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2598阅读
  • 2回复

老钱: 说说CAA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老钱
 

只看楼主 正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7-11-17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如果您现在使用手机,请将这个2维码存入相册,再打开微信,扫一扫,点击相册。


说说CAA
老钱
11/02/2017

在我的《老钱:为什么越来越多的华人倾向共和党?》里,提到了CAA。什么是CAA?就是Chinese American Alliance/美籍华人同盟。题头照片就是我们的Logo/盟徽。这个名字是经过争议的。

我们是一群坚守传统价值理念的美籍华人。我们坚守正常人类家庭传统,我们坚信法制,遵纪守法,循规蹈距,诚诚恳恳,兢兢业业,吃苦耐劳。我们,对家庭负责,对社会负责。我们勤劳勇敢。我们追求美国梦,并努力让美国重振起来/MAGA。也可以说,我们坚持保守的传统理念。一开始时,曾经考虑用UCCA,United Conservative Chinese American。相比于UCA,多了一个C,即Conservative/保守的。

但是,我又不同意说,我们是保守派。因为,我们这些人,毅然决然,漂洋过海,敢于冒险,善于学习,勇于创新,怎么能说我们保守呢。我更不能同意,说我们是右派。我是学理工的,在我们的基本知识中的一块重要基石,是Gaussian分布。也叫正态分布,也叫钟形分布。
这是一个数学工具,任何随机大样本的统计规律。

(图示,Gaussian/正态分布)


我们构成了正态分布的钟形下绝大多数。我们是主体,我们就是健康社会中的基本盘,我们就是绝大多数。怎么能说绝大多数是右派呢?不是不好听,而是不符合事实,我们就是主体。

我们是正常人,持常识而已。问题是,现在极左派的思潮的泛滥,使得很多人背离了常识。在左倾思维的人们看来,持正常思维的倒变成了保守的右派了。其实,他们错了!我们和美国其他族裔的正常人,一起组成了美国的大多数(什么是大多数,请见《老钱:献给白左》,《老钱: 勤劳正派沉默的大多数又一次赢了!》)。 只因为,Trump持正常思维,正常理念,所以,得到了我们大多数正常人支持;所以,Trump才能以304:227的压倒优势赢过了Hillary/希拉里!同时,得到了参众两院的压倒多数,52:46和241:194。

所以,我们既不是保守派,也不是右派,我们就是如磐石/Monolithic般的主体!

发起CAA的人们,在我被半道被拉入群之前,经过再三考虑,已经决定了用CAA,而不是UCCA。这说明我们大多数人是有共识的。我们的共识是理智的,符合常识,是坚实可靠的。我们就是希望把过去两年来积累起来的,华人中的持常识,又能勇敢地表达出来,而且勇敢果断,拼命一般地行动起来的人力资源,整合起来。

他们在今年的八月中,由Chicago的人发起,很快就得到了全美各地的这些华人的响应。这些人开始聚集起来,商量成立一个全美范围的联盟。当我入群时,一看,有这么多在过去两年来华人参政的浪潮里,来自全美各地,耳熟能详的名字时,我毫不犹豫地就接受了,立刻投入了。大家商定于10/28在Chicago举行第一次代表大会。有29个州的华人参与了。有26个州,以各自原有坚守传统价值理念的美籍华人群体为基础,或直接改名,或建立了当地的分会/Chapters

这就是CAA的来由。在会刊上有我写的《About Us/我们是谁?》,见附录。

在这个当今世界上,极左派带来的灾难已经看得很清楚了。这是一个不同于以往的危机时刻,我们都清楚地感到了危机,所以忍无可忍了。许多平时不关心政治的善良人们,他们本来可以只专注于生意,或者技术,或者学术;许多生活安定舒适,优雅美丽的女士,本来她们可以专注于相夫教子,或者只专注于自己家庭的生意的。现在都看到了危机,焦虑万分,忧心仲仲,不得不拍案而起,揭竿而起。。。在我们佐治亚州,在亚特兰大,带头发动飞机拉横幅上天的,就是几位女士,而不是男士!真是,巾帼不让须眉!巾帼胜过须眉!始作俑者叫晓红。在芝加哥带头的有一个叫崔姐;在佛罗里达的叫Lily;Bostn/波士顿来的一个就叫川妹子;在威斯康辛带头的女士,就叫虾米,。。。那么极其平凡,谦微,掷地无声的名字!平时,她们只专注于家庭孩子先生,美容保养,跳舞健美。可是,该出手时就出手!该出手时能出手!

