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550阅读
  • 10回复

老钱ZT:基督教对人类文明的作用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老钱
 

只看楼主 正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8-12-22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如果您现在使用手机,请将这个2维码存入相册,再打开微信,扫一扫,点击相册。
老钱评注:  此文虽然有点沉长,松散,但是还是可读,有价值。我赞同他关于基督教对人类文明贡献的四点总结。
.
一 告别野蛮
二 优待弱者
三 所有的人被创造的平等
四 权力分散和民主自治。


有权选择:基督教对人类文明的作用



发表于华夏文摘


每年圣诞节前后,国内都有关于是否过洋节的争论。这引发了一个问题, 除了圣诞购物 ,基督教怎样影响了世界? 这个问题促使笔者写下本文。笔者声明,在此做的任何论述都是本人的思考,并且笔者是彻底的无神论者,标准的理工男,不相信任何超自然的东西。本文不是传教的小册子。
笔者的一代人是在反宗教信仰,尤其是反基督教的环境中长大的。所有的报刊杂志广播书籍学校社会给我们灌输革命的宗教观:在哲学上,唯物论是宇宙真理,宗教属于反动唯心论;在政治上,宗教是麻醉人民的鸦片,是剥削阶级的统治工具;在历史上,基督教统治的中世纪是最黑暗的时代,社会文化停滞不前;在科学上,基督教阻碍科学研究,火烧科学家。 当然还要加上,基督教是西方对中国文化侵略的工具。当年笔者深信不疑。
后来笔者到了英国,直接接触到基督教徒。他们都非常善良, 对我们外国人多有帮助。但笔者无意与他们维持往来,因为受不了教会活动时的崇拜说教。笔者经历过文革,对任何形式的崇拜充满厌恶。
而有趣的是基督教在今天英国社会的地位尴尬。当代英国的知识阶层对它基本是嗤之以鼻,认为它保守落后愚蠢。这种观点并非完全没有道理。如果访问大英博物馆,您会感叹希腊和罗马艺术的绚烂,而中世纪只留下千篇一律呆板的神像。
笔者第一次接触到对基督教正面评价竟是在英国,90年代中期,网上读到中国当代伟大先哲顾准的一篇关于西方进化史的文章,其中论述了西方文明的两大支柱,基督教文化和希腊文化。不知道这个观点是否是他的原创,但他对基督教的正面评述对笔者的启发极大。然而只有当在英国生活多年后,通过自己的体验和思考,笔者逐渐认识清楚基督教对西方文明的形成起到的关键作用。
首先,什么是文明和文明程度如何衡量。有一个说法称,文明的标志是石头建筑和文字的使用。毫无疑问,古罗马是一个文明的巅峰,它在其广大帝国各处留下的宏伟遗址到今天都令人叹为观止。但同时,当它征服一个地方把俘虏卖为奴隶,为了娱乐把人在斗兽场扔给狮子,为了震慑反抗把六千人钉在十字架上。这是极度的野蛮,哪有文明的影子?中国在历史上没有很多宏大的建筑,但它精致的琴棋书画诗词歌赋应该是文明的另一种高峰。然而,在这国家也不乏屠城,坑俘,车裂,凌迟,诛九族的恶行,动辙杀人盈野,十室九空。罗马和中国绝非个例,在更落后地方,部落间战争的常规就是战败方的青壮男子沦为奴隶,妇女被瓜分,其他没有用的人被杀光。英国在一世纪有位女英雄领导反抗罗马统治的起义,但这个很光荣的起义也有很不光彩的劣迹:他们把整个整个的罗马定居点的罗马人不分男女老少全部杀光。而这种恶行甚至在20世纪也大大小小屡次发生。
可见宏大的殿堂和华美的诗赋并不是文明的唯一标准,甚至不是文明的主要标准。那么文明是什么?


