,从方家门前路过,一定会有令人极不愉快的瞬间。那五香粉拿着鸡毛当令箭,还真以为她自己肩负着站岗、放哨、保卫首长安全……的重任呢!但是要回家又必须经过方家的门口,除非自己真能腾云驾雾地飞上去! 唉!亦叶无可奈何地感慨,自己真是身无彩凤双飞翼呀!

方小慧在家,亦叶倒一点也不奇怪。他本来就和亦叶约好松园见的。但在和吴向芬点头的那一霎那间,看到吴向芬身旁的孟莎莎,却使亦叶相当相当地吃惊。

这不就是那天在竹篮河边扶着小慧哥的那个女兵吗?

有差不多一年没怎么细想,以为变成了童话的事,却原来还是真的!一年半前那一次还饭盒……,竟会是自己……错怪了五香粉……

孟莎莎一看亦叶,倒是大方、热情地迎了上去。

……一定是亦教授的女儿吧!长得真像你爸!咱们……认识一下吧!我叫孟莎莎,住在你们家对过。

住在我们家对过?亦叶又吃了一惊。她紧紧地咬着牙,克制着自己。

我叫亦叶!……有时间上我们家玩。你们……忙吧!我先上楼!

亦叶!今天下午有北朝鲜的歌剧。我舅妈让我给你妈送去了票。你要是没事,就一起去吧!

啊!原来小慧哥约我看歌剧……竟是和这个孟莎莎一起去看!而且……还是……她舅妈送的票……

一阵窒息的感觉袭来,亦叶晕眩起来,不得不用手扶住楼梯的扶手。

噢!谢谢你了,孟莎莎!我……今天要为同事代班,不能去。

叶妹!

方小慧上前,想叫住亦叶,可是来不及了!亦叶低着头,动作突然异常地敏捷起来,三步并两步就上了楼。

刚关上自己家的门,亦叶看见哥哥新元从他的房间里走出来。

叶妹!你回来了!

哥!你在……”

我夜班。

“……是我关门吵醒了你?

不是!是柳妈把我叫醒的。……对过鲁司令员的外甥女送了一张票来,你回来,正好!你去吧!

不!哥!我下午还要上班,你已经醒了,就去看看吧!

亦叶走进姥姥的房间。

姥姥!

亦叶把糯米糕打开,掰成小块,塞到姥姥没牙的嘴里。

“……我叶妹……就是乖!买的糕……又好吃、又好看!

姥姥一边吃,一边顺手把糕上粘得那一层花花绿绿的装饰物剥下来,塞进亦叶的嘴。姥姥一直还记得,小叶妹从小就爱吃花花绿绿的糖果。

亦叶四下看着姥姥的那间屋。

奶奶去世后,姥姥坚持不换房,一直和柳妈一起住在这里。搬走了奶奶的床,这屋显得空荡荡的。奶奶火化之后,亦叶和柳妈一起选了一只白白净净的瓷坛子,装上奶奶的骨灰,存放在火葬场边上一间外观像一座寺庙一样的大屋子里。那屋子里密密麻麻地竖满了放骨灰的架子。一眼看上去,让亦叶头皮直发麻。柳妈对亦叶说,奶奶活着的时候和姥姥在一起叨叨,住高莫住低,不占友人妻。亦叶专门借了一只梯子,把奶奶的骨灰坛放在最顶上一层。奶奶肯定没想到,她生前住得宽宽畅畅的,死后却会那么拥挤。奶奶的骨灰坛上烧烤着奶奶一张慈祥微笑着的照片。而事实上,奶奶活着的时候几乎从来没有那样慈祥地笑过……

一晃,奶奶去世已经两年。亦叶却再也没去过那个存放骨灰的地方。奶奶临终前最思念的人,是父亲和哥哥。那是她的生命在人世间得以延续的标志!然而,活着的人终日忙忙碌碌,谁又有闲暇去想她呢!人死……真是如灯灭呀!

我的户口……是和奶奶同一天下的。我和奶奶实际上一样,也早已不再是松园人了……

亦叶心中充满着无法排遣的忧伤,两行清泪不声不响地挂在了脸上。

新元走进来,一眼先看到亦叶脸上的泪水。

“……叶妹,是不是……病了……”

亦叶转过头,抹去脸上的泪。

没有,哥!我……挺好的。我妈呢?

妈带学生实习去了,今天不会回。叶妹!你难得回来,大星期日的,你……干吗要值班!去打个电话,让同事给带一下,你还是去看歌剧吧!

亦叶尽量使自己振作起来,勉强地微笑着,看着哥哥。

还是你去吧,哥!就算是……我妈上次让你多看一次《原形毕露》的补偿吧!

柳妈进来,亦叶忙掰下一块油酥饼塞进柳妈的嘴。柳妈一边吃油酥饼一边看亦叶,心中挺放心的。这几个月,小叶妹一点没瘦!

吃过中饭,亦叶在父母卧室找了几本书就走了。

亦叶有意早走,以避开方家那兴致勃勃看歌剧的娘仨。打开自己家的门,亦叶能听见方家传出的,吴向芬和孟莎莎的欢声笑语。很显然,方家的大门一直敞开着。亦叶插上钥匙,尽可能不出声地关上自己家的门,又尽可能不出声地下楼。

还好!方小慧和两个爱他的女人都不在门边。亦叶总算平安无事地逃离了松园!


[1]      [1] 我听说,你学过很长时间英语,英语说得好极了。

[2]     [2] 是的,我学过英语,现在仍然在学。但是我说得并不好,绝不会比你说得好!

[3]     [3] 你愿意练习一下你的英语口语吗?

[4]     [4] 当然愿意,不过我没有……

[5]     [5] 你可以上这儿来,咱们,你,菜叶子和我,可以 一起练口语。.

(未完待续)

老钱:小说连载《松园旧事》的开场白

第一卷《三柳湖畔》 简介

第二《竹篮之恋》简介

上一节:在山泉清 (上)- 《松园旧事》第二部《竹篮之恋》连载之二十五

下一节:歧路鸳鸯 (上)- 第二部《竹篮之恋》连载之二十六

.

老钱:《松园旧事》- 中国二十世纪的《清明上河图》

老钱涂鸦集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献花
快速回复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安全校验: 答案:168 登录会员无需填写, 游客显示3组IP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