来开会的各地华人中,有几个开饭店的女老板,都是生意成功,饭店业务忙的不可开交,还有孩子,蹦着,牵着,抱着。。。她们不仅仅平时积极参加当地的公益鼓动,积极地出钱出物,而且在去年大选的过程中,立场鲜明地勇敢投入,这份对社会的敢当之心,担当之力,让人非常感动。

大家还能记得,Hillary竞选时,在纽约市一次LGBT(女同性恋、男同性恋、双性恋、跨性别)的筹款活动上说,Trump支持者有一半都是“种族主义者、性别歧视者、排外者、仇视伊斯兰者”。请见《老钱:希拉利,想权想疯了!。她说:“你可以将一半Trump的支持者归入我所谓的‘一群无耻之徒’的范围内。不幸的是,真有这样人存在。他把他们都鼓动出来了”。

没有道德底线,不择手段,劣迹斑斑,早就应该坐牢去的Hillary,错了!不仅仅错了,而且,恰恰说反了。她和她的支持者们,都是不择手段,没有道德底线的。过去几年里,喜欢暴力的,动辄上街打砸抢烧的,都是Hillary的支持者。他们才是真正的‘一群无耻之徒’,真正的社会渣滓,真正的Losers。

恰恰相反!我们是靠自己的能力和努力,成为这个社会的艰苦奋斗,奋斗有成的中坚力量!在去年大选的紧要关头,当上叙女士们为飞机拉标语发起筹款时,仅仅数小时之内,仅仅起头的数十人,立刻每人几百美金地迅速筹了飞行的基本费用。随后,人们踊跃加入,继续捐款,充足的捐款,远远超过了预期。什么时候,见过华人这样慷慨解囊!

我们是一群对社会有责任感,对历史有责任心的忠义之士。如果放在历史的重要关头,无论是918,还是813,无论在地球上那个地方,这群人,都会站出来,担当大义!

天下兴亡,匹夫/巾帼有责。我为这群人,为我能与之为伍而骄傲,自豪。



在我发出了《老钱:为什么越来越多的华人倾向共和党?》以后,一些人就来纠缠,华人支持共和党的,到底是“越来越多”了,还是“越来越少”了?具体的百分比数字是多少?我根本懒得理会这些无聊家伙。难道没有眼珠子吗?什么时候,华人这样高调地,积极地,大动作,大规模地参与过美国社会政治生活?

关于称之为“一大”的叫法,我也是觉得有点不爽。可是大家都这么说,我也就通融了。不就是一个名字嘛。可是对于“全美”,“大会”,我是有想法的。全美的华人(2015年已约476万人],占总人口的1.2%)我们能代表多少?没有经过投票或统计,目前我们还只能代表我们自己。在去年参加UCA大会时,我也对其代表性提出疑问。当时的统计,在IRS注册的沾带着“Chinese/华”字的组织起码有近百万个,还不包括那些名字中不含Chinese的各种各样,名目繁多的华人组织。可是,署名UCA的发起单位就是两百多个,顶多万分之二吧。好在两个“大会”都明智地避免了“全美华人”的提法。


美籍华人是一个很小的少数民族。其中的能为“天下兴亡”而站出来的又是如此至少(也包括那些同此心同此德,但是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目前还没有站出来的)。可是,就是这样极小的群体,还是分裂得很厉害!我们在美华人,都是炎黄子孙中精英,我们经过了大洋大海,经历了这种艰难险阻,各自都能成家立业。我们人才济济,可是,我们善于分裂,我们善于争纷,为一点小事,为了一点不同意见,就可以窝里斗,斗得一地鸡毛,斗得鸡飞蛋打。

第一,为了争当核心而分裂。我从亚特兰大/Atlanta,到芝加哥/Chicago,我一直在向人们,向有领导能力/Leadership,和想当领导的人们呼吁:我们要甘当配角,善当配角。不要自以为天下第一,不要争当第一。大家都愿意敢当配角,我们的事,就会事事有人做,而且能做好,就会团结,就会兴旺。如果,都争当老大,就会分裂,就会散伙,就会一事无成。

第二,有点分歧,有点意见不合,就会争吵,互相不容忍,互相挑毛病,互相指责。总是以为自己绝对正确,别人都不可靠。

这么多人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全力以赴地奋斗。由于经历不同,成长环境不同,可以想见,尽管目标是一致的,但是,具体怎么认识,怎么实践,肯定是有各种各样的差异的。

对于我来说,不管怎么样,能和这么多的一起奋斗过的朋友相聚相识,交流切磋,建立联系,就足够了,绝对值得了。就是不虚此行了。至于,某个核心人物,有什么缺点,有什么传说,对我来说,不重要。有些人有认识差异,在同一目标下,甚至还有相反的思维方法,对我来说,也不重要。事情都在变化,人的想法都会变化。不用着急,有些事情,只能等待。只要我们现在能做同一件事情,就先团结起来,做好当前的事情,这才是最重要的。对于积极投入美国社会政治生活的人,特别是对于坚守传统价值理念的人们,我都抱以敬意,引以为同道,不管是哪帮哪派。

