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258阅读
  • 2回复

三《此情绵绵2》:小草大树(下)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老钱
 

只看楼主 正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8-12-22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如果您现在使用手机,请将这个2维码存入相册,再打开微信,扫一扫,点击相册。

《松园旧事》第三部《此情绵绵》连载之二

二 小草大树 (下)

方小慧把亦叶从头到脚裹得严严实实的,拉着她的手,沿着药场的边上走了一圈。方小慧这才发现,整个药场竟空无一人。换句话说,如果他不来,亦叶就完完全全是一个人呆在这里,就像风雪山神庙中,林冲守着草料场一样……

叶妹!

你又说话,小慧哥!亦叶瞪了方小慧一眼。还迎着风说,这最伤嗓子了。快闭嘴!

叶妹!和亦叶呆在一起不能说话,方小慧觉得简直无法忍受。他决定骗亦叶。这药……真的很有效,我的嗓子全好了!

没那么快,小慧哥!……再说,你还一次都没小便。这清热解毒的功效全靠……小便来排泄……”

亦叶的话刚一落音,方小慧就真想小便了。两人围着药场走了三圈,方小慧小便了两次。这时,他确确实实觉得浑身上下轻松了许多,而不是为了骗亦叶。

“……刚才是为了想说话,骗你的,叶妹!现在,我真的舒服多了,不是骗你!

太好了,小慧哥!咱们回屋去,接着喝!

回到小屋后,方小慧自觉自愿地倒着药茶喝。

“……叶妹!这药场就你一个人。别的人都放假了。是……领导让你值班,还是你自己要求的?

这药场不大。正经药工一共七名,剩下都是药农。他们常年住在这里,家也安在这里。只有过春节这几天能回一下老家。老家也不远,都在这个县。……我原来并没有想值班,只是觉得这里安静,没有病人,也没有急诊。过年……我也没什么事,就想留在场里看几天书。没想到我一说我不走,他们高兴坏了,全走了……”

“……你跑到这个药场来,整个是为了躲着我,不见我,叶妹!你知道我……只有几天工夫就要走了,也知道走以前我一定会上医院找你的……”

亦叶低下头,一声不吭地坐着,也不看方小慧。

“……其实,你根本没必要这样,叶妹!方小慧一边继续大口地喝着药茶,一边凑近亦叶,尽可能小声地说着话。咱俩……从小一起长大,心里有什么话还不能当着面说明白吗?

亦叶仍不出声,下意识地做着深呼吸。陆师傅刚让亦叶喝麻黄汤,亦叶还半信半疑,是看着陆师傅的面子才喝的。喝了三个星期,她却真觉得自己的呼吸通畅了许多。现在,她甚至喝上了瘾!想起来,鲁迅那么伟大的人,对中医,特别是中药的挖苦,多多少少有些偏激……

“……我从来没有跟你说起过那个孟莎莎,叶妹!就是到今天,我也觉得没什么必要谈她。我和她毫无关系。我对她爸、她妈、她舅、她舅妈都是干什么的,毫无兴趣!假如为这事,我还得专门找一个人来证明我的清白,叶妹!那未免太可笑了。那只能证明,咱俩认识这么多年,彼此连最起码的信任都没有……”

亦叶仍然低着头,闭着眼,缓慢地呼吸着,一言不发。这幅安安静静的模样,激怒了方小慧。

方小慧把手中的药茶一饮而尽,放下杯子,走到亦叶面前,用两手扳过亦叶的肩。

“……把头抬起来,叶妹!眼看着我,跟我说实话!是不是我跟孟莎莎,或者跟其他任何一个别的王莎莎、张莎莎、李莎莎好,你全都不在乎?都无所谓?反正……有人喜欢你,至少有那个……李洁! 对吗?

