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173阅读
  • 1回复

三《此情绵绵4》一晌贪欢 (下)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老钱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如果您现在使用手机,请将这个2维码存入相册,再打开微信,扫一扫,点击相册。

《松园旧事》第三部《此情绵绵》连载之四
四 一晌贪欢 (下

“……晚上想吃什么,叶妹?

随便!

哈!又是随便!

方小慧笑了,亦叶没有再说话,她用脚在床上一上一下地敲着,大声地唱着歌。

我有一枝笔,我有一枝笔;

用它写的字儿,干净又整齐。

写封信儿,寄到古巴去,

问候古巴小朋友,问候卡斯特罗总理。

全中国的小朋友,要古巴,要古巴,

不要帝国主义!不要帝国主义!

我有一枝笔,我有一枝笔;

用它画的画儿,鲜艳又美丽。

画只和平鸽,满呀满天飞,

飞过高山飞平原,飞到华盛顿的上空去。

告诉坏蛋肯尼迪,

全中国的小朋友,要古巴,要古巴,

不要帝国主义!不要帝国主义!

哈!叶妹!方小慧听亦叶唱起了歌,起初还想用笛子给她伴。听着听着忍不住笑了。“……你唱的这还是在幼儿园里学的歌吧?都什么时代了,肯尼迪……早死了。卡斯特罗,没准儿是修正主义。你唱的,很可能……是黑歌!

“……我估计不会,小慧哥!我爸说了,古巴那地方挺穷的。凡是穷地方……一般都搞马克思主义,不搞修正主义。再说肯尼迪是坏蛋,死了还是坏蛋,总不至于变成……革命烈士吧?所以,这歌……还是红歌!

方小慧笑着,但不再说话。他把叠好地衣服中,亦叶的衣服放在床上亦叶的枕头下面,又回到乒乓球台边上。亦叶坐起来,这才发现,原来方小慧正清他自己的东西。他把他的衣服,洗漱用具,装甜食的饭盒,一件一件地往包里放。

啊!明天……就是初三了!明天一早,肖婆婆就要来接小慧哥了!我……居然忘了!这么一想,亦叶只觉得头嗡地一声响,鼻子发酸,眼前一片朦胧。她紧咬着嘴唇,急步向门边走去。

方小慧低着头,一边清东西,一边哼着歌。

天上闪闪的星星多呀!星星多!

不如我们公社的羊儿多!

天边飘浮的云彩白呀!云彩白!

不如我们公社的羊儿白!

亦叶出去,方小慧以为亦叶是上厕所去了。趁着亦叶不在,他赶紧把炉子里的灰掏了,又打开门窗,把炉子边,炉子下面的灰全都扫了,倒了出去。方小慧关上门窗,把清好地包检查了一下,扣上。然后他来来回回地走了几趟,把屋里的食品挪到厨房,开始做一顿简单的晚饭。只做一个汤,其他的菜用蒸锅热一下就行。

以往,只要方小慧在厨房,亦叶总是站在他身后,撵都撵不走。可是今天,方小慧一边做事,一边朝厨房的门口看。亦叶却一直没有来。等方小慧把饭菜在乒乓球台上摆好,亦叶仍然没回。

叶妹!方小慧在文体室的门口大声地喊了一声。药场空旷的地里只有呼啸的风声,无人应答。

叶妹!方小慧又走到厕所边喊了一声,仍无人应答。

方小慧只得走到仓库门口。仓库的灯亮着,方小慧走进去一看,亦叶趴在一张桌上睡着了。

叶妹!方小慧摇醒了亦叶,“……在屋里躺在床上好好的,你怎么突然跑到这库房里来了?这儿又冷又多灰……”

亦叶站起来,跟在方小慧身后回到文体室。进屋之后,方小慧才发现亦叶的两眼又红又肿,很明显,刚才在仓库,她一定哭过。……出了什么事吗?方小慧思忖着。

“……吃吧!叶妹!你要的随便做好了!尝尝这随便中的新产品,看看是不是符合你的要求?方小慧有意地开着玩笑,他决定先吃过晚饭,再问叶妹为什么哭。

方小慧吃了好几口饭,亦叶还是呆呆地坐在乒乓球台边上,没说话,也没吃饭。方小慧看着亦叶,叹了一口气,只得放下筷子,坐到亦叶边上来。

“………叶妹!咱们今天一直在一块呆得好好的。回来之后,你还躺在床上唱歌来着。……怎么突然间就不高兴了?……要是我说了什么话,做了什么事让你生气,你就直说。别背着我一个人去流眼泪,去伤心。明天一早……我就走了。你还……不让我给你写信!你这样子……让我怎么能放心?

