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32阅读
  • 0回复

第三部《此情绵绵》之十一,特殊信件 (上)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老钱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如果您现在使用手机,请将这个2维码存入相册,再打开微信,扫一扫,点击相册。
《松园旧事》第三部《此情绵绵》连载之十一

特殊信件 (上)

按上级安排,亦伯梅五月十五日回到松园家中。


第二天是个星期三,亦叶下夜班;新元和美盼是厂休。等到中午叶慰余回家吃午饭时,全家人就都到齐了。亦伯梅吃饭时说,让大家吃过饭上最里面的卧室来,开一个家庭会议。亦伯梅干正经事,表情严肃的时候,新元、美盼、英英、甚至叶慰余都不敢怠慢。大家放下筷子就都站起身。


只有亦叶不怕父亲。她用手勾住亦伯梅的脖子,撅起了嘴。


“……爸!您在三线,会还没开够哇?还要回松园接着开呀?

美盼不敢抬头,只敢低着头,偷偷地笑。

亦伯梅对小女儿永远没脾气。


“……叶妹!你是下夜班,特殊情况。要是困了,就先睡!醒来了,爸……再给你……单独传达一下会议精神……”

哈!亦叶乐了。……可别吓着我,单独传达?我哪够那个级别呀?您这么一说,我还是老老实实地参加会议吧!


行!那咱们就开会!


亦伯梅和叶慰余的卧室里有两扇方向相反的窗子。一扇对着楼梯口;一扇则对外,向着三号楼前面的正门。五月的天已经可以穿短袖了,亦伯梅却还是示意新元和美盼把两扇窗子和通往客厅的门紧紧地关上。等大家重新坐好,小屋中十分安静,气氛也有几分肃穆。亦叶半躺在父母的大床上,身后垫着四只厚厚的鸭绒枕头。亦伯梅和叶慰余坐在大床边。英英和新元各自拿了一只小木凳,坐在窗子下原来放书桌的地方。美盼坐在亦叶的小床上。

亦伯梅抬起头,挨着个看了新元,英英和美盼一眼。

“……一晃,你们都是二十多岁的大人了,也在社会上闯荡了好几年。……齐如松教授要回国访问的事,你们也都知道了。有些什么想法,今天都说出来,大家……商议商议。


接下来,亦伯梅讲了一下鲁志海找他谈话的内容。叶慰余也讲了一下省革委会领导人跟谈话的情况。父母讲完了,大家沉默着。亦伯梅只得看了看英英。


“……英英,你先讲讲你的看法!


英英还没开口,眼圈先红了。呆了一会儿,她用手碰了碰坐在她边上的新元。


“……新元哥,要不……,你讲吧!昨晚你看了我写的信。你……不是不赞成我……这么做吗?


英英再一次用手碰了碰新元。新元犹豫着看着母亲。


妈!英英的信您昨晚也看了。您不是也反对吗?


事实上,英英在三线花了好几个晚上写的给舅舅齐如松的信,头一天晚上除了新元,叶慰余和美盼也都看了。唯一不知情的,只有亦叶一个人。叶慰余和新元听说英英竟然写一封信,要想直接交给齐如松,讲出父母自杀的真相,当时就反对。美盼心里支持英英这样做,但看到母亲和哥哥都反对,便没有开口说支持。最后,英英无法,只好说实话,说这是亦伯梅让她写的。这么一说,叶慰余和新元就都不出声了。亦伯梅不在松园,他被有关方面找去谈话,到晚上很晚了才回松园。


晚上躺在床上,叶慰余问起英英写信的事。

“……伯梅!英英说是……你让……写的……


嗯!


叶慰余不再说话。既然是丈夫已经这么安排,一定是深思熟虑了。她躺在丈夫左臂弯中,紧靠着丈夫的身躯,舒适地闭上了眼。


“……我是这么想的,慰余!按我过去认识的齐如松,他……是一个很重兄妹感情的人。他只有如莲这一个妹妹;如莲和仲德也只有英英这一个女儿……。当然,我们……一晃有四分之一个世纪没见过面。西方的社会又是个在血缘伦理关系上十分淡漠的社会,这是其一。其二……,即使是齐如松能出面作证,他在共产党面前有多大面子,换句话说,共产党对他的专业在多大的程度上感兴趣,我并不清楚。所以……,这是一个……十分微妙的问题,只能等如松到了,才能凭感觉来观察。其三……,这是我这几天一直在思索,但没想出头绪的问题。如果英英递了这封信,齐如松又和统战部门交涉了,最后……却没能给仲德平成反……。这会给英英本人、给咱们自己和孩子,带来什么后果?你知道,身后没有选民,单靠着手中的枪杆子来打江山、坐江山的这类人,除了为所欲为、无法无天、没人敢监督之外,还特好面子!过去皇帝杀人,有时根本不用列什么罪名,只说是冒犯龙威,龙颜大怒。换句话说,伤了皇帝老爷的面子……就足够了……”


