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1133阅读
  • 10回复

咚咚的77级高考经历--咚咚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咚咚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7-11-27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如果您现在使用手机,请将这个2维码存入相册,再打开微信,扫一扫,点击相册。

今年是恢复高考40周年。  网上微信中各类纪念和回忆高考经历的文章也多了起来。 每一篇读来都感觉非常亲切。我把自己高考的经历也放在了微信群里与群友们分享。想不到惊动了郭版主。 所以稍加修改上168来和大家再分享一下。
我生长在上海。小学是五年制的。 那时上海没有啥初中高中之分,就是三年的中学。进中学时文革还闹得挺欢,学校里还有啥工宣队军宣队迪。 我记得学了点语文, 没有正式教材,语文老师上课时绘声绘色地用上海方言讲述珍宝岛自卫反击战, 好像有作文诗歌之类的作业。因为记得有一次老师在课堂上读一首他认为写得比较好的诗歌, 同学们从他正在读的作业本上看到是我的作业本。我当时比较珍惜我的作业本, 用牛皮纸包起来再用毛笔写上我的名字,所以特别醒目。记得诗歌极不押韵, 自己觉得没什么好。老师却逐句解释, 说是内容写得好。数学学了一个学期。然后是学工半年, 学农半年。
中学毕业分配到集体制的菜场。 全名应该是: 上海市徐汇区副食品公司华山路菜场。 就是现在高大上的徐家汇港汇商厦原址。离我家有五六个公共汽车站的距离。  上海人都知道, 改革开放前上海的菜场多数没有正式的店面, 都是沿街搭的简易棚, 现在应该全归为违章建筑。当时家门口的菜场是乌鲁木齐中路菜场, 居民们简称之为乌中菜场或五原路菜场。 沿着与乌鲁木齐中路十字形交叉的五原路街道两旁搭了两排简易木棚, 有的还延伸到路旁的弄堂里。无墙无窗透风漏雨迪,条件相当艰苦。 我对菜场是很熟悉的, 因为常常半夜起来去排队买菜。 比如鸡蛋, 豆腐, 新鲜的鱼, 都必须排队且凭票才能买到。 有的还要两三点就去还不一定买得到。 印象最深的是第一次自报奋勇去排队买鸡蛋, 事先还专门花七毛钱买了个新篮子。 早上两点就和我的舅妈一起去排队。 结果看到旁边还有卖青菜的队伍人还不多, 就用菜篮子当作位子又排了一个队。 结果鸡蛋买好时, 买青菜的队已经拥挤不堪, 我的新篮子也不见了, 只有一个破得不成样子的篮子被扔在一边。  青菜自然也没有买到。  到现在想起来还心疼我那个新买的菜篮子。
知道自己被分到菜场时, 还是挺沮丧的。 有点觉得面上无光。  不过还好不是家门口的菜场。 华山路菜场是个大大的棚子, 水泥地。虽然也无墙无窗, 但整个菜场是集中在一起而不是沿街的小棚子,有两个铁网做的门可以关起来的。(其实是三个, 第三个门是通往一个棚户区及旧货市场)。这当时在上海徐汇区还是属于“高大上”迪。这里叫总场, 因为还有七八个分场。 比如华山路上靠近徐家汇的“副食品分店” 我们叫它“一店”, 靠近交通大学的分部, 叫“交大分部”等等, 除了“一店”是砖房店面以外, 其他分场都是和五原路菜场一样沿街的棚棚。 我进场被分在总场的盆菜组, 这个组还是挺让人羡慕的。 因为盆菜组是由一圈玻璃橱窗围绕, 看上去工作环境比蔬菜组, 鱼组都好些。最令人羡慕的是有一名女生进场后不久就被调去学开大卡车, 还有一名去做会计, 坐办公室, 不受风吹日晒雨淋。盆菜组组长是位胖大嫂, 被指派为我的师傅,年年被评为先进工作者。一次解放日报来采访拍照, 我还跟着沾光照片上了报纸。好像是三年后, 组长退休,大概因为本人工作比较认真, 吃苦耐劳, 被选为盆菜组组长, 也算是世袭了。每天早上, 尤其快过年时。 很早就有人等在铁门外, 早上四点开铁门时, 人群蜂拥而入,景象非常壮观。 只见无数双手高举菜篮, 脚步声轰鸣犹如万马奔腾, 持续数分钟才散去。 接着就会在各组摊位前列队等“开秤”。

