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91阅读
  • 0回复

第三部《此情绵绵》之七 群芳之侧 (上)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老钱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如果您现在使用手机,请将这个2维码存入相册,再打开微信,扫一扫,点击相册。

《松园旧事》第三部《此情绵绵》连载之七
七 群芳之侧 (上)

八月三十日是个星期三。清早,亦叶交完夜班,乘车回W市。

江夏医学院的新学期,到九月才开始。工农兵学员都还在三大革命的第一线未回。校园里并无任何课可听。亦叶在新华南路换车之后,并没有在松园下,她不准备回家。今天,她的目的地是哥哥、姐姐工作的那个化工厂。但是她并不去找哥哥和姐姐。亦叶心中埋藏着一个没对任何人讲的,小小的秘密。她今天想去找的人是……成秋伊!

于向阳说,要帮助叶亥生,唯一的方法是给叶亥生介绍一个女朋友。亦叶的身边,单从性别上说,女性远远多于男性。但那些女性……实在太俗不可耐了。用没心没肺去形容,都便宜她们!那些女人非但不会使叶亥生动什么心,反倒只会让他死心塌地地和那位精神病患者睡在一起。亦叶能想得起来的,还有可能能使叶亥生动心的,只剩下表姐成秋伊了!亦叶决定自己上W化去一趟。在厂里找不到秋伊姐,就上她家去。假如在家也没找到她,这事就作罢。大休息日的,不在厂里也不在家中,那只能说明,秋伊姐已经有男朋友了!

成秋伊在化工厂和另外三个青工住在一间比亦叶那间小屋大不了多少的寝室中,和9876 厂的青工宿舍相仿。看到亦叶突然走进来,成秋伊相当吃惊了。

叶妹!

秋伊姐!

“……你是来找你姐的?她不在这一栋楼住。我带你去。不过,你姐要是不知道你来,很可能不在。

不是,秋伊姐!我不找我姐。我就是……来找你的。

那你快坐下!成秋伊让亦叶在自己窄窄的床边坐下,然后倒了一杯水。“……要放糖吧,叶妹!

不用,秋伊姐!我就喝白开水。

成秋伊的养母成立温,一直随弟弟管亦伯梅叫兄,亦家的孩子便管成立温叫姑妈。成姑妈,管秋伊姐管得极严。小的时候,秋伊随母亲上亦家,从不敢接柳妈递过来的茶。长大了,秋伊也从不喝茶。朋友来了,最好的招待是糖开水。亦叶虽在家娇惯,也爱喝糖开水,但在外面还是懂事的。她知道,白糖是要糖票的!

叶妹!你……还好吧?

我挺好的,秋伊姐!天热了,发病少了。我可以……四处转转……”

所有认识的人问好不好,主要问的是身体,亦叶知道。

“……还是要多注意!那一年你在乡下发病,是天热了之后的事。我记得,都……穿短袖了……”

是的,是的,秋伊姐记得的是对的!那一年发病,确确实实是初夏。时间……过得真快,自那以后,亦叶没见过秋伊姐。

你来……,真的没什么事,叶妹?

真的没事, 秋伊姐!

秋伊的床斜对过的那张床上,躺着一个人。亦叶决定先什么都不说,只和秋伊姐谈谈心,聊聊天。

说这几句话的功夫,亦叶仔细地看了看秋伊姐的床。假如床上正好有织了半截的男式毛衣,或者绣了一半的枕套之类的东西,那就不需要多问,秋伊姐一定是名花有主了!可是秋伊姐的床上干干净净、整整齐齐的,什么都没有。 亦叶用一只手遮住自己的眉眼,从指缝里偷偷地打量成秋伊。不记得在哪本书里亦叶读过,说是从女人的眼里,能看出她是不是在恋爱。书里说,女人爱上了男人之后,眼神会变得躲闪、羞涩、心不在焉……。而秋伊姐现在呢?亦叶问着自己。秋伊姐长得很美。那美,和姐姐的美还不大一样。姐姐的美是明朗、欢快、 奔放、坦荡的美,像一丛怒放的牡丹。而秋伊姐的美却是一种养在深闺人未识的宁静的美,像一盆悄悄地释放着馨香的茉莉……

观察了半天秋伊,亦叶猜测,秋伊姐并没有男朋友。而且今天是厂休,如果有男朋友,她怎么会独自呆在寝室里呢?这么想着,亦叶觉得有些不虚此行了!