一  告别野蛮


文明的直接反义词是野蛮,而野蛮就是手持刀俎的强者对沦为鱼肉的弱者为所欲为。如果杀戮,奴役,奸淫,抢掠有利于强者的生存或舒适,何乐而不为?野蛮是人类的原始属性,人之初,性本恶。
如果要人的自然属性有所改变,必须有一种强有力的形而上的观念才有可能,这往往是宗教。而基督教对欧洲的文明的产生以致今日世界的改变是决定性的。
旧约基本上是关于一个家族和一个民族的历史传说,一神教的形成。新约才建立了基督教新的教义:上帝爱人,人类互爱。这种博爱的极端表述是爱你的敌人。爱是一种主动的不受控制的情感,因此爱敌人的要求过高,是不可能达到的。但是不虐待敌人,尤其是已没有武器,对你已无危害的敌人,是可以做到的,因而有可能成为被广泛接受的准则。
基督教在罗马帝国的后期在欧洲得到传播,这个过程持续几个世纪,而社会的变化需要的时间可能更长。然而,欧洲的确改变了。
战争是政治的继续,基督教无法改变这一点。战争依然存在,但是新的战争规则在欧洲形成。首先区分作战人员与非作战人员,非作战人员的生命不受威胁,财产不受掠夺,妇女不受侮辱。其次,作战人员在放下武器后不被杀戮,而且不沦为奴隶。其结果之一是在欧洲,罗马时代盛行的奴隶制逐渐消失,因为没有了奴隶来源。
基督教从罗马帝国传向北方,包括今天德国,法国和英国的区域,这些地方的蛮族被教化逐渐摆脱蒙昧和野蛮。一个改变最明显的民族是北欧的维京人。
维京人更响亮的名号是维京海盗,对欧洲其他沿海地区来说,就是汉之匈奴。他们地处高寒,自然条件恶劣,所有青壮男性亦民亦盗,而且生性极为凶猛,战无不胜。他们的战船是当时最快的,等同匈奴的战马,给了他们高度机动性。所到之处,烧杀抢掠,在欧洲沿海地区肆虐几百年。维京人的原始宗教是多神教,据说死在战场就可变神。
基督教传播到北欧比较欧洲的其他地区晚,7世纪开始,也用了更长的时间,到12世纪才完成了基督教化。在这个过程中,维京人的野性尽退。北欧依然存在过强大的王国,如瑞典王国,但海盗民族不复存在。到了近代,他们成为世界上最先进的民族之一。
有人要慷慨激昂的反驳,基督教的西班牙人入侵美洲不是几乎把印第安人杀光了吗?请少安毋躁,西班牙人掠夺黄金白银不假,但既无能力也无必要杀光印第安人。美洲到处是崇山峻岭,原始森林,印第安人打不过西班牙人,有腿还不知道跑吗?就算西班牙人能抓住一些印第安人,为什么要杀呢,可以留作奴隶嘛,省得从遥远的非洲买黑奴。显然,这种指责根本经不起推敲。今天,印第安人口大量减少的原因很清楚,是欧洲人带去的传染病,尤其是天花,使得最初对这些疾病毫无抵抗力的美洲土著人种遭遇了灭种之灾。
笔者绝不是说,基督教传入后欧洲就变成了伊甸园。事实上,当罗马教会在欧洲取得了支配地位,纯掠夺性的战争减少,却出现了宗教战争,如十字军东征和十七世纪德国的三十年战争,而且战争罪行时有发生。并且由于一神教的排他性,教会迫害异端,甚至使用火刑。中世纪对犹太人的驱逐和迫害包括屠杀也是很恶劣的。然而于之前野蛮状态相比,基督教化后的欧洲有了本质的改变。
中世纪后,基督教在世界传教。不少人指责基督教是殖民主义的帮手,如著名的南非大主教图图就说过,白人给了黑人圣经,拿走了土地。这个指责对基督教是不公平的,因为传教的动力是宗教责任,不是经济利益。客观的说,凡是基督教化的地区都脱离了蛮荒状态,有了基础文明。图图大主教本人的高风亮节就是基督教文明的标志。
有意思的是甲午战争时期的日本。那时的日本风行脱亚入欧,在战场上实行欧式规则。战争初期,他们给清军俘虏提供食物,而且治疗伤者,被俘清军既感恩流涕也大惑不解。而后来有一次在旅顺附近,清军俘获了几名日军侦察兵,不仅杀害而且肢解尸体。日军发现后报复,屠城旅顺。清军的暴行把沐猴而冠的日军打回原形。然而即便是沐猴,有冠也比无冠漂亮。
告别野蛮并不是一劳永逸的,返祖时有发生。二十世纪出现的两大思潮,法西斯主义和共产主义是对基督教文明的反动。在其波及的地方,任意施暴于敌人和政治贱民不是罪行而是光荣。野蛮暴力和恐怖是这两大政治运动的主旋律。


