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177阅读
  • 2回复

三《此情绵绵2》:小草大树(上)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老钱
 

只看楼主 正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8-12-22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如果您现在使用手机,请将这个2维码存入相册,再打开微信,扫一扫,点击相册。

《松园旧事》第三部《此情绵绵》连载之二
二 小草大树 (上)

      

脱了衣服、裤子。快上床躺着,小慧哥!你们来的时候,我刚起床,被子还是暖和的。

亦叶把方小慧的被子、书包,放在乒乓球台上,把肖婆婆的那盒菜放在门外,命令方小慧马上上床。

方小慧没有再说话。他知道他一开口,亦叶就会上来蒙住他的嘴。方小慧默默地脱去外衣、外裤,老老实实地钻进亦叶的被子。如亦叶所说,被子真的还是暖和的。钻进亦叶温暖的被子,躺在遗留着亦叶气息的枕头上,方小慧心潮起伏,鼻子一阵阵发酸。他紧咬着牙,把被子拽上来,蒙住自己的头。

不料亦叶搬过一张椅子,坐到方小慧的床边,把被子朝下拽,拉到方小慧的下巴颏下。药场的这张床宽,比亦叶在竹篮医院小屋里的那张上下铺差不多宽一倍。亦叶睡上铺睡习惯了,老是把被子紧贴着墙。方小慧钻进被子没动,等于是贴着墙躺着。亦叶只能把方小慧的身子往外拽。

小慧哥!你……往外睡睡!

亦叶的声音轻轻的,柔和极了,像她的被子一样温暖。方小慧只觉得自己正在一点点地被融化。

“……你到药场来病了,我可真是没辙。这儿……连体温计,血压计都找不着。我……只能给你摸摸脉,再给你配点中药……”

亦叶刚把手伸进被子,方小慧就把亦叶的两只手握住,紧紧地贴在自己的胸口上。亦叶知道自己的手一定是冰凉、冰凉的。她想挣脱,无奈方小慧的手太有力了。

小慧哥!亦叶把嘴凑近方小慧的耳边。我的手……凉。当心凉着你,又胃疼!

方小慧睁开眼,眼神不像刚才在门口那般疲惫。

“……手凉我不怕,叶妹!我怕的是,你的……心凉……”

嘘!亦叶用嘴吹了一下。因为两手都被方小慧握住了,她只能侧过头,把自己的脸压在方小慧的嘴上,以制止他再次开口说话。

方小慧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他松开亦叶的手,却伸出双手紧紧地搂住亦叶的身体,亦叶整个地倒在方小慧的身上。亦叶挣扎着,但是一点用也没有。

小慧哥!别……这么搂着我。你的胳膊在被子外面挺冷的。……这屋我还没生火。……再说这么压着,你也怪难受的……”

方小慧没法回答,亦叶的脸堵着他的嘴。他只能轻轻地动着头,来回亲着亦叶的脸……

亦叶终于想出了一个好法子。她的两只手正好滑在方小慧身子的两边,可以……咯吱小慧哥,小慧哥最怕痒了!果然,方小慧笑了,松开胳膊,亦叶坐了起来。方小慧重新把亦叶的手握在自己的掌心暖着,几分钟之后,亦叶的手和方小慧的一样暖和了。

亦叶把方小慧左边的那只胳膊放在被子外面,用自己的右手按在方小慧腕关节处。以食指按寸部,中指触关部,无名指压尺部,反反复复地感觉着。

很快,方小慧看出了亦叶的失望和气恼。很显然,她什么脉象也没感觉出来。

……上中医课的时候,老师不厌其烦地讲述。病人的脉象因病邪侵入的虚实表里不同,而有浮脉、沉脉、迟脉、数脉、虚脉、实脉之分。老师还讲,有经验的老中医甚至能通过摸脉诊断女子是否怀孕,甚至断定其胎儿性别!亦叶下过功夫看书,知道望问闻切是辩证施治的基础。但现在,在方小慧的手腕处触摸良久,她却什么也没发现。通过摸脉而下诊断……,简直有几分像神话。亦叶叹了一口气,方小慧欣赏着亦叶认真的神情,笑了。亦叶却皱着眉,数了数方小慧的脉搏。方小慧的脉搏平时很少超过六十次,现在却有八十二次。这至少说明,他是在发烧!

