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174阅读
  • 4回复

三《此情绵绵3》:又见带鱼 (下)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老钱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如果您现在使用手机,请将这个2维码存入相册,再打开微信,扫一扫,点击相册。

《松园旧事》第三部《此情绵绵》连载之三
三 又见带鱼 (下)

是你,小慧哥!梦游的是你!我可没挪地儿……”

方小慧笑了。

是我,叶妹!我……上了一趟厕所,回来就睡不着了。不过,我可没有乱说乱动,我一直安安静静地看着你,是你自己醒的。

那不管,还是……属于乱说乱动!得……罚你……做早点!

行!我做早点吧!你要不困了,咱们就起床。想吃……什么?

随便!

随便?方小慧调皮地笑着。要是想吃随便,你可得自己动手啦!我………什么都会做,就是没做过……随便!

亦叶也笑了。

行啊!你总算承认了有一道菜,你不会做。那就老老实实地跟我学吧!把昨晚的炒鸡蛋和剩下的饭炒在一起,再把冬瓜汤热一下。完了,放好碗筷,这就是随便中的一种!

好吧!好吧!方小慧把亦叶的衣裤递给她,就照着亦叶同志的谆谆教导……做一个随便吧!

方小慧在厨房做随便的时候,亦叶到库房去了。等两人把随便吃完,方小慧把碗筷和炉灶收拾好,回到大屋,亦叶正襟危坐地在乒乓球台边看书。

叶妹!这么用功,看什么?

小慧哥!咱们……疯玩了两天。从今天起,得收收心,做做正经事啦!我在库房里给你垫出了一块地。麻袋有一点扎人,但你动身子的时候,落地磕不着你,总比在地上翻好。动完了身子,你就试着喊嗓子。要是能喊开就吊几段。没人给你伴琴,但是你带着笛子,箫,可以自己找音。嗓子练得差不多了,就过戏。把你节后要上的那三出自己过一遍。……累了可以歇一会儿,喝点水和药茶。今天白天我保证不跟你说话,不影响你!我就在这球台边看书……”

叶妹!方小慧叹了一口气,走到亦叶身后,用手按着亦叶的肩,用下巴颏蹭着亦叶的头。……昨晚还说你不惹我生气。你现在就是在惹我生气!……平时在团里练功,吊嗓,过戏的时候,我天天都想,……要是你能在边上陪着我,看着我,多好!今天咱们好不容易在一起,你还不陪着我,要一个人……呆在屋里看书。……你这些破书,什么时候看不行?我走了,你有的是时间……”

小慧哥!这些书我确确实实可以不看。看书不过是我的习惯而已,一点也不重要!我不陪着你,不是因为我要看书,主要是怕我……碍你的事。……方叔在家过戏,都是把自己一个人关在屋里,连你妈都不让进去……”

我爸是我爸,我是我!各人有各人的习惯。我高兴让你陪着。有你陪着,我练得来劲!小的时候我让你陪着我,我爸从来没说过我;我妈……还给你做了个小垫子让你躺着,你忘了?……说实话,你说不说话都无所谓。我只要你在边上看着我,让我知道你在边上看着我的,就行了!你知道我做事认真,上了台,入了戏,你想碍着我也碍不了!再说,我大老远到这药场来,不就是为了和你在一块呆着吗?你要把我一个人撵到仓库里去练功,倒不如我回一趟竹篮镇呢!

既是……这样,我陪着你吧!

方小慧高兴了,给亦叶套上棉袄,围上围巾,又穿上军大衣,把亦叶的两只手藏在军大衣长长的袖子里。一进仓库,方小慧心头一热。亦叶果然已经给他清出了一大块地方,还在上面垫了四层麻袋。

“……叶妹!这些麻袋……挺重的,而且上面还有这么多灰。你……早上上仓库来干嘛不告诉我呀?