方小慧的话刚说完,亦叶转过身,趴在枕头上,大声地哭起来。方小慧只得站起来,走到脸盆边,倒了点热水,把亦叶的毛巾拧了拧。

来,叶妹!擦擦脸。

亦叶仍趴在枕头上哭。方小慧只得把她抱起来,用湿毛巾擦着她的脸。

别哭了,叶妹!心里有什么不高兴的事就说去来吧!今天我还在你跟前,你不高兴还能骂骂我!明天……我就走了……”

亦叶用毛巾捂着脸大声抽泣着。

“……我一个人, 在这儿呆得好好的。……你干吗要……来看我呀?

方小慧难过了,轻轻地抚摸亦叶湿漉漉的脸。

……大老远的来看你,来陪你过年,你……还生我的气呀,叶妹?我心里要是没有你,能跑到这小药场来找你吗?大过年的,我……上哪儿去不好……”

我就是……就是不要你心里……有我。我……好容易……才把你忘了……。你……干吗……又来呀?亦叶越说越伤心,泪水像两股清泉,不断地从眼中涌出。明天……,明天……你就走了……。还不是剩下……我自己一人……。你干吗……要来呀?

方小慧这一下才明白,亦叶难过,是因为明天……。这么一想,方小慧自己的鼻子也开始一阵阵地发酸。他把亦叶紧紧地搂到胸前。

“……别哭了,叶妹!再哭,又该喘不上气了。你不是说了吗?咱们……,咱们以后……总还会再见面……”

再见面……有什么用啊,小慧哥?亦叶一听这话,哭得更伤心了。咱俩……反正好不了……。倒不如……,倒不如你不来,我也好忘了你……。我姐……早就警告过我……, 是我自己不听……,现在……活该……”

亦叶大声地抽泣着,终于上气不接下气地说不出话来了。

方小慧拍着亦叶的肩,看着她艰难地张大嘴喘着气,赶紧把她的急救包拿过来。但亦叶自己知道,含药片已经没用了。方小慧帮亦叶把药箱拿过来,又帮着亦叶脱毛衣。

打完针,方小慧坐在床上,亦叶靠在他胸前。亦叶闭上眼,不哭了,也不说话,只是不时地抽泣一下。方小慧轻轻地拍着亦叶的背,等她呼吸平稳。

“……叶妹!你别说话,听我说!我……其实并不特别想去拍电影。而且……,政治部和团里也没要我一定去。我不去,那个导演过几天也就把这事忘了。又华姐说的挺有道理的,咱们中国别的东西少,人可不缺,想拍电影的人有的是!等政治部以后问起来,我就说团里的演出任务太多,没走成。这事……没任何人会批评我。这样演完了这节后的三场,我还可以再来看你。不就是三十里地吗?只当是多一次行军训练。……等你回了竹篮镇之后,只要不下去,我天天都可以来看你,和以前一样。……人的一辈子,其实怎么过都是一辈子!难得老天爷有眼,让咱俩……都在这竹篮镇上。……你说我爸在我这个岁数比我有出息、比我出名、比我成功,那是时代不一样,不能怨我。……和咱们松园别的孩子比,和你哥、你姐、梦帆比……,我走的路已经够顺当的了。

不,不,小慧哥!

方小慧的话没说完就被亦叶打断了。在仓库里她流了半天泪,回屋又哭了好一阵。现在,虽然难受,但心绪已经慢慢平静下来。

权当我……什么也没说,你……还是去拍电影吧!如今这个年头,能得到一个学习的机会……不容易。咱们中国……最多的东西就是人!……林彪那么显赫,没了,地球照转!我……愿意你去拍电影,小慧哥,我愿意你更成功、更优秀!咱俩好不了……,不怨你。你就是呆在竹篮镇……咱俩……还是一样好不了。我……有这个自知之明,我……认了!

别说话了,叶妹!我……也不说了。闭上眼,睡一会儿吧!