高考恢复时,我正每天起早摸黑上早班。早班是凌晨1点45分上班至10点半。 早上上班后的第一件工作是抡大刀开猪, 那开猪的刀有三四斤重, 把由机器劈成两半的冻得硬邦邦的猪板分成小排,排骨,蹄髈,朝头肉之类。我觉得我那时挺厉害的。 因为曾有交通大学的工农兵学员来“社会实践”, 在我们组跟了几星期。就和别人说:“这小姑娘那么厉害, 一早上抡大刀没停过”。 开好猪,再做其他蔬菜的准备工作,比如清洗,切丝切片。再装盘出售。十点下班回家。下午五点后还参加菜场青年自办的马列主义理论学习小组。然后在菜场宿舍睡到早上一点半, 由看大门的师傅来叫起床上班。盆菜组里主要是72级后初中毕业的青年,作为组长,要以身作则。所以报名参加高考后至考试,不敢请假(为留后路吧,怕考不上被取笑,以后组里工作不好做)。 当时也有别的青年请假一个月在家安心复习的。不过盆菜组里的小青年们都力挺我考大学, 早高峰一过就催我回家复习, 他们把余下的活都弄得井井有条的让我放心。我至今还非常感谢他们。

记得那时是在天平路上的南洋模范中学考的。离菜场不远。我舅舅当时是那里的教务主任, 为避嫌还特地和其他老师说明不去我考的教室监考。我母亲是儿童时代社的编辑,我从小就喜欢写文章,小学里就负责黑板报的编辑, 在菜场工作后不久就担任菜场的通讯员, 负责把菜场的青年(指72年后分进菜场的中学毕业生)工作动态写成文字通报,还参与负责办全公司范围的通讯员周刊, 每周二卖完菜后去公司,写文章刻钢板, 有时为补些排版上的空缺, 写点小诗小短讯。所以我读文科应该比较适合。可是因为文革的亲身经历, 怕会再有文字狱,不想读文科, 就报了理工科。考试前填的志愿。填志愿时,住同一弄堂的爸爸的一位对高校比较了解的朋友陈阿姨(陈波浪)来家里帮我一起出谋划策。 她说上海科大是上海分配的,别的学校都是全国分配。 家里怕我将来分到外地,让我填了上海科大为第一志愿。 我比较喜欢数学,就填了数学系。 复旦是我母亲的母校,为第二志愿。交大其次。为复习备考,凑巧幸运排队在书店里买到一本“机电数学”每天晚上菜场政治学习完后,在菜场半露天的财会出纳室里做题目,然后找老师批改,讲解。化学物理都没学过,找老师恶补了一下。我母亲同学的丈夫当时任徐汇区红专学院的教导主任之类的,(红专学院是中学老师的培训基地),为我找了几个不错的老师,让我得以在短时间里速成。我的化学老师更是在辅导过我几次后被关进黄山出高考题, 可见其水平还是较高迪。 当时化学和物理是一张试卷, 好像各50分。 因为没有基础, 化学几乎全是瞎蒙的。  考完后从黄山隔离被“放回来”的化学老师还特地把我叫去问我当量一题是如何答的, 那题是他出的。  结果他说我答对了。幸运的是语文政治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都没花时间,用在菜场每天参加马列主义学习小组的基础过了关。 那时的马列主义学习小组成天讨论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 什么资本主义经济危机, 剩余价值等等, 所以各类术语烂熟于心。 语文作文写的就是我自己盆菜组的副组长小郁-郁益忠。他工作非常刻苦, 业务精通, 因身体不好, 经常生病。 但工作却非常尽心尽力,吃苦耐劳,我对他是由衷的钦佩。只是考虑到他的身体因素, 才由我担任组长, 他任副组长。 记得写作文时平时的一点一滴历历在目,思如潮涌, 一点都没有觉得难。所以考完后我舅舅的同事告诉他我是整个教室里考得最好的。 可我自己是不确定的。 等待成绩时又去报名补习班, 去菜场领导处开证明时, 因为已经过了入学的政审, 领导们都知道我被录取了,只是没有公开,我也不知道。 领导们都暗示我不用去补习, 可惜我没有“接翎子”。结果浪费了报名费。不过后来把名额给了另一位也想参加高考的女青年。

临报到前一天, 一伙小青年都到我家包饺子为我送行。女的就住我家。我是当年华山路菜场唯一一个考取的。菜场领导对我挺关心迪,第二天派了运猪的大卡车,由被选去开大卡车的女青年小缪开车,敲锣打鼓到我家接上我及一伙在我家和我彻夜惜别的卖菜姐妹们,送到嘉定。记得那晚家里正好有一位我父亲的老朋友来访, 见一屋子人,才知道我被录取大学, 非常惊讶, 因为父母都没有声张(属于低调行事迪), 邻居们也是看到敲锣打鼓的卡车才知道的。其实菜场领导对我们这群“小青年”一向都很关心。 记得有一次号召献血, 我和另一位女青年因为生日的月份比较小,还不足献血的基本年龄, 就改了一下生日报名献血, 可是菜场领导还是不批, 说我们是生产骨干, 不予放行。可见领导对我们还是很爱护地。

