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174阅读
  • 4回复

三《此情绵绵3》:又见带鱼 (中)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老钱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如果您现在使用手机,请将这个2维码存入相册,再打开微信,扫一扫,点击相册。

松园旧事》第三部《此情绵绵》连载之三
三 又见带鱼 (中)

你也得给我说几句吉祥话呀!叶妹!

你把好话都给说没了,也不留一点儿给我!

好话都说没了,就说不好的,叶妹!我不在乎,童言无忌!说吧!心里想什么,嘴里就说什么!

小慧哥!祝你……身体健康、工作顺利、事业成功、……生活幸福!

说得太好了,叶妹!咱们……干杯!

别,小慧哥!我可以先喝酒,你可不行!你得先吃点肉垫着。

方小慧顺从地放下杯子,先夹起一片粉蒸肉。

亦叶抿了一口酒。啊!真香,这久违的酒香!

童年的时候,方小慧常陪着父亲喝酒。碰巧亦叶在旁边,他也会给亦叶倒一小杯。……离开了方家的饭桌之后,亦叶再也没喝过酒。亦家没有任何人喝酒,就是来了朋友、亲戚、也绝不可能让孩子们陪,当然就更不可能轮到亦叶……。亦叶又抿了一口,酒香向上散发着。照陆师傅的话说,那叫载气上行!长年塞着的鼻子通气了,呼吸顺畅,真舒服啊!这酒,入口好,香而不辣。亦叶含了一口酒在嘴里,等到嘴里有点火辣辣的滋味,再慢慢地往下咽。那感觉,就像咽下了一束熊熊燃烧着的火焰。那股火焰从嘴经过食道,传到胃;通过胃又传到全身。亦叶觉得浑身上下都温暖起来,两朵妩媚的红云飞上了她的脸颊,衬托着她那梦幻般的眼睛,把那张脸蛋点缀得让方小慧怦然心动!方小慧呆呆地坐在亦叶的边上,出神地看着她,忘了吃菜,忘了喝酒。直到亦叶再次拿起杯子,他才伸出手阻拦。

“……别喝了,叶妹!我……一直看着你的。你已经喝了三杯了,还一点菜也没吃。……看你迷迷糊糊的样子,是不是……已经醉了?

亦叶笑了,露出一排整齐的白牙和唇边生动的线条。那张方小慧百看不厌的脸,此刻变得娇美,可人……。也只有在亦叶这样甜蜜,这样无忧无虑地笑着的时候,方小慧才会发现,十八岁的叶妹……还是个孩子!虽然她以为她自己,已经很大,很大了……

“……醉了……才好呢,小慧哥!我……就盼着自己……能醉!

为什么?

“……你唱过那么多戏,还不知道一醉方休,一醉解千愁吗?

吃菜吧,叶妹!今晚年三十,不能说愁字!你还小得很,知道什么愁不愁?还千愁呢!……你奶奶要在,你这么说话,准得挨骂!

啊!奶奶!想起奶奶,亦叶觉得真的有些恍若隔世了。

假如人死后确确实实没有灵魂,像那些把自己标榜为彻底的唯物主义者们宣称的那样,想再见到奶奶就是永远也不可能的事了,虽然亦叶并不喜欢奶奶,并且也十分清楚,奶奶也绝不会渴望着再见到她!奶奶已经不在人世间了。在不久的将来,姥姥也会去世。在更远的一些将来,就会轮到父亲、母亲和柳妈。再往前……就是哥哥、姐姐。而自己的身体这么差,说不定会走在所有亲人们的前面。……鲁迅先生多么聪明呀!他早就发现,人一生下来其实就知道将来有一天会死,但却不说出来。谁也不说,特别是在过年的时候!有好多事,明明知道是不可能的,却要祝愿,还要衷心祝愿,而且祝愿完了,说的人,听的人都高兴!人……,真是虚伪透顶……

“……叶妹!帮我压一下!

亦叶正胡思乱想,方小慧叫了她一声。方小慧用筷子压住一块粉蒸肉,想从中间分开。

“……你,想干吗,小慧哥!

我想把肥肉给你,你……不是喜欢吃肥肉吗?