亦叶仍不出声,仍低着头。方小慧用手把亦叶的脸扳上来。亦叶紧闭着眼,但两滴晶莹的泪珠却沿着脸颊滚落下来。

叶妹!方小慧不忍心了。他把亦叶搂到胸前,掏出手绢,轻轻地擦着亦叶脸上的泪。说话呀,叶妹!我说了这么多话,你为什么一声不吭?……说话呀,叶妹!你要不说话,我……今晚还得发烧,明天……没准儿会被你气得胃出血。我嗓子哑,上火,睡不着觉……都是为了你,叶妹!我……真的不信,我……跟别人好,你会不难过、不在乎、无所谓!我真的不信……”

“……小慧哥!亦叶完全,彻底地绝望了。她辛辛苦苦才筑起的那道理智的防线,原本就不堪一击,现在终于溃不成军了!她伸出两只手,抱住方小慧,把脸紧紧地贴在方小慧的胸前。小慧哥!……你说我爸教过你和我哥,何以止谤,无辩。我爸还教过我,大辩无言、大音无声、大象无限。……你说我到这个药场来,是……为了躲避你;你说你跟……别的女孩子好,我……无所谓,不在乎;你说……反正有人喜欢我,至少有那个……李洁……。这些……,这些全都是……谤!我想辩,但……无从辩起……。这世上的事, 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旦夕祸福,谁能说得清,道得明呀!……你要真是因为我的无辩而发烧,而胃出血;那我就只能对着苍天,盟一个誓了。将来……,我要真能有福气,能活到……跟一个男人……结婚的那一天,小慧哥!那一定是在你和另一个女人结婚之后,绝不会在那之前!江河湖海明察秋毫,天地日月星辰为证……”

叶妹!叶妹!叶妹!方小慧低下头,忘情地吻着亦叶的秀发,吻着她的额头,吻着她脸颊上的那两行清泪。最后,把亦叶抱了起来。

“……小慧哥!你还在发烧,别……累着……”

累不着,叶妹!我……浑身都是劲,没处使。咱们……上县城去玩吧!

晚上,从县城回来,亦叶从灶上取来小柴胡汤,倒在杯子里,递给方小慧。

“……小慧哥!你今天喝了一整天清热解毒的草药。清热解毒的草药都是苦寒伤胃的。所以你现在得开始喝小柴胡汤。这是和解剂,养胃理气的……”

我的天啊!叶妹!方小慧蒙住自己的脸。“……刚治完嗓子又治胃!你这是……存心想用药把我毒死,淹死!我绝不再喝了!我的胃根本不是病,是受了伤, 你知道……”

亦叶把药端过来。方小慧一手拦住她,一手紧紧地捂住自己的嘴。

我不喝!我真的不喝!叶妹!打死我我也不喝!

“……听我说,小慧哥!亦叶轻轻地吹着杯中的药,让它凉一点。这药不是今天配的。我刚到药场就问了陆师傅,就是带我的药工,有没有什么中草药能治治你的胃。陆师傅早就把药配好了。……我心里还一直在遗憾,觉得你走之前,没法……给你煎药了。没想到你会到药场来!刚才你没醒,我就煎了。从今天晚上起,到初三早上你走,一共早晚服十剂,相当于西医的一个疗程……”

亦叶说得轻轻,缓缓的。方小慧的心头,却燃起了一团熊熊火焰。平时,方小慧最讨厌吃药,不管是中药还是西药。胃疼,胃出血,那是没有办法。像感冒,发烧这类小病,方小慧自己的治疗方法是,喝一壶凉白开,跑一万米,出一身汗,洗一个澡,睡一个好觉。睡醒了,就都好了!但是现在,这药是亦叶煎的,哪怕是黄连,他也得喝,那是小叶妹的一片心!……叶妹……从来没有忘记过小慧哥。她刚到药场就想起了小慧哥的胃。这伤,……没有白白为叶妹负;这些年的疼痛,也没有白白为叶妹忍受……

