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276阅读
  • 5回复

三《此情绵绵3》:又见带鱼 (上)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老钱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如果您现在使用手机,请将这个2维码存入相册,再打开微信,扫一扫,点击相册。

《松园旧事》第三部《此情绵绵》连载之三

三 又见带鱼 (上)

      .

……多么遗憾呀!小慧哥……竟以为我连面条都不会煮。其实……,做饭有什么难!假如不是因为这哮喘病,我敢保证,所有小慧哥想吃的东西,我……全会做!就是现在,为了避免油烟,不炒,我也能把饭做得香香的!亦叶手脚麻利地切好了陆师傅的女人因为她一个人过年而专门留下的腊鱼,腊肉;又在粗瓷碗中放上米和水。蒸锅常年放在灶上,启开灶就能蒸。清早打开的那瓶肉片,没吃完。可以做一个白菜肉片汤。今天只吃两顿饭,得多做点菜,让小慧哥多吃,把感冒瘦下来的那部分补回去!

亦叶又打开了另一瓶肖婆婆带来的菜。

啊!这瓶……居然……是带鱼!

两年前躺在竹篮医院的病床上,小慧哥喂她吃带鱼。以后在松园,为了还小慧哥那只装带鱼的饭盒而受五香粉责骂的那些既幸福又悲惨的情景,交替地出现在亦叶的脑海里……

……带鱼是海鱼,竹篮镇的河、湖、水塘中都逮不到。在W市,带鱼算不上是什么稀罕菜。只要家中有鱼票,菜市场中又正好有卖的,随时都能吃到。可是在竹篮镇,谁家要是吃起了带鱼,那就多多少少带了一点炫耀的味道。很明显,那是在告诉别人,这是从城里买来的,而且在城里一定有亲戚、朋友。因为谁都知道,城里的鱼、肉、蛋、甚至豆腐都是要票的!

肖婆婆这带鱼,不知又是用竹篮镇上的什么宝贝换来的!亦叶怔怔地看着装带鱼的瓶子发呆……

……“饭盒事件发生之后,柳妈和姥姥十分难过。以为小叶妹是心里想吃带鱼而嘴里不说,并把这一切归结于小叶妹的懂事。那之后,亦叶一回松园,柳妈总要急急忙忙地上菜市场买带鱼。带鱼烧好了,亦叶却沾都不沾。她告诉柳妈说自己对带鱼过敏,一吃带鱼就……喘不上气!柳妈把这话告诉了叶慰余,叶慰余大吃一惊。带鱼从此从亦家的饭桌上,完完全全地消失了!有将近两年,亦叶不但没尝过带鱼,连闻都没闻过带鱼的气味!

而现在,在她邂逅方小慧,而方小慧又病了,需要她来照顾的时候,这久违的带鱼又出现了。莫非……这是老天爷的安排!亦叶在厨房的木凳上坐下来,交替地使用手和牙,把带鱼两边和中间的刺剔掉。然后把整块的带鱼肉小心翼翼地放到碗中,再挪进蒸锅……

小慧哥!小慧哥!

亦叶推着方小慧。方小慧迷迷糊糊地应了一声,却没睁眼。亦叶拿起一枝笔,挠了挠方小慧的脚心。方小慧缩了一下脚,睁开眼。

“……起这么早干嘛,叶妹!

喔!喔!喔!一看方小慧又要闭眼,亦叶赶紧在他耳边大声装鸡叫。起来吧!小慧哥!饭好了!

叶妹!……喂我吃吧。我……真是困得……睁不开眼……”

亦叶用两只枕头把方小慧固定在墙上,又把火炉边烤干了的毛巾垫在他的脖子下面。

“……张嘴吧!小慧哥!

啊!真香!

亦叶用勺子喂方小慧一口,自己吃一口。吃两口饭,再喝两口汤。方小慧显然是饿了。平时他吃饭都是下意识地慢,今天却快极了。

叶妹!方小慧睁开眼,看了勺子一眼,又闭上眼。“……这是带鱼!

是的,小慧哥!这是带鱼!你……多吃点吧!

不,叶妹!你不是喜欢吃带鱼吗?你自己多吃鱼,喂我……吃白菜,腊肉就行了!

亦叶却不出声,仍然往方小慧嘴里喂着带鱼。

叶妹……,这带鱼……怎么没有刺呀?

