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197阅读
  • 1回复

第三部《此情绵绵》之六 ,初识周全 (上)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在线老钱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如果您现在使用手机,请将这个2维码存入相册,再打开微信,扫一扫,点击相册。

《松园旧事》第三部《此情绵绵》连载之六
六 初识周全 (上)

二月底,方小慧北上,到那家著名的电影制片厂报到。这几年在W部队文工团中,方小慧几乎年年都要帮着江铁生出外招学员。这一次到电影制片厂来后,方小慧心中才觉得好笑。这一次,自己居然变成学员了!

制片厂在革命开始之后就没拍什么电影。原来的那些演员和其他工作人员被分到各个演员剧团,主要演出的剧种是话剧。假如不是在S市观摩交响音乐《智取威虎山》时偶然遇到那个导演,方小慧是完全不可能有机会到这个电影制片厂来学习的。因为这家电影制片厂根本就没有在E省和W市招收学员的计划。和方小慧一起学习的几十名学员大多是十六到十八岁的学生,知识青年。偶尔有二十上下的也是从音乐学院附中,舞蹈学校,武术学校,戏曲学校刚毕业的。像方小慧这样已经年满二十三岁的,几乎是绝无仅有。

不过,方小慧心里丝毫也不紧张。

离开那个不毛之地的药场和亦叶分手之后,方小慧几乎有点控制不住自己,不想到电影制片厂来了。假如导演最后看不上他,让他回竹篮镇,他不但不会遗憾,反倒会求之不得。演员剧团中有许多著名的电影演员和导演。学员对他们尊敬得近乎崇拜。方小慧倒不那么激动。他原本就是在一个名人的圈子里长大的。文化革命一搞,他更觉得名人之所以出名。除了自己的本事之外,还必须有机缘。不过,无论怎么说,电影总是一门新的课程。方小慧还是打算老老实实地学。他每天和学员在一起上课,做形体训练,表演场景,还抽时间到不影响别人的地方去吊嗓,过戏,动身子。刚去的那几个月,方小慧什么关于电影的具体知识也没学。每天学的都是马恩列斯毛的文艺思想。那些东西其实根本没有必要到电影制片厂来学,呆在竹篮镇也能学。

幸好方小慧在职务和级别上不是学员。他是一名借调来的连级干部,可以不和学员一起住。

和方小慧在干部楼同寝室住的,是一位名叫周全的大学生。

周全一九六八年大学毕业之后一直在农场喂猪。 林彪的·一三事件发生之后才被分到电影制片厂,只比方小慧早来两个月。周全上学上的是电影学院,学的是摄影。分到演员剧团后,剧团虽然天天演出,但并不是拍电影,没有他的事。周全便天天在舞台美术组混着,没任务时就画画。周全比方小慧大四岁,多上了好几年学,级别上却比方小慧低一级,而且还既不是党员也不是团员。在剧团中周全没有任何职务,他的干部级别仅仅只是因为他是大学生的缘故。

刚和方小慧分到同一间寝室住的时候,周全听说方小慧是外单位来学习的一名连级干部,还是党员,对方小慧客气极了。不过那是一种拘谨且冷漠的客气。方小慧看在眼里,明白在心头。这种客客气气的冷淡,对方小慧来说一点也不陌生。竹篮镇戏校的那帮老同学中,这类德性的占多数,包括又华姐。方小慧没有主动地去和周全亲热,也没向周全解释什么。除了睡觉,方小慧很少回寝室,尽量不干扰这个周全。

有一天,方小慧整理自己的床,刚整理了一半,导演有事来叫他。方小慧没来得及把亦叶给他的练习本收到枕头下面,就慌慌张张地走了。周全回房间来以为那练习本是自己的,拿到自己的桌边翻了翻。离开竹篮镇到药场去之前,亦叶给方小慧写了一封信。害怕方小慧把信拿走,以后变成破坏军婚的罪证,亦叶专门用面糊把信贴在桌子上了。但方小慧却把亦叶的信一字不漏地抄在练习本上了。练习本中还夹着亦叶给他的那首诗。周全把那封信和那首诗,饶有兴致地看了一遍,心中轻松了许多。很显然,能收到这种信和诗的人,不会是那种没事天生爱和人使坏的政工干部;也不会是那种不食人间香火,浑身长满钢筋铁骨的英雄。周全觉得没有必要像开始那样戒备方小慧,也没必要那样虚伪地客气了。

