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126阅读
  • 0回复

第三部《此情绵绵》十 外宾莅临 (上)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老钱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如果您现在使用手机,请将这个2维码存入相册,再打开微信,扫一扫,点击相册。

《松园旧事》第三部《此情绵绵》连载之十
十 外宾莅临 (上)

肖婆婆进来,刚想往床上看,却发现亦叶在桌边坐着的。

啊!菜叶子!你起来了!一定是皮桂英把你叫醒的。我本来是不想让她上来的。她说有要紧的事……”

没关系,肖婆婆!我……也差不多睡好了,

你的一个……表姐来了!

表姐?

亦叶走出来一看,成秋伊正老老实实地站在院子里。

自从八月份找过秋伊一趟,给她写了一封信之后,亦叶再也没听到过成秋伊和叶亥生的半点消息。那之后,为了四下徒劳地找电影资料,亦叶下了班几乎没在院里呆过。秋伊姐是不是给她打过电话,亥生哥是不是来找过她,亦叶也没顾上问。再后来……生活中又出现了那个土匪一般的尤俊达……。就这样,一下过去了整整七个月。

“……还好吧,叶妹!没……病吧?

还好!秋伊姐!冬天……总算过去了。等天一热,我就没事了…… 你自己呢?在厂里…………老是……倒着班……

肖婆婆一见秋伊就打心底喜欢。这孩子长得水灵灵的,比菜叶子还俊,还规规矩矩的。

你表姐……都来过两次了,你不在!

肖婆婆一边说一边给秋伊往碗里搛菜。

“……你如今……成了大忙人了,叶妹!打电话……老找不着你。上你这儿来……你又不在……。中秋,春节,我和我妈上松园,姥姥和柳妈都说,小叶妹……长大了,翅膀硬了,跟一只小燕子似的,在外面飞来飞去,就是不落窝……”

秋伊笑着和亦叶打趣,但亦叶一正视她,她就羞涩地低下头,脸上泛起一片美丽得让人心醉的红晕。

亦叶的心中掠起一股甜丝丝的东西。但是当着肖婆婆和分田的面,她什么也没问。

吃过午饭,回到小屋,秋伊打开书包,拿出一个铝合金的饭盒递给亦叶。亦叶打开一看,是满满的一盒梨子,小屋中飘荡着又甜又香的气味。

“……这是砀山梨用冰糖蒸的,梨子里还有我妈专门塞进去的……川贝……”

……干吗花这些钱和精力呀?秋伊姐!我的病……吃这些……没用……”

我知道,叶妹!大舅,大舅妈都是名医,治不好你的病,别人……还能有什么好法子?我只是想,你……反正爱吃甜的……权当……吃一点梨子……”

“……可是,秋伊姐!今天……社会星期六,你……怎么能……出来?是不是……混了病休?

秋伊的脸一下红了。

是病休,但是……我还真不是混的!你看我的腿!

秋伊脱下长裤,亦叶一看,果然,秋伊的腿上缠着绷带。

疼得厉害吗?伤着骨头了吗?

骨头……没伤。但是腿……肿了,挺……疼的。今天我早班,刚接班一个多小时,车间两边的管道漏水漏气了……”

亦叶在家听哥哥说起过,厂里的管道漏水漏气……挺危险的。半水煤气,氨水和氨气……都有毒,而且对粘膜有极大的刺激。

那你还不赶紧往外跑?

是啊!你知道,车间只有前后四个通道,大家……都挤着,就看谁的力气大,谁的动作快了。

亦叶笑了,秋伊姐很显然跟自己一样,没什么体育细胞,一定比别人跑得慢。

“……我被人挤了一下,摔着腿,还算好。还有人……摔着肩膀,磕伤脸上的鼻梁骨……”

哈!哈!亦叶大声地笑起来。“……那你现在上哪儿去?