亦叶使劲地压着那片肉,方小慧却仍然没能把那片肉分开。肖婆婆这次蒸的粉蒸肉蒸得硬。很显然,她是考虑到亦叶反正得回锅蒸。

“……算了,叶妹!你……把肥的那一半咬掉,把瘦的给我就行了。

亦叶夹起那片肉,却犹豫着没咬。

“……我要是咬了这肥的,那瘦的那一半……不就被我……弄脏了吗?

方小慧温柔地看着亦叶。

咬吧,叶妹!我不嫌你脏!……小的时候,我的床单、枕头、被子、衣服、裤子上,到处都留下过你的口水!……我要是嫌你脏,就没法活了!

亦叶一听这话,脸更红了,红得像一颗熟透了的樱桃。

……,这次还是你先咬吧,小慧哥!就算……,我还你一次情……”

快咬吧,叶妹!再不咬,肉就凉了。……我的情,你现在还不完,将来也还不完。就是我把这一整碗的肉都咬一半也还不完!

亦叶看着方小慧,无语反驳,只得小心翼翼地咬下肥肉,把瘦的一半递给方小慧。啊!这肉真香!亦叶这么老半天其实一直在品尝酒,还没动菜,却原来今天的菜,味道都这么好!她又连着搛起两片粉蒸肉,咬掉肥的,把瘦的给了方小慧。等亦叶第四次准备再搛粉蒸肉的时候,方小慧拦住了她。

好了,叶妹!你不能再吃肥肉了。你已经连着搛了三次粉蒸肉了。再吃肥的,会腻的。喝点冬瓜汤吧!

“……现在就喝汤?小慧哥!亦叶不解地望着方小慧,扬了扬手中的杯子。“……酒还没喝完,怎么能喝汤?

方小慧拿着汤勺的手停住不动了,看着亦叶没出声,心中却在感慨。小叶妹……一点也没醉!这么多年了,她……还清清楚楚地记得咱们家饭桌上的规矩。童年的时候,方小慧陪着父亲喝酒,母亲总是等着这父子俩把酒喝完才端汤上来。

“……等一会儿再喝汤……也行,叶妹!你……先吃点青菜吧!

亦叶从小就爱吃肉,不爱吃菜。不过小慧哥炒的这盘青菜确实可爱,绿油油的,快赶上柳妈的手艺了!柳妈平时炒青菜最紧张, 油烧沸了,把青菜倒进锅,只转一圈就盛到盘子里。要是稍微多炒一会儿,父亲就在桌边嘀咕,说叶绿素、维生素都破坏了,只剩下纤维素了!而小慧哥炒得这一盘青菜却显然是三素俱在。亦叶吃了青菜,又挨个吃了一遍小葱炒鸡蛋、酱豆腐、凉拌牛肉和松花蛋。

“……好吃吗?叶妹!

好吃极了,小慧哥!我……没想到你做饭做得这么好!……美美说……

亦叶突然闭上嘴,不出声了。美美说的关于李洁他们家人的话……怎么能告诉小慧哥呢?又怎么能在现在这个时候提起呢?

“……怎么不往下说啦,叶妹!美美说什么?

美美说……,她说……,男人……只有在身边没有女人的时候……,才会……变得勤快……能干起来。可是你的身边明明有……”

美美说得太对了,叶妹!我就是一个身边没有女人的男人。不信的话,你可以那一天在咱们三号楼发起一次家务劳动方面的竞赛。让你哥、梦帆和我都参加。我敢保证,我是冠军!因为你哥和梦帆……照美美的话说,身边都有女人啦!……只有我最可怜,茕茕孑立、形影相吊、只能咬着牙,自力更生了……”

方小慧说完话,睁大眼,深情地注视着亦叶。

小慧哥!我是说……”

亦叶说的女人原本指的是母亲,而方小慧却理解成竹篮镇上人们口头所说的女人了!听完方小慧这番感慨,亦叶无言以对,只能怀着深深的感激低下头。小慧哥岂止只是勤快能干,他还有一颗容貌美丽的人通常没有的善良、宽厚的心。……他的身边明明已经有了女人,而且还是那样一位高贵的公主。为了安慰我,他却说他孤独可怜。这……也算是一种别致的过年的祝愿吧!……其实,只要你幸福,我心爱的小慧哥!你就坦然地加入哥哥和梦帆哥的行列吧,用不着怜悯我。我不会责怪,更不会怨恨你,我也没有那份资格。就是茕茕孑立,就是形影相吊,我……也会好好地活着!一株孱弱的植物尚且能独活,何况人乎!