二 优待弱者

文明的尺度是对弱者的态度。这是笔者的思考的结论,但近来读到,一位西方哲人也做了同样论断。
于其他宗教不同,基督教起源于社会底层。耶稣本人是木匠,他传教的对象也是穷苦百姓。在被罗马皇帝收归国有之前,基督教也是在罗马帝国的弱势群体中流行,而且遭受迫害。因此,基督教与弱者有天然的联系。
耶稣在新约里的主要圣迹都是帮助贫病人士,因而基督教很早就从事社会救助。基督教有什一捐献制度,就是教徒应捐十分之一的收入给教会,积少成多,这是很大的数字。教会用这些钱修建精美的教堂,也建立了一些贫民救济事业。在欧洲旅游,一些城市还能看到中世纪的医院旧址,对贫民免费。另外还存在贫民养老院旧址,过去专门收留无生活来源的孤寡老妇人。这些设施都是教会办的,但笔者不知道是否普遍的形成系统。
基督教还有各种慈善组织,如救世军。在现代国家产生之前,他们包办了社会救济事业。军队没有医院,伤兵靠教会组织照料,不仅己方伤员,还有对方伤员。最后导致红十字会的诞生。红十字会不是宗教组织,但显然是基督教慈善精神的继承,并延伸到整个世界。
在中世纪的欧洲,有了保护妇女儿童的概念。她(他)们被认为是弱者,如有困难或危险,需要优先照顾。男人被认为是强者,应该自己照顾自己。女士先走(Lady first)在平时可能是男士表示的优雅姿态,在现代女权主义者眼里是对女性的侮辱,但在危险时刻,一步之差可能意味着生死两分。
一个极端例子就是泰坦尼克号的海难。上了救生艇就是生,绝大部分的妇女儿童和一些老人(男性)得以生还, 因为他们被安排先 登上救生艇;留下来就是死,绝大部分的男人丧失生命, 因为救生艇已经没有了。这是否是说,这些男士个个都是圣人,视死如归?当然不是。当海难发生时,船长指挥救生工作,遵循的是当年航海业的不成文的传统:妇幼先行,船长最后。船上有大量无妇幼随行的单身男子,妇幼先行逃生的安排对他们是不公平的。但是他们知道,这样安排是基于社会保护妇女儿童的共识,不管是否情愿,他们都必须接受,尽管意味着接受死亡。毫无疑问,泰坦尼克号海难是巨大的人造悲剧,但其中的故事却是文明的巅峰。
现代西方社会,优待弱者变成了政治正确。糟蹋白人没事,骂黑人罪恶滔天;糟蹋男人没事,骂女士罪不容诛;糟蹋总统没事,骂平头百姓吃不了兜着走。政治正确是21世纪进步主义的走火入魔。