没事,小慧哥!我一直戴着口罩的。你……开始动身子吧!我……不跟你说话了……”

方小慧换好衣服,不再说话,开始练功。

亦叶在一边聚精会神地看着。方小慧长得很美。那种容貌上的,天生的,静态的俊美,特别是在男孩子身上,并不特别让亦叶动心。亦叶欣赏的是方小慧身上的动态的健美和优美。方小慧的做功、武功、舞功,一招一式都干净利落,都美!看方小慧练功对亦叶来说,真是一种久违了的,一点也不掺假的享受!方小慧的动作,带有一种刚柔并济的稳健和和谐自如的潇洒。既能让人看到他先天良好的身体外形条件和极佳的平衡器官,更能让人看出他出类拔萃的悟性和顺炼有素的技巧。特别是,方小慧做事,如同他自己所说,还极为认真,从不用那些不到位的招式来糊弄自己……

童年的时候,小慧哥在学校学武生的戏多,在家学老生的戏多。老生的那些以唱功为主的戏,亦叶什么时候想听,小慧哥就能什么时候唱。听多了,亦叶不那么稀罕了。亦叶最兴奋,最激动的是,看小慧哥全副武装地在台上动真格地演武生的戏。戏校的那个校长喜欢方小慧几乎超过喜欢他自己的孩子,曾把自己的拿手戏一出一出,手把手地教给方小慧。看小慧哥演《铁笼山》中的姜维和《挑滑车》中的高宠时,亦叶已经记事了。那些戏小慧哥后来因为嗓子好,没作为主戏去练。但童年看小慧哥演过的角色亦叶却再也忘不了了。……起霸十分重要,校长对小慧哥有着特别严格的要求。小慧哥在四击头中出场,提靠牌在上场门亮相。眼神、身段、动作都得干净利落,节奏鲜明,照校长说的,要能提神,提观众的神。在台口处放下靠牌之后,还有一系列云手、整袖、正冠、紧甲、扎带的表演。小慧哥的起霸,举手投足,既稳且准。翻身下腰,从容自如。尤其是背上所支的靠旗,要扎得不松不紧,朝后略侧。动起身子来,那靠旗也跟着舞动,潇洒飘逸,不散不乱……。这些在脑海里宛如昨日的事,如今却因为这场伟大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而变得遥远得不可企及了!

啊!是的!我……心爱的小慧哥!你……理应成为更优秀的演员!也一定能够成为最优秀的演员。不管是在舞台上,还是在银幕里!亦叶忍不住地想着。

动完身子,方小慧站在亦叶的身边歇了一会儿。

“……累吧!小慧哥!

我倒不累,我怕你累!

哈!亦叶笑了。我在边上呆着看,怎么会累?

要是不想看,就会累。……我有时看学员练,看得心烦,就觉得比自己上去翻几个还累!

我不累,小慧哥!我喜欢看你练功。

你说的……是真话?

是真话。

方小慧高兴了,抱起亦叶的头,在她额头上亲了一下。

嗯!亦叶不高兴地撅起嘴。方小慧把脸上的汗水抹到她额头上了。

啊!方小慧歉意地笑了。在袖子上找了一块干净的地方,擦了擦亦叶的额头。

“……擦擦汗再吊嗓吧,小慧哥!先试着喊喊。

方小慧拿出笛子找好音,开始喊嗓。亦叶刚开始有些担心。还好!小慧哥的嗓子恢复得挺好,喊了几句就差不多喊开了。 吊完了嗓,方小慧开始过戏。初三那场是歌舞;初四是京剧的选段,也就是折子;只有初五是全场。为这三场方小慧一丁点也不紧张,只不过为了亦叶他才老老实实地过了一遍。

“……行了,叶妹!我今天要练的,全练完了。咱们……回屋去!

亦叶却坐着没动,也不想动。童年的时候,她常常陪方小慧练功。那些现在回忆起来比黄金还宝贵,比蜜糖还甜美的时光,身临其境时却年岁太小,完全不懂得珍惜。等她情窦初开,在心中爱慕、依恋方小慧的时候,却再也没有这样近距离地看过小慧哥的戏了。人的一辈子……有多少遗憾呀!