亦叶的眼湿润了。

是的,小慧哥!这带鱼……是没刺。……和你以前……喂给我吃的那盒带鱼……是同一个种,没刺!

哈!方小慧闭着眼,却笑了。“……傻叶妹!带鱼……哪会没刺呀!刺……是带鱼的骨头。没刺,它……就没法活了……”

……本来就没法活!都……煮熟了,也被我们吃了。它……还怎么活哇!再说,无核的葡萄都有,怎么就不能有无刺的带鱼呢?

亦叶有意说着反话。

……真傻!叶妹!那一次的带鱼……是我用嘴一点一点地把刺剔掉,才放进饭盒里的。剔的时候……可麻烦啦。你……居然以为是……无刺的带鱼!

……一点也不傻,小慧哥!你自己才傻呢!你既然知道上次带鱼的刺是你用嘴一点一点地剔掉的,为什么就想不到这次带鱼的刺是我用嘴一点一点地剔掉的呢?……你为我……剔过一次刺,我现在又为你剔过了一次刺。咱俩……,谁也不欠谁的啦!

方小慧停止了咀嚼,睁开眼,强打起精神看着亦叶。

“……叶妹,我今天太困了,没力气跟你斗嘴。我有好长时间没这么困过了。我都怀疑,是不是你这个药场……有什么瞌睡虫……叮了我一下……”

哈!亦叶笑了。

别笑,叶妹!我跟你说几句正经的话!你要以为你今天为我剔了一次带鱼的刺,你就什么也不欠我了,那你就错了,大错特错了。你欠我的东西,你今生今世怎么还也还不完!

亦叶不笑了,也不说话。她把最后一勺带鱼和饭送到方小慧的嘴里,放下碗,用手抚摸着方小慧上腹部的伤口。

“……你欠我的东西不在那儿,叶妹!方小慧重新闭上眼,却极其准确地握住了亦叶的手,把那只手往上挪了挪,放在胸前。“……你欠我的东西在这儿跳着呢。你知道吗?叶妹!你……现在有两颗心。有一颗是……我给你的。你应该把你那一颗……给我,咱们交换,才对!除非…………”

方小慧叹了一口气,停住了。

你想说,除非……什么,小慧哥?

除非你……天生的没心没肺……”

哈!哈!哈!亦叶大声地笑起来,扑到方小慧的胸前。没心没肺……,没心没肺……”

别傻笑了,叶妹!方小慧无可奈何地睁开眼,摸着亦叶的头。“……你什么时候才能真长大,才能……”

我已经长得够大了,小慧哥!我就盼着自己什么时候能变得没心没肺呢!没心,我就不欠你一颗心了!没肺,就没有气管和支气管,也就没有这……哮喘病了!

哎!方小慧一听亦叶提到病不再说话。算了,叶妹!我……困得不行!喂我……喝点汤,我还得接着睡。我一点力气也没有……”

方小慧睡着了,亦叶到仓库去清理药材。

仓库的药材,照亦叶观察,于老头和陆师傅也并不见得十分清楚究竟各自准确有多少。但是如果有人动了没有放回去,他们还是能一眼看出来。而亦叶这几天一直在动仓库中的药。先是为肖婆婆的那个老姊妹配药;后来又给小慧哥配药。亦叶决定把所有动过的药全部整理一下,搞得干干净净的,这样谁也看不出来,她动过药。亦叶不打算告诉陆师傅,说她自作主张地给一位阶级姐妹和一位人民的子弟兵配过药,虽然她知道,就是真告诉陆师傅,陆师傅也不会说她。

清完了仓库,亦叶为自己煎了一剂麻黄汤。一月底,二月初,气候寒冷潮湿。药场在野外,风比竹篮镇大得多。在这种天气,晚上发病对亦叶来说几乎是正常的。可是在听陆师傅的劝告,开始服用麻黄汤之后,亦叶发病比过去少得多。也因此,亦叶已经把煎服麻黄汤当作了自己日常生活的内容了。煎麻黄汤需要几个时辰。亦叶利用这几个时辰在仓库里熟悉各种药材在架上的位置。服完麻黄汤之后,亦叶照陆师傅的指点,又在仓库中踱方步数百,引药上行。一直到凌晨两点,亦叶才回屋,爬上乒乓球台,入睡……

清早,亦叶从梦中醒来。想起的头一件事是方小慧。她探起身子朝床上一看,被子叠得整整齐齐的。小慧哥早起来了!

