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47阅读
  • 2回复

三《此情绵绵1》:半夏独活(上)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老钱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如果您现在使用手机,请将这个2维码存入相册,再打开微信,扫一扫,点击相册。

长篇小说《松园旧事》连载
第三部《此情绵绵》

一 半夏独活 (上)

一九七二年二月,亦叶奉党支部江书记之命,到离着竹篮镇有差不多三十里地的中草药药材场去劳动。

亦叶起先以为那地方谁也不愿去,一定是深山老林,十分荒凉。想起邹婆婆临行前的警告,亦叶带足了所有自己可能用得上的药、注射器、针头、酒精、碘酒、棉签,还特地带上一张病情证明,证明自己是一个极严重的哮喘病患者。

到了药场之后,亦叶才完完全全放了心。没错,药材场离竹篮镇是有三十里,但离H县的县城却只有五里地。县医院无论是人员还是设备,都比竹篮医院强得多。既是竹篮医院都能把心跳、呼吸都没有的亦叶救活,到了县医院,亦叶发病时就是真想死,一时半会儿可能还真死不了!

药材场的领导姓于,场里没人叫他于场长,都管他叫于老头。于老头手下管的人最少的时候只有七个人那是场里的七名药工。而最多的时候却可达四十多人,那是县卫生局下属的各个医院,卫生院派来劳动的人全部到齐了的时候。亦叶到药场时差不多就是药场人员最少的时候。几个星期之后就要过年了,谁愿意在这个时候跑到药场来呢?

亦叶找于老头报到,于老头睁大眼,相当吃惊地看着亦叶!

亦叶以为于老头吃惊是出于误会,以为她年纪轻轻就当了阶级敌人!说了几句话之后,亦叶才发现,这个于老头脑子里根本没有绷紧阶级斗争这根弦。他居然若无其事地把竹篮医院以往派来劳动的那些阶级敌人们一口一声地称为老同志、老师傅。搞得亦叶一个劲地心惊肉跳,多亏没有别的什么人在场!直到跟着于老头走到宿舍边上,亦叶才明白于老头为什么吃惊。原来这个药场除了那几个正经药工的家属之外,根本没有女的!各个医院派来劳动的人,包括竹篮医院以往派来的阶级敌人,也都是清一色的男同胞。也因此,药场中根本就没有女生宿舍。多亏男生宿舍边上有一间放着乒乓球台的文娱室,里面正好闲着一张床。于老头便临时将那间房定为亦叶专用的女生宿舍

放下东西。亦叶老老实实地跟在于老头身后准备上班。于老头却什么活儿也没分给亦叶。亦叶只好自己在药场四下转了转。药场里种药材的地不少,有四、五十亩。可能是冬天的缘故,地里并没有多少人干活。亦叶带了各种各样的中草药书和手册,但在地里转了转,却发现根本无法判定种的何种药。晚上吃过饭,于老头专门来看了亦叶一下。嘱咐她睡觉之前关好门、关好窗。药场从来没来过女的,还这么年轻,出点儿阶级斗争新动向之类的事可不是闹着玩的!亦叶问于老头明天上班干什么活,于老头想了半天,才让亦叶上仓库看看,看有没有她干得动的活。

第二天到仓库一看,药材还真不少。只是亦叶不认识,就是拿着书本对照着,也还是不认识。还好,仓库的那位陆师傅挺爱说话的,亦叶很快就和他混熟了。

陆师傅!这是一味什么药?

亦叶拿着小本,决定先挨个把药名记下来,晚上回寝室再查书和手册。

不料陆师傅笑着,还不直截了当说。

“……你看它像个什么?

亦叶把从麻袋里掏出的那味中药拿了几个放在手心里仔细地看着。“……这药像什么我还真说不上来。要是……这么站着,倒有几分像……一只小船……”

太对啦!这药细看就是一叶扁舟……”

它是……主治什么病的?

你都看出它像什么了,还猜不出它是治什么病的?