药,已经不那么烫了。亦叶把小柴胡汤递给方小慧。

“……陆师傅说了,小慧哥!这小柴胡汤比麻黄汤贵。因为小柴胡汤里有补中益气的人参。方小慧一口一口地喝着苦苦的药,亦叶一下一下地抚摸着他的胸前。你要是觉得……这小柴胡汤……没什么用,这几天就算白喝。反正不会有大的副作用,都是些植物……”

不!会有效的,叶妹!我……现在就觉得胃里头……舒服……”

亦叶笑了。

你才刚服一剂,不会那么快。我是说,这几天服完之后,你要是觉得有帮助,以后可以让……那孟莎莎帮你煎。她……马上就要上大学了,而且正好是学医……”

不!叶妹!我这辈子不会再喝别人煎的药。我到电影制片厂去是借去,不是调去。学习完了,我还会再回来。你也不会老呆在这个药场,早晚也会回你们医院。等我们都回竹篮镇,再见面,你再接着为我煎药。……我的伤是为你负的,叶妹!你不是说你不知道怎么……报答我吗?我告诉你吧!我不在的时候,想着我;我在的时候,不要躲着我,要为我煎药,要照顾我,照顾……一辈子!这是对我……最好的报答,也是你本来就该尽的义务……

亦叶自以为在过去那三个星期中已经完完全全理智,坚强了的心,终于又被方小慧这番柔情似水的话彻底地融化了。她勾着方小慧的脖子,老半天说不出话来。在心中,亦叶只能默默地祝愿,祝愿那莎莎早上大学;祝愿她上大学后能遇上更让她称心如意的男孩子,快快忘掉小慧哥,把一辈子照顾心爱的小慧哥的这份荣幸,永远永远地留给自己……

4

夜深了,亦叶走到床边,把两床被子都叠好。

“……小慧哥!你盖你带来的这床被子吧!我的那床被子厚,你不喜欢盖厚被子……”

你把被子抱到哪儿去,叶妹?

你睡我的床,小慧哥!我到旁边另一间屋去……”

方小慧的心,突然间空荡荡的。可他又找不出办法阻拦亦叶,只能帮着她拿着被子和枕头。文体活动室边上的第三间寝室是空的,没锁。那里面原来住着的是一个公社卫生院派来的大学生,据说还是药学系毕业的。亦叶来了十天,那人期满回去了。那人很傲气,不跟于老头说话,遇事也从不请教陆师傅,当然更没有搭理过亦叶。但亦叶知道那人住过的那一间寝室却是最干净的。要不是舍不得那张可以当大书桌用的乒乓球台,亦叶本来是可以搬到那人的那间寝室去住的。

虽然一直跟在亦叶的身后,帮她拿着东西,方小慧的心中却充满了说不出的失望。

叶妹!你……干吗非得睡到这间屋来?你还是不相信我,怕我晚上……把你怎么着,是不是?你要愿意,我……也对毛主席,对老天爷盟一个誓!

不!不是!小慧哥!我……怎么会不相信你呢!看到方小慧沮丧的神色,亦叶难过了,开始大声分辨。真的不是!我是怕挤着你!早上我就把你挤到了墙边……。要是只有一张床,说什么都没有用!咱们只能挤着睡。可是现在有富余的房间,而且很干净。于老头本来是叫我搬到这间屋来的。……再说,一躺平,就睡着了,睡着了,也说不成话……”

方小慧想了想,还真找不出理由反驳亦叶,只能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那,你睡个好觉, 叶妹!咱们……明早见!

明早见,小慧哥!别忘了上床之前再喝两杯治嗓子的药茶!

