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223阅读
  • 1回复

多人在妖轮功法会中晕倒猝死,不知今年的华盛顿法会会出什么幺蛾子?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正统京味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如果您现在使用手机,请将这个2维码存入相册,再打开微信,扫一扫,点击相册。


俄罗斯一法轮功成员在参加“法会”途中猝死



2016年11月29日,乌克兰记协联盟会员格罗巴在俄罗斯“伊里涅义”网发表文章,披露俄罗斯一名法轮功痴迷人员在参加莫斯科法会途中死亡。   
  “脱下他的法轮功黄夹克,免得人们说这人是练法轮功死的”
  “全俄罗斯法轮大法会议”于2016年9月24日在莫斯科州纳罗—福明斯克区举办,会议期间可怕的事情层出不穷。网上又披露一件怪事:一名法轮功信徒在练功时死亡,自诩“有益无害功法”的法轮功企图掩盖事件真相,但已无望。
  9月24日(周六),惯于抗议、指控中国政府“迫害”的法轮功信徒和往常一样,30人左右,聚集在莫斯科友谊大街的大使馆附近,举着标语进行鼓动宣传。在还未到达位于莫斯科友谊大街的中国大使馆门前时,有一人晕倒,失去意识,但是并未有人呼叫救护车。无论是医护人员还是维护示威秩序的警察,均未发现现场的异常情况。在救护车赶到之前,法轮功活动的协调者已提前命令众信徒:“脱下他的黄夹克,免得人们说这人是因为练法轮功才得病死的。”  
  “俄罗斯法轮大法协会”领导层的一名知情人士向我们讲述了事件的经过。
  来自矿水城的居民叶甫盖尼在很多年前成为了一名法轮功信徒,这次来莫斯科是为了参加法会、抗议中国大使馆等系列活动,这些是法轮功“不参与政治”的传统活动。叶甫盖尼面临的危险在于,正如他在法会上所写的报告《练法圆满经验》中所述,他是个老年人,健康状况不容乐观,但他不相信自己身体有问题。因为根据法轮功邪教理论,“练功人不生病”,不需要接受“常人”的治疗,练功人出现的病症是“师父的考验”和“病业的显现”。
  危险二,实际上叶甫盖尼下火车后没有片刻的休息便同其他信徒一起被派往“前线”了。最后,危险三,当他失去知觉不能动弹的时候,在场的协调人和其他信徒不但没有立即叫急救,反而拖延时间;他们不愿意找“世俗”医生,甚至还打算找辆车把他送到纳罗—福明斯克的法会上,而不是送他去医院。
  邪教教规以及“练功人不生病”的邪教信条如此根深蒂固,以致参与活动的30名成年人中没有人考虑到病人身体状况的危险性,也没有人想要违背上级的意志拨打急救电话,直至患者开始剧烈抽搐,才决定叫急救。
  叶甫根尼被送进莫斯科市立第一医院的10号重症监护室,医生诊断为脑出血中风。尽管医生竭力抢救,但没过几小时他就昏迷过去了,再也没有醒来,于28日凌晨离世。






多人听完李洪志洗脑后发病栽倒

2016年5月15日,法轮功在美国纽约市巴克莱中心举办“法会”,李洪志按惯例进行了长达2个多小时的洗脑。然而,颇为讽刺的是,“法会”刚刚结束,就有多名参会的信徒晕倒在会场内外。
  上世纪九十年代,伴随气功热的兴起,李洪志炮制出笼法轮功,并大力鼓吹神迹。他自称是“主佛”、“创世主”,并不知羞耻地把自己对信徒的洗脑、吹牛的假话大话称作“经文”,把洗脑吹牛活动称为“法会”,他把信徒称作“弟子”,他声称具有“大神通”,宣扬“真正修炼的人是不会得病的,也不会遇到什么危险”,并告诫“弟子”不能看病吃药,自己有无数“法身”,能保护“弟子”平安。李洪志还说:“我给常人治病,根本就不需要动手的,我瞅瞅你就好了”。

  然而,此次“法会”刚一结束,一位从会场中走出的女信徒就突然昏倒在地,先是呕吐,接着不省人事。执勤警察急忙拨打911叫来救护车。
 更为离奇的是,现场还有多名“弟子”突发急病。
  救护车从不同方向呼啸而来,红灯闪烁,围绕着巴克莱会议中心四周排开,气氛十分紧张。
  眼看着身边的人刚听完“师父”李洪志“讲法”,走出会场就被抬上救护车,不少参会的法轮功人员感到很震惊,纷纷质疑起李洪志的神功和修炼法轮功的效果。
  突发事件引起众多路人围观。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献花
离线金马

只看该作者 1楼  发表于: 06-24
这是红帮的五毛狗子的东西。 妖轮子目前只耽误信妖轮子的傻逼们,爱死不死的。而毛大爷的红帮可是杀跟着红帮的傻逼们。
滚出海外华文论坛,还我们一块干净地方。
快速回复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安全校验: 答案:168 登录会员无需填写, 游客显示3组IP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