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538阅读
  • 4回复

童长荣未婚妻的记忆(中篇纪实小说)第三章·作者:钱奕东·何英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地方官789
 

只看楼主 正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8-07-26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如果您现在使用手机,请将这个2维码存入相册,再打开微信,扫一扫,点击相册。

                     第 三 章
            
                 先生,先生,我要吃奶
    
长荣走后,他妈常对人说,长荣从小就聪明。才5个年头,站着没人长,坐着没人高,就送到陶公祠堂念书。
陶公祠堂,位于城里西街头。门朝南,前后两进,中间留有正方形天井。天井东厢是一间学堂。出了祠堂百把米,是一家药店铺。长荣父亲在药店铺里帮工。
长荣父亲叫童祚甫,乡下人,老实巴交的,得痨病去世的;去世几个月长荣才呱呱坠地。
药店铺老板和长荣家,沾点远也不远,近也不近的亲,才收留了他的母亲。母子俩住在披屋。白天,长荣妈在药店铺老板家烧饭、喂猪、打打杂;夜里,干着在街上揽回洗衣浆衫的活儿,维持母子俩的生计。
拍,拍,先生拿起一块四方、摸得光亮亮的小木块,重重的打在桌面上,说:
静—静—,上课了。
课堂马上安静下来。十几双小眼睛,楞楞地望着先生。先生直挺挺坐在太师椅上,象长荣前天陪妈妈去“清音寺”,看见坐在神龛里的菩萨一样。先生晃荡着头,念着小长荣听不懂也听不进的诗文。小长荣老是觉得先生摇晃的头,象药店铺中堂挂的大摆钟,一边一下,有几次差点笑出声。他好奇地朝先生望着,又扭过头前后左右看。同学们也跟着先生,仰起脸,摇晃脑袋念着。过一会,先生拿起那块木板重重的拍了拍,念书声穾然停下。先生用凶狠的目光,看着学生,说:
吴甫仁。
有。
一个穿着长袍衫,坐在小长荣前排的学生应了一声,站起来,直挺挺两手贴紧裤子。
把刚才念过的课文背一篇。先生说。
先生,你刚才念什么?
哈哈哈…。一阵不齐的笑声。
子曰:学而时习之……,吴甫仁念了句,张开嘴,楞楞望着屋梁。
拍……,又是那块木板打到桌上的声音。先生摘下老花眼镜,抬起一条腿架在掎子上,瞪着眼说:
望着我的眼。先生在屋梁上,岂不成了梁上君子。呆若木鸡,念了几十遍,还记不住,生性愚鲁,不可教也。
子曰:……他更不会了。
先生更气了,那块木板打得更响。板响一下,十几双小眼,跟着眨一下。
小长荣接在吴甫仁后头说:
子曰:学二〔而〕时习字〔之〕,不也说呼;人不知而不问……
先生听到几声嫩嫩的,带有奶味的声音,高兴的四下寻找。终于在吴甫仁后头找到。他看见一个小男孩,站在课桌边,下巴正好在搭课桌面上,睁开青枣似的大眼,天真好奇地看着先生。
要是其他学生没有得到先生的许可,随便接话茬,ˉ一定会挨先生熊。小长荣破门念书才两天,虽然念错音,把“而”念成“二”,“之”念成“字”,先生也觉得吃惊。
你叫什么名字?多大岁数?先生边问边翻花名册。
小长荣眯起眼笑了笑,没有回答。先生象失去了尊严,大声说:
你说话!
吴甫仁扭身,按住小长荣的头。
小长荣看先生,张开嘴,象吃人的样子,心里就害怕。
拍——又是那块木板响了。响声在阴森森的祠堂壁上,撞了几个来回,差不多要敲碎这些幼嫩的心。
哑巴!先生吼起来。老虎不吃人凶相怕人。
小长荣“哇哇”大哭。他抬手捂着脸,不敢看先生。
妈——妈——,我要屙尿,我要屙尿。
课堂里,頓时象一锅水开了,笑声,拍桌子,跺跺脚,乱糟糟的。
先生更火,挥动手,怒吼着。
出去!出去!小长荣怯生生地离开课堂,在天井旁站了好半天,也没屙一滴下来。
小长荣妈—把搂住刚放学回家的小长荣,在他的黄脸上亲着,说:
我家有了念书的人了,我家有了念书的人了。
妈——我不念书了!小长荣苦着脸说。
啊—啊!不念书了!长荣妈吃惊地说。
念书不好!
念书能中秀才,往后就会有米饭吃。妈以后就不会饿肚子。
我怕,先生骂我,叫我出去!小长荣学着先生睁大眼睛,敲木板响声,说:木板一响,我就要屙尿。
吓坏了没有,我的心肝宝贝儿。宝宝,你说实话,先生骂了你什么?我去和他拼命,说说,不要怕!
先生问我叫什么名字,多大岁数?
你就说我叫童长荣。娘抱起长荣,扳开他的手,数着说:一、二、三、四、五个年头。
长荣摇摇一只手说:我这么大?!然后又举起另一只手,这么大还要几年?
再过5个年头。
娘边说边解开大衣襟上的一只扭扣,掏出象倒空了的面粉袋——奶,塞进小长荣嘴边,说:儿子吃囗奶,明朝还去念书。
祠堂门槛子,齐小长荣肚脐眼一般高。他回回先扒上,挪上一个条腿,再一翻身,就进去了。
一年过去了,小长荣个头也长高了不少,也渐渐懂事了。放学回家就跟在娘后头,陪娘到河边洗衣。