看到亦叶刚刚呼吸平稳,眼中又涌出了泪,方小慧不忍心再和亦叶说话了。这一天本来就走了很多路,回来又哭了老半天。亦叶疲倦极了,很快就在方小慧怀中睡熟了。

方小慧坐在床上。看着亦叶,久久未动。直到深夜……

一晃就到了三月。气候虽然依然寒冷,北风虽然仍在呼啸,但荒郊野外的残枝败叶中,一点点的新芽已经隐约可见。在田间地头漫步,只要低下头就能见到一行行的绿色。生生不息的大自然就是这般神奇,什么力量都无法阻挡!

如今,亦叶在这个小药场已经生活得十分自如了。她天天都有时间向陆师傅请教,已经把这个药场所购、所种和所采的每一味药都过目了一遍。亦叶让于老头从县革委卫生局借来钢板、油印机。一九六七年方小慧为救亦叶负伤之后,亦叶在医院里陪了方小慧三个星期。回学校后她被造反派组织作为异己分子清除出来。自那之后,她就再也没有刻过钢板。不过,那点童子功她还没丢。刻完之后,她印了一份给于老头看。于老头一看这个小丫头竟把药场的药编成了,还附有洋字码,那是植物的拉丁名,惊讶得半天说不出话来!随后,于老头上县里领回一大摞纸,嘱咐亦叶印二百份。一百份留在场里,另一百份交给县革委会卫生局。

以后,亦叶又建议于老头让各单位来的人,每一批人都同一时间。每三个月为一期。 每年三月一日至五月三十一日为第一批;六月一日至八月三十一日为第二批;九月一日至十一月三十日为第三批。从十月一日到来年的二月二十八日为药场休整期,各单位停止派人。亦叶还为于老头定了一份花名册,将各单位来的人,姓名,性别,年龄,工作部门,职务,全部登记下来,并规定,今年参加第一批劳动的人明年参加第二批;后年参加第三批。这样三年下来,每一个来药场劳动过的人就对各个季节种植和采集的不同中草药有一个全面的了解。

三月份起,各单位派来的人陆续到了。这些人和竹篮医院来的人打不一样,大部分是中药房的。亦叶下了班就和各个医院来的人聊天,这样大致了解了H县卫生局所属的这些大大小小的医院的中药的使用和管理的情况。亦叶专门跑到县医院的中药房去看了看。县医院的整个规模,特别是医务人员的素质,大大地高于竹篮医院,正规医学院校毕业的有四十多人。 西医临床的科室,外科、眼科、妇产科、竹篮医院完全望尘莫及。但是中医科和中药房,县医院却不如竹篮医院。县医院的中药房居然根本就没有制剂室!亦叶觉得竹篮医院中药房的许多制剂。比如茵陈汤,大板(大青叶,板兰根)糖浆等等,对病人非常方便。便向于老头建议,在药场建一个制剂室,把常用的成药做出来,加点西药制剂室做合剂时用的尼泊金防腐。亦叶的所有建议,于老头都百分之百地采纳。

闲下来,亦叶甚至野心勃勃地想把她记录的二百三十二种中药画下来。可惜从上幼儿园起 亦叶就没有画画方面的才能。看着那草药,就是画不像。怎么画都没用!最后,她生气得狠狠地打了自己那不听话的手一下,把铅笔也仍得远远的!童年时,亦叶在松园看过许多次那位和父亲挺要好的画家用铅笔画各种东西,画什么像什么!她就不明白,这铅笔为什么一到自己手里就完全不听使唤。

不过总的来说,亦叶十分欣慰,因为药场的工作一天天地规范起来。连陆师傅也照着她的建议,在库房里做了很多木架子,把所有的中药都上架编了号。这样,偶尔陆师傅不在,别的人也能收药,发药。亦叶还帮陆师傅做了四个药物的卡片盒,每一味药都做了一式四份卡,按笔划,按拉丁字母,按种植,收购或采集的时间分了类。

三月中旬,县革委会卫生局组织下属医院的领导,参观药场。于老头和药场在全县卫生系统受到了通报表扬。亦叶当然也跟着高兴。她已经在心里默默地爱上了这个药场。唯一使她有些许遗憾的是,从药场回松园不方便。假如父亲回来休息,她无论如何没法每天都回去陪父亲。假如不是有这一点的话,就是一辈子呆在这个药场,亦叶也没什么怨言。郑师傅说得好,能整天生活在这民风淳朴的青山绿水之间,确实是其乐无穷,也确实应该感谢真主的仁慈,假如真有真主的话!

