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903阅读
  • 6回复

《海外故事分享,作家陈九文学讲座》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若敏
 

— 本帖被 hndzxwh 执行置顶操作(2017-10-24)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如果您现在使用手机,请将这个2维码存入相册,再打开微信,扫一扫,点击相册。
《海外故事分享,作家陈九亚城文学讲座》

若敏

陈九:旅美华裔作家,诗人,美国《侨报》专栏主笔,居纽约。作品《老史与海》曾获第十四届文学百花奖,中篇小说《挫指柔》曾获第四届《长江文艺》完美文学奖。他的作品在主流文学界已引起极大关注,部分作品被翻译成英文和日文,并收藏于耶鲁大学图书馆,纽约皇后图书馆等主流图书馆系统,被誉为“海外华文实力派作家”



亚特兰大华人写作协会与中国人民大学北美校友会亚特兰大分会共同举办的《海外故事分享,作家陈九亚城文学讲座》将于2017年10月28日周六1:30,在亚特兰大希尔顿酒店举行,地址如下:Hilton Atlanta Northeast  5993 Peachtree Industrial Blvd. Peachtree Corners,GA 30092

在海外活跃着一批华文创作的人,作家陈九是其中的佼佼者。从1995年至今他创作了有40多部的小说,200多首诗歌,300多篇散文,累计一百万字。陈九小说所涉及的,大都是中西文化上的交融和冲突,互相辨识和最终认同的过程。《老史与海》,中篇小说集《挫指柔》,随笔集《纽约第三只眼》,散文集《曼哈顿的中国大咖》等等,让我们看到有趣的人物形象,有意思的人物故事,有特点的环境背景。作家陈九,是一个有故事,更会讲故事的人,丰富的人生阅历以及多年的海外生活,让他的作品呈现出非常独特的韵味,角度客观,文风诙谐幽默却不失优雅,贴近生活,又妙趣横生,常常让读者欲罢不能。



作家陈九曾经谈到这海外坚持中文写作的不容易。“为了写下去,我必须努力工作,让妻子儿女有体面的生活。”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的他,在美国读过两个硕士专业,他说:“第一个是国际事务,这个专业未能让我找到工作,只好接着读。第二个是信息系统管理,接近计算机,不过更侧重研发的管理,这个硕士给了我养家糊口的本钱,成为一名公共部门的主任数据师。这个工作好坏兼半,坏的是责任大,数据系统出问题会影响整个系统和无数用户的使用,须慎之又慎。好的是,工作相对稳定,收入也相对合理,小康生活不必赊账,妻子能安静地画她的画,她是一位画家,儿女能用上爱帕或黑莓手机。这样我的长夜就安宁了,我可以当之无愧地躲到角落,不接电话,别人叫我我敢装听不见,我怕被打搅。尤其在我施展变身术的时候,我在偷偷将自己变成故事中的主角,随情节一同飞翔,乘着想象的翅膀在无边的自我中飞翔,把从小到大的恩爱情仇,把所有通过阅读和道听途说获取的信息符号,浸在情感里,别让漂泊的恭卑暗淡我生命的意义,别让逼仄的文化氛围刺伤我的自尊,让一切孤零零的感觉滚开,把所有赞美和轻蔑置之度外。

正是这些特别的经历和对文学执着地热爱,让作品里的人物栩栩如生。《老史与海》是让人热血沸腾的作品,老史的形象让我们随着故事的展开感受到生命的力量和灵魂的激荡。“海,我欲言又止,只是静静望着他们,直到热泪盈眶。”把读者一下子带到面朝大海的日子。

随笔《那时木心》,《王鼎钧的“百年之论”》,《巧遇胡茵梦》,《道格拉斯顿的刘亦菲》,《纽约有个田翠莲》等等,木心的灵性,王鼎钧的哲性,胡茵梦的优雅和清淡,刘亦菲在街口亭亭玉立的身影,田翠莲的最后一瞥都让人掩卷后,再回味,韵味深长。