方小慧回到那间文体室,却毫无睡意。四下走了走,方小慧发现屋里有火炉,而且边上还放着引火用的柴,煤和报纸。方小慧点着报纸,放进引火的干枝条。不一会儿,炉膛中就燃起了熊熊火焰。那些煤块厚实,却极不易着。几乎把所有的干柴烧尽,才算把煤块烧着了。这炉子不容易生着,一定得让它好好地燃着。这么想着,方小慧拿着手电,上厨房看了看,运过来足够亦叶烧半个月的煤。炉子一着,屋里暖和了。方小慧打开门窗,透了透气。然后又拿起扫帚和抹布把整个房间的清洁做了一下。最后,他把厨房的水壶和木盆取来,在炉子上烧了水,洗了一个澡,又把内衣,内裤洗干净,晾在炉子边。

仍然毫无倦意,方小慧开始翻亦叶堆在乒乓球台上的书本。刚翻开亦叶的一个笔记本,四行醒目的字,印入方小慧的眼帘:

正气存内,

邪不可干!

邪之所向,

其气必虚!

方小慧默念了一遍,不觉为之一凛!

方小慧自然不知道,这并不是亦叶抄的座右铭一类的东西,而是中医课上,老师教辩证施治时写在黑板上的话。

往下翻,方小慧看到夹在《白朗宁夫人十四行诗集》中,李洁给亦叶的信和亦叶给李洁的信!李洁给亦叶的信,赤裸裸地夹在书中。亦叶给李洁的信放在信封里,写上了地址,却没有贴邮票,也没粘上。

想起刚才默念过的那四句话,方小慧犹豫了片刻。该不该把这封信……拿出来看一下呢?叶妹写给……别人的信,没经过她……允许,随便看,这……算不算

不!不算!方小慧在心中愤愤地想道。……我和孟莎莎根本没有任何来往。而叶妹……却是在这里真心实意地给那个雄鹰写信。前不久在给我写的那封帖在桌上的信中她就说她要给李洁回信,现在又写!她……哪儿来的那么多废话……要跟那李洁说?不,我一定得看看!看看她和那个李洁……究竟有什么好谈!

方小慧生气地一把抓出李洁那封赤裸裸的信……

……看完了李洁的信,方小慧用手托住头,靠在球台边上,闭上了眼。心中对亦叶的怨和对李洁的恨,在不知不觉,一点点地化解。

很显然,小叶妹对她身体的自卑,远远超过自己原来的想象。而其中很大的一部分,则来源于母亲对她的伤害。而这些……,都没有逃过李洁的眼睛。李洁是爱叶妹的,而且爱得一点也不隐瞒。但他并没有无病呻吟地脉脉含情,他知道那些东西不可能打动叶妹。他给叶妹的,正是叶妹最需要的。那是真诚的关心和鼓励,是好好地活着的勇气。而且那李洁……还真是男子汉,大丈夫。他说他克制自己,不再写信,就真的没写。他一直在等着叶妹给他的回信。这样的信,假如小叶妹心中没有对自己的这一片痴情,是无法不回的!……一定是那天母亲和孟莎莎的亲密无间,使叶妹彻底地觉察到她那一片痴情的无望……

叶妹……给李洁写了些什么呢?她忍不住告诉了李洁……她终于见到了孟莎莎?她告诉李洁她为躲着我来到了这个药场?

方小慧慢慢地从信封中抽出亦叶给李洁的信……

啊!原来叶妹给李洁写的……就是这些!

叶妹……没有谈情,也没有说爱,连提都没提那孟莎莎!……唯一和爱情有关的是平生不会相思,才会相思,便害相思。那是叶妹……在曲折地向李洁表示爱吗?方小慧思索良久。不,不是!叶妹不过是想向李洁证明,咱们中国人……也会在诗中大胆地言情。叶妹真是个小书呆子,哈!这封信……几乎什么也没写!而且……,很显然,叶妹在竹篮镇那天晚上是吓唬我的。她那天根本就没给李洁回信,这信是她给李洁写的头一封信,而且昨天才写!

