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59阅读
  • 0回复

童长荣未婚妻的记忆〔中篇纪实小说〕·第八章·【作者】:钱奕东·何英  此博文包含图片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地方官789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如果您现在使用手机,请将这个2维码存入相册,再打开微信,扫一扫,点击相册。

第八章
坐轿子翻身——不服人来抬
我真的到凤凰山的清音寺修行,修修来世?
清音寺在凤凰山的半山腰,竹林掩着小溪,水光山色,幽静得喜人。太阳光照在雪白的石灰墙上,一片片鱼鳞般的光点,闪烁得睁不开眼。山路弯弯,全是依山势钻成的石阶,从山脚通到清音寺院门,就尽头了。寺院门朝东南方向,站在门口就能看得见白鹤峰。
我每天化斋时,穿件草木灰色的僧服,一条化斋用的和僧服一个颜色的布袋。布袋从肩上前后披下,袋子上用黒丝线绣成圆圆的“清音寺”三个字。求签拜佛的人常说,清音寺的菩萨招远不招近,还沾点九华山的佛气。
我每天跑20里以外,才敢挨家挨户地站着,见什么人,说什么话,讨人家欢心。有大方人家,可怜我的人;有好话说一箩筐,也不想给的。风呀,雨呀,天天摸黑才回到清音寺。一天跑下来,口渴心干,小腿肿多高,一手按下5个坑。我多象一根小草,被风刮弯腰,直不起,东一下,西一下,苦苦挣扎。
清音寺的夜,静悄悄,掉下一根针,都听得见。寺院后面,有一条弯弯的小溪水,日夜流淌;隔一阵就有什么东西掉落到水里,扑通一声;心,拎起来的害怕。只好自己打响声壮壮胆子。东边满山密密麻麻的竹林,夜风一阵大一阵小的吹过,留下摇晃碰撞的声音。没有声音的时候,好像听到一个60多岁的长荣妈,在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呼喊:说我良心长偏了,嫌长荣家贫。
这个可怜巴巴的老人,想儿子一身肉想干了,眼看不清东西;走路颤巍巍,不扶着墙,寸步难行。撑过今天,能不能撑过明天?哎!为啥子早不离开,晚不离开,偏偏在这个时候离开她?我真出家修行?能修到长荣回来?修不回来,能修到来世?我现在倒是一身清,可这是上不沾天,下不着地。要出了人命怎么办?到那时,我跳到长江里,也洗不清我的过错。
我后悔起来了,在骂自己。不怪人家扯闲话:说这个媳妇养不住,还互相打赙,要养得住,变成乌龟倒爬。苦苦在一起厮守这些年,还是分手了。我好象看到好多人,呲牙咧嘴指责我,骂我。哎!我干嘛不争口气,让他们变乌龟,变狗去爬。
清音寺呀!清音寺,你倒底是个么样子?是我眼下看到的,还是心里藏着的那样。说说,你能说出个方圆?!
不想了,怨谁?明天偷偷溜回去,看她老人家病成么样子,把今天化斋化的两条小鱼,几个鸡蛋送回去,暖暖她老人家的心。临走那天不是说过常常回去看看,养她老人家的老。不能没良心,给人看笑话。
寺院内,一会浓浓的,一会淡淡的香火味,熏得我一阵呕心;没有法子,只好用被子蒙住头。我闭上眼,马上有个无形的东西,渐渐向我逼近,吓得我身子缩得不能再缩了。吓得没有办法再忍的时候,从被窝里伸出半个头,四下寻找一遍。唉!疑神疑鬼,自己吓自己。你看看,屋子里不是老样子:条几上一尊观音老母,三根香火,在黒暗中显得那么亮,映着观音老母的脸。我跪在观音老母面前,心里又开始祈祷:观音老母开开恩吧,保佑我婆婆长命百岁;保佑长荣在外面平安无事。