晚上,两人躺在床上,周全开始主动地和方小慧聊天。

“……小方,我得向你道个歉!你知道,中午回来,我以为桌上的练习本是我的,结果……把你的秘密给……看了……”

没事! 周全!那些……也谈不上是什么秘密。你……看了,就看了吧!那些……是我……表妹写的……”

“……表妹!哈!周全笑了。

哈!方小慧自己也笑了,其实完全没有在周全面前掩饰这些。

“……给你坦白吧!不是表妹,是我的女朋友……”

周全说得随便,方小慧回答得也很坦然。这事,本来就没什么不好意思的。甚至,方小慧心中都有几分高兴,他总算和这个大学生混熟了一些。

“……一定还有别的女孩子喜欢你吧!

方小慧不出声。

我倒觉得这个给你写信,写诗的女孩子不错。要不是她说她自己十八岁,我……还以为……她是个大学生呢!

……可不是!如果不是这场文化大革命,叶妹……现在真该上大学了。方小慧不无遗憾地想着。

“……说实话,小方!你……该多和你这个女朋友通信交流。她说的你可能出现的问题,……还真是说得一针见血!

方小慧腾地一下翻身坐起来。

周全!你……一定早就注意到我表演中的某种缺陷了。能不能说具体一点?

“……缺陷谈不上,我只是说说我的看法而已。我看过几次你的小品练习。随便举几个例子吧!导演让你扫地,你就得真扫,像在家里做清洁,扫房间、扫院子一样。但你扫地却是典型的郭建光式的扫地。在京剧舞台上可以这么扫,在电影摄影机前就不行……”

接着说下去,周全!你一定还能举别的例子。

……我就再举一个吧!问题是同样的。导演让你在硝烟弥漫的战场上对着军用地图研究作战方案。你就得认认真真地看地图,心中也得真想着打仗。可是现在,你的手势、表情,全是……少剑波式的。……要不是看了你的女朋友的这封信,我还真不明白,你这套夸张式的表演模式从何而来。现在我才知道,你原来还是一位优秀的京剧演员。……你的女朋友看来真是非常、非常了解你。……要想演好电影,你得照你的女朋友说的,认真地观察和模仿生活中的人和事……”

太感谢你啦,周全!从今天起,每天睡觉之前我都得和你聊一会儿天!

周全笑了。

“……你应该给你的女朋友……回一封信,感谢她的先见之明。……她说得多好啊,过犹不及!在刚开始的时候,宁可不及,不要过!

方小慧没有再说话,却在心中轻轻地呼唤着亦叶!

啊!叶妹!我心爱的叶妹!你……回了竹篮医院吗?假如没有回去,什么时候能回去?我答应过你不写信,可是现在……,我已经克制不住自己想写了。我真给你写信,你能收到吗?

那个晚上,方小慧呆呆地在床上坐着,直至深夜……

按照时间上的安排,亦伯梅应该在四月份就回W市休息。但是他却到六月份才回W市。受伤之后,亦伯梅的身体没有恢复,胸膜和右侧肺叶中一直潜伏着一个慢性感染。他常常发低烧、咳嗽、喘气、吐着脓性的痰液、同时还有持续的胸痛。但这一切,都没能妨碍他的工作。他的工作开展得得心应手。

在鲁志海领导的这个三线工程指挥部下,有许许多多不同的研究所。从职务上,亦伯梅只是其中一个所的附属医院中的皮肤科负责人。但是只用了两年时间,亦伯梅便把这个小小的皮肤科建成了一个相当完备的皮肤病和职业病防治所。鲁志海十分支持亦伯梅的工作,专门从医学科学院和军事科学院给亦伯梅调来了大批书籍和设备,又从各个军医大学文化革命中的毕业生中分了一批医生来。现在,凡是在江夏附院那样的地方能做的检查,亦伯梅在他建的这个小小的皮肤病职业病防治所中都能做。不管是病原体检查,细胞学检查,还是病理组织学检查。亦伯梅还制定了一整套诊疗常规。在鲁志海的同意下,亦伯梅甚至开始和专业人员们一起开始温习英语……