亦叶的眼前涌起了一阵朦胧的雾,她使劲地闭了闭眼。

“……叶妹!赶紧把酒喝了!要不,汤该凉了!

啊!酒!还有汤!亦叶举起了杯子,一饮而尽……

深夜了,亦叶靠在方小慧的胸前,闭着眼,却毫无倦意。

“……困吗?叶妹!

不困!

咱们出去走走!

两人刚围着药场走了两圈,远处传来噼噼啪啪的鞭炮声。

啊!咱们忘了放炮,叶妹!我去取!

方小慧把炮竹取出来,亦叶却害怕了。

“……小慧哥!今天咱们就别放炮了!黑洞洞的,炸着眼,烧着手怎么办?

方小慧笑了。

“……放炮都是夜里放,哪有大白天放炮的。再说,明天是大年初一,明天再放就晚了。炮……都得年三十放,放了炮就辞旧迎新了!

亦叶只得哆嗦着双手,帮方小慧拿着手电,心惊肉跳地看着方小慧用火柴点燃那些引线。引线点燃了,方小慧飞快地跑过来,抱住亦叶。紧张虽然紧张,但鞭炮声响起之后,这荒凉的小药场还真有了点辞旧迎新的气氛。点完了响炮之后,方小慧又燃起冲天的焰火炮。焰火炮不太响,却能在黑暗的天空中划出美丽的图案。亦叶帮着方小慧拆开那些红红绿绿,俗不可耐的包装时,却发现H县这家小小的鞭炮厂居然给这些炮竹取了极为诗情画意的名字。有的叫双星追月有的叫百鸟朝凤,有的叫光明树,有的叫月宫折桂。等到方小慧点燃引线之后,亦叶不得不承认这些名字相当形象。双星追月是一先一后两道炽热的光道,前面是一个炸开后黄色的圆球。百鸟朝凤是前面一个大光点,后面尾随着无数小光点。光明树在上升的时候,只有一声暗响,下落时却有无数小光点簇拥着一条粗粗的光柱。那月宫折桂则是所有冲天炮中非得最高最高的,光点只见上升,不见下落,最后穿入云层。这些鞭炮假如不是在这天高皇帝远的H县,而是在W市生产的,那是绝不可能有这般诗情画意的名字的!双星追月只能改成接过雷锋的枪百鸟朝凤恐怕只能叫世界人民热爱伟大领袖……”;而光明树大约是抬头看见北斗星……”月宫折桂当然只能是卫星上天高唱东方红……”一类了!

亦叶胡思乱想着,直到方小慧抱住她。

方小慧自己直穿着毛衣,却用军大衣把亦叶紧紧地裹着。可是等到炮放完了,亦叶还是冻僵了。她还从来没有在寒冷的冬天在野地里站这么长时间。

现在……该困了吧!叶妹?

嗯!亦叶老老实实地点着头。

已经是午夜时分了。方小慧看了看床和乒乓球台。床上有垫絮,比乒乓球台上稍微软一点。但乒乓球台大,睡起来宽敞。不如……把叶妹这床厚被子垫在乒乓球台上,两人盖一床薄被,屋里反正生着火。这么想着,方小慧把亦叶的厚被子打开。亦叶走了过来。

小慧哥!你……睡那间没生火的屋吧!你……反正不怕冷!就带上这床厚被子……”

方小慧抬头怔怔地看着亦叶,没有说话。

啊!原来叶妹……根本没打算让我在这间温暖的大屋子里睡!……我到这个不毛之地的小药场来陪着她过年,为她生火,为她买所有她爱吃的东西,甚至帮她……发了给李洁的信!我为她做年夜饭,为她放炮,一切……都是为了她高兴!而她……,她在心里从来没有把我……真正当作亲人。……肖婆婆在食堂里当着她的同事的面还说我是菜叶子的……男人!这个世上真有我这样窝囊的男人么?