药的外形和它的药理作用之间……还有什么关系吗?

亦叶困惑地看着陆师傅。

当然!陆师傅肯定地点了点头,却同时又对亦叶狡黠地笑了笑。“……既是一叶扁舟,便能载药上行。既是载药上行……当然能通宣解表。这是著名的银翘散里的君药之一,连翘!

就是银翘解毒片里面那个连翘吗?

对!银翘解毒片是按银翘散的方剂制成的成药。

黑呼呼的那种银翘解毒片,是亦叶从童年时代起就常服的中药。看着连翘,亦叶油然而生一种亲切之感。不过中药从外形来推断其药理作用的这种牵强附会的方式,还是让亦叶忍不住地觉得荒谬。

“……陆师傅!您说连翘像一叶扁舟就能载药上行,就能通宣解表。那……核桃仁看上去挺像人的大脑半叶,吃了就真能补脑?

哎呀!你……可真是冰雪聪明呀!核桃仁就是补中益气,健脑的。……照这样举一反三,触类旁通,没几天你就能无师自通啊!

亦叶顺口说出核桃仁,本是想温和地反驳一下陆师傅根据连翘外形像船就断定它能载药上行的荒谬。没想到歪打正着,竟得到陆师傅的表扬。亦叶目瞪口呆地看着陆师傅,半天想不出一句合适的,谦虚谨慎、戒骄戒躁的话来……

跟着陆师傅在仓库里转了一圈,亦叶的小本上记得密密麻麻的。她心中高兴极了,照这样下去,能学不少呆在竹篮镇肯定学不到的知识。

陆师傅!您……刚才说,连翘在银翘散里……是君药。君药……是什么意思?

“……每味药都有自己不同的药性。组合在一起叫方剂。每味药在方剂里的……地位不一样,和咱们人一样。上至国家,下至一个药场,人和人的地位不一样。像咱们国家,最上头有……伟大领袖毛主席,他老人家边上有周总理。下边有省革委会,县革委会。咱们药场上面有于老头,下面是我们几个药工,再下边是你们这些来劳动的……。药在方剂中也一样,也得有个上下级关系,叫做君、臣、使、佐。这君药嘛,是方剂里最最重要的,相当于……咱们伟大领袖毛主席……”

亦叶害怕了。这样随随便便地打比方,把毛主席他老人家……比作中草药。换句话说,比作一堆干枯的植物,要上纲上线……那还了得!她赶紧大声咳嗽了几下,四下看了看。还好,听陆师傅这堂课的只有亦叶这一个学生。

……小小年纪就这样咳嗽,这是……肺有虚火呀!

是的!是的!陆师傅!亦叶忙不迭地点头,……有严重的哮喘病……”

那太好了!我今日个就给你讲讲麻黄汤吧!……麻黄汤是中药中最古老的方剂之一,两千多年前的汉代就有了。到现在为止还一直是治疗太阳受邪,伤寒证的主方……

太阳受邪?亦叶又忍不住地心惊肉跳了。谁都知道,太阳就是……伟大领袖毛主席吗。毛主席……受邪?

陆师傅浑然不觉地讲着,完全没注意到亦叶的紧张。

“……麻黄汤的配方简单极了。一共四味药,正好君、臣、使、佐各一味。麻黄三两,去节;桂皮二两,去皮;杏仁七十枚,去皮尖;甘草一两,蜜炙……”

蜜炙?

中药的炮制分水制和火制。炙是火制的一种。除了蜜炙之外,还有酒炙、醋炙、姜炙、盐水炙。蜜炙是在文火上加蜜拌原药。

炙过的药,药理作用……会变吗?

