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195阅读
  • 1回复

《此情绵绵》之十二 两地情缘 (下)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老钱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如果您现在使用手机,请将这个2维码存入相册,再打开微信,扫一扫,点击相册。
《松园旧事》第三部《此情绵绵》连载之十二
两地情缘 (下)



亦伯梅闭上眼休息了半分钟,把刀片还给鲁志海。

“……齐如松在给周总理的信中还写了……别的吗?

齐如松呈交这信时,还在参观其他城市。他在信中告诉总理,他自己当年就是石仲德领导的一个叫……救什么的组织中的工作人员之一。他说当时医学科学的研究项目是美国一个叫……罗什么的基金会资助的 。如果中央重审此案困难大,他可以从该基金会借阅当时的项目报告,以证明根本就没有这……细菌弹……研制项目。为了避免不良的国际影响,中央……已立即委婉地通知齐如松,不必去借阅……那些资料……”

啊,如松!我的……好同窗!这真是……英雄所见略同啊。至此,亦伯梅已完全明白此事的全部来龙去脉。

“……那中央的意见,现在石案……怎么善后?

E省省革委会卫生局的工军宣队……要全面改组。特别是要查清其中原隐藏的派性组织骨干和……·一六份子。说实话,我对这些人……早就看不惯。工人的本职工作是做工;军人的本职工作是打仗;医生的本职工作是看病!一不懂医、二不懂药,跑到卫生战线去,还要……领导一切,除了整治你们这些懂医懂药的人,还能干什么好事?

怀着对鲁志海这席话深深的谢意和感触,亦伯梅站起身准备和鲁志海告辞了。鲁志海告诉亦伯梅,六月底前后,为了石仲德平反一事,他还得跟着鲁志海回W市一趟。

亦叶完全没想到,五月底刚和父亲分别,六月底又见到了父亲。而且父亲还带回了真正意义上的特大喜讯

六月二十五日,E省省革委会在一个极小的规模内,也就是只有E省省政协活动筹备小组,原省卫生厅,省结核病防治院石仲德身边部分工作人员,省革委会代表,部分革命群众代表参加的一个会议上,正式为美帝细菌弹研制案作了结论。

结论说,在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的光辉照耀下,在伟大的党和广大革命人民群众的努力之下,E省省革委会克服重重阻力,重审了美帝细菌弹研制一案。当时立案时因受到国内外一小撮阶级敌人的干扰,证据不足,现正式予以撤销。石仲德同志数十年如一日,热爱共产党,热爱社会主义,热爱祖国,热爱人民,衷心拥护伟大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紧跟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和伟大的战略部署,是广大无党派爱国民主人士,民主党派和革命知识分子的光辉榜样。他是在一小撮清理阶级队伍初期混入革命队伍的五·一六份子的迫害下致死的。他的去世给党的爱国统一战线工作带来了损失。其他受到此案牵连者随此案的撤销也将全部恢复名誉……

会后,在E省的玉泉山革命公墓举行了石仲德骨灰安放仪式。那是E省的老百姓称为小八宝山的地方。一九五二年之后,那里安葬的除高级干部外只有极个别的科技和高教二级以上的知名人士。

叶慰余因医学院接待阿尔及利亚外宾,美盼和亦叶因没法请假,都没有参加此会。亦伯梅带着新元和英英去了。

亦叶怀疑,石伯的那只骨灰盒……根本就是空的!

记得她和柳妈曾问过专案组的人,谁也不知道石仲德的遗体被拖到何处去了。倒是齐姨和英英阿婆的骨灰是亦叶,柳妈亲手安放的。她们静静地呆在莲花寺的民众公墓,和奶奶的骨灰盒隔架相望……

石仲德平反昭雪之后,亦伯梅按组织上的要求给齐如松写了一封亲笔信,畅谈了一九四九年以后中国社会主义建设所取得的举世瞩目的伟大成就,特别谈到了共产党有错必纠的大无畏勇气和优良传统。 据说,这是世界上任何一个其他政党都无法比拟的……

一切办妥之后,省革委会找英英谈了一次话。石家原在松园的房子已被作为首长住宅使用,无法归还;没收的家具也已不知去向。本着目光朝前看的精神,这些小事就不再追究了!按亦伯梅原来的计划,英英应该随舅舅去美国念书。英英以往对亦伯梅言听计从,但这一次却执意不接受亦叔建议。亦伯梅只能改变主意。最后,英英按亦伯梅所说,提出了上大学的要求。这一要求马上被省革委会同意了。