三月二十五日是个星期六。县医院和公社卫生院派来的人都回家了。亦叶没什么事,也不打算回竹篮镇,便和陆师傅一起在那间新开辟的制剂室中观察他们一起做的几剂方剂成药。W市正流行乙型肝炎。竹篮镇离W市近,也受波及。乙型肝炎只是转氨酶高,并无黄疸。因此用茵陈汤效果并不太显著。按陆师傅说,乙型肝炎可试用一个理气的老方剂,叫柴胡疏肝散。亦叶这几个星期正和陆师傅做试验,把柴胡疏肝散制成汤剂,再加上千分之二的尼泊金防腐。然后再看看这样的汤剂在室温下能保存多长时间。亦叶把柴胡疏肝散倒出来,用热水温了一下,自己喝了一杯,让陆师傅也喝一杯。两人看着表,在制剂室里呆着,看看会不会有什么不良的反应。

亦叶完全不知道,就在她和陆师傅呆在制剂室的那一小会儿功夫,肖婆婆带着分田到药场来了。而且还在门口,差点儿和于老头吵起来!

星期一的一早,酱油汁上食堂买早点的时候通知肖婆婆,食堂的事忙得差不多的时候让分田去一趟药场,把菜叶子接回来上班。肖婆婆简直喜出望外,连忙先一口答应下来。然后才问了一声,接替菜叶子的人是不是随车去。酱油汁却含含糊糊地说,先想法把菜叶子接回来再说。肖婆婆一看酱油汁那样子便想,没人接替,想光接菜叶子回,不那么容易。就决定自己跟着分田一起去。

果然,一到药场门口,于老头就不高兴了。

亦叶这两个多月在药场表现得好极了。外单位派来劳动的人中,像亦叶这样工作积极主动、谦虚谨慎、认真钻研、以场为家的人,于老头和陆师傅还从未遇见过。在县革委会卫生局参观药场之后,于老头和陆师傅便向卫生局提出,把亦叶调到药场来。药场虽小,却是县里的直属机构,工作人员的户口都在县城。而县城的行政级别比竹篮镇高一级。于老头和陆师傅并未征求亦叶的意见,他们觉得亦叶根本不会反对。药场离县城只有四里地,四里地,打个呃都听得到,近得很!此外,药场是国营的,工资里有补贴,粮票每个月比别处多四斤。

卫生局的领导对药场十分满意。文化大革命越是深入持久地发展,新生事物就越难找到。而现在药场就是一个不可多得的新生事物。而且药场也确确实实需要充实一下,增加一点新鲜血液。 这样,卫生局的领导一口答应了于老头和陆师傅。

两天之后,卫生局的领导给酱油汁打了一个电话,说要把亦叶调到药场,并答应还一名知青的招工名额给竹篮医院。

酱油汁对亦叶没有什么惊人的好印象,但绝没有任何坏印象!至少在清理阶级队伍,办五不准学习班的时候,亦叶的表现是非常好的。和党组织同心同德,急书记之急。那时能揪出袁拐子,能树肖婆婆忆苦思甜的典型,多亏了亦叶。而这次到药场,那简直就是不折不扣地党指向哪里就奔向哪里!……最主要的还是,凡是县卫生局点着名要的人,一定是有用的人,绝不能放!

这么想着,酱油汁拿出职工登记表,当下就列举了十多个阶级敌人的名字,任凭上级领导挑选,唯独亦叶不行!酱油汁告诉卫生局的领导,亦叶是中级医务人员,并非知青!卫生局的领导把酱油汁列举的阶级敌人记下来,告诉酱油汁,先和于场长商量一下,就把电话挂了。

那是星期六下午的事。酱油汁下班之后想了一下这事,觉得还是先下手为强。因此星期一一早就通知肖婆婆,让分田去接亦叶。

亦叶自己并不知道于老头想把她留在药场,肖婆婆当然也不知道。于老头说让肖婆婆先回去,说县卫生局已经把亦叶调到药场来了,肖婆婆这才大吃一惊。

……一定是搞错了,于老头!我们书记早上刚说,是亲口说的,让我来接菜叶子回去!

于老头对镇上一个医院的书记并不怎么肃然起敬。

“……你们书记今天才通知,我可是早几天就跟县卫生局的领导说好了。说完,于老头顺手把木栅栏的门关上,根本没有让分田的三轮车进来的意思。

……这么办吧,于老头!肖婆婆下车,自己打开了栅栏的门,让分田把三轮车推进来。今天……是礼拜六,我先把菜叶子接回去。下个礼拜一一早,让我们书记再跟您联系。要真是照您说的,菜叶子调到您这儿了,我再把她送回来!

