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533阅读
  • 0回复

精神瘟疫、社会毒瘤:揭“全能神”邪教组织骗局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正统京味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如果您现在使用手机,请将这个2维码存入相册,再打开微信,扫一扫,点击相册。
 “‘全能神’太坑人了!太坑人了!”日前,48岁的张华(化名)走出法庭,捶胸顿足,热泪盈眶。她的这一声哭诉,是对过往12年“信徒”岁月的悲叹,是对广大执迷不悟者的呼唤。
  “全能神”邪教组织,1993年由赵维山创立,长期打着基督教的旗号,散布歪理邪说、骗财害命,部分“全能神”人员还集体围攻党政机关,暴力抗拒执法,严重危害群众生命财产,严重危害社会稳定。
  2017年以来,黑龙江警方破获一起在东北地区流窜的“全能神”邪教组织案,一举摧毁该邪教组织的东北牧区决策层,成功抓获一大批犯罪嫌疑人,教育转化一大批“信徒”。今年7月31日起,黑龙江省大庆市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这起“全能神”邪教人员组织、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的案件。
  日前,本报记者奔赴黑龙江哈尔滨、大庆等地对此进行了采访调查。
  蛊惑:借宗教之名实现精神控制,进而破坏家庭、大肆敛财
  张华,个头不高,口齿伶俐,透着一股机灵劲,本在老家黑龙江黑河市经营一家理发店。然而2005年,在同顾客的迎来送往中,“全能神”三番五次地主动找上门,让她慢慢地中了邪。
  过了半年时间,“末日灾难”“基督再次降临”“基督的第二次道成肉身是女性,名叫‘全能神’”等说法逐渐被张华接受,她的日常生活开始被“全能神”书籍所牵引,与其他信徒聚会时也开始用“弟兄”“姊妹”相称。“聚会正常了,你就得向神‘尽本分’,一开始是从事一些简单事务,比如人力传纸条。并且进入组织或者尽本分时,要写起誓书,注明如果背叛了神、没有完成任务,将会遭到什么样的诅咒和惩罚,比如不得好死、被雷劈、出门被车撞,什么对你最狠或者最重要,就用什么来赌咒,起誓越重越好。”
  慢慢地,“离家出走”成为张华生活的常态,最初的一两天、一星期,后来是一个月,特别是在2014年山东招远杀人案发生后,她彻底不再回家了。“根据教义,信徒必须抛弃亲情、断绝联系,否则不能全身心投入,不能从神那里得到彻底救赎。组织还不允许我们上网、用手机、看电视、住宾馆、坐飞机。”张华举例说,“有次我为了尽本分,一天之内到我的下线家好几趟。后来走在道上遇见了,装作不认识。下线的丈夫觉得我很奇怪,实际上这就是神对我们高度的精神控制。”
  这些年来,张华去过大庆、齐齐哈尔、大连、沈阳、丹东等城市,每次都住在“接待家”里。所谓的接待家,即当地信徒的房子,或者是组织安排其他信徒租好的房屋,每“家”一般住三五个人,钥匙、餐饭都有专人统一管理。“除了被安排尽本分,我们一般不出门,每星期都在一起聚会,读教义、做祷告、唱诗歌,相互之间还开展评价与自我评价,不敢有任何私心杂念,不交流其他话题。”张华告诉记者,“根据教义,神做工是不以人的意志为基础的,你的大脑就是一个臭水坑,你的任何想法也都是出自撒旦。而且神不提倡生孩子,因为生孩子其实就是生小撒旦、小魔鬼。”
  后来,张华成为东北牧区转祭组负责人,每天和其他4个人一起,按照“全能神的旨意”,把信徒奉献的钱汇入境外指定账户上,其中,2016年11月至2017年3月共转出1.4亿元。“奉献给神的都是祭物,都要严格管理,不敢有任何贪念。”张华说,“神是永远不会亏损的。有次根据指令携款出国被海关扣下5.3万元,只能拿自己的钱补上。还有一次一个信徒私吞了86万元奉献款,我紧张得40多天没睡觉。后来组织找了两个‘弟兄’,伪装成警察,用暴力手段强行追回了这笔钱。”
