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122阅读
  • 0回复

第三部《此情绵绵》之五 重返竹篮 (上)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老钱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如果您现在使用手机,请将这个2维码存入相册,再打开微信,扫一扫,点击相册。

《松园旧事》第三部《此情绵绵》连载之五
五 重返竹篮 (上)

肖婆婆做了一顿丰盛的晚饭,为菜叶子接风。吃着饭,肖婆婆和往常一样,不住嘴地说着院里和镇上的事。

肖婆婆!您……就这么……把我给接回来了。……卫生局知道了,准会批评咱们医院……”

傻菜叶子!咱们医院受表扬还是挨批评和你一丁点关系都没有!你说什么也不能留在那个药场。那药场的活都是男人干的,还得是身子骨结实的男人。你一个女孩子,还是个病丫头,三天没有两天好,怎么能留在那儿?你去这两个月都不该。那于老头……简直是疯了!幸好我多了个心眼,今天跟着分田去了。要是分田一个人,准保见都见不着你就让于老头给撵回来了……”

亦叶没吱声。也可能是这两月于老头和陆师傅没让亦叶干重活的缘故,亦叶并没觉得药场像许多人想象得那么苦。只要用功,亦叶甚至觉得在药场能学到许多东西——不管怎么说,比在食堂当炊事员强!亦叶有心动员野鼠接替自己上药场去,又不敢当着肖婆婆的面说。

菜叶子……,有人找……分田含糊不清地说。这两个月没和亦叶在一起说话,分田的语言表达能力明显地退步了。

“……是谁?亦叶还是听明白了。

“……分田说的是有人打电话找你,潘爹爹接的。只问了一声你回没回院里,八成……是你那小灰狗……”

想起方小慧,亦叶的心情一下子坏了。一晌贪欢的日子转瞬即逝 ,过后的剪不断,理还乱更难熬!小慧哥……他好吗?他……在那电影制片厂学习,工作得……顺利吗?亦叶坐在桌边,没说话,也没听清肖婆婆后来说了些什么。

一直到吃过晚饭,肖婆婆把碗筷桌椅收拾完了,亦叶还呆呆地坐在桌边……

酱油汁让亦叶休息一天。亦叶回了一趟松园。

松园静悄悄的,和两个月前相比没什么变化,只是大门口站岗放哨的熟悉的面孔没有了。方家的大门也紧紧地关着。在三号楼前,亦叶站住,欣赏了几分钟法国梧桐枝上的新芽。那是松园人大概唯一还能看到的一点春天的信息。

母亲和哥哥都不在。姥姥下床陪亦叶在客厅里坐着。和姥姥聊了聊天,姥姥说,姐姐在家,下夜班,在她自己的屋里睡着。

亦叶轻轻地推开门,在姐姐的床边坐下。

亦叶出神地看着姐姐美丽的脸庞。姐姐从小就对亦叶好。那种好还不仅仅是一般意义上姐妹之情,而是一种毫无理智的纵容。只要亦叶愿意,她可以随时随地在姐姐面前胡作非为!姐姐其实只比亦叶大四岁。亦叶三岁的时候,姐姐七岁。现在跟着母亲一起到儿科病房,看到七岁的孩子,亦叶常常觉得他们是那样幼小、无助。而姐姐七岁的时候……竟能常常背亦叶。姐姐哪儿来的那么大的劲呢?真是不可思议!姐姐所有的东西,亦叶都可以乱动。只要她想要,就是她的,包括白姨和梦帆哥送给姐姐的东西!亦叶对漂亮的衣服没有兴趣,她对姐姐比自己长得美这一点极有自知之明。但除此之外,姐姐所有别的东西,亦叶都想据为已有。姐姐童年几乎所有所有的玩具,都不是她自己,而是亦叶给玩坏的!