就甘草而言,没大变,只是增强了补中益气的作用。这几味药,我下面还要一味一味地给你讲。陆师傅在这个小药场工作了半辈子,还从来没有人向他请教过什么,且不说亦叶还虔诚地拿着小本在一旁记。冬天药场里本来就没什么事,能有个人说话就不错了。陆师傅的心情好极了。“……先说着方剂的制法吧!先取麻黄,加水九升,煮至七升,去除上沫,再纳诸药。煮至四升,去滓,温服八合……”

我的天!亦叶忍不住叫了起来。“……中药煮起来这么麻烦,我要是发哮喘,等到这麻黄汤煎好,肯定早……死了……”

你小小年纪,何故……轻言死?陆师傅不高兴地摇了摇头。“……中医和西医可不一样。咱们中医讲的是治病,可不是救命!

可是……,治病的最终目的不就是……为了救命吗?

亦叶越来越相信父亲说过的话,中医根本不是一门自然科学,至多只算一种哲学了!

你说的……也不为错。但是治病是实事,是谋事在人。救命就是虚事了,只能成事在天!

啊!多亏……我没生在治病而不救命的中医家里!亦叶不再说话,只在心中为自己暗暗庆幸。

“……好了,闲话少说,咱们……还是来看看着麻黄汤里的四味药吧!麻黄是多年小灌木状草本植物麻黄的草质茎。主要产地在北方。河北、内蒙、山西都出。麻黄性味辛,微苦,温,归肺,膀胱经。主要功能为发汗解表,宣肺平喘,利水消肿。麻黄汤的功效就是以麻黄的功效定的。没有麻黄就没有麻黄汤。从麻黄汤这名字,你就应该知道,陆师傅用手一指。亦叶这才发现,灰蒙蒙的仓库里居然还贴着一张毛主席的宝像。这麻黄呀,在麻黄汤中就像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一样,是君药……”

啊!又来了!伟大领袖毛主席刚才是金银花和连翘,现在又变成了麻黄!亦叶克制了自己半天,才算没有大声咳嗽。

“……这方剂中的第二味药是桂枝。桂枝是木本常青乔木肉桂的枝条。肉桂生于南方。广西、广东、云南、贵州都有。桂枝性味辛,甘,温,归心,肺,膀胱经……。一个国家呀,光有了皇帝还不够。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宾,莫非王臣。有了君,就得有臣。在方剂里也一样。有了君药还得有臣药。这桂枝在麻黄汤里就是臣药。它除了发汗,解表之外,还祛风湿,通心脾之阳,温通血脉。它鼎力相助麻黄,温经和营,解肌散寒。就像……,就像咱们国家的副统帅……”

啊!九·一三一晃过了四个多月,陆师傅居然随随便便提副统帅这几个让人惊心动魄的汉字!亦叶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

啊!我是说,就像……咱们国家的……周总理……终于,陆师傅自己发觉不妥,改口了。

亦叶这才松了一口气,呼吸慢慢平稳。

“……说桂枝是副统帅不确切,因为副统帅……总还想着……接班。而桂枝在麻黄汤中,却是不能称君,只能做臣的。它要想称君……只能另组桂枝汤……”

什么?另组……桂枝汤?我的天!那不是篡党夺权又是什么?亦叶的脸都白了。

您接着讲……杏仁吧!亦叶不由分说地打断陆师傅。她实在害怕伟大领袖,副统帅,称君,做臣,另组,这些万分危险的话题。

那咱们就接着来看杏仁。杏仁是木本落叶乔木山杏,辽杏的成熟种子。主要产在东北、内蒙。性味苦,微温,有小毒,归肺,大肠经。功效为止咳平喘,润肠通便。它既能上散肺气,助麻黄,桂枝解表散风,又能下降肺气,助麻黄平喘,所以在麻黄汤中是佐药。就像……,就像……,就像三国时候,刘备身边的军师诸葛亮……”

亦叶轻轻地吐了一口气。陆师傅总算想起了古人!