三 所有的人被创造的平等

这句子听的怎么这么别扭?没办法,这是美国独立宣言第一句话All men are created equal的准确翻译。这句话的另外的广为人知的翻译“人生而平等”,很顺口,然而是错误的。created不可以翻译为“生” (born),在这里它们的寓意有本质区别。
生是指新生命肉体的诞生,与之不可分割的是生命的生理条件和周边环境。有人聪明,有人愚钝;有人力可拔山,有人手不缚鸡;有人口含金钥匙,有人身伴討饭碗;有人生在帝王府,有人生在茅草屋。生而不同,何以平等?
灵魂(soul),人“被创造”了灵魂。与泛灵论的其他宗教如佛教不同,基督教认为,上帝只赋予人类灵魂。人的肉体不平等,但灵魂平等。
应该说,基督教的原始教义并没有明确提到平等问题,平等概念是在基督教在传播过程逐渐发展的。在基督教看来,上帝创造了一切,包括所有的灵魂,教徒的灵魂在上帝的眼里无高低贵贱之分,因而所有灵魂是平等的。这是基督教世界里平等观念的初始起源。
此后的一千多年,平等的外缘符合逻辑的一步步扩大:人在上帝面前平等 => 人在上帝的律法前平等 =>人在人造的律法前平等(因为人造律法可以被认为是上帝律法的延伸) =>人的政治权利的平等(因为这涉及谁有权制定法律)。这个过程有千年之长,尽管中间有长时期的停顿,但最终导致近代民主制度的产生。
当然,有人说,政治平等是人民斗争的结果,不错,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但是争取平等是先有观念后有行动,当整个社会都有这种观念准备时,水到渠成,斗争容易的多。如前所述,基督教世界更易于广泛产生平等的概念,尊严和权利的平等。
一个有意思的问题是与其他宗教做比较。印度教和儒教都把人分成三六九等,是明显反平等的,不必多言。佛教似乎主张万物皆有灵性,这使得人类的灵魂有些贬值。伊斯兰教也有一位全能神,为什么也没有发展出平等的观念?
其实,一般男性穆斯林在理论上没有明显的等级差别,这使得伊斯兰教在一些极不平等的地方对底层的人群具有吸引力,如印度。但是伊斯兰教的创教者用武力创立了政教合一的政权,自己成为绝对统治者,而且这成为后世伊斯兰教世界的理想社会模式,如伊斯兰国的哈里发。当一个人或一伙人具有绝对权力时,法律和政治的平等就不必奢望了。
美国从来没有国王和贵族,以平等立国,然而,一个不可回避的问题是,那么黑奴呢?这个问题很严重,恕笔者多言几句。
基督教本身不涉及社会制度问题,耶稣在谈论奴隶时只是说主人要善待奴隶,而没有说应该废奴。尽管在基督教化的欧洲,奴隶制早已消失,然而16-17世纪西班牙殖民者从非洲贩运黑奴到美洲(他们并没有在非洲捕捉奴隶,而是从黑人部落收购奴隶。但需求刺激供给,他们大量购买奴隶,促使部落之间爆发更多的战争,产生更多的奴隶)和美洲的种植园主使用黑奴的,没有多少心理障碍,因为他们认为黑人是会说话的工具,至少不是与白人同等的人。这当然是种族偏见,但种族偏见也是人类的自然心态。黄种人恨白人瞧不起自己,但又毫不客气的瞧不起黑人。当清末康圣人有为第一次见到黑人时,大惊失色,天底下还有这样的人?他写“大同书”,白种人和黄种人共享大同世界,不包括黑人。至于黑人何以待之?他的主张颇具中国特色:骟!