姐姐童年的时候就野,不仅长得和男孩子一般高大,也和男孩子一样有力气。那时,楼前的法国梧桐和湖边的柳树还没长得像现在这样粗。姐姐说爬就爬,三下两下就上去了,比梦帆哥还快!亦叶坐在草坪上看着姐姐爬高上低,又紧张、又高兴。松园的房子,一楼的平台,离着地面还有半米多高,平台上还有一米多高的栏杆,加起来就快两米了。而姐姐从白家出来,从不走门,都是从平台的栏杆上跳下去。亦叶在一旁看着,羡慕不已。姐姐看到亦叶不能跑、不能跳,只能在旁边为她拍手,便想让亦叶也高兴高兴。姐姐想出的好法子是,把白家的沙发垫扔在平台下,上面垫上梦帆哥的被子和毯子,然后抱起亦叶从平台上往下扔。起初亦叶害怕,紧闭着眼。后来发现摔在被子上一点也不疼,便开心地哈哈大笑。这之后,只要她愿意,姐姐就扔她,一直扔到亦叶自己不愿被扔为止……

和姐姐相处的这十多年中,姐姐只责备过亦叶一次。那就是两年前在知青点上,为了方小慧的那封信!那一次……姐姐的责备曾经多么深地伤了亦叶的心啊!有一度,她甚至认为姐姐是这整个世界上最最不理解自己的人!……而现在,两年过去了,亦叶觉得,到今天自己才真长大了,长得和姐姐一般大了!回忆起姐姐那次的责备,亦叶开始在心中深深地感激姐姐。感激姐姐的直率,感激她对自己的一片至诚真情!若不是姐姐,亦叶不会撕碎方小慧的信,她会毫无遮拦地向小慧哥袒露自己那颗尚不知世事险恶的稚嫩爱心……。那样的话,自己到今天,还能有任何理智的力量自拔吗?不,那是完全不可能的!等到生活中出现孟莎莎这道意外的景致的时候,自己只会手足无措地在这道景致面前被撞得粉身碎骨……

啊!亲爱的姐姐!这世上最感人的东西,除了男女之爱,也一定还有姐妹之情啊!怀着这样深深的感慨,亦叶低下头亲着姐姐的脸……

美盼醒了。

啊!是叶妹!姐……睡得真死,都不知道……你回来了。你……回来半天啦?

没!刚回!我把你搞醒了,姐!你再接着睡一会儿吧,还早!

没病吧,叶妹!美盼拉着亦叶的手,仔仔细细地打量着亦叶。……瘦了,叶妹!脸色也不好。那药场……一定很累。妈……说的,让你带一份病情证明,说你有哮喘病。你带没带去?

带去了,姐! 药场不累!我……天天吃中药,比以前发病发得少多了。昨天……让我回医院,我……都有点不想回了。

还是回医院好,这样回松园也方便。

姐!我刚进松园大门,没见……站岗的人……

是的!过年你回松园那天不是见着了那个孟莎莎和她舅妈吗?是那个莎莎跟她舅妈说的。她说,松园的居委会让一些手无寸铁的老百姓在门口站岗放哨,没什么用。她舅妈让省革委会发了一个文,现在不用站岗放哨了。五香粉也把她们家门给关上了……”

这样,大伙儿也能省点时间……”

谁说不是!……叶妹!我……后来才知道,那个莎莎,就是……小慧在部队上的女朋友。 ……我哥那人,一丁点心眼都没有,看人傻乎乎的,还老说小慧对你好!幸好你聪明,自己心里有数,知道小慧那好……是假的……。要不然,姐还真担心……”

姐!你再睡一会儿吧!亦叶一听人提起方小慧的名字就觉得两只耳朵嗡嗡地响,心脏也开始不规则地乱跳。……拿几本书就走……”

别!叶妹!美盼说着已经翻身坐起来,开始穿衣。你难得回,走。一块下去看看白姨和左叔……”

白素贞看亦叶回来,一定让她吃一点面条再走。

“……叶妹!身体好吗?白素贞往亦叶的碗里搛着鸡蛋。

挺好的,您……自己呢,白姨?

我?

“……我是说,您……当真就呆在新华书店里啦?大年初二,我上县城去,那儿的小汉剧团都在演出。我就想起了您……。您……真不该在书店里……耗着。至少也该……教教孩子,收收学生……”

白素贞的眼湿润了。亦家是书香门第,兄妹仨本来都是读书人,该两耳不闻窗外事才对。唯有这小叶妹,天生是一颗怜香惜玉,多情的种子。只可惜这么个有灵气的孩子,身体不好。要不然,教她什么她能学不会啊!