“……最后,咱们再来看看使药。一个国家这么大。就拿咱们中国来说吧!解放前是四万万同胞,解放后是……六亿人民。光有一个皇帝,就算他有忠臣良将,有辅佐的军师,也还不够。还得有大批调和上下,疏通四方的人材。这种调和、疏通,使诸药相得益彰的药,在方剂中称为使药。中药讲究归经,也就是说,每味药按其功能要归于十二经脉。这十二经脉行于内与脏相连者属阴;行于外与腑相连者为阳。在一般的方剂中,使药多达三味以上。而在麻黄汤中,使药只有炙甘草一味。这原因是,方剂中的使药皆用于引经之故。而在麻黄汤中,麻黄几乎独循肺经,是肺经专药。而桂枝,杏仁二者亦归肺经。如此只用一味炙甘草为使,足矣。……甘草是多年生草本植物甘草的根及根茎。和杏仁一样,甘草也产于北方。性味甘、平,归心、肺、脾、胃经。它既能润肺止咳、清热解毒,又能补脾、益气,缓急止痛,天生就是一位调和诸药的尽职良使……”

陆师傅给亦叶讲完了麻黄汤,兴犹未尽。又信手配了麻黄汤,还找了一个大瓦罐上厨房教亦叶熬中药。当天晚上,亦叶便按陆师傅的医嘱,开始在睡前温服六合起来。

只过了短短两个星期,亦叶和陆师傅成了好朋友。

陆师傅不仅熟识中草药,还有极好的口才,能把枯燥。单调的中草药,讲得生动有趣,栩栩如生。白天,天气好,风不大的时候,陆师傅带着亦叶上外面转。冬天,这个药材场并没有什么种植和采集的任务。陆师傅和另一个来劳动的人在仓库里整理、炮制的,都是从外地买来的中药。亦叶起初一直没明白,为什么酱油汁要在寒冬腊月里慌慌张张地派一个人来药场。有一天中午和于老头一起吃饭,于老头告诉亦叶,县革委会卫生局点名批评了竹篮医院。因为竹篮医院每次派人来都拖拖拉拉,最后好容易来了还不是中医科和中药房的职工。亦叶不禁有几分同情酱油汁了。在竹篮医院这种地方当领导,要说起来还真不容易。真要是领导革命群众倒好办,党叫干啥就得干啥。如果不听党的话,换句话说,不听酱油汁的话,就随时有可能沦为阶级敌人!不幸的是,酱油汁治下的臣民却有一多半已经是阶级敌人了。已经沦落为阶级敌人的这帮人,谁也不怕!那才真是一点辙都没有!他们和马克思笔下的无产者一样无私,无畏,反正失去的只可能是锁链!大不了再回石山农场,去二进宫

每次听完陆师傅的,亦叶总要回寝室细细地察看一下书,作一番详尽的笔记。比如那酷似一叶扁舟的连翘,本是木樨科落叶灌木植物连翘的果实。E省和 E省北部的邻省都产。用西医的研究方法已经证明,连翘确为一抗菌药物,对葡萄球菌、大肠杆菌、白喉杆菌、伤寒杆菌、霍乱弧菌,都有抑菌和杀菌的作用……。现在,漫步在田间地头,亦叶对那些枯枝残叶不再陌生了。

第一天转的那几陇地,亦叶知道,种的是川芎。那是一味著名的活血祛淤的药,属于植物学中的伞形科,是多年生草本植物,药用其根茎。用西医的方法已经证明,川芎中含挥发油和油状生物碱。能镇静、止痛、扩张血管、兴奋呼吸中枢……。和川芎隔树相望的那片地,种的是半夏。半夏是天南星科多年生草本植物,药用其块茎。是一味祛寒邪,温化湿痰的良药。亦叶读着书,有几分怀疑这之误。半夏既是祛寒化湿,依天地四时之变,应伴夏气而行,故名伴夏才对!按陆师傅的讲解,秋冬之际的哮喘,多是肺有寒邪痰祟。半夏去湿,属亦叶可用之药。只是亦叶带来的那本医用植物学上说半夏含天冬氨酸,多种生物碱,胆碱等抑制中枢神经的物质,亦叶便未敢贸然而用……。与川芎相邻的另一片地种的是一味祛风化湿的药。为伞形科多年生草本植物,药用其根。植物学学名叫毛当归,在中草药材中却有一个让人为之动容的名字,独活!