大年初三的一早,肖婆婆跟着车到药场。车还没鸣笛,方小慧就拎着被子和肖婆婆装菜的那六个瓶子出来了。肖婆婆听方小慧说亦叶头一天发了病,还专门进去看了亦叶一下,亦叶熟睡未醒,但肖婆婆却知道亦叶住的是那间屋。趁着于老头到库房找亦叶的时候,肖婆婆和分田已经三下两下地把亦叶的被子、垫絮、衣服、书和杂物清好,放在车上了。

于老头找了老半天,才在制剂室里找到亦叶。亦叶正在朝一个小本上记陆师傅说的一些不能沾酒,沾了酒药性会变的草药。

小亦!

啊!于场长!您……来了!

你喜欢咱们这个药场吗?

挺喜欢的!

……说的是真话?

……干吗要跟您……说假话?

要是把你调来,留在药场里……工作,你愿意吗?

嗯!这倒是亦叶没仔细想过的事。“……就是回家……远一点。别的……,我都习惯了。

这两个月,我和陆师傅对你好不好?

“……挺好的。

我们可是一丁点重活也没让你做过。往后你也不用做重活!你就帮着做做帐,宣传一下中药就行。……药场是国营,发帆布工作服、线手套、肥皂、靴子……。每月比你们那镇上多四斤粮票;工资也多好几块。你来,算正式的,不算知青,不当学徒……”

一听于老头这么具体地说,亦叶也认真起来。

“……那您现在……是来通知我,并不是……征求我的意见,对吧?

“……你听我说,小亦!你们院的书记派肖师傅来接你。你回去过个礼拜天。再多休息几天也行,想休几天,随你!但是一定要回来!你听没听见?

听见了,于场长!

亦叶走到木栅栏门口才发现肖婆婆把她所有的东西清好放在三轮车上了。

肖婆婆!您……怎么把我的东西带走了?于场长说的,我下星期还得来!我已经调……”

下礼拜再运来,没事!快上车!

肖婆婆不由分说地把亦叶拉上车。想到休息几天还要回来,亦叶只跟于老头挥了挥手,和陆师傅连句告别的话都没来得及说。

“……肖婆婆!您跟着来颠这一路多累呀!一条直路丢不了,分田一个人来就足够

了!

你呀,你这个傻菜叶子!我今天要不来,你根本就走不了!你这一走,就再也不会回这儿来了!……于老头这个老不死的,真是不开窍。……亏他想得出来,要把你这棵病秧子留在这里种药……”

听肖婆婆这一解释,亦叶才明白,她这一回竹篮镇,就不会再来这个药场了。

满打满算,其实一共才两个月。亦叶却觉得她在这个药场……,已经过了整整一辈子。她本是带着一颗破碎的心,从地狱里走进药场的。多亏遇上诲人不倦的陆师傅和宽厚真挚的于老头,她在新的学习环境里重新回到了人间。小慧哥!心爱的小慧哥!是他的到来,把亦叶带上了欢乐的天堂。 又是和小慧哥的分手几乎把她重新送入了地狱……。正当她刚刚重新适应了自己不可避免的独活,她却又突然间要匆匆离去,就像当初匆匆而来一样。

坐在缓缓而行的三轮车上,亦叶眺望着渐渐远去并终于从视野中消失的那个药场,那片荒山老林,心中充满了难以名状的惆怅……

.

.

.

.(未完待续)

.老钱:小说连载《松园旧事》的开场白   (12/5/18,3443)

.第一卷《三柳湖畔》 简介   (12/5/18,917)

.第二《竹篮之恋》简介(12/5/18,801)

.第三卷《此情绵绵》简介    (12/5/18,2517)

.上一节:三《此情绵绵4》一晌贪欢 (上)   

.下一节:第三部《此情绵绵》之五 重返竹篮 (上)  

.

.

.老钱:《松园旧事》- 中国二十世纪的《清明上河图》

.老钱涂鸦

.老钱涂鸦集1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献花
离线金牌接送

只看该作者 1楼  发表于: 01-11
快速回复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安全校验: 答案:168 登录会员无需填写, 游客显示3组IP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