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274阅读
  • 0回复

老钱ZT: 四星上将军因何被捕?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老钱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如果您现在使用手机,请将这个2维码存入相册,再打开微信,扫一扫,点击相册。
老钱转自华夏文摘
钱定榕:四星上将军因何被捕?


发表于 2018 年 04 月 28 日辰思

事情的缘起
我是个孤陋寡闻的人。前不久D教授转来一篇文章,我看过以后很有兴趣,连忙告诉太太。不料她说,这已是几年前的旧闻了。
果真,这文章讲的事情发生在2015年8月15日晚7时,至今快三年了。据亚特兰大宪章报(Atlanta Journal-Constitution)报道,84岁的威廉(比尔).利弗希(William, ‘Bill’, Livsey)打电话从佐治亚(Georgia)州费特威尔(Fayetteville)市的皇厨饭店(Royal Chef)叫了中国快餐。快餐送达后,利弗希先是打算用信用卡付款,被拒绝了;然后利弗希准备用支票付款,送货人尔万(Ryan Irvin)告诉利弗希,快餐店既不收信用卡,也不收支票,只收现金。尔万还说,如果拿不到现金,就要收回快餐。但是,事情变得有些为难了,因为此时利弗希家里的另外两个人已经打开了外卖中餐吃了起来。利弗希失去了耐心,用手抓住送货人的头颈并把他压在冰箱上。后来,送货人被放了,既没有拿到现金也没有拿回快餐,于是他走进了警察局。警察随即来到利弗希家,了解情况以后,给他戴上手铐,逮捕了他。过程中,利弗希不仅口头威胁并辱骂,而且还以拳重击众警察,外加脚踢。警察不顾利弗希的反抗,不仅将他逮捕,而且还把他送入进监狱拘留。
根据裁判法院的受权书和警察报告,利弗希被指控六项罪行:
1.恫吓 — 当警官贝尔(Bell)试图让利弗希坐在警车的后座时,他曾试图用左脚踢贝尔警官,以有可能招致严重伤害来吓唬警官贝尔。
2.妨碍警员执法(一)– 在接受了医务人员的处理以后,利弗希拒绝警官给他戴上手铐。警官强行给他戴上手铐后,利弗希又拒绝坐在警车的后座,只好由三位警官强行将他安置在警车的后座。
3.妨碍警员执法(二) — 利弗希在因抢劫而被逮捕时拒绝将双手放到背后,故意妨碍警官执行公务。
4.恐怖威胁和行动 — 警官贝尔(Bell)将利弗希押解到警车的后座以后,利弗希对警官贝尔说,他要杀了贝尔。
5.抢劫(重罪) — 攻击性抢劫。他接受了价值$80.60 的食物后,没有付钱,攻击了送货人瑞安.尔万,用左手掐住他的头颈,压在冰箱上。
利弗希被关了两天,于8月17日接受了法耶特县法庭$12,000保释金,还同意接受酗酒治疗。出狱后利弗希对自己的遭遇感到不平,他说:“这是我今生第一次羞为美国人,他们带走我的时候,我没穿鞋,没有眼镜,也没有药物(这是因为他拒捕)。”他申称:“皇厨饭店的大厨想要撤消这个案件,但警察坚持无论如何也要把这事以及我本人公诸于众。”
事件到此告一段落,不过一件普通的案件。如果我不惜笔墨,把它当成新闻,那我就真的是不可救药地孤陋寡闻了。
让我们来看看这位涉案的84岁的退休老人利弗希的身份。他是退休的陆军四星上将。在其服役期间,曾获得过银星勋章、杰出防务勋章以及其它一些勋章。在朝鲜战争期间,他曾经担任过排长,越南战争期间曾经担任过步兵营营长。后来担任过驻欧第八机械化步兵师师长和驻南朝鲜第八军军长等职务。为纪念他在担任军职期间的杰出贡献,2008年10月,乔治亚州314高速公路在费特威尔市的路段被命名为比尔.利弗希将军高速公路。
他曾经是一位显赫的军人!我在网上查了一下,如今美军全军(陆海空三军外加海岸守备队和医务部队)总共只有41位四星上将。可是这位四星上将居然栽了,栽在了几十美元的外卖上。原告撤案以后地区检察官和裁判法院还坚持要把这事以及这位涉案四星上将公诸于众,公开指责他犯了上述六项罪行,令其交纳$12,000保释金,并且对他强制执行酗酒治疗。
对我来说,这就是新闻,当然是闻所未闻!