没事的时候,亦叶常到那块种独活的地上张望。想着自己的身体,想着这让人耳目为之一新,精神为之一振的名字!什么叫独活?独活是一个过程,一种经历,是九死一生的漫漫征途,是最终凭借自己超凡的毅力来直面人生的勇敢和坚韧!

啊!独活!独活!独自活着!

除了种植的药材之外,药场中还有许多采集而来的草药。

一味和连翘一样有发汗解表的草药,貌不惊人,却有一个催人泪下的名字,叫六月雪!亦叶简直不忍触摸。那是关汉卿笔下,冤魂不散的窦娥,轮回转世后宁做草药不愿做人吗?另一味清热解毒的草药,从根茎到叶,几乎比亦叶还高。不仅外形放荡不羁,命起名来也一点不谦虚谨慎,居然叫十大功劳!更有一株通肠润便的豆科草药,竟有一个和它的药理作用毫不相关的,颇具诗情画意的名字,叫望江南!当然也有从外形上就入木三分,让人过目不忘的草药。比如驱小儿蛔虫用的金线吊白米,那叶确如线,小小的块茎也确如白米。还有止痢,止泻的海蚌含珠,真是名如其形!

到了这药场之后,亦叶才明白,几年前下乡时,农民们说的,逢草就是药,还真非虚言!只可惜亦叶到药场的季节是冬季。万物凋零,肃杀。看不到这药场万紫千红,绚丽多姿的另一面。陆师傅告诉亦叶,夏季收紫苏,采益母草;秋季在林中找黄精,都有着壮观、浩荡的场景……

腊月二十七,于老头宣布放假。其他来劳动的人都回家了。亦叶问于老头,她留在场里过年,不走,行不行。于老头一听简直喜出望外!药场的七名职工,包括于老头和陆师傅,都不是药场跟前这几个村子里的人。他们正为春节期间值班的事犯愁。如果亦叶根本不打算回去,于老头和陆师傅就可以放心地回家,过了十五再来!

亦叶一听自己一个人留在场里竟要值班,又不免有几分嘀咕。

于场长,我一个人在场里值班,县医院碰到什么特殊病人,要配药,送药什么的,怎么办?

哈!于老头笑了。你放心吧!没人那么抬举咱们!大过年的,谁会来找咱们配药?

“……既是没人要中药,您……干吗派人……值班呀?

“……其实,确实没什么必要值班。就是上面问起来,防着阶级敌人……放火,帝修反偷药,或者别的新动向什么的,好说一点……”

以往……您说的帝修反……,到咱们场来过吗?我是说,过年的时候?

没有!从来没有!托毛主席他老人家的福,岁岁平安!

于老头这一说,亦叶完全、彻底地放心了!阶级敌人来放火,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要是真对社会主义有什么深仇大恨,何必不去县革委会的办公楼放火呢?至于偷药,照陆师傅的话说,真是农民病了,没钱抓药,来偷一点儿。就是毛主席他老人家值班恐怕也会让偷的!何况,亦叶知道得很清楚,药场里既没有犀牛黄、羚羊角;也没有鹿茸、人参。偷一点普普通通的草药,不会给革命真带来什么损失。

腊月二十七的晚上,亦叶穿着厚厚的棉衣,坐在乒乓球台边。首先走入视野的,是李洁借给她的那本《白朗宁夫人抒情十四行诗集》和李洁的那封信!