英英将于八月底进入江夏医学院医疗系作为一九七三级的一名工农兵学员。

也就在同时,省革委会通知亦伯梅和叶慰余,可以为他们解决一名子女在W市的户口和工作问题。在这之前,亦伯梅已为英英联系好W市职业病防治所的工作。英英既是上了大学,正好让亦叶去。

背着父母家人,亦叶到那家职业病防治所去看了看也问了问。竹篮医院是集体所有制,亦叶在那里的三年工龄不予计算。亦叶是六九届初中毕业生,没有任何专业,进所后只能作为七三年参加工作的普通工人,主要任务是在外取样和在实验室做清洁。

其实回到W市干什么工作,亦叶并不在乎。职业病的防治对她是一个全新的领域。她相信,就是在外取样,在实验室做清洁,也能学到东西。她犹豫不决的主要是,户口一旦回松园,她只能在家住。这家职业病防治所根本没有自己的职工宿舍。文化革命前分进所的老大学生,拖家带口的,还等着分房子。新分来的学徒工,连9876厂那种八个人一间的青工宿舍都休想有!而回松园住,就意味着要整天生活在五香粉和那位首长千金的面前。亦叶已经预料到,过于频繁地见到那两张面孔,除了诱发和加重自己的哮喘病,不会带来别的奇迹……

然而,把这个回W市的户口和工作机会弃之不用,又太有点辜负父母的一片苦心。在亦叶看来,这个机会……简直就是父亲不幸被打断的那五根肋骨换来的!

前思后想,亦叶想起了姐姐和梦帆哥。

按白姨现在的境遇,党和人民在未来的若干年内,似乎不大可能会想起她来。白姨和左叔根植于中国的大地上,献身的是国粹。您怎么能想象,她们的存在……会引起外宾一类人的兴趣呢?那也就意味着,梦帆哥在神农架的深山野林中……还且得扎根一阵。姐姐和梦帆哥也就只能像牛郎织女一样,靠梦帆哥回W市卖木材的这几个月团聚。

亦叶虽然不时地翻读父亲钟爱的那本《唐宋名家词选》,但对古人的一些陈词滥调却始终持着怀疑态度。照亦叶看,两情若是久长时,就更应该争取每一个可能共同度过的朝朝暮暮!

……这么胡思乱想着,亦叶没想到,自己已经不知不觉地叩开了白家的门。

啊,是叶妹,快进来!……你爸又回来了,家里这两天……忙吧?

开门的是白素贞。

可不是,白姨!一听白素贞的话,亦叶轻松起来。“……咱们家的革命形势一片大好,不是……小好!能不忙吗?

“……你英英姐……上大学;你的户口转回松园;多亏……那两个外宾啊!

是啊!不过……外宾!?实际也就是……我爸的一个同学,白姨!我爸……当初要是和那外宾一起走……,今天回来……不也是外宾了吗?谁让他和我石伯当时不走,一心要留在国内当内宾。结果……犯下滔天罪行,倒要靠外宾来挽救。多令人……惭愧呀!

白素贞低下头不说话。

四十年代的末期,白素贞自己又何尝会没有机会离开大陆呢?祥和楼的老板为她订好了去台湾、去香港的机票。白家戏班子中,只要她白素贞点什么人,祥和楼的老板就能带什么人走。白素贞心中惦记着的却是痴心爱了她多年的云汉哥哥…… 中原野战军解放W市的那个火红的五月,白素贞带着全戏班子的人上街。扭秧歌、打腰鼓,唱着《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解放区的天是明朗的天》……

现在回想起来,就像是在做梦……

白素贞坐下来,老半天不出声。亦叶却鬼使神差地开了口。

白姨!您……想让我梦帆哥……把户口转回松园吗?

白素贞叹了一口气,站起来摸了摸亦叶的头。

“……白姨还老说,小叶妹……这两年长大了。没想到看着人像是长大了,说起话来……还是个孩子。尽问些……傻话!我和你左叔哪能不盼着你梦帆哥……回来呀?只是你白姨没有你爸、你妈……”

那您还不快让我左叔打个长途,把梦帆哥给叫回来!

“……把梦帆叫回来……有什么用?

当然有用!您让我梦帆哥带一份单位证明,回来……和我姐去领结婚证。

可是……领了结婚证……又怎么样?梦帆的户口……也不能回松园呀?

我跟您说吧!白姨!……我石伯的冤案平反昭雪了,所以……我英英姐就上大学了!在我石伯的那个冤案里,石伯是首犯;我爸是主犯。石伯是平反昭雪;我爸是恢复名誉。省革委会已经通知我妈了,给我爸、我妈……一个子女回W市的户口和工作的机会。……我爸、我妈说了,我……就在竹篮镇,虽然户口不在松园,但是……离着家……挺近的。想回来……天天都能回来。但梦帆哥……就远了。我爸、我妈……想调梦帆哥回来,可是梦帆哥还不是我爸、我妈的子女。您让梦帆哥回来和我姐一结婚……,不就是……我爸、我妈的……子女了吗?

