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61阅读
  • 0回复

第三部《此情绵绵》之七 群芳之侧 (下)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老钱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如果您现在使用手机,请将这个2维码存入相册,再打开微信,扫一扫,点击相册。

《松园旧事》第三部《此情绵绵》连载之七
七 群芳之侧 (

八月十六日一早,叶亥生到了W化。他刚刚把门前的宣传栏浏览了一下,成秋伊便从青工宿舍那边走了过来。看到叶亥生到了,成秋伊心头一热。

秋伊,好吧!两年多没见了,你……没怎么变……”

成秋伊脸红了。

“……我在厂里……也是瞎混。你自己呢,亥生?

我!叶亥生苦笑了。我就是睁着眼混也不如你呀!怎么着混,反正不如你就是了!

成秋伊笑了,悄悄地打量了叶亥生一眼。叶亥生并没有刻意地修饰自己,不过是理了一个发,洗了一把脸,换了一身干净衣服而已。不过,和在知青点上的时候比,还是赏心悦目多了!

“……平时倒班,也老在厂里呆着吗,秋伊?

叶亥生随随便便地聊着天。从W化出发要坐一个多小时的车才能到琴台。这一个多小时叶妹不在,只能自己没话找话。

“……上早班,我下班回去,陪我妈吃了晚饭再回厂睡。中班就呆在厂里。夜班有时下午醒得早也回家一趟……”

这是一个规规矩矩过日子,原本并没有什么非分想法的女孩子。只可惜……长得太美了。真要……嫁给我,有点……可惜!叶亥生看着成秋伊,心中感慨着。

“……新元说,你妈……管你管得挺严的。

叶亥生有意提到成秋伊的母亲,是想提醒秋伊注意,她母亲一旦知道她找了一个既没有大学文凭又没有W 户口的男朋友,是……不会同意的。

是的,我妈在外面不敢管她的学生,更不敢管她的同事和领导,就只能……回家管我了……想起母亲,秋伊心中交织着无奈和同情。“……头一个月发工资,十八块钱,她非让我到监狱去探……我爸。让我给我爸十五块钱,说是孝道……。其实我从两岁起就和我爸毫无往来。我要是不去,我妈就哭……。幸好我从来没想……入团、入党那些事。要不……还真难。……这些话在外边和谁说去呀!

秋伊犹豫了一下,还是把自己的出身告诉叶亥生了。要是因为自己的出身好不了……就早散吧!

叶亥生沉默了。他那颗冷酷的心被秋伊的话触动了。这个外貌美丽的女孩子,竟有一个监狱中的父亲!而她其实……又是完全无辜的。这个世上,渴望着怜爱和理解的人,何其之多啊!生活在沙漠中的……岂止是我叶亥生一人?新元那时……冒冒失失地去同情那个相貌平庸的英英,抛弃秋伊,在情理上还真是有失偏颇……

“……这个世上……有好多不平事,秋伊!人没法回避,怨天尤人也没用。只能……自己鼓励自己,好好活下去……”

是的,亥生!你……说的是!我……有时也这么劝自己, 好好地呆着吧!人的一辈子……一眨眼就过去了……”

秋伊看着叶亥生,发现叶妹的这个小表哥其实……很温和。他一点也不古怪,只不过是不露声色而已。叶亥生看着秋伊的步子,调整着自己的。秋伊觉得自己的心……在慢慢地向叶亥生靠拢。

车到了琴台,叶亥生和成秋伊围着琴台走了一圈,没看到亦叶。想起亦叶信中的话,秋伊便对亥生建议,别在琴台边傻等,先朝莲花湖公园慢慢地走。到了莲花湖公园,两人又转了两圈。仍然不见亦叶。叶亥生想起那天亦叶说起过最后不见不散是在江边的桥头堡,便带着秋伊离开莲花湖公园,向江边走去。到了江边,两人又围着桥头堡转了两圈,亦叶仍然毫无踪影。

已经是下午三点半了!叶亥生眺望着江水,这才恍然大悟地笑了。

……笑什么?亥生!