退休陆军四星上将比尔.利弗希将军在费特威尔警察局留下的底案照片和将军当年英姿风发的照片

为什么这对我是新闻
我从这案件看到的第一件事是: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哪怕是曾经功勋显赫的退休陆军四星上将也不能对送外卖的人动粗,执行公务的警察只讲条例不看人面,四星上将也敢抓捕,不必等“中纪委”,因为有法可依。
这事让我想起了其它的一些事。年纪大一点的人应该都还记得,1966年文革初起时,彭真(曾担任过北京市市委书记和市长)提出:“真理面前人人平等”。这话一出即遭到铺天盖地的批判,我曾经很仔细地看过几篇批评文章,终于茅塞顿开:人是分成阶级的,不同的阶级各有不同的真理,就像狼和羊各有不同的真理一样。“黑帮”分子和“毛主席的红卫兵”也有各自不一样的真理。随后的事实表明,作为打倒刘少奇的前奏,当时的彭真无论说什么,他的命运已是万劫不复了。果然,此后的文革进程清楚地表明,这“阶级分析”拿来干“革命”,还真是个无往而不胜的利器!进,可以不择手段地胡作非为,包括抄家、私刑甚至割喉!退,还可以对自己的行为后果不负责任,十年动乱把国民经济搞到了崩溃的边缘,谁付了责任?持这观点的人否认普世价值,只认阶级。既然由阶级的观点来看,人和人是不一样的,那么在法律面前,人和人自然也就不能平等了。所以利弗希这案子对我就是新闻。可是,这人的阶级属性如何界定呢?传统的马列主义说法是取决于人们在物质生产活动中的地位以及对生产资料的占有状况。可是到文化革命时,地主阶级和资产阶级早已被消灭了。于是马列主义的“顶峰”就说,无产阶级队伍里还会不断地产生新生的资产阶级和资产阶级代理人,新形势下的阶级斗争还会愈来愈剧烈。所以,任何时候都可以说你是资产阶级,然后打倒你。国家主席刘少奇和许多老革命就都是这样惨死的。到了后来,与时俱进了,“工人阶级的先锋队”还能“三个代表”,改革开放以后的资本家入党了。谁也说不清这是怎么一回事,只有多才多艺的江总书记才搞得清楚。
利弗希将军的遭遇说明法律适用于所有的人,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所以,这对国人就是闻所未闻的新闻。不信你看:2000年,原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成克杰,贪污受贿近四千万,死刑。同年,原江西省副省长胡长清,贪污受贿五百万,死刑。2013年原铁道部部长刘志军贪污六千万,这金额是成克杰的1.5倍,是胡长清的12倍,却判刑死缓。三个案子量刑有这么大的不同,什么原因?人们只知道他们都是“工人阶级的先锋队”成员,除了所谓的“认罪态度”,其余一概不知。
我看见的第二件事是利弗希将军的寒碜,根本无法和“工人阶级的先锋队组织”相比。“工人阶级的先锋队”和资产阶级将军就是不一样,不信你看下去。
这“阶级分析”确实是个宝。有了它,不同的人不仅有不同的真理,而且还有不同的权利和义务。我们的公务员享受权利之多和尽义务之少是众所周知的,随便举个例子,他们的退休待遇远好于普通职工,而且还有公费的医疗保险,但他们却不缴纳社会保险公积金。一到了“工人阶级先锋队组织”的高级干部级别,待遇更是远非普通职工可以比拟的。例如,据网上报道:“目前全国财政卫生开支的80%,是为占总人口0.6 % 的中共权贵服务的”!假定陆军四星上将相当于正省、部级干部,让我们再来看看这些干部离退、休以后的待遇:(1)配备专职司机兼警卫、专职工作人员,身体差的(75岁以上)增配医护人员;(2)一年享有四次国内旅游、休养,每次三周,带家属、子女人数不限。乘坐交通:飞机头等舱或商务舱二位至四位,火车则软卧房一间。地方交通:配备三辆轿车或两辆小型旅游车。住宿:四星级或五星级酒店(宾馆),租住二间高级套房,住宿期间的餐饮实报实销(这是从网上看到的,如有不实之处请权威部门纠正)。本人早已申明过是孤陋寡闻之人,请告诉我世界上哪个文明国家的官员,只要一朝为官,就可以终身富贵?古代中国哪个朝代的官员,卸任以后还可以终身拿俸禄?