怎么啦,叶妹?呆在这儿琢磨什么?不想回屋啦?

小慧哥!你觉得……,嗓子……好全了吗?

我觉得没事了!你听得……哪儿不顺,不入耳吗?

没有!没有!……那你唱得…… 累吗?

还行!不是特别累。看你这样子……,坐着不动,是还想听?

嗯!亦叶不好意思地笑了,脸也红了。

方小慧心头一热,在亦叶坐着的椅子跟前蹲下来,看着亦叶。跟我好吧,叶妹!跟我好了,你能听一辈子戏!你想听什么,我就给你唱什么;你什么时候想听,我就什么时候唱。方小慧思绪万千,最后却没开口。

“……要不,还是回屋洗个澡吧,小慧哥!你……出了好多汗……”

看方小慧老半天看着自己不说话,亦叶打算站起来走了。

啊!不!叶妹!方小慧按住亦叶的肩。“……想听什么?笛子,箫,还是我唱?

我想……听你唱,小慧哥!要是你累,就吹箫吧。

我倒不累,叶妹!只是没琴伴着,这么干唱,不怎么……”

就干唱吧,干唱才是真功夫呢!

你点吧!你想听什么,我就唱什么!

嗯!那就……《坐宫》吧!

你说什么,叶妹!……《坐宫》?

方小慧吃了一惊,他睁大眼看着亦叶,老半天说不出话来。

亦叶也吃了一惊。她完全没想到,自己的嘴不受大脑的控制,竟会随口说出《坐宫》这两个字来!一时间,仓库里静极了,两人不约而同地想起了久违的往事,真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一九六六年一月七日是方小慧十七周岁的生日。

按老一辈传统的虚岁算法,就该是十八岁了!十八岁就是成年人了。吴向芬十分重视儿子的这个生日,决定为孩子庆祝一下。一月七日是个星期五,方小慧有演出,不能回松园。吴向芬决定到一月九号再庆祝,正好一月九号方玉慧也在家。吴向芬煮了一锅三鲜龙须面给儿子当寿面,然后又做了几个下酒的菜。饭菜摆好了,方小慧上楼去叫亦叶。

亦叶那时十二岁,吴向芬对她挺好,她在吴姨面前也挺随便。吃过饭,方小慧想叫上亦叶回他自己的屋,亦叶却坐在桌边没动。

“……吴姨! 今天小慧哥过生日,应该让他……谢您才对。我爸在家过生日都得要谢我奶,他说生日就是……母难日,要谢母恩!

哎呀!小叶妹真是又聪明,又懂事!

亦叶的一席话把吴向芬说得心潮澎湃、泪眼朦胧。她拉起亦叶的小手,半天说不出别的话。

方玉慧的眼眶也被亦叶说得湿润了。

“……小慧啊!叶妹说得对,你十八岁了,是大人了!过这个生日……是该谢谢你妈才对啊!

亦叶一看两位长辈都重视她的话,得意地冲着方小慧笑。方小慧只得红着脸,走到母亲的身边,规规矩矩地鞠了一躬。

“……妈!感谢您的……养育之恩……”

不行,不行,吴姨!亦叶使劲地在吴向芬的边上摇头、不能光让小慧哥鞠一个躬就算了!得……让他给您唱一段……

是啊!是啊!吴向芬点头附和着,叶妹说的是啊!

行啊!小慧!唱吧!爸给你操琴!方玉慧的兴致来了,从戏房里取出京胡。

“……妈!既是谢您,那您就点吧。您点什么,我就唱什么。

“……要说呢,这话儿是叶妹提的,那就让叶妹帮我点吧!

吴向芬笑眯眯地望着亦叶。

亦叶想了想。

“……吴姨!让小慧哥唱……《坐宫》吧。我爸说的,《坐宫》……,最有人情味儿了。……将门虎子杨延辉,被擒番邦一十五载,和异邦公主匹配良缘,当了驸马,有了儿子,还念念不忘高堂老母。 这是一出……思报母恩的好戏……”

太好了,小叶妹的脑子就是好使! ……就唱《坐宫》吧!