哈!哈!秋伊!咱们……两个大人,竟然上了一个孩子的当了。叶妹……一定是骗我们的,她引诱我们走了一整天路, 自己根本就没来!咱们……赶紧找个地方吃点东西。已经三点多了!你……一定饿坏了,这个……调皮捣乱的坏叶妹!

成秋伊开心地笑了。这两年多,她还从来没有过过这样愉快的厂休。

八月十八日是个星期五。亦叶接了夜班,刚把几个急诊病人打发走,准备上药房去找郑育,挂号室的潘爹爹让分田来叫她接电话。

哈!亦叶在心里直乐。这电话不是秋伊姐打来的就一定是亥生哥!

喂!亦叶对着话筒响亮地喊了一声。在心里,她早想好了理由。就说那天刚一下夜班就病了,这是秋伊姐和亥生哥都能原谅的……

叶妹!我等得好苦哇!总算……盼到你回医院了!

啊!亦叶脸上调皮的笑容一下子凝固了。

小慧哥!是你!

“……多亏我还记得,你星期二和星期五是夜班!……没病吧,叶妹?

没病,小慧哥!我……挺好的。亦叶缓过神, 开始飞快地说话。“……别打了,小慧哥!别太累!别饿着!挂了吧!

别挂!叶妹!我好容易才找到你。我……挺想你的……”

小声点儿,小慧哥!你……说这些……,你的战友或者领导什么的万一听见会……。别为我的身体担心。倒是你自己……,多注意身体,别……逞强!别……妒忌比你……走运的人!晚上上了床就……闭上眼睡……”

亦叶急急忙忙、语无伦次地说着。说完,不等方小慧再开口就啪地一声把电话挂上了。

像做了什么亏心事一样,亦叶的心怦怦地跳着。她低着头走出挂号室,竟忘了给潘爹爹打个招呼。回到内科门诊,亦叶觉得头昏、心慌起来,像中了暑似的。在电风扇下面站了老半天才回桌边坐下。反正没有病人,她把眼紧紧地把闭上。

等呼吸完全通畅了,亦叶睁开眼,发现郑育站在她面前。

啊!郑师傅!

是不是不舒服,亦叶?

这天……太热……”

没病人,你……何必在这儿正襟危坐?走,上外面透透空气!

亦叶和郑育一起走到前面,穿过挂号室,走到医院的大门外。已经是深夜了,街上没什么车,空气挺清新的。站了十多分钟后,亦叶觉得轻松了许多。

“……你要是愿意,亦叶!我帮你搬床,可以睡外面。

不用!郑师傅!刚才我是……有点缺氧。现在出来站了一会儿,好多了。咱们……进去吧!

今天……听不成琴了,亦叶遗憾地想着。走到药房门口,郑育和她告别了。

几天之后,分田递给亦叶一封信,信是方小慧寄来的。

叶妹,

这半年没给你写信,不是为了注意那些子虚乌有的什么影响,而是我没法寄给你 。我不知道你是不是回医院了。今天走了几十里路,好容易打电话找到你,你连话都不让我说完就挂了。告诉你吧!电话是在城里的电信局里打的,除了收费的人,没人听我说话。在电影制片厂的演员剧团,我是外单位一名普普通通的借调人员,没有战友或领导一类的人会对我的任何事感兴趣。你完全不必为我会受批评或处分一类的事担心,更不必草木皆兵!

从现在起,叶妹!从你收到我的这封信起,你一定得每个星期给我写一封信。要是收不到你的信,我只能再走几十里地进城,再给你打电话。打电话比写信贵多了!你不是让我节约吗?上次陪你坐一趟班车从竹篮镇回松园,你不是还提醒我要多花一块四毛钱吗?给你打一次电话比那一块四毛钱还贵。假如我每个星期因为收不到你的信而给你打电话的话,我就得问人借钱才能活了。

要是你不给我写信,像一个小时之前那样,也不让我开口,不由分说地把电话挂了。我就只能中断学习,回竹篮镇!来学演电影是你鼓励我来的。是你希望我更成功、更优秀。说实话,我自己从来没希望我自己更怎么样!和你相比,我已经很知足了,绝不会像你担心的那样,看到别人比我成功、比我走运,就去妒忌! 我只有一个最小最小的愿望,那就是能看到你;在看不到你的时候,能听到你;在听不到你的时候,能读到你!如果得不到你的任何消息,叶妹!我真的没法再坚持下去了!要知道,我已经坚持了半年了!