叶妹!叶妹!我心爱的叶妹!方小慧的心重新被欢乐和宽容填充。……让叶妹给李洁回信吧!既然我身边已经出现了这个可恶的孟莎莎,为什么就不能容忍叶妹身边出现李洁呢?更何况,这个李洁真的是暴风雨中的一只展翅高飞的雄鹰!他的哥哥、父亲……也都不愧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方小慧把亦叶给李洁的信重新叠好,放进信封。

书的最下面,是一只空白的信封,信封中却分明折叠着一张纸。方小慧把纸取出来。纸上是一首小诗:

她,永远是,爱着你的小草!

——致我心爱的大树

你是一棵……

参天的大树。

……只是你根畔的一株

无名小草!

大树

木秀于林,根深叶茂,

有着伸向苍穹的枝条。

小草

满山遍野,微不足道。

只有紧贴着地面,

才能在风声中微笑。

小草当然知道——

大树的伟岸,和她自身的渺小。

她不会忘记,

大树曾伸出臂膀,

为她遮挡过致命的风暴……

只是——

小草纵然想报大树之恩,

机会也太少,太少……

不过,

大树不必担心,

小草,早有预料——

总有一天,大树会越长越高,

总有一天,会飞来高贵的鸟。

在大树的枝头安歇,

在大树坚实的躯干上,修窝筑巢……

啊!只要你愿意,

我心爱的大树!

小草不会妒忌,

小草不会烦恼!

她和你根植于同一片土地,

只要你低下头,就能看到!

即使化作春泥,

她也绝不会以怨回报——

她永远

忠实地围绕,拥抱着你的根畔。

为你的挫折叹息,

为你的成功欢笑!

啊!她

永远是——

爱着你的 —— 小草!

一九七二年二月十一日于H县药材场

诗的下方没有署名,只有一棵大树和几丛小草。

啊!叶妹!我心爱的叶妹!

方小慧亲吻着那张练习本上裁下来的普普通通的纸;亲吻着纸上的每一行诗;亲吻着诗中每一个字;亲吻着那一棵树和那一丛草的每一笔,每一划。

不,你说得不对,我心爱的叶妹!我不是大树,你也不是小草!只有一句话是对的,咱俩根植于同一片土地。那片土地就是我们共同的家园,松园!你……等着我吧,我心爱的叶妹!有你这首诗伴随着我,万水千山只等闲!我一定要……让你为我的成功欢笑,尽情地欢笑!也一定要让你……在我坚实的躯干上修窝筑巢!

方小慧把亦叶写给李洁的那封信和那只装着小诗的信封一起小心翼翼地放进自己的挎包。为了这首小诗的深情厚谊,他决定再做一次大树,他要亲手帮亦叶把她给李洁的信到县城的邮局发掉!

火炉中的煤越烧越旺,小屋里简直温暖如春了。方小慧关上灯却仍然无法入睡。一股强大的,完全不受大脑控制的生命能量,在身体中汹涌澎湃。方小慧重新穿好衣服,蹑手蹑脚地走进亦叶睡着的那间屋,摸索着在亦叶的床边坐下来。

……要是在竹篮镇多好啊!叶妹的小屋有那么大一扇窗子,那是专门让月光照进来,让我好好看我的叶妹的!可是这间屋却漆黑一团,什么也看不见,只能听听叶妹的呼吸……。方小慧伸出手,摸了摸亦叶的头。亦叶的额头冰凉,冰凉的。两边的脸蛋,甚至鼻尖,耳朵,下巴颏都是冰凉的。这屋太冷。方小慧用自己的手温暖着亦叶的脸、耳、鼻、额头。不一会儿,亦叶感觉到了这份意外的温暖。她迷迷糊糊地伸出两只手,竟想把这温暖的源泉拽进被子里。方小慧笑了。两只手被亦叶拽进了被子,方小慧便摒住气,低下头,用自己的脸暖着亦叶的脸。亦叶终于朦朦胧胧地睁开了眼。

啊!

“……别怕,叶妹!是我!