离开竹篮镇前,在给方小慧写信的那个不眠之夜,亦叶过高地估计了自己理智的力量。她在给方小慧的信中夸下海口,说她写完了给方小慧的信之后将给李洁回信。而事实上,在写完给方小慧的信之后,亦叶已经彻底地精疲力竭了,从肉体到精神。当她裁好另一张纸,端端正正地写上李师傅三个字之后,便忍不住在心中责骂起自己的卑鄙来!……这半年,在李洁离开W市的这段漫长的时光中,在你放纵情感,迷途不知返的时候,你何曾想到过这位真挚地关心、爱护过你的李师傅。而到了现在,怀着这样绝望的,几乎是被弃的心情,再来给李洁回信。那是对李洁那一片真情实意的亵渎,也是一种欲盖弥彰的虚伪。你以为那样……,你就能忘掉方小慧吗?

亦叶终于没给李洁写成信。但是她把李洁借给她的书,李洁的信,和从美美那里抄来的李洁的地址一起,随身带到了药场。

现在,在奇花异草的中草药园地里,在大自然的怀抱中疗养了十多天,亦叶觉得自己纯净了许多,轻松了许多,也平静了许多!亥生哥说得好,生活的画面广阔得像一望无边的大海。爱情……说到底只是其中的一朵浪花。虽然绚丽多姿,虽然引人入胜,但仍然不过是一朵浪花,远不是全部景致!有这朵美丽的浪花伴随,这一路航行,自然是风光无限。即使没有这朵美丽的浪花,你不一样也得飞流直下,轻舟破浪,直抵彼岸吗?一株植物尚且有勇气独活,你有幸是人类中的一员,有什么值得悲伤,值得畏惧,而竟不能自拔的呢?至于给李师傅回信,那完全用不着犹抱琵琶半遮面。你和小慧哥的感情纠葛,他一本全知!几年以前他不是说过吗,有什么事,打个电话,写个纸条,只当……你在这个世界上……多了一个哥哥!

啊!李师傅!您……可真是桃李芬芳,纯洁无瑕,人如其名啊!

怀着这样深深的感慨,亦叶终于提起了笔。

李师傅,

想想我……还真是对不起您!一晃,您都走了半年多了。您借给我的《白朗宁夫人十四行诗集》和您的信,我早就从美美那儿拿到了,却一直没有给您回信。您一定生我的气了吧。

您的伤还没完全好就走了。在兄弟厂培训新工人或搞装配,比在自己厂还是累得多。您千万不要勉强自己干那些您的体力还没法干的重活,千万别真以为自己有什么钢筋铁骨。您所有的和别人有的一样,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肉体凡身而已。还需要什么药,可以告诉美美,让她告诉我,我直接寄给您。

谢谢您对我身体的关心!对我自己的身体,我有时确实会……忍不住地——如您所说,自卑、绝望。健康这东西,失去了之后,才会觉得它宝贵。身临其境,还拥有它的人,大抵都浑然不觉!而健康这东西一旦失去,在很多情况下又是人通过自己的聪明,才智,勤奋,努力,很难重新获取的。童年的时候,我的身体比现在还差。晚上不能平卧。父亲常常不得不整夜整夜地陪着我。白天,父母要上班,哥哥姐姐要上学,只要姥姥能陪着我说话。有一次,我愤愤不平地问姥姥,为什么别人都挺好,我却要生病?姥姥想不出更好的话来安慰我,就说,我们家人生活得太幸福、太美满、太顺当,引起了老天爷的妒嫉。老天爷不能容忍人间的事物过于完美,一定要让我们这个家受一下磨难,留一点缺憾,就……决定让你不健康。姥姥看我不高兴,立即警告我,在心中一定不能私下怨恨老天爷,还要……感谢他老人家的慈悲。因为得这个哮喘病,总比得更坏的病要好得多。且不说这世上还有那么多缺胳膊、少腿的!

小的时候,我觉得姥姥说得挺荒谬。长大之后我慢慢醒悟了,姥姥说得其实很有道理。人的一辈子,有许许多多的事是人自己无法预料,无法选择,也无法回避的。那是命运强加给你的,你只能正视它!

