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172阅读
  • 2回复

第三部《此情绵绵》之六 ,初识周全 (下)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老钱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如果您现在使用手机,请将这个2维码存入相册,再打开微信,扫一扫,点击相册。

《松园旧事》第三部《此情绵绵》连载之六
六 初识周全

看完了李洁的信,又在心中默默地朗诵了两遍李洁的那首长诗,亦叶发现自己什么医学书也看不进去,什么正经事也做不成了。却原来,李洁竟有这样好的文采。和他呆在一起的时候,我却从来没想到过要从他那里真正学点什么……,亦叶不无遗憾地想着。从书柜中找出几本自己过去抄录的诗集。亦叶把李洁的这一首也加了进去,这一首放进去实在是当之无愧,毫无逊色!

从练习本中裁下一张纸,亦叶的心中感慨万千。

李师傅,我还是给您回一封信吧!我……已经犯了错误,现在又在继续犯。总有一天,我会……多行不义,必自毙的。那时候,就是您,恐怕也无法挽救我了!

李师傅,

我有差不多五,六个星期没在小屋中住。我爸回来度假,我每天下班都上医院陪他去了。直到前几天他回三线我才回到我的小屋中。您的信到了多长时间我不知道。我是一个小时之前拆开看的。

拜读了您的长诗,我真是大吃一惊。我说的是真话,是发自内心,由衷的赞赏,您可千万别当做了廉价的吹捧。您……早就不是我的领导了,我有什么必要吹捧您呢?您是一位才华横溢的人,诗文俱佳。而我竟在一个长时间内有眼不识泰山!您的谦虚、谨慎、戒骄、戒躁;您的奋不顾身的英勇气概,掩盖了您的才华,也使我失去了许许多多能向您学习的宝贵机会。现在,当然一切都晚了!

当年和您一起办宣传栏的时候,您四处催稿,自己却惜墨如金。好容易您写了点东西,我竟妄加涂改,真是胆大妄为!我真心地希望您别把我当大人,还是把我当孩子吧。我过去的所作所为,您也……权当是童言无忌。这样,我心中还能少一份愧疚。

具体谈到您的诗,除了写得长了一点之外,我没找出别的毛病。您的诗是被您自己有意地拉长的,能看得出来的痕迹。不过责任不在您,而在那位征稿的编辑。奉命作诗不是一件愉快的事,而您竟能作得如此之好。假如再多给您一点自由,您……简直要惊天地,泣鬼神了!

不管怎么说,诗是一个奇妙的东西。写诗和写文章不一样。我喜欢诗,当然是指好诗,就像您写的这首这样。但我自己长大以后很少写了。现在写点东西,如您所说, 多是奉命。既是奉命,我便宁可写文章。奉命写文章没有奉命写诗那么痛苦。中国古人说,诗言志,文载道。这六个字一写,原本应该十分有趣的诗文就变得无趣且沉重了。其实,中国的知识分子何必要自作多情,有那么强烈的政治责任心和使命感呢?据我看,政治家们并不十分感激他们,反倒老以为他们是在利用……反党……”

请原谅我说的这些反动话。我是想说,闲着没事的时候,您就把在心中和我聊天的那份时间和精力用来多写点诗吧!不要奉命,不要为了发表,不要一提起笔就老想着团结人民、教育人民,打击敌人、消灭敌人一类过于崇高的事。而是完完全全自由自在、随心所欲地写,写您对大自然、对人生、对生活、对工作,对一切您能见到的人和事的看法。说实话,读了您的诗,我……第一次为您是电工而惋惜,虽然我知道您已经是五级工,也知道那在纺纱厂最好的工种之一。您本该成为诗人,就是现在着手也还来得及!

好了,李师傅!谈诗就谈到这里吧!下面再说几句比诗重要得多的话,那是关于药的。世上所有的药都是用来治病或防病的,益寿延年的药我从不相信,所以排除在外。没有病的时候,千万不要服用!我寄给您的药,不管是内服的,还是外用的,您如果伤口不疼,不咳嗽,就不要用。假如您因为是我寄的药就忍不住想服用的话,那我就不光会犯错误,简直会成罪人!医学是一门科学,掺不得半点感情色彩!

最后,李师傅!您在信中谈到,您在兄弟厂过了一个生日。您已经二十四岁了。您的爷爷、父亲、兄长,早就在为您的事操心。我指的当然是个人问题。其他方面,您简直太让亲人们放心了!假如他们为您找到了合适的女朋友,您千万不要因为我的存在而迟疑、而犹豫。给您写了今天这几行字之后,我就不再给您写信了。如果您需要我的沉默作为您生活中新的起点,我会在您面前沉默直至永远!至于我自己所渴望的东西,如果那指的是幸福的话,我早已体验过了。我知道什么是幸福,这就够了!那种东西,说不定您还不知道呢!别看您比我大!