华人不团结的一个严重的毛病,就是背后瞎议论,说话不负责任。只要别人不在场,就可以信口开河地什么话都可以说,越刻薄越显示自己的聪明伶俐。另一方面,自己受到批评或委屈的时候呢,没有度量,听到一点不愉快的说法,立刻就翻脸。所以,华人之间容易产生矛盾,华人社区很容易分裂。如果我们华人在背后批评别人时,如果能够多思考一下,谨慎一点,与人为善,最好不去攻击别人;如果听到别人在背后说自己的坏话时,也能谨慎一点,大肚一点,“传言不可不察”;学会设身处地,换位思考,就会减少很多不和,冲突和分裂。

比如,我在一些场合,会听到一些人随便地就把不是自己一伙的人群,草率地贴个标签,“那些人都是法轮功。。。,“都是五毛。。。”。。。那就更糟糕了!或者因为不喜欢其中某个核心人物,或者有过过节。怎么能随随便便地给一大群来自全美各地的人群贴上一个简单单一的标签,就“一锅端”地下结论呢?即便是其中确实有些人让你不能接受,也不能这么任性啊。

说到底,这就是做人的基本功。一个人尊重人权,必然会尊重人。人权的基点就是每一人的尊严。尊重别人,尊重所有的人,起码在没有根据证明别人是坏人之前,你就得尊重别人,將对方当作人来尊重。我们要尊重人,更要尊重众人。特别是对一个群体。说到底,这就是普世价值的功底。

如果一个人,连尊重人都不懂,那么还有什么正义可言呢?如果我们没有这样的立足点,没有这样的基本功,我们首先自己就是不上档次的人了。

说到这里,马上就会有人说,老钱,你的文章,骂起人就非常刻薄。。。且慢,我刻薄的是Obama,Hillary,Ossoff这些人,他们或在高位,或一心谋高位,而又人品不佳,甚至非常不堪,表面上满嘴仁义道德,骨子里男盗女娼,祸国殃民。这些人,就是该骂!监督他们,批评他们,甚至严厉抨击,这就是民主制度下,老百姓的民主权利。我不会去刻薄自己的华人同胞。顶多对那些蒙住了面孔以为就可以在网上不负责任地肆意妄为的宵小们,刻薄两句。更不会花费笔墨去抨击不同意见的华人同胞。

当我们一伙人坐在一起,听着一个人对不在场的人,极尽严厉攻击,极端的抨击时,在场的其他人会怎么想?我就会想,如果我不在场,你是不是也会这样对我泼污水呢?很可能的!谁没有缺陷呢?对这样的人,我就会特别警觉,特别提防。对于这样的人的其他评论和见解,他的可靠性,在我这里,也就大大滴打折扣了。

我们应该尽量地去看别人的长处,赞美别人的优点,避开别人的缺点和短处。该迷起一只眼时,就是迷起一只眼。随便抨击别人,首先就把自己的档次降低了。

我看重的是,有这么多在过去两年里涌现出来人,他们不计回报,只为公义,他们在时间精力资金上无私奉献,他们真正是华人中的精英。他们都是傻子?这么多的精英人士,可以随便就被人忽悠了?不!即使他们还有缺点。我自己不也是有缺点嘛。对于积极投入美国社会政治生活的人,特别是对于坚守传统价值理念的人们,我都抱以敬意,引以为同道,不管是哪帮哪派。

即使是UCA的人们,即使他们信奉了极左派的东西,我们理念对立,他们之中还有很多很有秀的人,和我们一样,有责任感,都是为天下忧。起码,我尊重他们的人格。想想看,开好一个全美范围的大会,需要多少人的无私奉献和投入啊!这么多的人,没有回报,自己投入机票,旅馆的费用。。。在这点上,我们是相同的。都是精英啊!

在价值理念上要坚定,在对待人上要宽容。我们华人在美国进行的是民主制度下的政治斗争,不是革命党人的你死我活的“阶级斗争”。民主的政治斗争中,一切都是会变化的,没有永久的“敌人”。即使是观点截然对立的对手,我们也要学会善待对手。更不用说,现在还是大目标一致的同胞了。


另外一方面,也不可能把所有的人都集中在一个组织里,一面大旗下。虽然我们人很少,但是,也有几千上万的人,不可能都捏合到一个组织里来的。像金庸的《笑傲江湖》里的任我行那样,妄想“一统江湖”是不可能的,肯定是枉费心机的。我们必须接受这样的现实。但是,当目标一致的时候,我们能合作就要尽可能地合作。不能合作,也避免摩擦,避免对立。

现在,CAA已经有了26个州的分支/Local Chapters。我们希望,有志于“努力让美国重振起来/MAGA”的仁人志士们,与Local Chapter联系,都参加到我们联盟里来。佐治亚州,我们有CAA-GA Chapter。有愿意贡献力量,共同奋斗的人们,请和CAA-GA Chapter负责人,Michael Chien联系。也可以和关学君联系,也可以和我联系。

让我们携手,Make American Great Again!让我们一起推进民主制度和民主政治的健康发展。

(全文到此为止)

  
back
About Us/我们是谁
老钱
10/17/17

我们是一群美国华人。我们来自大洋彼岸,拔起了自己的根,飘洋过海,自我移植到这块土地上,一切从头开始。

为什么?