秋伊姐,我住在竹篮镇,难得回松园。……奶奶不在啦。你和你妈不常上来,我这几年老没见着你……”

不对!叶妹!我和我妈前不久上松园去过,是大舅回来休假的时候。你不在家!我妈说了,人……不能没有良心。你奶奶虽然去世了,但姥姥还在。这两年春节、中秋,我妈都上松园看了你姥姥……”

啊!原来是这样!亦叶看了一眼另一张床上躺着的人,那人完全没有要出去的意思。要是这样呆在寝室里,什么话也谈不了。

“……秋伊姐,别看我哥、我姐在这个厂子里干了两年多,我还是头一次上厂里来。你 ……带我上厂子里转转吧!

行,咱们……走吧!

秋伊带着亦叶走进了W化的厂区,一路向亦叶介绍老厂和新厂,哪里是锅炉房,哪里是高压催化塔,哪里是运送半水煤气的管道。亦叶心不在焉地点着头,心中却在琢磨着怎么开口。

“……这是老厂的锅炉房,叶妹!你哥……每天就是在这儿上班……”

秋伊姐,你……还一直……恨着我哥,对吧?

秋伊提起锅炉房,谈到哥哥,亦叶的嘴突然不受大脑控制。

有几分钟,秋伊没说话。

“……还提那些事干吗?我……没对不起你哥。你哥……也谈不上有什么对不起我。至少他……没藏着、没腋着。他现在的女朋友……随便怎么说……也不如我。他……自己心里明白就行!

那你现在的男朋友呢,秋伊姐!也……不如我哥吗?

亦叶抓住时机反问了一句,问完了就目不转睛地盯着秋伊。假如秋伊姐……脸上泛起红晕、目光羞涩,那今天下夜班没睡觉,就只算进城散了散心。但秋伊的眼神却分明黯淡了。

“……我没有男朋友,叶妹!我……也从来没想过要找一个比……你哥强的男朋友,来表示我有本事,来气气你哥……”

你妈……一定愿意你找一个大学生。化工厂的大学生比一般厂……多。

是的,叶妹!我们厂有二十多个。刚一进厂就有好多人跟我说,哪些哪些男大学生还没有女朋友什么的。但后来,我看了看,觉得挺……没意思的。那些大学生有的上了一年,有的上了两、三年大学。论学问,他们不见得比老三届高中的强多少。不过因为他们早生几年赶在文化革命前毕业了而已。现在让他们找一个普通工人,就像给了那工人什么恩赐似的……”

你说得太对了,秋伊姐!亦叶立马兴奋了。我要是你,我也不找大学生!人和人之间,最最重要的是平等。只有平等,才能有共同语言。一方要是高攀另一方,早晚要受歧视!

叶妹!原来给你写信的解放军……是不是后来还是因为你的身体……没和你好成?

是的,秋伊姐!亦叶紧咬着嘴唇,极力克制着自己。害怕在这样推心置腹的谈话中,一不小心泄露了自己对方小慧不移的恋情。“……也正因为这样,我才劝你,千万……不要高攀什么人……”

秋伊拉着亦叶的手,在厂区走了一圈。W化不大,走了一会儿就出了厂的后门。后门正对着汉水。汉水不宽,厂里的青工常常来来回回地游。子弟小学的孩子们正放暑假,也都在汉水边上玩着。