香火渐渐灭了,屋里黒得更怕人。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觉得观音老母的脸,在黒暗中不停地变化:开始在盯着我,带着微微笑意,笑意慢慢没有了。脸上露出可怕的凶光;光,向四周散开,连同那张脸,也成倍成倍扩张,终于呲牙咧嘴。我慌忙闭上眼,蒙住脸,全身颤抖。
今晚,我想到自己的过错,一辈子也挽回不了。我供奉的应该比观音老母更慈善的人,而我偏偏又在这个时候离开了她。人不就拳头大的心,拿下来,不值一个钞。就凭这么大的心,我才无怨无悔地嫁到长荣家,和他妈在一起吃了多少年野菜、树皮,滚了多少年稻草,日子苦够了,不怨天,不怨地;心窝挨心窝,苦水往一块儿吐,心里话往一块儿掏。离开婆婆,夜夜都是这样。象赤条条地给人捆住吊在大梁上,让剃着光头的小和尚撞击。
唉!火烧火燎的日子。
当家师房间灯亮了,光,照在走栏上,渐渐移动。她那重重急急的脚步声,象是朝我房间走来。我打个冷颤,知道要发生什么事
门开了。
佛清——
我听到当家师的吼声,惊慌地从床上滚落下来,直挺挺地站在床沿。当家师左手托着蜡烛盘,右手不停地捻着套在脖子上又垂到腰间的佛珠。昏暗的烛光,跟着她那呼呼鼻子气,左右摇摆;她伸出右手掩住,烛光扭了几道劲后,又开始向上燃烧。
当家师的脸,象抹了几层菜籽油,凶光在脸上变化、移动。我猜想犯了什么戒规。小腿肚子先是一下一下抽动,接着很快摇晃起来。我支持不住,一心想走到当家师的跟前跪下,求求当家师宽恕一回。可我的脚底板,象胶在地上,一步也挪不动。
佛门一尘不染,你可知道?当家师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
知道,师傅教…教导过。
知道!那你身上有一股什么气味?!
我低下头,遍身找。我撩起衣角闻闻,没闻到什么,抬起头,说:
徒儿今天化斋走得不远,茶饭边就回来了。
佛门要心诚。当家师一巴掌打在我的脸上,气势汹汹地说:心诚才能修行;你是一心挂两头,用凡人的话说,心猿意马。
师傅。我摸摸火辣辣的脸,鼓起勇气说:师傅,一心挂两头是有,可我这心是诚的。
心无二用。手伸过来!
手?我不由自主地重复师傅说的话。
快!
我慌成一团,心里清楚。我艰难地爬到师傅跟前,抬起头;师傅扭过头,又捂住鼻子,半闭着眼,一副与我水火不容的神情。我慌得更厉害,不能瞒了,全抖出来,说:
师傅,你说的是对的。徒儿没法子,家里还有一个60多岁老娘,不,是婆婆,害了久病。徒儿化斋,讨了一条鯽鱼。徒儿怕人看见,坏了清音寺的名声,闭着眼睛,用小指头勾起放在布袋底下。这会放在竹林里,明儿一早送回去,孝顺她老人家。师傅,饶一回吧。
何止一回!污染佛门,往后,少去化斋。
这些年,徒儿化斋的,一份敬养你,一份徒儿舍不得吃,舍不得用,攒着孝敬婆婆。
我说你一心二用嘛。
是的,可这份心实在放不下。佛门不是以慈悲为本嘛!凡人也常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再过三五年,就能给我婆婆买到一副棺材,还有……
住口!越说越烦,来人,把那只手指断掉!
师傅,师傅,这手不能断,
阿弥陀佛!
