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67阅读
  • 0回复

第三部《此情绵绵》八 鸿雁传书 (上)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老钱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如果您现在使用手机,请将这个2维码存入相册,再打开微信,扫一扫,点击相册。

《松园旧事》第三部《此情绵绵》连载之八
八 鸿雁传书 (上)

皮桂英的男人第二天就为亦叶安排好了。只要亦叶愿意,随便哪一天晚上,七点到九点,亦叶可以跟那个尤俊达在皮桂英男人的办公室里见面,说话。皮桂英的男人七点把亦叶带进去。亦叶上好闹钟,九点结束,亦叶自己回去。剩下就是亦叶自己选日子了。亦叶想了想,决定星期六晚上去。一来星期六她永远是下夜班,晚上有时间;二来星期六晚上场里放电影,人来人往,进进出出,没人注意!

九月二十三日晚上,亦叶像上医学院听大课一样,背上书包,带上笔记本,跟着皮桂英的男人后面进了石山农场。亦叶只在办公室等了几分钟,皮桂英的男人就把那个尤俊达带了进来。害怕尤俊达有什么不轨之举,皮桂英的男人在对过的屋子里呆着没走。

亦叶仔细地打量着这个尤俊达。

和两年前相比,这个尤俊达没什么变化,还是那样满脸什么也不在乎的表情,也还是那样破衣烂衫。满头浓密的黑发也还是那样放荡不羁地竖着。尤俊达长得很高,他不坐下来,亦叶根本没法看到他的头顶。不过没什么好看的。亦叶能想到,当时被她剃得参差不齐的头发,如今早就长得密密麻麻了。这个尤俊达,一看就是那种生命力极旺盛的人。……学表演出身的人呆在农场里炸石头;而导演呢!又在四处借人拍电影……。这世上的事……,谁能说得明白?除非……直接去问毛主席……

亦叶胡思乱想,那尤俊达早不耐烦了。

你找我有什么事?

亦叶这才又看了尤俊达一眼。很显然,这个尤俊达完全不记得亦叶就是两年前为她缝合头上伤口,后来还专门来看过他一次的那个小护士了。甚至,他很可能连他自己头上受过伤都忘了!亦叶站起来,打开办公室的门不放心地看了一下,四下安静极了。她关上门在桌边的一张椅子上坐下来。

……也请坐吧!

这个称呼已经久违,请坐,那简直有几分刺耳。尤俊达楞了一下,才醒悟过来。马上找了一张有靠背的椅子舒服地坐下,眼却不看亦叶,扫视着桌上乱放的东西。

……听说,您是……电影学院……来的。想向您请教一下电影方面的知识。您……随随便便地讲吧!稍微……讲得慢一点,让我好记下来。

电影?这次轮到尤俊达奇怪了。你是干什么的?为什么想学……电影?

我是……当然不能说是竹篮医院的,那样的话等于……出卖了皮桂英。亦叶决定先撒谎。我是下面公社的……知青。电影制片厂的导演……要来招演员,所以……”

招演员?那就是说,又要开始……拍电影了?

大概……是吧!亦叶含含糊糊地说。

尤俊达兴奋起来。两眼睁得又圆又大,炯炯有神。不过,那兴奋的火花只持续了几秒钟。很快,尤俊达又重新沮丧起来。最后,他索性闭上眼,低下了头。

……给讲讲电影吧!亦叶轻轻地央求着。看到这个几分钟前还对什么都满不在乎的人突然间那么悲哀,亦叶有些不忍心了。还好,那尤俊达很快恢复了常态。

……站起来!

我?亦叶迟疑着,放下手中的笔,站了起来。

站是要有站相的。挺胸昂头,收腹并腿……。站到窗子边上去,给我朗诵一段……文章。想不起文章,诗也行。朗诵的时候,眼不要看地上,看着我!

啊!亦叶笑了。她明白尤俊达想要她干什么。……误会了!亦叶重新坐下来,拿起笔。想当演员的……不是我!

不是你,你来干什么?谁想当演员你让谁来找我!

…… 是我哥。他……已经走了。不过,他虽然……跟着那导演走了,能不能真选上他,还……难说。咱们中国这么大,人又这么多……。我是想为我哥……帮帮忙……才来请教您的。您……教我的知识……我会写信……告诉我哥……”

噢!原来……是这么回事!尤俊达这才仔仔细细地看了亦叶一眼。尤俊达沉默着,亦叶却着急了。时间正在一分一秒地过去。

麻烦您……开始讲吧!您知道,我……能找到您这么个……懂电影的人,挺不容易的……。还不能让人知道……亦叶几乎是在哀求了。

……倒是实话,尤俊达想道。这个小丫头要是没有点恒心,哪能跑到这农场来找到我?这地方……凡人避之唯恐不及呢!

……想要我讲什么?

