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810阅读
  • 1回复

老钱ZT:亚裔细分的渊源和讨论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老钱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如果您现在使用手机,请将这个2维码存入相册,再打开微信,扫一扫,点击相册。
转自华夏文摘



希尔伯特:亚裔细分的渊源和讨论

[backcolor= transparent]发表于 2017 年 11 月 12 日 [backcolor= transparent]由 [backcolor= transparent]舟巷

一.早期
Asian American and Pacific Islander ,简称AAPI,中文可译为亚太裔。这既是一大族裔,也可以指代在美国的一些具种族特色的政治组织。AAPI 在种族利益上的诉求和政治运动,可以追溯到几十年前。在早期,包括菲,台,韩,日,越等亚太裔美国人积极寻求主流化,参政并影响美国政治,起到了正面作用。当时亚太裔因为整体处于种族劣势,所以并无细分的想法,还是愿意团结的。现在每年五月的 “Asian Pacific American Heritage Month” 就是由于早期亚太裔积极努力,由老布什总统于1990年签署的法案。下面是一些参考资料。注意最后一个链接:在里根总统的这份1988年的演讲稿中,提到了赵小兰(当时她才三十多岁)和她的家庭是如何奋斗的。
https://en.wikipedia.org/wiki/Asian_American_movement
http://culturalpolitics.net/social_movements/asian_american
https://obamawhitehouse.archives.gov/the-press-office/executive-order-asian-american-and-pacific-islander-community (此即2009年奥巴马13515号总统令)
http://www.presidency.ucsb.edu/ws/?pid=35776
有一点需要强调:那时候因为政治原因,从大陆来美国的华人极少。这一点在今天已大不相同,人口分布的变化和利益的冲突,对 AAPI 政治诉求的转变有决定性作用。在下一节中我们来详细讨论这个问题。
二.现状
进入80-90年代之后,中国大陆和印度裔移民迅猛增长,并且在各方面表现出色,使得其他亚太裔各族包括 Pacific Islanders 感受到竞争和压力。我们可以想象,如果很多顶尖大学中亚太裔有一大半是中印韩日,其他各族难免会有挫折感。这一具体数据很难得到(但支持亚裔细分的一些AAPI组织自己是承认的),不过从有限的一些网上信息来看,Pacific Islanders在教育上处于劣势确是事实(https://www.quora.com/What-universities-in-the-U-S-have-the-highest-populations-of-students-of-Asian-Pacific-Islander-descent )。
我们可以看看另外一些简单数字:1980 年代大陆来美国的华人只80多万,90年代翻倍为160万,时至今日,官方数字早已再次翻倍,接近400万。一般估计全美应有500万左右华人。为亚太裔第一大族 (http://www-personal.umich.edu/~yuxie/Research/brief/Tables.pdf )。
这种亚裔内部的差异使得AAPI的政治诉求方向产生了微妙的转变和戏剧性的结果。一些弱势亚太裔群体不再把目标定为从白人那里取得平等权利,而是转而寻求从中印韩日等表现优异的亚裔群体那里剥离开来。下面这个例子非常典型:http://cornellsun.com/2016/10/16/does-the-ivy-league-discriminate-against-asian-american-applicants/ 。这些弱势亚太裔群体释放出一个非常明显的信号:我们要和黑,墨二族捆绑在一起,以获得更多资源。
大概从90 年代中后期开始(具体时间点很难界定),某些亚太族裔也同时积极寻求”去华化”。这一运动除了和在美国亚太裔各族利益产生冲突(是为主要因素)有关之外,还和香港97回归,台海两岸关系持续恶化,新加坡菲律宾印尼马来等国总体而言排华,大陆中国经济发展后和周边诸国领土及意识形态纠纷等等话题牵扯在一起,异常复杂,利益冲突盘根错节。美国政界,法律界,甚至学术圈都纷纷介入。
终于,加州首先在2016年被攻陷,AB1726 亚裔细分法案得以通过。在随后几个月中,纽约市,明尼苏达州,罗德岛州,华盛顿州,夏威夷州迅速通过类似法案,疾如闪电。而诸如麻省,纽约州等也正在积极跟进(纽约州去年才当选的台湾移民二代牛毓琳众议员六月份刚刚提出亚裔细分:http://ny.uschinapress.com//m/spotlight/2017/06-23/122731.html
这里说一句题外话:这些亚太族裔团体韬光养晦,积蓄力量,通过几十年的努力,终于毕其功于一役,值得钦佩,值得学习。我们大陆来的华人在这方面需要以他们为榜样,努力参与政治,迎头赶上。
三.原因
为什么会有诸多亚裔甚至华裔议员提出亚裔细分法案?可以大致归结为三个理由:
(1)数据误导;
(2)利益分配;
(3)政治理念。
我们一个一个来谈。
(1)数据误导
加州做为第一个提出亚裔细分的大州,把医学数据放在首要位置。实际上,要从一个大的族裔,上千万人口里找到几个疾病上细微差别,并不困难。高加索人种,尼格罗人种中都可以轻易做到这一点。这方面的严格统计分析缺乏,前瞻性预测性研究更少,不能做为证据支持亚裔细分。一个简单例子:在乳腺癌,卵巢癌等女性常见癌症中,个人基因如BRCA的突变才是最重要的因素之一,如果简单的拿种族来分组,属于不看本质看表象。另一个例子:即使是支持亚裔细分的文章里,也基本没有提及亚裔移民二代三代各个亚族之间的差别(反倒是有些研究认为第一代亚裔移民和第二代移民之间有差别 —- 一个比较并不令人惊讶的结论)。在他/她们之间细分没有什么意义。但是这些议员们听不到这些客观的声音。
(2)利益分配
大陆来的华人移民人数不少,而且在教育,经济上表现出色,但不善于从政。属于人口大族而政治弱势,是一个很好的利益瓜分目标。AAPI一些政治强势(台,港,菲)的族裔因此想单独被列出来以得到更多资源。纽约市议员陈倩雯对此说的非常明白:亚裔细分是为了精准发放资源(大意如此)。但这是一个短视目标,因为精准发放资源的另一面就是精准不发放资源。另外,这种所谓的”针对性发放资源”到底有多准确?统计学上的相关性和预测性是两个截然不同的概念。如果我们能把二者混为一谈的话,那么把犯罪率高的某些群体也”精准”地对待一下岂不也名正言顺?
亚裔细分之后,华裔在得到的资源和失去的资源上数量比例如何?可有研究?要说族裔细分以便于精准发放资源,那么如前所述,高加索人种和尼格罗人种的各亚族之间生理差别绝对不比亚裔各个亚族之间来的小。我们又该如何精准?
这种利益冲突和短期内某些族裔能够得到的好处,遮蔽了亚裔和华裔(多非大陆出身)议员的双眼。我在这里举一个反例。80年代初,一位华裔陈果仁被当做日本人在底特律被攻击致死(当时底特律的汽车工人对于日本的汽车企业占领美国市场心有不满)。事件发生后有一些华人准备在自己的商铺或者身上挂上“我是中国人,不是日本人”的标记,被立即批评为一种短视自私的行为。最后华裔和日裔联手出面解决这件事情。维基百科对此事影响的解释是:“陈果仁事件大大改观了人们对于“仇恨犯罪”的看法,引起了美国全面的泛亚裔运动,来自不同国家的亚裔移民,首次联合起来推动亚裔权益,第一次促使各个不同亚裔社区形成一致的声音,在争取美国亚裔独特的身份认同和公正待遇的过程中有着不凡的意义。陈果仁的案子使得亚裔越发感到自己是二等公民,或者永远都融入不到主流社会,成为真正的美国人。”
可以看到,将亚裔细分开来,或许可以在短时间内会使某些小族感到受益 (http://cacf.org/home/what-we-do/advocacy-equity/data/),但从长远眼光来看则后患无穷。在这一点上,犹太裔早已有前车之鉴,不让自己从白人中被分离出来。免费予你早餐者,必将在午餐时将你生吞活剥。亚裔只占美国人口的 5-6%,再细分下去是无法抱团形成任何政治力量的。细分之后各个亚族之间产生的竞争和敌对感,将使亚裔从内部分崩离析,更容易被各个击破。We should be united, not divided。
(3)政治理念
这是一个很大的话题,在这里只能简单谈一谈。在大政府理念下,增加社会福利是一大开支。同时为了选票,需要打种族牌 & play identity card(这一点左右两翼现在都是如此)。这就需要将公民群体分为小块便于治理,分的越细越不容易抱团生事。在这种政治理念下,半个世纪前金博士的梦想已经渐行渐远:I have a dream that my four little children will one day live in a nation where they will not be judged by the color of their skin, but by the content of their character。取而代之的是族裔政治,最明显的就是 Race-based affirmative action。这是亚裔细分的导火索之一,更是某些种族几十年来无法从整体上脱离贫困,教育和家庭观念愈加缺失的根本原因。如非/墨裔内部,大多数入学名额为富有的非/墨裔分走,大量贫穷的底层非/墨裔仍然一无所有。而处于弱势的一些亚裔族裔,在教育上之所以得不到帮助,也正是因为 race-based admission 对亚裔整体的歧视。实际上,如果不看种族而专注于社会经济地位,那么这些底层会因为处于劣势而得到帮助。这正是打种族牌,用种族作为利益分配重要因子这种政策的死结。
我们拿奥巴马总统的女儿和唐人街一位贫穷的菲律宾裔二代移民比较,福利政策应该向谁倾斜?答案应该是非常明显的。最高法院的黑人大法官Clarence Thomas 就曾经说过,我的孩子和中部一个穷山沟的白人孩子相比,为什么要AA照顾我的孩子?而首席大法官 John Roberts则直截了当的说出了解决种族问题的最终方案:The way to stop discrimination on the basis of race is to stop discriminating on the basis of race。帮助这些弱势亚裔族群和贫穷非/墨裔的办法,就是逐步取消种族因素,以财产/收入水准考虑一定程度的倾斜(如同税法)。可是现在头痛医脚,不仅不取消现在的亚/白/非/墨的分法,还要进一步细分亚裔,完全是错上加错。