师傅双手合掌,半闭着眼,嘴里听不清念叨什么;几个徒儿分两边站着,嘴唇也合着师傅拍子念叨。
枉杀生灵!佛门戒规!
师傅,徒儿宁愿修行不成,也不能断手;这手断了,我婆婆会饿死。师傅,你能看着一个人,活活饿死,忍心吗?观音老母忍心吗?慈悲为本,普渡众生,在哪?!
好!成全人,也是佛家之德,撵出去!
我被撵下山,又回到长荣家——一个又矮又小的披间,和长荣妈生活在一起。从那时起,我又在家束发修行。
冬去春来,一晃又是几年。
24年,眼睛望瞎了。长荣妈有气无力地说着。
长荣妈眼睛真的望瞎了,双眼深陷下去,眼珠子没有光亮,连转动也不行。她瘦脱了形,皮包骨头,象秋后的茄子,枯黄枯黄的。一天到晚蜷缩在躺椅里。
我双腿跪在地上,端着一碗溏心蛋,用汤匙切碎喂她吃。那张没有一点血丝的嘴,半张开。我好不容易喂上一口,又被她的舌头抵住,喂不进去。
长荣妈长年唉声叹气,没开过笑脸,眼水汪汪,老是朝大门外望着,一刻也离开。她听到有走路的咚咚脚步声,让我搀扶着她,看看是不是长荣回来了。看见是走路的,她失望痛苦,瘫倒在地,痴痴盯着那个人,半天回不过气来,自言自语地说:
好像长荣小时候走路的声音,脚后跟先落地,多远就听到“咚咚”声。哎!17岁去日本,嘴上还有奶香。24年了,40多岁的儿子,长成么样子,娘心里还没有数。娘身上一身肉想干了。长荣,我的心肝啦,你到底哪年回来?让娘看一眼,摸摸你,亲亲你……。24年,你晓得娘怎么过来的?!娘眼泪淌干了,眼望瞎了。回来吧,快点回来吧,娘只剩下一口气,也想见你一面。
老天爷呀!你长眼了吗?你长眼了怎么不看看我,看我头发都等白了,又等落了!
她抓住躺椅扶手,推开我,捶胸顿足,说:
坤芝,你数数,我头毛还有几根?
妈,白了,还有不少。
你骗我,你让我去死吧,我不吃了;我有口气,比没有口气难受;我……我心里象滚油烫的那么难受!
我是泥沙菩萨劝土地菩萨。这几天有点怪,看哪个都不顺眼。平时,我劝劝她,还能依着我。她老人家一次次失望,闷在心里24年的痛苦,打成一道道疙瘩。她将呆滞的目光,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移到我的脸上——这个唯一给她一点安慰、生存的儿媳,好象有许多话要说,又难以开口。
养儿防老嘛!她老人家70多岁了,能不急?哪天一闭眼,一伸腿,那几块老骨头该怎么放?有儿子在身边,会照她的想法,操办得件件满意。人老了都是一样。
我晓得长荣妈最担心的是什么。我把她的手搭在我的肩头,从躺椅里搀起,又搂住她的腰,走到披屋后。
我掀开被风雨淋旧了的破芦蓆,说:
妈,你把手给我。
我扶着她的手,从上摸到下,从前摸到后。她忽然挪掉我的手,双眼也忽然一亮,抑制不住自己,伏在上面,先是大笑;然后,两只手拼命地拍打,失声哭泣。
妈,这是给你办的;说早了,怕你多心;妈,可如你的意?我揭开寿材盖,一样一样地数着:蚕丝、老衣……,还有几百个铜钞。
妈,你看还有什么孩儿没有想到?
孩子,你到童家没过一天好日子,化了20几年斋,攒了这些。多难呀!我苦坏了你。我以为我是世上最苦的人,白活70多岁;死后这几根老骨头,不知道往哪撂,这下放心了,死能闭上眼。死后,你把我埋在长荣爸一块,活着做不成伴,死后也……
妈,孩儿想到了还请道士给你做法场、念经。
不,不,不能再花钱,我心满意足了。难呀!
我预备好了,化斋攒的钱够啦。
等长荣回来再按个碑,大大的高高的碑,和长荣爸合一块。