“……小慧哥! ……”

哎!算了!……和叶妹在一起反正只有两天了。让那个李洁跟她……好吧!让那只暴风雨中的雄鹰也尝尝给这个没良心的小丫头当……男人……的滋味吧!方小慧猛地站起身,三下两下把那床刚打开的厚被子重新叠好,披上军大衣就朝门边走。

小慧哥!带上一只枕头吧!

亦叶从乒乓球台上拿了一只枕头递给方小慧,方小慧却没有回头。

小慧哥!

亦叶只好拿着枕头追到门边。方小慧明知亦叶跟在身后,却转身把门紧紧关上。亦叶只得再开门。眼看方小慧走得快,她只得小跑几步。走到另外那间屋门口,方小慧正关门,亦叶急忙上前把枕头的一角塞进门缝,然后顺势大叫一声。方小慧吃了一惊,害怕自己关门压着亦叶的手,赶紧把门打开,亦叶拿着枕头走了进去。

“……小慧哥!你……怎么啦?我好心好意让你带上一只枕头,还叫了你……好几声!你干吗……不理我呀?

亦叶把枕头放在床上,委屈万分地看着方小慧,撅着嘴。

方小慧发现亦叶大叫一声是吓唬他的,害怕他锁门,进了屋他就没再看亦叶一眼。他把亦叶放在床上的那只枕头拿起来,放在另一张床上,然后把自己的军大衣脱下来,叠好,当枕头。

小慧哥!小慧哥!小慧哥!

亦叶冲着方小慧的耳朵大声地叫着。

方小慧不看亦叶,也不抬头。他脱掉鞋、袜子、躺下、盖上被子。又翻了一个身,把脸冲着墙。

亦叶却不甘心就这么走,她一定得搞明白,方小慧为什么突然生气了!

……小慧哥从小到大都不怎么爱生别人的气。而且刚才在外面放炮……还好好的!亦叶把手伸进被子,开始咯吱方小慧。……小慧哥身上有好多……痒痒肉,一咯吱,准得笑!亦叶的手一触到方小慧的身子,方小慧就忍不住哆嗦了一下,但他拿定主意,紧咬着牙,坚持不笑。

这屋没生火,又潮又冷,寒气逼人。亦叶没穿棉衣,很快就打了一个喷嚏,又开始咳嗽。

方小慧的心终于软了。

“……回去睡吧,叶妹!这屋冷,你……又没穿棉衣。一会儿该冻着了……”

我刚才叫你,你干吗不理我?你不说明白,我就不走!

明天再告诉你。今天……太晚!回去睡吧!叶妹!

偏不!你要是明天才告诉我,我就在这儿呆到明天!

刚说完,亦叶又打了一个喷嚏。

“……既是这样,叶妹!把那只枕头拿过来,躺下,钻进被子,盖好!……我让你进被子是……怕你冻着,没别的意思。我保证不会碰你一下,你尽管放心!

方小慧说完就把自己的整个身子贴在墙上,把床的一大半空间腾出来给了亦叶。亦叶在野地里站了半天已经冻僵了,回屋后还没太缓过来就又穿着毛衣上这个冷索索的屋里来了。这小屋实在是冷!一进被子亦叶就忍不住地紧贴在方小慧的胸前。方小慧的身子颤抖了一下,但他还是绷紧身子,没有伸出手去碰亦叶一下。

说呀!说呀!

亦叶把两只冰冷的手贴在方小慧滚烫的脸颊上。

“……说什么?叶妹!

说你刚才为什么生气?

其实……,没什么好说的,叶妹!我……从小到大……总是……想着你。但是你……”

说呀!说呀!我怎么啦?

……,你挺心狠的,叶妹!你……比我狡猾!比我……坏!你其实……从来没和我好过……,从来没把我当亲人……”

……怎么心狠?怎么狡猾?怎么坏?