哎呀!

白素贞完全没想到小叶妹来,竟会告诉她这么重要的消息!一时又激动、又兴奋,站起身就往外走。

我这就叫你左叔去打电话……

晚上吃过晚饭,白素贞和左云汉上亦家来的时候,亦叶已经回竹篮镇了。家中只有叶慰余和美盼。白素贞把亦叶所说的话叙述了一遍,又告诉叶慰余和美盼,左云汉下午已经打了长途电话让梦帆回来。叶慰余和美盼都大吃了一惊。但看到白家夫妇兴高采烈的模样,又不忍心扫他们的兴。母女俩都还以为这是亦伯梅作了新的安排。

等晚上亦伯梅、新元和英英都回来,大家一说此事,才面面相觑。

第二天,新元给亦叶打了个电话。晚上,亦叶回松园,亦伯梅在书房中单独和亦叶谈了谈话。

叶妹!你昨天让白姨和左叔给梦帆打电话,让他回来和你姐领结婚证。这事……,搞得我和你妈……都很被动。 你知道,爸、妈、你哥、你姐,都想的是你的户口!你这一说……,爸爸、妈妈倒没法却白姨和左叔的面子了……。你为什么……,事先不和爸爸、妈妈商量一下呢?

亦叶站在父亲身后,用两手搂着父亲的脖子,一会儿用手玩父亲胸前的纽扣;一会儿用下巴颏蹭着父亲的肩膀

这么大的事,要是新元和美盼不和父母商量就自作主张,亦伯梅发起火来,全家人都会惶惶不可终日!可是在这个从小就任性惯了的小女儿面前,亦伯梅却怎么努力也严厉不起来。亦叶也根本不害怕父亲发火!

……是有意这么做的,爸!亦叶看都不看父亲,低着头,自顾自地顽皮地笑。

为什么?

……不想回松园!

为什么,叶妹?爸……马上就要回来了。文化革命搞了这么些年,一家人……好容易才团圆。

是啊!爸!您和我妈团圆;我哥和英英姐团圆;我姐和梦帆哥团圆;不是……正好吗?您费这么大劲把我的户口搞回松园,松园……又没人等着和我团圆。

又说傻话,叶妹!

我就是不想回松园,不想回嘛!

亦叶在父亲的肩膀上撒着娇。

“……你一个人在竹篮镇上呆着……”

哪怕什么?再说,我妈当时和人都说好了,那医院……管我生老病死!我妈当时还说……等她退休,和您一起上竹篮镇陪着我……”

亦伯梅摸着亦叶的头,亲着亦叶的脸,无可奈何地苦笑了。

他能用自己的智慧帮助朋友和亲人们面对所有生活中的难题,却唯独把这个又娇气又聪明的小女儿毫无办法!


从竹篮镇回到家,李洁一整夜没睡好。

都四年了!而且那时亦叶……,只是子弟中学的一名普通学生,并不是厂里的工人。万一……在厂里找不到亦叶的入团志愿书和那些外调材料,那这事……还真是麻烦了!

第二天一清早,李洁就到厂里去了。

还好,接替李洁担任子弟中学工宣队长的,是李洁很要好的一个同事,文化革命前就和李洁一起在厂团委共事,而且也是亦叶当时被指定的另一位入团介绍人。李洁很快找到了所有材料。那位同事告诉李洁,本来关于亦叶的材料早就该处理掉,只是因为其中牵涉到当时厂革委会对李洁本人的处分,才得以保存下来。

李洁看到材料还在,心中松了一大口气。

现在只需要发一份外调函,让江夏医学院寄一份亦叶父母的政审材料就行了。

想到小红说的,连亦叶的父亲现在都是校园的红人,李洁不免翻了翻五月份的W市日报。果然,上面赫然登着,世界著名药理学家,毒理学家,美国S大学教授,齐如松博士日前应中国对外友协邀请,访问了中国,回到了阔别二十四载的故乡。齐如松教授在W市逗留期间会晤了他早年的同学、同事、挚友、著名皮肤性病专家,原江夏医学院教授,政协委员和人大代表,亦伯梅同志。并在亦伯梅同志的陪同下参观了江夏医学院和W市的工矿企业,名胜古迹以及齐教授早年工作过的地方。在省革委会的直接关怀下,亦伯梅同志设家宴款待了齐如松夫妇。席间,亦伯梅同志和老友畅谈了一九四九年以后,特别是伟大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以后我国社会主义建设取得的辉煌成就。齐如松教授被中国日新月异的变化和人民建设祖国,抓革命、促生产的冲天干劲深深触动,他表示返美之后将大力促进中美两国人民之间,特别是医学科学领域里的友好往来和交流……

报上还登着亦伯梅陪同齐如松参观时的大幅照片。

至此,李洁完完全全地放心了。在这种形势下,外调材料怎么可能说亦叶父亲的任何坏话呢?