长荣妈,听说长荣还在。是隔壁邻居兴冲冲跑来说的,长荣当了大官,坤芝,你这算聁到了,享不尽的荣华富贵。
长荣妈不相信这些话了,她无力地摇摇头,苦涩地笑笑,说:儿子?!我有儿子?!没有,没有!
她想抬起手,怎么也抬不起。我托起她的手,顺着她的手势,慢慢移到我的头上,她说,有,有,有儿子,这是我的儿子。那个当大官的有么用,为他念书,娘吃了多少苦;指望书念好了,有米饭吃,苦日子熬到头;娘一生没享过他的一天福,苦一辈子。这个儿子好,陪他娘吃树皮,吃野菜……
当天下午,长荣妈就离开了我们。那是1948年古历11月。
人们传说长荣当上大官,拐弯抹角的亲戚都来了,忙这忙那。有的夸我,说我贤惠,有妇德。不夸还好,一夸就把我的火撩上来了。
我跪在长荣妈的身边,边哭边数落这些亲戚,说:来啦!长荣妈,你睁开眼看看,大屋里二叔叔的亲戚,何家圩的小姨子的姨子们,还有,大拐湖,还有……。都来啦,那些年怎么看不到?!
我说着说着,突然站起来,指着他们的鼻子,说:
我婆媳俩啃了几十年树皮、草根、野菜,那阵子你们上哪去了?我吃素、修行、当尼姑,你们耳朵都塞满了,听不见?我化斋几十年,舍不得吃 ,舍不得用,攒起养婆婆。这阵子你们耳朵变灵了,长荣当上大官,头削得比锥子还尖。走!统统给我走!童家没有你们这些亲戚。长荣4房共一子,多贵重!你们良心喂狗去了!走!走得越远越好!我是坐轿翻身,不服人来抬!走呀!
一个个象缩头乌龟;一个个变成哑巴。
火发得也太了,不发也不行。我想,我攒的钱够她老人家花的,也不求他们。有他们和没有他们一个样。既然来了,多少有些诚意。我是修行之人,慈善,宽容,与人为善。想想这些,心也就软下来。
关系远的亲戚,灰溜溜地走了;关系近的亲戚,一个个陪个不是,也觉得自己不对——这些年,门槛子也没踏过。
我把化几十年斋的钱,全用在婆婆的丧事上,不留一个钞。我觉得婆婆的命比我还苦,要留下半个钞,心里过意不去。我相信我有出头之日,象我妈说的:不看新娘上轿,就看老来风光。
我请来道士,念经念了三天三夜。红红火火,热热闹闹。方圆十里,大人小孩,都赶来看个究竟。人人都说,长荣妈这辈子没白活。
天,下着小雪。不一会,白了房屋,白了树梢,白了大路。
棺椁是用二丈长,一柞对心的杉木,雕刻成两条金灿灿的长龙,八个壮汉也戴着孝帽,抬着棺椁,沿着大街缓慢走着。那只昂首圪立在棺椁上丹顶鹤,跟着八个壮汉的脚步,一晃一晃地点着头。
我披麻戴孝,走在棺椁的前头。我拎着一面铜锣,走一步敲一下。我一个女人,尽着长荣应尽的孝心。
小镇上的人全涌到街道两边,流着泪,一言不发。有的看我走得好吃力,上来搀扶着我,相互说着:长荣妈这辈子没白活,这个媳妇真能干,做到男人都难做到的事。你要保重身体。
不到二里长的小镇,花了好长时间,棺椁才走出街口。一阵雪花,一阵冰雹,下过不停。大地被白雪盖得严严实实。天地有情,也为长荣妈送葬。
长荣妈吃了一辈子苦,要是能睁开眼,看看这种热火的场面:男男女女,老老少少,汇成送葬的人潮,前不见头,后不见尾,该多高兴!
墓穴挖好了。
几个壮汉抬起棺椁开始下葬。眼看棺椁就要到墓底,我的心也渐渐落到墓底,象被几尺厚的黄土压得喘不过气。这时,不知道哪来的那么大的劲,我连滚带爬,跳下墓穴,横身扒在棺椁上,握紧拳头使劲敲打,拼命呼叫:
不能上士,不能上土!
坤芝,你不能再伤心了,看你累成一小把了。
娘!你好忍心,撂下我一个人走了,往后我……
坤芝,你对得起她老人家,她会瞑目的。
不会的,她还没有见到长荣,不会瞑目,是我娘亲口说的。娘——,长荣会回来,会的,娘——
黄土渐渐增高,不一会,新坟就垒好了。我和娘这两条苦命,在一起栓了20多年,突然解开,永远合不到一起,我象挑着一头重一头轻的担子,前后打趔趄,晃荡不停。
这堆黄土无情地隔开我和她;我和她分别在永远走不到一起,喊不应的两个世界里。我的心紧缩起来。
大风吹得呼呼叫,雪花乱飞。
我成了雪人。
落在坟上的雪,渐渐高了,黄爽爽的土全盖起来了。我猛地冲上去,扑在坟墓上,哭着,哭着……
                                                〔全文完〕
                           2011·5·25·第5次修改铜陵·井湖都市家园
                                2018·3·13·第6次修改美国·亚特兰大
       作者小记: 中篇纪实小说《童长荣未婚妻的记忆》,如有啇业用途,请与作者钱奕东·何英联系。否则,当属侵权。见谅!
童长荣未婚妻的记忆〔中篇纪实文学〕共八章
       【原创】:钱奕东·何英
      第一章:在那日头起山的地方
      第二章:阴历七月初七
      第三章:先生,先生,我要吃奶
      第四章:掼不死的乌龟,扭不死的鱉
        第五章:人家糠箩往米箩跳,我米箩往糠萝跳
      第六章:不看新人上轿,就看老来风光
      第七章:妈妈,你想儿子,你就骂我吧
      第八章:坐轿子翻身,不服人来抬
    