叶妹!

亦叶一回头,方小慧就站在她身后。正金鸡独立,耗着腿。

“……小慧哥!你还没好利索,这么着急着动身子干吗?你……一共才躺了两天。又没有什么演出等着你!亦叶伸出手搂住方小慧的脖子,……还疼吗?嗓子还难受吗?

亦叶不知道,方小慧早就起床了!

一想起这个年竟然能和叶妹一起过,还没有旁人,他压抑不住地心花怒放。亦叶还熟睡着,方小慧已经背着包,去了县城一趟。把亦叶给李洁的信用航空发出之后,他把H县县城能买到的所有亦叶爱吃的东西都买了,还买了一大堆炮竹。回到药场,他什么事也没做,就站在乒乓球台前看亦叶,一边看,一边耗着腿。看到亦叶醒来了,方小慧放下腿,把亦叶的两只手从自己的肩上拉下来,重新塞进被子,还把被子拽到亦叶的脖子下。然后。方小慧坐到乒乓球台上,把亦叶连被子带人一起抱起来。

“……别担心我的身体,叶妹!你给我灌了那么多药茶。我这一辈子喝过的药加起来也没这两天喝的多。昨天这一觉又睡得特别特别解乏。我简直觉得,我有十年没这么舒服地睡过觉了!

亦叶还是不放心,伸出手,摸了摸方小慧的额头。还好,小慧哥的额头凉呼呼的。

“……我真不明白昨天我怎么会那么困,叶妹!你喂我吃带鱼,跟我拌嘴,我头昏眼花的,连抬腿动胳膊的劲……都没有。小时候,我爸让我和他一块练甩发,甩胡鬓,有时也觉得天旋地转的。但是怎么着也没昨天那么严重……”

亦叶咬着嘴唇笑,她决定不说她放药在面汤里的事。

“……再躺一天吧,小慧哥!明天再动身子来得及。……受伤那次,你不是躺过三个星期吗!

没事,叶妹!我已经动了老半天了,还跑了五千米,去了一趟县城。你看!

啊!小慧哥!你……还买了……炮!亦叶看到地上那堆花花绿绿的纸筒,惊叫了一声。快!快拿到外面去!这屋里生着火炉,当心……它们一不高兴……爆炸了!

哈!哈!方小慧笑了,把亦叶楼得更紧了。……都这么大了,还怕炮哇!

亦叶从小就胆小。童年的时候,松园的孩子们过年放炮,她只敢在家踮着脚,隔着玻璃看,连上平台上去看都不敢。方小慧试着拽过她好多次都没用。拽轻了,她摇头不愿;重重地拽她或者把她抱起来,她就害怕得大哭。而亦家那位严厉的老祖母,在过年的时候又是听不得孩子们哭的。亦叶不光害怕炮竹,也害怕一切可能爆炸的东西。连小慧哥帮她吹气球,只是用嘴吹,她都紧张万分。躲得远远的,还闭着眼,用手护着头……。后来到了竹篮医院,她一见氧气瓶边竟有人吸烟,不管是病人还是职工,就会如临大敌地上前阻拦。镇上的人早发现亦叶和他们的格格不入,背地里管她叫竹篮一怪。所以她不准人吸烟,也没人见她的怪。每次分田在锅炉房消毒注射器,只要亦叶知道,总是时间还没到,她就催着分田去看压力表,害怕高压锅爆炸……

“……把这堆炮……赶紧拿出去吧,小慧哥!亦叶央求着方小慧。万一,我说的是万一!万一……它们真……爆炸了……”

方小慧还是笑着不动。

我向毛主席保证,它们绝不会随便爆炸!叶妹!万一它们竟胆敢爆炸,像你担心的那样,万一,方小慧低下头,轻轻地亲着亦叶的脸。……就是党考验我的时候到了!我会学雷锋、学王杰、学黄继光、学欧阳海,甚至……学暴风雨中的雄鹰!总而言之,我会奋不顾身,舍己救人,让你安然无恙!

方小慧调皮地笑了,亦叶只能无可奈何地转过头,不去看地上那堆炮竹。

今天……是年三十,叶妹!

嗯!……好像是,小慧哥!今天好像……是大年三十!

要是……,要是我不来,你一个人呆在这药场,怎么过这年?