那就是说,你……还没有最后想好,该……怎么办?伯梅!叶慰余一下子又紧张起来,睁大眼睛,看着丈夫。


别紧张,慰余!咱们……还有好几天时间。……这事,到如松回来之后想做,都还来得及。明天孩子们回来了,也和他们商量一下。他们也都是成年人了,咱们也应该听听他们的意见。天不早了,闭上眼睡吧!


想起丈夫昨晚的话,叶慰余决定先不发表意见。

新元!你爸说得对,你们都是大人了。你先说说你自己的看法吧!


说实话……,我挺不同意英英这么做的。英英……见都没见过这个舅舅。她舅舅……等于根本不认识她……”


我不同意你这种说法,哥!英英虽然没见过她舅舅,但这事和英英并没有直接关系。需要英英的舅舅出面交涉、解决的,是石伯和齐姨的事。齐姨和石伯……是她舅的亲妹妹和亲妹夫。只要稍微有一点兄妹之情的人,绝不会在这样血淋淋的冤案面前无动于衷。……打一个比方吧!要是有一天我和梦帆受了冤屈,自杀了,你……”

美盼!叶慰余生气地瞪了二女儿一眼。


美盼姐!你……怎么能这样打比方?英英也忍不住说了一句。


嘘!一直在父母身后躺着的亦叶,坐了起来。你们……要是再这么大声嚷嚷,等不到那位伟大的外宾来,咱们全家就得被抓起来!


亦叶这一句话提醒了大家。屋里重新安静下来。亦伯梅回过头,看了亦叶一眼。


……一直没睡着?叶妹!


爸!你们光大声嚷嚷,我怎么睡呀?


既是没睡……你也说说你的看法!


我姐的话没说完就被打断了,让她先说完吧!


算了!我就再说一句吧!美盼尽可能轻轻地说。……同意爸的安排,英英还是应该把这信交给她舅。我的意见发表完了!

亦伯梅再一次看着英英。


英英!你自己……觉得呢?


亦叔!英英迟疑地拿出那封信,又看了新元一眼。在三线,我照您说的,写了这信。您看了,也改了一下,我也抄好了。原本……我也没多想……,一直到昨天。昨晚和新元哥谈起这事。……我觉得……,我觉得新元哥考虑的……还是有道理!万一……,万一我舅在……我爸的事上……没帮成忙,后果挺严重的。违反外事纪律的罪名还算小,为细菌弹案的首犯……鸣冤叫屈,那才是不折不扣地阶级斗争新动向……。您好不容易把我弄到三线工作,眼看着就快回松园了,这日子刚刚太平一点……”


英英低下头,小屋中一片寂静。


老半天,亦伯梅才叹了一口气。


“……既是这样,我就收回我的意见吧!咱们……还是按统战部门和省革委会的决定和安排办!


叶慰余摸着亦叶的胳膊,想起小女儿到现在一直没说话。


叶妹!你爸刚才让你发表意见,你没说……”


我还说什么呀,妈?我爸根本没把我放在眼里。他……都作了决定了!


亦叶万分不满意地撅起了嘴。


噢!亦伯梅抱歉地挪了挪身子,在他和妻子中间让出一块地方来。来!叶妹!说吧!说说你的看法!


英英这才想起来,小叶妹今天才刚回松园,还根本没看她写的那封信,便赶紧把信递给了亦叶。


英英平素并没有出类拔萃的文才,但这封信却写得极动情。啊!不!不!这和英英姐的文才无关!这……哪里是信,这……分明是石伯和齐姨的鲜血和生命!亦叶的手颤抖着,大张着嘴,急促地呼吸着。事实上,四年前,石家的这场血淋淋的冤案,就是英英自己也没看到。真正用自己的双眼看到石仲德的鲜血的,只有亦叶一人!