祝您一切都好,当然首先是身体!

亦叶

一九七二年八月五日

已经立秋了,天气还持续地酷热。竹篮镇上的人很形象地把这种天气称为秋老虎。亦叶想起童年听哥哥背过的课文,苛政猛于虎。老百姓们的道理很简单,也很逻辑。但凡伤人的东西,就是虎!

这是一个星期五,亦叶上夜班。天热,在家反正呆不住,就不如出外走走。本来不要紧的病人也都跑到医院来泡着。一直到亦叶十点接班,候诊椅上还坐着许多人。不过亦叶现在在工作上十分熟练了。她再也不会冒着傻气,把每一个病人都从头到脚,一丝不苟地检查一遍,然后密密麻麻地写满一页病历纸了。亦叶后来才明白,朱学文为什么常常把病历为病人们保存着。竹篮镇上的那些病人们出了医院门就把病历扔了,下次来又要一份新的。亦叶现在不得不承认,当初那些告她状的阶级敌人说的并非毫无道理。不怎么要紧的病人,主诉、体征、诊断,写两行就够了。

接班半个小时,亦叶快刀斩乱麻地把候诊椅上所有的病人干净,彻底地消灭光!

好了,现在总算可以歇一下了!

亦叶讨厌头顶上那个整天吱呀、吱呀叫唤着的风扇。天气热,那风扇扇的风还是热的,而且它自己转悠还会产生新的热。亦叶把风扇关掉,在心中默念着姥姥的名言,心静自然凉!过了一会儿,果然不那么热了。

亦叶伸了一个懒腰,觉得一个瘦小的人影在眼前晃了一下。她起初以为是郑育,但马上发现不是!别看郑育个子不高,但走起路来却十分精神,腰板挺得直直的。而且郑育看人,虽不动声色,但目光却永远是直视的,从不躲闪。而来者驼着背、缩头缩脑、东张西望、简直有几分贼眉鼠眼!

亦叶定睛再仔细一看就乐了,原来来者是于向阳!

哈!向阳!是你呀!你偷偷摸摸地四下看什么呀?这儿又没什么菜好偷!

哎!叶妹!于向阳叹了一口气,在亦叶桌边坐下来。“……咱们这么长时间没见,你不问候我一句,光记得我……偷菜的事。最后那几个月,我偷得最勤,种类也最齐全。照你姐的吩咐,花着偷,主要是为了你。……你姐说你身体不好,心疼你,让我天天偷……

这一说,亦叶的心马上软了。

……生我气,向阳!我是开玩笑的。说实话,就是招工那会儿,我哥、我姐也都挺为你抱屈的。只是帮不了你的忙。就是亥生哥……后来也后悔了……。好在现在大家都工作了,事情也都过去了。……一切都好了!

好什么呀,叶妹!于向阳还是愁眉苦脸的。“……地质队的工作,……一点意思也没有。整天扛着仪器在深山老林里钻。这两年,我连西哈努克都没看过一场。毛巾、牙刷都得托别人买,还不如呆在新安三队呢!那时,过一条冬青河,到了新沟,还能找个照相馆照个相。花几分钱,还能吃碗阳春面……”

西哈努克没什么好看的,这两年我也没看过电影。别看我们医院就在电影院边上。

亦叶安慰着于向阳,说的却是实话。

我知道,叶妹!你这破医院也不是什么好地方。这整个镇子上都是些劳改释放犯。不过,你的工种好,是医生。亥生说了,你爸那人聪明,会教育孩子。你哥、你姐和你都听话,走到哪儿都能混出来……”

那就是说,你和亥生哥……,现在说话了?

我早跟他说话了。他告我偷菜,害了我。我放火烧了他。现在两清了。说实在的,我现在对他比在知青点上时好。在知青点上那几年,他不怎么搭理我。我觉得他骄傲。现在离着近看他,我才发现,他其实……挺可怜的。

可怜?