小慧哥!我……这一段在学中医中药,今天正好在你身上实习一下。下面我开始问诊,你不准说话,只能点头或者摇头,明白了吗?

方小慧点了点头。

亦叶打开书。书上说,对男性患者一共有六问。第一问是问寒热。

小慧哥!你觉得冷吗?

方小慧摇了摇头。

热吗?

方小慧笑了。亦叶却十分认真。

小慧哥!你真的病了,没什么好笑的。我刚才说了,我问你,你只能点头或者摇头回答。我没让你笑。

方小慧只得收起笑容,老老实实地摇了摇头。亦叶按照中医学上的要求在小本上记下,不恶寒,无潮热。第二问是问汗。

小慧哥!你……出汗吗?

方小慧点了点头,亦叶记下,多汗。

白天出汗吗?

方小慧又点了点头。

呆着不动出汗吗?

方小慧又想笑了,但看到亦叶认真的神情,赶紧又摇了摇头。

晚上……出汗吗?

方小慧又摇了摇头。行了,亦叶记下,无自汗,无盗汗。第三问是问疼痛。亦叶用手摸了摸方小慧的头。

头疼吗?

方小慧摇了摇头。

嗓子疼吗?

方小慧摇了摇头。

胸口疼吗?

方小慧摇了摇头。

胃疼吗?

方小慧想了想,还是摇了摇头。

腿、腰、胳膊、肩,疼吗?

方小慧轻轻地动了动身子,终于点了一下头。腰、腿、肩、胳膊疼,那很显然是累的。小慧哥是个上了台就不要命的人。好了,第四问是问饮食,口味。

吃饭……吃得下吗?

方小慧摇了摇头。

经常觉得……饿吗

方小慧又摇了摇头。

觉得腹中饱满,不想进食吗?

这次方小慧点了点头,总算找到一点症状。亦叶记下,纳呆,湿邪困脾,胃有虚火。

你觉得嘴里……有苦味吗?

方小慧摇了摇头。

“……有甜味吗?

方小慧想笑没敢笑,紧抿着嘴唇又摇了摇头。

“……有酸味吗?

方小慧又摇了摇头。行了,亦叶记下,口味无异常。现在轮到第五问了,问睡眠。

晚上……睡得……好吗?

这次方小慧不笑了,他看着亦叶,眼神变得无奈且悲伤。老半天,亦叶又问了一遍,方小慧才摇了摇头。

“……躺在床上……过一会儿能睡着吗?

方小慧闭上眼,摇了摇头。

亦叶吃惊了。“……一整夜都睡不着吗?

方小慧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老老实实地点了点头。亦叶难过了,看着方小慧瘦得尖尖的脸,忍不住摸了摸。老半天没说话,这才在小本上记下,夜不能寐。最后的一问是问二便。

小慧哥!你……每天都大便吗?

方小慧又忍不住想笑。看着亦叶紧盯着他,一眨不眨的眼睛,他只得忍住笑,点了点头。

“……大便很干吗?

方小慧摇了摇头。

很稀吗?

方小慧又摇了摇头。

“……小便多吗?

方小慧摇了摇头。

“……小便很少吗?

方小慧又摇了摇头。

小便……什么颜色?

哈!哈!哈!这一次,方小慧怎么忍也忍不住,终于乐得笑出了声。叶妹!你这问题问得也太深入细致了。好像小便这东西……还能五彩缤纷似的……”

我是问,小便是深黄还是浅黄?

哈!方小慧还是忍不住笑。……真是个书呆子,叶妹!小便这东西……,注定不能在光天化日之下,只能在阴暗的角落里进行。再说,这一段,我这么紧张,正经事都做不完,哪儿来的闲情逸致去欣赏……小便是深黄、浅黄、桔黄还是杏黄!那东西落在池子里,谁也看不见……方小慧说完了还在笑。

行了!行了!亦叶自己也笑了,笑完,站起身,倒了一杯热水递给方小慧,不准再开口说话!喝了这杯水,闭上眼睡觉!我就在屋里陪着你……”

叶妹!