对比这样的待遇,退休的陆军四星上将自己打电话订外卖中国快餐,似乎显得有点寒碜。你看我们的退休首长,日常的饮食起居有“专职工作人员”照顾;即使首长偶尔想要换换口味,也有“专职司机兼警卫”来办。到了利弗希这年纪,还有增配的“医护人员”。遇到不识相的需要修理的送外卖的“低端人口”,完全不必劳动首长本人大驾。再说,这“低端人口”纵有天大的委屈,他也不敢径自就到警察局去告上将大人。就是借给他胆子,他也不敢告。就算告了,警察局也不会接他的案子。最后还要走上旷日持久、希望渺茫、毫无尊严的“上访”之路。
从这案件里我们看见的第三件事是警察太不讲情面,想一想这是一幅怎样的戏剧性场景:警车载着戴了手铐的比尔.利弗希将军,在三个警察的押送下,行驶在比尔.利弗希将军高速公路上,不顾比尔.利弗希将军一路上的反抗和威胁,硬是把比尔.利弗希将军送进了监狱拘留。尽管快餐店打算撤诉,但地区检察官和裁判法院坚持要把这事以及这位涉案的比尔.利弗希将军公诸于众,并把比尔.利弗希将军送入强制戒酒中心(算是给将军一个台阶下台)。警察不仅不给将军面子,还不担心将军的健康(已经提供了医疗和药物服务),难怪比尔.利弗希将军在事后气愤地说:“这是我今生第一次羞为美国人”。是的,将军如果知道他的中国同行们过的日子,一定会羡慕无比,同时还会深感自己寒碜。
从这案件里我看见的第四件事是利弗希将军太窝囊。他从朝鲜战争时的排长,后来一路升到军长,统辖数万人,当然是个能人,怎么就没有在社会上建立起有力的人脉关系,连这点小事也摆不平。这事要是搁在他的中国同行身上,只要手下的“专职工作人员”一个电话打到政法委,在“一元化”领导下,什么事情都可以在公、检、法三个部门那里摆得平平的。比尔.利弗希将军如果知道他的中国同行的权势和威风,毫无疑问一定会再次羡慕无比!

我的感想
讲完了从这案件里我看见的四件事,还想谈谈我的感想。
我的感想之一:如果比尔.利弗希将军相信轮回说,从此一定会日夜祈祷,既然羞为美国人,来世定要做个中国人,在中国发挥他的才能(当然要以中国的方式发挥),当个中国将军!
我的感想之二:现在,已经很少听见有人讲“工人阶级先锋队组织”了(从前叫做“无产阶级先锋队组织”)。为什么?他们固然可以自诩为“先锋”,但是一定要忌讳“无产阶级”或“工人阶级”这些词(最好用京腔唸成“词儿”),以免人们会由此而联想起他们家族的巨大惊人的财富,从而使这个称呼听起来具有讽刺意义,显得滑稽。这道理就和对官员财产的公示制度、文革、8964和要命的巴拿马文件的讳莫如深一样,既然赖不掉,干脆谁也不许说:我不说,也不许你说。管不住你的思想,但可以封住你的嘴巴。只要眼前清静,管他日后如何,先稳住再说。还有国际歌,无产阶级的战歌,也会“触神经格”(沪语)。这些都是要命的凶穴(据说穴位和神经有关联),碰不得的。于是“工人阶级先锋队组织”就简化成了一个“党”字。“坚持无产阶级专政”从此改为“坚持党的领导”。如此而已,岂有他它哉。看别人变戏法(沪语魔术)时,最得意的事情莫过于看出猫腻!