“……您这一身功夫,白姨!特别是舞功,剑舞、扇子舞、水袖舞……。往后还真没人能超过您。您打小就喜欢我姐,干吗不教教她?还有梦帆哥,您还不如当时让他……学戏呢!省得他现在……天天卖木头……”

“……梦帆还是像现在这么……卖木头的好,叶妹!美盼大声地反驳。他要是学戏,文化革命一搞,再一参军。没准儿勾来张莎莎,李莎莎什么的!那咱们三号楼才热闹了呢……”

哈!哈!白素贞和左云汉都笑了。

亦叶却一点也笑不起来。白姨!我看您……没怎么吃面。您……给舞一段剑吧,让左叔给吹……亦叶像小时候一样央求着。

行! 小叶妹想看,我就舞。知己难逢!你姐天天在我跟前,我练她都不看。你想看,平时又回不了松园……白素贞真诚地感叹着。

看完了白姨舞剑,亦叶从白姨的书盒子里挑了几本书,便和姐姐、白姨、左叔告辞……

亦叶其实还有一件在家没法说的重要事。那就是去找一趟美美,再抄一次李洁的地址。方小慧走了很长一段时间,等亦叶终于从魂不附体的状态中解脱出来之后,她才发现,她写给李洁的那封信不知何处去了。假如是小慧哥不高兴,拿走没告诉她,亦叶不会生气,也不会责怪方小慧。但是亦叶答应过美美,要给李洁回信,就不能不回,哪怕得重写一次!

来得早可真不如来得巧哇!亦叶刚走到9876厂门口,就看到美美和李俭生从外面回厂。

美美!

啊!叶妹!你来了!

美美没想到竟会在厂门口碰到亦叶,兴奋得说不出话来。

“……亦叶!李俭生红着脸走到亦叶跟前。……没见着你。你难得到厂子里来。我爸……一直在家里念叨你,今天……上家去吃饭吧!

啊!不!不!李师傅!亦叶心中又感动,又惭愧。觉得自己真是有些对不起李洁和他这一家心地善良、为人真挚的好人。今天你们还得……上班。代我向你爸、你哥问个好。改天厂休……我一定上家去看他们!

想到美美和俭生的关系,亦叶不再称李俭生为您。李俭生一看亦叶来找美美有事,便和她打了个招呼先走了。

李俭生一走,美美上前搂住亦叶,在她脸上亲了一下。

“……叶妹!你……,你还真有本事!

你都说些什么,美美?亦叶纳闷地皱起了眉。我有什么本事?

我告诉你吧,叶妹!你给洁子写了一封信。他一收到信就给他爷爷、他爸、俭生都回了信,特别沉痛地向家里的人……检讨了。他说,其实他心里特别特别想家。从小到大,他还从来没有离家离这么久。……平时上小三线,再怎么着,两三个月也能回一趟家,回一趟厂。他说,前一段他没往家写信是因为去兄弟厂的工人们个个都想家。那些大男人,一回寝室就抱着头哭,就别提女工啦!好多人公开地嚷嚷,不要这份双工资,多发的那一个月还给厂里,只要能回家!而且不是咱们一个厂,别的厂去支援的人也一样。他说,他自己是队长,只能开导大家,就咬着牙没写信……。他还说,他……特别想爷爷,惦记着爷爷。他一去就给爷爷买了羊皮背心、羊皮靴子和帽子。还给万婶买了个羊皮护腰,都用自己的钱从邮局寄回来了。他还给他爸、俭生和净子各人买了一条纯羊毛的长围脖。……他的信是随二月十五号厂里的公函一起到的。他们家呀,这一下……简直又过了一个年!

亦叶被美美的这番话说得目瞪口呆。却原来,李洁……已经收到了她那封信!……老半天,亦叶呆呆地看着美美。什么话也没说。

“……他爷爷高兴得流了一整天泪。大伙儿把信读给他听了,读完了,他就揣在兜里,晚上就贴着那信睡觉。净子虽没收到信,可小琴姐私下告诉我,他把洁子买的围脖拿着,用脸亲了半天,心里的一块石头总算落了地。其实……净子不缺围脖!小琴姐,万婶整天不住手地给他织这织那。可是这围脖不同,这是他弟送他的呀!这一下,这哥俩儿不用再说别的,心里头已经和好了……”

