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20阅读
  • 0回复

童长荣未婚妻的记忆〔中篇纪实小说〕第六章·【作者】:钱奕东·何英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地方官789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如果您现在使用手机,请将这个2维码存入相册,再打开微信,扫一扫,点击相册。

第六章
不看新人上轿,就看老来风光
有买枕头的吗?绣花,牡丹花,富贵花,大富大贵。大娘,买一副?

我站在湖边的渡口旁,朝上街玩龙灯的乡下人叫卖。风大,天又冷,我眼睛一见风就流泪。我下身穿的补了又补夹裤,上身穿的光身棉袄,冷风钻进全身,冷得牙齿打得咯咯响。

我手上枕头,举得高高的,好让他们看见。有的只看一眼,扭头就走;有的眼也不瞟,就过去了,一句温和的话也没有。人走得差不多了,几个抱孩子走得慢些。我心想他们也不会买的,心里着慌。

有个头上包裹着花头巾,背着小男孩,笑眯眯向我走来。我高兴地迎上去,亲热地喊了一声大姐。我话音还没有落,她就大声说:

坤芝大姐,我是竹梅呀!

哎哟,竹梅,你……

坤芝,你难得回家。几年没见面,作梦也梦见你。

竹梅放下怀里抱的胖小子,一脸得意,说:

这是小儿子,大儿子破门念书了。哎哟!这么漂亮花枕头,针线绣得好,牡丹花,富贵花。坤芝你真行,往后大富大贵。咯咯咯……

夸我的话,一句也没上耳;不想听的话,在心里打滚。我思忖着:大富大贵,往后?竹梅说得对。

我又想起刚才叫卖声,竹梅要是听到,回去张扬出去,家门口邻居会笑掉牙。多难为情!我妈知道,心里是么滋味,丒得家人的脸不知道往哪搁。

我哪是回娘家。

年前,我日夜绣呀绣呀,赶出几副枕头,趁元宵节上街看热闹的人多,卖个好价钱。大街上怕遇到熟人,才溜到河码头,没想到还遇到竹梅。

教教我,好吗?竹梅见我不说话,拉着我的手,说:坤芝,你想么心思?好,不说了,快,渡船还没有开,能撵上。

竹梅抱起胖小子,一路带小跑。跑了一截路,还回过头,大声说:还站着?能撵上!

竹梅小我二岁,到婆家才几年,大小子都破门念书。上轿子那天,我帮她梳洗打扮穿嫁衣,伴她上轿到婆家。鞭炮炸翻天,热热烈烈。孩儿们嚷道:新人新,大眼睛,两只奶十八斤;往床前一坐,一年一个;往床上一躺,多得用鞭子赶。哎!竹梅真有福气。

我钉子似的站着,心里象落上一层厚厚的霜。我爸妈眼睛睁得大嫁了这么有吃有喝的婆家?!越想越气,不卖了,回去问问老娘。

好长时间没坐船,头昏得很。我紧紧抓住船栏板,眼睛朝船后梢水面上望去:木浆摇晃的“吱吱”声,和浆页子荡起的“哗哗”声,混合在一起,心里更烦。

河面不宽,半袋烟的工夫,船就靠岸了。

我上岸,低着头,两脚不沾灰地往家跑,生怕给家门口的人看见。翻过小山坡,我就看见门前两棵大枣树,一个在东头,一个在西头,长高长大了好多,把几间瓦房子盖得严严实实。

几年没回娘家,想家,这阵子见到家,心里慌得不敢进家。赶路时,一点也不觉得冷,遍身热呼呼的。一停下来,风钻进身子,汗湿的衣裳冰死人,冻得牙齿上下抖。

我脚还没有踏上门槛子,就先撒野。我把竹篮子从门外扔到门里,一头栽倒妈的怀里,一声娘一声爹地哭喊着。

俗语说,女儿的心,娘身上的肉。我妈的心也象一块涝豆腐,一碰就破。我哭了好半天,没说一句话。妈,也跟我一鼻涕一把泪;爸,蹲在门前地上,抽闷烟。

孩儿,你是怎么搞的?

妈。

我抬起泪水汪汪的脸,想诉诉苦。苦水太多,一个劲地往外冒,就不知道从哪里说。我又倒在妈的怀里,两只脚来回在地上搓。

妈,你说说,你说说!

妈说什么?婆婆太恶了吧?还是?

我不去了!真的不去了!

犟劲又上来啦。在婆家饿肚子,还是……,我妈摸摸我的上衣,接着说:棉袄太单薄,不厚实。

我真的不去了!打死也不去。

那不行,人家不骂死才怪哩。

我嫁到他家图什么,又算什么?不明不白,算糖不甜,算盐不咸。几年了,灯草拨子也没带一根回家,妈你可喝过长荣家一口水?住的是狗窝,猪窝,还不如!

长荣他?

谁晓得?人见不到,信也没有。飄洋过海,好听,屁用!

这年月,兵荒马乱,有信也收不到。

我出门是男人,进门是女人。哪个姑娘出嫁不是轿子,我呢,站在人前矮半截。

我在家是小女儿,家里日子还宽裕。从小娇惯,长相又好。我妈曾夸下海口,说眼睛睁大点,谋个好婆家。一家养女百家求,九十九个打回头。求婚的踏断门槛子,挑来挑去,看上童家。

这门亲是我二姐夫作的主。他是县白鹤峰小学校长。长荣念完陶公祠堂,破格上县立白鹤峰小学。长荣脑子灵,门门功课都第一。古文最好。张润林老先生〔清末举人——作者注〕很赏识。吴校长把自己的姨妹——我,许配给他,家人都反对。说他是遗腹子,家穷,四代单传,人又长得瘦小。我二姐夫听到这些就冒火,说:

何家历来不爱房财!

我妈想起这门婚事,也够伤心,可她也不敢在我面前说,她眼泪忍着,搂着我,说:

不矮,不矮,长荣是留洋的,往后有出头之日。还有,你二姐夫说得好,何家不爱房财,爱人好,比什么都好!人要强些,走路眼不要看脚尖子,抬起头走,眼望远远的。

妈,望不到了。

望得到,望得到。等长荣回来,妈给你请轿子,吹喇叭,双倍子陪嫁,办得热热闹闹。坤芝,老古话说得好:不看新人上轿,就看老来风光。

听妈说了,心里舒服,我高兴地笑出了声,紧接着说: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我在家歇了一夜,心里惦记着婆婆,没有睡好,天麻麻亮就往长荣家赶。十几个五香蛋,只吃了两个,乘妈不注意,一齐藏在篮子底下,带回去给婆婆吃。我又要了两简臭干子,说是在路上打尖。其实是婆婆怀长荣时,想吃的东西。长荣去日本前,吩咐过我的,我一直记在心里。篮子装得满满的,山芋粉、糯米、黒芝麻。这回又吃了,又带了,我高兴得一路带小跑。

船开到湖心,送行的人还站在岸边。我老远的看见一个人,一边跑一边高高举起一只手,喊着:

小妹,长荣来信了。

我站起来,看见是我二姐夫在喊,我向岸上招招手说:

真的,念念!

湖水又清又静,我高兴的脸映在水中,笑容象裂开的桃子。我大声喊:

念—念—

小船被我摇晃得在湖心打转转。

                                                        

                                                                               〔第六章完)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献花
快速回复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安全校验: 答案:168 登录会员无需填写, 游客显示3组IP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