“词儿”变了,但是万变不离其衷。这不,“毛主席的红卫兵”那一代人现在接上班了。有位成了最高法院院长、首席大法官,去年就宣稱要对司法独立“亮剑”了。“坚持党的领导”自然不能让司法独立,当然要对独立“亮剑”,院长是讲逻辑的。前不久我们还看到在新版的中学教科书里,原本关于文革的独立章节已被删去,关于文革的内容合并到了名为“艰难的探索”章节里。我党无疑是后继有人的,但是这样明目张胆地和自己的党中央决议(十一中六全会)唱反调的反党行为居然未见任何麻烦,实属罕见。让我们拭目以待,看看还有什么后续发展。唯愿上帝保佑,留给我党足够长的时间,以便让羞为美国人的利弗希将军在来世成为中国人以后,一路成长为中国的上将。
我的感想之三:我想起了利弗希将军的前辈,艾森豪威尔(Eisenhower)的故事。他是美军历史上总共只有过10名的五星上将之一,1942年时已经是美国驻欧洲战区司令,还担任过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盟军最高统帅。退役以后又担任过美国陆军参谋长、哥伦比亚大学校长和第34届美国总统等职务。可谓党、政、军、学四界名人。在英国指挥盟军部队期间,他的司机凯瑟琳,驾驶技术一流,还是个美女。她为艾森豪威尔将军服务了三年,两人朝夕相处,关系亲密。艾森豪威尔曾两次给美国总统杜鲁门写信,要求与妻子离婚,同凯瑟琳结婚,都被断然拒绝。战后艾森豪威尔想把凯瑟琳安排成为美国公民,居然又没有成功!看来,五星上将比四星上将更“窝囊”,但这是制度使然。艾森豪威尔死后,凯瑟琳得知自己已患绝症,将不久人世,抱病写了《往事难忘——我同艾森豪威尔将军的一段恋情》一书,留下一个有点像现代版的“长恨歌”但男女易位的故事:“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
我的感想之四:非不想为,实不能为也。不用说,利弗希将军一定不喜欢自己被戴上手铐塞进警车,在以自己的名字命名的高速公路上一路招摇过市被送入监狱拘留,艾森豪威尔将军当然也不情愿“长相思在长安”。但是没有办法,没有后门可走,不同部门的人不一定卖你帐;弄不好走漏了风声,那可是无孔不入的记者们的大好素材。媒体头上没有“中宣部”,只要不造谣,别人就拿它没办法。当然可以启动特别条款,但是你叫两位将军如何开口?实际情况是“党政军民学,东南西北中”上面只有一部宪法,下面各有自己的条例和规章。就像密西西比河和科罗拉多河里的水,都在各自的河床里流,无法彼此输送河水。河水只服从一个共同的规则: 水往低处流。河床则由各地的地形地质决定。其实,“领导一切”也没有什么不可以,完全看你如何领导。先不说什么“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只要把官员的犯罪率从按职业统计的第一位降到最后一位,老百姓一定会烧高香,唯恐你不来“领导一切”!哪一天党代会讨论的议题是如何降低党员官员的犯罪率时,或者决心再大一点,在“两会”上也引入同样的议题时,中华民族的复兴之日就不远了!记得1983年我得知里根总统的儿子在亚特兰大排队领失业救济金时,吃惊得除了“不可思议”以外什么也说不出。跟我的美国指导教授谈起此事时,他一脸的“少见多怪”的表情。
我的感想之五:“不能为也”是制度设计的目的。西方人普遍的理念是人都有善恶两面。不仅人如此,连他们的神话里的神也和俗人一样。例如,有个叫克洛诺斯的神,趁父母行房事之时,将自己父亲的生殖器割下来,抛进大海。大海有了这神的生殖器,居然从浪花里生出美女维纳斯。这个克洛诺斯的儿子是万神之王宙斯。宙斯看中了腓尼基公主欧罗巴,就指使别人到欧罗巴家门口去放牛,自己则变成一只白色大公牛,混在其中。欧罗巴公主到海滨游玩时,看到这头大白牛,骑到了大白牛的背上。结果大白牛载着她向地中海深处游去,把她带到了远方的陆地。在那里宙斯与欧罗巴生育了儿女。后人为了纪念欧罗巴公主,就把那块土地命名为“欧罗巴”,就是今天的欧洲。宙斯所变的那头大白牛后来被提升上天空,成了金牛星座。还是这个宙斯,又看中了另一个美女丽达(廷达瑞俄斯的老婆)。丽达被丈夫放在与世隔绝的小岛上,只有一些女伴陪着她。宙斯为了追求丽达,就变成一只大天鹅,趁丽达在湖中洗澡时去勾引她。丽达经不住诱惑,与这只大天鹅有了情种,后来生下两只蛋,每个蛋中有两个孩子,其中一个就是后来引发特洛伊战争的绝色美人海伦。在西方人看来,既然人品和神品都不可靠,那就要靠法律,靠规则。基于这样的理念,西方的制度设计里,除了为发挥官员的善而制定的规则以外,还有为抑制官员的恶而制定的规则,叫做三权分立。这就像一个平面的位置要由三个点来确定一样。在我们的制度设计里,也有对官员的监督,但必须在“一元化”的领导下开展。显然,这种制度设计的前提是“一元化”永远“伟光正”。换句话说,我们的制度是为传统文化里的“君子”或“圣人”而设计的。