可是方玉慧,方小慧父子对视了一下,却半天没有说话。

吴向芬十多年呆在家中相夫教子;亦叶岁数小,不明世事;她俩当然不知道,这出生旦唱腔成就极高的传统戏,那时已经有日子不让演了!倒是五十年代末期,六十年代初期新编的那两出后来搞得惊天动地的《海瑞上疏》和《海瑞罢官》那时才刚刚开始被批判……

爸!方小慧为难地看着父亲。“……我不知道您在团里还演不演,咱们学校反正有好多年不演了。方小慧自己,其实非常喜欢这出戏。还在变声之前,他就能演全本《探母》。且不说那里面的念功、做功;光是那些大段的西皮慢板、散板、哭头,简直就是须生们的美声华彩唱段!大伙嘴里不敢说,但谁心里都觉得不让演这出戏着实可惜。“……现在低年级的同学……可能连学都不学了。老师说的好像是,这出戏……宣扬投降主义,美化叛徒……”

你说的不对,小慧哥!方玉慧还没开口,亦叶先生气了。别说是《坐宫》,就是全本《探母》,她跟着父亲不知听过多少遍。“……这出戏哪儿宣扬了投降主义?杨延辉是被擒的。他原打算英勇就义,是萧太后不愿杀他。这怎么能怪他?再说,他在番邦一十五载,没泄露过大宋王朝的任何军事机密,怎么能说他是叛徒?他连自首都谈不上。萧太后和铁镜公主根本不知道他的真名实姓,何方人氏,还一直以为他叫木易……”

亦叶的这番合情合理的话把方玉慧,方小慧父子说得无言对答。生性宽厚的方玉慧不愿扫妻子和叶妹的兴,放下弓,试了试音。

“……算了, 唱吧!小慧!你妈和叶妹都愿听《坐宫》,就唱吧。……权当在家吊吊嗓。 大冬天的,院子里也没别的人……”

可是……,铁镜公主呢?爸!

“……妈今天高兴,小慧!妈唱铁镜公主!

乌拉,太好了!吴姨今天要唱铁镜公主啦!亦叶在一旁拍手跳跃。

……方家那天的一出《坐宫》,简直绝了!特别是吴向芬!方家父子的戏,亦叶从小到大没少看,听得就更多了,却极少听到吴向芬开口。那天方小慧把大段的引子念得声情并茂,抑扬顿挫,嘎调的叫小番三个字高昂入云,亦叶没有拍手叫好。而吴向芬开口的那个瞬间亦叶却惊呆了。她完全没想到,多年未登台的吴姨,竟有那么扎实的功夫!

一曲唱完,亦叶还呆呆地看着吴向芬。

方小慧走过来,装着生气的样子拧亦叶的耳朵。

“……你这个没良心的坏叶妹!今天我过生日,我妈陪我唱《坐宫》,是你挑的事,也就你一个观众。可你的嘴……跟封着似的,不喝个彩,也不鼓励一下我的积极性。……现在都散场了,你还在这儿……发什么呆?

“……吴姨!亦叶这才缓过神,站起身,走到吴向芬跟前。……唱得可真绝了,可惜我爸……没听着!……小慧哥唱得好是该的,他天天都在台上滚。可您……,有这么好的功夫,我先前还真不知道。别的不说,光是打坐向前这几个字儿,让方叔他们团正经的旦角们来念,准保比您差到哪儿去了!还有后面那几句快板……。小慧哥说我发呆,我是在想,您……这些年真该上台去,演给大伙儿看的。呆在家里……多可惜呀!咱们松园的人光知道方叔是名角儿。其实……您要上台,没准儿比方叔还出色呢!