刚一问,亦叶就后悔了。还好,秋伊姐没怎么脸红。

上亥生那儿去!本来说好他明天上厂里的。我想,我反正明天上不了班,何必……让他跑……”

亥生哥那个地方……挺远的。还得……上山……。你的腿怎么能走?

没事!叶妹!我……慢慢走。反正……今晚又不回厂。秋伊说着站起身。“……亥生同屋原来住着个大学生,犯了……疯病,住院了。现在就他一个人。我去了,他上向阳那里挤着睡,我就睡他的屋。我……已经去过好几次了。回来,他用自 行车送我到车站……”

秋伊一说自行车,亦叶想起肖婆婆管着两辆公家的自行车。一般出诊时谁都可以用。

你等等,秋伊姐!我去去马上回!

亦叶飞快地下楼看了一下,两辆自行车都在,她急忙找到分田,又取来钥匙。

秋伊姐!分田是我的好朋友,也是个……病孩子。他力气挺大的,我让他送你上亥生哥那儿再骑车回来。今天是大扫除,没事!他……脸长得……丑一点,你别怕!他心好……”

亦叶让秋伊坐在车后,分田推着,从后门出来。她跟着车走到河边。

你把……亥生哥……和你的事……告诉你妈了?

没有!没有!

那你妈……将来……要是不同意……”

亥生说了好多次,要我跟我妈说。还要上我们家看我妈。可是我没敢……。你知道,我妈人古板。她嘴里不说,但心里……总还盼着我……找个大学生。 我要是说……跟亥生……,她……十有八九不同意。要是犯了倔劲跟我呼天抢地地抹眼泪……,那我……真是……一点辙也没有……”

亦叶的心一点一点地往下沉。先前的一点高兴劲全都消失得无影无踪。分田回头看了两次亦叶,那意思是问亦叶,他……该不该上车骑。亦叶却低着头,一声不吭。

“……叶妹,河边……风挺大的!你……回吧,下午还能睡一会儿!

亦叶却没转身,她兀自忧伤地看着秋伊。

“……亥生哥……说的是对的,秋伊姐!你……还是该和你妈……挑明了说。你妈要是……不同意,你……也该早告诉亥生哥……,让他……死了这条心!晚散……不如早散!

你看你,叶妹!尽说些……不吉利的……丧气话。天底下……,哪有你这样……当介绍人的?

秋伊笑了,亦叶却仍然笑不出来。

别为这事犯愁,叶妹!我早想好了。我今年……虚岁二十五了。现在反正提倡晚婚。再过两年……我妈准得……急疯了。她在外面又好强,谁开口给我介绍对象她都矜持着……。等到我……反正找不着别的对象的时候,她……想明白了,会同意亥生的!你回吧!别为送我……冻着你了。

亦叶站在竹篮河边,一直到分田和秋伊完全从她的视野里消失了,才转身……

按当时中央军委和国防科委的计划,鲁志海只需要在大三线工作三年。等到各项具体工作上了轨道,正常运行了,就由各项具体工程的领导人各自负责。由鲁志海任总指挥长的这个三线工程总指挥部就可以撤销了。因为这个缘故,鲁志海在把亦伯梅调到三线工作时曾答应亦伯梅,三年之后让亦伯梅退休回W市。

时间就是这么一个古怪的东西。当时觉得那样遥远,那样漫长的三年,一转眼,竟然就到了。眼下已经是一九七三年的春天了。一个真正意义上高歌猛进的春天!鲁志海把中央交给他的,按照当时的说法,关系到整个中华民族生死存亡的,这项战略性任务,完成得圆满极了。要是图自己的安逸享乐,鲁志海完全有一万条理由推却中央的任命。呆在W市当W部队的第一副司令员兼省革委会副主任比在大三线的深山老林中跋涉奔波要舒服,也保险得多。但鲁志海却是一名真正的军人,血液中流淌着对战争和动荡的深深渴望,心目中则以服从命令作为军人的天职。中央一说,战争的危险依然存在,帝修反时时刻刻觊觎着新中国, 让他领导的大三线工程又直接和保卫国防的武器研制有关,他二话不说就上任,同时还不由分说地带走了亦伯梅。