这当然是严重脱离实际的。你当然可以用一个点撑起一块平板(这个点是平板的重心),但是这样顶起来的平板是不稳定的,一有风吹草动,它就会摇晃,甚至垮下来,一定要“维稳”才行。基于这样的理念,我们的官员被要求“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毫不利己专门利人”。这样完全否认个人利益的口号实际上是做不到的。受这风气影响,我们社会上到处都是“假大空”的口号。做不到还要吹,只好说一套做一套。其实,如果改成“努力为人民服务”和“少利己多利人”则更为可行。我们的制度设计里没有对权力的有效监督,文革就是惨痛的教训。前不久看到国防大学金一南教授的文章:“美国军中为何从未出过‘大老虎’?”[1] 很有启发。例如,美国军官荣誉准则规定:第一,我们决不说谎。第二,我们决不欺骗。第三,我们决不偷窃。第四,也决不允许我们当中任何人这样做。”又如,美军《军人手册》所规定的美军礼节禁忌:不要当面赞颂领导,“当面直接赞颂长官或者上级是庸俗的,无论你对上级多么钦佩,当面赞颂都有阿谀奉承嫌疑,容易引起误解”。《军人手册》还规定,如果你对上级非常佩服,非常尊重,请用以下三种方式表达:第一,对上司施以标准军礼。第二,认真执行上级指示。第三,尽职尽责,提高本单位战斗力。这些规定一点也不“高大上”,但都切实可行而且行之有效。真希望我们也有类似规定,也好让我们耳根清静一些。例如,那位和总书记握过手以后就说“有种过电的感觉, 不可描述”的拿外国记者证的“全美电视台”红衣“记者”的无耻马屁,和那位夺笔书记的“忠诚不绝对就是绝对不忠诚”恶心表白,看了真让人受不了!很不幸,这种实际上不受制约的“一元化”加上超级高干待遇,毒化了社会风气,造成了唯官独尊,追逐金钱,谎话连篇,忠信全无的社会风气。
我的感想之六:为谁打仗。有一次,我特意从柏林赶到近郊的波茨坦,去参观二战时期的波茨坦会议旧址,腿脚有伤的太太独自在车站枯坐几小时等我。波茨坦会议于1945年7月举行,是杜鲁门、斯大林和丘吉尔在二战期间的第三次会晤。会议中传来英国保守党在大选中败于工党的消息,斯大林闻讯后对丘吉尔(保守党)说:“你打赢了仗,人民却罢免了你。”丘吉尔不以为然地回应道:“我打仗就是为了保卫人民有罢免我的权力”。随即新任首相艾德礼就来接替丘吉尔。丘吉尔在回国前又对人说:“对伟大人物的忘恩负义,是一个民族强大的标志”。丘吉尔当然不属于“无产阶级”或“工人阶级”,但是他的这番话,比“打江山,坐江山”听起来确实是另有一番境界,一种不可同日而语的精神和道德的境界。我对“阶级分析”所知有限,至少世界上的事情不是简单地贴个标签就可以说明白的。
我的感想之七:制度问题非不能改,实不想改也。鉴于我军中大量高级军官骇人听闻的贪污腐败事例,金一南教授的文章从制度设计角度谈了许多美国军中为何从未出过“大老虎”的原因。从技术上看,其中确有许多可以参考、借鉴并实行的地方。其实,党内军内本不乏像金一南教授这样的明白人,可是为什么长期以来“一元化”就不想改呢?说到底还是个“利”字。当权得利的人当然都想“红色江山万年长”,以便一朝为官,几代人都终身富贵。真要是改,失去了利益不说,不少人恐怕还会到秦城去数窝头(润涛阎语),你叫他们哪来的动机犯傻跟自己过不去?丘吉尔的那两句话真是掷地有声,他是哪个阶级并不重要,但问哪一位“无产阶级革命家”能讲得出来?!
我的感想之八:不怕不识货,只怕货比货。我在社会科学方面的知识非常有限,认识这个世界的方法就是看到、记得和因此而想到的东西,再加上简单推理和归纳。活到了今天,我从不断的失望里悟出的结论是:相信经验,看重事实,它们比听不懂、参不透的理论可靠得多。
我的感想到此告一段落。我这个孤陋寡闻的人还真从利弗希将军的遭遇里开了眼界,看到和想到了不少从前没有看到过和想到过的事情。认识是晚了一点,但是老祖宗说:“朝闻道,夕死可也。”比起盲目地基于GDP 的“厉害了,我的国”来,抬起头来,睁开眼睛客观地看看这个世界总是有好处的。
最后要申明,美国当然不是天堂,也有各种刑事犯罪,包括官员犯罪。但利弗希将军的遭遇确实是事实。此外,我丝毫没有对利弗希将军的遭遇幸灾落祸的意思。利弗希将军一定没有想到,他的遭遇成了当代中国人的一面镜子。
[1] www.duping.net/XHC/show.php?bbs=11&post=1366481
2018年4月17日于硅谷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献花
快速回复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安全校验: 答案:168 登录会员无需填写, 游客显示3组IP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