因为这个哮喘病,我体验了比健康人多得多的父母亲人的爱,朋友的关怀和温情。比如您吧,那天若不是想到我的身体,您是不会给我写那封夹在诗集中的信的。您的信温暖着我的心,使我在这空旷无人的药材场里独自过年而不觉得孤寂。因为这个哮喘病,我还比健康的人更知足,虽然有时也会控制不住自己,想入非非,像您曾说过的,偏要去想自己明明配不上的人。但是在大多数情况下,我能命令自己,在那些徒劳而悲伤的想入非非之后,下意识地使自己的心,趋向理智,归于平静!

谢谢您借给我的诗集。我会好好地爱惜、保存的。我早已把诗集读完了,从诗人的小传、诗集本身、一直到译者的后记。您一回W市,我就可以把诗集还给您。

不过,您说外国人的诗比中国人写得直率,抒情的时候赤裸裸的。这一点我倒不完全同意。中国人的诗,得看是什么时候的中国人。我爸以前藏有不少中国古代的诗词歌赋。因为属于封资修,其中大部分在扫四旧的时候烧了。我从其中幸存的一本《回肠荡气曲》中随便选一首开篇曲抄给您,供您批判!在中国古典文学中,这首曲绝算不了是上乘之作。但您至少能知道,咱们中国人写起抒情诗来,在直率方面原本是不逊于外国人的。

水仙子

(元)徐再思

平生不会相思,才会相思,便害相思。

身似浮云,心如飞絮,气若游丝。

空一缕余香在此,盼千金游子何之。

征候来时,正是何时,灯半昏时,月半明时。

您看,这位咱们中国的诗人,难道不比外国人更直率吗?

当然,今天,您已经读不到这类诗了,因为我们所处的这个时代不需要这类诗,需要的是您不怎么喜欢的标语口号式的诗。下面这首诗是您走后有一天,我偶然在报上读到的。不知道在标语口号式的诗中是否还能算上佳作?

当代的列宁——毛泽东万岁!

莫斯科一酒吧间招待,在街头看见中国留学生胸前佩戴着金光闪闪的毛主席像章,她跑上前,轻声说道:

您胸前像章闪着红太阳的光辉,

中国同志,请给我一枚。

列宁陵墓前的无数花环,

已经积成高高的山堆。

天空中飘洒下来的不是雨呀!

那是布尔什维克的眼泪。

您胸前像章闪着红太阳的光辉,

中国同志,请给我一枚。

我每天送走多少涂满口红的小姐,

我每天送走多少沾满铜臭的市侩。

为什么千万赤卫队员的鲜血,

都流进了他们殷红的酒杯。

您胸前像章闪着红太阳的光辉,

中国同志,请给我一枚。

十月广场又飞舞起油印传单,

莫斯科已诞生了第一支游击队。

我看到了向新沙皇宣战的檄文,

我看到了列宁铸造的镰刀和铁锤。

您胸前像章闪着红太阳的光辉,

中国同志,请给我一枚。

井冈山的星火已将东方映红,

火种还要带给欧罗巴和全人类。

怀念列宁,斯大林的苏维埃人,

正倾听来自北京的惊雷!

您胸前像章闪着红太阳的光辉,

中国同志,请给我一枚。

灾难深重的俄罗斯啊!

盼望第二次十月革命已经望穿秋水。

请让我在你面前轻轻地喊一声:

当代的列宁——毛泽东万岁![1]

好了,李师傅!我给您啰里啰嗦地聊了半天诗,您一定看得不耐烦了。现在得言归正传。您收到我这封信之后,必须立即做下列两件事,再忙,再累,您也得抽时间做:

第一,请您立即给您的爷爷写一封信,报一个平安。

爷爷十分爱您,对您的感情,甚至超过对您的父亲和小叔。假如您连这一点都需要外人的提醒,那您就真有点,请恕我直言,不知好歹了!我完全无法明白,为什么您到兄弟厂去了半年之久,竟然会不给家人写一封信。您负伤的那几天,爷爷恨不得把自己身上的肉剜下来补在您的身上,那是我亲眼所见(说句有几分反动的实话,我很怀疑,一个连这样的亲情都不珍惜,都能冷漠处之的人,会真心奋不顾身,舍己救人;会像报纸上宣传的那样,去热爱祖国,热爱人民,热爱革命事业。总之,热爱那些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至于您愿不愿意和您的那个哥哥和好,那就随您的便了。我对您的那个极其缺少风度的哥哥,没留下什么好印象!那天他竟在您的家门口,莫名其妙地训了我这客人一顿。这事我没忘。将来有机会,我会报复他的。他的弟弟跟别人好或不好,关他何事?真是天下本无事,庸人自扰之,不折不扣的狗咬耗子!

第二,请您立即给您的父亲写一封信,让他不要以兄长的身份,干涉您的小叔的恋爱和婚姻。

文化革命虽然已进入了第六个年头,可是毛主席他老人家并未发表过任何最高指示,说是当哥哥的,可以随意干涉弟弟在恋爱和婚姻方面的选择。一个人对另一个人可能会有恩惠,比如您的父亲对您的小叔。但这绝不意味着您的父亲因此就有为您小叔选择配偶的权利!您的小叔肢体不健全,但心灵和情感却完全是健全的,甚至比您的父亲自己更健全。您的父亲在失去您的母亲的时候,不过二十多岁。他含辛茹苦地把您和您的哥哥养大成人,一直到今天都过着苦日子(我说的这种苦,并不是经济上的苦)。 而您的父亲原本是没有必要受这种苦的。他为了他自己头上的那几顶桂冠,老工人、老党员、老模范、烈属,宁肯牺牲生活上的幸福。他自然可以强迫他自己去走他自己选择的生活道路。但却没有资格强迫自己的弟弟,去仿效他那并不良好的榜样(顺便说一声,您的父亲干涉您小叔的私事,和您的哥哥干涉您一样。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子。做起事来,如出一辙)。

我的这第二点要求,假如您不满足,换句话说,您不愿意给您的父亲写这类信,我就自己给他写。我即使算不上是您父亲的朋友,至少也是同志吧(两个月前,我已经满了十八周岁,是成年人了)。如果您的父亲仍不悔改的话,我将直接到9876厂的厂革委会去反映这一情况。我这可不是威胁您,只是通知您我的计划!

好啦,李师傅!今天是腊月二十七,我给您拜个早年吧!冬天已经来了,春天就不会太远。您在异乡过一个春节,然后再过一个,就差不多快回来了!亲人朋友之间,没有分别时的悲伤,也就没有重逢时的喜悦,这也算是辩证法吧。但是我这封信,您恐怕是要到正月十五以后才能收到了。

祝您在兄弟厂一切都好!

亦叶

一九七二年二月十二日

。(未完待续)

老钱:小说连载《松园旧事》的开场白   (12/5/18,3443)

第一卷《三柳湖畔》 简介   (12/5/18,917)

第二《竹篮之恋》简介(12/5/18,801)

第三《此情绵绵》简介    (12/5/18,2517)

。上一节:歧路鸳鸯 (下)- 第二部《竹篮之恋》连载之二十六   (12/5/18,2227)

。下一节:《松园旧事三》/《此情绵绵1》:半夏独活(下)  (12/5/18,2)

.

.老钱:《松园旧事》- 中国二十世纪的《清明上河图》 (12/5/18,52/18328)

老钱涂鸦集1(从8/17以后的涂鸦)(12/5/18, 418)  

老钱涂鸦集     (8/17以前的涂鸦)(12/5/18,5478)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献花
离线金牌接送

只看该作者 2楼  发表于: 昨天 14:53
  

只看该作者 1楼  发表于: 前天 10:31
快速回复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安全校验: 答案:168 登录会员无需填写, 游客显示3组IP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