而事实上,亦伯梅在医疗方面的任务早就在他到大三线去之后的三个月中顺利地完成了。那种军用漆研制过程中对人体的毒性反应,只要采取严密的隔离措施,切断人体呼吸系统、皮肤、和漆的前体物质,主要是各类有机溶媒的混合物,的接触; 换句话说,戴上防毒面具、手套,就能完完全全地避免发病。在亦伯梅去之前已经发病的那十几个急性中毒的患者,在他及时地治疗之后,无一例死亡。而其中几名全身大面积剥脱性皮炎的患者,在治疗方案不正确或用药稍有延缓的情况下,本来是有生命危险的。这之后,为从根本上杜绝这类化学工业的职业病的再度发生,亦伯梅主动要求参加军用漆的研制组,那原本并不是他的专业,目的是为了把今后军用漆和类似的产品的生产作业过程全面封闭化。

一年之后,亦伯梅不仅已经圆满地,甚至可以说是超额地完成了党交给他的艰巨而光荣的任务。但是亦伯梅仍然在大三线呆着,干着各种和他的专业有关或无关的大事,小事。鲁志海也不想让亦伯梅提前回W市。

鲁志海以往是抓军事的,主要和总参谋部作战部的工作有关。他和工程兵打交道不多,和国防科委下的科研单位共事就更少。像亦伯梅这样的高级知识分子,在鲁志海治下整个大三线工程中本来就像大熊猫一样稀少;学医学专业的就几乎是绝无仅有了!亦伯梅对工作的高度责任心,他的认真、严谨、兢兢业业,想党之所以想、急党之所以急,全不顾自己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所受的冲击,特别是,他只是一个无党派的爱国民主人士;在鲁志海看来,是整个国防科委下属的那些大大小小的知识分子们的一个无言的好榜样。鲁志海对政治化的那套假大空的形式并无太大兴趣,他从不要求下面的研究所在任何时候,任何地方,以任何形式来表扬或嘉奖亦伯梅。但他却给了亦伯梅他所能给一个不是共产党员的知识分子的最高待遇。每六个月,他回W市休假,便同车带上亦伯梅;返回三线时也一样。在W市休息时,他指示陆军总医院给亦伯梅安排师级以上干部病房中设备最好的房间。他让亦伯梅自己找了一个生活秘书W市带到三线。在三线他又 专门找了一个大学生给亦伯梅当助手。整个大三线下,不管是那项工程有庆祝活动,也不管是会餐还是慰问演出,他总要亲自让警卫员把亦伯梅接来。

就在这样默契、会心的合作下,亦伯梅在大三线,除了对亲人的思念之外,几乎可以说是心情十分愉快地工作了整整三年。

一九七三年二月,亦伯梅事先和鲁志海约好的三年时间到了。出于文人惯有的矜持和礼貌,亦伯梅没有主动地向鲁志海提出要立即回W市。英英私下问了好几次,亦伯梅没有吱声。倒是鲁志海是个说话算数的军人。春节一过,他找了亦伯梅一趟,告诉亦伯梅,他自己的工作要到九月,十月间才能安排好。但是亦伯梅如果坚持要立即回W市,他也同意亦伯梅退休,退休后组织关系留在三线。这样问,亦伯梅自然只有同意和鲁志海一起工作到九月。鲁志海很高兴,当时就告诉亦伯梅,五·一之后带亦伯梅回W市休息三周。

鲁志海却没想到,他刚刚通知亦伯梅收拾行装和他同车回W市,却突然收到中央军委和统战部的紧急通知,让他连夜北上赴京。在近半个世纪的军人生涯中,鲁志海并未和统战部打过交道。收到通知,他简直莫名其妙,以为军委发错了文。到了京城,进了统战部,听完了主管部门的介绍,鲁志海才算弄明白发生了什么事,而且这事竟然直接和亦伯梅有关!