你曾经答应帮助我,帮我借电影方面的书籍、资料、阅读、做笔记。你把你白纸黑字写的信贴在桌上,以为我拿不走,现在就没有证据,对吗?你想错了,叶妹!我把你的信抄了一遍,这信连同你给我买的练习本、新华字典,现在就在我的枕下,天天都伴随着我!

我不多写,叶妹!我等着你的来信!等着你为我抄录的电影知识!要是收不到你的信,我真的会病。今天……我就是忍着胃疼走回厂里的。和我同屋的大学生看到我浑身汗水,还以为我是游完泳没更衣呢。往前,我不光是胃疼、胃出血,我真的会发疯的,叶妹!

只有一种情况,你可以不给我回信,那就是你……已经和李洁好了!那样的话,我就只能认命了。就是胃出血,就是发疯,就是死了,我也没法再纠缠你。我曾说过,我死了也要变成鬼魂来找你,不让你在人世间那么逍遥自在!那是吓唬你的!古人都知道,死去原知万事空。你要是真的铁了心要跟别人好,我变成鬼魂找你又有什么用呢?

小慧

七二年八月十九日

啊,电影!关于电影的书籍、资料!

是的!是的!亦叶使劲地拍着自己的脑袋,懊悔地想着。我是答应过小慧哥,帮他找一些电影方面的书籍,做做笔记。现在居然全忘了!小慧哥一转眼已经学习了半年了,怎么办呢?亦叶决定第二天回松园。

接下来的整整一个星期,亦叶下了夜班什么正经事也没做。

一下班,亦叶慌慌张张地进城。她回松园,让母亲给医学院图书馆的前馆长写一封短信。下班后亦叶直接从竹篮镇去了医学院的图书馆。不料那位母亲十分尊敬的前馆长根本没有解放。现任院革委会图书馆领导小组的组长是工军宣队某副指挥长夫人。亦叶抱着一线希望去前馆长的家。前馆长见到叶慰余的亲笔信,对亦叶客气极了。当即就挥毫写了六封亲笔信给他在W市市图书馆,E省省图书馆,W大图书馆,师院,音院,美院图书馆他的所有同窗。不过,前馆长极有自知之明。他事先就提醒亦叶注意这些他的同窗们,解放与否的重要问题。

解放解放!又一个崭新而费解的汉语词汇。亦叶烦恼地想起几年前柳妈的困惑。没见蒋介石和日本人打回来,干吗又解放呢?

接下来的四次夜班,下了班,亦叶没在小屋里睡觉。她的所有时间都花在竹篮镇到各个不同的图书馆的路上了。不幸的是,亦叶却任何一本关于电影的书也没借到。如同前馆长预料的一样,他的那六位同窗,一位也没解放。图书馆现任领导全是各级首长们的夫人。就算那六位前馆长真的都解放了,也没用!所有十七年反革命修正主义路线统治时期出版的书籍,特别是和电影有关的文艺理论方面的书籍,一律要市革委会文化局这一级的证明才能就室阅览,外借是根本不可能的事!除非是毛主席他老人家或者旗手自己要看!

亦叶每次都是满怀希望而去,垂头丧气而归。三个星期一眨眼就过去了,亦叶一无所获。怎么办呢?再不给小慧哥回信,他……一定以为……我真和李洁好了。而且他一定以为他帮我发了给李洁的信是在帮我做好人好事。他是……故意这么做的。为了衬托出他的好和我的坏!一想到方小慧信中那些可怕的字眼,胃出血、发疯、死、中断学习回竹篮镇……,亦叶就食不甘味、夜难合眼。三个星期下来,亦叶瘦了整整一圈。

肖婆婆和分田都发现菜叶子不快活。为了什么事她们却不知道。只要亦叶回小屋睡,肖婆婆就会进来和她聊天、散心。但效果并不显著。

九月十五号亦叶又是夜班。

潘爹爹一喊她接电话,她就皱着眉头进了挂号室。

“……叶妹,别挂电话!我不会纠缠你很久!