这两年,秋伊的生活并不十分幸福。在厂里,她是青工,和老工人没什么好聊的。而在青工中间,她又不是实验中学的,跟别的青工也没有深交。青工部组织的无论是体育还是文娱活动,她都没参加过。回家之后,也不比在厂里呆着强多少。养母成立温是个郁郁寡欢的人,为人又十分好强。在心里,她已经打算为秋伊的婚事饥不择食了,嘴里却一声不吭。从下放的地方重新回到文华小学,成立温逢年过节仍去看亦家的姥姥。从姥姥嘴中她知道,新元后来的女朋友无论从哪方面讲都不及秋伊。仅仅只是因为她的父母是亦伯梅的好朋友,是松园的老邻居,因涉及什么美帝细菌弹案……双双自杀了而已。慢慢地,成立温和秋伊一样,也不再为这事恨亦家了。只是成家母女生性都不好交际,又在穷街陋巷中深居简出。她们自己比谁都明白,想让秋伊找个像模像样的对象,不是件容易的事。要不是亦叶来找,秋伊平时连这样和人谈谈心的机会都没有。

“……叶妹!你今天来……,是不是你心里……憋着什么不痛快的事,想……找个人说说?你要是不嫌弃我,就对我说说!给你帮忙的本事我没有,只算…… 陪你走走,给你解解闷!

我自己……,倒真没什么事,秋伊姐!和那个……解放军的事……,不怨别人。本来就是我自己高攀。我的身体不好,别人看不上,我认了。我现在在医院里工作,至少还能学点东西,和我哥、我姐比,我……已经很知足了。

那你今天……来找我,真没什么事?

……其实我倒是有……,不知……怎么开口才好……亦叶老老实实地说。

周围又没别的人,有什么,你就说吧!

秋伊姐,假如……你不一定非得……找大学生的话,老三届中其实有许多人是非常非常……有才华的。比如,我表哥亥生……”

亥生?敏感的秋伊一下就猜到了亦叶来找她的意思。是你哥、你姐,还是亥生自己……要你来的?

都不是,秋伊姐!这事你可千万不要告诉我哥、我姐。亥生哥的性格和我哥、我姐不大一样。我哥、我姐要是知道了这事,跑去问他,那就糟了……”

亥生……人聪明,读书读得多,这我知道。但……那人……挺古怪的……”

秋伊姐!……人的性格古怪,谈不上是缺点。有时是环境使然。环境使人的性格无法以常态出现,那就只能古怪了。比如你自己吧!我虽然不在W化工作,但我完全能想象,一定有好多人在背后也说你性格古怪……”

是的,叶妹!不过我不在乎别人怎么说我……”

这就对了,秋伊姐! 人要是整天在乎别人怎么说,那也活得太累了。我在医院里工作,同事们在背后……,干脆直截了当地管我叫竹篮一怪……”

……你,今天来……,和亥生商量过?

没有,秋伊姐!我……是这么琢磨着的。在你和亥生哥之间,要是有一方看不上另一方,那只能是你看不上亥生哥了!你的美丽、贤良、勤快、能干,他早已目睹。而他自己,既不是大学生,还没有W市的户口……”

很长一段时间,秋伊沉默着。亦叶渐渐不安起来,这么着,似乎是……她在强迫秋伊姐了。

“……算了,秋伊姐!我也只是自己在心里瞎琢磨,觉得你和亥生哥……配得挺好的,郎才女貌。你要不愿,千万不要因为我来找你一趟而为难。这种事……是要有点缘分的。你回寝室去吧!权当……我今天……什么也没说!

“……说实话吧,叶妹!我不是个势利的人。不是大学生 ,没有W市户口,我倒不在乎,只要两人情投意合。只是……亥生那人,我不了解。别看在知青点上和他呆了两年,我和他……在一起说的话,恐怕还没有你和他说的多……”

这就是我今天来找你的目的,秋伊姐!人和人之间要了解就得交流、谈话;观察对方的举止、言谈、为人处事。这样才知道,能不能和他……情投意合。你……要是同意,我可以找一个机会让你俩……在一起说说话。如果有可能,你们就……交往下去。如果觉得根本……不可能,就只算浪费了一天时间。文化革命到现在……六年多了。六年的时间都……浪费了,何在乎一天?