李洁……没提你和俭生的事吗?亦叶的情绪正常了,首先想到那信中的正事

他没忘提我和俭生的事,叶妹!美美急忙说道。是我还没说到那儿呢!我刚才说你有本事,就是说的这事。不过……,你那信也写得忒厉害了一点,叶妹!你读书读得好,会写文章是没错。可……这不是写文章呀!洁子把你写给他的让他给他爸写信的那一整段抄下来寄给他爸,又另给他爸写了一段。他爸看了……都哭了。你知道,他爸那人,平时在厂里、在家里,别说哭,连眉头都没皱过一个。看完了信,他爸找俭生谈话。俭生……为你说他哥那些话……难过了半夜,死活不愿来找我。第二天,我夜班,是万婶和小琴姐来找我的。我上他们家去,他爸把别人都轰走,就留我一人在屋里。……我不知他哥要说什么,紧张得手心……只出汗……”

老李师傅说什么啦?

“……他说,他不让俭生找我,不全是你说的好面子。他说,他一辈子不做亏心事,不怕别人背后说他。但是俭生腿残,那是厂里谁都知道的事,俭生配不上我也是谁都看得见的事,那不干谦虚谨慎什么的事!他说,要是……调一个个,是我腿残,他们全家不会有半个人嫌弃我。……最后,他说,既是……那闺女专门为这事给洁子写了信,你和俭生的事你们自己定吧。你们将来要能好,是俭生的福气,是我李家的福气。要是……将来不能好,我们全家人不会说你半个字!好歹你……关心、爱护过俭生一场……”

美美说得胸口上下起伏,睫毛上泪花闪闪,亦叶总算松了一口气。

“……打那以后,你俩……又和好了?

是啊!是啊!不过在这之前,我俩……也没坏……”

……你,天天住厂里?

我每礼拜还是回去一次,看看我姥姥。不过在厂里……呆的时间多。隔几天我还和俭生一起上他们家一趟。你知道,他爸,就是洁子他爷爷,喜欢人多,人老了都那样。

“……那个坏小子,还真上大学去了?

嘿!我倒是盼着他去呢!可他没去成。上头比他爸还大的官还有。咱们厂一个正厂长,一个政委,六个副厂长,五个副政委……。这些人都排完了,才轮上那坏小子他爸!

亦叶没说话,她和美美正漫无边际地在厂门口的林荫道上来回走着。

“……叶妹!你……自己呢?我看你比年前回来的时候……瘦了。你……和小慧哥……还常见面吗?

亦叶脸上刚刚浮起的那些舒心的笑容一瞬间全部消失了。美美抱歉极了。

“……我不该问你,叶妹!这种事……我真信我姥姥说的,得……有点缘分。你也别难过,那小慧哥他妈……不喜欢你,你就是将来真跟他好,也少不了……麻烦。还不如……早散……”

亦叶忍了忍没忍住,还是哭了。美美站住不走,掏出手绢给亦叶擦着泪水。

“……可惜这事……我一点没法帮你,叶妹!论说,你给我帮了这么大忙,我该……”

……挺羡慕你的,美美!真的是……羡慕你。我……,我有时……真是盼着,盼着……小慧哥能……变成……俭生那样,得个骨结核、得个小儿麻痹症什么的,……缺个胳膊、少个腿……。这样就……没人喜欢他,我……也就……”

美美笑了。

别说傻话了,叶妹!小慧哥他对你挺真心的。再怎么着,你……也不该咒他呀!他整天在台上爬高上低的,你一咒他,没准儿……他真的摔着、磕着、碰着哪儿……”

美美这一说,亦叶还真有些后悔,赶紧往地上吐了两口唾沫……

.

.

.

.(未完待续)

.老钱:小说连载《松园旧事》的开场白   (12/5/18,3443)

.第一卷《三柳湖畔》 简介   (12/5/18,917)

.第二《竹篮之恋》简介(12/5/18,801)

.第三卷《此情绵绵》简介    (12/5/18,2517)

.上一节:三《此情绵绵4》一晌贪欢 (下)   

.下一节:第三部《此情绵绵》之五 重返竹篮 (下)

.

.老钱:《松园旧事》- 中国二十世纪的《清明上河图》

.老钱涂鸦

.老钱涂鸦集1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献花
快速回复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安全校验: 答案:168 登录会员无需填写, 游客显示3组IP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