小慧哥!亦叶刚一开口就着急得掉眼泪了。你听我说……”

我不想听你解释,叶妹!我只想问你几个问题。第一,你收到我的信了吗?只需要回答三个字,收到了,还是没收到。

收到了。

第二个问题,几号收到的信?

亦叶想了想,“……八月二十二号。

第三个问题,叶妹!今天几号?

九月十五号,小慧哥。

第四个问题,李洁给你回了信吗?

亦叶迟疑了一下,“……回了。

好,叶妹!现在行了,我问了你四个问题,你都回答了。我只告诉你一点,你给李洁的信是我发的,而且寄的是航空!其实在药场时我要是阻止你给李洁写信或发信,我想你不会写,写了也不会发。但是我不后悔,到今天也不后悔!李洁是一条好汉,我也能做到和他一样光明磊落!我和他哥赛球靠的是真本事,赢得了就赢;赢不了,就得自己认输,老老实实地认输。现在也一样!……现在,我问你最后一个问题,你不给我回信,是不是你已经决定要和李洁好?你只需要回答我是,还是不是。

不是!不是!不是!亦叶一边抽泣,一边大声地、毫不犹豫地,清晰地说着。她能清楚地听到方小慧在话筒的那一边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听我说,小慧哥!再给我两个星期吧!千万不要因为没收到我的信就难过、就胃疼!半年都过了,两个星期一晃就到。两个星期之后,你一定能收到我的信,我向毛主席保证!

叶妹!叶妹!方小慧的声音一下柔和起来,像涓涓的暖流在亦叶的耳边轻轻地流过。叶妹!别生我的气,我……刚才态度不好!没病吧,你?

没病,挂了吧!小慧哥!

你抽抽着鼻子,感冒了?

没,没感冒。挂了吧!小慧哥!

……太想你了,叶妹!……边上没人听我说话!你……也想我吗?

我也想你,小慧哥!电话挺贵的,挂了吧!我……会给你写信,写电影……”  

行!那我就真挂了,叶妹!我等你的信!

电影!电影!挂了方小慧的电话,亦叶满脑子转的都是电影。电影!电影!怎么办呢?亦叶迷迷糊糊地往内科门诊走,经过药房门口居然没注意到郑育就站在门口等她。

亦叶!

啊!郑师傅!我都没看到您!走吧!我……跟您进去!上次……没听成您的琴……”

走到药房的尽头,亦叶坐到郑育为她准备好的椅子上。郑育抽出两层药架中的一个活动垫板,那是他的谱架。

“……想听什么,亦叶?

想听点儿……轻松,愉快的。

亦叶叹了一口气,闭上眼。头靠在椅背上,没再说话。郑育看了亦叶一眼,也没说话,拿起了琴。一曲终了,亦叶没出声,也没睁眼。又一曲终了,亦叶还是静静地闭着眼。郑育停住不拉了,远远地看着亦叶。过了一分钟,亦叶睁开了眼。

怎么回事?郑师傅!您……今天累了?

亦叶的话刚落音,郑育的琴声又响起来。

哈!亦叶忍不住笑了,郑育拉的竟是《解放区的天是明朗的天》。……今天是想存心糊弄我……”

郑育也笑了。

你一定是……碰到了什么不顺心的事,亦叶!我没本事帮你排忧解难,也……不愿问你,只能……用琴声给你制造一点……虚幻的欢快……”

哎!亦叶长长地叹了一口气。电影!小慧哥!怎么办呢?郑师傅说的不错,他……确确实实是没法为我排忧解难!俗话说得好,隔行……如隔山。电影中虽然有音乐,但懂音乐的却不见得懂电影呀!郑师傅!您……要是当初上的不是音乐学院的作曲指挥专业,而是上的电影学院的表演专业。您……现在就能帮我……排忧解难了。

电影?为什么?