仅仅只过了几个星期,李洁就收到了亦叶父母的政审材料。

材料上说,亦叶的父亲是一名有极高学术造诣的老知识分子。一九四九年解放前夕,他不受美帝国主义、蒋介石反动派的高金利诱,毅然决然地留在祖国的土地上,迎接共产党、迎接新中国、迎接社会主义。一九四九年以后,他在历次政治运动中都坚定不移地站在党的一边,热爱党、热爱社会主义、热爱祖国、热爱人民,在医学的教学、科研、医疗诸领域里都做出了卓越贡献,曾多次被评为劳动模范,并长期担任政协委员和人民代表。文化革命开始之后,他坚决拥护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党指向哪里就奔向哪里。在奉命参加国防工程建设中再次为人民立新功,多次受到三线工程指挥部的嘉奖,是广大革命知识分子的杰出典范……

这样的材料还能有什么话好说?9876厂厂团委立即批准了亦叶在支部大会上早已通过的入团志愿书,团龄从支部大会通过之日的一九六九年三月二十一日算起。

终于……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李洁只是在犹豫,他该……事先给亦叶打一个电话,还是突然地给亦叶一个惊喜……

二月到大三线慰问演出回到电影制片厂后,方小慧一下收到亦叶的四封信,过了一段心花怒放的日子。但慢慢地,方小慧发现,要想在电影制片厂这个地方更成功更优秀,并不比在竹篮镇上容易。电影制片厂中僧多粥少,到处都是等着想拍电影的人,而能拍的电影却极少。文化革命前已经出了点名的演员,看着自己正在一天天衰老,心急如焚,盼着能重新上银幕,像盼着铁树开花,枯枝发芽一样。那些和周全,方小慧一样,文化革命之前或之后才刚刚有幸接触电影的人更是个个都跃跃欲试,而能不能有幸被导演选中,和表演技巧又并非有直接联系。

方小慧越来越想回竹篮镇,回文工团了。特别是……一转眼和亦叶分手一年多了。而那个该死的雄鹰……夏天就要回W市了。谁知道他会不会没事去找叶妹呢?真要是和李洁面对面的较量,方小慧几乎有百分之百胜利的信心。可现在,日近日亲,日远日疏!自己远离W市,呆在千里之外,那不是等于腾出地方让那只雄鹰独自撒欢吗?

周全却反对方小慧回竹篮镇。他觉得无论从哪个方面说,电影制片厂都比竹篮镇那个小破文工团要强得多,见的世面也多得多。而且,方小慧在表演上非常有潜力,导演也喜欢他。不管从哪个方面说,方小慧都应该在电影制片厂等待时机。

文工团的那几年,方小慧早已习惯到下面的兵营,农村巡回演出。他并不像演员剧团的别的人那样,把下去演出看成一件苦差事。所以演员剧团的领导一说要到西沙群岛慰问,他就主动去了。这一次,周全有别的任务,没能跟着方小慧去。

方小慧刚一走,孟莎莎来了。

B电影制片厂是一个大单位,固定和临时借调来的工作人员有上千人。在这样的地方,多一个或少一个像孟莎莎这样的人不会引起任何人的注意。孟莎莎自己没有任何具体的学习目标。舅妈给总政文化部舅舅过去的一位下级打了一个电话,只说孟莎莎在下面一部队文工团工作了几年,想到电影制片厂学习学习,经风雨,见世面嘛! 那位前下级便把孟莎莎安排到一个演员剧团,算是W部队政治部文化部派来学习的人员。学什么,学多久,都没有作明确的安排。

孟莎莎对电影制片厂并无太大兴趣。就是偶然碰上著名的电影演员,她至多也只是好奇而已,绝不至于激动得忘乎所以。比那些电影演员重要得多的名人,她从小就司空见惯。在中南海,在西山,在北戴河,在庐山,在蒋介石,戴笠的别墅前,在老百姓们根本不知其名的地方,不知有多少让数亿芸芸众生们望之生畏的名人们曾抱着她照过相。她到电影制片厂来,主要是想来见方小慧。照她看,方小慧比那些已经成了名的演员们要美丽得多,也出色得多!