亦叶不禁奇怪了。叶亥生给人的印象或许有几分古怪,但却不大可能唤起别人对他的同情。而于向阳竟说他可怜,那分明是同情。

是可怜,叶妹! 你知道,他比我多上五年中学,可是却和我同一天参加革命。将来的工龄都一样。这且不说,他进了大队就跟一个工程师混在一起。大学毕业生本来都是技术员。那人据说是大学毕业之后又当研究生,所以分到局里就是工程师。说是工程师,其实也就是拿工程师的工资罢了,干的事和我们干的没什么两样。那人读书读多了,读得疯疯癫癫的。队里的人平时都不敢和他聊天。一聊起来就没完。要争辩个什么事,谁也辨不过他。队上开会研究点什么事都得躲着他。只有你表哥喜欢他,天天和他呆在一起,一起吃、一起干活、一起睡。你猜队上的人在背后说什么?

说他们关系好呗!

不是说他们关系好,是说他们…………”

鸡?亦叶完全没有明白于向阳说的是什么意思。

“……我还以为,你……那么小就跟人……谈恋爱,应该懂这些……”

亦叶生气了。

这和我跟别人谈不谈恋爱有什么关系?你这不是胡扯吗?

你听我说,叶妹!我们队上的人是说,亥生和那个工程师……不正常。他们……在一起…………”

那有什么不正常?那工程师不是个男的吗?男的不和男的在一起睡,还能和女的一起睡?

可是……,他们是……脱光了,抱在一起……那种睡……。队上的人说,男的和女的……那样睡是……强奸。要是男的和男的……就是……鸡奸……”

……怎么这么讨厌呀,向阳!

亦叶生气地皱起眉,脸都发白了。

假如没有在竹篮医院工作,亦叶可能这辈子也没法懂男人和男人之间有一类的行为。但是在竹篮医院工作了两年,就不由得亦叶不懂了。护理部的那些美丽的前妓女们,常常在上班的时候就旁若无人地说起石山农场的犯人。要是说的是男女之间的事,亦叶也觉得没什么。那整个过程她都从书本上阅读过。但那几个前妓女津津有味地述说的却分明是男人之间的事。她们说那些男犯人怎样把自己的香蕉放入对方苹果虫眼中去量体温,去喷花露水等等。说完这些她们自以为得意的术语,她们还看着亦叶大声淫笑,一直笑到亦叶忍无可忍地离开注射室,站到走廊上去为止。

在一段很长时间内,亦叶一看到那几个美丽的妓女就反胃,食欲全无……

而现在,这个可恶的于向阳,竟当着自己的面说这些肮脏的事,还扯上她尊敬的亥生哥……。亦叶觉得自己马上就要喘不上气了。

“……我不该跟你说这些,看把你吓得……”

于向阳发现亦叶真的生气了,开始后悔。他走到门边,打开电风扇。

吹了一阵风,亦叶的呼吸通畅,情绪慢慢镇定下来。

“……向阳!你知道,你说的那个工程师我见过。他是一名精神分裂症的患者。有一个晚上,他发了病,亥生哥陪他上我们医院来,正好我值班……”

“……那人,其实很聪明,对人也挺和气的,就是话……多一点。读了那么多书没什么用,反倒把人读傻了。前几天校正测量结果,他不知怎么和队长争起来。争来争去,是队长的错。我们那个队长报复心挺强的。一生气,把他送到市里的精神病院去了。那工程师一走,你表哥就病了两天,到现在也没缓过来。说真的,亥生害过我,我也恨过他。但现在,我……真的挺可怜他的。他都二十五了,没有女朋友。好容易有个……男朋友……做个伴,又被……拆散了……”

你们队里……,就没个女的?

有哇!有十好几个,都是招工进来的知青!不是什么好学校,他不怎么搭理人家。女大学生又看不上他。男大学生找女工人没人说,可女大学生找男工人就不行……。在新安三队的时候,亥生挺喜欢你的,可惜你俩……”

你又开始胡扯了,向阳!

我没说完呢!叶妹!我是说,可惜你是他亲表妹!你要想帮亥生一把,只有一个招,给他介绍个女朋友!可现如今,女的都挺势利的,谁愿找他呀?他要是不把自己好好收拾一下,大老远就能吓着别人!且不说,咱们连W市的户口都没有……”

亦叶沉默了。不过于向阳的话提醒了她,她至少知道,该怎么办才能帮助一下小表哥。

“……说说你自己吧,向阳!你在队里……,混得……还可以吧?

混是混得……还可以。我……买了两条烟,也就是几块钱的事。每个团员塞了几包,我就入了团。现在,我是……团支部副书记……”

亦叶惊讶地睁大眼,看着于向阳。

别这么看着我,叶妹!我和你们家人可不一样,我本来就没有什么理由落后。我爸刚解放就是十六级。他是自己喜欢孩子,高兴在中学混着。要不然,在教育局当个副局长什么的,还富裕!