一九七二年中国和美国政府之间的联合公报发表之后,统战部开始通过各类民间渠道、友好组织、华侨团体、对外友协等等,邀请优秀的美籍华裔爱国人士、科学家、商人,和其他领域中卓有建树的名人,回国参观、访问。

在统战部和对外友协私下动员回国访问的这些美籍知名华裔科学家中有一位是国际著名毒理学家,曾任C大,S大等医学院教授,也曾在美国国防部军事医学研究所担任过高级职务的齐如松医学博士和他的夫人成立俭医学博士。

驻美使馆筹建部门的官员拜访了齐如松博士,询问他回国访问时除参观医学科学院所属机构和一些医学院校之外,是否还有其他要求。齐如松说,他想见母亲齐黄氏、妹妹齐如莲、妹夫石仲德、好友亦伯梅、以及他夫人的父母、姐弟等亲人。

统战部立即向E省发函 ,让E省将所有询问的人的材料向中央汇报。材料送到中央之后,有关方面才大吃一惊地发现,齐如松的妹夫是研制美帝细菌弹一案的首犯。齐想见的这三位亲人,母亲、妹妹和妹夫,早在清理阶级队伍开始的一九六九年一月就畏罪自杀了!而这位齐如松本人又十分重要。他从事的毒理学是药理学在二十世纪五十年代中期发展出来的一个全新领域,和军事、国防有极为密切的关系。而这一领域在伟大的社会主义新中国却因为帝修反的全面封锁,完全是一片空白。

统战部和对外友协再次向E省发函,总算了解到齐如松博士想要见的唯一一位好友,亦伯梅,还健在。这个亦伯梅不仅健在,还一直受着E省省革委会第一副主任,W部队第一副司令员鲁志海的保护,几年来一直在国防科委大三线的保密单位工作。

中央军委召鲁志海连夜进京,是要通报嘉奖他,因为他在两个阶级、两条路线、两个司令部的殊死搏斗中,以共产党员、革命军人的大无畏气概,保护了一名普普通通的革命知识分子,从而为毛主席的无产阶级外交路线赢得了一片重要阵地。表扬的同时,中央命令鲁志海立即陪同亦伯梅返回W市,解决所有亦伯梅提出的生活上的困难,满足他所有个人的要求。并让鲁志海做深入细致的思想工作,让亦伯梅配合中央圆满完成接待齐如松博士的光荣任务,并促成齐博士和国内同行,特别是军事科学院药理所的合作。

鲁志海对中央对他的嘉奖并不十分感动。从五十年代初期一直到文化大革命中,亦伯梅实际上一直是鲁志海,也是W部队的其他几名领导的保健医生。亦伯梅对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外交路线还会有用这一点,鲁志海事先并不知道。清理阶级队伍的时候,W部队内部的事鲁志海都处理不完。至于地方上什么时候破获了一起震惊全国的研制美帝细菌弹案,又是什么时候夜擒石仲德;石仲德那一家人又是在什么情况下、什么时候、什么地方自绝于人民的,他从未仔细地问过,虽然他一直兼任E省省革委会的第一副主任。

而现在,这件莫名其妙的案子竟会直接给中央的工作带来极大的麻烦。中央明确向鲁志海交待,要说服亦伯梅在接待齐如松博士时避免提到石仲德的自杀和他犯的案子。齐如松询问亲属下落时只能回答,他的母亲,妹妹和妹夫均已因病去世。鲁志海听到这指示心中就预料到执行这一命令过程中会出现的困难。那等于是让他公开命令下属说谎,因为亦伯梅眼下名正言顺地是他的下级。

虽然心中不悦,鲁志海作为一名军人还是没有多说废话就带着命令飞回大三线了。

鲁志海是个急脾气,心里有事不愿憋着。飞回大三线指挥部,已经是吃晚饭的时候,他还是叫人把亦伯梅接到他的办公室来了。

老亦!

鲁司令员!有……什么着急事吗?

