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184阅读
  • 1回复

三《此情绵绵4》一晌贪欢 (上)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老钱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如果您现在使用手机,请将这个2维码存入相册,再打开微信,扫一扫,点击相册。

《松园旧事》第三部《此情绵绵》连载之四
四 一晌贪欢 (上)

大年初二的一清早,方小慧坐在乒乓球台上,看着熟睡着的亦叶。

……和叶妹呆在一起,只有今天这最后一天了!明天一早,肖婆婆的车就要来接他回竹篮镇了。这一走,少则三月,多则半年甚至更久都见不到叶妹。想起这三天和亦叶形影不离的情景,方小慧对即将来临的分别虽然难过,但心中踏实。

……这一年,我们都长大了,我心爱的叶妹!对于横亘在我们中间的那些人和事,不管是孟莎莎,还是李洁,我们都能泰然处之了。想起了李洁,方小慧禁不住想起他那个可恶的哥哥,李净。……那些话,说得多么气人呀!“……我弟弟把地方腾出来了,你就好好地撒欢吧!是的!你弟弟是……好样的。他到大西北去了,是把地方给腾出来了,我对他心存一份谢意。不过,我也给他腾出来了地方。小叶妹给他写的信不是我亲手发的吗?现在……,咱仨谁也不欠谁了!至于他腾出来的地方我能不能撒欢;我腾出来地方他能不能撒欢,就看咱们各自的造化了!你弟弟不就是会做些书桌柜子之类的小家具吗?其实叶妹坐在哪儿都能看书!眼下有这个大乒乓球台,她不是早把你弟弟那些家具忘得干干净净了吗?叶妹有一天心血来潮,想听《坐宫》,你弟弟能唱给她听吗?哈!

想到这里,方小慧心满意足地笑了……

方小慧低下头看了看,亦叶还没醒。……叶妹睡着的时候比醒来好看。方小慧凑近看着亦叶,突然想亲吻一下亦叶的嘴唇。亦叶醒着的时候是从来不让方小慧碰她的嘴唇的。……算了,还是别随便碰叶妹的嘴唇,万一她正好醒来……。再说,嘴唇和脸,额头有什么不同?一样的!

这么想着,方小慧还是老老实实地在亦叶的脸上亲了一下。

果然,方小慧的头刚抬起来,亦叶的眼就睁开了。

啊!早!小慧哥!亦叶伸出两只手,勾住方小慧的脖子。……又醒这么早?

没有,叶妹!我也刚醒!

我醒来之前,你……在干什么?

……正想……方小慧冲着亦叶调皮地笑了。我正想,趁着你没醒,亲亲你……,亲亲你的嘴。醒来了,你就不让我亲了……”

嗯!亦叶马上缩回两只胳膊,用手蒙住嘴。

“……我就不明白,叶妹!你干吗……不准我亲……你的嘴?别人在小说,电影里都是……”

我爸说的,口腔里有很多细菌!大部分消化系统的传染病都是通过嘴传染的。比如……”

哈!方小慧笑了。又是你爸说的!你爸是骗你的,叶妹!你爸和你妈……”

才不会呢!亦叶撅起了嘴。我就睡在我爸,我妈跟前……”

……睡在你爸你妈跟前是没错,可那得看你怎么个睡法。你……要是头冲着你爸你妈睡,你就……什么也看不着……方小慧不以为然地说。

亦家亦伯梅和叶慰余的卧室通常是不让外人进去的。但是方小慧例外。童年亦叶生病的时候,只要方小慧回松园,他就会在亦叶的床边陪她玩。也正因为这个缘故,方小慧十分清楚,亦叶的床是垂直,而不是平行地,放在父母的床边。

亦叶一想,方小慧说的也没错。头冲着爸爸,妈妈的床,确实什么也看不着,只看得着窗子。但父亲说的话,亦叶坚信,一定是对的。

“……不管怎么说,我爸的话没错。人的口腔里确确实实有许许多多细菌,只是我们肉眼看不见,得在……”

那咱们涮涮牙,再……”