然而现阶段的亚裔和华裔议员,多为政党理念左右。在选票及个人政治前途等考虑下往往放弃公正立场,充当党派在亚裔细分上的马前卒。加上大陆华人不谙政治,不投票,多年来从未注意过这些政策的演变,也就难以形成有组织有系统的整体反对力量。
四.对策
亚裔细分迟早会烧到新泽西州。一旦到达则形势严峻。
新泽西州参议院现有40名参议员,24位民主党,16位共和党。
新泽西州众议院现有80名众议员,52位民主党,28位共和党。
我们需要现在就通过各种渠道联系我们所在选区的议员(不论党派),提前和他/她们打招呼,请他/她们不要考虑或通过这项法案。所有议员姓名和所在选区,以及他/她们的联系方式见下。
http://www.njcommunityresources.info/njlegislators.html
今年十一月份的新泽西州各个选区议员选举,我们也需要尽可能多的和各个候选人联系,在此问题上沟通,获得他/她们的支持。另外,新泽西州立法程序在此:http://www.njleg.state.nj.us/legislativepub/legprocess.asp。注意第十步:州长可以否决法案。所以我们在今年的州长选举中也要考虑哪一位候选人会更加坚定的反对亚裔细分。
同时我们需要和印度裔,韩裔,日裔合作,集结各方人士。
华裔参政,迫在眉睫,请大家一起努力。新泽西华人超过13万,团结一心,将是不容小视的力量。
五.后话
最近一段时间关于亚裔细分的利弊又有一些新的讨论,在这里多说两句。
1. 有一种说法是:联邦层面上已有细分,所以各州立法收集数据也就名正言顺。这种说法是对收集数据目的和方式的误解。
联邦人口普查表中并不要求具体住址,收入,社会安全号等等个人隐私,也不询问你要申请什么位置或者要求任何“资源”; 最重要的,它不以法律形式强迫你填写任何信息(处于底层的公民和非法移民不理会人口普查的比例较高)。所以很明显,它的目的完全是为了普查人口,统计各族特别是新移民数量。比如西裔有墨西哥,波多黎各,古巴以及其它不少亚族。在不涉及种族歧视,不做为政治工具, 统计上不出现大的偏差这三个前提下,这种表格可以接受。
可是现在几个通过亚裔细分的州明显是要通过此法律重新分配资源,并且在特定地点,特定情况下要求详细信息(如去医院或申请大学和工作时填写),这早已超出普查人口的目的,造成的潜在危害极大。首当其冲的就是使得亚裔以后很难再团结。且不说在医疗上这种细分和资源重新分配准确度如何,光是在教育特别是大学入学申请上亚裔吃过的亏就足以使人警醒(加州在通过亚裔细分法案之前有过几次类似举动)。网上已有海量分析,这里不再赘言。
2.另一个支持亚裔细分的观点是亚裔某些族裔可以通过细分提高政治地位(如大陆华人,现在从政人数不多),比如说可以在政府里多占些位子。这种想法出发点当然是好的,但是可行性是个问题。
首先,大陆华人从政不多不是因为没有能力,而是多出于个人选择。自1980年代之后,大陆华人赴美人数激增。这其中有低收入低学历的劳工移民,也有大批高学历技术移民。前者往往集中于中国城唐人街等处辛苦打拼,后者则多半是理工科背景,有从政欲望的比例自然不高。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年轻一代和华二代会慢慢有所改变的。我们在美国的融入,首先是教育,家庭,经济上的站稳脚跟,有坚实的立足点,然后再开始进一步往政治上走并推广我们自己的理念。在我居住的新泽西州,就有十几位华人成为所在城市的学区委员会委员(超过半数是大陆华人,充分体现了对教育的重视)。这次关于亚裔细分的大讨论,将会刺激更多的华人关注政治,参与投票。
其次,通过种族配额来“占位子”,是引鸩止渴的策略。我相信华人如果愿意参政,并不需要类似于种族AA的方法,因为华人勤劳刻苦,完全可以凭借自己的努力成功。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一位能力不足,只因身为少数族裔而被“提拔”上来的官员,不论属于哪一族,我都不认为会有利于国家,社会和人民。请容我再引用一次金博士的原话:I have a dream that my four little children will one day live in a nation where they will not be judged by the color of their skin, but by the content of their character。
最后一点,在民主社会下,人民手中握有选票,可以被引导,但最好不要强迫。亚裔细分对华人以及最终所有亚裔的影响,我们自己最清楚。在弊远大于利的情况下,过多强调那一点点利就没有多少意义了。对一个法案,一个话题,一个候选人我们都会从各个角度评价,通过加权平均,得到最终估计值。亚裔细分这件事,以后对所有族裔造成的危害,远不是眼前一点点小利能够补偿的。
老钱:为什么越来越多的华人倾向共和党?
老钱:包藏祸心的加州立法AB1726!
老钱涂鸦集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献花

只看该作者 1楼  发表于: 11-16
很多华人都是不团结的,他们在内斗方面花了太多的精力,再也没有精力去应付外界的歧视了。
快速回复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安全校验: 答案:168 登录会员无需填写, 游客显示3组IP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