嗯!那就……瞎过呗!和平时一样就行了。其实……我对过年没什么太大兴趣。亦叶说的是实话。就是小时候,她也不像别的孩子那样盼着过年。每逢过年,家中总是人山人海。亦叶一想又得穿上那些并不怎么舒服的新衣服,规规矩矩,拘拘束束地在家呆着,对所有来的客人都客客气气地说着同样的话,不想笑的时候也得假笑,就忍不住心烦。且不说那几天还得特别地小心。要是不注意地把该叫表叔的人不幸叫成表哥,或者失手摔破什么东西,还少不了要挨奶奶的骂。谢天谢地,现在总算长大了,过年也可以找个地儿呆着不回松园……

“……对过年没什么太大兴趣,叶妹?那……就是说,我来不来陪你,你其实无所谓!难怪前天在药场门口,你对我那么冷淡,爱理不理,老半天都不愿过来跟我说句话……”

方小慧开始难过。

啊!不!小慧哥!当然还是你来好!对这事……我怎么会无所谓呢?亦叶伸出胳膊,抱住方小慧,紧贴在他胸前。……只不过是,没想到……你会来。……也觉得大过年的,你跑到这药场……不应该。你该……,你该回松园过年才对!回松园陪着你那……”

叶妹!方小慧害怕亦叶说出任何影响人情绪,破坏气氛的名字,赶紧打断亦叶的话。那天我就说过,到这个药场来劳动,一定不是领导派你来的,一定是你自己要来的,我敢保证!你是想……躲着我,对吗?

亦叶不说话,她的头紧靠着方小慧的前胸,她的鼻子正深深地嗅着方小慧身上的气味。这两天,小慧哥一直躺在床上发汗,可他身上……并没有汗味,只有草药的清香。难道……给他喝的药,真从毛孔里蒸发出去了?

“……你以为你躲到这个小药场,我就找不到你啦?我告诉你,只要我愿意找你,你躲到天涯海角也没用!

亦叶仍不出声,靠在方小慧宽厚坚实的胸前十分舒适。她索性闭上眼。方小慧摇了她一下。

你不说话,叶妹!就是承认了?

亦叶只得又睁开眼。

“……你又在谤我,小慧哥!我……本该无辩才对。只有一点,你说得对。我就是真想躲着你,也无处可躲。你想,像我这样的病人,活过了今天就算多活了一天。明天还在不在人世上,连我自己都不知道。现在能在竹篮医院里活着,还能养活我自己。我已经很知足了。……天涯海角!我真是连做梦都没到过……”

“……这可不怪我,叶妹!大过年的,是你自己又说晦气的话……亦叶一说自己的病,方小慧就不愿跟她拌嘴了。起床吧!小懒虫!

年夜饭十分十分丰盛,当然不能和松园的家中相比,也不能和肖婆婆在竹篮医院里做的相比。但在这偏僻的小药场,吃饭的又只有两个人,这顿饭就称得上是山珍海味了!饭是方小慧做的,居然有五菜一汤。亦叶非常非常想做这顿饭,方小慧却坚决不同意。亦叶从陆师傅的女人种的菜地里摘了小白菜,洗好、切好;把冬瓜削好皮,洗好、切好;又切卤牛肉、酱豆腐;然后就戴上大口罩,站在方小慧的身后。方小慧害怕厨房的煤灰,油烟呛着亦叶,撵着亦叶回小屋呆着。但没过一会儿,亦叶戴着大口罩又来了。亦叶愿意站在方小慧的身边看他做事,做什么事都一样,练功、吊嗓、下棋、打球、做饭。当然,最重要的是,看着小慧哥。特别是在十分清楚地知道,就是这种简简单单地看着他也不可能持续到永远的时候,亦叶就更珍惜和留恋这种简简单单的看!