多麻烦呀,小慧哥!还得刷牙!再说刷牙并达不到杀菌的目的。……咱们还是……碰碰鼻子吧!我爸……就老跟我碰鼻子。

方小慧扳过亦叶的脸,仔仔细细地看了看亦叶的鼻子。不错!亦伯喜欢叶妹的鼻子很有道理。亦叶的五官中长得最无可挑剔的就是这个既高且直,线条分明的鼻子。鼻子就鼻子吧!方小慧低下头,在亦叶的鼻子上碰了碰。

“……再睡一会儿吧!叶妹!睡俩小时……咱们再起床……”

亦叶闭上了眼,却没法睡着。闭着眼,看不见方小慧,但依然能清楚地感觉他,感觉他的存在,甚至感觉他的呼吸、心跳。这个熟悉得令她心醉的身躯正无处不在地笼罩着她,温暖着她,保护着她,同时当然也干扰着她!终于,亦叶还是把眼睁开了。方小慧仍在她边上安静地坐着,但眼却看着远处的小火炉。

“……怎么睡了这么一小会儿就醒了?

……在看什么,小慧哥?

我在看……,火炉边上晾着的……,你的小背心……”

头一天练完功,吊完嗓,方小慧洗了一个澡然后亦叶也洗了。洗完,俩人把衣服洗了,晾在火炉边。

那小背心……有什么好看的?

我是说,你……光穿一个小背心,不戴……别的女孩子都戴的那种胸罩?

啊!

亦叶的脸一下红了。她伸出手蒙住脸,不理方小慧。

老半天,脸上的红晕消失了,亦叶才把手松开,看了看方小慧。方小慧挺自然地看着她,并没有什么不好意思。方小慧是在戏曲学校里长大的。从小到大都和女孩子在一起,而且都是岁数比他大的女孩子。对女孩子们的事,她们的生理变化,她们用的一些男孩子们不用的东西,他一向没什么兴趣。只是偶尔抬眼看到叶妹的小背心,心里有种异样的感觉。倒是亦叶难得有的羞涩的模样,让他觉得十分、十分可爱。

亦叶也完全平静了,开始在心中责备自己。胸罩和背心,裤衩一样,不过是服装的一个种类而已。别的女孩子戴,我不戴,小慧哥问一下,是关心我。……干嘛莫名其妙地脸红呀?

“……胸罩妨碍胸廓的呼吸运动,小慧哥!我爸我妈不让柳妈给我买。所以我从来没戴过。

啊!不该……问这事,我怎么忘了叶妹的病呢?方小慧歉意地抚摸着亦叶的后背。“……叶妹!这几天,我看你比以前好。发病也发得少了,对吧?

是的,小慧哥!我发病都是在夜里。这几天和你一起睡,睡得暖和。

方小慧的心中荡起一阵暖流,涌起一阵春波。“……叶妹!别和……那个……方小慧使劲咬住嘴唇,才算没把李洁两字说出来。我是说,别和……别的人好,咱俩……好吧,叶妹!那样的话,你这一辈子,夜夜都能睡得像这几天这么暖和,就总也不会发病了!

是啊!要是天天都能……紧贴着小慧哥睡,天天都这么暖和,天天都不发病,那该多好啊!可是……“……可是你妈……。你妈……不愿你……和我好,小慧哥!你妈喜欢孟……方小慧急忙蒙住亦叶的嘴。亦叶叹了一口气。“……要是我是男的,或者你是女的……,小慧哥!那……多好!咱俩就可以好一辈子啦!就可以……不分开了……”

不好!叶妹!你要是是男的,或者我是女的,咱俩也不可能好一辈子。……我和你哥是很好的朋友。可是他对我再好,能超过他对英英好吗?你和美美也是好朋友。你俩现在十几岁,都还小。将来有一天,等你俩各自有了男朋友,以后又各自成了家,你就会发现这……差别。……人世间能厮守一辈子,白头偕老的人,只能是夫妻!就算是亲兄弟、亲姐妹之间的感情,也不可能超过夫妻!

啊!小慧哥描述了一幅多么悲惨,凄凉的图画呀!亦叶难过了。她仿佛已经看到,所有的亲人、朋友、哥哥、姐姐、美美、小慧哥……都在远离自己。再这么想,要……流泪了。算了,小慧哥!咱们说什么都没用。你还是男的,我还是女的。咱们……起床吧!