方小慧把水喝完,正想说话,亦叶上前蒙住了他的嘴。

小慧哥!你的嗓子哑了,不能说话。你要是再说话,我……就不理你,不陪着你,上别的屋去……”

叶妹!方小慧搂住亦叶,怕她真走了。“……我就说一句,小声说,行吗?

亦叶只得把耳朵贴在方小慧的嘴边。

这床……挺宽敞的。……你陪着我睡,好吗?我一个人睡,肯定睡不着。要是……你陪着我躺下,没准儿……能睡着。说实话,我……真是头昏眼花的,浑身无力。去!把分田捆的那床被子拿过来!

亦叶又碰了碰方小慧的额头。小慧哥是真病了,额头热,手心也热,特别是嗓子哑了。春节过了要上台,怎么办?亦叶站起身,把分田那床被子抱过来,解开,然后脱掉外裤和棉衣,在方小慧的外面躺下。方小慧心头一热,忍不住翻了个身,把脸冲着亦叶。

不行,小慧哥!你不能把脸转过来。你得把脸冲里。要不然,我看着你,你看着我,咱俩都睡不着,白躺着耽误工夫了。

方小慧只好又转过身,脸对着墙。

“……叶妹!

方小慧刚一开口,亦叶就伸出一只手蒙住他的嘴。方小慧用胳膊撑着身子,转过头,把嘴对着亦叶的耳。

叶妹!我……只说最后一句话,保证再不说了。你的手脚凉,伸到我被子里来,贴着我的腿,你就不冷了。

方小慧说完话,转过身,脸冲着墙躺下,闭上了眼。亦叶顺从地把两手伸到方小慧的被子里,贴着他的背,把两脚伸过去贴着方小慧的腿,又把两只枕头往自己这边拽了拽。小慧哥的身躯温暖得像一只小火炉。亦叶昨晚本来就睡得晚,今天一清早又被卡车吵醒,一躺下就困了。把自己搞得舒舒服服的,亦叶很快就呼呼地睡着了……

要说累,方小慧比亦叶累得多!

他身体并没有完全恢复就带着演出队下去了。十场演出他是咬着牙硬撑过来的。从看歌剧那天在松园见到亦叶之后的这三个星期,他几乎没有一个晚上睡过好觉。可是现在,躺在床上,又舒适、又安静,亦叶就在身后,手和脚还紧紧地贴着他,方小慧闭着眼,尽可能平稳,缓慢地呼吸,却还是没法入睡。……幸好今天来了!要是今天……不来,走之前不来见见叶妹,那才真是犯了方向、路线性的错误!……刚才在药场门前埋怨、责怪叶妹的那些想法……统统都是错误的!小叶妹给肖婆婆,分田和那个司机打招呼、拜年,是因为那些人是外人,只有我是自己人。在叶妹心里,小慧哥和父母兄姊一样,是亲人。……小叶妹是个天生的书呆子。我不在的时候,她……不会结识什么新朋友。她的朋友……都是些书。她说……给李洁写信,那是……气我的!……至于孟莎莎那事,小叶妹生气,躲到药场来,本来就是正常的。我自己见到李洁生气,凭什么叶妹见到孟莎莎就该高兴呢?

方小慧心中对亦叶的满腔怨恨,顷刻间消失得无影无踪!闭着眼,感觉着亦叶紧贴着他的背和腿的手、脚,方小慧想起了童年时代的趣事。

方小慧上的那所戏校的校长,李又华的舅舅,是一位三、四十年代就出了名的文武老生。嗓子好,武功还极佳。年轻的时候就不拘师承,喜欢自己搞点新玩意。后来岁数大了,自己动身子手脚不利索,他就用嘴说,让方小慧照着他说的试着练。有一次,他没太讲明白,方小慧就慌慌张张地翻起来,结果下来时磕在做道具的方桌边上。方小慧的下身起了一个血肿。伤本来不重,却极疼。方小慧满头汗,吸着气,半天说不出话。校长把方小慧抱到医院。医生打了止痛的针,让休息一个星期,血肿消之前不练功。那一年方小慧十二岁,在父母跟前还是个孩子,但在孩子中已经是老演员了。

医生打了针,又敷了药,方小慧觉得不疼了。回松园就上楼叫亦叶下来玩。亦叶那一年七岁,刚上小学。看到小慧哥回来,就高高兴兴地下楼来。那是夏天。方小慧卷起一张凉席,带着亦叶上三柳湖边上躺着。那时三柳湖畔挺热闹的,许多住在松园的艺人们都在湖边,树下练功。

小慧哥!亦叶问方小慧,……今天怎么光躺着不练功?