把自己的工作做到了尽善尽美的地步,亦伯梅心中却不满意,反倒常常悲哀。不是为自己,而是为手下的那些青年医生。临床医学是个实践性极强的科学,特别是皮肤科。三线人烟稀少,城镇都是新建的,连地图上都没有。居民都是移民,而且是以男性的青壮年为主。这就大大局限了一个临床医生能见到、能诊断、能处理的病种和病例。而恰恰这一点,却是亦伯梅自己无论怎么努力也无法弥补的!他只能不断地向医院的院长,并且只要有机会就越过院长,直接向鲁志海建议,把他下面的青年医生轮流送到整天和江夏医学院一样繁忙的地方医院去,进修学习。

等到他领导的这个皮肤病职业病防治所的工作完全走上了正轨之后,亦伯梅又干起了和他的专业毫不相干的事情来。

一九四九年之后的这二十多年,亦伯梅生活在大城市中,远离战争和战场。但是三,四十年代在战场上的经历却在他的脑海里留下了难以忘怀的印象。到了大三线之后,亦伯梅亲眼目睹了工程兵战士们的工作和生活,发现七十年代中国工程兵战士的工作环境甚至比三、四十年代第二次世界大战欧洲战场上的士兵们还艰苦、还残酷。在三线的各个不同的基建点上,工伤事故几乎天天有、时时有。许多年轻的工程兵战士仅仅只是因为医疗,特别是外科手术条件的简陋,得不到及时地治疗而失去宝贵的生命。亦伯梅便向院长,又通过院长直接向鲁志海建议,成立一个战备医疗设备研究所。这个建议马上得到批准。亦伯梅被任命为这个所的负责人。除了医学院校毕业的外科医生外,亦伯梅还专门找了一批分到大三线工程的不同研究所中学工科的大学生。在这个研究所中他带着一帮年轻人研制成了在没有电源的情况下,能尽可能不产生手术污染,又能达到一定照明度的战备手术灯。他还探讨了不同的在无高温情况下手术器械的化学灭菌方法。在伤员失血的情况下,应尽快给伤员输血,没有血源,至少也得尽快补液。可是在三线就像在战场一样,想立即获得无菌的水源,简直比登天还难。

亦伯梅下一步的研究计划就是想通过简易的离子交换器获取无菌的水源。也正是为了这个新建的研究所的工作不因自己离开而中断,在鲁志海四月份回W市时,亦伯梅没有跟着回来。他一直工作到六月中旬才回W市。

在松园住了两天后亦伯梅被鲁志海安排到陆军总医院的病房去了。考虑到英英难得回W市和新元见面,亦伯梅没让英英在医院陪自己。叶慰余工作极忙,一个星期只能上医院看亦伯梅一次。家中唯一几乎天天来看亦伯梅的人,除了柳妈之外,就只有小女儿亦叶。

亦叶想念父亲、热爱父亲,也尊敬和崇拜父亲。父亲一回W市,她便把自己业余时间计划做的一切事情都搁在一边。在父亲面前,她也有永远说不完的话!

不过,亦伯梅还是看出来,小女儿长大了。她不会再问父亲是不是最想念她之类的傻问题了,当然更不会再在大庭广众之下搂着父亲的脖子哭。更令亦伯梅欣慰的是,亦叶的身体状况比他想像得好,特别是听说,她居然在寒冬腊月跑到一个深山老林的药场安然无恙地劳动了好几个月!

八月初,鲁志海回三线,亦伯梅跟着一起回去。和丈夫分手,叶慰余十分难过。不过,她咬着牙,没流泪。丈夫已经满六十了。鲁志海答应过在三线工作三年之后让丈夫回来。如今已经两年半了。丈夫下一次回来,全家人就不会再分开了!