吃过早点,练完功,吊完嗓,方小慧换了一身衣服,又把亦叶裹得严严实实的。两人一起上县城去。一路上,方小慧不停地给亦叶买吃的东西。

小慧哥!上次……都是你买的。今天,我……交钱吧!

方小慧装出一幅悲伤的样子。“……看起来,还是不想跟我和好,叶妹!连买东西都要和我算账了!

……不是这意思,小慧哥!我是说,我现在反正也工作了。

是的!是的!方小慧仍然温柔地笑着。我忘了小叶妹……长大了,也挣钱了。现在是应该小叶妹……交钱,是应该小叶妹……给小慧哥买礼物了。

亦叶不好意思了。当年和美美一起在9876厂当学徒的时候,每天要走六十里路,一个月才挣十八块钱。到了竹篮镇,第一年二十四元;第二年二十八元,已经比美美强多了,但却无论如何没法和小慧哥相比。亦叶从未问过方小慧每个月挣多少钱,但从五香粉的炫耀中,她能依稀猜到,方小慧的工资大约是她自己的三倍。“……我当然没有你有钱呀,小慧哥!不过,你……要是想要什么不那么贵的礼物,我……还是可以送给你的。

说着,亦叶老老实实地打开了自己的急救包。

方小慧把急救包从亦叶的脖子上取下来,看了看,亦叶究竟有多少钱。亦叶从不用钱包,她把钱用一张处方签包着,然后用一根猴皮筋捆着。方小慧数了一下,居然一共有三十一块之多。这是……很大的一笔钱了!除非出差,方小慧自己都很少带这么多钱在身上。方小慧想起上次出差碰到叶慰余,在船上谈的那些话。叶姨说,以后家中如果有储蓄,都给叶妹留着。父母的那一片心,诚然可叹,但假如亦伯、叶姨都因为叶妹的身体不好而惯着她的话,对叶妹并不好。她会不知道生活的艰难辛苦,也不知道这三十一元钱在普普通通的老百姓家里,很可能关系到全家人全月的生活……

“……这钱是你到药场来之前问你妈……要的,叶妹?

没有,小慧哥!参加工作后,我没问我爸我妈要过钱。我……在肖婆婆那里吃饭,别的东西基本不用买。自己的工资……够了。

这钱是你的……工资?是一个月的……

是的。工资是二十八块,另外三块是到药场来劳动的补贴。平时我在肖婆婆那里吃饭,每月交八块,这个月没交。在药场吃饭不交钱,县革委会卫生局补贴,连粮票都不交……”

哈!这一下我明白了你为什么这么迫不及待地要上这药场来了。因为吃饭不要钱、不要粮票,还有补贴!方小慧知道这三十元钱的来历,放心了,拍着亦叶的大脑袋,开起了玩笑。

……这又是在……诽谤我,小慧哥!亦叶也笑了。“……我来的时候,领导没说补贴的事。预支二月份工资才发现多了三块钱。吃饭不交钱是到药场来之后才知道的……”

“……领导让你劳动到什么时候?

“……书记那天说得含含糊糊的。说是……评出了新一拨的阶级敌人,也就是说,找到了人替我,就让我回去……”

哪有这么安排工作的领导?第一,你并不是阶级敌人,为什么让你来干应该让阶级敌人来干的活?第二,如果评不出新的阶级敌人,换句话说,找不着接替你的人,就让你永远呆在这儿?

那倒不至于。我问了问药场的负责人。下面公社卫生院和县医院派来的人,最长也只在这儿劳动半年。数我们医院最没准儿,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半年……也够长的,叶妹!那就是说,我要是写信……,还得寄到这儿来?

干吗又写信呀,小慧哥?亦叶一听信心中就紧张。咱们以后……又不是不见面。就算你……真跟那个孟……”

叶妹!方小慧真是生气了,脸都涨红了。

“……我是说,就算咱俩以后在竹篮镇……没法见,回松园总还能见着。反正那…………也住三号楼……”

方小慧的眼没看亦叶,他看着街对过的小邮局。几天前,他头一次一个人到县城来,就是在那儿帮亦叶把她写给李洁的信发走的。

“……说实话,小慧哥!