郑育不解地看着亦叶。亦叶不知从何讲起,紧锁着眉头,再次闭上了眼。和郑育打交道就是这一点省心,他问你一句,你不答,他就不再问了,而且不气不恼。

可是这一次亦叶想错了。郑育主动开口问了。

你是……想找一个懂电影的人,学一点电影方面的知识?还是……想听过去老电影中的故事什么的,亦叶?

我是想找一个懂电影的人,学点电影方面的知识。要是……想听老的电影故事,回家就能听。我哥就看过好多老电影,而且特能讲…… ”

要想找……懂电影的人,郑育沉吟着。……估摸着,也……不难!

真的,郑师傅!亦叶一下子兴奋了,把身子坐直了,两只眼也睁得大大的。……认识懂电影的人?

……自己倒不认识,亦叶!

亦叶低下头,眼中的那一丝火花熄灭了。

“……不过,亦叶!你在这竹篮镇呆了好几年,还不知道咱们镇上有个……人圈……

人圈?什么人圈?亦叶奇怪了。

郑育还是那样微笑着,不动声色。

人圈……,就是和……猪圈……差不多的东西。里面关的……不是猪,而是人……。换句文雅的话说,也就是一个……人库!

人库?我……还真没听说过,郑师傅!这……库在什么地方?在……咱们镇上吗?

郑育却不着急说话,先在自己的茶杯里加了点开水。

……怎么不说话,郑师傅?

亦叶!从咱们医院大门出去,往南走一百来米,是……什么地方?

“……出咱们医院大门往南……”,亦叶思索着。除了石山农场……还有什么别的单位,我还……真不知道。

郑育终于笑了。

你这么聪明的脑袋瓜子,亦叶!我说的人圈,人库……,就是说的石山农场!

原来您说的……就是石山农场呀,郑师傅!那个农场关的都是些劳改犯,我知道。您说……人圈还说的真形象,那些人……和猪也差不多!

亦叶像一只泄了气的皮球一样,无精打采了。

别失望,亦叶!郑育还是那样心平气和地看着亦叶。我只是跟你说说我的……猜测。那个农场多的时候有好几千犯人。……既然我这个音乐学院学作曲指挥的人在里面呆过,为什么就不能有美术学院、戏剧学院和电影学院来的呢?你……完全可以想法……打听一下。

亦叶不出声,仍然半信半疑地看着郑育。郑育一点也不着急。说起话来,还是轻轻的,缓缓的。

“……我再给你举一个例子吧!亦叶!你知道,我母亲……一直在伊斯兰教协会里工作。文化革命之后那地方归……省革委会的某个统战小组管。那个小组常常和对外友协打交道。前年,对外友协接待了两个阿尔巴尼亚的外宾。那两人在W市呆了几天,心血来潮,想研究归元禅寺那八百个罗汉的表情。但他们除了阿尔巴尼亚语之外什么别的欧洲语言都不懂。对外友协找遍了W市所有的大学和大大小小的研究所,没找到一个懂阿尔巴尼亚语的人。据说,那是个极小的语种,是不是属于斯拉夫语系我不清楚。但是,最后在咱们石山农场找到一个……”

既是这样……,郑师傅!有这么一个……人圈,还……就在我跟前,我就……照您说的,试着找找看!

夜深了,亦叶告辞了郑育,回到了内科门诊。

躺在床上,亦叶却迟迟无法入睡。就算……石山农场……真有懂电影的,我……从什么地方能知道,又从什么地方能接近这些人呢?亦叶在黑暗中睁大眼,看着什么也没有的天花板,仔细地思索着。

在那家农场里说话有点分量的人中间,亦叶知道的只有酱油汁的男人和皮桂英的男人。一种方案是找酱油汁。……买一块贵一点的布料或者买一斤好一点的毛线送给她。然后直接央求她,让她男人帮问一下,场里的劳改犯中……有没有电影学院毕业或从电影制片厂抓来的。如果有,再想一个什么办法去见那人一面……。酱油汁有多大的可能性为自己帮这个忙呢?亦叶仔细地前思后想了一番,发现几乎没有这种可能性。想那酱油汁,自己是党支部书记,她每天八小时工作的全部内容就是让院里这百十号人绷紧阶级斗争这根弦。如今一名革命群众居然想找一个劳改犯学习电影知识,那本身就是……阶级斗争的新动向!且不说能不能找到一个懂电影的人还是一个未知数。那么……找皮桂英呢?皮桂英是老共产党员,但对政治并没太大兴趣。她脾气坏,但却是个阳分人。而且找皮桂英,根本不用额外买什么东西送她。只要帮她代班,特别是她不愿上的班次,对她就有足够的诱惑力。