亦伯梅是个天生有着对政治气候敏锐的第六感官的人。文化大革命开始以来的这几年,就是这个一九七三年的春天让他心情愉快。他隐隐约约地预感到中国大地上的一片冰川……有些许解冻的希望。要是放在一九六九年、一九七零年,鲁志海半夜派车叫他,他会一路紧张地思索。而现在,他只是轻松自如地和鲁志海握了握手。

坐!老亦!鲁志海不是一个善于玩弄花言巧语的人。想到认识亦伯梅多年,他直截了当地开口了。“……石仲德那个案子,一晃……好几年了。我从来没有仔细问过你。定那个案子的时候,我是省革委会的第一副主任。但是实际上我没有管过地方上的事。我记得……你倒是有一回和我叨叨过一句,说是这案子……冤。我没仔细听,你知道,一来我当时没法插手;二来你……自己就是主犯。昨天我到中央……去了一趟,才知道这案子……现在只能问你,别的……知情人……都死了。你……回去想想这事的来龙去脉,写份东西给我。用不着你自己写。我知道你的胳膊……坏了,让助手写写就行了!

啊!原来是这么一回事!亦伯梅深吸了一口气,心中忍不住掠过一丝惊喜。看来自己的预感不错,这场大劫难……就要扫尾了,仲德兄有希望……在九泉之下瞑目了!

行!过一,两天我就交给您!

亦伯梅站起身,准备和鲁志海告辞。

别忙走,老亦!我……还没说完。还有一件事,具体说……是一项……外事方面的任务,党组织……希望你能同心同德,协助中央完成……”

外事方面的任务……倒是亦伯梅事先没想到的。他不出声地看着鲁志海。

“……你知道,从一九七一年的乒乓外交到现在,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外交路线取得了一系列举世瞩目的胜利。中国和美国政府的联合公报发表之后,咱们政府准备邀请一大批科学家访华。这对你的工作也是一件好事。你不是常抱怨说,和国际上没有交流,找不着资料什么的吗?

“……您是说,有国外的医学方面的科学家要来访问?是亚非拉美……,还是有欧美国家的?

是的!组织上决定让你参加接待一名……鲁志海在桌上的那堆纸中翻了翻,“……国际知名毒理学家……齐如松……博士……。据说还是你的朋友……”

亦伯梅只觉得头嗡地响了一声,他极力地克制自己,让呼吸尽可能平稳。

“……很不巧的是,这个……齐如松教授……正好是那个……石仲德的……亲戚。组织上的意见是……,万一……齐如松……问起石仲德,你就……不要谈起他……自杀的事,以免……在国际上造成不好影响。你就简单地通知一下齐如松……,石仲德是……几年前因病去世的,就行了……”

亦伯梅自嘲地苦笑了一下。原来自己,……高兴得太早了!

中国这片土地上,自古多的就是人。死了一个人……不如死了一只苍蝇!共产党想起了石仲德,根本不是想给他平反,而仅仅只是因为……齐如松……要回来了。可怜石仲德……对共产党忠心耿耿,当年……硬是要死心塌地地留在大陆,迎接什么……新纪元……。结果死得那样悲惨、那样冤枉、那样不明不白。死了好几年,还要接着受冤屈,说是……病死的!。

.

.(未完待续)

.老钱:小说连载《松园旧事》的开场白   (12/5/18,3443)

.第一卷《三柳湖畔》 简介   (12/5/18,917)

.第二《竹篮之恋》简介(12/5/18,801)

.第三卷《此情绵绵》简介    (12/5/18,2517)

.上一节:第三部《此情绵绵》九 嘎然终止 (下)   

.下一节:第三部《此情绵绵》十 外宾莅临 (下)  

.

.

.老钱:《松园旧事》- 中国二十世纪的《清明上河图》

.老钱涂鸦

.老钱涂鸦集1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献花
快速回复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安全校验: 答案:168 登录会员无需填写, 游客显示3组IP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