啊!亦叶这一下完全醒来了,她一把拉开灯,抱住方小慧。小慧哥!是不是不舒服?哪儿疼?头疼?嗓子疼?还是胃……”

不是,叶妹!都不是!方小慧胸中翻腾着一阵阵热浪,眼眶潮湿了。我是……想来……看看你,想……陪着你。我……反正……睡不着。

你是……睡着了一会儿,又醒来了,还是压根儿就没睡着?

……根本就还没睡。

“……几点了?

两点多,快三点了。

什么?

亦叶这一下真是大吃了一惊。

这个夜晚过了一多半,小慧哥居然还一分钟都没睡。而夜不能寐,照中医学的观点是气血两伤,百病之源!亦叶坐起来,抱住方小慧的头摸了摸,又贴在他胸前听了听。方小慧的脸滚烫滚烫的,心跳十分急促。亦叶着急了。

小慧哥!你……一点也没好。你……一定烧高了。这样下去可不行。你一定得上床,想法睡着!走!我陪你上你那边床上躺着去!

这是方小慧最最盼望的一句话!他紧紧地咬着嘴唇,克制着内心的激动,帮亦叶穿好棉衣。又脱下自己的大衣,包住亦叶。

别脱,小慧哥!你还在发烧!

亦叶想阻拦,没拦住,方小慧三下两下脱下军大衣,把亦叶从头到脚裹起来了。他自己抱着被子和枕头。

跟着方小慧的身后走进文体活动室,亦叶惊呆了。这间宽敞的屋子被小慧哥清扫得焕然一新,而且温暖如春。乒乓球台上堆满了各种好吃的东西,都是亦叶平时最爱吃的。亦叶的眼一下湿润了。

小慧哥!你……生了火。是不是在这屋……冷?

我倒不怕冷,叶妹!这火我是为你生的。我走了,你一个人还要呆好几天同事们才回来,可不要把火搞灭了!这煤……倒耐烧,但挺不容易着的……”

亦叶回头一看,墙角整整齐齐地堆着一座小煤山!她的鼻子开始一阵阵发酸。

……运来这么多煤……,小慧哥!还买了这么多……好吃的……”

“……我还想多买,叶妹!包里……装不下了。要是你还想要别的,明,后天我可以上县城帮你买……”

不,小慧哥!不要了,我不想再要别的!我什么都不要,我只要……”

亦叶抱住方小慧,紧贴在他胸前,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我把你弄醒了!……还困吧!

方小慧轻轻地抚摸着亦叶的头。这句话提醒了亦叶,她拉起方小慧的手走到床边。

睡觉!小慧哥!马上脱衣服上床睡觉。再不好好睡一觉,你会……病得不可收拾。……早知道你这样严重的失眠,我昨天真该为你煎一剂安神补脑的药……”

啊!千万别再煎药,叶妹!我现在浑身上下每一个毛孔都散发着药味。我听你的话,现在就睡!

方小慧害怕亦叶真的又煎药,以最快的速度铺好两床被子,脱衣上床。亦叶的脸冲着方小慧的背,方小慧的脸冲着墙。

亦叶刚关上灯,方小慧却翻了一个身,把脸转了过来。

叶妹!咱们……还是这么……脸对着脸……睡吧!

这么睡不健康,小慧哥!……你吐出来的二氧化碳正好被我吸进去;我吐出来的二氧化碳又正好被你吸进去。结果……两人都会缺氧……”

这话……是你爸说的?

嗯!

方小慧笑了。

你爸……是骗你的,叶妹!你爸和你妈……保准每天都是……脸对着脸睡。

才不会呢!亦叶生气了。我爸从不骗我!你要这么睡,我就转过身去!

方小慧只得无可奈何地转过身去,把脸冲着墙。过了几分钟,亦叶刚迷迷糊糊要睡着,方小慧却又翻过身来。

小慧哥!哪儿……不舒服?

亦叶打着哈欠,睁开了眼。

叶妹!方小慧实在觉得抱歉万分。……胃疼……方小慧没说假话。这个晚上,他喝得太多,又都是清热泄火的药茶,苦寒伤胃真是一点不假!