第一批认为黑人是人就是传教士们。既然黑人也能信仰上帝,那么黑人也是与他们同样的人。基督徒不应奴役基督徒,人不应奴役人,他们开始宣扬这个思想。后来许多基督教团体加入进来,大声疾呼:黑奴制是罪恶,应该废除。经过百年的努力,到18世纪以后,黑奴制不道德的观念进入主流社会。
然而尽管社会舆论赞成废奴,但难以实施。由于圣经并没有直接谴责蓄奴,大部分作为基督教徒的奴隶主未必有负罪感。奴隶是奴隶主的私有财产,对奴隶主来说,弃奴如同割肉,实难情愿。而国家甚至国王都无法强制奴隶主释奴,因为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
到了1835年,废奴的社会运动强大到使英国议会通过在英国的属地(主要是中美洲)废奴的法律,办法是政府补偿奴隶主的损失,两百万英镑,在当时是个巨大的数字。这意味着人们出于正义感,情愿掏腰包给另一种族的人买自由。英后来还出动海军阻止海上黑奴的贩运。随便提一下,当时在英国议会里提出废奴法案的领导人威伯福斯就是一位极其虔诚的教徒。他出于宗教信仰为这个法案奋斗三十多年,最终在他去世前三天被通过。
美国也同样有废奴运动,早期也是由各种教会团体和有宗教情结的理想主义者主导的,基于人道主义追求社会正义。教科书说解放黑奴是为给北方资本家提供廉价劳动力,不但是鬼扯,而且是亵渎。
然而美国的情况更困难,因为南方蓄奴种植园的范围大得多。美国立宪建国时,奴隶制的争议就已经存在,但不得不被回避了,否则与会诸州无法协商一致建国。到19世纪中叶,尤其是英国废奴后,在美国认为奴隶制不道德基本也成为社会主流共识,如后来的美国内战南军总司令李将军1856年在家信里就说过,奴隶制作为一种制度在任何国家都是道德和政治上的邪恶。如果美国南北方关于黑奴制的斗争在道德的战场再继续几十年,南方必然落败,因为它丧失了道德高地,它很可能不得不以某种和平的方式废奴。
南方在北方的道德高压下不堪重负,为了摆脱难堪,南方蓄奴者把这个社会问题转化为纯政治问题:联邦与州的关系。他们声称,主张废奴的林肯联邦政府要强制废奴,这是干涉州的内部事物。你若管我,我就分家。如此一来,南方的少数蓄奴者就把南方不蓄奴的人也卷了进去。1861年内战爆发,六十万人丧生,黑奴制被废除。
内战中失败,南方白人充满怨气,对黑人的歧视甚嚣尘上。直到1960年代的民权运动在南方风起云涌,南方社会自身有了变化,黑人的地位才有了根本的改善。著名的领导者马丁路德金本人是牧师(其人远非圣贤),与他共同奋斗的不但有黑人,也有白人,很多是白人教会人士。
必须指出,本文的平等不包括经济平等。经济平等听起来极其美好,从贩夫走卒到学者圣贤趋之若鹜。基督教也不能免俗,历史上有过基督教社会主义甚至基督教共产主义,今日拉美的天主教教会经济上也比较左倾。这不奇怪,耶稣本人是穷人,看富人不顺眼,说富人想进天堂比骆驼穿针眼还难。然而经济平等是不可能的,也是错误的,而且导致罪恶。根本的原因就是人生而不同。唯一可能的是适当减小差异,但这不是本文的重点,不多赘述。
还有一个平等问题是家庭内的男女平等。由于男女的生理能力不同,在家庭内的角色不同,很难定义何为平等。然而比较其他文化广泛存在的一男多女制,基督教的一夫一妻制(据说源自罗马帝国传统)显然给了妇女在家庭内相对的最好的地位。