亦叶的这番话真是童言无忌!方玉慧想宽慰妻子几句已经来不及了。吴向芬泪流满面,用双手捂着脸,老半天不敢松开……

那一天,亦叶在方家吃了最后一顿饭,听了最后一出戏。几天之后,方小慧随他工作的那家附设在戏校中的青年京剧团到山区去演出。方小慧走后不过三,四个月功夫,W市开始批三家村

自那以后,亦叶就再也没进过方家的大门……

不想则已,一想起那一天,一想起那出几乎有些刻骨铭心的《坐宫》,亦叶和方小慧的心头, 同时都涌起一阵无以名状的沧海桑田的感觉。亦叶简直不敢相信,那一天只过去了六年。在她依稀的记忆中,那一天之后,她已经过了整整一辈子……

“……叶妹!方小慧站在亦叶的身后,抚摸着她的头。……那时小小年纪就会花言巧语。 我和我爸还真被你的话蒙蔽了……。后来,文化大革命开始了,我才醒悟,你……说的那些话都是错误的!《四郎探母》……是一出毒草,一出坏戏。它……确确实实是美化叛徒,歌颂投降主义……”

亦叶悲伤地看着仓库灰蒙蒙的地,什么话也没说。

“……后来到部队我才知道,现在一般都是这么定案的:凡是被敌人逮捕过,而又没有壮烈牺牲的,就是说还活着的,就是叛徒……”

亦叶紧咬着嘴唇,低着头,仍不出声。

“……你又发什么呆,叶妹!怎么不说话?

“……说实话吧!小慧哥!我……不太同意你的话……。可是要和你辩论,我又怕……亦叶停住了。

怕什么?

“……我怕你把我说的反动话……跟别的人去说……”

不会的,叶妹!除了你,我跟谁也不会说心里想的事……”

“……比如叛徒吧!小慧哥!指的实际上是改变政治信仰的人。而政治信仰这东西……并不像咱们平时以为的那么神圣。而是一个完全可以改变,并且也确确实实经常在改变的东西,很难用……正确或错误去评价。……我上小学一年级的时候,我爸、我妈曾和我一块学过俄语,那时管苏联叫老大哥。可是现在呢,又叫社会帝国主义!一年半以前我在工厂倒班,每天接班,交班都要祝林副主席身体健康,还要衷心祝愿,还要永远健康! 而现在呢,现在咱们天天坐着开会。批判五·七一工程纪要……”

方小慧笑了。

“……你这么说,整个是胡搅蛮缠,叶妹!不管你怎么说,叛徒这个词,只能是贬义的,只能是坏人,是革命阵营里的败类……”

“……在我们今天的政治生活中,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不是革命就是反革命,叛徒当然只能是坏人了。……可是要把叛徒这个词用到古人身上,就没法那么准确。撇开杨延辉不说,咱们说三国吧。诸葛亮骂王朗你小时候跟方叔学过,骂得痛快,解气,也有理。皓首匹夫,苍髯老贼,两朝臣子,是不折不扣的叛徒,该骂!可是同一个诸葛亮收黄忠、收姜维呢?

那是……弃暗投明!

哈!哈!哈!小慧哥!亦叶笑得前倒后仰。……可真不愧是革命大熔炉里冶炼出来栋梁材呀,这政治名词还真能脱口而出。……可是,就算刘备能重建汉家天下,不也是封建王朝吗?和曹操,司马的晋国有什么两样?你怎么知道,弃的就一定是暗,投的就一定是明呢?你以为这是那个徐廷泽……驾着飞机从台湾飞回大陆哇……”

方小慧温和地看着亦叶,看着她那难得有的,神采飞扬的大笑。

“……我说不过你,叶妹!不过,《探母》是毒草,是定了性的,翻不了案的!你要是还想为那出戏辩护,只能……犯错误,最后甚至引着我……也跟着你犯错误……”

方小慧这么一说,亦叶脸上那些生动的笑容一时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不说这些了,小慧哥!咱们……进屋吧!你老半天没动,该冷了!

“……不想听《坐宫》了?