亦叶伸出一只手,抚摸着方小慧的胸前。“……要吃止疼的药,还是……吃点东西?亦叶打开了灯。

都不用,叶妹!给我一只枕头压压,就行了。你快睡吧!

亦叶穿上棉衣和外裤。

叶妹!你起来干吗?

我的困劲……过了,睡不着了。我起来帮你煮一点面条。吃点东西胃疼会好一点。屋里反正有火……”

一边煮面,亦叶一边翻了翻自己的书包。还好,离开竹篮镇时带了一包安定,那是西医的安眠药,亦叶用过,没什么毒性。亦叶趁方小慧看不见,在面汤中放了一片安定。方小慧害怕亦叶累,但看着亦叶为他忙前忙后,心中又有说不出的舒适,安逸。

“……叶妹!你也吃点吧!你这面……煮得真香!看不出,你……还会煮面……

煮面有什么稀奇!这一下亦叶真难过了。原来小慧哥竟一直以为我连面都不会煮。我会做很多家务事。我会做……茶烧牛肉和熏鱼,是我爸教我的。我还会……织手套和围巾……”

亦叶觉得自己会做得家务事不少,但想了想,却没有列出更多。

别说话,叶妹!喝汤时说话容易呛着……”

亦叶十分委屈,方小慧对她关于自己会做家务事的这番表白,并没有太在意。

“……叶妹!天都亮了。咱们吃完面就别睡了,上县城去买点吃的回来吧!

这药……怎么没效呢?亦叶心中嘀咕着。收拾着锅碗瓢勺上厨房去之前,她又不放心地看了方小慧一眼。还好,小慧哥躺在床上已经打了一个哈欠。

十多分钟之后,亦叶把厨房中的东西清洗好,回到房间来,方小慧沉沉入睡了。亦叶大大地松了一口气,坐在床边呆呆地看着熟睡的方小慧。

昨天……,就是在这个时候,小慧哥来的!

要不是看着方小慧躺在床上,要不是看着这满乒乓球台好吃的东西,亦叶几乎要以为自己是在做梦了!平时……能和小慧哥形影不离地在一起呆上两个小时,亦叶就会非常非常满足。照她自己的话说,又能好好地活一段了!而现在,已经和小慧哥在一起呆了……一天一夜!而且,小慧哥还要在这里一直呆到……初三。从腊月二十八到正月初三,是整整五天。五乘以二十四,那就等于是一百二十个小时!我的天!亦叶张大嘴,被这巨大的幸福震撼得有些喘不上气了!

亦叶下床走到桌边,把小慧哥放在桌上的各种好吃的东西每样吃了点,走到火炉边看了看炉中的火,又回到床边来看方小慧。这是她今生今世,百看、千看、万看,也看不够的景致!

下午四点多,天微微有点黑了。亦叶才想起,该上厨房做点晚饭。

。(未完待续)

老钱:小说连载《松园旧事》的开场白   (12/5/18,3443)

第一卷《三柳湖畔》 简介   (12/5/18,917)

第二《竹篮之恋》简介(12/5/18,801)

第三卷《此情绵绵》简介    (12/5/18,2517)

。上一节:三《此情绵绵2》:小草大树(上)  

。下一节:三《此情绵绵3》:又见带鱼 (上)  

.

.老钱:《松园旧事》- 中国二十世纪的《清明上河图》 (12/5/18,52/18328)

老钱涂鸦集1(从8/17以后的涂鸦)(12/5/18, 418)  

老钱涂鸦集     (8/17以前的涂鸦)(12/5/18,5478)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献花
离线金牌接送

只看该作者 2楼  发表于: 2018-12-28
离线金牌接送

只看该作者 1楼  发表于: 2018-12-23
  
快速回复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安全校验: 答案:168 登录会员无需填写, 游客显示3组IP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