父亲回W市的这一个半月,亦叶一直没在自己的小屋里睡。父亲走了,亦叶才开始重新在小屋里读书学习。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亦叶才发现书桌的笔记本上,有一封信,何时来的她都不知道。信,是李洁写来的。

亦叶,

谢谢你寄来的膏药和那一大包止咳的中药。我拆开之后把厂里的师傅们都叫来,准备让大伙儿一起喝。但师傅们都反对。他们说,现在天气还热,风也不大。最后等到秋凉之后起了北风再喝。这样我只好把药重新包起来。

说实话,亦叶!我想喝这药,不是因为我真的咳嗽得严重。现在我并不咳嗽。我想喝,是因为这药,……是你寄来的!

收到你的包裹后,我本来当天就想给你回信。但你在信中提到,你去农场劳动,你的表哥也联想到你犯错误。表哥这两个字让我发热的头脑清醒了。这两个字你一定是有意写在信上提醒我的吧!让我不要忘了你的表哥的存在。我于是克制自己,决定不给你回信。但是过了一个星期,我又改变了主意。我还是应该给你写几个字,至少……,也应该谢谢你一声呀!

除了谢谢你之外,亦叶!我还想和你谈谈心。你给我的信写得极短极短。看得出来,你并没有什么话要对我说。但是我,已经十分十分满足了。闲着没事的时候,我……常在心中默默地和你聊天,你知道吗?你一定会觉得奇怪,我……哪儿来的那么多话要对你说?这一点,说实话,连我自己都觉得奇怪。你在空旷无人的药材场独自一人过年时给我写的那封信,我读了好多遍。你说,在那之前的两个月,你刚满了十八周岁。那就是说,你其实一直是个孩子,前不久才长成一个大人。而我呢,我却在刚刚认识你,你还不到十五周岁的时候,就完完全全地把你当成了一个大人!

就在收到你的第二封信之后,我在兄弟厂过了一个生日。没人知道我过生日,我自己也是第二天才想起来的。要是在家,想忘也没法忘。爷爷会帮我记住!我是二月二十八日出生的。假如我妈晚一天生我,我就四年才能过一次生日了。我出生的那一年是闰年, 今年又是。时间过得真快,我……已经二十四岁了!这二十四年的时光,我有整整一半是在工厂里度过的。在厂子里,我能说得上话的朋友都比我岁数大。有好多和我一般大,但进厂比我进得晚的同事,我在心里只把他们当孩子。只有你是一个例外,亦叶!想念你的时候,我常常在心中回忆和你一起共同度过的时光。而其实我和你在一起呆的那些日子,你知道吗?就是一天天加起来也才不到两个月!我不明白,亦叶!为什么那样短的时光会令我如此难以忘怀,简直……就像过了一辈子?

假如我只为自己着想的话,亦叶!我……真是盼望你能把你现在正在犯的错误犯得更大一些,犯到你不能逍遥法外,犯到党和人民处分你,使你不得不悬崖勒马。那样的话,我的生活或许还会多一份甜蜜的希望。但是我又不忍心这样想,亦叶!我……宁可把这份甜蜜的希望留给你,让你活得更好!

收到我的这封信,你还会不会回,我不知道。我预感到你可能不会回,但又在心中苦苦地盼望你能回。假如……我告诉你说,我还需要别的药,你是一定会寄药,也会给我回信的。但是我不愿欺骗你。你寄来的五十张膏药我还都珍藏着,一张都没舍得用,用到明年回厂之前足够了!

你的感情专一、挚著,世间少有。特别是在你这个年龄,亦叶!能有幸得到这份情感的人,理应百倍地珍惜它才对!而我想对你说的只是,假如……你的那份难得的情感真的得不到珍惜和回报的话,亦叶!告诉我吧!只说一声你需要我就够了,我能明白!

你的沉默对我来说自然是痛苦,但同时也是欣慰。因为那样的话,你一定是得到了你所渴望的幸福……

上次信中我曾跟你说,我正奉命写一首诗。那首诗后来终于写完了。征稿的编辑十分宽容,一个字都没改动就发表了。但是我还是抄一遍给你, 让你改改。没准儿你又会从中发现什么资产阶级情调。一九六九年办国庆专刊时,我写了一句亲爱的朋友,就是被你删掉的!你……还记得吗?