……你让亥生来的时候……,你也来吧!你岁数小,在一起……好说话……”

看情况吧!秋伊姐!亦叶沉吟着。事实上,亦叶不仅从未干过给人介绍对象一类的事,在心中对这一类事还一直相当反感。“……不过,有一点你可以放心,我不会因为这事……把你俩……都搞得难堪的。你……上楼吧!我走了!

秋伊没有上楼,她一直把亦叶送到车站。

回医院,亦叶困极了,在小屋一直睡到晚上七点才被肖婆婆叫醒。肖婆婆告诉亦叶,她那个不是小灰狗真表哥来了。

啊!亥生哥!是你!

上午刚找过秋伊姐,下午……亥生哥就来了。这两人……没准儿还真有点儿……缘分!亦叶兴奋起来。

“……好吗?叶妹!没病吧?春节放假我来过一趟,说你上药场……去劳动去了。你们这个小医院真是荒唐,居然……把你这样的病人派去……劳动。……我简直怀疑……你是不是失手写了什么……反动标语!

哈!哈!亦叶大声地笑起来。我要真是写了什么反动标语,亥生哥!倒用不着走那么远。出了医院大门往南走一百米就够了!

“……向阳……说你有急事找我,是不是他又在谎报军情?

……是有点事,亥生哥!你……来得……正好!

是想学英语,还是……想看点什么别的书,叶妹?说实话,我……现在可真是找不着什么好书能借给你。……周围是一片精神的沙漠,我自己都变成一株……仙人掌了!

都不是,亥生哥!我找你……是有点儿别的事……”

什么事,说吧!

叶亥生说话不拐弯、不抹角,亦叶倒觉得……不大好说了。

别吞吞吐吐,叶妹!有什么话,直截了当说吧!

“……亥生哥!你……刚才说,周围是一片精神的沙漠。其实……,精神的沙漠主要是孤独造成的。如果有人能和你交流,成为你……精神上的知音,沙漠……是有希望变成绿洲、变成良田的……”

叶亥生笑了。

别那么含蓄,也别那么抒情,叶妹!你知道,我这人……一向憎恶文学。而且,我一点也不害怕孤独。……沙漠下面那富饶得令人垂涎的油田,就是千百万年以来大自然孤独的结果!有什么话直说吧,叶妹!

既是这样……,我就直说了,亥生哥!我找你来,……是想问问你,你……有女朋友吗?

女朋友?你是问,未婚妻一类东西吧?叶亥生自嘲地苦笑了。我,一个在深山老林里整天扛着平板仪的地质队里的最普通的工人,到二十三岁,改了出生年月日才……有幸参加革命。至今……W市的户口都没有。你想,这世上……会有一个异性同类对我感兴趣吗?

假如真有呢?

假如真有,那就是……我遇上哈雷彗星了!有什么话,直说吧!叶妹!

好吧!亥生哥!那我就……试着尽可能地直接说吧!……就在向阳来找我的那几天,我……做了一个古怪的梦。梦见了你跟我讲过的那个瘸腿魔鬼阿斯莫德[1]……跑到我的小屋来了。他……带着我,飞到W市的上空,看了看城市的夜景,然后对我说,人世间……其实有许许多多郎才女貌的美好姻缘。只可惜……没有月老穿针引线。你看,化工厂有一位沉鱼落雁、倾国倾城的美女成秋伊。可惜……养在深闺人未识啊!而竹篮镇上那个地质队里……有一位学富五车、才高八斗的叶亥生。可惜……降临人世晚一载,没能跨入大学便落入滚滚红尘……”

叶妹!叶亥生笑着打断亦叶的话。是你哥、你姐还是秋伊自己,叫你来找我说这些话的?