“……算了,叶妹!不说这些了。是我自己……活该,自找!与你……无关!

这一下,亦叶真难过了。她把放在方小慧脸上的手挪下来搂住方小慧的脖子。亦叶的身子越是紧贴着方小慧,方小慧就越是颤抖得厉害。他的身后就是墙,他已经无处可退了。但是他还是紧咬着牙,两只手一动也不动。

“……小慧哥!你……为什么,为什么觉得……我没有把你……当亲人呢?

“……几个月前,叶妹!在竹篮医院你的小屋里,是你自己亲口说的,这张小木床真讨厌,这么窄,要是是大床,咱们一起睡多好!……你现在那间温暖的大屋里有大床,还有比大床还大的乒乓球台。你……却要把我撵到这间又潮又冷的小屋来睡。……你明明知道,我来的时候还在发烧,到昨天才刚好……。那天……看歌剧的事,根本就不是我的错。可是你一回竹篮镇就决定……不跟我和好,还告诉我你在给我写完信之后要给……”

方小慧使劲地咬了一下嘴唇才算把李洁两个字咽了进去。

别生气,小慧哥!别生我的气。亦叶的头在方小慧的胸前来回蹭着,又把手拿下来放在方小慧的伤口上。“……再生气,又该胃疼了!我不该撵你到这屋来。我赎罪吧!今晚……我陪你在这屋睡……”

其实,亦叶一进被子,方小慧就觉得自己的身体不受大脑的控制,已经无法抵御亦叶了。现在,他只能伸出手,紧紧地搂住亦叶。

“……算了,叶妹!你……还是回那间大屋去睡吧!我刚来那天你睡这屋,晚上我过来摸了摸你的脸,碰了碰你的鼻子,简直像在地里摸到一块石头一样……”

亦叶把脸埋在方小慧的胸前捂着,捂暖和了便支起身子,探出头,在方小慧的脸上亲了亲。

那你……得说,你现在不生我的气了才行,小慧哥!

方小慧拽上被子重新蒙住亦叶,不说话。

说呀!小慧哥!说你……不生气了!

方小慧紧紧地搂着亦叶,却不说话。

“……那就是说,你还在生气,小慧哥?

我不生你的气,叶妹!我,其实从来也没真正生过你的气。我是想……,想让你在这儿多受受冻,也好知道我这一夜……多冷!

啊!小慧哥!那……咱们……亦叶想了想。咱们都回那间大屋去!你睡床,我睡球台,咱们……只准老老实实,不准乱说乱动!要……对毛主席起誓!

方小慧顿时觉得自己全身每一颗细胞都轻松了,他把自己的脸紧贴在亦叶的脸上。

一言为定,叶妹!

大年初一的上午,快十一点了,亦叶才醒。睁开眼,她发现自己躺在方小慧的怀中。方小慧做着鬼脸,正调皮地冲着她笑。亦叶奇怪了。

早!小慧哥!可是……,昨晚咱们可是说好,……不准乱说乱动的!

……不是乱说乱动,叶妹!这是……咱俩中有一个……梦游!

亦叶探起身子看了看。

。(未完待续)

老钱:小说连载《松园旧事》的开场白   (12/5/18,3443)

第一卷《三柳湖畔》 简介   (12/5/18,917)

第二《竹篮之恋》简介(12/5/18,801)

第三卷《此情绵绵》简介    (12/5/18,2517)

。上一节:三《此情绵绵3》:又见带鱼 (上)  

。下一节:三《此情绵绵3》:又见带鱼 (下)  

..老钱:《松园旧事》- 中国二十世纪的《清明上河图》 (12/5/18,52/18328)

老钱涂鸦集1(从8/17以后的涂鸦)(12/5/18, 418)  

老钱涂鸦集     (8/17以前的涂鸦)(12/5/18,5478)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献花
离线金牌接送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01-05
离线金牌接送

只看该作者 3楼  发表于: 01-04
离线金牌接送

只看该作者 2楼  发表于: 01-04
离线金牌接送

只看该作者 1楼  发表于: 01-03
快速回复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安全校验: 答案:168 登录会员无需填写, 游客显示3组IP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