我反正不懂电影,而您事先又不知道我会来找您。今天……您就想到哪儿讲到哪儿吧!以后,如果可能,您……为我备备课,列一个提纲。需要什么报酬,您别客气,尽管说。

尤俊达笑了,那张灰蒙蒙的脸变得生动起来。

“……论说,你也真该给我点儿……报酬。给你讲解电影知识本不属于劳动改造的范围。可惜……我这人天生不会享福,既不会抽烟,也不会喝酒……”

那您……总喝茶吧!

也行!你下次来,给我带一包茶叶吧!今天,你想听我讲点什么?说具体点!

那您就讲……导演……是怎样选择演员的吧!

行!用这个题目来做开场白……挺好的!

尤俊达侃侃而谈,亦叶一边听,一边在笔记本上记。

亦叶并未学过速记一类的技巧。但是在必要的时候,她却能飞快地做记录。这大概能算文化大革命唯一有一点儿用的战果吧!不过,尤俊达说的话亦叶并没有每一句都记下来。这个尤俊达口才极好,讲起话来神采飞扬,亦叶听得都有些着迷了。

桌上的那只小闹表准时地响了。那就是说,时间到了,已经九点了。

……只能听您的课听到九点。亦叶抱歉地说着,收拾好自己的东西。除了……茶叶,您还想要别的东西吗?

尤俊达看着亦叶的眼神一下柔和起来。

不用了!什么别的东西都不需要了!就是茶叶……也不用买好了,我的嘴喝什么茶都一样!

给亦叶打完电话的第二天,方小慧奉命随演员剧团到国防科委下属的三线工程去参加慰问演出。

……多遗憾呀!叶妹……已经向毛主席保证了,两个星期之内一定能给我回信,而我却无法等!方小慧十分难过。但同屋的周全还是看出来了,方小慧的情绪明显比打电话之前的那几个星期好得多。在这之前,旗手已经给电影制片厂钦定了若干部影片。颁发下来的圣旨上说,那几部影片的内容是好的。但过去的编剧、导演、演员大部分是黑帮。影片本身完全可以成为香花,是因为原制作人员的问题才变成毒草的。在这种情况下想化毒草为香花十分容易,只需要把电影重拍一遍就行了。在重拍的第一部影片中,方小慧十分荣幸地演了一个可有可无的配角。一个在某次战役中奉命到某条河的渡口去侦查地形的某部的某排长。方小慧尽职尽责地演了,但心中并不兴奋,更谈不上受宠若惊了。看样片的时候,方小慧甚至有点心不在焉。

……这世上知我者,莫若叶妹!从顶天立地的台柱子一下变成可有可无、无足轻重的贴边老生,这失落、这沮丧、这惆怅的滋味,我现在才体验。而叶妹,我心爱的叶妹!她却在八个月之前就替我设身处地地想到了。

其实在演员剧团,方小慧混得一点也不差。到电影制片厂只来了几个月,他的才华便引起了普遍的关注。制片厂表演这个行当,历来是个藏龙卧虎之地。老中青三辈人中,琴棋书画,无所不能的才子佳人比比皆是。但是像方小慧这样,样样功夫都能毫不含糊地拿到台上去见分晓的人还是不多。方小慧能把中国的武术、杂技、民间舞蹈和京剧中的武功、舞功糅合在一起,演一个多小时的独舞,一点不比舞蹈学校毕业的学员们跳得差。方小慧吹笛子、拉胡琴的功夫也完全不在乐队那些正经的民乐演奏员之下。要是排起样板戏,只要是老生为主角的,方小慧就更是所向披靡了。

也正因为这样,当演员剧团要下三线去慰问,他想呆在厂里不走,等亦叶的信,是完完全全不可能的!

从九月二十日起,方小慧便和演员剧团的人一起在三线工地上巡回演出。九月二十三日的演出十分郑重,是在一个临时建的礼堂中演。三线工程指挥部的首长们据说要来。演出开始时,方小慧不经意地从场边遮盖得不全的幕布后往台下看了一眼。观众席中居然坐着亦伯梅。在一片黄色的军衣中,亦伯梅穿的那身蓝色的中山装十分显眼。那天演的是话剧《岷山千里雪》。讲的是红军长征路上的故事。方小慧演的角色不重要,在半场休息之前就为掩护首长英勇牺牲了。一下场,方小慧以最快的速度卸了装。中间一休息,方小慧就下台来,走到亦伯梅的身边。

亦伯!原来……您就在这儿工作呀!

啊!是小慧!你……怎么……演起话剧来了?

方小慧苦笑了一下。亦伯,您知道,现在……党让我演什么,我……就得演什么呀!

是的,是的!亦伯梅感慨地点着头,发现是自己问错了。

亦伯梅边上坐着的鲁志海奇怪了。

老亦!你……怎么认识文艺宣传队中的小战士?

噢!小慧!这是鲁司令员,是咱们整个三线工程的总指挥长!

首长好!