……受伤了,校长让我休息一个星期。

……受伤了?亦叶狐疑地四下打量方小慧。你哪儿……受伤了?

……方小慧脸红了。“……是不能告诉你的地方……”

亦叶到底年纪小,眨了眨眼,没明白怎么回事,不再问。

那你……可以吊嗓呀!过了一会儿亦叶又问。

方小慧就站起来,对着砖台吊嗓。十二岁的方小慧已经会唱很多出戏了。唱累了,他就躺下,给亦叶讲戏中的故事。

天黑了,湖畔的人们都回家了。方小慧也想带着亦叶回去。止痛针的作用却消失了。伤口又开始疼,方小慧不敢捂着磕着的地方,越捂越疼。最后,方小慧疼得站不起来。亦叶想拉他,却拉不动。伤口越来越疼,方小慧弓着身子,在凉席上呻吟。亦叶在一边看着,不知怎么办,最后用两只手蒙着脸哭起来。方小慧一看亦叶哭,又害怕她发病。只好自己咬牙不呻吟。

“……叶妹!别哭!我……不叫唤了。你回去,……叫我妈来……”

晚上亦伯梅下班回家,柳妈说叶妹在方家。亦伯梅上方家看到方小慧缩成一团在床上躺着,吴向芬和亦叶在一旁陪着他,便让方小慧把磕伤的部位暴露出来。亦伯梅从家中取来注射器,在血肿周围打了一圈封闭,疼痛很快止住。但亦伯梅却不让方小慧穿裤子。他让吴向芬和柳妈一起上江夏附二院找叶慰余取回两盆冰,然后在方家配了一盆饱和食盐水。用冰和饱和食盐水冷敷,方小慧十分舒服,觉得完全不疼了。只是亦叶就坐在他的床上,亦伯却让他光着屁股,还得叉开腿,方小慧觉得非常非常不好意思。亦叶因为好奇,睁大眼,一眨不眨地在一边看着。一切都处理完了,亦伯梅要带亦叶上楼。亦叶却坚决不回家,要睡在方小慧的床上。

“……叶妹乖,好孩子!柳妈背你上楼睡。你睡小慧哥哥的床,晚上乱动,踢着他的伤口,会疼……”

叶妹不乖,是坏孩子。偏不上去……。叶妹晚上不会乱动,不会踢着小慧哥的伤口。小慧哥不会疼……。叶妹要抱着小慧哥睡,叶妹要贴着小慧哥睡!

因为亦叶的身体,亦伯梅事事惯着她,竟答应了她完全无理的要求!也幸好是夏天,亦叶发病少。那个晚上,方小慧一丝不挂,亦叶穿着圆领衫和短裤。亦叶紧紧地贴着方小慧的后背,很快就睡着了。和今天的姿势,几乎一模一样!

一想起这些回忆起来嘴里甜丝丝的往事,方小慧觉得心潮起伏。他控制不住地想看看亦叶,便试着轻轻地翻了一个身。然后他又极小心、极小心地把两床被子疏通了一下。屋里没生火,亦叶盖着被子还穿着毛衣和毛裤。但就是这样,能搂着亦叶,方小慧已经非常、非常满足了。方小慧细细地打量着亦叶的眉眼鼻嘴。贴近亦叶,让她呼出的气息轻轻地冲击着自己的脸颊。自从亦叶下乡那次死而复生,有将近两年,方小慧没有这样近距离地看过亦叶。亦叶醒着的时候,他早已不敢这样放肆地直视她了……

叶妹!我心爱的叶妹!方小慧在心中轻轻地呼唤着。我……怎么会和那个孟莎莎好呢?那一切,都是无稽之谈!除了你之外,我不会和世上任何一个别的女孩子好。你……别生气了,咱俩……和好吧!