童长荣烈士相关资料:
1:夏衍在人民日报发表的文章
        一位被遗忘了的先行者 ——怀念“左联”发起人之一童长荣同志
  
2:童长荣烈士照片童长荣烈士证书
3:童长荣烈士生平
4:童长荣烈士碑文
5:童长荣烈士陵园概况

                1:一位被遗忘了的先行者
在纪念“左联”成立五十周年的日子里,我常常想念起现在很少为人知道的童长荣同志。
童长荣同志是太阳社成员,“左联”发起人之一。
……
一九三九年在桂林的的时候,李克农同志告诉我长荣同志在东北遇难,但不清楚具体情况。
一九七七年,骆宾基同志一次与我闲谈,偶然提到长荣同志的名字,引起了我的注意。从他那里才知道,长荣同志到东北后,在“抗联”工作,抱病率领游击队跟日伪作战,歼灭了大量敌顽,在战地壮烈牺牲。据说,在“抗联”中对他最熟悉的是李延禄同志。……
我们素不相识。经医生介绍,我们在候诊室里作了一段谈话:
听说你在写东北“抗联”的回忆,写完了没有?
写了一部分,身体不好,还没有写完。
我早想向你打听一个朋友的事情,就是童长荣同志。他是你的部下吧?
不,不,他是我的领导。
我看了一些关于“抗联”的材料,也曾问过冯仲云同志,他们对童长荣同志的情况都不了解。
那是因为他到东北以后改了名字,我们都叫他‘老张’,代号是张麻子,知道他叫童长荣的很少。
据我的回忆,三0年三月二日‘左联’成立不久,他就到东北去了,你知道他什么时候到东北的?
长荣同志是一九三0年中共满州省委四月大破坏后不久,从上海到东北的。
他在东北担任过什么工作?
先在满州省委负责工人运动,‘九·一八’后,省委要他到南满组织游击队,这就是东北抗日联军的前身。他一直在“抗联”担任领导工作。
我想知道他在“抗联”做了一些具体情况。
他是一位很好的同志。虽然他是留学日本的知识分子,是作家,但是他没有架子,政策水平很高,同士兵和群众共甘苦。我记得清楚的有件事:“抗联”初期,我们做一些对日军的宣传工作,当时写在墙上的大标语有‘彻底歼灭法西斯日寇’这样的口号,长荣同志看了,同大家商量说,应该把法西斯政府与被迫出来打仗的日本士兵区分开来。于是,他亲自用日文写了许多颜色不同的小纸条,上面写着‘你记得离家的时候你母亲的眼泪?’‘你记得在车站和码头送别的时候你妻子的眼泪?’等等。长荣同志常说,一般的日本士兵多半是从农民、工人中征集来的,他们也是受害者,对他要攻心,谩骂没有用,反而会激起他们的反感。
……
我认识长荣同志,是在一九二五年。我们都参加了东京日本进步学生组织的社会科学研究会,偶然相识,以后就成了很要好的朋友。一九二七年五月我回到上海,他己经在上海党的某个区委机关工作了。他和蒋光慈、钱杏邨同志经常来往,因为他们都是安徽人。……他写过一些散文、短篇小说和诗,用笔名发表在太阳社的刋物上。我曾在蒋光慈那里,看到过他写的一部描写安徽农民生活的中篇小说的原稿。“左联”刚成立,他离开上海,接着光慈又病故,因此他这些手稿的下落就难以查考了。
李延禄同志告诉我,在他的回忆录里提到了长荣同志。关于长荣同志在东北的情况,他和骆宾基同志有过长谈,并希望骆也能写点纪念回忆他的文字。我想,这些被遗忘了的左翼文艺运动的先行者,是我们永远不该忘记的
2:童长荣烈士照片、证书

   证书:

       皖北人民行政公署革命牺牲烈士光荣纪念证(330号)
兹有童长荣同志係湖东县枞阳区第十街人,现年四四岁。自一九二六年参加人民解放事业在“东满特委会”任书记职,不幸于一九三四年东满游击英勇顽强壮烈牺牲。为纪念该烈士之捐躯为国,除其家属何佛清得按人民政府规定烈属优待条例予以优待外,并发给光荣纪念证,以资褒扬。
                                   此证
右给何佛清
                                          主任  黄 岩
                                                    一九五一年十一月十二日
(此证原是竖排版,因遗失未能拍照原文上传。这是作者1984年采访时记录的。黄岩是上世纪50、60年代安徽省省长。——作者注)
               3: 童长荣烈士生平
童长荣(1907—1934)字澜华,又名张长荣。安徽湖东县人(今安庆市
     枞阳县);
6岁入陶公祠堂读书;
1917年考入桐城县立第二高小(校址今枞阳县城白鹤峰);
1921年考入安徽省立第一师范学校(今安庆市);
1922年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
1924年公费到日本留学,入东京帝国大学预科第一高等学校;
1925年入东京帝国大学,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
1926年任中共东京特别支部领导工作,领导成立“社会科学研究会”
1928年5月,“济南惨案”发生后,领导留日中国学生和旅日华侨,进
    行大规模的反日爱国斗争,被日当局驱逐回国;
    回国后,在上海从事反帝爱国运动,组织“反帝大同盟”;
    曾任上海沪中区委宣传委员、区委书记等职;
    左翼作家联盟的发起人之一;  
1930年任中共河南省委书记;
1931年3月任中共大连市委书记;
1931年11月任东满特委书记,组建东满游击队——东北抗日联军的前
  身;  
1934年3月21日,在汪清与日侵略军遭遇,壮烈牺牲。时年27岁。
  
                   4:童长荣烈士碑文
童长荣生于1907年,安徽湖东县人。是我党在东满地区早期主要领导人之一。192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他先后担任中共旅日特支领导、上海沪中区委书记、河南省委书记、大连市委书记、东满特委书记等职。
1934年3月21日,他带领部分抗日战士由小汪清向十里坪转移,大庙沟村大北沟与日冠讨伐队遭遇,中弹负伤。与他同行的汪清县委妇女部长崔今淑搀扶其至安全地带途中,童长荣因伤势过重,壮烈牺牲。崔今淑也不幸中弹牺牲。为便于广大群众和青少年缅怀童长荣烈士丰功伟绩,传承抗战精神,将1985年县政府为其在庙沟村大北沟修建的坟墓,迁移至此。
                                  
                                     汪清县人民政府
                                      2010年10月1日
                5:童长荣烈士陵园概况
在中共汪清县委、县政府的正确领导下,在吉林省财政厅、汪清县财政局、交通局、县委党史研究室和东光镇党委等单位以及社会各界的关心、支持和恊助下,童长荣烈士陵园修建工程于2010年10月1日竣工。陵园位于汪复公路(汪清——复兴)45公里30米处左侧山清水秀的东光镇庙沟村大北沟入口处。
童长荣烈士陵园由汪清县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县关工委)负责总体设计和组织施工。从策划、设计和工程竣工,耗时半年时间,总投资21万元。陵园总面积270平方米,路宽3米,长27米,象征童长荣烈士在上世纪30年代把27岁的年轻生命,献给东满地区抗日斗争和民族独立的神圣事业。
童长荣烈士陵园,由6个部分组成。即:童长荣烈士衣冠冢、烈士墓碑、烈士塑像(待立)、烈士生平碑、崔今淑烈士纪念碑、汪清县重点文物保护碑。
童长荣烈士陵园己确定为中共延边州委组织部、州委宣传部、州委党校、州纪委等部门的党员教育基地和青干班学员培训基地。它己成为全州党员干部、青干班学员和广大青少年开展“重走抗战路,弘扬民族魂”活动的必经之路、必看的革命传统教育基地和红色旅游景点。
                 

分享:

阅读(392) 评论 (14)    收藏(2) 还没有被转载     喜欢

前一篇:童长荣未婚妻的记忆〔中篇纪实小说〕第七章·【作者】:钱奕东·何英

后一篇:《双飞蝶》大型新编历史剧·内容预览·【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献花
快速回复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安全校验: 答案:168 登录会员无需填写, 游客显示3组IP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