  张华的离奇故事,只是千千万万信徒们的一个折射。据分析,这些信徒以女性居多,文化程度较低,家庭条件一般或者发生重大疾病、离婚等变故,还有一些信徒是有信教基础的,信徒大部分是熟人介绍加入的。
  “‘全能神’对人的蛊惑是层层递进的。最初宣讲的也是基督和耶稣,后来逐渐偷换概念,把人的视线转移到‘全能神’,强调《圣经》已经过时,‘全能神’的书才是神的最新发表,只有相信‘全能神’才能得到拯救,凡不信和抵制的都将被闪电击杀。”黑龙江省公安厅办案民警郭勇胜说,“最初进入门槛也较低,有钱没钱无所谓,参加聚会也没有强制要求。但是一旦信奉了,就会被要求为神做工尽本分、讲奉献,并且发毒咒、离家出走等。赵维山说对神不能有半点质疑和背叛,否则就是对神不敬,死后灵魂还要受到惩罚,这种恐惧是难以想象的。由此,‘全能神’实现对人的高度精神控制,让人无法自拔。”
  仇恨:形成严密的组织,丑化、诋毁党和政府形象
  “女神”崇拜、精神控制、大肆敛财、营造恐怖气氛、反科学反社会反人类……依法打击邪教组织,彻底铲除社会毒瘤,公安机关始终不停歇、不手软。经查明,“全能神”邪教组织的创始人赵维山(男、1951年生人、黑龙江人)早期信仰基督教,因竞争“三自教会”长老未果,于1985年非法建立“永源教会”,随后加入“呼喊派”,自封“能力主”接受信徒膜拜。
  “永源教会”被依法取缔后,赵维山抛弃家人逃窜至河南、山东等地继续进行邪教活动,后与比其小22岁的杨向斌(女、1973年生人、山西人,1989年高中辍学加入“呼喊派”组织)结识并同居。自1993年夏天开始,赵维山宣称杨向斌为“全能神”,是“女基督”,赵维山自封“大祭司”,从而形成“全能神”邪教组织,并发展至今。
  对于这些年鼓吹的邪乎事,赵维山的弟弟说“根本不相信”,姐姐直言“赵维山当年就是一个普通人,哪里是神”,前妻也承认当年帮助赵维山编写歌曲、忽悠周边群众的一些事。早期追随者郭某某在接受采访时说,“当年我就纳闷,人怎么就突然变成神了?”“这么信下去不行,该种地还得种地,信这个不能养家糊口。”
  不幸的是,就是这样一个连其骨干人物的至亲都不信的邪教组织,反而蛊惑了形形色色的社会大众,并且发展成一套严密的组织体系。据了解,该邪教组织在中国境内设立10个牧区,自上而下依次还有区、小区、教会等不同层级。同时,每个层级设有文字组、编剧组、电脑组、打假组、事务组等功能组,各功能组接受本级决策组的领导,部分功能组还负责对下一级功能组的业务指导。
  在公安机关查获的一大批图书、音视频等涉案物品中,不仅大肆宣扬要建立属于神的国度和政权,还充斥着大量恶意丑化、诋毁党和政府的内容,以此培育广大信徒的仇恨心理。这些年来,“全能神”邪教组织人员屡屡犯下故意杀人、故意伤害等暴力刑事犯罪。
  寻亲:“全能神”是一场瘟疫,传播到哪里,哪里就遭殃
  采访中,记者还见到了一个特殊的群体,他们常年东奔西跑、望眼欲穿,他们的亲人受“全能神”蛊惑,离家出走,杳无音讯——
  来自广东的黄日福,两年多来一直随身背着寻人启事、海报、音视频,一路走一路发,甚至把妻子的模样纹身到自己胸前,“老婆丁伟,你在哪里?两个孩子正在等你回家。”
  来自安徽的宋女士,4年前迎来了宝宝,却失去了妈妈。4年来,寻找妈妈成为她生活的全部,为此她加入了好几个寻亲微信群、QQ群,有的群里有上千人,都在寻找因“全能神”而失踪的亲人。
  来自山东的孩子杨某某对妈妈刘再燕的印象只有一个——任何喜怒哀乐都是因为神。“‘全能神’不但没有给我们带来幸福,还让妈妈把我们视为恶魔。我妈妈当年还试图拉我入伙。”杨某某说,“3年了,我逐渐学会了一件事——忘记过去,也许我的妈妈再也回不来了。”孩子的父亲也接受了记者采访,他带来了一段全家人录制的视频,希望刘再燕早点回家。他说,“‘全能神’真像是一场瘟疫,传到哪里,哪里就遭殃。”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献花
快速回复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安全校验: 答案:168 登录会员无需填写, 游客显示3组IP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