尽管鲁志海坐着,方小慧还是拘谨地行了一个礼。

鲁司令员,您……上次到松园来,您妹妹的……孩子不是问,我家楼下住的是不是姓方的著名京剧演员吗?那就是他的父亲。他们父子都是著名的演员,现在也都是……又红又专的……革命文艺战士……”

鲁志海这才看了方小慧一眼。

“……当兵……几年了?

报告首长,五年多了!

嗯!要……好好演,多鼓励鼓励战士们。……不要老在城市里呆着。下来看看,你们就知道,下面这些工程兵战士们……多艰苦……”

是!首长!

鲁志海说完话,起身走了。方小慧抓紧时间和亦伯梅聊天。

亦伯!您……好久没回松园了吧?

这次倒不是很久。我八月刚回三线。

写信时,代我向叶姨,新元 ……他们问一声好!

亦伯梅苦笑了。

“……小慧!你虽然是演员,但现在……也是职业军人。你知道,这里的工程全都是保密工程。……我来的这几年,从来……没有往家写过信……”

噢!原来是这样!叶妹和亦伯感情深厚,亦伯往家写信,叶妹一定会看!方小慧原想让亦伯梅在信中提提自己,是想让亦叶间接知道他现在在三线巡回,收不到她的信,回不了她的信,更没法打电话。却原来,亦伯根本无法写信!

那您下一次什么时候回松园?

亦伯梅想了想。

可能……元旦之后,春节之前。也可能春节之后……”

啊!这一下方小慧完全失望了。

小慧!你的本行是京剧。党让演什么就得演什么固然不错。但闲下来,可不要忘了练你的本行呀。你爸打小就没少给你说,吃台上这碗饭的人,就得拳不离手、曲不离口。现在要是把功夫丢了,将来有一天……京剧舞台重新繁荣起来,你可就……后悔莫及了!

您说的我都记住了,亦伯!闲下来我会记得练的。不过,方小慧迟疑了一下,我爸……常在家说您读书多、有学问、料事如神……。您说,这京剧舞台……还真有……繁荣的那一天吗?

亦伯梅的眼神暗淡了,不过很快又重新明亮起来。

“……京剧舞台还能不能有重新繁荣的那一天,一部分取决于我们大家都无法抗拒的力量。另一部分则取决于像你这样有机会学习它的人是不是热爱它,是不是有恒心,让它重新繁荣。你……还年轻,小慧!京剧舞台重新繁荣的那一天,即使是……我和你爸这一代人看不到,你也应该相信,你一定看得到。假如……你现在连这个……信念都没有,你就……不可能学好,练好那些……一时演不上的东西。那样的话,京剧舞台将来就是有了重新繁荣的机会也没法重新繁荣。因为谁也不知道京剧曾经繁荣过,怎样繁荣的,通过哪些表演艺术家的哪些杰作而繁荣的……”

方小慧还想接着听亦伯梅讲下去,鲁志海回来了,下半场的演出开始了……

在三线演了六个星期,演员剧团又接着到Y省的边防前线慰问。一直到二月中旬方小慧才回到电影制片厂。卸下行装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到收发室去看信。周全不动声色地看着方小慧急不可待地去取信,暗中为方小慧捏了一把汗。要是……没收到信,小慧这回……真的是要……发疯了!

还好,过了不一会儿,方小慧拿着一摞信,欢天喜地地回到了寝室。

方小慧的心怦怦地跳着。他没有想到,一下子……竟收到亦叶的四封信!其实,只要收到一封……他就心安了!

长到二十四岁,方小慧还从来没有在拆开一封信的时候这样控制不住自己。他的手哆嗦着,不听使唤,几乎把邮票撕破了。而亦叶这四封信上贴着的显然是属于一套的四张不同邮票,分别是毛主席的四首诗词的手稿。那一定是她精心挑选的!在寄给李洁的那个信封上……亦叶什么邮票也没贴。很明显,她是准备到邮局碰上什么邮票就贴什么邮票!而在给方小慧的信封上,她贴的却分明是从她的集邮簿中取出来的属于一套的四张纪念邮票。方小慧深深地明白、也珍惜这个小小的差别!

颤抖着手,方小慧终于把四封信都拆开,展平,按先后顺序排好。然后开始一封一封地读起来。

.

.(未完待续)

.老钱:小说连载《松园旧事》的开场白   (12/5/18,3443)

.第一卷《三柳湖畔》 简介   (12/5/18,917)

.第二《竹篮之恋》简介(12/5/18,801)

.第三卷《此情绵绵》简介    (12/5/18,2517)

.上一节:第三部《此情绵绵》之七 群芳之侧 (下)  

.下一节:第三部《此情绵绵》八 鸿雁传书 (下)  

.

.

.老钱:《松园旧事》- 中国二十世纪的《清明上河图》

.老钱涂鸦

.老钱涂鸦集1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献花
快速回复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安全校验: 答案:168 登录会员无需填写, 游客显示3组IP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