亦叶的胸中,燃烧着一阵比一阵强烈、难以压抑的怒火。


一家三口人的生命,在一天一夜之间骤然消失。活着的亲人、朋友们……却还得千方百计地昧着良心说谎,说他们不是自杀,而是……寿终正寝!亦叶使劲地闭了一下眼,才使泪水没有涌出来。父亲的想法是完全正确的,此时不说,更待何时?但哥哥和英英姐的顾虑也并不是没有道理。亦叶动用着她常年缺氧的智力器官,开始思索……



看到小女儿低着头,老半天没出声,亦伯梅摸了摸她的胳膊。



叶妹!你……要是困,躺下……慢慢想吧。



不用!爸!我其实……已经想好了!



你说吧!



……同意您最开始的意见。齐如松先生回国,应该让他知道石伯和齐姨……去世的真相。这一次要不讲,上头什么时候会发慈悲,重审石伯的案子,很难预测。而且这事……关系到英英姐一辈子! 您把英英姐带到三线去了,是没错。可是当时是鲁司令员看着您的面子才这么做的。鲁司令员没有权利代表专案组来做结论。马上您就可以和英英姐一起回松园了。可是这日子……并不一定就太平!您……可以退休,组织关系留在三线。但英英姐回来得分配工作。现在分到任何单位去,没有不政审的。这政审一搞……亦叶忍不住想起了自己当年那场刻骨铭心的入团风波。别说英英姐有一天还想……入团,入党。就是什么也不想,一辈子夹着尾巴,也只能做牛做马,休想做人!



亦叶的一席话,一下子把英英说得难过了,眼圈都红了。



叶妹……说得对!我还是照亦叔说的,把这信交给我舅!



别急,英英!……听叶妹说完!新元碰了碰英英。



新元看着亦叶,想起文化革命刚开始时的往事。



那是一九六六年的事。《中国青年》停刊之前最后那几期中的一期,在封底上登了一幅欧阳海在铁轨上奋力推出马匹的油画。很快就有消息传来,那油画中隐藏着一条反动标语。新元和美盼趴在桌边看了整整一下午,什么反动标语也没看出来。亦叶回来把那画横着看一会,竖着又看一会,就告诉哥哥和姐姐,那条反动标语要把画倒过来看才看得见,那是蒋介石万岁!新元和美盼都不同意亦叶随随便便地就把那幅画倒过来看。但是第二天,大街小巷飘洒的小报都证明亦叶找出的反标是正确的。那之后,新元一直暗自猜想,亦叶一定有什么特异功能。



现在,他认真地看着小妹妹。“……要是齐如松最后没帮石伯翻成案,怎么办?



“……你和英英姐昨晚商量的那些后果不是没道理,哥!其实……,这后果我看并不难避免。我……不明白,爸……为什么非得让英英姐自己出面写这信?



亦叶的这番轻言细语如石破惊天,亦伯梅心头一下豁然开朗,露出一线柳暗花明的曙光。小女儿……真是有个不同寻常的脑子!



叶妹!你……既然觉得我让英英写这封信不妥,你一定有更好的主意。



是的,爸!我想,这封信……最好由我来重写,以省革委会美帝细菌弹专案组某一成员的名义来写。写好之后,您……看看,再改改。我……想法让一个不是齐如松先生亲友圈子中的人抄一下。英英姐只需要找一个没人的机会把信交给她舅舅就行了。将来……案子能翻则翻;万一翻不了,上面查起来,只能怀疑……原来专案组中出了叛徒。这叫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也让那些整人的人尝尝被整的滋味!



亦叶恨恨地说着这几句话,脑海里浮现着四年前,在E省防疫站的小楼中看到的,石仲德专案组那些成员们,只有兽类才有的、凶残、冷漠的面孔,心中暗暗地解气。



叶妹!妈的好孩子!



叶慰余激动得泪光闪闪,禁不住 搂住了小女儿的头。



叶妹……还真行!比姐会想!美盼也感叹着看着亦叶。……把信写好,交给姐!姐可以找人抄!



姐!这事……倒不着急,再说吧!还有好几天功夫。



在心里,亦叶其实已经想好了。姐姐……做事不细心,这事非同小可,不能交给姐姐!