看到方小慧紧紧地抿着嘴,一声不吭。亦叶心中开始难过。

我说让你……不要写信,真的是为你好。你别以为我是害怕……我自己犯什么破坏军婚之类的错误。竹篮镇这地方……真像老百姓们说的,小伙子跳墙狗不咬,姑娘养汉娘不恼。在这方面,民风淳朴得简直像原始社会!……我在护理部的同事就有好多过去是职业妓女。一九四九年以后,党和人民不断改造,挽救她们。据我看,她们心里并不怎么感激党和人民,也并不觉得她们以前的那种生活,或者说那种职业有什么值得羞耻的。有时上班她们聊天就聊昨晚跟谁谁干了些什么之类的事。在领导和同事的眼中,我整天规规矩矩的,是因为我是个病人。要是有一天你妈……真的上我们医院来……告我,说我……破坏军婚。她们一定会由衷地为我高兴,觉得我在她们的启发下,开窍了、病好了、正常了!……可你就不一样了,小慧哥!……你是党员、干部;又在部队那样纪律严明的地方工作。按照部队的规定,你在……组织面前,不应该有任何秘密,包括爱情,婚姻方面的。服从命令是军人的天职。换句话说,上级有一天命令你和某位同志、战友结婚,你……就得无条件地服从!你如果……一面服从上级的命令,一面和……别的女孩子通信,那就是……欺骗组织……”

上级……怎么能命令我和……一个我根本不了解的女孩子结婚呢?这……不是荒唐吗?

“……这事荒唐吗,小慧哥?”

亦叶悲哀地想起带着英英在药房和郑育谈话聊天,为英英散心的那个难忘的晚上。

“……这事发生在咱们中国,特别是一九四九年之后的中国,一点也不荒唐!……你昨天还唱《坐宫》,今天就全忘了!那杨延辉不就是萧太后一声令下就招为驸马的吗?那杨延辉自己……还是个高干子弟呢!他都受宠若惊、感恩不尽。你以为你是谁?敢不服从上级的命令?除非……你真想上石山农场来……”

亦叶有几分凄凉地苦笑了。方小慧却一点也笑不出来。两年前被总参谋部借调的事,清清楚楚地浮现在他的脑海里。

“……算了,叶妹!咱们……不谈这些没劲的破事。 我……不给你写信。你说得对,咱们总能见面。今天……,咱们在县城好好玩一天。

方小慧先前还担心亦叶的父母在用钱的问题上惯着这个多病多灾的小女儿。而事实上,方小慧自己才是真惯着亦叶。亦叶要是真跟着父母上街,根本不可能指望在街上能吃到什么东西。而跟着方小慧,她想吃什么,方小慧就给她买什么。而且,她连手都不用从口袋里拿出来,方小慧直接就往她嘴里喂。这一整天,亦叶不断地吃零食。不是蔴片糖,就是反散;不是兰花豆,就是花生米。一直到天快黑了,她仍然一点也不饿。

太阳落山了,回了 药场,进了小屋,亦叶才觉得累。来回只有八里路,可是在县城转悠至少还走了八里地。亦叶脱了鞋,躺在床上。方小慧往火炉里添煤块,然后把晾在炉子边的衣服收下来。

。(未完待续)

老钱:小说连载《松园旧事》的开场白   (12/5/18,3443)

第一卷《三柳湖畔》 简介   (12/5/18,917)

第二《竹篮之恋》简介(12/5/18,801)

第三卷《此情绵绵》简介    (12/5/18,2517)

。上一节:三《此情绵绵3》:又见带鱼 (下)

。下一节:三《此情绵绵4》一晌贪欢 (下)  

.

老钱:《松园旧事》- 中国二十世纪的《清明上河图》

老钱涂鸦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献花
离线金牌接送

只看该作者 1楼  发表于: 01-11
快速回复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安全校验: 答案:168 登录会员无需填写, 游客显示3组IP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