当时录取的是上海科学技术大学数学系。  可能因为文革的原因, 学校里专业的安排比较乱。 数学系里有基础数学, 应用数学, 广播电视和计算机四个分专业。 可能因为我的数学成绩不够好, 我被分在广播电视专业。基础数学, 应用数学都是些老三届的大哥大姐, 数学基础比我这个做“机电数学”习题出身的好了不知多少倍。读了一个学期后, 学校里把广播电视专业调整到无线电电子学系。 计算机专业也另起炉灶开设了计算机系。我阴差阳错地学了无线电专业。我挺喜欢所上的各类基础课专业课,所以对学了无线电专业还是感到蛮幸运迪。 而我对数学的爱好到毕业后仍然不减。 留校做助教后又自己跟着数学系的大学生一起修“泛函分析”之类的专业课。 好像考试成绩还名列前茅。  弄得数学系的老师动员我去数学系当助教。 此已是后话了。

高考感言:我家中兄妹二人,哥哥70届初中毕业去投亲插队, 我被分到属于集体的菜场卖菜,因为出身不好,事事低人一等。原本认为分配时属硬工矿(即全民所有制的企业)却被分到集体制的单位使我感到不公。看到有高考的机会,任怎样都要搏一搏迪。高考录取算是非常幸运,虽不能说是改变了命运,但在当时确是挺天翻地覆迪。一是文革十年后又得到了学习的机会,弥补童年少年历经动乱的缺憾,二是社会观感不同,从人人同情的卖菜老婆婆的接班人一跃成为前途有保障的大学生,神经弱的怕会经不住再演范进中举一幕。当然如今回头再看看,条条道路都可以通罗马,只是当时的这一步跨的较大而已。
毕业后的大致工作经历: 毕业时被留在科大任助教, 开始在科大附属的电子物理研究所工作了一段,后来回到无线电系电视教研组帮助建立数字图像处理实验室。还任过82级电视专业的班主任,也给研究生上过数字图像处理的实验课。85年为保持上海户口(当时上海科大属于上海郊区的嘉定户口),调去了上海海关专科学校任教。 因为同时考取了清华教师进修班(硕士资格),海关学校作为对我放弃上清华的补偿,让我在上海科大附属的教师进修学院读了一年英文。 之后便考了托福,被美国几个大学录取, 我选了乔治亚理工学院,用了一年的时间获得电子专业硕士。毕业后在美国公司里做电子工程师至今。目前居住在亚特兰大。
[attachment=141087]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献花
离线哆嗦

只看该作者 1楼  发表于: 2017-11-27
咚咚真是厉害啊。 牛人。
离线咚咚

只看该作者 2楼  发表于: 2017-11-27
回 哆嗦 的帖子
哆嗦:咚咚真是厉害啊。 牛人。 (2017-11-27 08:46) 

谢谢老秃! 不过还比不上你。
离线冬青树

只看该作者 3楼  发表于: 2017-11-27
  
离线danielhuang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2017-11-29
  
离线Willy

只看该作者 5楼  发表于: 2017-12-12
原来你就是咚咚,我们在77级校友纪念恢复高考40周年的聚会上见过面。(笑)

http://www.atlanta168.com/forum/read.php?tid=42577


离线咚咚

只看该作者 6楼  发表于: 2017-12-13
回 Willy 的帖子
Willy:原来你就是咚咚,我们在77级校友纪念恢复高考40周年的聚会上见过面。(笑)
http://www.atlanta168.com/forum/read.php?tid=42577
[图片]
....... (2017-12-12 21:14) 

幸会幸会!谢谢你的文章和照片。
离线平淡是真

只看该作者 7楼  发表于: 2017-12-18


咚咚好棒!
离线咚咚

只看该作者 8楼  发表于: 2017-12-19
回 平淡是真 的帖子
平淡是真:[表情] [表情] [表情]
咚咚好棒! (2017-12-18 13:57) 

看到你也是77级的。  
离线沉默是金

只看该作者 9楼  发表于: 2017-12-23

写的好,客观真实,比那些写点什么非要扯上政治、恶意颠倒黑白、逢中必反的“大文豪”强多了。
快速回复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安全校验: 答案:168 登录会员无需填写, 游客显示3组IP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