方小慧体验着空前绝后的舒适和满足。他觉得困极了,睁不开眼了。很快,紧紧地搂着亦叶,方小慧香香甜甜地走入了梦乡……

……亦叶睡得舒服极了。这几年睡上铺,她习惯脸冲里,紧贴着墙。那堵墙又冷又硬。半夜醒来,她总要把被子垫在墙上,包住自己。可是今天这堵墙却变得温暖且有弹性。只要她使劲一顶,那墙……就缩回去。啊!是……肖婆婆在墙下面烧了灶吗?是分田在墙上垫了橡皮吗?亦叶迷迷糊糊地睁开眼,这才发现她面前的这堵墙竟是方小慧!她自己睡在床中间,方小慧已经整个被挤到墙边,无处可退了。啊!小慧哥!我竟忘了我是为了陪着你才躺下的,而你……还在发烧,还在病着!亦叶抱歉地支起身子,摸了摸方小慧的额头。怎么办呢?应该给小慧哥煎点药。感冒倒是小事,重要的是小慧哥的嗓子!亦叶蹑手蹑脚地起来。拿上那本中医中药基础知识的教材,走出房间。

……在药场的门前看到方小慧的那个瞬间,特别是肖婆婆,分田和司机离开之后,亦叶有好一阵不知所措。在理智上,她觉得自己不应该再和方小慧来往,特别是单独和他呆在一起!但是当着方小慧的面,在他的目光注视之下,要把这种理智的计划付诸实现,简直比登天还难。这和写一封绝交的信还很不一样。写信的时候,虽然也激动,也悲伤,也需要紧紧地咬牙,但面对的毕竟还只是毫无生命气息的纸和笔。而现在,这个梦魂萦绕的音容笑貌就在你跟前呀!

也正在徒劳地思索自己的行为是正确还是错误的时候,亦叶突然发现方小慧病了。方小慧带着忧伤的神情谴责她的话语,她根本没有入耳,她听见的仅仅只是方小慧沙哑的嗓音。她辛辛苦苦修筑的理智的堤坝,在感情的潮水冲击之下,瞬间就土崩瓦解了!而现在,在和心爱的小慧哥抵足而眠之后,亦叶的心已经完完全全平静了。这几天,一定要好好照顾小慧哥,绝不开口提那个孟莎莎,一个字也不提。不仅是嘴里不提,心里也绝不想。总之,一定要让小慧哥健康地离开这里,哪怕他,再也不会回来……

而其实,亦叶从来也没有真正忘记过方小慧!刚和陆师傅混熟,她第一件想起的事就是小慧哥受过伤的胃。陆师傅说,小慧哥的胃疼是寒凝胃脘,寒邪犯胃,凝滞脉络,少阳不和。而入侵胃脘的,本是一颗子弹。子弹为金属,属生、冷、硬,皆带寒邪。陆师傅让小慧哥用和解之方,祛除寒邪,调整脏腑功能。

在诸多的和解方剂中,陆师傅首推小柴胡汤。

小柴胡汤和亦叶自己用的麻黄汤一样古老,也是《伤寒论》中就记载的。像小慧哥这样,受伤之后多年胃疼,胃出血反复发作的症候,往往是邪在半表半里。柴胡味苦平,微寒;加黄芩,味亦苦寒,二者皆以接近寒邪的方式来和解表里。小柴胡汤以柴胡为君;黄芩为臣;以扶正的人参,干草和顺气散邪的半夏为佐;以表里双解的生姜,大枣为使。

给亦叶讲解完小柴胡汤,陆师傅专门去县医院要了点参须,顺手把方剂配好。

亦叶本来是准备回竹篮镇再找机会为小慧哥煎。没想到小慧哥居然上药场来了。这一下,是亦叶大显身手的时候了!亦叶撬开炉子,放上四个瓦罐,分别煎上小柴胡汤,银翘散,麻黄汤和一剂她自己为方小慧的嗓子配的草药。草药叫百解茶,由三颗针,开喉箭,射干,胖大海和蝉蜕组成。一边煎着药,亦叶一边急用先学地翻着书,看看这几个方剂同时用,会不会有西医所说的配伍禁忌”……

方小慧睡得很香,完全不想动。不幸睡觉前让亦叶灌了一大杯水,不得不起来上厕所。起了床,走出房间,方小慧睡意全消。四周空荡荡的,安静极了。叶妹……上何处去了?