“……算了,小慧哥!我……真要想听好戏,在别处……还能听到……”

这几句违心的话,亦叶是咬着牙,低着头说的。其实她心中既沮丧又酸楚。上夜班的时候,她跟郑育说,只想听他拉琴,还骄傲地声称,只要想听戏,还能听到更好的!而现在,她才悲伤地发现,想听好戏,除了竹篮医院药房那个阴暗的角落,在这个偌大的世界上,还真找不到别的所在了。家中的唱片已烧得精光,而小慧哥呢!连说《坐宫》这两个字都心惊肉跳,怎么可能要求他唱,而他又怎么可能唱得好呢?

方小慧抬起手,把亦叶的脸蛋扳上来,一眨不眨地盯着她那双充满着和她那如花似玉的年龄极不相称的忧伤的眼睛。

“……怎么,叶妹!还真为这《坐宫》的事……生我的气了?

“……言重了,小慧哥!我……不过是想起了当年事……有几分无奈,有几分悲哀而已。岂敢生气……”

难得和亦叶在一起呆几天,又是大过年的。方小慧的心已经软了。他站起身稍微思索了一下,想出个折衷的好办法。

叶妹!咱们……这么着吧!你要是还能说出前面那几句引子和诗,我就把那段慢版唱了。可是……你要是说不出,那可不怪本官了……”

哈!小慧哥!亦叶乐了。这一下,你……可是唱定了!我爸跟我说起过,《坐宫》里杨延辉的那几句引子,整个是谭鑫培给改坏的!老一辈的人本来唱的是,被困幽州思老母什么的。谭鑫培觉得不够雅致,就从昆曲里偷来了几句金井锁梧桐什么的,和下面的情节一丁点也不相干!

方小慧笑了,摸出笛子试了试音。亦叶这一说,他就知道没有救了。这出《坐宫》……,非唱不可了!亦叶刚说了一句,金井锁梧桐,方小慧就接了过去。

“………常叹空随一阵风。……失落番邦十五年,雁过衡阳各一天。高堂老母难得见,怎不叫人泪涟涟。

不一会儿,方小慧深情委婉,荡气回肠的美声就响彻了整个药场的上空。

杨延辉坐宫院自思自叹,想起了当年事好不惨然。

我好比笼中鸟有翅难展,我好比虎离山受了孤单。

我好比南来雁失群飞散,我好比浅水龙被困沙滩。

想当年沙滩会一场血战,只杀得血成河尸骨堆山。

只杀得杨家将东逃西窜,只杀得众儿郎滚下马鞍。

我被擒改名姓身脱此难,将杨字改木易匹配良缘。

萧天佐摆天门两下里会战,我的娘领人马来到北番。

我有心出关去见母一面,怎奈我身在番远隔天边。

思老母不由人肝肠痛断,想老娘不由人泪洒胸前。

眼睁睁高堂母难得见,儿的老娘啊!

要相逢,除非是梦里团圆……”

。(未完待续)

老钱:小说连载《松园旧事》的开场白   (12/5/18,3443)

第一卷《三柳湖畔》 简介   (12/5/18,917)

第二《竹篮之恋》简介(12/5/18,801)

第三卷《此情绵绵》简介    (12/5/18,2517)

。上一节:三《此情绵绵3》:又见带鱼 (中)  

。下一节:三《此情绵绵4》一晌贪欢 (上)  

..老钱:《松园旧事》- 中国二十世纪的《清明上河图》 (12/5/18,52/18328)

老钱涂鸦集1(从8/17以后的涂鸦)(12/5/18, 418)  

老钱涂鸦集     (8/17以前的涂鸦)(12/5/18,5478)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献花
离线金牌接送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01-05
离线金牌接送

只看该作者 3楼  发表于: 01-04
离线金牌接送

只看该作者 2楼  发表于: 01-04
离线金牌接送

只看该作者 1楼  发表于: 01-03
快速回复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安全校验: 答案:168 登录会员无需填写, 游客显示3组IP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