因为,这是一块自由平等的土地。这里有相对最好的社会制度,和最发达的科学技术,医疗体系,社会安全,环境保护,人文环境。

谁,只要努力,聪明,肯干,谁就会有好的生活。我们都是这样子走过来的。我们华人都特别重视下一代的教育和前途。我们为自己的孩子铺下一条充满阳光,也充满挑战的人生的之路。

我们基本上,通过自己的刻苦学习和勤劳工作,安家立业,达到了我们的目的,实现了我们的期望。我们感谢这个国家,给了我们相对平等,自由,宽松的条件,可以说,这个国家对我们是公平的。我们感恩,我们到了可以回报这个国家的时候了。

可是,世界上,没有绝对的美好社会。那只有在天国里。这个相对美好的国家,也有很多不尽人意的事。我们来的越久,发现的问题越多。特别是,现在正面临着危险的,根本性的威胁,这就是,人类社会发展过程中的极左派潮流。

现代文明,科技文化,人道主义,人文精神,价值理念,是在以基督教文化为主体,以西欧白色人种为主体的社会,国度里发展起来的。正是这一个文化潮流,思考总结人类数千年来的血腥历史后,提出了一系列的人道,人权,自由平等的权利和方针政策,社会制度。

这些先进的价值理念是非常好的,是人类社会的极大进步。可是,凡是不能走极端。好事走了极端,就变成了坏事了。当一些政客,把这些先进的东西当作谋私和政治斗争工具的时候,当这些人在政治斗争中,为了巩固和扩大自己的权力地位而奋斗时,他们就急于抢占道德制高点,就不惜把美好的东西推向极端,把自己打扮得更美好更高尚更伟大,更能够吸引和鼓惑人,就是为了扩大自己选票。也有很多的左派幼稚病患者,真相信了,真追随了。这就是极左派,与极左思潮,极左运动的来源和现状。现在这个极左势力,这种极左思潮,不仅仅在美国,在整个西方民主世界都在造成严重的为害。整个民主世界都面临着同样的危机和危险。

他们借口为了保护弱势群体,而在事实上,本末倒置,把少数人的利益,甚至是极不合理的极端利益,凌驾于辛勤劳动的大多数人之上。其实是虚伪的,反历史潮流,反人类的。

民主制度也弊端众生,很多事情都是积重难返,似乎走进了死胡同。

在这个全世界民主社会和国家,何去何从,存亡攸关的历史时刻,绝大多数的美国人,还是清醒的,看得清的。勤劳的美国中产阶级,劳动民众不答应。这就是,为什么出乎于左派媒体,也几乎是所有媒体的预料,让全世界都跌碎眼镜,美国民众选择了他们所不看好的Trump。这就是为什么Trump能赢得这次大选的原因。

我们就是这个勤劳正直的美国主流的一个部分。我们不能看着这个极左派的趋势发展下去,把美国毁了,把我们的子孙后代的生活毁了,把现代民主社会毁了!

我们既接受了,先进的文化价值理念,我们还又深深地保留了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士大夫精神,即汉文化的精髓。

我们虽然不能完全做到,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我们也不具备这个条件,也没有人要求我们这样做。但是,这种精神,这样的责任感,逼迫着我们,无法回避,无法躲藏,日夜拷问着我们的良知和责任心。

我们该做什么?我们能做什么?

在过去的decades里,我们一直在观察,一直在思考。许许多多华人参政的先驱给我们树立了榜样,教育着我们,激励着我们。特别是在过去的两年里,全美各地的华人,在美国政治上迅速崛起,大批地涌现,形成了美国的一个积极的新生力量。

我们基本上都已经衣食无忧了,有闲余的资源和精力了。是我们回报这个伟大的国家的时候了。我们举目四望,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我们都是在行动的人。我们不仅仅要振兴,发扬光大美国的伟大传统,我们还要贡献我们的智慧,把民主法制的制度推向新的的高度。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集聚起来的缘由,并且形成了这个CAA/Chinese American Alliance。

这就是,About Us/我们是谁。


老钱涂鸦集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献花

只看该作者 2楼  发表于: 2017-11-21
老钱能写出这样的文章来,也是一个精英分子嘛!
离线老钱

只看该作者 1楼  发表于: 2017-11-19
Make America Great Again!
快速回复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安全校验: 答案:168 登录会员无需填写, 游客显示3组IP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