衷心地祝愿你健康!

李洁

七二年六月三十日

信的下方,是李洁写得那首长诗。

我爱你,我心中的北京

(诗歌)

啊!北京——,祖国的首都,你这肃穆庄严的古城!古往今来,多少华丽的词藻曾将你讴歌;世上人间,多少缤纷的彩笔正为你绘景。然而我,我只愿朴素而深情地说,我爱你,我心中的北京……”

我爱你,北京!爱你挺秀的英姿,爱你娇美的倩影——。拭目远眺,碧波荡漾的昆明湖面,万寿楼阁欣然倒耸;轻风乍起,掠浪花点点,似琼涛粼粼。登极俯瞰,层林尽染的香山峰峦,琉璃塔身彼此辉映;秋露洒过,泻红叶飒飒,如金丝绣锦。宁静北海畔,那傲立的白塔,凝眸着九龙壁前绽放的蕾心。森严故宫里,那清脆的敲打,沉醉于紫禁河潺潺的流水声。太和殿前,陶然亭上,这迷人的阵阵笑语;海淀区内,清华园中,那神往的琅琅书声。十三陵——,巍峨的水库大坝,淹没过多少君主的叹息,武夫的怨恨。八达岭——,壮观的万里长城,是中华民族五千年悠久历史的结晶……

啊!几个世纪的飞沙走石,曾将你妩媚容貌,无情地摧残;怎奈劳动人民的双手,竟是这般神奇,使你嫣然一笑,又返青春!

我爱你,北京! 爱你阅尽人间春色的身躯上,前人的斑斑足迹;爱你饱经战火洗礼的筋骨中,历史的点点烙印——。长安街头,高举起多少,前赴后继的义旗;天安门前,响彻过多少,不屈不挠的脚步声。八国联军的铁蹄,挡不住义和团的红灯小刀;军阀走狗的水龙,冲不垮五四青年的血肉长城。女师大教室的讲坛上,回荡着鲁迅先生怒向刀丛的呐喊;腥风血雨弥漫的东四街头,铭刻过李大钊同志,视死如归的身影……

你惨遭蹂躏的断垣残壁,目睹过多少,志士的热血,同胞的怨恨。你日趋调零的花叶草木,蕴藏着多少,新生的希望,黎明的憧憬。你盼望十月革命的狂飙,为你涤荡大地的尘土;你盼望韶山冲的红日,为你扫净天空的乌云。路漫漫,夜漫漫!你曾多少次昂首遥望——,遥望井冈的星火,瑞金的铁流;你曾多少次侧耳聆听——,聆听古田的号角,遵义的喜讯。你殷切地祝愿,滚滚东流的延河水,领导革命航船乘风破浪 ;你热忱地等待,闪闪不灭的枣园灯,指引历史的车轮斩棘劈荆。啊!这一天终于来到了——,你激动地振臂欢呼,欢呼日寇的覆灭,蒋匪的宵遁。你纵情地放声赞颂,赞颂迎风飘扬的五星红旗,义勇军进行曲伴随的旭日东升。十月一日,这难以忘怀的日子,给你带来了,江山如画,风展红旗,玉宇澄清!中国人民从此—— 站起来了!只因为啊!只因为中国出了个毛泽东!

我爱你,北京!爱你铺开的——继续革命的宏伟画卷;爱你显示的——捍卫马列的赤胆忠心。帝国主义的预言家们,欺侮你年幼不成熟,将一排排糖衣炮弹向你瞄准;修正主义的叛徒们,对你恨之入骨,借西伯利亚的寒流,想吹垮你巍峨的万里长城。霎时间——,军事包围的黑风,经济封锁的妖浪,政治欺骗的乌云,向你迎面扑来;你毫不畏惧,挺身而出;顶天立地,叱咤风云!有毛泽东——伟大,英明的领袖;有七万万——勤劳,勇敢的人民。你绝不害怕,帝修反的威胁,讹诈;更不乞求,救世主的恩赐,怜悯。自力更生,三面红旗,是你力量的源泉;依靠它,你就能,攻无不克,战无不胜……

国外的强盗们,是那样不甘心灭亡;国内的小丑们,又是那样遥相呼应。野心勃勃的刘少奇,想把你的城堡,变成他和平演变的独立王国;无奈复辟的罪恶企图,敌不住,炮打司令部的浩荡东风!机关算尽的林彪,想借你的玉阶爬上,国家主席的垂涎宝座;怎料天才的阴谋诡计,骗不过,白云黄鹤的神笔雄文!