这么一想,亦叶的心安了许多,闭上眼,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第二天一下班亦叶就上护理组看了看班次,皮桂英上夜班。亦叶上午回江夏附二院跟着母亲查了两小时房。中午赶回竹篮镇睡了一觉。晚上,夜深人静,皮桂英正准备铺床睡觉,亦叶走进注射室,顺手把门关紧。

皮护士长,我……有点事……想请求您……帮忙。您……帮了我的忙,我……帮您上一次小中班!

小中班是晚上六点到十点的班,护理部的人没人爱上这个班。皮桂英本来困得不行,一听这话一下精神了!

什么事?只要我……办得到的!

让您爱人帮我查查,咱们农场里关的那些犯人……有没有从电影学院里或从电影制片厂里抓来的。不管是原来学编剧、导演的、表演的、摄影的、美术的还是录音剪辑的,只要和电影有关的就行!如果有,记下他的名字……”

就这点事?皮桂英不禁有点不忍心了。……打听这么点事,就上一次……小中班?

是的,就这点事!您说吧!您……哪天有小中班?

这个礼拜天就有!皮桂英简直喜出望外。万一……,在场里没找到……原来搞电影的,怎么办?高兴完了,皮桂英又有点不放心。

没找到,我也帮您上。您帮我打听了一场,就帮了我的忙!

亦叶的这一招还真灵。两天之后,亦叶下夜班刚进小屋,皮桂英就跟着进来了。

你托我打听的事我打听了,小亦!

亦叶倒紧张起来。万一……在石山农场没找到懂电影的犯人……

……找到了吗?

你说的是找一个,我男人就给找了一个!

真的!叫……什么名字?

亦叶一兴奋过度就觉得自己喘不上气。

……皮桂英从兜里掏出一张纸,叫尤俊达!

什么?亦叶不禁吃了一惊。两年前,头上缝合的那个病人……分明就叫尤俊达。会是……同一个人吗?您打听了,他……犯的是……什么案子吗?

你都帮我代了四个小时的班,我还能不多帮你打听点?那人……是电影学院表演系的老师,六四年的现行,原来……在松河农场。六九年那边犯人暴动,转到石山这边来了……”

皮护士长,您……坐下。亦叶一想,皮桂英居然真找到一个……搞电影的!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接着找她帮忙见这个尤俊达!既是您已经帮我找到一个懂电影的,您再帮忙让您的爱人找个机会,让我……见见这个人。不能让别人知道,最好是晚上。您能让我见他一次,我……就帮您上一次小中班;见两次我就帮您上两次;见多少次,我就帮您上多少次!

你说的……是真话?亦叶!皮桂英睁大了眼睛。

皮护士长,我……什么时候骗过您吗?这一次,我让您帮我打听这事,我不是已经帮您上了小中班吗?

……咱们可是一言为定!我这就回去问我男人!

一切进行得顺利极了!

.

.(未完待续)

.老钱:小说连载《松园旧事》的开场白   (12/5/18,3443)

.第一卷《三柳湖畔》 简介   (12/5/18,917)

.第二《竹篮之恋》简介(12/5/18,801)

.第三卷《此情绵绵》简介    (12/5/18,2517)

.上一节:第三部《此情绵绵》之七 群芳之侧 (上)   

.下一节:第三部《此情绵绵》八 鸿雁传书 (上)  

.

.

.老钱:《松园旧事》- 中国二十世纪的《清明上河图》

.老钱涂鸦

.老钱涂鸦集1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献花
快速回复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安全校验: 答案:168 登录会员无需填写, 游客显示3组IP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