行了!叶妹!亦伯梅不动声色地看着小女儿,一句也没表扬她。但心中,亦伯梅却充满着对小女儿的感激和怜爱。你的发言完了,大家……也同意了。现在……躺下睡吧!晚饭前……爸叫你。



这个小小的家庭会议就此结束了。大家站起身,走出卧室。



还没到吃晚饭的时候,亦叶就醒了。她在床上多躺了一会儿,已经把那封信构思好了。其实,那信……不用很长,重要的是要让那个齐如松……确信信中的叙述,要让他动情!亦叶一下子想起了一个让她什么时候想起来都心灵颤溧的东西。她轻轻地下了床,走到姐姐的那间被改成父母书房的房间中。亦伯梅正坐在桌边。亦叶上前从后面搂住父亲的脖子。



醒了,叶妹!饭还没好,再睡一会儿!



亦伯梅根本不用回头就知道这是小女儿。



爸!我……不是还要写那封信吗?写完了,您不是还要改一下吗?



不用了,叶妹!你办事,爸爸……挺放心的,就不用改了。另外,信写好了,你就在你认识的人中间找一个你认为可靠的,抄一下。不用再回松园找你姐!



亦叶蹲在地上,打开书桌最下面的抽屉,露出了塑料小狗;木头做的小人;挂着绳,一拉就会动耳朵,眨眼的猫头鹰;还有各种花手绢和小竹椅。



“……都这么大了,还玩这些东西啊?亦伯梅笑了。



您不是说,我长不大吗?我还真不想长大呢!



亦叶一边撒着娇,一边趁着父亲不注意,从抽屉下面摸出一片小小、薄薄的东西,塞进自己的口袋。



晚上一回竹篮镇,亦叶就坐在书桌前写信。



一个小时后,亦叶让分田上野鼠家叫他来一趟。袁也曙进食堂,发现亦叶正站着等着他。



“……分田说,您有点急事找我,亦师傅!



是的,野鼠!亦叶示意野鼠跟着她,走进院子。



亦叶先把厨房通往院子的门紧紧地关上。又把后院通往外面的小铁门打开,往外看了一下。四处黑洞洞的,静无一人。亦叶把野鼠带到分田的小屋,一进屋又随手把门紧紧地关上。袁也曙看着亦叶,不禁有些奇怪了。亦叶在她工作的这家小医院中挺引人注目的。她身上有一种说不出的,和别的人格格不入的,古怪的东西。袁也曙和肖婆婆一样,属于喜欢亦叶的人,所以把她身上所有的古怪都视为高贵。平时医院无论来了多么令人感到恐怖的急诊,亦叶总是从容不迫、举止得体。可是……今天,她的目光却显得紧张、慌乱……



“……出了什么事吗?亦师傅!



亦叶没说话,她睁大眼,一眨不眨地审视着野鼠。



下午躺在父母的大床上,亦叶想了老半天,找谁来抄这封信。


亦叶首先想到的是美美。但是很快就否定了。这倒不是她怀疑美美对她的忠诚。亦叶相信,只要她开口,美美一定会帮她抄。但是美美却很难守口如瓶。而且,美美离研制美帝细菌弹案的圈子太近,她就住在医学院的校园里。她对那个案子的可怕性比圈子外的人了解得多得多!也正因为这样,她在抄完信之后很可能会后怕、甚至惊慌失措。


因为想到美美,亦叶很快想到了李洁。


和李洁,亦叶并没有相处很久。但凭直觉,亦叶觉得她和李洁比同学过六年,同事过四年的大多数人要熟悉得多。亦叶深深地理解李洁对她的那份近乎痴迷的真情。虽然她从不准备滥用那份情感。假如人的支气管、肺叶,可以移植的话,亦叶相信,只要她开口,李洁会毫不犹豫地把他的一侧肺赠送给亦叶。而且李洁是一个有理性、有良知、也有勇气的人。只要亦叶向他讲述这个真实的冤案,他会用自己的头脑得出结论,抄这封信是完全正当的!


只可惜……李洁是两年前的五月底走的,按计划要到今年的五月底才能回来。而抄信这件事却迫在眉睫,不容等待。


剩下的,在亦叶的感觉中能为她做这件事的人,就都在这个小小的竹篮医院了。在她吩咐分田去叫野鼠的时候,她想得十分简单。先问问野鼠,他要同意,就让他抄;他要害怕,再找郑育。


可是等袁也曙真的就站在她面前,亦叶却紧张起来。
.
.(未完待续)
.第一卷《三柳湖畔》 简介   (12/5/18,917)
.第二《竹篮之恋》简介(12/5/18,801)
.第三卷《此情绵绵》简介    (12/5/18,2517)
.
.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献花
快速回复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安全校验: 答案:168 登录会员无需填写, 游客显示3组IP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