子曰: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小长荣坐在河滩边,学着先生,晃晃头,拖拖腔,背着书。长荣妈拧干了一件衣服,放进竹篮里。搅动的河水,渐渐的平了,映出她的脸庞。她捋捋披在额前几缕散发,又从篮里拿一件扔到河里。一脸老皱纹,也随着一道道清清的河波渐渐展开。她看见小长荣坐在河边,摇头晃脑念书,她眯眯笑,仿佛心里有了盼头。七岁看大,八岁看老。
是天天习字,免得忘掉,还给老师。
妈,不是习字,是习之,先生说的。
小长荣解释不清;他妈也糊里糊涂,听不明白。
妈,我的肚兜子?小长荣拎起一只竹篮,发现自己早上换的肚兜子不见,说。
喏,妈洗了,在家后门籬笆上晒着。
不干!不干!
小长荣一头栽倒地上,滚来滚去,两只脚象编梿枷似的打得“嘭嘭嘭嘭”响。
我要洗!上学前说好的,妈妈骗人!
孩子,听话,不听话,妈不喜欢你。
不喜欢就不喜欢!
你念书嘛。
也念书,也洗衣!
你还小。
小?都这个年头了。他伸出手指头说着。
小长荣妈连忙哄着,抱起他;小长荣从妈怀里溜下来,又回到原地方倒下。小长荣妈看他滚得象个灰人,鼻子一酸,哽咽着,串串泪水,直往下掉。
小长荣坐在地上,揉揉眼,不哭了。
孩儿,来,到妈妈怀里来。小长荣妈含着泪喊他。
他橫在妈妈大腿上,一只手指搯揉着干瘪瘪的奶。小长荣妈把干瘪瘪的奶,塞进儿子嘴边;小长荣紧紧地抿嘴,扭过头。
吃,吃吧。不吃,妈要生气。
同学们都笑我,念书还吃妈妈奶,先生也笑我。
小长荣用好大的劲,叭叭两下张开嘴,伸出舌头,说:
就这一点点了。
长荣妈一阵过不得,觉得对不住小长荣,没有一頓米饭让儿子吃个饱,连一滴奶水也没有。她咽了凄苦的泪,强忍心中不快,悲戚地露出笑容说:
再吸,用劲就有。
我不吸了,再吸你就没有。
我的小乖乖,你也会心痛妈妈了。
说着说着,两行滚烙烙的泪水,叭嗒叭嗒落在儿子黄瘦瘦的小脸上。小长荣伸出黒乎乎的手,擦擦妈妈脸庞上一串串泪水,扣好妈妈的衣扣,说:
妈,别哭,我不淘气了;听你的话,也听先生的话。
小长荣妈把一头装着两条腿的木搓衣板,伸到河里,站在搓衣板上用劲踩踩,搓衣板上的两条腿渐渐沉下水底。搭在岸上的一头没有放平,小长荣急忙搬来一块石头,递给妈说:
妈,垫垫这头,就稳了。
小长荣妈接过小石头嘴上不停地说:
累伤了,累伤了。
月亮花花的,明一阵,暗一阵。小长荣妈的心思,也象月亮那样在云里钻来钻去。静静的河面上,响起孤独悲切的槌棒声,声音传得老远老远。
妈,昨天念书时,好多人都笑我,先生也笑我。
笑什么?小长荣妈双腿跪在槎衣板上,刚把衣裳扔到河里,突然停下,敏感地问。她心里顿时打个结:笑他家穷,没有父亲,穿不上好衣裳,没有好的吃,黄皮瘦小。
小长荣正仰着头,托起腮,望着花花月亮,想着心思,忘记刚才说了什么。
喏,背书时,我好想奶吃。
那你就放学回家吃。
我嘴渴死了,急着说,先生,先生,我要吃奶。先生板起脸,睁开大眼睛,哼了一声。好多人都笑了,先生也笑了。放学后,同学们都逗我说,丒呀,念书还吃奶,还要吃先生的奶。
妈,先生今天叫我背书,我全背对了。先生叫我到他身边站着背的。先生还说,长荣我出副对子,你能对?我哼哼说,你出。先生说:三间茅屋。我想我爸不在了,家里没有茅屋住人家披屋。家里只有你和我,我对上:孤儿母亲。先生笑了笑,然后又皱起眉头,摇摇头。我这时又想起一条,说:一品书生。先生高兴得从大椅子上跳下来,抓起四四方方小木板,——喏,惊堂木,举得比先生自己的头还高,出劲地打在桌子上。我吓了,同学们都吓了。我一吓就想屙尿。妈,你猜猜先生怎么说的?
小长荣妈听呆了, 也不洗衣,搂住儿子,拍拍他的胸膜口说:
吓坏了,吓坏了,我的小乖乖!小长荣从娘怀里犟下来,鼓起脸说:
妈,回回怕我吓坏,我都7岁了。
你又和先生犟嘴了?
妈,这回不是。先生说,好!妙!翹起自个儿大拇指,在同学们面前摇了好几下,把我抱到他的大腿上,睁开大眼睛,看着我。妈,这回我不怕他的眼睛了。先生说,神童!神童!往后学问不在我下。想想有点好笑,随口答的,还有学问。
圆圆的月儿当头照,花花的云儿,不知道什么时候散开。小长荣妈一条腿半蹲着,一条腿撑在地面上,捧起儿子的小脸——黄瘦的脸上有一双亮亮的大眼睛,瞳仁里映出圆圆的月亮。
她心里宽了,亮了,希望好像渐渐圆了,情不自禁地抱起儿子,说:
神童!神童!我的儿子!〔第三章完〕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献花
离线金牌接送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2018-08-02
离线金牌接送

只看该作者 3楼  发表于: 2018-08-01
离线金牌接送

只看该作者 2楼  发表于: 2018-07-30
  
离线金牌接送

只看该作者 1楼  发表于: 2018-07-29
  
快速回复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安全校验: 答案:168 登录会员无需填写, 游客显示3组IP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