在陈九先生一篇谈写作的文章里,他说:“我的内心是我的梦,是五彩云霞空中飘,天上飞来金丝鸟。
或许这就是我当下的写作状态,一个幽灵,在纽约徘徊。我在纽约从事中文写作20余年,经历过很多写手走了来来了走,潮起潮落的过程。但无论如何,仍然有不少人执著行走在这条无助的寂寞之路上,包括我自己。有人说文学的本性是功利的,语不惊人死不休,我看未必。我的感觉恰恰相反,海外中文写作虽说不伦不类,没皮没脸,但起码有一利,我们写作的动机是纯粹的,因为热爱,为构筑生命而记录情感,能发表固然好,即便无人欣赏,只贴在自己博客上,还会继续写下去,这正是海外中文写作经久不衰愈演愈烈的原动力。你可以理解为这是对孤独的逃避,一种内敛自省的苦渡,清风明月的独白,是无边无际的安静与放手,是为保持内心平衡,不被平庸的居家生活逼得去偷情或到大街上放枪,而给自己创造的宗教。我觉得自己是一部蒸汽机车,所有煤炭都已填进炉膛里,就这一锅了,一槽儿烂,能烧多久烧多久,能跑多远跑多远,把所有滚烫的世俗抛开,天地悠悠长风浩荡,让我的多情和丰富在内心开花结果,然后腐烂。
如果说我是荡起双桨的小船,心底绝无小船儿推开波浪的轻松浪漫。只愿孤舟苦渡,早日成为伟大中华文化的沧海一粟。



陈九担任了北美中文作家协会首任会长,他曾说过海外华人作家有两个优势。一是写作动机,“海外华文作家的写作更加发自内心,是人生的一种追求。”二是自由和孤独,“我们没有复杂的人际关系,很多人都是漂泊的过客。自由来源于孤独,当我们在这样不断审视自己的过程中,当我们发现我们掉进像另外一个空间一样的地方时,我们才会发现我们热爱着什么,我们需要什么,它就是文学。”

如果想听更多的海外故事,遇见作家陈九请参加这次座谈会,你一定会有惊喜!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献花

只看该作者 6楼  发表于: 11-18
这不是作家,只是趋炎附势的主。写作协会集体堕落!
离线DrOlympiaLiu

只看该作者 5楼  发表于: 10-27
笔会邀请粉红写手?
这是钱迈期的失误, 您老为什么没有把关昵?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10-25
热烈欢迎作家陈九的文学讲座! 我喜欢从不同的人的身上找到不同的灵感!

只看该作者 3楼  发表于: 10-25
纽约市的天空一年到头都是灰朦朦的,欢迎来亚特兰大看看蓝天白云,也许你的心情会为之一振。光头与文人的浪漫情怀不匹配,如果能留住头发的话,还是要留头发比较有趣,这样会更“贴近生活”嘛。“陈九”中的“九”太“朴素”了,要改成有浪漫色彩的名字比较好。
离线哆嗦

只看该作者 2楼  发表于: 10-24
上面评论只针对粉红作者与中共喉舌侨报互为利用这一点。
对于此文作者,毫无关系。
至于笔会邀请,也是有个土豆能充饥,有总比没有强。
但是,听众们应该知道作者陈九和其任会长的北美中文作家笔会与中共喉舌侨报的近亲关系让他们成为扩大朝廷海外影响的工具。在他侃文学秘的时候,留点心眼儿。
离线哆嗦

只看该作者 1楼  发表于: 10-24
陈九算是个粉红作者,跟中共领馆走的很近。出面任中共海外喉舌侨报主持的北美华人写作协会的会长,担负起海外统战占领海外华文文化领域的责任。 其手下的所谓北美华人笔会里一群女青,以被邀请回去吃喝参加朝廷衙门主办的文化活动为荣,写几篇不痒不疼的吃喝玩乐文章,发在国内多如牛毛的文学杂志上就兴高采烈的不知道窝头几个眼儿了。海外无聊文人众多,做朝廷外围吃瓜群众或者文学走卒容易,写出独立个性不容易,写出针砭时事的好作品更是不可能。 最多成为陈九这样的粉红色写手,码几篇之乎者也替朝廷海外统战敲锣打鼓,自己也热闹高兴一场。
亚城笔会邀请这种粉红写手,有些堕落了!
快速回复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安全校验: 答案:168 登录会员无需填写, 游客显示3组IP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