那你……,还打算接着送烟,入党?

要是我想入当然也行,光送烟可能不见得够,得加点别的……。不过现在,我看着亥生,觉得挺……没劲的。过几年我就和他一样了,就算入了党,又能怎么样?

生活本来就是这样的,你还想怎么样?

我想的是上上大学!倒不是为了真读书。读书没什么用。亥生读的书比大学生多多了,快赶上教授了,有什么用?我想上大学,是想混个资格,离开地质队这个鬼地方。……前一段,我们队上有工农兵学员的名额,我忙乎了半天……”

又送了好多烟?

这事送烟可不够,得……花几个月工资……”

结果呢?

结果没弄成!于向阳沮丧地摇着头。咱们队上从局里到队里的小干部们的孩子太多。县官不如现管。如今这年头,谁不想自己的孩子轻轻松松地混个大学的资历,还不用考试!

别那么难过,向阳!我妈……是教育革命领导小组的。她说了,这工农兵学员年年都要招,一直招下去,不会停。明年还有,你不要泄气!

没用,叶妹!明年再招,后年再招,我都没什么希望。那些大大小小的地头蛇们的子女,还在源源不绝地分来。我不花那份钱了,想别的法子回W市!

什么别的法子?

对调!你知道,地质队的工作苦,但是工资高,还发肥皂、靴子、手套、工作服,还有野外津贴……。每个月的工资加起来快六十了。W市有些工人每月三十几块干巴巴的钱,上有老、下有小。有些人宁肯不要W市的户口,只要工资高……”

真的?亦叶兴奋起来。向阳,其实我也挺想回W市的。你跑对调时帮我问问,有没有人愿意上竹篮医院来工作。我的工资不高,但工种好,我是医生!可以学好多东西……

你不行,叶妹!你那时发病抢救,你哥、你姐回队里说过,你是集体所有制,和农村差不多。你的户口怎么也回不了W市。更重要的是,你一辈子都不能离开竹篮医院,你只要一离开,就……什么都没有了!

亦叶的眼神暗淡下来。

于向阳赶紧安慰亦叶。

不过你的工作这么好,也没什么必要对调。在竹篮镇和在W市差不多。而且,你是女的,万一不行,将来还能找个有W市户口的男朋友。我想对调,实在是没别的好法子……”

哎!亦叶的心情并没有因此好转。她叹着气四下望了望这间二十平方米上下的内科门诊。自己的这一辈子……可能就要在这间屋的四堵墙下度过了……

闲话少讲,叶妹!我来找你是想让你给我帮个忙!

说吧,向阳!只要是我能帮得上的。

于向阳掏出一张皱巴巴的三联单。我原来还没想到你混得这么好,居然当了医生!这一下就方便了,我主要是要病假条!

要多少天?亦叶从抽屉中拿出已经盖好了章,并且编了号的病假条。

……最多能开多少天?

一般门诊病人,也就是说,不是从楼上病房里出院的,每张最多两周,连续开最多两次。

足够了,叶妹!足够了!你就给我开两张两周,也就是四七二十八天。我主要是回W市跑对调的事。跑得成的话两周可能够了。跑不成,再多几周也没用!

亦叶给于向阳开了两张两周的病假条,顺手把于向阳的三联单收了起来。正好给肖婆婆的那个老姊妹开药,于向阳完完全全是公家人,看病是一分钱都不用花的!

向阳!亦叶把于向阳送到医院门口,回队告诉亥生哥,说我回来了,让他有空上我这儿来一趟!

行!我回去就告诉他!

于向阳在路灯下点了点头,随之就消失在黑暗中。 .

.

.(未完待续)

.老钱:小说连载《松园旧事》的开场白   (12/5/18,3443)

.第一卷《三柳湖畔》 简介   (12/5/18,917)

.第二《竹篮之恋》简介(12/5/18,801)

.第三卷《此情绵绵》简介    (12/5/18,2517)

.上一节:第三部《此情绵绵》之六 ,初识周全 (上)   

.下一节:第三部《此情绵绵》之七 群芳之侧 (上)  

.

.

.老钱:《松园旧事》- 中国二十世纪的《清明上河图》

.老钱涂鸦

.老钱涂鸦集1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献花
离线星云光年

只看该作者 2楼  发表于: 03-01
Up
在线金牌接送

只看该作者 1楼  发表于: 02-28
  
快速回复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安全校验: 答案:168 登录会员无需填写, 游客显示3组IP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