啊!阶级斗争的暴风骤雨,淘汰了多少泛起的沉滓;继续革命的雄图大略,把你点缀得更美更新……。南湖红船卷巨澜,庐山劲松舞长缨,纵情高歌,毛主席无产阶级革命路线的胜利; 放声赞颂,党的兴旺发达,后继有人!若有人问苍茫大地 ,谁主沉浮,你会再一次铿锵地回答他,人民,只有人民……”

我爱你,北京!爱你湛蓝天空中,飘扬着团结的旗帜;爱你绿绒似的大地上,回荡着友谊的歌声。民族文化宫,灯火辉煌的舞台上,正百花齐放;翩翩起舞吧!珠穆朗玛雪白的哈达,右江两岸五彩的壮锦;引吭高歌吧!天山下和谐的热瓦甫,草原上欢快的马头琴。从松花江畔到西双版纳,从青藏高原到东海之滨,张张笑脸,颗颗红心,都向着你啊!向着你这民族团结的枢纽,人民事业的核心。工人体育馆,明亮的比赛场中,小小银球,正传颂友情——,热烈地欢迎啊!欢迎富士山下的健儿,多瑙河畔的嘉宾!紧紧地拥抱啊!拥抱巴勒斯坦的勇士,印度支那的英雄。从安哥拉丛林到巴尔干半岛,从大同江畔的千里马,到亚得里亚海那击长空的山鹰。我们的朋友遍天下,革命的队伍似万马奔腾。看吧!四海翻腾的云水,正谱写你消灭帝修反的顽强意志;听吧!五洲震荡的风雷,正讴歌你解放全人类的坚定决心。你和全世界无产者手挽手;你和五大洲的兄弟们心连心。你的成就,使朋友们百倍地欢欣鼓舞,你的胜利,使敌人们无时不胆战心惊。啊!你这世界革命的坚强堡垒,觉醒人民的心头明灯,竟焕发出,焕发出如此巨大的热能!只因为啊!国际歌悲壮的旋律,战斗的音符,在你的口中唱得豪迈,准确;马列主义的真理,在你的土壤中,已获得,已获得了不朽的生命……

啊!伟大的北京——,祖国的心脏,你这平凡,光荣的古城。我向往,你朝霞似火的晨曦;我渴念,你夕阳无限的黄昏。我倾羡,你富于青春气息的笑靥;我敬仰,你永不止息的战斗精神。我愿化作,金水河中一簇浪,为你的今天和明天欢呼,跳跃;我愿化作,中南海畔一朵云,永远守卫那颗真理的恒星。我愿化作,春风阵阵——,把你燎原的星火,燃遍五洲四海;我愿化作,惊雷声声——,将你炽热的电闪,带到宇宙太空!

啊!华丽的词藻,怎配将你讴歌!缤纷的彩笔,又怎能为你绘景!请让我再一次,再一次朴素而深情地说一声:我爱你,我心中的北京!

李洁

为一九七二年七月一日而作.

.

.(未完待续)

.老钱:小说连载《松园旧事》的开场白   (12/5/18,3443)

.第一卷《三柳湖畔》 简介   (12/5/18,917)

.第二《竹篮之恋》简介(12/5/18,801)

.第三卷《此情绵绵》简介    (12/5/18,2517)

.上一节:第三部《此情绵绵》之五 重返竹篮 (下)   

.下一节:第三部《此情绵绵》之六 ,初识周全 (下)  

.

.

.

.老钱:《松园旧事》- 中国二十世纪的《清明上河图》

.老钱涂鸦

.老钱涂鸦集1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献花
离线金牌接送

只看该作者 1楼  发表于: 02-28
快速回复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安全校验: 答案:168 登录会员无需填写, 游客显示3组IP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