哎!亥生哥!亦叶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这可真是……英雄所见…… 啊!不!应该说是,有缘之人所见……略同啊!秋伊姐这么问我,你……也这么问……”

那就是说,你……已经问过……秋伊了?

是的,亥生哥!这事没任何人指使过我。而且我做事向来不受别人的指使。……党支部书记指使我,那是……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没有别的选择……。这事,我哥、我姐都不知道。我到现在也没打算让他们知道……”

你想让我和秋伊……怎么好?

你们能不能好, 怎么好,是你们自己的事。我……能做的事,最多就是让你们……见见面、谈谈话……”

什么时候?在什么地方?

亦叶想了想。

“……下个星期三吧,亥生哥!星期二,你……想法混两天病休。要是在你们卫生科不好混,我给你开。……星期三一早,你上W化,接一下秋伊姐。记住!我……让她早上七点半在厂门口等你。 你可千万不能迟到!我……就不去W化了。我直接从新华南路乘车到琴台等你们。琴台……没什么景致,但……总是俞伯牙、钟子期当年高山流水谢知音的地方。假如……我到了琴台你们不在,我就沿着小路去莲花湖公园。假如在莲花湖公园还找不到你们,我就往江边走。最后……,咱们在桥头堡下面……不见不散。你看……行吗,亥生哥?

叶亥生没说话。他抬起头,看着亦叶,目光澄清、柔和。

说话呀,亥生哥!

叶亥生长长地吐了一口气,表情恢复了平日的调侃。

……都安排好了,还需要我来……圈阅吗?

那就定了!下星期三,清早七点半,W化!然后……桥头堡……不见不散!

“……你自己呢,叶妹?你……过得一定比我和秋伊好。你……一定是自己超脱苦海了,才想起要……普渡众生……”

我自己?亦叶勉强笑了一下就低下了头。在某种意义上我是比……你和秋伊姐……过得好,亥生哥!我……体验过的东西,你们未必知道。别看你们比我大……”

算了,叶妹!叶亥生已经看到了亦叶眼中那层闪闪发亮,正努力往外涌的东西。他决定不再继续这个话题。我和你那个同事野鼠约好,等你回来,一起上你们镇上的那所中学去一趟。他跟你说了吗?

说了,亥生哥!不过野鼠接替我上药场劳动去了。最少得去三个月。咱们……等他回来再去吧!

叶亥生点了点头,起身,和亦叶告辞。

送走叶亥生,亦叶提笔给成秋伊写了一封短信。

秋伊姐,

我已经和亥生哥约好了。下个星期三(八月十六日),他上厂里接你。你七点四十分准时在厂门口等他,千万不要迟到!我就不上厂里去了。我直接从新华南路乘车到琴台。琴台地方不大,站着等人显得挺傻的。你们俩要是转了一圈,没看见我,那我就是朝莲花湖公园那个方向走了。万一在莲花湖公园还找不到你们,我就朝江边走,在桥头堡下面等你们。咱们一言为定,不见不散!

叶妹

七二年八月九日

.

.(未完待续)

.老钱:小说连载《松园旧事》的开场白   (12/5/18,3443)

.第一卷《三柳湖畔》 简介   (12/5/18,917)

.第二《竹篮之恋》简介(12/5/18,801)

.第三卷《此情绵绵》简介    (12/5/18,2517)

.上一节:第三部《此情绵绵》之六 ,初识周全 (下)   

.下一节:第三部《此情绵绵》之七 群芳之侧 (下)  

.

.

.老钱:《松园旧事》- 中国二十世纪的《清明上河图》

.老钱涂鸦

.老钱涂鸦集1


[1]        [1] 西班牙作家勒萨尔的小说《瘸腿魔鬼》中的主角。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献花
快速回复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安全校验: 答案:168 登录会员无需填写, 游客显示3组IP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