四 权力分散和民主自治


就权力而言,人类的自然形态与猴山没有本质不同。猴王,酋长,国王,皇帝主宰他们地盘内一切,实行基于暴力的一元化领导。有时,酋长或国王身边也有巫师祭神祭鬼,
但这些神职人员是当权者的臣属,服务于当权者。神权隶属于王权(暴力)。
基督教起源卑微,早期被罗马帝国迫害。然而罗马后期,君士坦丁大帝看到基督教徒越杀越多,改剿为用,立基督教为国教,广为传播,周围蛮族开始接受了罗马的新国教。如果这个状况持续下去,那么基督教就像其他原始宗教一样,不过是统治者手上的一个工具。
然而,当基督教成为国教不久,西罗马帝国本身灭亡了。但基督教的地位不降反升,原罗马大主教变成教皇,而帝国的地盘分裂成区域性的王国或公国,即形成了统一的宗教权威和众多的世俗王权。在此后的一千年,神权和王权并立,相互帮助又相互制约。君权神授,基督教给予国王统治的合法性又限制他们不能无法无天,而国王们則保护教会的庞大利益。这种权力的二元化阻止了产生所谓东方绝对君主。与伊斯兰教不同,基督教奉行上帝归上帝,恺撒归恺撒的原则,没有建立政教合一的国家政权(一个例外是加尔文教派曾在日内瓦建立过短期政权)。
到十五世纪,先后出现了文艺复兴和宗教改革,基督教分裂成罗马天主教和新教,罗马教皇的权势大大降低。新教不是一个统一的金字塔形的教会,而是为数众多与罗马天主教相左的各种教派的统称。最初有英国国教和德国路德教等,后来又衍生出更多的教派。不但教派之间互不相属,而且许多教派内部的教会都实行自治,相互之间只是联盟。
神权多元化,权力进一步分散,意识形态再无禁忌,而自由的思想就像钱塘江大潮,不可遏制。
在地方,基层教堂(特别是新教)是教民出资建造和维持,像个股份公司,神父或牧师是主持者而非拥有者,事务由理事会决定或经教民的同意,这促进了民主意识的养成。基层教会也把本是一盘散沙的人们组织起来,改变了社会的微结构。每逢礼拜日,人们定时定点定人聚集在当地的教堂,不但举行宗教弥撒,而且可以讨论如何事情,包括世俗事务,这就是初级的民间团体。
世俗世界里,国王和领主都没有直接派遣地方官吏,小城镇和乡村很大程度是教区自治的。教区内的居民,也就是教民,以当地教会类似的方式选举出委员会管理地方事务,其成员多是能人富户而非神职人员。后来领主阶层消亡,民主自治的层次近一步提高。当一个国家遍地都是一群群自己管理自己的有平等意识的自由人时,国王或皇帝的日子就快要到头了。
一个基于宗教信仰实行世俗民主自治的典范就是著名的1620年由英国赴美的五月花号船的乘客。他们都属于一个清教徒的小团体,在登陆前用宗教的语言写了一份以民主自治管理未来事物的公约,就成为美国的雏形。
冗长的结束语
总的来说,基督教改造了社会使之有利于最广大的低层人民。这并不是它作为宗教的初衷,而是长期良性演变进化的结果,因为毕竟它的起源最接地气。19世纪后,基督教的这个作用逐渐被各种进步主义取代。
在结束前,笔者还得说基督教几句坏话以示平衡。如前所述,基督教在历史上有过大规模的宗教战争和宗教迫害。一般来说,一神教比较具有排他性,但这并不是事情本质。人们都知道阿克顿勋爵绝对的权力绝对得腐败的论断,但笔者对这句话有另一种表述:绝对的权力的绝对得滥用。教会当然不能例外。罗马教会在中世纪有了神权的绝对权威,这个权威必然被滥用。他们不能容忍任何异端,更不要说对他们的挑战。有之,火刑伺候。所以称基督教黑暗的中世纪不无道理。
所幸的是基督教经历了宗教改革,而新教的准确翻译就是(对罗马教廷的)抗议者。当罗马天主教的绝对神权消失时,它作恶的基础也随之崩塌。新教亦然,当一个教派在一个国家势力过大时,手也开始沾上了血。只有当新教进一步分裂,许多的教派相互竞争,才使得它们演变得更为善良。然而毋庸讳言,时至今日,基督教没有也不可能消除自身成员更不用说人类社会的一切罪恶。根植于人类自然属性的劣行只能减少不可能根除。
今天,基督教在欧洲处于颓势,在社会事务上几乎没有声音。参加星期天弥撒的人越来越少,传统教会里罕见年轻人,小型独立教会相对活跃一些。好在目前欧洲在政治已经成熟,即便没有基督教教会,也看不到重返丛林社会的可能。至于传统教会,笔者不希望看到它的消亡。随便说一句,笔者访问过英国许多古朴的乡村小教堂,在那里,总能享受到清凉和宁静。
基督教在这两千年给人类最终带来什么:人道主义,人的尊严和权利的平等,以及近代自下而上的民主社会。您若不喜欢,想一想,它们的反面是什么,您若是位普通百姓,会更喜欢它们的反面吗?!
像笔者一样,您不一定需要信仰基督教,但似乎应该给予它一份尊重,更应该接受享用它留给人类文明的普适遗产。为什么不呢?
至于是否过圣诞节,您爱过不过,并不打紧。 至于笔者本人,在英国生活近30年,家中从来不过圣诞节。没有圣诞树,没有圣诞卡,没有圣诞礼物。但笔者十分珍爱圣诞节尤其是平安夜的那一片安宁祥和。
后记:一个小故事
笔者第一次见到基督教的人士是1989年10月,意大利的威尼斯,傍晚的街头。一群人丛中飞出女声合唱,近前一看,一位年轻街头男吉他手在弹吉他,旁边一位黑衣修女带领五六位身穿天蓝色校裙的美少女在歌唱。小伙子衣着邋遢,显然与女士们不是一伙的。这种街头艺人随处可见,通常观注度不高。无疑,是少女们的歌声为这位小伙子带来了旺盛的人气。唱的内容不懂,但曲调优美,然而笔者听了两分钟不得不离开。一是天色见暗,二是笔者被血雨腥风滋养起来的钢铁神经承受不了眼前七位蓝雪公主帮助一位小矮人的纯洁童话展示的人间之善所承载的泰山之重,只好逃之夭夭。然而近三十年了,这件小事还停留在笔者的记忆里,因为这是威尼斯最绚丽的一道风景线。
作者投稿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献花

只看该作者 10楼  发表于: 01-07
离线金牌接送

只看该作者 9楼  发表于: 01-05
  
离线金牌接送

只看该作者 8楼  发表于: 01-04
离线金牌接送

只看该作者 7楼  发表于: 01-04
  
离线金牌接送

只看该作者 6楼  发表于: 01-03

只看该作者 5楼  发表于: 2018-12-31
离线金牌接送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2018-12-28
离线金牌接送

只看该作者 3楼  发表于: 2018-12-28
离线nycedc

只看该作者 2楼  发表于: 2018-12-27
快速回复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安全校验: 答案:168 登录会员无需填写, 游客显示3组IP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