不过,心里虽然想的是来看方小慧,学习和工作上的事也不能一点不做。

要说起来,孟莎莎从本性上是一个单纯,质朴的孩子。从小到大她走过许多地方,从来没有炫耀过父母,总是老老实实地读书,规规矩矩地工作。到演员剧团只工作了几个星期,导演就非常非常喜欢莎莎。莎莎没有那种倾国倾城,沉鱼落雁,让人一看就怦然心动的姿色。但她五官端正,身材修长,还受过舞蹈的训练。不管是表情还是在水银灯下的举止,都没有大的毛病。最主要的是她听话,服从安排,而且还不是那种表里不一,口是心非的被迫性的服从。这一点,导演一眼就看出来了。说实话,在导演心中,这个人才济济的电影制片厂中最最缺少的就是孟莎莎这样的人。有时候,戏中就有那么些看上去无足轻重的角色,不但没什么台词,有时连一个正面的特写镜头都没有。要是让那些做梦都想演主角的人去演,他们只会敷衍塞责,背地里还会委屈得哭鼻子,掉眼泪。而那种角色,导演却又不敢掉以轻心。因为那类无名的小配角,在戏中是不折不扣的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换句话说,演得再成功,观众也绝不可能记住你;而一旦演得尴尬,却会破坏整个场景。而孟莎莎却是老老实实,一点也不走样地照着导演的构思去演。而且,莎莎心中还颇惊讶,甚至有些受宠若惊。要知道,在竹篮镇上那个名不见经传的小破文工团中,就是由这类角色空着,也没人想起来要她演呀。

就这样,和方小慧完全相反,孟莎莎到电影制片厂来工作,从一开始心情就愉快极了。

才来了一个多月,她居然有幸参加了一部电影的拍摄。她演的角色当然无关紧要。和三十多人一起穿上农村青年妇女的服装,扭秧歌,打腰鼓。那是抗日根据地的老百姓欢迎子弟兵。整个演出在影片上不到一分钟,却有莎莎好几个相当近的镜头。看样片的时候,孟莎莎兴奋得心怦怦地跳。她真希望能有人和她一起分享这巨大的喜悦。父母,哥哥,舅舅,舅妈,方小慧,甚至方小慧那个善解人意的妈妈。只可惜,谁也不在莎莎的身边。

刚到的几天,孟莎莎克制着自己,没向任何人打听过方小慧。没事的时候,她便四下转悠,希望能在什么地方偶然遇到方小慧,给他一个惊喜。方小慧绝想不到她也会到电影制片厂来呀!可是任何地方都没见到方小慧的踪影。孟莎莎知道,方小慧喜欢体育。他能长跑,短跑,几乎能玩除乒乓球外所有的球类。只要厂内贴出球赛的海报,孟莎莎一定去看。方小慧是个对球类的竞技项目上瘾的人。只要遇到球赛,他就会浑身发痒地想上场。

可是就是在球场上,莎莎也没能看到她期盼着的那个身影。

五个星期过去了,六个星期过去了。一转眼,五·一就过了。孟莎莎没法控制自己了。她想了一下,觉得没什么好隐瞒的。她和方小慧本来就是同志,是同团的战友,问一声有什么关系。孟莎莎找到电影制片厂中专门负责外单位学习借调人员的领导,告诉那位领导,她同团有一位战友也借到这个厂,名叫方小慧。她给方小慧带来了东西,要亲自交给他。孟莎莎原以为这个领导不管演出,一定要查半天名单才能找到方小慧。不料方小慧竟挺有名,孟莎莎一说,那领导就告诉孟莎莎,方小慧住在什么地方;还告诉孟莎莎,方小慧到西沙一带慰问,可能还没回来。

这一问,孟莎莎完完全全地心安了。到下面去演出一点也没什么值得奇怪的。别说是大名鼎鼎的电影制片厂,就是在竹篮镇上那小小文工团中, 像孟莎莎这般无足轻重的人,一年当中也难得有几个月不下去,呆在团里。

现在只需要静静地等着,慰问演出总有结束回厂的时候。
.
.(未完待续)
.第一卷《三柳湖畔》 简介   (12/5/18,917)
.第二《竹篮之恋》简介(12/5/18,801)
.第三卷《此情绵绵》简介    (12/5/18,2517)
.
.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献花
离线danielhuang

只看该作者 1楼  发表于: 04-20
快速回复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安全校验: 答案:168 登录会员无需填写, 游客显示3组IP
上一个 下一个