……美美说过,李洁家的五个男人,因为身边没有女人而变得非常勤快,也非常能干。那么小慧哥呢?小慧哥也是一个勤快、能干的男人。他却是在女人无所不在的关爱下长大的。吴向芬是一个极能干也极勤快的女人。文化革命开始之后,松园的大人孩子都不喜欢她,但对她持家的本领却不得不折服。在松园,像吴向芬这样不工作,以相夫教子为己任的家庭妇女,比比皆是。并不是每一位这样的女主人,都能把自己的家收拾得像方家那样舒适、整洁、美观的。方玉慧是个温文尔雅的人,为人谦和、平易。即使是在文化革命开始之后,松园大部分家庭趋于沉寂的时候,方家也还是常常高朋满座。吴向芬不需要丈夫,儿子动手,甚至连动口都不需要。便能把大事,小事安排得妥妥帖帖。她还有极佳的记忆力,能把方玉慧的同志、同事、朋友、领导、师兄弟、学生;方小慧的老师、同学、战友在烟茶酒和饮食上的嗜好,记得清清楚楚。而且,吴向芬还是一位审美趣味相当时尚化的大都市的女性。亦叶从小就曾无数次盼望过,希望自己的家什么时候也能多多少少像方家那样,稍微洋气一点。然而亦家的两位持家的女性,外祖母叶张氏和柳妈,却毕生都保留着农妇的生活习惯。她们恪守着节俭第一的原则,一心一意地把亦家在松园的那套在李洁爷爷的眼中宫殿般豪华的住宅,努力地营造成一座农舍……

亦叶呆头呆脑地跟在方小慧的身后走来走去,脑子里胡思乱想着。方小慧却在有条不紊地忙碌,已经把所有的饭菜都做好,并且整整齐齐地摆在小屋的乒乓球台上了。一盘炒小白菜;一盘炒鸡蛋;一碗冬瓜肉片虾皮汤;一盘凉拌的卤牛肉和松花蛋;再就是蒸锅中肖婆婆做的粉蒸肉和方小慧在县城买的酱豆腐干。

方小慧洗干净喝药茶的杯子,倒上半杯酒。亦叶担心地看着那酒。

别害怕,叶妹!我……只喝一点点,有这么多菜垫着,伤不了胃!剩下的……,你喝!咱俩……从小到大,在松园住了这么多年,还是头一次在一块吃年夜饭呢!

是的!是的!小慧哥说的是对的,亦叶想着。

童年的时候,亦叶常在方家吃饭。几乎只要方小慧在家,她就跟着吃,不管是吃中饭还是吃晚饭。吃了多少次,恐怕数都数不清了。可是惟独大年三十的那顿年夜饭例外。无论亦叶怎么噘嘴,不高兴,甚至哭闹;也无论亦伯梅怎么惯着亦叶,柳妈总会按照亦家祖母亦夏氏的吩咐,不由分说,毫无通融地把亦叶抱上楼。……是的,今天这个日子是该……喝点酒!难得能和小慧哥在一起吃一次年夜饭,而且还没有别人,只有我俩!谁知道将来……

亦叶拿起杯子打算喝,方小慧拦住了她。

等等!叶妹!

方小慧把亦叶刷牙的杯子洗净,把酒倒进一半,递给亦叶。

干嘛……用两只杯子呀,小慧哥?

咱们碰碰杯,叶妹!来!岁岁平安、事事如意、身体健康、狗头狗脑!

亦叶笑了,小慧哥说的这狗头狗脑,是从柳妈那儿学来的。别看现在十八岁,是大人了!要是在松园过年,柳妈还是照样摸着亦叶的头,说一句狗头狗脑!

亦叶再一次拿起杯子准备喝,却再一次被方小慧拦住。

。(未完待续)

老钱:小说连载《松园旧事》的开场白   (12/5/18,3443)

第一卷《三柳湖畔》 简介   (12/5/18,917)

第二《竹篮之恋》简介(12/5/18,801)

第三卷《此情绵绵》简介    (12/5/18,2517)

。上一节:三《此情绵绵2》:小草大树(下)(12/21/18 38)

。下一节:三《此情绵绵3》:又见带鱼 (中)  

。.老钱:《松园旧事》- 中国二十世纪的《清明上河图》 (12/5/18,52/18328)

老钱涂鸦集1(从8/17以后的涂鸦)(12/5/18, 418)  

老钱涂鸦集     (8/17以前的涂鸦)(12/5/18,5478)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献花
离线金牌接送

只看该作者 5楼  发表于: 01-05
离线金牌接送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01-04
离线金牌接送

只看该作者 3楼  发表于: 01-04
离线金牌接送

只看该作者 2楼  发表于: 01-04
离线金牌接送

只看该作者 1楼  发表于: 01-03
快速回复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安全校验: 答案:168 登录会员无需填写, 游客显示3组IP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