叶妹!

方小慧刚喊了一声,亦叶就生气地从厨房走出来。

“……你疯了,小慧哥!让你不要说话,你还使这么大的劲喊……”

叶妹!方小慧刚歉意地说了一声,亦叶就伸出手蒙住他的嘴。方小慧只能把亦叶搂到胸前,把嘴对着亦叶的耳。叶妹,你想吃什么,我来做。厨房有烟,又有煤气,你……上屋里去呆着……”

亦叶的眼一下潮湿了。她的耳边,响起美美的话语。“……你怕灰,不能做清洁;你怕油烟子,又不能做饭。你想,较起真来,哪个男人……愿找你呀!

啊!不!这几天……,我不但要给小慧哥煎药,也要给他做饭。即使他将来只能跟那个孟莎莎好,我也要让他知道,我是一个有用的女人,一个也会做饭的女人!

不,小慧哥!你回屋里躺着吧,你还在发烧呢!你想吃什么,我来做。我戴上口罩,不怕灰,也不怕油烟子!

方小慧搂着亦叶的手却没有松开。

“……算了,叶妹!他仍然把嘴对着亦叶的耳极轻极轻地说。咱们……别正经做饭了。把肖婆婆带来的菜热一下,随便吃一点。你别担心,我没病!嗓子哑是……没见着你……上火……。睡一觉就缓过来了。

方小慧一提嗓子,亦叶想起来了,清热解毒的药早煎好了。陆师傅说过,清火解表的药,只要煎开就能服用。

小慧哥!这治嗓子的药已经煎好了。从现在起,你得不停地喝,把这药当茶。喝透了,嗓子就好了。

我不喝,叶妹!你知道,我最讨厌吃药……”

方小慧刚一开口,亦叶就伸手蒙他的嘴。方小慧只得接过亦叶的大瓷碗,被迫地喝着。说话间,亦叶已经把肖婆婆带来的菜热好并蒸好了饭。吃过饭,亦叶继续强迫着方小慧喝药茶。方小慧喝得浑身冒热气,额头上一层汗珠。等亦叶再递过大瓷碗,方小慧拉过亦叶的手,放在自己肚子上。亦叶摸着方小慧鼓鼓的肚子,笑了。

“……叶妹!这样下去,我……肯定活不到初三就要被你给活活撑死!

大过年的,小慧哥!你……怎么随随便便就说……死?快往地上吐唾沫,消灾!

方小慧却拉着亦叶的手不松,搁在自己的胸前。

“……我才不吐唾沫呢!再说,我现在就是真死了,你……也不见得悲伤。你心里……并不在乎我。你喜欢那个……”

小慧哥!亦叶真的生气了。她用一只手压着方小慧的头。吐!快吐!还要吐两口!你要再接着说……这些晦气的字,我就不理你啦!真的不理!

方小慧只得象征性地往地上吐了两口唾沫。然后就张着嘴喘气。亦叶轻轻地揉着方小慧的肚子。

咱们……出去走走,小慧哥!给你消消食!

。(未完待续)

老钱:小说连载《松园旧事》的开场白   (12/5/18,3443)

第一卷《三柳湖畔》 简介   (12/5/18,917)

第二《竹篮之恋》简介(12/5/18,801)

第三卷《此情绵绵》简介    (12/5/18,2517)

。上一节:《松园旧事三》/《此情绵绵1》:半夏独活(下)  (12/22/18,122)

。下一节:三《此情绵绵2》:小草大树(下)

.

.老钱:《松园旧事》- 中国二十世纪的《清明上河图》 (12/5/18,52/18328)

老钱涂鸦集1(从8/17以后的涂鸦)(12/5/18, 418)  

老钱涂鸦集     (8/17以前的涂鸦)(12/5/18,5478)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献花
离线金牌接送

只看该作者 2楼  发表于: 2018-12-28
离线金牌接送

只看该作者 1楼  发表于: 2018-12-23
  
快速回复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安全校验: 答案:168 登录会员无需填写, 游客显示3组IP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